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定教区编年史

前言:

出于对本家乡的热爱,以及对圣教会历史的重视,博主特别整理了保定地区开教数百年来的传教历史。
在华天主教信仰最兴盛之地位于华北,而在华北的几个教省中又数河北教省规模最大,历史最久,其中的保定教区不仅在遭受庚子教难时有圣母显现,后更成为河北乃至整个华北的朝圣中心,又因20世纪后半叶的赤色教难以后,本教区涌现出众多的忠贞牧者及殉道者维护天主教信仰的纯正,保定教区在中国天主教中的地位遂显得尤为重要,其历时数百年的传教史便很值得来梳理清楚。
在此前可查阅到的资料中,多数为中共政府官方机构主导编纂的本教区历史,其作者多为教外者,或者是主张“爱国爱教”的那些教友,对本教区的教会历史带有主观偏见,叙述中将真实情况严重扭曲,因而博主仅引用了其中准确度相对高一些的中立性数据,但也不能保证其完全准确,最可靠的数据还要参考教会年鉴。除此以外另一份更可靠的资料已由本教区忠贞教会东闾本堂崔新刚神父编纂整理过,不过其截止年代为1950年,对于那以后直到现今尤其是忠贞教会的历史情况没有涉及,因而本文特别予以补充。
通过了解这些历史,可让我们见证保定的教友们屡经考验,依靠顽强的生命力,而又蒙受上主特别恩宠,将信仰传承至今。博主希望这些信息可让教友们认识到,信仰的种子一旦落入这片土地,必会历经风雨,但终会成长为参天大树。我们务必要继续坚守这传承千年的真信仰,这是我们脱离自己所身处的这个虚幻而短暂、充满罪恶的世俗世界,并获得救赎,进入永恒生命的唯一方式。
 

一、福音曙光:开教伊始

 

景教传入:

公元431年以弗所公会议召开后,君士坦丁堡宗主教聂斯脱里(Nestorius被裁定为异端,遭革职和驱逐,他的追随者逃往美索不达米亚、波斯、印度以及远东等地区宣教,498年后自称为迦勒底教会或东方亚述教会,6世纪初传入中国后则被称为景教。至6世纪末已盛行于中亚的突厥、康居等地。
公元755年中亚粟特人出身的节度使安禄山与史思明反唐起兵以后,虽然后被唐兵击败,但安史余部在河北地区形成了幽州、魏博、成德三地节度使割据状态,并称河朔三镇,拥有极高的自治权。为免遭中原唐室的民族歧视,大量胡人此后陆续迁居河北,属于当时东方教会一支的聂斯托利派即景教信仰便也随着粟特人而开始大规模传入境内,在保定相邻的北京、房山、涿州、河间、大名等地都建有教堂,一直到辽代三夷教(祆教、景教、摩尼教)在河北的地位才被佛教超过。
忽必烈的统治期间,境内景教重新复兴。中世纪著名旅行家及景教宣教士拉班·扫马Rabban Sauma,生于北京,回鹘人,30岁时正式成为景教修士,在房山修行,成为远近闻名的修士。不久一名来自今内蒙古东胜的的同族景教徒马古斯投入其门下,与其共同修行)于1276年在十字军东征时期远赴耶路撒冷朝圣,但遭受马木留克回教徒的阻止而未能成行,滞留亚述的巴格达1280年亚述的宗主教登哈一世(Denha I在北京元大都设立了一处新的宣教都主教所在地,登哈一世任命前来朝圣的马古斯为契丹(北中国)景教总管,同行的拉班·扫马为巡查总使,当时河北境内的景教徒都应归其管辖。但1281年因登哈一世的突然去世,马古斯继任为新任宗主教雅巴拉哈三世(Yaballaha III) 并与扫马留在了当地,此后未再回国。
1287年,为与马木留克对抗,伊儿汗国大汗阿鲁浑派遣扫马赴欧洲会见欧洲各国的天主教君主,请求解救耶京圣地。首先在君士坦丁堡他会见了东罗马帝国皇帝安德洛尼卡二世,在巴黎他拜见了法王腓力四世,当时腓力四世同意再次出兵,此后又在加斯科涅见到了英格兰国王爱德华一世。1288年他终于见到了当时新任的教宗尼阁四世(Pope Nicholas IV),并在罗马度过了复活节,那次会见也让教宗决定派遣传教士赴远东开教。5月,尼阁四世通过扫马分别向忽必烈和阿鲁浑回信,感谢他们对天主教的支持。同时,尼阁四世也承认马·雅巴拉哈为东方基督徒的宗主教。
1304年5月18日雅巴拉哈三世宗主教在一封写给教宗本笃十一世(Pope Blessed Benedict XI)的信函里做了大公信仰的声明,表示完全服从罗马教宗的伯多禄继承人之至高地位,但遭到了下辖其他主教的反对。
境内景教信仰的盛况则一直延续到元末,直到16世纪耶稣会士到来后,残余的景教徒陆续改宗。可能保北地区的涿州在当时已经有成规模的教会,在临近的房山地区山麓地带至今也仍然存在一座当时的景教修道院遗迹——十字寺
1552年西默盎八世宗主教(Shimun VIII)前往罗马会见教宗儒略三世(Pope Julius III),开始正式与天主教会共融,如今在景教的发源地中东两河流域一带的景教徒多已成为东仪天主教会的一员,今天他们被称为加色丁礼天主教会英语:Chaldean Catholic Church1994年东方亚述教会和天主教会签署《在天主教会与东方亚述教会之间的共同基督论声明》,彻底清除了两派神学分歧。
这个教会还被称为殉道者的教会,在14世纪帖木儿的征服中遭受了灭顶之灾,大批信徒和数位主教被杀,近年来,他们又遭受了伊斯兰国圣战者(ISIS)的残酷迫害

蒙元方济会开教:

因此前景教宣教士拉班·扫马的努力,宗尼阁四世开始想要归化日益强大的蒙古人,遂派遣新成立不多久的方济各会赴元代开教。首先是方济会士柏朗嘉宾于1246年最先出发,三个月后于当年7月22日抵达了和林上都,当年初冬获得了大汗的接见并传达了教宗的书信。1253年方济会士鲁布鲁克再次赴蒙古。1266年,马可波罗的父叔获得忽必烈的优待,并命其返回欧洲再次请求教宗派遣更多传教士前来。1271年马可波罗与与其父叔两和位多明我会士开始返回大元,但是中途两位传教士折返。1289年,教廷便又派方济各会教士若望‧孟高维诺Patriarch Giovanni da Montecorvino, O.F.M. ,1246年-1328年在世)率宣教士数人前往大元,五年后抵达元大都。1298年孟高维诺在大都即北京建立了第一座天主教堂,后又陆续建立了两座,。此后的传教士曾与此前早已存在数百年的景教争夺信徒,当时的天主教徒与景教徒都被称为“也里可温”,享有免兵役和免税的特权
1307年,罗马教宗克勉五世(Pope Clement V设立汗八里总教区(Archdiocese of Khanbalik),任命孟高维诺为总主教,统理中国及远东教务,散居河北各地的天主教徒便隶属于该教区。同年7月22日教宗克勉五世在罗马祝圣7位方济各会士为主教,并派遣他们赴远东辅佐孟高维诺总主教,但最后只有三位(Andreuccio da Assisi、Ulrico da Seyfridsdorf、Nicolò da Banzia)于1908年抵达,而且并未留在大都,在祝圣孟高维诺后便于1313年前往泉州等地管理当地教友。到孟高维诺去世时,大都的教友发展到3万多人,当时可能在其中便有来自相邻的保定地区的教友。
1313年从汗八里总教区中划分出刺桐教区(泉州),1320年从中划分出伊犁教区。
1333年方济会士尼格老(Archbishop Nicolas da Botras ,O.F.M.)继任为总主教,未能到任。1338年教宗本笃十二世派遣马黎诺里等人前往大都,1342年获得元顺帝接待,元顺帝请求再次派传教士来,由于当时发生对立教宗事件,1362年本计划派遣的传教士未能赴任。1370年方济会士葛斯莫(Archbishop Guglielmo da Villanova ,O.F.M.)继任总主教,同样未能赴任,因而在1375年,汗八里总教区被撤销。1462年最后一次派遣传教士。此后因欧洲爆发黑死病造成传教士短缺,以及元末汉人发动的频繁战乱而导致本地教务瘫痪,1368年明朝建立后的两个多世纪内可能没有教友能将信仰传承到明末传教士的第二次到来。
 

耶稣会重建教会:

1598年意大利耶稣会士利玛窦(Matteo Ricci)等人前往北京传教,重新建立圣堂。利玛窦在北京城内居留时,广安门外一位开纸坊的安氏手工艺人常听闻他的讲道,不久便领洗入教。随后利玛窦被这位安氏教友带回家乡传教,于是位于保定府北部的安家庄成为本教区乃至近代河北第一个皈依天主教信仰的村庄,起始时间为明代万历二十九年(1601年)。此后耶稣会士们又到安肃(徐水县旧名)一带传教,接受信仰的村庄有安家庄、师庄、遂城、完县(顺平县旧名)邵家庄等地,到1605年安家庄已有150位教友。同时期西班牙耶稣会士庞迪我与葡萄牙耶稣会士费奇观则在保定府与涞水县皈依了一些教友。1620年后龙华民神父也来到境内传教。因传教士的努力,明朝末期的王室成员中也有很多人领洗入教,但因1615年满人的入侵让天主丧失了成为国教的一次机会。
满人建立对关内的统治以后,天主教的传播暂时未受到什么影响,1690年4月10日教廷便恢复设立北京教区,从南京教区脱离。据记载清顺治年间在保定府境内已建有两座正式的教堂,其中安肃县的安家庄天主堂在建立直隶中境代牧区之前一直为保定府的天主教中心,相当于座堂的地位。
另外,关于首个皈依圣教的村庄安家庄,由于安姓为中亚粟特人昭武九姓之一(除此之外汉姓的康、曹、石、米、何、史姓也属于此源),而在晚唐河朔三镇割据时期,大量粟特人移居河北,并且粟特等西域胡人的主要宗教信仰之一便是景教,因而安家庄的居民很可能就是粟特人与原住民通婚的后裔,也有可能信奉过景教信仰,使得安庄人在京师听闻利玛窦宣讲福音以后,很快便皈依了天主教,而其家乡的族人入教也毫无阻力。

清廷百年禁教:

因耶稣会采用自由的传教策略,即“利玛窦规矩”,主张融合儒家思想进教理中,这招致了许多保守倾向的修会不满,比如同时在华传教的道明会与方济会,他们将耶稣会的问题报告给了罗马教廷,为避免步此前景教徒的后尘(景教在当时便掺杂了许多佛道成分),保持正统天主教信仰的传承,1704年教宗克勉十一世便指示圣职部下令禁止中国教友祭孔祭祖,并只准使用“天主”一词。1705年教廷特使铎罗抵达北京,传达了教宗的旨意,康熙帝告诉铎罗如传教士不遵守利玛窦规矩将被驱逐出境。1707年铎罗在南京公开宣布了教宗的命令,但许多耶稣会士对该命令表示不满。1718年教宗克勉十一世下令不服从者将处以绝罚。1721年康熙帝听闻教宗严令以后明令禁止外国传教士在国内传教。
1722年教宗本笃十四世重申此前教廷一贯立场,同年雍正帝继位后便再次命令天主教司铎不准传教,正式开启了百年禁教期。之后境内圣堂均被关闭或挪作他用,少数留下的传教士则潜入地下仍旧秘密工作,另有新的传教士从澳门秘密潜回,同一年内澳门教区传教基地便从年初到5月又派遣了三批传教士进入内地,其中10位前往了直隶与山西。还有数十位耶稣会士遵从利玛窦规矩而得到居留权,如在满清宫廷中作画的郎世宁等人。
1737年在郎世宁的恳求下,清廷对禁教令有所放松。
1773年因为在其他国家也引发了许多争议,耶稣会被教廷解散,也代表了耶稣会在北直隶传教时代的结束。直到1814年教廷才将耶稣会进行整改后恢复。
1784年因禁教令屡禁不止,各地教会仍然不断壮大,导致朝廷再次加严了打击力度,在涿州的几位意大利传教士汉色勒木、阿投达多、刘比约遭到逮捕。
1785年,教廷委派法国遣使会接替耶稣会的教务,由于内地禁教令严格执行,因而遣使会士最先是在关外的坝上西湾子建立了传教基地。
1825年,天主教开始传入到新城县境内。
此后从北京教区陆续分离出了韩国(1831)、辽东(1838)、山东(1839)几个代牧区。
1838年道光年间,因在京城的圣堂早已被查封,北京教区宗座署理、南京教区副主教葡萄牙遣使会士赵若望便选择了安肃县安家庄作为临时主教公署,在此秘密传教有22年,自此安家庄成为了教会在中国北方的另一传教中心(在蒙古传教的中心为西湾子)。同年,葡萄牙在华保教权移交给了法国。
1845年安肃知县带衙役到安家庄抓捕传教神父,遭到教友们的抗议,有几位教友被捕,后村内会长到保定府控告安肃知县私闯民宅掠夺财物,保定道台遂将安肃知县革职查办。
1846年,第一次鸦片战争过后数年,道光帝发布上谕,正式取消禁教令,并归还占用的教产,从此历时达120年的百年禁教期结束。
 

法国遣使会时代:

禁教结束后由法国遣使会士孟振生接替了赵若望任代理主教,1846年孟振生由西湾子到京南视察教务时在安家庄建立起了本堂区,并重建了一座罗马式大教堂。在村内还建立了育婴堂,又在保定北关桥东购地16亩,建房40间,作为安家庄的分堂,称保定北关天主堂,为今保定主教座堂前身。
1856年5月30日,教廷撤销北京教区,降格为代牧区,原北京教区一分为三:直隶北境代牧区(遣使会传教区)、直隶西南代牧区(遣使会传教区)和直隶东南代牧区(耶稣会传教区,在4月2日便已脱离北京教区)。其中的直隶北境代牧区(Apostolic Vicariate of Northern Chi-Li)辖顺天府、保定府、天津府、永平府、宣化等地(1899年12月23日划分出了直隶东境代牧区)。
1858年,宣化的刘永和神父第一个来到东闾传播福音,并建造了一座简单的圣母小教堂。
1860年,第二次鸦片战争结束后清廷被迫打开国门,教会在法国获得保教权后得以赴中国内地自由传教,直隶北境代牧区的宗座代牧孟振生进驻北京,恢复了西什库的教堂,并将其设为座堂。
1862年7月15日,修复圣堂后,孟振生将安家庄的修院迁到北京。
1867年1月1日,安家庄总铎法籍遣使会士夏德肖,在保定南关先租后买一处房屋,开设圣婴诊所,由邱云亭负责,以此传教。1868年,在蠡县高家庄建立圣伯多禄大堂原建筑已不存
1872年,原属北京主教府的安家庄本堂区改名为保定总铎区,3月19日法籍司铎狄仁吉赴安家庄任总铎。
1874年,祁州总铎区并入保定总铎区。5月31日,狄仁吉迁往保定城内北关天主堂。
1875年12月8日,直隶北境宗座代牧田嘉璧到保定总铎区视察,又派2位遣使会司铎前来。
1881年,建立安肃县师庄天主堂1903年扩建,原建筑已不存,1984年重建
1882年,孟振生在安家庄创办孤儿院(1910年该院迁往保定西关)。
1886年,直隶北境宗座代牧戴世济,派遣6位若瑟会修女到保定。同年,法籍遣使会士彭若石就任保定总铎,之后扩建蠡县高家庄天主堂原建筑已不存,重建安家庄天主堂(该堂至今尚存,1957-1979年曾被占用)。
1889年,建立东闾本堂区,并由法籍司铎林懋德担任首位本堂司铎。同年林懋德又调任保定总铎,在保定北关天主堂建立教会师范学校,招生14人。
1890年,建立定兴县仓巨天主堂(该堂1903年扩建,原建筑已不存)。1893年,法籍林茂德神父建立满城曹庄天主堂原建筑已不存。1894年,法籍林茂德神父建立保定沈庄天主堂原建筑已不存
1897年11月12日樊国梁任直隶北境代牧区助理主教,1898年2月20日祝圣
1898年4月保定总铎林懋德任代牧区副主教,法籍遣使会士杜保禄接任总铎位。4月23日董福祥甘军部队进京暂留保定,7月6日一些士兵在教堂寻衅滋事,打伤杜保禄神父,并与华裔遣使会士王保禄一同被挟持到军营,次日保定府官员将其解救,直隶总督荣禄致函樊国梁主教请求和平解决,樊国梁提出换地重建天主堂。杜保禄神父遂与直隶总督荣禄立契,将城内的旧清河道署与北关天主堂互换。7月26日总铎位由安家庄迁往保定城内的清河道署,新堂于秋季奠基。1899年秋,保定圣伯多禄圣保禄天主堂竣工(次年被拳匪拆毁,1901年重建,1910年扩建,1966-1979年关闭,原建筑至今尚存,处于市中心,毗邻直隶总督府
1899年12月28日,樊国梁任宗座代牧,林懋德被为代牧区助理主教,1900年4月29日祝圣。

庚子教难:

1900年爆发庚子之乱,由于保定府教务兴盛因而成为重灾区。1900年3月反教事件向北蔓延到保定东部各县,保定府所属的直隶北境代牧区所受损失为直隶省几个代牧区中最大的。
在保定府,遣使会教士们设立了徐水县安家庄、清苑县东闾两个主要防御据点,各集中有数千教民避难,其他据点包括高阳县的徐果庄有近千人避难、博野的程六市与束鹿县的刘家庄各聚集数百人。其他未设防的村庄教堂均被破坏,教民被捕杀。
早在1899年正月,便发生了涞水教案,境内高洛村原六户信仰摩尼教的家庭在1874年改宗天主教, 后与村内异教徒阎洛福发生冲突,阎洛福捣毁了村内教堂,安庄的席神父介入获赔250两银修复了教堂。次年阎洛福纠集拳匪进行报复,再次捣毁圣堂,并屠杀了之前的那几户教友。同年秋季在保定便已有拳匪开始兴起。
3月中旬,拳匪便开始围攻东闾。同时新城县拳匪数百人开始在教堂寻衅滋事,次月白沟匪首宋福恒聚众数千扬言毁教,与雄县板家窝拳匪合流,当地成为拳匪活动的中心。4月初安肃涞水定兴三县拳匪开始攻打安家庄,进行两个月的围攻。定州拳匪连同数百官兵攻打北车寄天主堂,传教士与百位教友逃往正定,但在高蓬镇被拳匪截杀。同时在山东直隶交界处下了一场透雨,直隶东南地区的拳匪较为平静,而直隶中北部持续干旱,拳乱愈演愈烈。4月20日保定爆发了清苑教案,谢庄人张玉蓉为首的两千名拳民与姜庄教民发生激烈冲突,4月21日的进攻中,拳民烧毁了教堂和10个教民的房子,但装备精良的天主教教民从屋顶向拳民开火,至少有20个拳民被打死(一说有70人),此外在临近的张登和谢庄也发生了战斗。4月23日拳匪在保定城南门外发布揭帖开始进行破坏活动。5月4日拳匪提出“扶清灭洋”口号,攻击目标扩大到其他外国人,保定城内烧毁三座基督教堂和杀害近80位教徒。杜保禄带领城内部分教友前往安家庄避难,新落成的大堂被拆毁改为团练公署。5月初,涞水县高洛村拳匪聚集涞水、涿州、易州等县拳匪准备攻打高洛村教堂,5月12日发动进攻,教堂被匪首阎洛福烧毁,大约有30户的教民全家被杀(一说有68个教民丧命,只有一人逃生),次日涞水县令闻讯震惊,向直隶总督荣禄发急电求援,荣禄派遣张莲芬与杨福同带领120余骑兵前往镇压,次日官兵包围高洛村,逮捕了匪首蔡培、杨大柱与匪众60余人。5月17日押送囚犯至史各庄时遭到拳匪伏击,但被官兵挫败,匪众扬言报复。5月22日,前往剿匪的总兵杨福同在涞水北部石亭镇遭到拳匪伏击被杀。5月27日,数万拳匪进入距北京仅有五十多公里的涿州,并破坏了当地的铁路和车站等现代化设施。在5月份定州共有40余座教堂被烧毁。6月1日,拳匪一部占据顺天府永清县,攻击教堂。新城县白沟镇匪首张德成焚毁了东马营和白沟的教堂,外籍教士被杀,残余教民逃往了北京西什库总堂。雄县板家窝的匪首王德成在1899年冬在山东拳匪的帮助下在当地设立坛口,先后焚毁了蛮子营和固安韩家庄教堂,还攻打过小高科庄、小青凌、东马营和霸县高庄等处教堂。6月3日至5日,他们在保定城内,捕杀外国传教士,教友100余人,烧毁教堂多处。
6月29日安肃县两万余拳匪在匪首吴兆瑞指挥下第二次攻打安家庄,这次战斗中200多匪众被消灭。7月19日数千易州拳匪在匪首车云标、王老文带领下进行第三次进攻,十几天的战斗中匪众又被消灭大部。7月24日拳匪再次聚集数万人猛攻,同样失败。当时由保定总铎指挥着约5000位安庄教友投入战斗,被拳匪围困教堂三个多月未攻破,期间拳匪发动的两次大规模进攻伤亡约百人,而教友仅阵亡一人(另有说100人)。
在清苑县的东闾,有9000名附近地区(包括保定城内)的天主教徒来此避难。由1894年起担任东闾本堂的张方济与在此避难的蠡县高庄的王神父带领村民修筑了防御工事。五月初九约4万名周边四五个县的拳匪在匪首张玉蓉带领下从姜庄撤围后转向东闾扎营安寨,三面包围东闾发动总攻,但围攻数日不得攻入。拳匪包围东闾久攻不下,便请求清兵支援,先后有保定、定州清兵数万人奉命派来东闾参战。教友们使用几支火枪和一门铁炮护村保教,击退了拳匪的4次进攻。在7月又击退了清军的44次进攻,历时百天,敌军伤亡两千多人,教民仅阵亡20多人。在交战时曾发生了许多奇迹,其中包括身着白衣的圣母亲自显现,吓退敌军,增长了战士们的斗志。8月4日八国联军攻下北京,到9月9日荣禄下令不得抵抗联军的消息传来,围困东闾的清军才撤退。9月4日安肃县拳匪最后一次攻打安家庄,同样失败。
9月,德国陆军元帅阿尔弗雷德·冯·瓦德西被推为联军总司令,八国联军大军增兵,全力清剿拳匪,战败的清军亦配合清剿。由京津出兵,分攻山海关、保定、正定等地。10月12日,巴尧率领法军由天津进入保定,21日和22日由北京南下的英、法、德、意与天津而来的英军万余人进入保定。11月6日,联军将纵容拳匪屠杀基督徒的布政使廷雍、城守尉奎恒、淮军统领王占魁处决。10月英、意军回国。同年冬季,德、法联军由保定兵分三路进入山西,清苑拳匪再次聚众四千余人趁机攻打东闾,联军被迫撤回解围。
在直隶的各个代牧区,教友中的弃教者极少,新老教民大都坚定地承受住了暴力的考验。他们中涌现出众多殉教者,这些人公开大声表达出他们的宗教信念,甚至不惜为此献出生命,这令传教士们感到惊讶。
直隶北境代牧区在战后统计共有超过六千名教民与神职人员遇害,其中北京宣化两地共3717人遇害(神职人员与修士修女8人,平信徒3709人),宣化府延庆、龙门、赤城三地难前教友1700多人,难后仅存267人,全家尽亡者七八十户。

教会复兴:

教难平息后教会利用庚子赔款重建了各地教堂,并增建教育医疗等社会慈善事业,此后十几年中新入教者迅速增加。还有许多之前参与迫害教会的拳民后来都纷纷入教了,因祸得福,保定教会逐年繁荣起来。
1901年9月7日清廷与联军各国签订辛丑条约,其中包括补偿教会及遭受损失外籍人士的庚子赔款法、德联军获赔白银169264两与京钱818120吊以后开始回国。
教会从保定府各县获得赔款数如下:清苑(615000两白银)、满城(7000吊京钱)、完县(6000吊京钱)、唐县(10000两白银)、望都(16000两白银)、祁州(31000两白银)、博野(40000吊京钱)、蠡县(11700两白银 40000吊京钱)、束鹿(14000两白银 1100吊京钱)、高阳(14532两白银)、安州(13532两白银)、容城(77000吊京钱)、定兴(190000吊京钱)、安肃(195000吊京钱)、新城(20000吊京钱)、雄县(9000两白银)。易州(2000两白银)、涞水(60000吊京钱)。定州(120000吊京钱)、深泽(58000吊京钱、阳曲(19000吊京钱)。
同年,杜保禄神父恢复保定总铎区传教学校,约15名公教青年邀请法军派出了随军司铎田烈诺前来教授法文,并特别建立法语学校,樊国梁主教从北京派来一名修士进行管理,至年底,首批学生已达50名,另有教师职工4名。学生后多从为京汉铁路上的职工。
1901年建立清苑县谢庄天主堂该堂1947年关闭,原建筑已不存、徐水县胡渠天主堂法籍神父顾英才修建,该堂1913年扩建,至今尚存部分房屋,原教堂已不存。1902年,建立徐水李家庄天主堂原建筑已不存)、满城马官营天主堂原建筑已不存、清苑田各庄天主堂法籍神父任隆修建,次年扩建,原建筑已不存)、新安天主堂今名安新,原建筑已不存,毁于1945年)。1903年,谢庄天主堂升为本堂区,大量成人入教,同年建立了望都天主堂1932年扩建,原建筑已不存,毁于1938年
因东闾教友们虔诚祈祷,战斗激烈中圣母和白衣天神多次显现帮助教友退敌,战争结束后,为感谢圣母相助,当地教友便重建了一座雄伟壮观的罗马式大教堂以奉献给圣母玛利亚,新堂 1903年完工1941年毁于战乱,原建筑已不存,再次重建的新堂于1992年落成,此后各地教友纷纷慕名而来朝圣,东闾也因此成为了后来北方最重要的朝圣地,以及中国天主教信徒最集中的一个村落。
1904年,林懋德主教命令教士不得再参与民事诉讼。同年,建立清苑温仁天主堂1932年因洪水被毁重建,1948年关闭,原建筑已不存、北马庄天主堂原建筑已不存、北河庄天主堂由徐德辉神父修建,原建筑已不存,中日战争时损毁严重、高阳徐果庄天主堂由法籍神父魏亚雷修建,1908年扩建,1947年关闭,原建筑已不存,教堂已重建
1905年4月5日林懋德接替过世的樊国梁代牧,出任直隶北境代牧区宗座代牧。保定总铎杜保禄调往直隶北境代牧区任副主教,法籍司铎富成功接任保定总铎。同年,建立清苑唐家庄天主堂原建筑1966年被拆除。1906年,建立清苑张登天主堂(1937年后损毁严重,原建筑已不存)。1907年,建立清苑李庄天主堂原建筑已不存、牛庄天主堂原建筑已不存,中日战争时损毁严重
1908年,东闾本堂神父,法国巴黎外方传教会士孟雷诺,求得当时直隶北境代牧区林懋德主教允许,教友们可以在东闾圣母堂内,公念“天主圣母,东闾之后,为我等祈”短诵。同年孟神父请上海耶稣会院绘画馆主任司铎绘制了东闾圣母像,东闾朝圣逐年兴盛起来。
1909年5月2日教宗圣庇护十世将庚子之乱中的21位殉道者列为真福品。

二、走向成熟:教区建立

 

直隶中境代牧区(1910-1924):

1910年2月14日,教宗庇护十世(Pope St. Pius X林懋德宗座代牧所管理的直隶北境代牧区中分出了直隶中境代牧区(英语:Apostolic Vicariate of Central Chi-Li),即保定教区前身,由遣使会负责,管理保定府辖20余县教务,包括保定府、定州、易州(今易县)、祁州(今安国)等地。教宗圣庇护十世于同年2月19日任命法国遣使会士富成功(Bishop Joseph-Sylvain-Marius Fabrègues, C.M.)为直隶中境代牧区首任宗座代牧5月22日举行祝圣仪式,教座设在保定城内毗邻直隶总督署的圣伯多禄圣保禄主教座堂。同时直隶北境代牧区另赠送了汉口的一处房产用以出租增加收入,以及传教资金30万银元。
富成功主教上任后便着手建立完备的教区体制。上任当年利用划分教区时分获的基金,先在主教座堂后建立了占地22.5亩的主教府和大修院(大修院初时有23名大修生,由北京大修院迁来,在1915年于大堂西院新建一座楼房与主教府相连,1933年北京成立文声总修院以后,该院修生集体迁往北京。后又增建大钟树胡同若瑟修女会总院(当时有修女34名,下设10余处分会,总会长李莫妮佳修女,院长陈玛丽,监理司铎为法籍葛神父,在1937年该会发展到70余人,到1948年被中共政府解散。6月购得西关地产,新建立了代牧区备修院,将旧修院从主教府迁入(首任院长为法籍司铎顾英才,1942年统计修院有71位小修生,在1948年修院被中共政府关闭。另建有公教育婴院,是从安家庄迁来的(院长胡神父,1926年从北京调来法籍仁爱会修女管理,1947年代理主教张弼德任国籍司铎贾融为院长,仁爱会修女离开,1953年保定市政府占取将之改为市儿童福利教养院同年,保定法语学校已毕业683人,并建立了保定城内南关天主堂1957年关闭,今天该堂建筑仍尚存,位于关西街北侧,但已荒废破败多年)、清苑王盘天主堂1936年拆除,原建筑已不存、西王力天主堂1918年扩建,1938年后关闭,原建筑已不存、南蛮营天主堂原建筑已不存、全昆天主堂1925年扩建,中日战争时被毁,原建筑已不存、北邓天主堂1966年彻底拆除,原建筑已不存。1911年,建立新城县东马营天主堂今名高碑店市,原建筑已不存、满城江城天主堂原建筑已不存
1912年2月12日,满清王朝将主权以和平方式移交给了中华民国,由于当时的北洋政府亲近西方,实行宗教信仰自由政策,因而代牧区传教事业获得了近代最便利的时期,各堂口如雨后春笋般纷纷建立。
同年,建立了保定东小庄天主堂原建筑已不存、满城南原天主堂60年代初拆除,原建筑已不存、清苑小邓村天主堂徐德辉神父修建,中日战争时损毁,原建筑已不存。1913年,建立保定中马池天主堂(1948年被占用,60年代初拆除,原建筑已不存、清苑北王力天主堂法籍宦神父修建,原建筑已不存。1914年,建立满城南宋村天主堂原建筑已不存、小马坊天主堂1951年扩建,原建筑已不存、完县邵家庄天主堂今名顺平县,原建筑已不存,教堂已重建。1915年,建立满城大贾村天主堂刘若石神父修建,1961年拆除,原建筑已不存、清苑小望亭天主堂原建筑已不存、段家庄天主堂1917年扩建,中日战争时损毁严重,原建筑已不存、南宋天主堂1966年拆除,原建筑已不存、徐水白塔村天主堂原建筑已不存、唐县东杨庄天主堂中日战争时损毁,原建筑已不存、白沙天主堂中日战争时被毁,原建筑已不存、完县峦头天主堂文革时拆除,原建筑已不存。1916年,建立满城汤村天主堂1957年坍塌,原建筑已不存、清苑黄坨天主堂西班牙籍安神父修建,1847年关闭,原建筑已不存、北大冉天主堂原建筑已不存、安国郭村天主堂原建筑已不存。1918年建立满城南辛庄天主堂原建筑已不存、清苑大侯村天主堂原建筑已不存、高阳赵口天主堂1948年关闭,原建筑已不存、姬家庄天主堂原建筑已不存、完县寨子天主堂原建筑已不存
1918年富成功回国,从法国总理克莱蒙取得法郎10万元,利用这些资金又新建了许多教区机构。
1920年,富成功主教由邀请北京的仁爱会全称圣味增爵仁爱贞女会)协助传教,在保定西关火车站西侧建立广慈医院,由该修女会管理,同时从事缝纫厂、婴儿院、走读学校等社会服务事业(会长为法籍碧耀修女,初时有外籍修女2位,国籍修女6位)。同年,又新建明道学校,培养乡村分堂教会学校教师(首任校长王虑运,1937年后该校停办)。该年新建了徐水李家迪城天主堂1937年后关闭,原建筑已不存、曲阳县套里天主堂原建筑已不存)、清苑北营头天主堂(原建筑已不存
1921年,保定城内南关公园旁的史庄购地建立公教医院,由法国仁爱会修女管理原称圣亚纳医院,首任院长为法籍杜修女,第一位医师为上海震旦大学毕业的蔡国梁,1947年骆伯宾接管,若瑟会修女取代仁爱会,1950年吕谓公代理院长,1953年王其威接任,1954年保定市政府占取并改为市第二医院。还建有方济各会修女管理的淑慎女校和半工半读的刺绣班(1942年向中华民国临时政府立案,校长王良才,1945年秋日军战败撤离以后改为淑慎女子中学,1948年被中共政府解散,1949年改建为淑慎小学,1951年改为今保定市史庄小学)。以及教区直接管理的崇真法语学校(旧法语学校改办,樊国荫任校长,1926年因京汉铁路收归国有,法国人离开铁路导致该校停办,改建为崇真小学,1931年改为中学,校长范渭阳,学潮以后降为小学,1937年后停办)。当时教区内有神父常驻的堂口就有五六十处。同年,还新建了清苑大汲店天主堂原建筑已不存、完县东显阳天主堂陈树神父修建,1940年毁于中日战争时,原建筑已不存、西朝阳天主堂1947年关闭,原建筑已不存、亭北庄天主堂原建筑已不存
1922年,建立了完县白云西庄天主堂原建筑已不存、常庄天主堂1930年扩建,原建筑已不存、唐县中山阳天主堂毁于中日战争时,原建筑已不存。1923年建立唐县史家佐天主堂原建筑已不存和娘子神天主堂原建筑已不存。1924年建立清苑姜家庄天主堂(1938年损毁,原建筑已不存)。
1923年6月12日,因传教工作得力,富成功主教升任直隶北境代牧区辅理主教,9月前往赴任,由法籍遣使会司铎满德贻代理直隶中境代牧区,次年正式成为保定代牧区主教。
1924年4月15日,教廷从直隶中境代牧区划分出蠡县监牧区,管理保定府南部教务,由国籍神职管理,首任主教为国籍遣使会士孙德桢(1926年10月28日在罗马圣伯多禄大殿,由教宗庇护十一世亲自祝圣),是中国首个本国籍教区之一,拥有13座本堂区。1927年主教府由蠡县高家庄(今张村)迁往安国城内,改称安国监牧区,辖安国、博野、蠡县、高阳东部、深泽(原属直隶西南代牧区)、束鹿(今辛集)。1928年8月1日,安国教区孙德桢主教委托比利时司铎雷鸣远创立了耀汉小兄弟会。1929年7月13日升格为代牧区,并建立了德来修女会。
 

保定代牧区(1924-1946):

1924年5月,教宗庇护十一世委托宗座首位驻华代表刚恒毅总主教在上海召开第一届中国主教会议,规定教区名称以其主教府所在地命名,并将全国五大传教区分为十七大区,直隶被分为第三区。12月3日,以主教座堂所在地改名为保定代牧区(英语:Apostolic Vicariate of Baoding),同年11月25日法国遣使会士满德贻(Bishop Paul Leon Cornelius Montaigne, C.M.)接替在调任北京代牧区的富成功主教,成为保定教区第二任正权主教,次年4月19日举行了祝圣礼
1926年建立清苑南辛庄天主堂1934年坍塌,原建筑已不存和满城东营天主堂刘若石神父修建,原建筑已不存。1927年建立徐水吴家庄天主堂(原建筑已不存)。1928年建立满城陶家佐天主堂(原建筑已不存)。
第一届中国主教会议中的一项内容是由全体与会主教献上“奉献中国于圣母诵”,将中国奉献于中华圣母(Our Lady of China),并且选定东闾村大教堂内供奉的圣母像作为标准中华圣母像。参加全国主教会议的保定代牧区主教满德贻返回教区后,商议把东闾圣堂辟为中华圣母朝圣地,通知全国各地教友,来东闾朝圣。天津文主教极力赞成,其他华北教区的主教、神父也表示赞许。
1928年,保定代牧区满德贻主教得到刚恒毅总主教批准,派遣东闾本堂法籍戴牧灵神父(CM.Tlemonent)去法国露德朝圣,并学习经验,准备将东闾圣母发展成全国性朝圣地。1929年5月,朝圣活动正式揭幕。自此每年阳历5月,保定教区各村镇的天主教徒按预定计划每日轮流来东闾朝圣。后来,北京、天津、献县、安国等教区的主教、神父也纷纷带领教友前来东闾敬拜圣母。从1929年到1937年中日战争开始以前,每年都有众多天主教徒到东闾朝拜中华圣母。前后来东闾朝圣行列中的教会上层人士有:首任驻华代表刚恒毅总主教和第二任驻华代表蔡宁主教,有北京教区满德贻主教、安国教区孙德桢主教、献县教区等教区主教共二十余位,以及于斌(后荣升枢机),雷鸣远等各地神父百余位。天津教区的文贵宾主教是每年5月必到东闾朝圣;保定教区的周济世主教更是每年不只一次前往东闾祈求圣母,并著书宣扬。至于前来朝圣的天主教徒的数目,据东闾本堂戴牧灵神父于1931年报道,仅在这一年就有两万五千教友来东闾朝圣。据称在朝圣期间,中华圣母常显奇迹,有垂死病童康复,盲者复明,瘫子行走等若干个案。因此增长了教徒们对天主教的信仰热情,每年来东间朝圣的人逐渐增加。对于华北地区天主教的发展也起着推动的作用。
1929年5月25日,教廷从保定代牧区和北京代牧区各分出一部分,成立了易县自治区(或称易县宗座独立传教区,1935年12月9日升为监牧区),管理保定西北部山区教务,由意大利耶稣圣五伤司铎会管理,首任教长为意籍司铎马迪懦(Fr. Tarcisio Martina , C.S.S.),主教府设在易县城内,辖易县、涞水、涞源、三坡地区。1935年12月9日升格为监牧区。
此后的保定代牧区辖清苑、徐水、满城、完县(今顺平)、唐县、望都、高阳西部,安新、雄县、容城、新城(今高碑店)、定兴12个县,共6个总堂、33个分堂口,信徒分布在市区及245个村镇。
1931年保定教区改为国人自治,第一位本国籍主教周济世(Archbishop Joseph Chow, C.M. 1892年1月23日出生在直隶省定州,1919年6月29日晋铎,后加入了遣使会)接替了又被调任北京代牧区的满德贻主教,3月26日被任命为保定教区第三位正权主教,8月2日接受祝圣。但原遣使会在东闾总铎区以及修院内的神父、修士及南关公教医院和西关育婴院的仁爱会修女仍保留下来
1931和1935年由胡渠总铎区分别增设了吴家庄和仓巨两个本堂区,形成了今天保定教区35个本堂区的格局。同年新建了唐县中下邑天主堂(原建筑已不存)。
1932年号称中国教宗的庇护十一世,应保定教区周主教的请求,批准东闾为中华圣母朝圣地,并颁赐全大赦及若干特恩。1937年,教宗庇护十一世在审阅了宗座驻华代表蔡宁主教呈递的《东闾朝圣汇报书》及《申请书》之后,又批准东闾为中国的国家级朝圣地。5月,蔡宁总主教、周济世主教和易县监牧区马迪懦主教带领数千教友前往东闾朝圣,并在东闾大教堂里公布了教宗的谕令。东闾为当时中国唯一的全国性朝圣地(1942年上海的佘山圣母大殿被教宗册封为乙级宗座圣殿后形成了“南佘山,北东闾”的两个中国天主教朝圣中心)。
1932年,重建毁于庚子之乱的清苑罗家营天主堂中日战争时损毁严重,原建筑已不存
1933年4月20日,安国代牧区雷鸣远神父(Vincent Lebbe)带领耀汉小兄弟会及教友600余人到长城附近的战场救助伤员(1937年中日战争爆发后,雷鸣远又号召教友参军抗战,在易县训练担架队。8月19日再次动员手下耀汉、德来二会赶赴战场,高阳、清苑的教友组建救护队辗转于涞源、易县、涞水、新城、满城等地。9月24日救护队随军南撤到山西。后于1940年3月9日被八路军俘虏,关押在太行山山区的山西省左权县,被当作国民党间谍受到6个星期的洗脑和酷刑,40多天后,经国民政府交涉,雷鸣远被释放,但已罹患重病,不久后逝世于重庆歌乐山)。
1935年建立保定北刘各庄天主堂(是教区建立的最后一座教堂,原建筑已不存)。
1937年中日战争爆发后保定若瑟修女会师范班、备修院、明道学校停办。
1938年日军占领保定时期,周济世主教为了避免日军破坏教堂,杀害教友,遂于当年6月15日带领教区神父修士修女教友在主教座堂举行祈祷和平仪式,奉献大礼弥撒,并邀请了日本驻保定官兵参礼,事后获得日方赞许,并特别张贴布告在教堂大门上,内容是“禁止日本官兵骚扰天主堂”。
同时教区内乡村的许多教堂、学校、医院等教会机构在战乱中都遭到了破坏,各支堂司铎集中于总铎处。据统计有14座教会房屋被日军焚毁。
1941年12月8日太平洋战争爆发后,处于日统区的美、英、比、荷、加等国教士被押往山东潍县集中营,由于在保定的传教士多为法籍,因而神职人员方面未受什么损失。著名朝圣地东闾中华圣母堂则在当年遭到焚毁,6所180余间房屋被毁,朝圣活动也随之停止。
同年周济世组织原修院和教会学校职工创立了保定真道小学(候清如任校长,1945年秋候景文接任并迁往大堂东院,候景文辞职后候清如复任,1946年秋张弼德代理主教接收女生入学,1951年10月保定市政府改为今裕华路小学)。

保定教区(1946- 今):

1946年4月11日,教宗庇护十二世在中国废除传教区体制,正式建立圣统制,于是代牧区升格为正式的保定教区(拉丁语:Dioecesis Paotimensis),隶属于北京总教区(或称河北教省)。
1946年7月18日周济世主教被调任南昌总教区,成为当时三位华人总主教之一另两位北平总主教田耕莘、南京总主教于斌,后来周济世总主教在大陆沦陷赤党后仍然坚守岗位,50年代因拒绝参与自立革新运动被捕,1972年在南昌的狱中去世,享年80岁。之后由赵县教区的张弼德主教代理保定教区,作为一位国籍主教,他极力排除国外教会的影响,组织了一批神父和若瑟会修女在南关医院学习眼科医学,先后从遣使会手中接管西关小修道院、育婴院及南关医院,派马雅伯神父接任东闾总铎及修院院长
1947年,教区成立时的传教资金已经用尽,教廷再次增加津贴2200万元(旧币),次年拨款600万给保定教区方济各修女会。1952年为保定教区若瑟会修女拨款582万元、方济各会2600万元、公教育婴院3365万元。
1947年马亚伯教友建立志仁小学,韩度任校长,办学经费由教区负责,1951年10月保定市政府改为今西大园小学。

三、接受考验:教难开始

1946年7月,比利时籍雷震远神父(Raymondde Jaeghei)在华北组织建立公教青年报国团武装组织,援助国民党的反供战争,在保定设有情报站。1947年5月后改为河北分团,保定为8个工作队之一。
1947年2月16日,黎培里以教廷驻中国全权公使的名义发布“禁止公教团体和个人参加反动组织”的训令。
1948年11月保定沦陷于赤色政权,代理主教张弼德要求教区神父修士坚守岗位,禁止逃离大陆
1948年梵蒂冈驻华公使黎培里派遣爱尔兰神父莫克勤在天津建立了圣母军,中供夺取政权以后,圣母军成员积极介入到反供行动中,曾在保定发展到两个区会、80余个支会。1951年至1953年天津、保定和唐山圣母军陆续被中供政府取缔。
1949年1月,受教廷传信部部长伯多禄·富马梭里·毕翁弟枢机、次长刚恒毅总主教的“应变”训令,黎培里将全国各教区大修院转移至香港、东南亚等境外;要求各教区、各修会团体的外籍人员,除特殊危险者,必须坚守岗位。同时,调整各教区主教人选,填补空缺教区主教以及指定多名继承人。
7月1日,教廷公使黎培里以教廷圣职部的名义颁布训令,要求教友禁止参加无神论组织和避免阅读无神论出版物。同年10月1日中共在北京宣布建立中华人民共和国。1950年7月28日,教廷再次颁布警告,表示对于参与或支持共党相关活动者,将给予圣事上的制裁,禁止领圣体,以至被绝罚开除教籍。
1951年,保定教区外籍传教士被共党政府驱逐出境,保定教区还剩下60名国籍神父,其中以骆伯宾神父为首的一批人在1月5日于保定市内举行游行,宣布拥护共党的领导,此举遭受了自科绝罚,之后亦有徐水安家庄、沙口、吴家庄等地效仿,5月1日保定市内以王其威为首的一批叛教者再次举行了盛大的游行支持抗美援朝战争。与此同时,代理主教张弼德在北京被中共“统战”,开始支持其分裂教会的一系列活动。
因而同年4月12日,教宗庇护十二世擢升当时在汉口管理教区房产的范学淹神父为保定教区正权主教(1907年2月11日出生于清苑县小望亭,圣名伯铎,1918年开始修道1927年留学罗马传信大学1934年12月22日晋铎,次年回国传教,晋牧前先后服务于保定西部山区教会、徐州、砀山县候庄湖北宜昌、汉口等地),6月24日范学淹神父在湖北汉口主教座堂由意大利方济各会士汉口总教区罗锦章总主教(Archbishop Giuseppe Ferruccio Maurizio Rosà, O.F.M.)祝圣为保定教区第四任正权主教,他是本教区第二任本国籍主教,也是由教宗亲自任命的中国大陆最后几位主教之一。上任后便开始恢复重整保定教区教务。
1953年12月8日,罗马教廷发布关于1954年为“圣母年”的通谕,鼓励中国神职人员做天主最好的儿子,和中共最残暴的政权做斗争。河北5个教区中有12个接到该通谕后制订了集体朝圣的计划。其中保定教区塑像、造亭,指定西关教堂为朝拜圣母堂,规定星期六为朝拜日。保定、永平、西湾子等教区均宣布了圣母年大赦条例,进行避静活动。
1957年8月2日中共成立了中国天主教爱国会,次年开展了大张旗鼓的自选自圣主教运动。那些服从教会命令未离境流亡的教会神职则坚持信仰原则,拒绝加入被时任教宗庇护十二世明确抵制的爱国会任职,并转入地下秘密举行圣事,由此这些神职人员开始遭受中供政府迫害。12月14日,河北省天主教友爱国会在保定成立。
1958年1月,保定裂教分子召开代表会议,通过了《保定市天主教爱国令章程》,正式成立保定天主教爱国会。
同年5月,因“不想与政府对抗,愿用正面方法争取教会更大的活动空间,使教会免受更大的危害”,范主教参加了在保定召开的“三自”筹备会议,但会后他发现这种方式根本没有用,并认清了爱国会的裂教性质,为了回应有人诬陷说他已经拥护了爱国会,之后范主教便在大堂内做明补赎,并明确表示拒绝加入爱国会。因此举范主教首次遭到了逮捕,6月30日他被爱国会方面“罢免”,当局判处他在黄骅和安新的农场进行了十年的劳改,每天从事繁重的体力劳动。同年7月5日,保定爱国会选举还俗已婚有子的王其威为保定教区第一任非法的自选自圣主教,以此取代范主教,20日由献县教区的赵振声主教在保定主教座堂将其祝圣,但他们的自选自圣裂教行为按教会法典已遭受到了自科绝罚,后来本教区的几任自选自圣主教也均未获得教宗承认。
1965年四清运动中,河北省政协常委、省天主教爱国会秘书长、1958年7月自选自圣的伪主教王其威协助四清工作队动员徐水县安家庄等天主教徒聚居村的教友退教。
1966年文革时包括之前与政府合作的主教神父以及爱国会人员均被打压迫害,没有了任何公开的教堂和活动,而忠贞于信仰的地下教会则在艰难环境中继续维持原有信仰生活,秘密举行圣事。1969年年底范主教获释,但恰逢文化大革命刚开始不久,他回到了原籍小望亭村但依然监管并服苦役,此后又有多次被捕。
1976年教宗保禄六世致信范学淹,祝福他担任主教25周年,信上说:“阁下诚属忠心耿耿,无愧于群羊之典范,是朕和普世教会最可爱的教区领袖和司牧。”
1977年5月,范主教召集甘肃天水市修士王泰、保定市教友张国彦等9人在张家起草《罗马教会纲领》,向全国各地寄发,同时将王泰祝圣为司铎(另有资料表示晋铎日期应为1980年5月13日)。同年11月因教宗保禄六世的公开支持范主教被拘留。
1978年4月15日范主教正式被逮捕,罪名是非法组织天主教反革命集团。同年中共进行所谓的“改革开放”,重回文革前对付教会的套路。
同年6月27日,罗马教廷发布《将以下权力及特权颁给居留在中国大陆之司铎及教友》的指令,其要点有二:一是将主教处理教会日常事务的大部分权力下放给司铎,同时因配合梵二改革简化了许多礼仪,放宽了部分教规;二是把担任司铎的条件实际上简化到“忠于伯铎”(即忠于教宗)和“愿守独身的男性”两个,特别提出“即使未有正式的神学教育”。
1980年1月4日,法院重审范学淹案,判决范学淹主教无罪而获释。1月20日,范学淹主教由南大冉看守所获释回原籍小望亭。
 

四、圣教磐石:忠贞教会

1980年,教务部分恢复,为便于政府控制,爱国会将辖区扩大到地级市行政区范围内的22县,私自合并了易县监牧区与安国教区,并选举潘德世为伪保定教区的教区长,开放了原主教座堂由其管理。同年5月22日,中国伪天主教爱国会第三届会议在京召开,会后立即举行伪中国天主教第一届代表会议,河北省王其威、常守彝、潘少卿3名伪主教出席并入选会议产生的伪中国主教团。10月举行全省伪天主教界的代表会议,恢复了省伪天主教爱国会并成立省伪天主教教务委员会,由王其威任两会副主席(副主任)兼秘书长。
1980年1月26日,范学淹主教派遣刚被解除劳教的原保定教区神父姬永贤、曲景枫分别到徐水县安家庄、坟台、椿木峪、师庄等村和清苑县东闾村等地,让曾参加过天主教爱国会的神父当着广大教徒的面做明补赎。2月16日,范主教在东闾村先于他近一个月获释的苏敬贤神父住处过春节。17日,安家庄3名年轻教徒向范主教拜年,跪下说:“求主教赦罪!”范主教答:“你们回去先把大堂要回来!”此后忠贞教会陆续占领了多处圣堂,并自费重建了多处在文革时被捣毁的圣堂。
1981年,忠于圣座的范学淹主教为了抵制爱国会进一步的裂教运动,作为当时全省惟一享有些许人身自由的由教宗亲自任命的合法主教,在2月8日和20日分别祝圣了正定教区贾治国主教与天水教区的王弥禄主教(王泰),在6月16日又祝圣了易县教区周善夫主教。但由于通讯不便而未能及时通报教廷,范主教不得已进行了私自祝圣,而次年信件抵达罗马后,信中范主教表示愿意接受处罚,获知事件缘由并亲身经历过赤党残酷统治的若望保禄二世教宗,没有对他处罚反而赋予了大陆忠贞教会先祝圣后通报的特权,并致函范学淹主教称:“你的此举完全合乎我的意思。为此我给予你宗座遐福,并给予你特权:在一切事上,你可先行裁决处理,而后再向我汇报。”。之后范主教又在1月7日和4月4日陆续祝圣了安树新和苏志民为本教区司铎(苏志民,圣名雅各伯,1932年7月1日,生于保定市清苑县田各庄,1941年开始修道,先后就读于易县和北京的修院,大陆沦陷后因不服从爱国会管理在1956、1957、1959、1975数次被捕,晋铎后在1982年又被捕;安树新,圣名方济各,1949年7月16日出生于保定徐水县安家庄)。由范主教祝圣的主教此后又陆续祝圣了许多其他各教区忠于教宗的主教,自此中国天主教形成了由罗马教宗承认的地下教会与中供政府承认的公开教会相对立的局面。
1981年,保定市政府对文革时被迫害的宗教界人员进行“平反”,其中有13位神父,36位修女。并归还了占用的淑慎女中旧址,以及武汉的三处房产、保定总堂若瑟会小楼4间。获赔37300元维修恢复拆毁的75间房产。
1982年4月13日,因祝圣事件以及写信通报罗马教宗, 范主教与苏志民神父都被拘捕,当局以“里通外国罪、私自祝圣主教、神父”的罪名将范主教判刑十年,又将苏志民神父判刑三年劳改。1983年9月16日范主教被押往石家庄的河北省第二监狱服刑。
1983年12月30日,重修之后的保定主教座堂获得开放,交由爱国会使用,次年的圣诞节仅有150多人参与。同年正定教区贾治国主教主礼,若望·曲景枫获祝圣为本教区辅理主教(圣名若望,1921年生于河北省保定地区安新县西向阳,1934年开始进入保定小修院修道,1943年进入北京文声大修院,1949年晋铎,1951年因参加圣母军被判刑三年,1956年获释,1961年被拘捕劳改,1964年被判刑十二年,1978年结束苦役)。原属易县教区的陈建章神父同样祝圣为本教区主教(陈主教1920年3月6日生于徐水县谢坊营,1947年8月14日在北京辅仁大学晋铎,1954年被判无期,1980年11月无罪释放)。陈主教后来曾再次被短暂拘禁在邢台劳改场服役。
1984年本教区老神父朱友三(1903-1988.12.31)获祝圣为助理主教(可能并未获教宗认可),同年7月保定爱国会召开代表会议重新恢复运作。
1985年11月2日,被解除劳教的张浩德神父在清苑县东闾村自家院内设立祈祷场所,即后来的西堂,成为保定教区实际上的主教座堂。
1986年,东闾的忠贞教会开始恢复大规模的朝圣活动。此后规模逐年增长,1989年5月24日,由于考虑到在民宅院内举行弥撒人满为患,冒险在院外较宽大的地方,搭制一临时的弥撒间。到1993年5月24日,几乎长江以北的半个中国,每个教区都有教友来朝圣,共祭神父103位,主教3位,教友约3万人,东闾朝圣开始恢复了几十年前的盛况。此后每年圣母月里每天都有外来朝圣者,而尤以5月1日,5月7日中华圣母瞻礼,24日圣母进教之佑瞻礼以及5月31日圣母月结束之日。
1986年1月13日苏志民神父获释。9月26日,本教区辅理主教曲景枫过世。
1987年11月17日,政府迫于国际社会舆论,将81岁的范主教假释出狱,并将他软禁在保定市旧道大堂内。同年保禄·史纯洁神父被祝圣为辅理主教,接替过世的曲景枫主教。
1988年1月3日,范主教向一位来访者回答关于天主教爱国会的问题答问被整理成著名的《十三条》,在教会内部广泛流传,其核心内容是强调主张独立自主、自办教会的爱国会教职人员己经完全丧失了神权,禁止教友到爱国会神父处领圣事。同年早已晋牧的陈建章主教被祝圣为保定教区第五任正权主教,以接替被时常监禁的范主教。
1989年3月在保定爱国会的支持下,由公开教会的教友自筹资金开始了东闾中华圣母堂的重建工程,但据其自称亦曾征得过范主教的支持,并在1990年10月3日建堂期间,得到了教宗若望保禄二世向东闾建堂教友和建堂工程颁赐祝福,不过当时大多数朝圣的教友都去忠贞教会开设的露天弥撒场所那里。
1989年5月2日,留学罗马的崔新刚修士晋铎后回国,同年8月15日,由范学淹主教委任为东闾本堂神父。
1989年11月20日,经罗马教廷驻香港代办费罗尼同意,中国大陆各地忠于梵蒂冈圣座的主教及主教代表聚集在陕西省三原教区高陵县张二册村秘密举行会议,成立了忠于圣座的中国大陆主教团,当时范主教由于被软禁而未能亲自出席,众教长选举范学淹主教为第一任团长,范主教成为公认的地下天主教会领袖。
同年,苏志民神父被祝圣为保定教区辅理主教,后因加入大陆主教团而与陈建章主教一同被捕,苏主教被判三年劳改,在唐山劳教所服刑。
1990年11月3日,由于害怕范学淹主教的强大影响力,当地政府在保定将范学淹主教秘密带走,在石家庄烈士陵园内住了一个月后,被秘密关押在河北省承德宽城县潘家水库内一小岛上。
1991年12月8日,爱国会选举潘德世接替王其威进驻主教府,由宗怀德祝圣,为保定教区第二任非法主教,他们同样像此前一样按照教会法典都被自科绝罚了。
1990年12月13日,陈建章主教又被秘密拘禁,后患重病。
1992年4月12日,84岁的范学淹主教在监禁期间为主致命,13日其遍布伤痕的遗体由公安局归还,之后有15万人次从全国各地前来的教友吊唁范主教。复活瞻礼过后,4月24日下午东闾本堂崔新刚神父主持了范主教的葬礼,当时有4万多名教友前去送葬。6月3日苏志民主教获释。
1992年5月1日,东闾新圣堂重建完工,新堂长66米、宽18米,高43米,占地1548平方米,可容纳约三千人,为当时华北地区最大规模的教堂,此后公开教会团体便也逐渐开始恢复了朝圣活动。
1993年3月,苏志民由教宗若望保禄二世擢升为为保定教区助理主教,同年5月2日接受祝圣,由易县教区刘冠东主教主礼,师恩祥主教,肖立仁主教、山东杨主教襄礼,同时祝圣安树新神父为保定教区辅理主教。同年11月陈建章主教获释。
1994年1月8日苏志民主教会见美国国际人权委员会主席克里斯托弗﹒史密特,苏主教呼吁中国大陆的宗教信仰自由状况再次引起了世界广泛关注,12日苏主教遭到逮捕,但迫于美国压力后于29日无条件释放。12月21日陈建章主教去世,终年74岁。
1995年5月23日,有3万名朝圣者在参与东闾村西的露天弥撒时,目睹了圣母玛利亚的再次显现,实为圣母对忠贞教会英勇护教的鼓励,更加坚定了教友们维护教会圣统制的决心。5月31日,苏志民助理主教在东闾西堂,宣读教宗若望保禄二世任命书,宣誓就任保定教区第六任主教。
到1995年末,河北忠贞教会主教累计已达27名,另有旗下司铎160余位,分别属于保定、易县、安国、正定、献县、大名、永年、顺德、赵县、宣化等10个教区,保定、张家口、石家庄、邢台、邯郸五市的大部分传教堂口均由忠贞教会控制,所管理的教友达30万人以上。特别是保定市,忠贞教会教友有7万余人,占该市教友总数的80%。而属于爱国会的主教全省仅10名。
1996年四五月份,当地政府对东闾朝圣的壮大感到极为恐惧,便出动将近5000部队士兵以及大约30辆装甲车和直升机隔离村庄,以禁止朝圣,圣母像也被没收。此后每年五月和八月当地政府都会出动大批警力阻止朝圣者进入东闾并持续至今。
东闾朝圣事件后苏志民主教余安树新主教都被逮捕,4月12日软禁时苏主教设法短暂出逃,当时他以居于罗马的龚品梅为中介请中国驻美大使李道豫转交给全国人大一封信,信中呼吁,要求中国政府尊重人权、停止一切迫害教会的行为,并向全教区发表牧函。
1997年10月8日苏志民主教在辛集市最后一次被捕,至今仍下落不明。

五:千禧之年:新的格局

2000年1月6日,爱国会选举苏长山为助理主教,在北京祝圣,后接替潘德世为保定教区第三位非法主教。
2000年10月1日,教宗若望保禄二世将120位在中国清朝至民国年间,因坚持信仰而受难的外籍传教士和国籍信众册封为殉道诸圣,其中亦包括在庚子之乱时的一些保定的殉道者。
2001年4月24日,中共当局为防止范主教去世十周年的大规模纪念活动,用推土机把他的坟墓推平了。
2003年11月19日,苏主教因病被秘密送进保定市第一中心医院住院,期间被其亲属发现,后又被公安人员迅速秘密转移。
2004年7月,马武勇神父被捕(圣名伯铎,1974年10月生于河北省清苑县大望亭乡米阳村。1992年初入修院,2003年7月31日晋铎。晋铎一周年时被捕,2006年春节前无条件释放,几天后在陈柏都神父的葬礼上再次被捕,后来被转移到清苑县党校看管)。
2005年,保定教区庞永兴神父和他的助手、最近才从修院毕业的修生马永江在清苑县被警察逮捕(庞神父1973年生于清苑县庞庄,他家四代教友,17岁离家做了修生,三年前曾被捕并被判劳教三年)。同年七月,四十岁的地下教会神父林代先在一所民宅为教友主持弥撒时被警察突然带走。同年11月7日杨建伟神父与十名修生也一道被捕。三天后,六名非保定地区的修生获释,并被遣送回原籍。另外四名修生-范富彬、王永亮、王春雷和李玉涛一直被警方关押在不详的地点。
2006年2月17日,保定教区最高负责人鹿根君神父被捕(鹿神父于1962年10月14日生于河北定州大鹿庄,青年参军时皈依入教,1989年5月由刘冠东主教晋铎,负责保定市区的教友,1997年后代替狱中的苏志民主教,此前他在1990、1994、1998、2001、2004多年内数次被拘捕)。
2006年8月24日,在与保定教区非法主教苏长山及其它7名公开教会神父在东闾大堂共祭后,安树新主教获释驻于安庄天主堂,同年非法主教苏长山去世后,安主教便接替其掌管保定市的主教座堂,安主教希望由此可以将地下与地上的教友合一,并收回教产,公开传教。同年12月9日,安树新主教在东闾为非法主教苏长山举行葬礼。
2006年12月26日,刘红更神父被捕,后来被转移到清苑县党校看管(圣名若瑟,1972年1月1日出生于河北省徐水县户木乡安庄村。1992年初入修院,2000年12月27日晋铎并任东闾堂区临时代理主任司铎)。
2007年教宗本笃十六世擢升安树新升任保定教区助理主教。同年教宗亦发布了《致中国教会牧函》,鉴于大陆教会格局的变化,收回了特权,禁止再私自祝圣主教,地下主教祝圣需先向教廷通报,同时明确指出爱国会是与教会无关的政治机构,主教加入会遭绝罚。同年9月,教友发现苏主教被关押于保定市劳教所。
2008年1月,政府计划有条件释放苏主教,但被主教拒绝。
2009年,政府临时批准了东闾的朝圣活动可以公开进行,同年8月安主教便加入了市爱国会,并担任副主席。同年10月31日,教廷圣座万民福音传播部否认了施压给安主教命其脱离地下教会,在爱国会登记的猜测。
2010年6月保定教区的地下神父们面见安树新主教,一致反对安树新主教公开就职为保定教区主教。
8月7日,安树新公开就职为保定教区正权主教,在就职典礼中公开选读了伪中国天主教主教团的任命状,接受任命而公开就职为保定教区正权主教。此举造成了保定教区进一步更严重的分裂,有十多位地下司铎也决定跟随他。当时唐山教区公开教会退休的刘景和主教与方建平主教以及二十四位神父共祭,约300名公开教会人士及其他人参加。8月16日保定教区地下神父们举行会议,计划选举出一位神父领袖继续领导保定教区,追随尚在坐监的苏志民·雅格主教。
2011年12月11日,保定地下修院史黎明神父及其他6位修士在晋州河沟村附近出车祸遇难。
2014年8月起,地下团体的鹿根君副主教、刘红更神父、马武勇神父被捕十年后陆续被释放(刘红更神父与次年再次的被当局秘密逮捕)。
2015年5月22日,徐水派出所出动大批警员拆除了安庄村内地下团体的祈祷所,期间特警打伤一名女教友,又抓走两名反抗的教友。之后徐水县民族宗教事务局查封了该祈祷场所。
7月25日安庄堂区负责人杨建伟神父曾参加由北大法学院全国人大与议会研究中心和北京普世社会科学研究所主办的2015年“宗教与法治”学术研讨会,会上杨神父提到了地下教会祈祷场所多次被有关部门强行拆除的问题。
2016年4月15日,安庄堂区的负责人杨建伟神父在去定兴县第三考场参加驾驶员考试时被秘密逮捕。
同年梵蒂冈教廷则加快了与大陆政府进行谈判的步伐,就主教任命问题寻求双方达成一致,一旦协议达成后,地下教会的地位在教廷内也将变得非法,地下教会司铎都必须在政府有关部门登记,服从一会一团,这造成了众多教友的不满。

附录:

【一】教区历史数据:

1601年,安肃县安家庄最早开教。
1605年安家庄有150位教友。附近的师庄、遂城、邵家庄先后开教。
1644年统计,保定府已建有两座正式的圣堂。
1856年在安家庄本堂区已有教友400人,三位遣使会司铎,其中一位为本地籍,在主教府内还有修生36人,其中8名在初学院。整个保定府则有堂口40处,教友3000名。
1894年10月,保定总铎区有本堂区5处,教友9613人,8位司铎(其中3位法籍)。
1899年统计,保定总铎区有6处本堂区,教友12026人。
1903年,保定总铎区新领洗者1402人
1904年,保定总铎区新领洗者4195人。
1905年,保定总铎区新领洗者6610人,教友总数26283人。
1906年,保定总铎区新领洗者9062人。
1908年,保定总铎区16个堂口有成年领洗者19519人。
1909年,保定总铎区有教友总计69863人。
1910年5月统计,新建立的直隶中境代牧区有外籍遣使会士14人,教友72537人,修女34名。
1921年,直隶中境代牧区有总铎区7个,本堂区49个,支堂395个,司铎102人(外籍24人,国籍78人),教友102100人,教理学校345个,学生5301人。
1928年,保定代牧区教友数79087人,该年新增745人,司铎数61位(20位外籍),修士数3位(1位外籍),修女数65位(9位外籍),1所孤儿院(收留孤儿93名),1座医院,2个诊所,1所中学(45名学生),2所高小(105名学生),42所初小(596名学生)。
1931年,保定代牧区有教友77876人,外籍司铎10位,外籍修女10位。
1932年,保定代牧区有教友76243人,国籍司铎51位,读经男生4620人。安国代牧区有教友三万余。
1933年,保定代牧区教友数77796人,该年新增575人,司铎数59位(10位外籍),修士数19位(17位外籍),修女数68位(8位外籍),1所孤儿院(收留孤儿231名),1座医院,2个诊所,33所中学(1413名学生),4所高小(231名学生),44所初小(1134名学生)。
1936年,保定代牧区有教友79625人,司铎66位(8位外籍),修士19位(17位外籍),修女96位(8位外籍),1所孤儿院(孤儿423名),1座医院,2个诊所,11所高小(224名学生),27所初小(1013名学生)。
1936年,易县监牧区有教友5080人,11位司铎(8位意大利籍)。
1938年,保定代牧区有1所孤儿院(收留孤儿300名),1座医院,2个诊所,8所初小(504名学生)。
1940年保定代牧区的堂口包括:清苑、清苑旧道(小修道院)、清苑西关车站西(广慈医院、孤儿院等,由仁爱会管理)、清苑南关(公教医院,由仁爱会修女管理;淑慎女学校,由方济各玛利亚传教修女会[FMM]修女管理)、清苑鼓楼(若瑟会修女院)、黄陀、小望亭、邵家庄、东显阳;湖渠(徐水)、安家庄、东马营(高碑店白沟河)、新安镇、吴家庄、仓巨(定兴);东闾村、全昆、南宋村、赵口(高阳)、徐各庄;谢庄、北河庄、田各庄、西王力、北王力、温仁、姜家庄、张登、段家庄;望都北关、白少、东阳庄、中山阳;峦头、娘子神、史家佐、套里、寨子;地区;1940年有79, 810名信徒、92座大教堂、220座小教堂、7名外籍(遣使会)传教士、61名本地司铎(其中7名遣使会) 、7名外籍修女(仁爱会、方济各玛利亚传教修女会)、77名本地修女(方济各玛利亚传教修女会、若瑟会)、27名修道生(在北京栅栏学习)、1个小修道院(59个修道生)、2个初中、16个小学、1个孤儿院(363个女孤儿)、2个医院、2个诊所。
1941年,保定代牧区有教友79369人,司铎69位(7名外籍)。安国教区34388人,司铎26位(2名外籍),易县教区6490人,司铎17位(10名外籍)。
1942年,保定代牧区教友79483人,司铎74位(7位外籍),修士16位(13位外籍),修女85位(7位外籍)。
1947年,保定教区统计有1所孤儿院(收留孤儿242名),1座医院,2个诊所。
1948年,保定教区统计有圣堂78座(大教堂6座,中小教堂250余座),司铎54位(中国47,外国7),修女85位(中国78,外国7),教友79,400人。
1949年政府统计,保定教区共有6个总铎区,35处本堂区,285座支堂,教友79369人。大教堂6座,中小教堂250余座。主教府有房屋371间,占地22.5亩。司铎54名(外籍7名,其中6名法籍,1名荷兰籍,均为遣使会士,国籍47名),修士3名(1位外籍),修女84名(外籍7位),修生90名。大修道院1所,修女院3处,小修道院1所,备修院1所。中学1所(学生67名),小学5所(学生523名),教理学校10所(学生235名)。教理宣讲所7处,孤儿院1处(孤儿266名)。医院1处,诊所2处。
1951统计,保定教区有6座总堂,35处分堂,252个支堂,主教1位,副主教2位,司铎49位,会长25位,勤杂3人,教友数78863人。
1955年2月政府统计,保定教区有神父60名(全部是中国籍),教友117382人。
1956年2月政府统计,保定教区有教友117382人(加上易县和安国两教区共有教友153924人,司铎105人)。
1963年政府统计,保定教区有神父70位。文革前有24位神父(11位在保定城内),修女36人。
1988年,保定教区公开教会拥有三座教堂(原主教座堂正式开放,东闾、谢庄天主堂重建),16处政府批准的活动点。有神父13位,修女5位,3万教友(市区约三千,清苑两万,满城近千人),百人以上教友村36个。
1990年政府统计,保定教区公开教会有神父10人,修生29人,备修院1处,修女院1处(安国),主教府100间,占地16亩,归还教产135处,教友8.1万人。

教友村庄:

保定教区1990年代政府官方统计的当时教友占当地人口三分之一以上的天主教村庄:
保定郊区:小边坨、沈庄
清苑县:东闾、谢庄、李庄、小望亭、唐庄、黄陀、田各庄、韦各庄、南宋、北邓、全昆、姜庄、北辛力、蒋庄、北王力、西王力、温仁、良寨、罗家营、北和庄、吕家屯、王盘、南邓、南段庄、大李庄、大侯
满城县:大贾、南宋、贾庄
顺平县:邵家庄、峦头、贾西庄、寨子、西朝阳
唐县:白沙、白塔
望都县:太和庄
高阳县:徐果庄、赵口、宋家桥、三岔口
安新县:圈头、大因、坨上、赵北口、高楼、沈家坯
徐水县:安庄、椿木峪、李庄、师庄、南胡渠、北胡渠、梁庄、谢坊营、吴庄、李家迪城、沙口、大辛庄
定兴县:庞各庄、仓巨、石柱
高碑店市:东马营、小青凌、东仓上、南刘庄
雄县:蛮子营
保定教区教友聚居村数据:
教友村总数1126个,教友数占全村30%以上的20个,教友达三十户或百人以上的104个,一般教友村1002个。

各地教产:

保定教区共拥有房产4646余间,总占地813亩,土地46.1亩。
其中,主教公署371间,占地22.5亩;方济各修女会房产2处,占地25亩,土地11亩;若瑟修女会72间,占地5亩;修道院88间,土地26.2亩;公教医院155间,占地22.8亩,土地8.9亩;公教育婴院130间,占地10.4亩;汉口济世堂经管处380间;
保定总堂45间,占地14.3亩;保定南关分堂52间,占地9.3亩;小望亭分堂107间,占地21.9亩;东显阳分堂105间,占地20亩;邵家庄分堂74间,占地37亩;田各庄69间,占地23亩;黄坨分堂60间,占地10.3亩;
谢庄总堂188间,占地30.5亩;温仁分堂40间,占地9亩;张登分堂74间,占地12.9亩;北河庄分堂109间,占地16.5亩;段庄分堂84间,占地24.3亩;北王力分堂83间,占地18.5亩;西王力分堂149间,占地13.8亩;姜庄分堂81间,占地12.4亩;
东闾总堂234间,占地38.8亩;全昆分堂112间,占地13.8亩;南宋分堂96间,占地10.3亩;徐果庄分堂91间,占地29.9亩;赵口分堂88间,占地22亩;
望都总堂及其分堂白沙、东杨庄、中山阳共有374间,占地98亩;
胡渠总铎85间,占地25亩;吴庄分堂71间,占地18.7亩;东马营分堂112间,占地23.9亩;新安分堂141间,占地23.1亩;安家庄分堂182间,占地44.2亩;仓巨分堂57间,占地11亩;
峦头总堂84间,占地21亩;史家佐分堂155间,占地17.9亩;娘子神分堂113间,占地26.8亩;套里分堂93间,占地21.3亩;寨子分堂42间,占地8亩;

【二】教区堂区名单

(本堂名称/创办时间/创办人)
【一、保定总铎区】06田各庄本堂区/1903/唐高达(埃及籍);01保定本堂区/1910/李文铎;02南关本堂区/1910/李文铎;03小望亭本堂区/1910/李文铎;05邵庄本堂区/1914/刘若石;07黄陀本堂区/1916/安神父(西班牙籍);04东显阳本堂区/1921/陈树声
【二、谢庄总铎区】01谢庄本堂区/1901/王宾;02温仁本堂区/1904/任隆(法籍);04北河庄本堂区/1904/徐德辉;03张登本堂区/1906/王宾;06北王力本堂区/1913/宦神父(法籍);05段家庄本堂区/1915/高尔谦;07西王力本堂区/夏若汗;08姜家庄本堂区/1924/刘若汉
【三、东闾总铎区】01东闾本堂区/1889/林懋德;04徐果庄本堂区/1904/魏亚雷(法籍);02全昆本堂区/1910/范洛楞;03南宋村本堂区/1915/李若石;05赵口本堂区/1918/李伯多
【四、望都总铎区】01望都本堂区/1903/王宾;02白沙本堂区/1920/骆伯宾;04东杨庄本堂区/1920/谢庆林;03中山阳本堂区/1924/李维九
【五、胡渠总铎区】05安家庄本堂区/1846/孟振生;04新安本堂区/1896/张保罗;01胡渠本堂区/1901/顾英才(法籍);03东马营本堂区/1911/张方济;02吴家庄本堂区/1927/贝子珍(法籍);06仓巨本堂区/1936/师如
【六、峦头总铎区】01峦头本堂区/1915/师渭滨;05寨子本堂区/1918/陈振声;04套里本堂区/1920/郭树楠;02史家佐本堂区/1923/蔡醒民;03娘子神本堂区/1923/袁乐山

【三】教区主教列表:

1.历任合法主教列表:

第一任正权主教:富成功–Bishop Joseph-Sylvain-Marius Fabrègues, C.M. (法籍)
1872.11.26-1928.11.24在世1896.05.30晋铎,1910.05.22晋牧1910.02.19 – 1923.06.12在任
第二任正权主教:满德贻–Bishop Paul Leon Cornelius Montaigne, C.M. (法籍)
1883.08.29-1962.01.09在世,1907.05.25晋铎1925.04.19晋牧1924.12.18 – 1930.01.25在任
第三任正权主教:周济世–Archbishop Joseph Zhou Ji-shi, C.M. 
1892.01.23-1972在世,1919.06.29晋铎1931.08.02晋牧1931.03.26 – 1946.07.18在任
代理主教:张弼德(Bishop John Zhang Bi-de)1893.01.12 -1976.11.12 在世,1917.12.22晋铎,1932.04.24晋牧,1946.07.18 – 1951.04.12代理。

以下为忠贞教会主教:

第四任正权主教:范学淹–Bishop Peter Joseph Fan Xue-yan
1907.12.29-1992.04.16在世,1934.12.22晋铎,1951.06.24晋牧,1951.04.12 – 1992.04.16在任。
辅理主教:曲景枫(Auxiliary Bishop John Qu Jing-feng)1921-1986.9.26在世,1949晋铎,1983晋牧,1983-1986.9.26在任。
助理主教:朱友三(Coadjutor Bishop Joseph Zhu You-san)1903-1988.12.31在世,1930晋铎,1984年晋牧,1984 – 1988.12.31在任。
辅理主教:史纯洁(Auxiliary Bishop Paul Shi Chun-jie)1920-1991.11在世,1947.06晋铎,1987.04.29晋牧,1987 – 1991.11在任。
第五任正权主教:陈建章–Bishop Peter Chen Jian-zhang
1920.03.06-1994.12.23在世,1947年晋铎1983年晋牧1992 – 1994.12.23在任
第六任正权主教:苏志民–Bishop James Su Zhi-min
1932.07.01-至今在世,1981.04.04晋铎,1988.05.02晋牧,1988年- 1993.05.02任辅理主教,1993.05.02 – 至今任正权主教。
助理主教:安树新–Coadjutor Bishop Francis An Shu-xin
1949.07.16-至今在世,1981.01.07晋铎,1993.05.02晋牧,1993 – 2007任辅理主教,2007 – 至今任助理主教。

2.爱国会非法主教列表:

王其威(1958.07.20 – 1980年在任)
潘德世(1991.12.08 – 2005.12.03在任)
苏长山(2000年 – 2006.12.04任助理主教)
安树新(2010.08.07私自圣为正权主教)

【四】教区司铎名单:

 
1949年前:(据教会年鉴统计应为54位,下表国籍非会士部分有多余者,暂未核准)
外籍遣使会士:林客鸾(荷兰籍)、顾英才(法籍)、艾勋荣(法籍)、戴牧灵(法籍)、李乃业(法籍)、贝子珍(法籍)、鲍碧师(法籍)
国籍遣使会士:邹拯华、常静轩、李追元
国籍非会士:孟繁望、骆伯宾、陈良、吕谓公、姬永贤、赵之壁、姜渭滨、师耀灵、张穗民、马晋伯、韩度、高敬宇、崔世光、杨宗博、师文都、郭树楠、苏润生、张万桑、李维九、王其威、侯洪波、邹振国、候洪佑、季宝信、李颖达、谢瑞章、李士同、刘若汉、侯景雨、蔡醒民、贾融、李道宁、苏敬贤、吕增望、田万顷、李铎华、贾献民、刘德望、刘斯德、张司铎、候景文、谢博德、赵庭彬、赵熙懋、吴亚敬、霍彬章、骆司铎、范泽生、范学淹、孟繁衡、孟司铎、陈洪亮、曲景枫、王俊明、马喜田、范渭阳、肖貌愚、苏泽生、李儒略、霍君彰、刘文森、肖贵锋、陈建章、史纯洁
1949年后公开教会司铎:(出生日期/晋铎日期)
赵庭彬(1911/未知)、谢博德(1916/1934)、王其威(1921/未知)、陈洪亮(1922/1948)、侯洪文(1922/1950.02.24)、师玉奎(1922/1950)、贾文质(1924/1950.06.24)、潘德世(1926/未知)、苏长山(1926/1954)、陈跃民(1951/1911.3)、张贵发(1958.2/1989.3)、高金星(1961.6/1989.3)、杨益存(1964.2/1990.10.28)、赵平和(1965.2/1990.10)、王允璞(未知/1931.03.19)、陈焕章(未知/1985.12.05)、陈耀民(未知/1989.03.17)、赵安然(未知/1990.10.28)、郝瑞文(未知/1994.11.06)、李国庆(未知/1996.09.25)、路志忠(未知/1996.09.25)、陈永光(未知/1996.09.25)、韩宇飞(未知/1996.09.25)、闫海军(未知/2002.05.03)、冀海雷(未知/2002.05.03)、鹿岩磊(未知/2002.05.03)、高虎庆(未知/2002.05.03)、王永生(未知/2002.05.03)、栗秀岗(未知/2002.05.03)、陈景国(未知/2002.05.03)
1949年后忠贞教会司铎:
崔新刚(东闾)、陈百都(北邓.大候)、马顺宝(南宋)、魏景坤(南蛮营.田各庄)、萧风尊(唐庄)、赵庭彬(全昆)、杨益存(师庄)、鹿岩磊(遂城)、刘士民(安庄.椿木峪.正村.谢坊营)、胡多(胡渠.亮庄)、马清远(何庄)、陈合昆(安新)等。另有鹿根君、庞永兴、张浩德、刘红更、马武勇、杨建伟、史黎明等司铎见于报道。(以上名单信息未必准确或可能早已变动,其余司铎因资料缺乏未列出)

【五】保定教区历史照片:

因博文容量限制,以下仅展示代表性部分照片:
更多照片见《保定教区旧影》。
房山地区景教十字寺遗址中的十字架图案。

蒙元燕京开教者,方济会士孟高维诺总主教。
在保定府安家庄等地开教的利玛窦神父。

百年禁教的开启者康熙皇帝在南堂。
安家庄本堂区建立者孟振生主教。
1900年庚子教难:


被拳匪捣毁的圣堂。


被杀害的神父遗体。


描绘拳匪暴行的图画。


逃难的教友。

在教堂避难的教友。
保卫信仰的基督战士们。

战时的北堂,当时许多保定府的教友在此避难。
武装自卫的教友。


海外援军。

教区第一任主教富成功(Bishop Joseph-Sylvain-Marius Fabrègues, C.M.)
教区第二任主教满德贻。
1935年庆祝保定宗座代牧区成立25周年。
保定府的高级教士
法籍遣使会士戴牧灵神父
威廉神父与Erkelens(林客鸾)神父
以下这些可能也属于保定教区的遣使会士:
保定主教座堂旧影:
此为第一代主教座堂
东闾朝圣地旧照:

1931年时任教宗代表的刚恒毅枢机主教来东闾朝圣
保定教区各地堂口旧照:
19世纪末的安庄天主堂
保定西关小修院
保定府小修院的教师们

仁爱会修女
Willems神父在程六市堂区和孤儿在一起
程六市天主堂内部
清苑南宋村天主堂
Willems 和南宋村的祭童们
Willems神父和老年中国夫妇
为老人行终傅圣事
教会葬礼


传教中的雷鸣远神父。


安东尼·科塔神父。

1926年,从保定代牧区划分出的安国代牧区主教孙德桢与其他五个首批国籍主教在罗马圣伯多禄大殿由教宗庇护十一世亲自祝圣。

安国教区首任主教孙德桢。

安国天主堂旧影

易县监牧区神职人员,中间者为意籍马迪懦主教。

易县天主堂大门旧影
其他不知名堂口:

保定忠贞教会范学淹主教旧影:
 

范学淹主教像

1988年秋苏志民主教看望范学淹主教(右)

1990年1月的范主教,可能是生前最后一张照片
1992年4月范学淹主教葬礼:
 


主持葬礼的东闾本堂崔新刚神父


祝圣墓穴
范主教去世周年时教友前往纪念
保定忠贞教会主教:
陈建章主教像
照片可能是拍摄于1994到95年间,右侧是晋牧后的苏志民主教,左侧是安树新主教,中间执权杖者是易县教区的刘冠东主教。

弥撒中的苏志民主教
服务于保定教区的易县教区主教:

易县教区刘冠东主教
弥撒中的刘冠东主教,可能是在原来的东闾西堂


在安庄天主堂的易县教区师恩祥主教


易县教区刘书和主教
80年代末至90年代初忠贞教会东闾朝圣盛况:
1995年5月24日进教之佑圣母瞻礼弥撒
进入21世纪以后的保定教区:

2015年1月29日政府高级官员(俞某)访问保定主教座堂,已转为公开教会后的安主教陪同(右),左为保定主教座堂本堂高虎庆神父。

安主教在保定主教座堂做弥撒

安主教在东闾新堂服务

安主教在东闾新堂旁与一些地上教会人员合影
一个乡村堂口的弥撒
安庄大堂的教友

海外教友对忠贞教会的支持

2015年5月22日徐水安庄地下教会祈祷所被强行拆除

安庄忠贞教会拆除前的简陋弥撒场所

东闾教友的简易祈祷所
朝圣月时东闾村内街道,可见宣传条幅

每年5月,盘旋于东闾上空的武装直升机
已被夷为平地的范学淹主教墓地(小望亭村东)

天主忠仆范伯铎·若瑟 为我等祈!
参考来源:
1.参考资料包括《河北省志-宗教志》北京中國書籍出版社-1995、《河北乡村天主教会研究》李晓晨,人民出版社-2012、《保定市志》北京:方志出版社-1997、《保定教区历史资料简编》崔新刚,香港原道出版出版有限公司-2014、《东闾朝圣地今昔》、维基百科,以及其他网站或博客的零散信息,有误之处欢迎指正讨论。
2.有关保定教区的详细信息参见本博主文:《天主教保定教区》。另可参考维基百科条目:【河北天主教
3.本文只是作为一个底稿,今后待时间充裕,博主会将之整理成一部更为完整而准确的历史著作。
=================================
=================================
 
Advertisements

作者: Domdionysius

罗马天主教徒,教名雅各·比约,奉行传统主义,追随圣庇护十世司铎会。幽燕独立运动发起者之一。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