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马尾沟教堂、栅栏墓地、文声大修院、圣母会总院

北京的马尾沟教堂、栅栏墓地、文声大修院、圣母会总院是一处集中分布的天主教会建筑群。
 
 
【马尾沟教堂(诸圣堂)】
 
马尾沟教堂位于北京市西城区车公庄大街6号中共北京市委党校(暨北京行政学院)院内。马尾沟教堂又名石门教堂、法国教堂、圣母修道院、致命圣教堂等。马尾沟教堂的所在地曾经是欧洲传教士在北京的公共墓地,后在在此兴建教堂,此后还曾经在这里设立了专门培养高级神职人员的神学院——文声学院,现在中国大陆著名的葡萄酒品牌龙徽也是诞生在马尾沟教堂的地下酒窖。
 
历史
马尾沟教堂所在地在明朝中后期曾经是一位杨姓太监的别墅,民间俗称“栅栏别墅”。万历年间,杨姓太监因事入狱,他为了保存这所别墅不被官府没收,遂将别墅改建为专门供奉地藏王菩萨的仁恩寺,据史料记载,当时为了建设仁恩寺,杨姓太监共花费了四万只金条,但这仍然没能阻止官府没收这块土地。没收后的栅栏别墅被称作栅栏官地。
万历三十八年来自意大利的耶稣会传教士利玛窦在北京逝世,明神宗皇帝特别降旨将栅栏官地赐予利玛窦作为墓地,从此栅栏官地改名栅栏墓地。自从利玛窦之后,汤若望、南怀仁、郎世宁等在华传教士均葬于栅栏墓地,前前后后共有数百位传教士安葬于此。
1900年义和团运动爆发,华北掀起了排斥洋教的浪潮。在这次运动中,栅栏墓地被毁,传教士的墓穴被掘开,墓碑被破坏。事后根据《辛丑条约》的约定,清政府于1903年“发银万两,重新修建”栅栏墓地,并且附建一座致命圣教堂,将义和团运动中散落的教士墓碑镶嵌在教堂墙体中。致命圣教堂因地处马尾沟,故又称“马尾沟教堂”。因教堂前有石牌坊,故又被称作“石门教堂”。
此后,马尾沟教堂不断扩建,除教堂主体建筑外,1906年后,还兴建了口字楼、山字楼、东西平房等附属建筑。口字楼和山字楼的名字分别取自其建筑平面形状,最初将府右街的法国圣母会和修道院迁来安置在这两栋楼中,后来山字楼被刘克明神甫买下兴办文声学院,口字楼继续作为圣母修道院。马尾沟教堂的文声学院曾经是中国北方最重要的神学院之一,培养了大量本土神职人员,前中国天主教爱国会主教傅铁山便毕业于此。
1937年抗日战争爆发后,整个马尾沟教堂和栅栏墓地均被日军占领,教士被遣散,文声学院的学生流落社会,马尾沟教堂开始衰落。
1949年后,马尾沟教堂的外国教士离开中国,整个教堂由中国教会人士管理。1954年,教会将山字楼和口字楼出售给中共北京市委,中共北京市委在此筹建中共北京市委党校,两座楼被用作中共北京市委党校的食堂和职工宿舍,1958年教会将马尾沟教堂和整个栅栏墓地无偿赠与中共北京市委。文化大革命中,中共北京市委党校被撤销,此处被改为国务院第四招待所。栅栏墓地内的利玛窦等人的墓碑被埋入地下,马尾沟教堂墙壁上镶嵌的教士墓碑被砸毁散落各处。1973年,教堂主体建筑被拆除建食堂。山字楼、口字楼等附属建筑则保留至今。文化大革命之后,1978年,中共北京市委党校复校,仍设在该处至今。
1978年,应意大利政府的要求,北京市重新修缮了利玛窦等人的墓地,将他们的墓碑挖掘出土,重新树立,其中文物工作者还特别将利玛窦碑阳文字磨平照原样重新镌刻,并依样砌上青砖边框和白色玫瑰花边;1984年,中共北京市委党校又重新收集了散落院内各处的传教士墓碑,集中竖立于利马窦等人小墓园的东侧,一定程度上恢复了栅栏墓地;1994年,又重新修建了墓园南门,人称小石门;2003年,文物部门对口字楼进行了加固和修缮。但马尾沟教堂的主体建筑没有获得复建。
 
建筑
目前,马尾沟教堂和栅栏墓地的部分建筑遗存被保存在中共北京市委党校院内。包括:马尾沟教堂口字楼、山字楼、利马窦等著名传教士的小墓园、保存六十余名传教士墓碑的大墓园、建于清代的墓园大门等。
利玛窦及明清以来外国传教士墓地于1984年被列为北京市文物保护单位,2006年被列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1989年8月,马尾沟教堂被列为为西城区文物保护单位。
 

 
  
 
 

教堂内汉白玉祭台旧照
 
 
【栅栏公墓】
 
明万历三十八年(1610年),58岁的耶稣会士利玛窦在北京病逝。万历皇帝破例将阜成门外二里沟的一处官地赐给他作为墓地。从此这个叫做滕公栅栏的默默无闻之处,成为北京最古老的天主教墓地,先后有数百位西方传教士长眠在这里。
 
作为明朝二百多年来第一位葬于京郊的外国人,利玛窦的墓地也是中国第一座基督教墓地。《帝京景物略》里这样描述这座别具一格的坟茔:“其坎封也,异中国,封下方而上圜,方若台圯,圆若断木。后虚堂六角,所供纵横十字文。后缘不雕篆而旋纹。”文字毕竟抽象,下面这幅1874年的写生图和1900年前的老照片,清晰地为我们展示了这座中西合璧墓葬的在十九世纪下半叶的风貌。
 

栅栏墓地1874年的写生图
 
一座中式螭首方座式墓碑立于墓前,碑前设有供案和石五供。碑身正中镌刻“耶稣会士利公之墓”几个大字。右侧的小字是:“利先生讳玛窦,号西泰,大西洋意大利亚国人,自幼入会真修。明万历壬午年航海首入中华衍教,万历庚子年来都,万历庚戍年卒,在世五十九年,在会四十二年。”左侧是内容相近的拉丁文字。墓碑后的墓冢前后狭长,上圆下方,具有明显的西洋风格。墓后有一座砖砌圆顶六角形圣堂。
 
 
此后去世的耶稣会士们都安葬在利玛窦墓前的墓道两侧。清顺治十二年(1655年)汤若望奏请扩建栅栏墓地,得到恩准。康熙五年(1666年)汤若望病逝后,依照他生前的愿望被安葬在利玛窦墓的西侧。在汤若望的墓道两侧,按照中国传统设置了望柱和石像生,包括石羊、石狮、石人和石马。下面这张老照片是1900年以前的汤若望墓旧影。
 

此后越来越多的传教士被安葬在利玛窦和汤若望的墓前,最终使东、西两片墓地连为一体。这其中就包括著名的宫廷画师,也是圆明园西洋楼的设计者郎世宁。截至1900年,栅栏墓地里已有近百座坟墓,其中74座是耶稣会士墓。通过下面这张照片,我们不难想象当时的景象。

 
1900年6月义和团进入栅栏墓地,平毁墓碑,挖开墓穴,墓地遭到灭顶之灾。战争结束后,根据《辛丑条约》第四款,清政府出资一万两白银重修栅栏墓地。教会将收集到的遗骨集中埋葬在墓地北端,立起一座坟丘,上面建立一座圆顶六角小亭,称为殉难者藏骨堂,也称致命亭。在散落于墓地的众多墓碑中,利玛窦、汤若望、南怀仁、徐日升、龙华民、索智能等六位西方传教士的墓碑被集中起来树立,并且加砌灰砖边框用以保护。从下面这张利玛窦墓碑的老照片里,可以看到在墓碑和砖框之间增加了石雕玫瑰花边,极富西方艺术色彩。
 
 
1903年墓地南面新建起一座教堂,用以纪念北京教区被义和团杀害的六千多名殉难者,称为诸圣堂,也叫马尾沟教堂。七十七块明、清时期传教士的墓碑被镶嵌在教堂的外墙上。此后栅栏墓地的规模逐步扩大,成为北京教会的公共墓地,分布着全教区的墓碑。
 
教堂墙壁镶嵌着墓碑
 
新中国成立后,栅栏墓地转归中国天主教爱国会所有,一切照旧。1954年北京市政府购得栅栏的房产,开始在这里筹建中共北京市委党校。利玛窦、汤若望和南怀仁三位贡献突出的耶稣会士的墓碑原址保留,龙华民、徐日升、索智能三人的墓碑移至教堂后院。其它传教士和教民的遗骨和墓碑迁往西北旺新开辟的十六亩墓地内,总计八百三十七座。诸圣堂不仅保留,而且照常举行宗教活动,镶嵌在外墙上的七十七块墓碑仍然留在党校院内。党校与教堂和平共处的日子并没有持续很多年,1958年天主教爱国会被迫将教堂捐献给国家,后来成为党校的仓库。1966年文革开始,建工学校的红卫兵进入校园破四旧。在无法阻挡的情况下,一位党校的工作人员“建议”把墓碑埋起来,“叫它永世不得翻身”。利玛窦等人的墓碑就这样被拆毁,但是得到了保护。1973年诸圣堂被拆除,原址用于修建食堂。外墙上的七十七块传教士墓碑散落在院中各处。之前迁往西北旺的数百座坟墓同样没能躲过浩劫,教徒们被迫亲手打碎墓碑,倒出遗骨,石料被农民拿走用作建筑材料。现在这块墓地已经变成农田,再无痕迹。1979年中央批准了社科院提出的修复利玛窦墓的建议,深埋地下的三位传教士墓碑终于重见天日。利玛窦墓碑的正面被钻了若干不太深的小洞,磨平后重刻。汤若望和南怀仁的碑是断裂的,粘接后恢复原状。就这样三位传教士的墓碑在原地重新树立起来,呈倒品字形排列,利玛窦的墓碑居中,汤若望和南怀仁的墓碑立于左右。
 
1984年墓地扩建,在利玛窦墓的东侧新开一院,将原先镶嵌在教堂外墙,后来散落在党校院中的石碑集中树立起来。最后收集到的只有六十块,龙华民、徐日升和索智能等人的墓碑从此下落不明。
 

 
1984年和2006年,“利玛窦和外国传教士墓地”先后被列为北京市文物保护单位和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栅栏墓地这一古老的名称逐渐淡出人们的记忆。在现存的六十三块墓碑上,既雕有蟠龙和祥云,也刻着十字架和代表耶稣基督的IHS。它们跌宕起伏的命运,伴随着几百年来东西方文化的交流与碰撞。青石存世,铭记古今。
 
 
原来的墓地正门旧照
 
下面是1900年遭到义和团洗劫后的栅栏墓地,一道残破的石门孤立在一片狼藉之间。这是明清时期墓地中常见的棂星门,从门额上满、汉双文的“钦赐”文字,可以推测其修建于清代。
 

1900年遭到义和团洗劫后的栅栏墓地
 
栅栏墓地重修时,石门也得到了修缮,补齐了右侧的石檐和顶端的火焰宝珠与云板,作为墓地南面的大门。门框中间的门扇常年关闭,两侧另有旁门供人们通行。新修建的诸圣堂恰好位于门内,因此教堂又名石门教堂,墓地也被称为石门墓地。文革期间,诸圣堂被拆毁,石门幸运地保存下来。1983年移至北面158.4米处的利玛窦墓的甬道前,与恢复的墓地融为一体。历尽沧桑后的石门,门扇和短脊已经无存,顶端的火焰宝珠与云板不见踪影,立柱上的小狮子也只剩下残破的一只。
 
现存的石门
 
 
 
 
【文声大修院】
 
乾隆三十八年(1773年),自天主教传入中国以来一直占据统治地位的耶稣会,因政治原因被教皇下令解散。成立于法国的遣使会在1783年取而代之,继承了耶稣会在华的传教区及教堂、墓地等财产,成为入华传教的天主教四大修会之一。
 
1909年中国遣使会总会长刘克明买下了栅栏墓地诸圣堂以东的一块地皮。这里原有1904年为新信徒学道班修建的房屋,南面的一幢是本地区传教士的住宅和北京修道院的别墅。刘克明在北面的一幢房子上加盖一层作为修士的宿舍。后来又在东、西两边加盖了新的楼房。这样整个建筑在院子周围形成一个方形的四合院,被后人称为口字楼。此后不久遣使会中国教省分为南省和北省,栅栏成为中国遣使会总会长驻地。
 
1909年7月2日栅栏文声修道院建立,修士们在这里学习哲学与神学。从1920年到1937年,栅栏文声修道院共接收了380名修士,并向华北教区输送了164位神父。北京教区前主教傅铁山就是从这里毕业的。在下图中我们可以看到栅栏文声修道院建筑的全貌。
 
 
 
1954年北京市政府以十万元购买了口字楼和西面圣母会的山字楼,用于筹建北京市委党校。六十年过去了,口字楼仍然由党校使用。和下面民国时期口字楼南楼的老照片相比,现在上下两层的走廊已经封闭,屋顶上的装饰没有了,钟楼的造型也大不相同。由于口子楼前新建起高大的塔楼,原角度重拍不再具有可能。
 
 
 
其他旧照:

 
现状:
 

 
【圣母会总院】
 
1910年法国天主教圣母会得到了栅栏墓地西面一片五公顷的土地,原先设在西安门真如镜的圣母会总院迁至此处。新建成的一座三层大楼平面呈“山”字形,被称为山字楼。楼内设有省修会驻地,青年学生团体,见习修士班和供其他弟兄来度假的房间,中翼还建有一座女殉道者纪念堂。
 
圣母会建有教区学校,原名中法上义学校。1918年改制为师范学校,1919年获得教育部批准,正式名称为“京师私立上义师范学校”。这是中国政府正式承认的第一所私立教会学校,后来又增设了附属小学。培养一名圣母会教师的全部课程要持续十年:三年高小,六年师范和一年见习班。后来随着学生和教职人员数量的增长,山字楼无法容纳。于是1927年圣母会在京西黑山扈建造了一座新楼,命名为圣若瑟楼。见习班和师范后五年的课程都搬到新楼去上课。
1951年上义小学由北京市教育局接管,更名为马尾沟小学。1954年山字楼被北京市政府购买,用于筹建北京市委党校。马尾沟小学迁至车公庄大街以北,现名进步巷小学。
现在山字楼作为党校的宿舍楼,已显破败。中翼建筑的窗户大部分被堵死,不知里面作何通途。周围建筑格局的巨变和茂密成荫的树木,都使得原角度重拍不复可能。从高处俯瞰,山字形格局依旧历历在目。只是屋顶的十字架与哥特式尖塔已被拆除,南立面增添了五角星图案,记录着这座百年建筑从神校到党校的变迁。
 
 
 


 

 
 
 
 
 
 
Advertisements

作者: Domdionysius

罗马天主教徒,教名雅各·比约,奉行传统主义,追随圣庇护十世司铎会。幽燕独立运动发起者之一。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