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平教区原主教座堂

据新版《卢龙县志》记载,天主教是在清雍正年间(1723—1735)自迁安建昌营传入永平府地区的。光绪二十四年(1898)始建永平府教区,相继在府城北大街修建了教堂,由荷兰人武致中任教区主教。新教堂是在光绪二十七年(1909)落成的,时称永遵十属天主教总堂,设主教公署1人、议员1人、司铎15人。辖卢龙、丰润、唐山等3个总堂和20个本堂,有教友36078人。其辖区范围,东至山海关,北至长城,西至丰润,南达渤海。教区设主教公署、修道院、圣母修女院,并建男女私立小学各1所、育婴院1所,有房屋200间,有礼堂1座。 新中国成立后,天主教的活动减少,卢龙县境的教友仅剩700多人。“文化大革命”期间,教堂陆续拆除,教徒活动停止。从1981年起,开始恢复天主教活动。其间,卢龙县城的天主教堂主要建筑——礼堂,被改建为卢龙县礼堂,修道院等被改设为卢龙县委、县政府及一些单位的办公区。
从石塔径直往东走,路过老县医院旧址第一个路口左转,径直走,到卢龙县第一中学宿舍楼的位置,右转,路过卢龙县公安局后,眼前就会出现一座教堂,这就是始建于清朝光绪年间的永平府大教堂。卢龙县原县政府所在地,本是一所规模宏大的天主教堂。这个方圆一公里多的城堡型大院,依山而建。院内不仅有全城最高大的四层楼高的黑色尖顶钟楼,还有气势非凡的大教堂和优雅别致的中西合璧式四院。是文革前最为醒目的、同时也是标志性的城内建筑。1958年,卢龙县并入昌黎县,县委和县政府搬往昌黎县城。于是,这座“城堡”划归与之一路之隔的卢龙中学。要谈天主教堂的“城堡”,必须先谈卢龙县城的地理特征。天主教堂就在城西北角的高地上。从城中心低处向西北望去,高高的“城堡”围墙上方,是一片黑色的房屋瓦顶,偏北是高高矗立的钟楼,形成一组西洋式的建筑群。风格独特,蔚为壮观。天主教堂的主体建筑就是钟楼和教堂。它面对“城堡”东门。从正门进去,右偏一点就拐入一条东西大道。大道把“城堡”分化成南区和北区。主体建筑大多在南区。城堡正门对着教堂正门。一个长长的花岗岩台阶,光滑可鉴。上去就是大教堂。大教堂黑铁瓦房脊,大约两层楼高。内部有几根硕大的圆石柱,吊顶是彩绘。上、下部窗户造型为圆拱形。都是彩色玻璃,以紫色居多。地面光滑,光线暗淡。后部是一个大舞台,走进去有一种空旷、肃穆的气氛,也有阴森的感觉。卢龙中学接管后,把它变成了图书馆。教堂旁边是钟楼。钟楼大约有四层楼高,是四棱圆柱体建筑,顶部是黑色铁瓦尖顶,远远望去,巍峨挺拔,很有气势。大铜钟安装在顶楼。与巴黎圣母院的大钟构造相仿。大钟有一米多高,安装在一个齿轮传动的装置上,一条绳索通向地面一层。在钟楼里地面拉动绳索,顶楼的大钟就会摆动,发出宏亮的声音。教堂左后方是一个西式四合院。黑瓦顶,带有宽宽的雨搭,即走廊。房子高大宽敞,全是木地板。还有地下室。走廊地面全是灰砖砌筑的,院里有甬道、树木及小花园。四合院每边大约有五六十米的样子。南面有个正门,东北角、西北角、西南角都有角门。城堡东门是正门。另有西门和北门。北门距卢龙城墙不到五十米。相比之下,这个“城中城”更加显得小巧别致。据说天主教堂是比利时人建造的。教堂和钟楼毁于文化大革命。非常可惜。
2008年11月,历经百年沧桑,至今保存基本完整的卢龙县城天主教永平主教府修道院,被列为河北省第五批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其保护范围,以修道院房屋四面外墙皮为基线,东南角向东3米、东北角向东20米至高坎边缘;南墙皮向南14米至小楼;西墙皮向西6米至原县政协、人大办公楼;北墙皮向北8米。
 
2009年教产归还,将原政府礼堂改造复建为主教堂。卢龙县委、县政府在卢龙县城北择址新建立办公大楼——卢龙县行政中心大楼。
卢龙天主堂弥撒时间:每周一至周六的下午5:30至6:00   每周日的上午8:30至9:30
 
 
 
原主教座堂外观复原图
 
 
历史旧照
 
 
 
 
 
 

 
现今教堂原址布局,下面的回字形建筑为修道院,北侧为新教堂
 
 
原址重建的新教堂
 
 
下面四张照片转自:http://www.mafengwo.cn/i/2910506.html
 
新堂
 
石碑介绍
天主教堂的旧石墩,现如今已经处于天主堂围墙之外,可见当初的天主堂比如今的天主堂规模还要大出几倍,巨大的石墩可以推测它当年的高度有四五层楼之高,旁边的摩托车车轮与之对比仍略显不足,可见其曾经规模之宏大,耗费资金,人力,物力之多。
 
 
如今残存于古城北门外路之外的教堂建筑,可能也是后期才建的,现如今又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被荒弃了,建筑物内被乱涂乱画一气,周围长满了一人多高的杂草,养羊的村民经常赶着羊群来这里吃草。
 
 

 

 
2005年落实教产归还唐山教区,教区对主堂进行了改造。下图为改造后的主堂大门,已非为原物。河北卢龙永平府城墙、卢龙天主堂
 
河北卢龙永平府城墙、卢龙天主堂
从礼堂的侧面还是能看出原政府礼堂的身影,主堂外能看到原礼堂的地基,可见礼堂比原教堂规模缩小
河北卢龙永平府城墙、卢龙天主堂
内部的修道院建筑
河北卢龙永平府城墙、卢龙天主堂
这些蓝色的支架仍无清末原物
河北卢龙永平府城墙、卢龙天主堂
修道院为四合院式建筑,所有建筑均为木地板,地板下是地窖,连在一起
河北卢龙永平府城墙、卢龙天主堂
大礼堂拆了,位于教区西南角的小礼堂因曾被做为政府会堂,所以还健在
河北卢龙永平府城墙、卢龙天主堂
小礼堂内部,政府曾做为会场使用
河北卢龙永平府城墙、卢龙天主堂
当年神父、教员取用圣水的大理石盆
河北卢龙永平府城墙、卢龙天主堂
彩花玻璃
河北卢龙永平府城墙、卢龙天主堂
这些绿色的油漆下面曾经有宗教彩绘的
河北卢龙永平府城墙、卢龙天主堂
小礼堂都是原物
河北卢龙永平府城墙、卢龙天主堂
地板是原物
河北卢龙永平府城墙、卢龙天主堂
木地板下面就是地窖
河北卢龙永平府城墙、卢龙天主堂
小会堂屋顶
河北卢龙永平府城墙、卢龙天主堂
由南向北拍的小礼堂
河北卢龙永平府城墙、卢龙天主堂
小礼堂屋顶
河北卢龙永平府城墙、卢龙天主堂
修道院的外墙

 

河北卢龙永平府城墙、卢龙天主堂
此处为地窖入口
河北卢龙永平府城墙、卢龙天主堂
地窖
河北卢龙永平府城墙、卢龙天主堂
地窖内部
河北卢龙永平府城墙、卢龙天主堂

 

下图为修道院前门,据一位世袭(主教或者神父吧)的小哥介绍,当年神父曾被红卫兵吊到这棵树上殴打,而神父始终是一声不吭,想象一下,这种血腥行为令我辈咗舌
河北卢龙永平府城墙、卢龙天主堂
教会东原有教众的墓地,WG被平,碑刻被毁,有两处幸存的墓碑被移至教会南门附近
河北卢龙永平府城墙、卢龙天主堂
屋顶的类似石棉网样的建筑材料也是想当年从欧洲运来的
河北卢龙永平府城墙、卢龙天主堂
此处是小礼拜堂的外墙
河北卢龙永平府城墙、卢龙天主堂
南门
河北卢龙永平府城墙、卢龙天主堂
入口
河北卢龙永平府城墙、卢龙天主堂
南门两侧的走廊
河北卢龙永平府城墙、卢龙天主堂
 
河北卢龙永平府城墙、卢龙天主堂
就这位小哥,很热情的带着我们参观,不厌其烦的介绍曾经的历史
河北卢龙永平府城墙、卢龙天主堂
外墙
河北卢龙永平府城墙、卢龙天主堂
小哥给我们开门进入主堂,下图为主堂内部
河北卢龙永平府城墙、卢龙天主堂
主堂堂顶
河北卢龙永平府城墙、卢龙天主堂
 
河北卢龙永平府城墙、卢龙天主堂
 
 
=================================
=================================
 
Advertisements

作者: Domdionysius

罗马天主教徒,教名雅各·比约,奉行传统主义,追随圣庇护十世司铎会。幽燕独立运动发起者之一。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