涿鹿杨家坪圣母神慰院

杨家坪圣母神慰院英语:Our Lady of Consolation Abbey,即圣母神慰隐修院)是天主教内最严谨的隐修会——严规熙笃会Trappist)(属于熙笃会的支派)在中国河北张家口附近太行山区建立的该会亚洲第一座隐修院1883年),1947年被毁。熙笃会严守圣本笃会规,主张生活严肃,重视个人清贫,终身吃素,每日凌晨即起身祈祷。该会的特别之处,是修士们除了公共祈祷,平时甚至禁止交谈,故俗称哑吧会。

【开创】

1870年,一位在中国宁波天主教浙江代牧区主教的法国遣使会田嘉璧(Louis-Gabriel Delaplace,1820年-1884年),即将调任北京教区[1] 主教,当时他回到欧洲,计划为他的教区争取建立一所隐修院。在他离开欧洲之前,偶然地遇到一位正准备进入布鲁塞尔附近的加尔默罗会修院[2] 当修女的富有的女公爵索非亚,得到她捐出的6万法郎,作为修道院的筹建基金。但是该计划在执行过程中却出现了问题:加尔莫罗会前往中国带队的修女突然重病不愈,于是计划只能取消。于是田嘉璧将这笔捐款转交给了同属于苦修会性质的熙笃会。

1883年,熙笃会法国七泉修院的索诺修士(Seignal)来到中国,在河北涿鹿县南部太行山深处的杨家坪得到一大片由一位杨姓中国天主教徒捐赠给教会的山地,6月16日,他和另一名修士经过3天的艰难跋涉,终于进入这块人迹罕至、虎狼出没的乱石滩,建立起亚洲第一座熙笃会隐修院,也是全世界第34座熙笃会隐修院。[3]1886年,这里已经有5名修士,于是正式建立了杨家坪圣母神慰院。

他们在一片乱石滩上艰难创业,平整土地,种植蔬菜和果树,达到自给自足。并建起了一个卷棚顶中国北方民居式样的大四合院。他们严格实行熙笃会的会规,静默,虔诚,辛勤劳作,远离尘世,过着简朴自然并且与世隔绝的封闭生活。

【繁荣】

10年后,杨家坪圣母神慰院已经初具规模,拥有72名成员,绝大多数是新加入的中国修士。索诺修士已经在1887年退休,但仍然留在杨家坪,1893年在此去世。

1900年夏天,同华北地区其他教会团体一样,杨家坪圣母神慰院也遭到大批义和团的围攻,附近宣化等地的天主教徒也有不少人跋山涉水奔向杨家坪避难。[4] 修士们坚持抵抗了两周时间后,义和团自动退去。范维院长也在被围期间去世。

进入20世纪以后,修士们在原有四合院的北面又接上了一个内院,在院内建起了一个法国式的教堂。建造教堂所用的花岗石,是修士们用原始的滚木铺垫的运输方式,亲手运来,并精心雕成一根根直径一米的石柱。

1926年,杨家坪神慰院已经有120名修士,基本上都是中国人,成为当时世界上最大的一个熙笃会修道院。他们亲手生产的鲜奶、蔬果供应不断。

1928年,杨家坪神慰院决定在中国建立第二个熙笃会的修道院,他们派出李岚卜,汪类斯(法籍),前往河北正定的河滩成立了分院圣母神乐院(Our Lady of Joy Abbey),后来这里也发展到60多人。

【毁灭】

  • 1937年-1945年

 1937年抗日战争爆发,涿鹿县杨家坪附近成为中日两国交战的拉锯地区,实行军事管制,修士们宁静的隐修生活从此被打破。1941年太平洋战争爆发后,日军闯进修院,带走了这里仅有的几名欧洲修士,将他们关入山东潍坊乐道院[5]集中营。后来通过德国天主教会的营救,他们才得以返回修院。

  • 1945年-1947年

 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杨家坪神慰修道院继续开展其宗教事业。据作家林达介绍,1947年,院内居住着近80名修士。其中有6名外籍修士:4名来自法国,1名来自荷兰,1名来自加拿大[6]

  • 1947年4月,全体隐修士被押离神慰院

 据夸特洛奇神父称,1947年4月某夜晚,该院全体80名隐修士被共军集中于院会议厅后押解离开修院,翻山越岭。至11月,已有33名隐修士因不堪寒冷、虱虫和传染病的折磨而去世。[7]

  • 1947年4月12日,中国人民解放军占领正定,暨正定圣母神乐院所在地。圣母神乐院仍驻留原地。

 (见下)

  • 1947年7月,教产被没收,杨家坪圣母神慰院解散

 1947年7月,在土地改革运动中,杨家坪圣母神慰院的教产被没收,该团体解散。[8][9]

  • 1947年8月24日,正定圣母神乐院转移

 与杨家坪圣母神慰院有密切联系的正定圣母神乐院也经历波折。1947年4月12日中国人民解放军占领正定,暨圣母神乐院所在地。圣母神乐院仍驻留原地。7月10日国军重新占领正定。8月24日中国人民解放军再次占领正定,圣母神乐院决定转移,辗转经过北平、天津、上海、重庆,于10月25日到达成都,建立成都圣母神乐院。1950年,该院部分人员转移至香港,在大屿山重建圣母神乐院1986年又在台湾南投县水里乡创立了福圣母院[10][11]

  • 1947年8月29日-8月31日,杨家坪圣母神慰院原址被焚毁

随着国共内战在华北地区激烈地展开,该院遗存也受到毁灭性破坏。1947年8月29日8月31日,杨家坪圣母神慰院被参加内战的军队洗劫一空之后,彻底烧毁。1947年9月5日新华社报道指该事件由国军傅作义部所为。[12]

【建筑遗存与遗留人员】

建筑遗存

据作家林达21世纪初的描述,杨家坪熙笃会圣母神慰院的废墟尚存,属于小五台山自然保护区。修院的基本格局仍然非常清楚,时常有天主教徒前往凭吊。新修的公路从原来修道院中穿过。教堂的屋顶被焚毁,花岗岩石柱犹存,柱子下面却成了空猪圈。银杏树,菜园,苦修房、地窖,都还完好无损。修士们居住的青砖小平房还在,墙上残留着大字语录:凡是反动的东西,你不打,他就不倒[6]

据2007年7月消息称,该院教堂遗址被改造成了餐厅,修士住宅遗址上已盖起政府大楼。[13] 据称2008年3月该院遗址正在进行修缮。[14]

遗留人员

原属该院之成员在1949年后仍有继续留在中国大陆从事宗教活动者。如钟志廉神父(1921年2004年)12岁入该院伯尔纳多学校,后入会为献堂生,1937年入初学,在三年暂愿期间于修院读神、哲学课程,于1947年2月2日矢发终身大愿,于1949年在北京慈幼会堂领受铎品,1954年因反革命罪被捕,1957年被判处有期徒刑10年,1980年被无罪平反,1986年回到教区任神父,2004年去世,在张家口市下花园区张家堡教堂举行了殡丧礼。[9] 有消息指,与该院颇有渊源之留在中国大陆的最后一位老熙笃会修士赵神父已于2007年4月去世,去世前在河北省蔚县某教堂任职。[13]

【有关文献资料与学术研究】

新华社新闻报道

新华社晋察冀五日电】傅作义集结其在南之三十五军新三十一师,暂三军暂十七师一部及不明番号部队共约两之众于八月二十五日自涿鹿及其以南之矾山堡桃花堡三路出动,会犯冀察界上长城外之杨家坪(属涿鹿)。二十九日傅匪窜至距杨家坪八里之孔涧。当晚该匪竟派出便衣队,突入杨家坪纵火焚烧该地具有四十余年历史的天主教“神慰院”,幸经解放军奋勇扑救,仅焚毁该院房屋五间,三十一日晨,傅匪即在猛烈炮火掩护下窜入杨家坪,将该院财物抢掠一空,然后将该院全部烧毁,大火延烧竟日,数十里外均可望见火光。按杨家坪位于北平以西三百三十华里处,该地“神慰院”亦称“苦修院”,为中国仅有的两个神慰院之一,为八国联军时外国教士所建者。规模宏大,现有中外籍神父、修士三百余人。傅匪此次于攻占该地前企图焚毁该院,显为阴谋混淆视听,以便中伤解放区军民。(《人民日报1947年9月7日)[12]

天主教香港教区视听中心电视片有关片段

(画外音)困苦和迫害时起时落,但永不让中国基督徒有平安。首先,他们要为自己与世界各地的连系作出道歉。然后,又在长征时代,在毛泽东蒋介石之间受尽压迫。稍后还要受到共产党或日军的蹂躏。夸特洛奇神父为我们重述了当年杨家坪熙笃会隐修院全体会士受迫害的经过。

(夸特洛奇神父)这件事情发生在一九四七年。半世纪前的义和团起义,已令天主教徒遭到大规模屠杀。如今教会稍再建立起来,重新获得宗教活力。中日战争就在此时爆发。熙笃会修院正处于日军共军的战线上,一个左右两难的局面。事实上,基于人道理由,隐修士不能拒绝协助有需要者,不论他们属于战场上哪一方。包括有危险、逃难或伤者。共军遂以此为借口,恶意指控全体杨家坪隐修士。四月的一个晚上,共军把修院里正熟睡的修士,包括年老衰弱的,强行拖离床,他们被带往会议厅集合,然后开始死亡的行程。有些神父身上没穿外衣,只穿着夏日的睡衣,便要横越寒冷山区,受尽虫虱和传染病的折磨。有时,他们每两个被捆在一起。起程时,全体隐修士共八十名,直到十一月,三十三位已在途中死掉。

(研究者)数年前,我们开始收集在狱中去世或被杀者的名字。我们都收集在一本名叫‘中国殉道英雄’的书内。当中超过一千六百八十一位为人认识的神父及主教。不幸地,我们难以追查那些鲜为人知的平信徒。[15]

【有关文学作品】

作家林达所著《寻访杨家坪》节录

他们熬到了第二次世界大战的终结,但是,内战的硝烟又起。修士们没有想到,他们熬过十分残酷的十年,却等来了一个更为残酷的终结。1947年,杨家坪神慰修道院依然聚集着近80名修士。其中有6名外国修士,四名来自法国,一名来自荷兰,一名来自加拿大。他们成为这个中国Trappist修道院的最后一批修士。这个修道院的故事成为法国革命消灭修道院的一个东方版本。1947年,杨家坪神慰院被洗劫一空之后,付之一炬。数里之外有一个农民,在目睹他认识的两个修士被杀得几天之后,一个傍晚,看到天空血红一片。一个兴奋的士兵对他说:“杨家坪,我们把它点着呢!”。[6]

  

【注释】

【1】当时称为直隶北境代牧区

【2】加尔默罗会(Carmelite Order)俗称圣衣会,天主教隐修会之一。12世纪中叶,由意大利人贝托尔德(Bertold)创建于巴勒斯坦的加尔默罗山(又译“迦密山”)。会规严格,包括守斋、苦行、缄默不语、与世隔绝。1869年传入中国,1874年在上海建立土山湾圣衣院(原址即今上海电影制片厂),以后又在重庆、云南和香港赤柱建立修院。男修会则在湖北黄州创立修院。1950年撤出中国大陆。1954年又在台湾新竹建立修隐院,1996年台北深坑建立分院。

【3】见熙笃会官方网站

【4】 宣化教区简史

【5】原是美北长老会的教会大院

【6】  寻访杨家坪苦修会

【7】香港教区视听中心,<廿世纪殉道群英>第5集 :在中国,老天爷也属中国人的 (自8分23秒开始至11分14秒结束)

【8】宣化教区简史 该简史所述该院毁灭时间曾发生错误,故其可靠性尚需进一步考证

【9】追忆钟志廉神父

【10】正定历史

【11】圣母神乐院沧桑五十年简史

【12】 1947年9月7日《人民日报》

【13】再到杨家坪

【14】《寻访杨家坪》杂感

【15】香港教区视听中心,<廿世纪殉道群英>第5集 :在中国,老天爷也属中国人的 (自8分23秒开始至11分14秒结束)

 

【相关条目】

 

【外部链接】

 
 
 
以上文字信息来自中文维基百科:
 
 

【照片】
修院遗址所在位置

修院于2012年冬季的卫星影像
 

以下几张历史照片由法国摄影师Laribe Firmin 在(1905-1910)期间拍摄

修院全景
 
由花园所见教堂
 
教堂内
 
食堂内一位神甫在餐间正禁食修行

宿舍。每间修士房间内只有一个简朴窄小的铺板

全体修士:7位欧洲人,63位中国人

杨家坪的一户天主教家庭

不太清楚的一张地图

日期不明,应该是较早时期

日期不明,可能是1930年代

二十世纪三十年代的杨家坪修道院全景

1930年的杨家坪圣母神慰院

相同角度的上色旧照

 教堂正面

内景,日期不明

二十世纪三世年代教堂内景

厨房内

日常的劳动

在磨石上碾粮食

可能是一位主教的访问

修士们在圣母像前的合影,背后可能是第一代的小教堂


与上图相同位置,年轻修士与老修士的合影照片

未知地点,可能是在北京


徐宗敏神父,最后一任院长。

外籍修士:

Fr. Alphonse L’Heureux, OCSO, of Our Lady of Consolation Abbey, Yangjiaping, China, martyred by Communist troops in 1947, and buried by Br. Marcel Zhang, OCSO.
  
YKPantonius.fan;YKPdrost;YKPmaurus.bougon
   
YKPephrem.seignol;YKPaugustinus.faure;YKPguglielmus;YKPstephanus

国籍修士:
   
Fr. Chrysostom Zhang, OCSO, of Our Lady of Consolation Abbey, Yangjiaping, China, martyred by Communist troops in 1947.;YKPtheodorus.yuan;YKPclemens.kao
   YKPdamianus;YKPodilius.chang;YKPseraphinus;YKPjoannes.maria.miao
  
YKPbruno.fu;YKPphilippus.liu;YKPemilius.ying
  
YKPgonzaga.jen;YKPbartholomeus.chin;YKPhieronymus.li
  
YKPmarcus.li;YKPmalachias.chao;YKPconradus.ma
  
YKPhugo.fan;YKPgabrielus.tien;YKPbonaventura.chao
  
YKPireneus.wang;YKPsimon.hsu;YKPmartinus.hsu
 
YKPeligius.hsu;YKPalexius.liu

修院废墟,日期不明,可能是90年代
2004年的修院遗址
教堂的废墟,之前做过猪圈

修士楼内部的哥特式穹顶
2005年的修院遗址,由当时幸存的修士拍摄

 
2007年7月14日的杨家坪神慰院遗址,已由小五台山自然保护区管理站接管

 
教堂内部已经变为食堂

2008年的修院,修士楼加盖了铁皮屋顶,更多照片见这里
 
磨石还在

2009年的修院

09年夏季

秋季修院南部的村庄,远方可以看见修院建筑

2011年的修院


11年12月7-8日的修院,当时的修士楼为小五台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杨家坪管理区的学术报告厅。

带着残雪的修道院废墟很有感觉。

 

2014年的修院

2015年5月的修院,已由当地派出所占据办公,并不再允许拍照。参见《150501杨家坪圣母神慰院
杨家坪神慰会修士最后的合影A:赵真福神父,2007年4月26日归主,享年85岁(病逝于蔚县)B张德普神父,2005年11月29日归主,享年80岁(病逝于昌平)C:刘雅静神父,1998年归主,享年75岁(病逝于献县教区)D:毛永惠神父,1989年归主,享年65岁(病逝于宣化教区 )

Br. Marcel Zhang, OCSO, and Dr. Anthony E. Clark, during their interview, 2008.
杨家坪神慰院大门的匾,此珍贵文物现存蔚县某教堂圣母山下

有关修院历史的书籍

 
相关文章:
 
《林达:寻访杨家坪苦修院》
《“桃李不言”太行山深处的杨家坪修道院》
《拉里贝(Firmin LARIBE)亚洲第一座隐修院–杨家坪圣母神慰院》(老照片)
静雅思听:寻访杨家坪(1)(2)(3)
 
《寻访杨家坪》周文的博客(2008)
《再到杨家坪》斑马工作室(2009)
《五年内四访杨家坪神慰院有感》(2009)
《又到初冬——忆年初探访杨家坪神慰圣母院故址》(2013)
《150501杨家坪圣母神慰院》(2015)
 
 
 
=================================
=================================
Advertisements

作者: Domdionysius

罗马天主教徒,教名雅各·比约,奉行传统主义,追随圣庇护十世司铎会。幽燕独立运动发起者之一。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