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闾朝圣地今昔

此文来自一本在中国大陆忠贞教会之中流传的小册子,介绍有关东闾圣地的历史和现状,约为1995年-1996年公开朝圣中断之前制作发行。
============================================

保定教区主教 陈准
玫瑰花入朝日兮
     鲜明红透十分
圣母爱人情挚兮
     中心炎热如芬
本世纪初,在辽阔的华北平原上,耸立着一座十分罕见的哥德式教堂,建筑面积约800平方米,钟楼高约14米,远观近看,都给人一种“飞升”之感。
这就是闻名遐迩的东闾圣母大堂,它屹立在河北省清苑县东闾村这块平凡而神奇的土地上。
早在二、三十年代,东闾和上海的佘山,就被誉为天主教在中国的南北两大朝圣地,两颗慈母教会的璀璨明珠。教廷第一任驻华代表刚恒毅,曾亲自到他选定的中华圣母像所在地朝圣,并宣布教宗颁赐恩赦的诏书。那次参见朝圣的主教二十多位,神父百余位,教友万余人。另外蔡宁总主教以及于斌、程有猷、雷鸣远等知名度相当高的神长都曾先后来到东闾,朝拜圣母,谱写了东闾早期朝圣史上最美丽的篇章。
东闾开教源远流长
清苑县天主教的传入,根据县文史资料记载,当在明末清初时期,但一直到1838年以后,由于法国遣使会士的努力开拓,教友人数才有明显增加。1858年,宣化的刘永和神父第一个来到东闾传播福音,并建造了一座简单的圣母小教堂。
后来,隶属北京教区的河北省徐水县安庄总堂区,时常派传教士来东闾一带传教,经过他们十余年的辛勤劳动,至1872年前后,东闾已有教友一百多人,除扩建了小圣堂外,还创办了公教学校。
安庄总堂区迁至保定以后,法国遣使会士林茂德神父,多次来东闾,并在附近村庄,发展了为数不少的教友。1889年,由于教务的需要,开始建立东闾本堂区,并由林茂德神父首任本堂司铎。但因为神父太少,一直到1894年,中国籍神父张方济任本堂时,才久住东闾,主持教务。1900年东闾村教友已发展到700余人。
庚子教难
1900年,义和团乱起,当年6月3日至5日,他们在保定城内,捕杀外国传教士,教友100余人,烧毁教堂多处。在此前后,清苑县及附近各县也先后掀起了攻打教堂,捕杀教友的仇教运动,由于满清政府的怂恿和支持,事态愈演愈烈。
当时教友太少,居住分散,时时处处都有遇难的危险。因此,很多教友扶老携幼逃到东闾和安庄这两个教友集中的村落避难。
清苑县义和团先后在谢庄、蒋庄、张登等地肆虐,造成多起血案,烧毁了全县境内除东闾以外的全部教堂、教产,掠夺教会财物,并聚集团众数千人,包围东闾,伺机进攻。
当时东闾的形势,万分火急,战斗一触即发,张方济神父义不容辞地担负起总指挥的重任,领导教友们做好保教保村的准备工作,挖壕沟,建土围,自制火枪火炮,组织当时村内仅有的二、三百青壮年教友,积极设防迎战。
大难临头,教友们依靠圣母的心情更加坚定,呼求玛利亚大能者贞女助佑的情怀更加恳切。他们不分昼夜,跪伏堂内,苦苦哀求。战事越紧张,祈祷越虔诚,就连一些不懂事的孩子们,也好像感到事态的严重,默默地跪倒在圣母台前有所投诉。
义和团包围东闾久攻不下,请求清兵支援。先后有保定、定州清兵数万人奉命派来东闾参战,历时百天,经过大小48仗。
由于教友们“誓与教会共存亡,誓与东闾共存亡”的浴血奋战,以20多位教友致命的惨重代价,在大能圣母的护佑下,终于在8月底解围。
在这可歌可泣的东闾保卫战中,曾先后出现了许多奇迹,现简述于下:
义和团头目皈依
河北省蠡县白楼村义和团头目张希元,曾带领属下200余人,参加围攻东闾的战斗40多天。据他说,他们时常看到东闾的上空,有一个身着白衣的贵妇人,在指挥东闾教友作战。义和团向这位贵妇人开枪,使他们吃惊的是,枪弹竟然纷纷落在自己的队伍里,造成大量伤亡。
这时,张某和他的手下,开始回忆起这些天来的奇异现象,他们领悟到,东闾人所信奉的天主教,无疑是真教。于是,他们当即退出战斗回家,在蠡县古灵附近,找到一位姓李的神父,接受了洗礼。他和他的弟兄们成了白楼村的第一批教友,并把基督信仰传给了子孙后代。
白衣天使
教难过后,许多清兵和参加东闾之战的义和团皈依了天主教,他们几乎都谈到了他们当时所遇到的奇事:清军为了支援义和团,派兵驻守在东闾东面的大庄镇。统帅和军师数人在大庄镇西登高用望远镜观察东闾战况,军师观后惊呼:东闾不能打,否则有大灾。你看,这村好似一片深苇坑,大水汪汪,空中有直冲云霄的白气,许多白衣人上下翻飞,轻灵疾速,神圣不可侵犯。
后来,有一部分清兵和义和团,战败逃至东闾北面的高庄村附近,有人问他们为何如此慌张,他们回答说:后面有白衣兵将,在追杀我们。
土和硝
持续的战斗,火药消耗量很大,为补火药之不足,制硝成了当务之急。但制硝需要有“盐土”,而“盐土”又苦于无处寻觅。这时不知是谁,出于什么意图,在一些阴湿的地方挖起土来,并交给人们来制硝。
异哉,在众目睽睽之下,奇迹出现了:土不仅滤出了硝,而且硝的纯度和数量,远超过了以往“盐土”滤出的硝。
硝的来源解决了。教友们在兴奋异常之后,脸上露出了对圣母的感激之情。
此外,还有许多至今广为流传的奇迹,如“木城阵”。“奇异的圣母像”、“草木皆兵”等等,限于篇幅不赘述。
仅仅几百名壮丁,能一次次打败多于自己成千倍的强兵勇将,而且持续百天之久,没有天助,何能如此。
1901年,教难过后,东闾村附近的教友们,为感谢圣母宏恩,捐资修建了上述雄伟壮丽的哥德式东闾圣母大堂。大堂内松木地板整洁平坦,堂内墙壁周围,在与人眼目等高的地方,用一行大字写尽了宗徒信经全文,足见堂内空间的恢宏广大,三个祭台呈“山”字形排列,主祭台上方悬挂着大幅精美的东闾圣母画像,此像出自法国油画家手笔,庄严华贵,令人神往。
东闾朝圣地的发展
大堂落成后,每年都有许多教友自发来东闾感谢、朝拜圣母。1908年,东闾本堂神父,法国巴黎外方传教会士孟雷诺,求得当时北京教区林主教(时保定隶属北京教区)允许,教友们可以在东闾圣母堂内,公念“天主圣母,东闾之后,为我等祈”短诵。
1929年,朝圣规模已经相当宏大。当时的保定教区满德贻主教,为感谢圣母历年保佑东闾的大恩,提议以东闾圣母堂为朝拜圣母的中心点,天津文主教,极力赞成,其他华北教区的主教、神父也表示赞许,第一任宗座驻华代表刚恒毅总主教,恭敬圣母。后人,对于上述提议,更是乐观其成。
自此以后,每年圣母月内,都有许多远近教友,络绎不绝地赶来东闾,朝拜圣母。东闾一跃而和上海的佘山著名朝圣地齐名。
1932年号称中国教宗的碧岳十一世,应保定教区周主教的请求,批准东闾为中华圣母朝圣地,并颁赐全大赦及若干特恩。
奇迹摘要
暂略
堂区困难中前进
抗日战争时期,日本侵略者将东闾圣母大堂付之一炬。由于战乱,不论是正常的宗教生活,还是有计划的朝圣活动,都不能继续下去了。
解放时期,崔士光神父主持东闾教务,直到“三自”运动为患时。由于拒绝革新,崔神父和许多神父一样,失去了自由。文革期间,有形的教会团体几乎全部遭摧残。1979年,宗教政策落实,保定教区范学淹主教和一些神父平反昭雪。范主教出狱后,立即视察东闾教务,并召开教务会议,特别强调刻不容缓地培养司铎一事。东闾的苏敬贤神父平反出狱后,虽患有严重的脑血管病,仍然坚持主持教务工作。
我们的教会是至一、至圣、至公,从宗徒传下来的,经常受迫害的教会,我们坚决服从基督在世的代表,接伯多禄位的教宗,归属于他所任命的并和教宗完全共融的主教的领导。我们中国教会尽管面临着重重困难,内忧外患向我们一齐袭来,但我们始终依靠大能的圣母——东闾之后的助佑,历经风雨,始终屹立在伯多禄这块磐石上。苏敬贤神父去世后,天水教区李新生助理主教,易县教区刘冠东主教,赵廷彬神父,先后不断来东闾,勇敢的为基督作证,听告解,送弥撒,安慰、坚定苦难中的教友们。在圣母的助佑下,东闾教会从小到大,从弱到强,不断地发展壮大。
1989年5月2日,崔新刚修士晋铎,同年8月15日圣母升天瞻礼,由范学淹主教委任为东闾本堂神父。虽然教会的活动场所,至今仍在民宅内,有一简易的弥撒间和圣母山,但就是这里,不仅每年要接待数以十万计的国内外朝圣者,而且教区的重大活动,几乎都在这里举行。如,保定教区盛况空前的第一、二届要理知识竞赛,1993年5月2日,保定教区苏志民助理主教及安树新辅理主教晋牧祝圣典礼,都是在这里隆重举行的。
教区神长、本堂神父非常重视堂区的发展,做了大量工作,虽然东闾堂区面临着重重困难,但教务工作仍能蓬勃发展,善会团体纷纷成立,亚纳会,歌咏团,乐队,爱德小组,少儿要理班,青年要理班,成年要理班及中青年“基基层”等团体各负其责,在神父的领导下,积极开展工作。
亚纳会及爱德小组的姐妹们,除负责教育子女们以外,还牺牲大量时间,看望病人助善临终,照顾孤寡老人,劝冷淡教友热心,以自己的善表,感化外教人,使他们领洗进教。近几年,每年领洗的成年人大幅度增加。乐队成员,每年都付出很大的牺牲,以热烈的气氛,壮观的场面,动听的乐声,弘扬基督的福音。歌咏团的弟兄姊妹们,以发自肺腑的歌声,引领教友们颂扬赞美天主。成年要理班在冬闲季节,按方位划分,有计划地组织起来,学习讨论经言要理,热心祈祷,坚固信德,抵制社会上的不正之风,躲避罪恶及诸多犯罪的机会。1994年2月15日堂区组织了五百多名较为冷淡的教友避静,取得了很好的效果。堂区十分重视青年在教会中的作用,组织并领导好他们,使他们的神形得以健康的成长,并为教会积极工作。为此,堂区组织了“青年基督徒基层团体”,从少儿要理班毕业后的青年,要加入“基基层”团体,使每一个教友,不论青年、中年、老年都能生活在教会这个大家庭中,感受到基督的恩爱。
少儿教育常抓不懈
暂略
近年朝圣简况
随着形势的好转,教友们对圣母的孝爱,经过几十年的压抑,又萌发了出来。如同几十年前一样,教友们又陆续来到东闾圣母台前,朝拜她,颂扬她。
86年,忠贞教会开始恢复大规模的朝圣活动。由于人为的限制,阻挠,开始的一、二年,也只有十来位神父参祭,教友不过一、二千人。自88年起,朝圣活动有了大规模的发展。
88年5月24日,共祭神父19位,主教一位,参礼教友3000余人。弥撒中,由范学淹主教委任代管保定教区的陈建章主教讲道,陈主教在讲道中,着重论述了当前的形势和今后努力的目标,给当时教务工作的发展指明了前进的方向。
89年5月24日,由于上一年的经验,考虑到在民宅院内举行弥撒人满为患,冒险在院外较宽大的地方,搭制一临时的拔地而起的弥撒间。来自易县、正定、安国、献县、宣化等教区的34位神父,由刘冠东主教主礼,做了大礼共祭弥撒。前来朝圣的教友空前增多,仅外地教友就有六、七千人之众。
90年5月24日,共祭神父35位,陈建章、施纯洁二位主教,因病未参祭,弥撒前施主教(领衔主教)带病讲了有关圣母的道理。参加弥撒的教友,估计万余人。
91年5月24日,赖圣母的助佑,忠贞教会刚刚度过了难关,虽然23、24日连续降雨,但仍有37位神父赶来朝拜圣母。直到24日上午10时,仍有许多教友冒雨前来。感人至深。
92年5月24日,来朝圣的神父61位,有7位神父因年高体弱,未能参祭,由54位神父排成的队伍,在乐队的引导下,庄严肃穆进入祭台。催人泪下的是,在这长长的神长队列里,竟然没有一位主教,他们已身陷囹圄中。
由于外地教友空前增多,为防止意外的事情发生,附近堂区的教友,一律不准进入院内。即使这样,仍有许多外地教友,连祭台、圣母山是是什么样子,都没有看到。
93年5月24日,几乎长江以北的半个中国,每个教区都有教友来朝圣,共祭神父103位,主教3位,教友约3万人。由于人多场面大,没有一张照片,能完美地反映出当时的场面。
短短的几年之中,东闾朝圣的规模,发生了惊人的变化,圣母月里每天都有外来朝圣者,而尤以5月1日,5月7日中华圣母瞻礼,24日圣母进教之佑瞻礼以及5月31日圣母月结束之日。
从以上简单的叙述中,我们又一次看到了教会的未来和希望,更使我们对“你是伯多禄(磐石),我要在者磐石上,建立我的教会,阴间的门决不能战胜她(玛、十六、18)”这句话有了深刻的理解。
在这艰难的几年中,东闾圣母不仅一次次把教会从危难中拯救出来,还对许多病人,施与奇恩异惠,今录一例于此。
暂略
合一祈祷
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天主教会在中国出现了分裂。令人痛心的是,天主圣母中华之后的家乡——东闾,也未能幸免。
我们恳求天主圣母东闾之后,垂顾她的教会,眷顾她的子女;我们也将为教会的合一,多做补赎、克苦,多念玫瑰经;求基督召叫那些迷失的羊群,重新回到基督的羊栈。
而且,在不背弃公教信仰的前提下,还应遵照教宗圣父一而再、再而三的祝祷,人人各尽所能,敦友睦邻,追寻修和之路。
后面的附文暂时省略,以后再补上。
小册子所附插图:

小册子封面:
附:

===========================来源:天主教在线  作者:崔新刚神父

东闾朝圣地见证过中国教会史上的奇迹

1995年5月24日进教之佑圣母瞻礼弥撒中,来自全国各地的朝圣教友超过10万人。因为我们的登记人数中已经超过了70000人,这不包括本教区与临近教区的、不在东闾住宿的教友、也不包括与东闾朝圣地有亲属关系、朋友关系的教友。所以,我们估计超过了10万人。

无论如何,为了招待各地来朝圣的教友,东闾朝圣地每年为了煮菜汤(中国北方简易饮食)需要的食盐大概需要2吨。为了蒸馒头用的面粉就需要40吨左右。从这两项记录就可以看出当时东闾朝圣的规模。伯铎回忆。

Advertisements

作者: Domdionysius

罗马天主教徒,教名雅各·比约,奉行传统主义,追随圣庇护十世司铎会。幽燕独立运动发起者之一。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