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文新书《多默宗徒在华建立教会》简介

十二位宗徒之一,圣多默宗徒曾于公元65-68年在华建立了教会。这就是《多默宗徒在华建立教会》(thomas fonde l’Eglise en Chine)艺术的主题。这本法文书是由法国研究口头传播福音的专家皮埃尔•佩里那(Pierre Perrier)和中国问题专家沙威•瓦尔特(Xavier Walter)合著的。2008年在巴黎由Hachette出版社出版。
本书是从连云港附近孔望山山壁上帕提亚人(Parthian)[i]的一系列雕刻画开始叙述的。孔望山位于连云港通往洛阳的途中,而连云港是中国东方的口岸,多默宗徒就是在那里抵达中华帝国,并于三年后,从那里离开中国的。在那些雕刻画中,有一幅描绘圣多默的,他穿的是举行礼仪时的祭服,右手握一大十字架而把它置于胸前;左手持一权杖,权杖顶端有代表基督名号的†;他头戴有十字的冠冕或主教帽。另一位则是圣多默的助手索法兰(Shofarlan)[1], 他左手持一经卷,右手举起,似在向人证道。相距不远处,在那上边刻有圣母像,她按中东人的方式坐在地上,而把圣子耶稣抱在自己双腿上。这可能是世上最古老的圣母像,而它就在中国。
接着本书两位作者越来越深入他回忆各个年代在华的福传情况,他们依据的是基督宗教和中华帝国两方面的传统,以及在黄河和长江流域,考古方面所发现的许多遗迹,其中包括十字架苦像,以及五饼二鱼等图形中所述,我们可以把它们概括在以下的年表内。
公元62-64年,多默居住在印度离马德拉斯(Madras)不远的梅拉普拉(Meilapouram),一个与中国进行贸易的开发港口。
公元64年,罗马被大火烧了,尼禄开始疯狂地迫害基督徒。
公元64年,根据后汗书的记载,中国皇帝明帝梦见“一个头顶四周发光的金发人”。他身材高大,皮肤呈棕色。后来佛教徒便声称明帝的议臣认为梦见的是佛陀,不是复活的基督,并建议皇帝派人去印度去求大乘佛教的经典。不管怎样佛教虽然创立于公元前第五世纪,但日后只有大乘佛教[ii]得到了发展而成为佛教中最大的派别,可是直到公元第五世纪仍未普及; 而它最早的经典也只是在公元第二世纪时才传到中国的:那时丝绸之路以因贵霜(Kushan)[iii]战争关闭。东汉明帝梦中所见,可能就是预报圣多默要在数月后造访中华帝国。
公元65-68年圣多默和他的执事兼译员索法兰渡海在连云港抵达中国向管理当地的皇帝的弟弟,亲王刘英[iv]宣道,不久他即领了洗。多默和索法兰随即到了徐州,开封(那里居住有一个很大的犹太人的团体)[v],以及到了当时的京都洛阳,他们就在那里对皇帝,皇后宣讲福音,从此他们在中华建立了教会,并在洛阳建造了一座带有尖塔的教堂。后来索法兰一人留在中国当主教,多默自己则回印度去了。
公元67-68年,圣伯多禄和圣保禄在罗马殉道。
公元68-69年,圣多默造访日本,最后仍返回梅拉普拉。
公元70年,耶路撒冷圣殿被焚毁。
公元71-72年,亲王刘英被革职,被迫自杀。此为首次教难[vi]。
公元72年,圣多默在梅拉普拉附件殉道。
公元80年,徐州有一贵族之家建造坟墓,上面镌有属于犹太-基督徒的雕刻。
公元116年,中国与贵霜·印度-锡西厄(Indo-Scythian)帝国之间恢复和平,丝绸之路因而得以重新开启。在丝绸之路上,贵霜帝国便成为罗马帝国和波斯(或帕提亚)帝国之间的纽带,而在东方又成为联系中华帝国的桥梁。
公元105—126年贵霜皇帝阎膏珍(Kadphises II)[vii]征服印度北部,包括喜马拉雅山脉和尼泊尔附近佛陀的诞生地。
公元135年,他的儿子迦腻色迦(Kaniska)[viii]召开佛典大结集(会议),旨在融合希腊的和雅利安的元素于希腊-佛教(Groco-Buddhism)之中,作为他帝国内的一种宗教; 今日的大乘佛教可能就是这样诞生的,至少在那时大乘佛教才有了发展的机遇。
公元142年,帕提亚僧侣赫南•伊绍哈(Hnan Ishoha),华名安世高(Anshigao), 携带基督教经书至洛阳,以此巩固宗徒事业在华的传承[ix]。
公元147年,东汉恒帝与贵霜签订通商协议。
约于公元160年,恒帝举行国祭时,把佛教和道教祭礼混合在一起。
公元178年,贵霜佛教逻迦克斯嘛(Lokaksema)至洛阳把不少佛经译成中文。他在圣多默建造教堂的旁边建造了白马寺[x]。
公元258年,贵霜僧侣宝严(Bo Yan)在丝绸之路尽头,东方中国的甘肃敦煌建造了一座基督教的修道院。
公元290年,竺法护(昙摩罗刹 Dharmarakska)[xi]在当时的中华帝国京都长安(今西安)译«正法华经»等。
公元325年,印度兼中国主教若望参加尼西亚大公会议。
公元386-534年,汉朝灭亡,中国分裂成三国。北魏王国奉佛教为国教。他们驱逐一位主教和他的信徒,于是希腊-佛教徒(Greco-Buddhist)把雕刻附加在孔望山山壁的雕刻和浮雕艺术上,从而把基督教的雕刻窃为己有,而把两位基督徒传教士(多默和索法兰)描述为来自印度贵霜的僧侣,并把抱圣子耶稣的圣母描述为中国唯一的女菩萨:大慈大悲的观世音。今天中国和日本的观世音像仍很容易与圣母像混同而印度的观世音像至今都是男性像。达赖喇嘛对此假设说,这显然是男性的转世化身。
公元410年,中国长安主教参加在美索不达的塞琉西亚-泰西封(Seleucia-Ctesiphon),由宗主教马尔•依撒格(Mar Isaar)[xii]主持的礼仪会议随即被提升为总主教。
公元635-636年,帕提亚僧侣阿罗本(Alopen)为唐太宗所接纳,他把圣经译成中文。他和他的信从者经常被人视为聂斯脱里派(Nestorians)。这是对来自美索不达米亚的基督徒的诽谤。他们似乎于431年被厄弗所大公会议所谴责的聂斯脱里异端派并没有多大的关系,只因为他们那时事实上处在罗马帝国势力之外,便被视作“外人”。SSPX[xiii]司铎博尼法斯(Boniface)神父在道明我会办的法文杂志«地上的盐»(Le Sel De La Terre)对此事作了详细的解释。
公元629-644 年,中东战争中断后,伊肖-亚勃(Isho-Yab),宗主教重新与中国基督徒接触。
公元685-700年,帕提亚的首都塞琉西亚(Seleucia)大主教赫南•伊绍哈(Hnan- Ishoha),肯定了阿罗本的传教工作。
公元774-780年,大主教赫南•伊绍哈二世(Hnan- Ishoha II)派主教身份的僧侣监督在长安附近建立景教碑,该碑记述了阿罗本的传教和皇帝所赐宠恩[xiv]。
公元845-846年,所有在华外来宗教一律被禁[xv]。但847年,佛教例外地受到保护,得以在帝国境内发展。基督徒只得转至“地下”奉行信仰-五千名基督教僧侣被逐,传教士便开始对北方游牧部落进行福传工作,其中包括后来征服中国的蒙古族在内。成吉思汗的爱子托雷(Tului)娶了信基督的克烈(Kerait)部落的公主索迦塔妮(Sorgaqttani)[xvi]。他们的子孙中的窝阔台于1234年征服了中国北部忽必烈成为蒙古人第一个中华帝国皇帝于1279年建立了元朝。波斯王许来居(Hülegü)娶信基督的公主托可斯(Doqqouo),征服了巴格达。
公元1269年,尼古拉波罗(Niccolo Polo)和玛窦波罗(Matteo Polo)[xvii]在华逗留17年后, 回到威尼斯,他们携带元世祖忽必烈的信给教宗。
公元1271-1295年,年轻的马可波罗(Marco Polo)同他的父亲尼古拉和伯父玛窦来到中国,而成为忽必烈的特使。他不仅在中国,而且也去伊朗,俄罗斯和印度洋诸国。
公元1279-1368年,基督徒的圣统制,在元朝蒙古人统治下得以恢复了。汉巴里(Kahnbaligh),今北京隐修士修道院院长麻可斯(Marqos),以蒙古朝廷的名义前往伊朗的马拉(Maragha)城,而且被选为整个亚洲的大主教,事实上,那时蒙古已侵入俄罗斯并到达了亚得里亚海。
公元1286年,波斯王通过所谓聂斯脱里派人拉班把扫马(Rabban Bar Sauma)[xviii],要求教宗派传教士到中华帝国大汗忽必烈的朝廷。
公元1287年摩可斯大主教在巴黎于圣热尔曼•德普莱(St. Germain Des Près)教堂,在法王腓力四世御前举行圣祭。他还在罗马圣伯多禄大殿做弥撒,教宗曾亲自听他的告解,他并从教宗手中领了圣体。
公元1289年,教宗派钦使方济各会士蒙高维诺(Giovanni Da Montecorvino)至蒙古朝廷。蒙高维诺步武圣多默芳踪,先在马德腊斯附近传道十三个月,然后去北京传道,他在皇宫对面建造了一座教堂。他是第一个在华拉丁礼的主教和北京总主教,而于1328年在北京逝世。
公元1358-1405年,诞生在乌兹别克首都撒马尔罕(Sa-Marqund)的帖木儿(Tamerlan 或译泰摩兰)征服了波斯和伊拉克,屠杀了居住在那里的三千万基督徒,入侵东欧后,又掉头转向中国,直抵印度河,他在那里又杀了十万俘虏,他的兵丁把死人头颅堆积如山。最后他死于1405年。他曾以安拉的名义杀了几千万人。
公元1368年,中国明朝继替了蒙古人的元朝,于是基督徒经常被视为支持蒙古人的叛逆分子。
公元1552年,耶稣会传教士圣方济各•沙勿若试图进入中国失败。
公元1582年,耶稣会传教士们,包括利玛窦(Matteo Ricci)在内,抵达中国,这是近代传教士至中国传教的开始,期间因中国礼仪之争,传教事业停顿,康熙皇帝原是喜爱天主教信仰的,但他于1717年 收回了1692年宽容天主教传教的谕令。
我们在阅读本书时,因见有这么多无可否认的历史文献可资证明,想起基督教早期在中国福传的事实如此严重地被佛教和中华帝国皇朝甚至西方官方的历史所掩盖,而越来越令人感到迷惑不解。本书只能为将来的考古和历史研究工作破土奠定基础,但我们深信必将会有更多的惊人的发现未证明宗徒们如何严格地遵从主的命令: “当神圣降临到你们的时候,你们将受领神圣的德能,将在耶路撒冷犹太和撒玛利亚全境,为我作证,直至天涯海角”(宗1:8)。圣雅各伯宗徒到了那时遥远的西方(Far West),而埋葬在邻近菲尼斯泰(Finisterre)【意即地之极】海岬的圣地亚哥(西班牙的Santiago)。圣多默宗徒则去了远东(Far East),在印度和中国进行福传工作,甚至还到了日本。
张依纳译自本书英文简介
2009.6.23

——————————————————————————–

[1] 或译为竺法兰。

译者附注
[i] 帕提亚(Parthia)地处伊朗高原北部,原为波斯帝国属地。公元前三世纪中期独立,建阿萨息斯(Arsaces)王朝,中国史籍译称安息,故帕提亚人也可译作安息国人。公元97年,汉西域都护班超遣甘英使大秦(罗马),行抵安息西境,国势强盛时东与贵霜(Kushan),西与罗马帝国抗衡。
[ii] 大乘佛教,为佛教中的派别,公元一、二世纪间,由佛教大众部的一些支派发展而成,自称能运载无量众生,从生死大河的此岸,到达徒菩提涅槃的彼岸,成就佛果,故名 “大乘”,而将原始佛教和部派佛教称为 “小乘”。大乘佛教主要流传于中国,朝鲜半岛,日本,越南等地。
[iii] 贵霜(Kushan),大月氏占据大夏后所置的五部翕侯之一。故地一般认为在今阿富汗东北部伊什卡希姆(Ishkashim)以东之昏驮多(Kandut,今译昆都特)。公元一世纪上半叶时,统一其他四翕侯,建贵霜国。
[iv] 明帝刘庄之弟,封楚王,史籍称楚王刘英。
[v] 在关开封的犹太人团体,可参阅徐宗泽著《中国天主教传教史概论》中的第一章:开封犹太教。
[vi] 据史载:公元70年,汉永平十三年,十月,楚王英以罪废,牵连死及徒者数千人。
[vii] 阎膏珍(Vima Kadphises II),贵霜王国国王,(约公元一世纪后半叶)。在位期间国势强威,传曾遣使入罗马帝国。
[viii] 迦腻色迦(Kaniska),阎膏珍之子,在位时发展经济,于中国,罗马帝国互通贸易,崇尚佛教,遣僧人至国外传教。
[ix] 中国史籍中称他为来自西域的佛教高僧《高僧传•安世高传》说: “ 高游化中国,宣经事毕,值灵帝之末,关洛扰乱,乃振锡江南。”他到过庐山,广州,会稽一带传教。
[x] 白马寺在洛阳市东郊,相传初建于东汉永平十一年(公元68年)。传蔡音,秦景二人去西域求取佛教经,用白马驮经迎回洛阳,次年建寺,便以后白马命名,但该寺屡毁屡建,这可能是第二次修建。
[xi] 竺法护(Dkarmarakasa)。音译昙摩罗刹,西晋僧人,祖籍月氏,世居敦煌。幼年从竺高座出家,随师游历古西域各地,学通各地语文,公元266—313年,在敦煌,长安,洛阳等地译经,共154部309卷。
[xii] 马尔·依撒格(公元390—440)亚美尼亚宗主教。
[xiii] SSPX为天主教梵二会议后建立的传统主义司铎团体圣庇护十世会英文名简称。
[xiv] 大秦景教流行中国碑迄今保持完好在今西安碑林中。
[xv] 唐武宗会昌五年(公元845年)上谕言: “其大秦,穆护等祠,释教既已厘革,邪法不可独存,其人并勒还俗……如外国人,送还本处收管。”
[xvi] 徐宗译在《中国天主教传教史概论》中谓: “由罗伯鲁之记载,可知蒙古境内有克烈,蔑里乞,乃蛮三部落皆奉基督教,其人物有后妃,有贵戚,有将相。元定宗生母及旭烈兀大王之妃托可思可敦(Dokuzkhatun)皆克烈部人,且奉基督教。”据此索迦塔妮可能就是定宗之生母。
[xvii] 方豪著《中国天主教史人物传》Matteo Polo为maffeo Polo,译为马飞奥波罗。
[xviii] 徐宗泽《中国天主教传教史》中,对麻可斯和拉班把扫马有如下的记述: “元世祖时,有北京之畏吾儿拉班把扫马及山西霍山之畏吾儿人麻可斯皆聂派基督教徒也。二人往西方瞻谒圣地后,(1278年)在波斯大显其名,盖麻可斯于1280年,举为契丹大宗主教,取名雅八拉哈第三(Jabalaha III);把扫马为巡察总监,把扫马于1287年派充欧洲诸国大使至罗马,法英诸国,见教皇尼各老第四。”又谓: “兹有二人,名喧欧洲,初为聂派信徒,而终归入天主教者,不可不略提之也。之二人者,一名拉班把扫马,一名麻可斯,皆畏吾温人。”

Advertisements

作者: Domdionysius

罗马天主教徒,教名雅各·比约,奉行传统主义,追随圣庇护十世司铎会。幽燕独立运动发起者之一。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