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贞善牧范学淹主教

“殉道者的血是教会的种子”——特土良
保定教区是个苦难的教区,自圣教会在这片土地传播四百多年以来,教难不断,但依中华圣母之庇佑,也总有不向邪恶势力屈服的殉道者涌现。大清庚子年间的拳匪之乱让教会遭受了严重破坏,就在那次大教难的几年之后,1907年2月11日(农历十二月廿九)范学淹出生在保定城以东十五公里清苑县小望亭的一个天主教家庭中,父母给他取乳名玉贵,按教会传统出生八天后便领洗,圣名伯多禄。当时保定教区还未脱离北京独立,当地属于直隶北境代牧区的保定总铎区管辖。
1918年,幼年便已有圣召的范学淹开始进入了保定西关的备修院学习,1920年转入了圣若瑟小修院。1927年,20岁的范学淹又和表弟杨慕时(洗名玛窦)到北京阜成门外圣文生石门大修院学习哲学与神学。当时他的母亲希望他还俗回家,并作主为他订下了一门婚事,但范学淹修士不为所动,继续他的修道生活。一年后,罗马教廷驻华代表刚恒毅主教视察北京修院。刚恒毅主教发现了范学淹修士的才华,选派范学淹与几位修士到罗马传信大学深造。1934年年底,范学淹修士读完了神哲学课程,并取得教会法博士学位。同年12月22日,范学淹博士在罗马晋升铎品。他在首祭弥撒中把自己特别奉献给中国教会主保大圣若瑟,希望象圣若瑟一样毕生服侍耶稣,热爱圣母,并在自己原来的洗名伯铎后面又加上了若瑟,从此他的圣名改为伯铎·若瑟(Peter Joseph)。
1935年,范学淹神父同表弟杨慕时神父一同离开罗马,回国传教。杨慕时神父在南京教区担任于斌枢机的秘书,而范学淹则在保定西部环境艰苦的山区照顾当地教友。1940年,范学淹神父应江苏徐州教区邰轶欧主教的邀请,与本教区的朱友三、安比约、赵保禄、陈比尧、候鸿佑等九位神父到徐州教区工作,范学淹被分配在徐州市担任教会中学的历史教师。1941年12月7日,太平洋战争爆发,徐州教区的40位外籍神父全被集中到上海徐家汇大堂,许多堂区缺少神父,于是范学淹神父被调往苏、鲁边界的砀山县候庄村担任本堂神父。战争期间,候庄是日军、汪精卫政权军队、国民革命军、八路军各路人马出没的地方,范学淹神父在复杂的环境中竭力维持教友的正常信仰生活,同时还需要小心谨慎地应付各路军队的骚扰。1945年,抗战结束,范学淹神父转往湖北宜昌从事救助难民和牧灵工作。1949年,中共取得政权,新的教难又开始了。许多亲友以及神职人员撤离中国之时,范学淹毅然决然地留在中国,并在汉口管理教会房产。对此,他曾表示:“我是中国人,我的圣召在中国,相信我即使是死在中国,也是对中华民族的祝福,是天主对我们民族的认定,因为他接纳了这块土地上的祭品,接纳了这个民族的儿子。”
自从上任主教周济世被调任南昌总主教之后,保定教区主教一直出缺。候景文神父建议教廷驻华公使黎培理,请求圣座为保定教区重设主教席位。黎培理主教通过慈幼会给赵廷宾神父发出征询公函,要教区提出三位“主教候选人”,最后选择了年轻有为的范学淹神父。推荐信由黎培理公使送到圣座,1951年4月12日,由梵二会议之前的最后一任教宗可敬者庇护十二世(Pope Pius XII)正式任命。当年6月24日圣若翰诞辰瞻礼,由天主教汉口总教区第五任主教意大利方济各会士罗锦章(Archbishop Giuseppe Ferruccio Maurizio Rosà, O.F.M.),在汉口圣若瑟主教座堂祝圣了范学淹为天主教保定教区第四任正权主教(Bishop Peter Joseph Fan Xueyan),他是继周济世(Archbishop Joseph Chow, C.M)之后的保定教区第二任本国籍主教,也是由教宗亲自任命的中国大陆最后几位主教之一。晋牧之后的范主教开始恢复重整保定教区瘫痪数年的教务。
1958年法国露德圣母百周年纪念,也是中国教会艰难时期的正式开始。同年2月11日,露德圣母纪念日,范主教在主教座堂隆重地举行奉献礼,将全教区奉献给东闾中华圣母,以他的真诚和信赖把教区和将要面临的考验,托在圣母手中。 1958年5月,因“不想与政府对抗,愿用正面方法争取教会更大的活动空间,使教会免受更大的危害”,范主教参加了在保定召开的“三自”筹备会议,但事后遭人诬陷说他表示拥护了爱国会,之后范主教便在主日弥撒中公开在大堂内进行了“明补赎”,并当众宣告:“爱国会”是强迫教会与教宗分离的裂教组织,还对教友说:“任何人不许参与“爱国会”神父的弥撒,因为那是帮助他们犯罪,既使是走走形式,也是为他们捧场”。因此范主教遭到了第一次拘捕,在举行了万人批斗大会后,范主教被送往保定小北门集训队接受强行教育与洗脑。时间不长就被判十年劳改,先被解送到黄骅县劳改农场服苦役六年之久,1965年又被送到安新县大垞子劳改场进行劳改,直到1969年年底,范学淹主教才刑满获释。之后他回到了原籍小望亭村但依然作为“四类分子”遭受监管,并在第二生产队被强迫每天做非常繁重的体力劳动。当时他是全省惟一享有些许人身自由的合法主教。1976年6月3日教宗保禄六世致信范学淹,祝福他担任主教25周年,信上说:“阁下诚属忠心耿耿,无愧于群羊之典范,是朕和普世教会最可爱的教区领袖和司牧。” 又因教宗保禄六世的嘉奖和鼓励,政府在1977年11月将范主教拘留,1978年4月15日以“反革命”罪名将范主教第二次逮捕,关押在清苑县南大冉看守所内。直到1980年1月4日文革结束之后才将他无罪释放。
文革后的中国教会经过几十年的政治运动,各地教会主教出缺,并且中共政府的傀儡裂教组织爱国会不断自选自圣主教,企图将中国教会完全脱离与罗马圣座的共融。面对这生死攸关的局面,作为当时中国大陆仅有的几位有人身自由的合法主教,范学淹主教决定祝圣新的主教,忠于教宗的主教。1981年范学淹主教先后祝圣了河北正定教区的贾治国主教,甘肃天水教区的王弥禄主教,河北易县教区的周善夫主教,并委托贾主教祝圣赵县教区的闵神父为主教。因当时政府的严密控制,无法及时通知罗马关于主教候选人的情况,导致此私自祝圣按照教会法典会遭到绝罚。但次年范主教的信件终于抵达了罗马,由Agnelo Rossi枢机接收,信中他告明了私自祝圣一事,并请求处罚。但教宗若望保禄二世理解并同情范主教的无奈之举,并对其表示支持,赋予了中国主教先祝圣后通报的特权。之后范主教和由他祝圣的主教们又陆续为大陆更多的教区祝圣了主教,中国教会的圣统制便由此逐渐恢复起来了。同时范主教还祝圣了安树新和苏志民为本教区神父,他们后来都成为保定教区的主教,并重新建立了修院培养司铎圣召。1982年4月13日,政府以“里通外国罪、私自祝圣主教、神父”,将范主教第三次逮捕,公审之后判刑十年,1983年9月16日被押往石家庄的河北省第二监狱服刑。1987年11月17日,政府迫于国际社会舆论,将81岁的范主教假释出狱,并软禁在保定市旧道大堂的西厢房。
1988年1月3日,范主教向前来拜访的正定教区教友牛伯铎回答关于天主教爱国会的问题,后其答问被整理成了著名的《十三条》,在中国天主教会内广为流传。1989年11月20日,中国大陆各地忠于梵蒂冈圣座的主教及主教代表聚集在陕西省三原教区高陵县张二册村秘密举行会议,成立了忠于圣座的中国大陆主教团,当时范主教由于被软禁而未能亲自出席,但众教长选举范学淹主教为第一任团长,范主教成为公认的地下天主教会领袖。1990年11月3日,由于害怕范学淹主教的强大影响力,政府在保定将范学淹主教秘密带走,软禁在石家庄烈士陵园内一个月后,被秘密关押在河北省承德宽城县潘家水库内一小岛上。
1992年4月13日,84岁的范学淹主教在监禁期间为主致命。4月16日政府动用大批公安武警,将用绿色塑料布裹的已被冷冻的范主教遗体,丢在清苑县小望亭教堂门口,政府官方声称他死于肺炎,但尸体有明显酷刑痕迹以及造成的腿部骨折。之后的九日敬礼(novena prayers)期内,有15万人次从全国各地前来吊唁范主教。复活瞻礼过后,4月24日下午2时由保定东闾本堂崔新刚神父主祭,26位神父陪同共祭,举行殡葬大礼弥撒,当时有4万名教友前去送葬。2001年4月24日,中共当局为防止范主教去世十周年的大规模纪念活动,用推土机把他的坟墓推平了。
范学淹主教实为上世纪中国天主教会建立圣统制以来最重要的一位,如果没有他的力挽狂澜,可能如今天主教在中国已经绝迹,亦或只会有零星忠贞不屈的司铎和教友将信仰传承。因他的不朽功绩以及为主致命的殉道精神(in odium fidei),荣当获得真福者之名。
为范主教求赐列品祝文:
吾主耶稣,永生的司祭,人类的救主,你特选你的忠仆范伯铎·若瑟做我司牧,领导我群羊,稳走天路。你的忠仆毕生为保护教会完整、呕心沥血,卒致捐躯。今求你因其代祷,赐我中华亿兆人民接受福音真光,同沐化雨。并求你光荣你的忠仆,使之早日列品,做我主保,你是天主,永生永王。阿们。
保定教区主教准,1995年2月
范主教生前照片:


降福教友
可能是服刑时期


一九八八年秋范主教与苏志民主教合影


一九九零年一月二日十点三十分摄
范主教的葬礼:

被送回遗体时的状况

教友来参加葬礼
东闾崔神父与范主教遗体

举行殡葬弥撒
入棺后
入棺后的遗容


出殡时的情景


祝圣墓穴

周年纪念,教友们去墓地祈祷


一九九三年周年纪念时主教墓地正面


墓地背面


2001年被墓地被政府铲平

如今的范主教墓地面貌
本文作于2016年范主教殉道24周年的时候。

天主教保定教区介绍: http://blog.sina.com.cn/s/blog_87ca2ce40101qr70.html

更为详细的介绍可参看《中国教会的善牧——范学淹主教

范主教墓地照片:http://blog.sina.com.cn/s/blog_87ca2ce40102ww5x.html

Advertisements

作者: Domdionysius

罗马天主教徒,教名雅各·比约,奉行传统主义,追随圣庇护十世司铎会。幽燕独立运动发起者之一。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