博主自我介绍

2015-11-21_看图王

一句话简述:

保定土著,乡绅;信仰罗马天主教(圣名:Jacob Pius),隶属忠贞教会,传统主义者,支持圣庇护十世会(SSPX),未来的司铎;政治右翼保守派,反共,当代燕民族建构者,发起幽燕独立运动;半职业画家,亦爱好建筑艺术。

详情:

基本资料:

生日:1992/07/22;性别:男;血型:AB(rh-)
民族:幽燕民族;故乡:华北平原北端的督亢之地。
语言:燕语(北京官话)-保唐片-定霸小片。喜欢的语言:拉丁语、意大利语、西班牙语、希腊语、希伯来语、韩语、粤语 等,英语能力一般,仅日常交流。支持各地方言作为本民族文化一部分而保留,但也支持各民族掌握国际通用语如英语。
书写:能熟练地用简体中文书写(但目前很少动笔,造成了一些生疏,字写得本来也不好),并能基本阅读繁体中文,认为简繁中文、横写和直写可共存共荣,但更为喜欢传统的繁体文,虽然简体读写的确更方便,现在更为支持汉字的拉丁化。粗通文言,但喜欢文言体。喜欢的字体:微软雅黑、楷体、黑体、幼圆体 等。
教育:在学校一共度过了14年(1998-2012)。自中学时代起,因与老师的矛盾,数理化成绩长期不及格,地理成绩却一直非常好,很厌恶官方版政治及历史科目。其他科目一般。高中时为文科生,高二时加入了学校的美术特长班,开始接受正规的绘画训练。大学绘画专科(学校在秦皇岛),因对学校教学不满及觉得同学太蠢看不惯,大二便辍学,此后回家继续自学油画。
工作:暂无固定工作,多时候宅在家里,偶尔去城市街边景区摆摊画素描肖像。
 个人外貌照片见上图或Q空间相册。

宗教信仰:

罗马天主教徒,公教传统主义者。追随教宗圣庇护十世、可敬者教宗庇护十二世、马塞尔·勒菲弗总主教、雷蒙德·利奥·伯克枢机、圣庇护十世司铎会、圣伯多禄司铎会、基督君王司铎会等天主教传统主义者和团体。同样属于保定教区忠贞教会,崇敬殉道的范学淹主教以及忠贞教会捍卫信仰的诸多善牧。现在常去SSPX的祈祷所望弥撒,并受其指导。目前已有修道圣召,希望以后能够成为一名传承教会传统教理与礼仪的司铎或者隐修会修士。

个人立场:

关于教会的使命:圣教会是天主所建立秩序的守护者。应明确自身的使命,是要作为天主的工具,拯救人灵。教会要如同堡垒般与外界的世俗与罪恶相隔绝,圣职人员要如同骑士般守护基督君王,领导天主的子民战斗,免受邪恶的入侵。教会圣职人员从教宗到普通司铎都必须要拥有良好品行,且能力素质要高,宁缺毋滥,绝不能允许任何人利用权力为私欲行恶,牧者司祭应严格管制自身以符合这神圣的身份。如果自己的上级甚至伯多禄的继承人罗马教宗所宣扬的观念为异端,明显违背历任前届的传统训导,以至于其行为足以瓦解公教信仰的纯正,即便会面临裂教的指控,下级亦应勇于抵制该行为,以挽救圣教会,让基督救世的使命得以延续下去。教会应坚守千年的传统,当奉行社会意识中的保守主义,反对世俗集权主义与左翼社会运动,反对同性婚姻和堕胎等一切违背教会训导的行为。反对教会内的现代主义,以及左派和自由主义者。反对宗教信仰自由。
关于教会的危机:相信自特伦多会议改革之后到梵二会议之前的天主教会体制是十分完善的,反对激进改革。现代主义者所谓教会应该适应时代改革自身是谬误,因为无论教会之外的人类多么疯狂,教会只保持住自身信仰的纯正即可,需要改变的应该是整顿纪律,严格净化神职人员,及时清除掉日益猖獗的异端思想入侵。而教会本身作为天主所确立的神圣所在更不应该向世俗社会服务,迎合世俗的行为当抵制。人类社会出现各种战争暴力罪恶的原因,是当今这个世界中那些拒绝信仰的人臣服了撒旦的权势。但梵二的召开却是个不幸,虽然它的初衷是寻求更好的牧灵方式,但结果却是让图谋不轨的自由派掌权,会议后期偏离了宗旨,会议的结果完全是不公正的,遵守传统的一方被打压排挤,这是以后教会分裂的祸根。会议之后的教会在结构上变得越加扁平化,让世俗的一些邪恶思想得以侵入进来,也让自身变得越加混乱和分裂。因此教廷应重新审视这次会议,认识到其虽然是合法的会议,但是因为不公正的结果以及错误的施行其决议,更因此带来的大量恶劣影响,在更大的灾难还没有到来之前,应尽快停止其中一系列的现代主义改革,并重新进行下一次会议,以纠正其中弊端。虽然梵二后的教廷被那些倾向现代主义观点的自由派官僚执掌大权,甚至教宗受其操纵而鼓励谬误,但如果以后还能再有一位恢复梵二前教会原貌的教宗,他应当更加集中自身权力,及时利用职权调整教宗及枢机团制度,弥补其中的漏洞,如直接任命下任教宗继承者,不能再给现代主义者以可乘之机夺取权力进行破坏教会的行为。必须要下狠心整顿自身,恢复传统,才能再次成为梵二前那个统一而坚固的教会组织。
关于教会的希望:对于最为遵守教会传统,忠于千年的信仰,反而遭教廷驱离的圣庇护十世司铎会(SSPX)。虽然其如今与教宗的非共融状态是不正当的,但责任的根源在于错误的梵二会议结果,是自由派者以一己之私,依靠至高权力乃至不道德的诡计而实现其在教会内制造革命的目的。因而勒菲弗总主教明知会被绝罚而仍然私自祝圣主教纯属无奈被迫,与教宗的冲突绝对不是他所愿意见到的,他并没有自立教会蓄意制造分裂。他是牺牲自己以成全那些热爱传统忠于信仰的司铎,而这些司铎正是圣教会复兴的希望。如没有他们当初的冒险之举,当今的教会肯定惨不忍睹。并且圣庇护十世会承认梵二后的教宗而非宗座空缺论者,对新礼也承认其有效,只不过有危害,因此它不是裂教,而是真教会。如果以后教廷还有希望由传统者掌权,并且清理掉那些自由派异端分子后,兄弟会自然会回到慈母教会的怀抱。在还可以挽回的时候,恢复教会往日的美丽与光荣。对于与教宗共融的如圣伯多禄司铎会(FSSP)、基督君王司铎会(ICKSP)等传统主义团体,虽然同样对其给予支持,但个人对其前景并不看好,因为当今教廷的主体仍然被自由派牢牢掌握权力,且越发严重,传统派被排挤是事实。这些团体只能被用来作为对付圣庇护十世会司铎的工具而已,其拥护的特伦多弥撒也永远不可能全面恢复,只要那些自由派仍然掌权,就不会允许其对教廷高层指指点点,更没有可能获得多大的权力,这些体制内的传统主义团体就只能是一个个教会礼仪博物馆的陈列品而已。而相反圣庇护十世会则可以不受教廷自由派高层的约束,在世界各地广开修院,培养圣召,贡献一批又一批信仰纯正,高素质的司铎。
关于神圣的礼仪:教廷应当恢复传统的特伦多弥撒为主要形式,而非什么现在的罗马礼特殊形式,作为几百年来一直沿用的神圣礼仪,其优美与庄严是无可挑剔的。虽然新礼有效,但是与旧礼相比是简化了的,并且它允许各种几乎亵渎圣事的流弊在其中,如果会做旧礼而不用就是对圣体的轻视,而不会做的司铎也应该学习掌握,总之新礼完全没有必要取代旧礼。也要恢复拉丁语的最高地位,广泛使用,它是作为教会统一的标记之一,也无疑是人类所有语言里面最为优美,能够突显神圣感的语言,所有神职人员都应该掌握,尤其是用于恢复传统弥撒。司铎日常的仪容要庄严体面,应恢复各种传统的礼仪服饰,以及修会的独特服饰。教友也应当虔诚恭敬,而不可在弥撒时唱唱跳跳,举止轻浮。在弥撒中女性教友应当佩戴头纱/巾。应跪下口领圣体。应在圣堂建筑中体现神圣之美,并按照传统的结构设计,不得追求新奇采用现代主义设计风格,或简化某些部分,尤其是祭台部分。礼仪音乐应只限于额我略圣咏以及管风琴等传统规定的乐器,应当禁止世俗的音乐形式使用即便是在新礼弥撒中。至于新礼弥撒也应当明确规定不可以有的形式,除此之外则要尽量贴近于传统的特伦多拉丁弥撒。
关于政教之关系:教会应争取在社会中的影响力,要建立起圣职者内部中央集权式的,从上到下结构清晰、各司其职的教阶制度,并成为社会的主导力量而非边缘化的宗教团体。应为了教会利益而干预世俗领域,指导人类精神层面的每一部分,归化教外者,成为人类社会中秩序的维护者。应恢复政教合一的教宗国,而对于其他天主教国家则应该确立国教地位,可合理采用政教分离,双方应为一种合作而非对立的关系,要为了践行天主的旨意而各有分工,因为教会拥有圣化全世界受造物的使命,即便凯撒也是天主的受造物,它的权力应受限于教会。政权应当为教会所维护的信仰而服务,教会亦应当领导对抗任何邪恶的政权,保护天主的子民,基督的王国。应当努力恢复中世纪欧洲时期,教会与天主教君主相合作的封建制度。君主在信仰层面应绝对服从教宗,受其监督令言行以符合教规。应维持信仰的统一,反对宗教信仰自由政策。但因为自三十年战争以后民族国家开始形成,民族主义其自身是环境的产物而没有利弊,由于誓反教已经分裂出去许多国家,形成了他们的民族,教会也应当鼓励各地的民族主义运动,将信仰融入各民族中,以此来与誓反教和异教徒以及无神论的民族政权相对抗,比如波兰、克罗地亚、匈牙利、爱尔兰、西班牙、墨西哥等都是很好的例子。在天主教国家内不能逼迫境内的教外者改信,也不能允许其假意改信,其中的原异教徒当移居境外,也不能接受异教徒移民。除了世俗政权的协助,教会自身也应拥有武装自卫的能力,如建立骑士团以避免受制于王权或世俗政权。如果有某些异教徒国家主动攻击侵占天主教国家领地的威胁,则为了避免后患,应主动出击将之消灭殆尽。
关于归化异教徒:相信教会之外无救恩,反对合一运动。对于东正教徒与新教徒,承认其拥有社会正面作用,其中拥有良善的作为及人品者值得称赞,但其正确的方向应当是回归唯一的至圣及完美的公教会。对于异教徒,虽然不乏良善者,但其宗教信条均为谬误,应皈依真信仰。对于无神论者及中立者/不可知论,他们如同黑夜里漫无目的的游荡者,活的愚蠢。对于反对天主教会的裂教者、异教徒以及敌基督者,除非真心悔改获得天主的宽恕,否则在末日审判之时只会与堕落天使一同坠入万劫不复的地狱深渊,享受永罚。支持对异教徒和无信仰者传布福音,以尽量让更多的灵魂认识真理。但相比投入大量精力对外传教,个人更为支持通过保守的自然繁衍的方式传承信仰,注重家庭信仰的培养。在异教徒国家中的新皈依者,如其所属政权有歧视公教徒的政策,最好的方式是移民到天主教国家,不同信仰者也没有必要“和谐相处”。
关于中国的教会:支持大陆忠贞教会的抵抗运动,反对中国大陆的天主教爱国会和其主教团,是为由共产党所操纵的受绝罚的裂教组织,其本质及目的都是与圣教会相敌对的,任何教友都不应该去爱国会控制的堂口望弥撒或领圣事,应当与所有加入爱国会的神职人员断绝一切来往。并且作为天主教徒必须介入到反共活动中去,尤其是作为忠贞教会,不仅仅要忠于教宗,更要延续教会一贯的反共立场。反对现在的梵蒂冈教廷与大陆政府建交,实为对忠贞教会的背叛。保持信仰的纯正要远远比传教重要,不能本末倒置,为了所谓的传福音就向罪恶妥协,就算被恶档打压的还只剩几个不屈服的教友,那也是真正的教会,殉道者的血就是教会的种子。反对过多的本地化,祭祖什么的旧习俗完全可以抛弃了,只有过去那种中西合璧的风格可以应用在圣堂建筑上,礼仪服饰也只可有本土风格的纹饰,除了传统的拉丁文,中文经文应尽量使用文言版。
对忠贞教会的忠告:虽然誓死效忠罗马教宗的英勇信德本无可指摘,但是因为梵二后的教廷常由倾向左翼的自由派掌权,其自身立场并不反对共产主义,甚至有所暧昧,因此不服从共产党的忠贞教会必然会成为他们的历史包袱而被甩开,而这所谓英勇的信德也会变为愚忠。这就需要明白是什么让忠信变得愚蠢?
忠贞教会之所以在80年代获得了梵二后教宗若望保禄二世的大力支持,只因为这位教宗属于特例,因为他并不是真正的传统者,如其鼓动宗教信仰自由,搞亚西西宗教大会,打击圣庇护十世会等行为,但因其出身于波兰,借着这个背景而对赤色政权的国家教会反感而已。梵二后的教廷是个无所不妥协的教会,必然会阻止忠贞教会那种梵二前教会顽强的抵抗态度,而在90年代中期教宗开始认可及宽免爱国会主教的时候,教廷的真正意图才表现出来,并且那时候年老体衰的教宗并不能完全掌权,而实际上被一批绥靖派教廷高层影响,也恰逢中国独立自办教会的爱国会先锋官宗怀德去世,自然会开始鼓动推行合一的政策,忠贞教会只是作为一个筹码来用。后来继任的保守派教宗本笃十六世同样延续了这一政策,他过于看重那种表面的教会合一,立马取消了特权,虽然大陆的政治环境与过去相比并无实质改变,教会仍然在受着压迫,继续有人为信仰殉道。做了八年的位子后他被现任教宗方济各取代,教廷开始被一个真正的梵二现代派执掌大权。现在一旦中梵达成那种不平等的协议,忠贞教会必然都要按照教宗的意思服从中共政权,实现他们的所谓合一政策,而忠贞教会的所有努力坚持和牺牲都将变得毫无意义。但这又都是必然要发生的,抱有任何幻想的行为只是天真。拒绝接受协议身陷两难中的忠贞教友,首先要明白这是个特殊的时代,原先效忠的那个并不是正常的教会,然后认清问题本质,明白祸根在哪,那就是文革前的梵二改革,它让一群自由派反贼上位,他们致力于摧毁圣教会的千年传统,出卖基督,与世俗和邪恶妥协,以求在这个满是罪恶的末世苟且偷生。因此当今忠贞教会为了继续传承下去,正确的做法就是与圣庇护十世司铎会相联合,完全抛弃自由派搞得那些梵二改革,恢复梵二前传统的教会训导和礼仪,延续那时候教会的一贯立场,与邪恶战斗。否则一方面对抗共产党政权,一方面又施行梵二自由化改革的做法就是自我矛盾的。也不该继续服从当今教宗的背叛政策,虽然这也会导致此前的努力白费,但服从他同样会是白费,已经没有其他选择的余地了。但相比现在善变的及走在错误道路上的教宗,千年的传统更为重要,是更值得传承的。如果忠于传统,就算没有合法地位,仍然可以作为纯正的天主教徒,传承千年的古老信仰,无愧于良心,并且永远不会被他人出卖,作为那种交换利益的棋子来任由摆布。残存的忠贞教友及主教司铎们,只有坚持这唯一出路,真教会才能继续在华夏传承。

政治立场:

保守主义,中间偏右翼,支持以天主教为国教的君主制,以及教宗良十三世所提出的现代基督教民主主义。支持传统的天主教民族主义及其之下的政权。
详情:自己理想中的社会制度为欧洲中世纪的封建采邑制,即自日耳曼人皈依基督到法国兴起绝对君主制之间的一千年。在此期间,教会首先是统一的,它完成了基督化欧洲的使命,并在其配合之下基督徒们成功驱逐了异教徒的入侵。教会亦有充分的影响力,是整个欧洲的灵魂,人们从生到死都是活在信仰之中。世俗政体则为君主与贵族阶层共治,并受教会监督,形成一个秩序井然的社会。在其间地方自治权也得到保障,人们享有真正的自由,不像后来被官僚系统的现代国家机器所奴役。那时候的军事技术没有后来发展到具有严重杀伤力和毁灭性,战争暴力的破坏是极有限的,当时没有遭受工业化污染的自然环境也是十分优越的,到处都彰显美感。
支持当今依附于天主教信仰的民族主义。反对爱国主义,国家主义,以及神话了国家机器的法西斯主义,神话了特定种族的纳粹主义。反对共产主义、社会主义等一切左翼政治运动。
虽然在宗教立场上拒绝与誓反教等合一,但在政治立场上支持面对共同敌人时采取合作,政权实体以誓反教/东正教-犹太教-伊斯兰教-其他宗教-资本主义/民族主义为优先顺序,共同对抗共产主义这个最大的敌人。战争有其正面作用,可以更新一个民族的血液,并明确势力边界(长痛不如短痛)。对于战争之外的刑罚上应以剥夺人身自由为主,不反对死刑。反对种族主义,而应以个体性差异来区分,但不同的种族文明程度存在明显差异,以及外貌体质上欧美人种都要比有色人种更好。反对平权运动与绝对民主制度,不赞成现代意义上的人权观,因为人类是受造物,世俗应该服从教会。
当代欧美文明无疑是在走向衰落濒临灭亡,其唯一出路就是逐步恢复到尽量与中世纪时期相近的制度,恢复教会影响力,清除左派与世俗势力。欧洲现有的君主制或君主立宪制国家应该进一步确立传统天主教信仰的国教地位,启蒙运动之后兴起的反教会的那些民族国家或世俗国家应当悔罪,并恢复君主制与传统的贵族阶层;誓反教国家也应当全部改宗,统一在天主教会之下;应废弃现代白左的福利政策,抵制穆斯林等异教徒移民。现代欧美国家对于伊斯兰教专制国家与东方专制国家可采取中立,如面临威胁则要先发制人,将其彻底消灭。
支持历史上的殖民主义,对野蛮落后地区人类的文明化,尤其是传教士所起的主导作用,中国的文明化之所以停滞不前便是丧失了被欧美殖民地化的机会。虽然某些殖民者的行为是不符合教义的,但其主体上是对未认识真理的人类各族从蒙昧状态中带入了文明,在混乱的社会中促成了秩序。
认同刘仲敬所提出的历史观。中国历史上的西周与春秋诸侯国时期采用的分封制最好,暴秦大一统之后的华夏文明便衰落了,此后直到北洋政府时期才获得近代最为自由的时期,拥有短暂复兴的机会,但被反对欧美主导的世界体系,主张大一统民族主义的民国蒋政府所破坏。而赤匪对大陆的专制统治必须终结。认为大陆自由派的各类民主运动并没有实际意义,中国社会的希望在于基督教化,尤其是传统的天主教信仰对社会正义秩序的塑造,那之后的邪恶与愚昧才会丧失统治的能力。支持支那解体,诸夏复国,重新融入欧美主导的世界体系。但因条件所限亦可先改成联邦制,各地域按照语言和宗教及传统习俗等成立自治共和国(个人建议方案见下图),待条件成熟之后进而各自独立,形成近代欧洲的局面,这样东亚才能建立现代文明的良性秩序。
对于我的家乡,理应恢复历史上周制下的燕国,以拥有天然优势的源自燕地的普通话为国语(即北京官话区),以与中原地带黄河两岸相独立的海河水系为主体,以燕山为中心,西依太行与晋国为邻,北靠蒙古,东与满洲接壤,南部则与齐国形成屏障,共同抵挡中原流寇以及大一统政权的入侵。因过去处于抵挡北方游牧民入侵的前线,燕民拥有尚武精神,军事传统优越。幽燕还拥有独立自治或脱离中原大一统帝国统治的悠久传统,即从西晋五胡时代的内亚胡人统治期起、中唐之后的河北三镇割据、辽属燕云十六州,历经金元异族统治,一直到明朝才再次被中原汉人的帝国中央统一,北洋政府时期的直系军阀则受到英美支持,反抗其他地方势力的“脱欧”,运动,成为民国建设最好的时期,也有资格再独立建国,可惜没能避免赤化以致被帝国所吞没。但幽燕拥有最重要的资源是在此立下根基数百年的天主教会,历经百年禁教、庚子之乱、赤色统治,顽强地延续至今,成为天主教在华最集中的地区,境内教堂林立,更有众多宁死不背叛信仰的殉道者,延续了先秦荆轲义士的慷慨悲歌。如果天主教信仰在未来更大规模传播开来,占据人口优势,便可以天主教为国教,光复大燕。
%e6%94%af%e9%82%a3%e8%a7%a3%e4%bd%93%e5%9b%be八个已有民族:蒙古国(蒙古族)、维吾尔斯坦伊斯兰国(维族)、西夏斯坦伊斯兰国(回族)、吐蕃国(藏族)、大理国(白族)、南越国(苗壮民族)、巴国(土家族)、彝國(大涼山彝族)。
二十个诸夏邦国:满洲国(东三省-东北官话)、燕国(京津冀-北京官话)、齐国(胶东-胶辽官话)、晋国(山西-晋语)、秦国(陕西-中原官话关中片)、中原国(河南-中原官话)、江淮国(苏皖-江淮官话)、荆楚国(湖北-西南官话)、蜀国(川渝-西南官话)、夜郎国(贵州-西南官话)、滇国(云南-西南官话)、湖湘国(湖南-湘语)、江右国(江西-赣语)、吴国(浙沪-吴语)、闽越国(福建-闽语)、南汉国(客家话)、广粤国(广东-粤语)、南海國(海南島)、香港城国(粤语)、台湾国。【国名为个人建议,仅供参考,划分依据为民族、语言、宗教、历史、地形等】

qq%e6%88%aa%e5%9b%be20161201202725-%e5%89%af%e6%9c%ac拟定复国后的大燕几个不同功能区域。依照传统,京师是地理核心区,但因为受帝国毒害最深,需要经历一次彻底破坏并重建之后才适合再次立都;津保唐是主体,其中的保定拥有东闾朝圣地,为大燕宗教中心,也保留了最完整的燕文化和民族精神。石衡沧属于外围主防卫,因继承中山国,正定地区可允许高度自治权;热河属于后院,虽曾属满洲国,但其长期与燕地一体,毫无争议拥有主权,其山地更可利于战略后撤;坝上虽属晋语区,但与热河一样是燕地固有一部分,且天主教信仰比例还要超过南部低地,对于保护核心区同样十分重要。

社会主张:

厌恶当代整个社会文化。最喜欢中世纪欧洲,以及大航海的殖民时代。
支持民族的多元文化,但不能以保留传统文化为借口拒绝文明的进步以及真信仰的皈依,宗教信仰不会与传统文化相冲突,宗教才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反对一般的外貌歧视,但通常来说相由心生也是对的,外貌丑陋的人内心大多也是扭曲的。外在美丽整洁的人让人看起来心情愉悦,应尽量保持,但觉得如无其他需要则保持本来的外貌最好,不需要整形和过分化妆。
人口不应该像大城市那样密集聚居,应有适当密度,村镇是最好不过的了,反对政府干预引导生育的政策。反对堕胎,反对同性恋等非传统婚姻形式。反对色情产业,反对物欲主义等各种引诱灵魂堕落的事物。
认为应尊重原创作者的作品所有权,但反对商业化、过分注重版权,而限制了文化作品和思想的传播。互联网应该拥有自由,不应该存在GFW之类的那些玩意。
并非完全的环保主义者,但显然为了尊重天主的受造物以及为了美感和生活的舒适,应当保持环境生态的和谐,人类不能改造干预太多,当有节制,尤其是追求工业化的愚昧,应避免机械及化学制品对人类自身力量和适应性的剥夺,天然的东西最好。
相信存在外星人和地外文明,也有比地球人类在科技或社会组织更为高等的地外文明,相信人类历史中与其有过接触的可能,但不觉得目前存在有明显的证据以支持。反对某些神化外星人的宣传,即便存在,他们也是在天主律法的制约之下,也应该皈依耶稣基督。支持发展太空技术,以推动人类文明扩展到宇宙文明,带来新的大航海殖民时代。

个人性格:

内向,被动;古板,理性为主;诚实;冷酷,缺乏幽默;自律,节制;保守,道德洁癖;生活简朴;嫉恶如仇,是非分明;好批判;表达直接;心狠手毒;做事拖拉,追求完美;喜好适度简洁;记仇,易宽恕 等
心理:基本健康,童年时有轻微的亚斯伯格综合症,一点强迫症,有些密集恐惧症,轻度社交障碍。
九型人格:5观察者(2015/04/08)
阵营:NG(2016/10)
MBTI:INTJ(2015/06/12)
星盘:太阳巨蟹第十一宫;月亮白羊第八宫;水星狮子第十二宫;金星狮子第十二宫;火星金牛第九宫;木星处女第一宫;土星水瓶第六宫;天王摩羯第五宫;海王摩羯第五宫;冥王天蝎第三宫;莉莉丝水瓶第六宫;凯龙狮子第十二宫;上升处女;下降双鱼;天顶金牛;天底天蝎;北交射手第四宫;南交双子第十宫。

人际关系:

目前单身,个人奉行独身主义。支持一夫一妻制,对性的态度比较保守,反对婚前性行为,以及各种相关不道德行为。反对大男子主义和女权主义。反对并厌恶同性恋及同性婚姻,那绝非正常,乃为出于私欲的邪恶。朋友不多,大多数时候是独来独往,厌恶世俗中寻求物质利益的那种虚假友谊。重义气,寻求精神层面的同盟,热衷于各种兄弟会或修会。讨厌大多数小学时的同学、和初中时的少数同学关系比较和平,讨厌高一到高二时的大多数同学,和高三艺术特长生的同学大都关系较好,讨厌大一时大多数的同学。家庭关系比较和睦。

生活习惯:

喜欢数字:3、5、7、9、12、13、22、33
喜欢颜色:白色、黑色、金色、暗红色、玫瑰红、藏红色、紫色、褐色、栗色、橙色、橄榄绿、天蓝色、靛色、银色
喜欢月份:9月下旬至第二年5月上旬,最喜欢11月的深秋。
喜欢气候:清凉、干燥、晴朗、天空有比较多的云、微风、高能见度。讨厌夏天的烈日以及连阴雨,还有春天的大风。
居住习惯:喜欢田园乡居,温带或亚热带混交林中的独立小木屋,或传统的带小院的砖瓦房,周围亦有开阔草地和池塘、小河、山谷,植被茂密,物种丰富,可以打猎和自耕,能够自给自足。不喜欢密集的居民区,周围的邻居起码要50米外。非常讨厌都市中的钢筋水泥筒子楼,也讨厌现代农村的一些粗糙设计的房屋。
厨艺:会炒一般的菜、会炒饼、煮面等,味道还不错。
饮食偏好:清淡口味。喜欢甜食、酸味,只能接受微辣(绿尖椒可以),不喜欢盐多,不太喜欢腌制食物。吃姜、花椒会呕吐。食用动物一般部位的肉,不太喜欢猪肉,从不吃狗肉猫肉,从不吃动物内脏,不吃动物的血,不吃皮,不吃动物的蹄或爪,不吃头部,不吃生肉。很喜欢蛋类,相较于陆生动物,更喜欢海鲜等水产品。不喜欢过于荤腥油腻的食物。喜欢面食。喜欢吃粽子。喜欢糕点、冷饮、巧克力等。
偶尔饮酒,喜欢啤酒与葡萄酒,不喜欢白酒。爱喝茶(红茶)。爱喝咖啡、果汁等。
蔬菜里面非常喜欢吃番茄,无论生吃还是熟吃,亦或番茄酱。喜欢生吃青椒和胡萝卜。
大多数一般水果都爱吃,相较于热带水果更喜欢温带内陆的水果。
生物偏好:喜欢猫狗,反对虐待、食用犬类猫类。喜欢一切长毛类与甲壳类动物,喜欢鱼类等水生生物,喜欢鸟类,不怕蛇和蜘蛛,不讨厌老鼠,喜欢大多数昆虫,觉得蚊子挺可爱,讨厌苍蝇,对蠕虫极为厌恶,包括各种寄生虫和病菌。喜欢各种树木、灌木、花草、真菌、苔藓等,喜欢纯自然原始状态中的森林,不喜欢经过人工过度修剪的园林。反对转基因改造,反对克隆技术。
娱乐消遣:看电影,听音乐,户外旅行欣赏美景,拿起相机拍照。喜欢栽养绿色植物。从不玩任何电子游戏,不去舞厅,不去KTV,从不吸烟。
很少看电视,好多好多年不看动画片了。影视剧喜好参考下文。没有读报纸的习惯,现在不买杂志了,对漫画不感兴趣。讨厌政治和军事题材的节目,讨厌娱乐综艺节目、对体育节目没兴趣,不关心足球或篮球赛事。没有崇拜的偶像,讨厌追星族,尤其对娱乐明星丝毫不感兴趣。
作息:昼伏夜出,晚睡晚起。
其他:讨厌说话带脏字,但生气的时候也会骂人爆粗,不喜欢用网络流行语。不喜欢打电话,讨厌语音消息,面对面交流无障碍,但不如文字表达自如,谈话时希望保持一定距离。不喜欢身体接触,不喜欢他人使用自己的物品,也不喜欢用别人的。不喜欢公众场合吃饭,从不在公共浴池洗澡或游泳。不喜欢穿短裤背心拖鞋,也不喜欢看见别人衣着暴露邋遢不庄重,无论男女。更喜欢秋冬装。更多穿黑色灰色或暖色调如卡其等暗淡颜色衣服,喜欢古朴简约款式,厌恶衣服上有字母印花。

兴趣爱好:

绘画:喜欢油画及水墨山水,风格倾向:古典主义、浪漫主义、学院派折中主义,唯美主义、象征主义等。
追随的画家:文艺复兴:拉斐尔、提香、鲁本斯。尼德兰画派:罗杰尔·范·德·维登。法国古典主义:尼古拉·普桑、克劳德·洛兰、安格尔、雅克-路易·大卫。英国学院派:威廉·阿道夫·布格罗、埃德蒙·布莱尔·莱顿、弗雷德里克·雷顿、尤金·德·布拉斯。前拉斐尔派:约翰·威廉姆·沃特豪斯、约翰·柯里尔。哈德逊河画派:弗雷德里克·埃德温·丘奇、托马斯1科尔。英国浪漫主义:约翰·康斯特勃、威廉·透纳、本杰明·威廉姆·雷德尔。法国浪漫主义:让-巴蒂斯·卡米耶·柯洛、德拉克罗瓦。俄国现实主义:伊万.伊万诺维奇.希施金、伊利亚·列宾。
建筑:热衷于各种教堂建筑与各地传统民居,以及城堡、灯塔、桥梁等建筑。最喜欢哥特式,然后是罗曼式、巴洛克式、新古典主义、拜占庭式、 中式建筑 、中西合璧风格等。喜欢砖木、石料结构的建筑,讨厌钢筋水泥与现代主义风格建筑。
摄影:喜欢风光摄影、纪实摄影、建筑摄影、肖像摄影等,喜欢收集黑白老照片,自己目前使用的相机主要为尼康D3200,平时多拍摄教堂建筑、田园风光、传统民居等题材。
音乐:最喜欢欣赏中世纪额我略圣乐(即格里高利圣咏)、教堂管风琴演奏,及古典音乐、交响乐、歌剧,也喜欢听各国民谣(包括传统乐器,如西班牙吉他、安第斯排箫、中东音乐等)、轻音乐。流行音乐也常听,语种以英语(也喜欢德语歌曲,最喜欢中世纪复古主义的Die Irrlichter,以及西班牙语的Trobar De Morte)、粤语、韩语日语为主,现在很少听华语,最喜欢轻摇滚类,也听舞曲,不怎么听说唱类,讨厌电音和重金属,不喜欢很多黑人的音乐。喜欢的作曲家:巴赫、莫扎特、舒伯特、瓦格纳、柴可夫斯基、希尔德加德、约翰·塔文纳 等。
影视剧爱好:最喜欢中世纪装饰或故事背景的宗教题材影片,最好有骑士和宏大的战争场面,如天国王朝和伊莎贝尔之类的,然后是外太空冒险类、公路片等,剧情类、惊悚恐怖类的如驱魔类或怪兽异形的也常看。热爱美剧、英剧和西班牙剧,对韩剧日剧不感兴趣。讨厌纯商业片,不喜欢大多数的国产影片。喜欢看贝尔格里尔斯的荒野求生系列。指环王系列是我最喜欢的电影,没有之一。喜欢美国国家地理频道纪录片、德国GEO发现者系列纪录片、英国BBC纪录片。喜欢的导演:彼得·杰克逊、斯皮尔伯格、梅尔·吉普森 等
书籍:较少读书,不爱读小说及现代文学,爱读散文游记,喜欢诗歌,经常翻看专业类书籍,现在大多数时候则是在维基百科查资料。
科学:热爱知识,喜欢研究人类学、人种学、语言学、生物学、地理学、宇宙学、几何学等。
运动:喜欢户外运动,如骑行、登山、徒步旅行等,尤其是在野外,包括深入蛮荒中探险,不喜欢室内运动与球类运动。尚未尝试过水上运动,不会游泳。喜欢骑马射箭,但还没有玩过。
旅行:喜欢火车旅行,尤其是在风景好的地方坐绿皮车。喜欢骑自行车或徒步的方式旅行。去过的地方: 保定、石家庄、秦皇岛、唐山、廊坊、沧州、张家口、北京、天津、西安、咸阳、汉中、巴中、广元、绵阳、德阳、成都、雅安、西昌、攀枝花、楚雄、昆明、大理、丽江、香格里拉、厦门;山西、贵州、湖南、湖北、河南、山东、江西铁路沿线。

部分联系方式及其他:

QQ:1769303185      邮箱:enoya@qq.com
微信号:enoya33(个人公众号:聖教傳統復興)
百度:enoya33
邮箱:enoyamor@gmail.com
Advertisements

作者: Domdionysius

罗马天主教徒,教名雅各·比约,奉行传统主义,追随圣庇护十世司铎会。幽燕独立运动发起者之一。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