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梭在辽西乡村天主教堂中

 穿梭在辽西乡村天主教堂中
美丽的喀左县大城子天主教堂远眺
穿梭在辽西乡村天主教堂中
眼神充满爱和自信的教徒
穿梭在辽西乡村天主教堂中
与教徒一起吃午饭
穿梭在辽西乡村天主教堂中

教堂的财务是公开的
穿梭在辽西乡村天主教堂中
义工们在看护抽水管
穿梭在辽西乡村天主教堂中
大西山教堂已退休的段国兴神父
穿梭在辽西乡村天主教堂中
大西山天主教堂
穿梭在辽西乡村天主教堂中
在神父面前忏悔的女孩
穿梭在辽西乡村天主教堂中
走出忏悔室的聂神父
穿梭在辽西乡村天主教堂中
与聂思宏神父的合影
穿梭在辽西乡村天主教堂中
与段神父的合影
穿梭在辽西乡村天主教堂中
段神父退休还是与教堂为伴
穿梭在辽西乡村天主教堂中
聂神父在撒圣水
穿梭在辽西乡村天主教堂中
洗礼过的孩童
穿梭在辽西乡村天主教堂中
捡到一元钱的小女孩要把钱还给我
穿梭在辽西乡村天主教堂中
教堂在乡村中
穿梭在辽西乡村天主教堂中
哑巴兄弟在帮我铲泥土
穿梭在辽西乡村天主教堂中
那些标语保护住了这座老教堂——深井教堂
穿梭在辽西乡村天主教堂中

穿梭在辽西乡村天主教堂中

深井天主教堂边上是镇政府机关
穿梭在辽西乡村天主教堂中
孩子与老人一起参加弥撒
穿梭在辽西乡村天主教堂中
这个地板已经有年头了,是当年教堂建成时就用上了
穿梭在辽西乡村天主教堂中
唱圣歌,牵手表达爱
穿梭在辽西乡村天主教堂中

穿梭在辽西乡村天主教堂中
圣歌唱完了,教友都要互相问候
穿梭在辽西乡村天主教堂中
深井天主教堂张伟国神父在为新出生的孩子洗礼
穿梭在辽西乡村天主教堂中
张神父把受过洗礼的孩子名字记住
穿梭在辽西乡村天主教堂中
建平县城里的天主教堂

  最近有两件事让我又一次关注了天主教,又一次想起了2011年宗教探访辽西乡村天主教友活动的经历。

一件是罗马教皇本笃十六世主动辞去教皇职务,一件是阅读完了李锐的小说《张马丁的第八天》。

虽然自己没有参加任何宗教组织,但是对于不同宗教组织的历史、文化和活动我都是非常感兴趣的。

天主教堂在辽西

自己曾经在辽西地区朝阳市的一个县投资的项目中工作过一段时间。当地是一个缺水的山区,没有什么特别的风景名胜。在一次偶然的机会中,发现当地的天主教堂比较多,尤其是乡村的天主教堂都有一定历史。在整个辽宁地区天主教堂有47家,朝阳市就有8家,几乎每个县都有,尤其在乡村中,天主教的影响还是非常大的。

于是喜欢建筑和历史文化的我,利用休息日,驱车在各个县和乡村穿梭,寻访那些富有特色和影响力的天主教堂。

天主教从元朝就开始传人中国,但是传入辽宁的时间要到清朝末期了。朝阳这个地区的天主教是比利时的神父从沿海的葫芦岛开始向西传播的。

由于历史的原因,县城里面的教堂几乎都是解放后被毁文革结束后重建的,如建平县城的教堂,喀左县的大城子教堂,建筑本身的历史感就少了许多。但是,那些散落在乡村里面的教堂,因为文革期间被挪作学校或者政府机关,反而得到保存了。如喀左县大西山教堂和建平县的深井教堂,这些教堂不仅建筑本身没有大的破坏,而且教堂内的地板等都还是原来的。这些教堂都在上世纪30年代有外国神父负责修建的。

如果说城市中的教堂不仅为教友提供活动场所,更有一种彰显的形式感。而那些乡村中,尤其在建在村里面的教堂,真的上帝的杰作了。建设这样的教堂所付出艰辛是难以想象的。

与喀左的天主教友一起吃午饭

我驱车去喀左县城的大城子教堂,快到中午时分才到。教堂的弥撒活动已经结束。有几个人在教堂的院子里忙进忙出的。都是义工在帮助将教堂后院的池塘抽水。前几天那里下了大雨,教堂后面被淹了,教友们就自发组织起来负责抽水。他们分工很协调,有负责抽水的,有负责看护水管防止被车压坏,他们举着小旗子指挥门口的车辆小心通过,还有几个女教友在食堂做饭。

一个女教友看见我的北京牌照的汽车停在教堂院子门口,又举着相机东拍拍西拍拍,就主动与我交流,问我从哪里来。我告诉他,自己是江苏人,在建平工作,开的北京汽车,把她搞糊涂了,问我:“教堂有什么好参观的呢?”我告诉她自己曾经去过梵蒂冈,曾经爬到大教堂顶楼俯瞰过整个罗马,自己对天主教历史略知一二、她听后很高兴,招呼周围的几个教友一起过来,让我向她们介绍梵蒂冈大教堂的场景。虽然天主教没有像伊斯兰教那样讲究朝圣,但是作为全世界天主教徒心目中的中心,梵蒂冈还是非常神圣的。尽管中国天主教与教廷是没有任何附属关系,但是教义的传承还是一致的。

教友们知道我没有吃过饭,一定要我与他们一起在食堂吃饭。推辞不了,只得走进与他们一起在一间小屋吃饭。饭是有一个教友义务做的,费用也是大家的捐款。一顿典型的午饭,还有大葱。教友们平时各自有工作,周日聚会一起做弥撒,吃饭间教友之间的交流非常快乐,笑声不断,感觉到他们非常和睦。

她们知道我还要去乡村的大西山教堂,就给我们指路,并告诉我们那里的神父姓聂,下午还有一场弥撒活动。还说,那座教堂的建筑是当年荷兰神父修建的,有80年的历史了。临走时我掏出一百元当做午饭款,他们坚决不收,我说就当我捐给教堂的吧。教堂的板报上张贴着上年度的收支表。看来这里一切都还是非常透明、公开的。

“法律只能治标,宗教可以治本”

喀左县其实是一个蒙古族自治县,但是县城里居然有道教、佛教、天主教的道观、寺院、教堂。大西山村周围不少蒙古族人,村子是个大村,有一千多居民,都是汉族,绝大部分都是天主教徒。

大西山教堂在村子里面,实在不好找,问了几次路,才开进村子,把车停在了教堂院子里。

教堂里下午弥撒还没有正式开始了。教友陆陆续续地走进教堂,在教堂里的教友们,有的在座位上安静地坐着,有的在教堂入口处一个简陋的木制忏悔室前排队,向神父诉述忏悔。让我惊奇的是,有好几位是十多岁的女孩在向神父忏悔。

过了一会,满头大汗的神父从小小的忏悔室出来,虽然夏季的喀左非常凉爽,但是在狭小、闷热的忏悔室时间呆长了,还是很热的。

与神父打招呼,告诉他自己从大城子教堂过来的,询问他是不是聂神父,他回答是。在交流中得知他叫聂思宏,毕业于沈阳神学院,从外地的教堂调任这里不久。我故意问他:“这些孩子向你忏悔什么呀?”他坚决地回到:“这个不能告诉任何人!”

天主教与基督教的主要区别在于还在于活动的形式感,天主教的十字架上要有耶稣像,神父也要穿上特定的衣服做弥撒。当聂神父穿上制服,在台前做弥撒活动时,整个气场确实很让人震撼,尤其是整个教堂内圣歌想起的时候,这种天籁之声立刻穿透人的灵魂。

离开教堂来到屋外,走到了一间小屋子,看见一位端庄、慈祥的老人在屋内静坐着,桌子上放了一个耶稣受难的十字架。老人朝我微笑并招呼我进屋坐坐。老人告诉我他叫段国兴,已经七十多岁了,是个退休神父。自己的祖辈、父辈都是神职人员,他在小时候就受过洗礼。文革中全家吃尽苦头,文革后恢复神职人员时他又回到教会了。老人现在已经退休,神职人员既非公职人员,又非企业人员,退休后只靠教区组织每个月发个几百元生活补贴,教友也会捐些钱物给他,他也利用业余时间到部分家庭中做弥撒来回报。与所有神父一样段神父独身到现在,晚年就住在教堂里,与耶稣塑像和教友为伴。

后来我从别的教堂神职人员中获知,段神父在当地教会中是一个很资深、知识很渊博、知名度很高的神父。

段神父告诉我,法律只能治标,宗教可以治本,只有心灵感化了,人与人之间才会和谐,社会矛盾才会缓解。段神父告诉,这个村子里大部分男性都去外地打工了,剩下的都是妇女和儿童绝大多数都入会了,他们每周都会准时来教堂聚会,有的还参加上午、下午、晚上三场弥撒活动。他告诉我,整个村子非常和谐,大家相处以兄妹和教友相称。

对于段神父的说法,后来我即刻就体验到了。当我离开教堂是,一个小女孩走过了,给我一张一元钱的纸币,她说她看见从我口袋中掉出的。

等我把车开出村口时,一个意外发生了。由于前几天下大雨,山上的泥水把路都填满了,我一不小心把车开进泥潭中,越陷越深,这时候一个哑巴村民拿了把铲子把我车轮前后的泥铲掉,还帮我推车,折腾了一个多小时,终于把车开出了泥潭。我拿出一百元给那个哑巴,他拼命摇手,坚决不要,我硬塞给他口袋,把车门一关开走了。

我的感谢是真诚的,没有他帮忙,我恐怕当天就回不了建平了。这究竟是村民的本色还是宗教的感化,我不得而知,但是此时此刻,我情愿相信是神在保佑我、神在教导他的信友!

后来些日子,我又去了建平县深井镇的天主教堂,那里的教堂建筑也是一所老建筑,建于1889年,有比利时神父主建。当地人对神父的信任感确实很强,自己在张伟国神父的宿舍兼办公室里见证了一次,神父为刚出世的孩子洗礼的过程。仪式很简单,但是整个过程却很神圣。

辽西在辽宁地区属于经济不发达地区,相比大连、沈阳,这里基本还是农业和矿产资源业,人口密度也不高。当年那些像利玛窦一样的神职人员,为了他们自己的理想,为了传教,会跋山涉水,越是偏僻的地方越是他们传教士愿意去传播教义的地方,抛开宗教本身的意义,就他们对自己信仰和事业的执着和使命感就值得我们后人学习。

在我看来,过去对于那些缺少正式教育的村民,他们往往是通过神职人员的奉献精神和博爱行为来感受到神的力量,这样他们一代一代相传,即使因为政治原因强行中断30多年,一旦恢复,这样的信仰和力量又产生了巨大的精神动力,让他们变的快乐和自信。

段神父所说,法律只能治标,宗教才能治本!在当今物质高度发达的今天,在法律法规林立的今天,许多人却迷失在追求幸福的路上。或许,这时候他们会发现,宗教是一叶通向幸福的诺亚方舟!

                                                      2013/3/4

 
Advertisements

作者: Domdionysius

罗马天主教徒,教名雅各·比约,奉行传统主义,追随圣庇护十世司铎会。幽燕独立运动发起者之一。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