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罗地亚枢机主教Alojzije Stepinac

躺在大教堂玻璃棺内的大主教Alojzije Stepinac被尊为克罗地亚的民族英雄,但是当地的旅游宣传品中却没有关于他的介绍,连教堂自己出的小册子里,也只说明那口玻璃棺的大主教是民族英雄,多一句介绍都没有。这位神秘的大主教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物呢?
1898年5月8日,大主教出生在萨格勒布西南40公里的克拉西奇(krašić)村的一个富裕的农民家庭,兄妹八人,排行老五。1916年被征召参加奥匈帝国军队,1919年复员。1924年,他断绝了跟当地一个女孩的婚约,加入了教士行列,随后前往罗马著名的格利高里大学学习神学和德语、意大利语、法语及拉丁语。1931年毕业后,由于成绩优异,被当时的萨格勒布大主教安东·鲍尔看中,把他带到萨格勒布工作。1934年升为副主教职位, 1937年安东·鲍尔去世,只有39岁的Alojzije Stepinac被提升为大主教,接替安东·鲍尔。
其后二战爆发,当时的克罗地亚隶属于南斯拉夫王国,塞尔维亚人处于支配地位,塞克两族民族矛盾尖锐。1941年4月14日,克罗地亚的右翼组织乌斯塔什(“乌斯塔什”原为“起义,起义者”之意)在德意的支持下,于 1941年成立了“克罗地亚独立国”。这是1102年以来,克罗地亚第一次形式上独立,开始时得到各界拥护,并得到梵蒂冈承认,大主教Alojzije Stepinac也表示了祝福。但是,乌斯塔什信奉纳粹的意识形态,目标是建立一个 “纯”克罗地亚种族的国家,视塞尔维亚人为他们的主要障碍。1941年5月,乌斯塔什的几个部长宣布了他们的目标:在克罗地亚独立国境内,三分之一的塞尔维亚人必须改信天主教(塞尔维亚人信仰东正教),三分之一的塞尔维亚人必须被驱逐出境,三分之一的塞尔维亚人必须被彻底消灭。在这一思想指导下,数十万塞尔维亚平民被屠杀。受过天主教正统教育的Alojzije Stepinac并不认同东正教,也反对塞尔维亚人信仰东正教,他认为天主教纯洁的理想也应该扩展到东正教的塞尔维亚人里。他曾在日记里写道:“如果有更多的自由,… 塞尔维亚在二十年内会变成天主教的地方。” “最理想的事情是使塞尔维亚人回到他们前辈的信仰中去;也就是说,服从基督的代表,既教皇的领导。虽然他不主张暴力,但他的这一思想在某些方面与乌斯塔什的目标相近,这使他曾对乌斯塔什寄予希望。然而,那些大屠杀的持续报道使他震惊,大主教开始转变态度。1942年4月的一个礼拜天,大主教手拿面包和盐站在圣伊什特万大教堂的门口迎接乌斯塔什的独裁者安特·帕维里奇。当着很多人的面,主教大人盯着帕维里奇的眼睛,用圣经中的话劝他不要再行杀戮,表现出面对邪恶的尊严和勇气。帕维里奇恼羞成怒,拒绝进入教堂。1943年3月,乌斯塔什政权命令所有犹太人到警察局登记。大主教对此进行抨击并将矛头直接指向乌斯塔什政权, “天主教会并不认为有些种族生来就要被统治和奴役的。天主教会只知道种族和民族都是上帝创造的 … 因此,非洲中部的黑人和欧洲人一样都是人,因为某种罪过而屠杀成百上千的人质的政体是一个异端的政体,这种政体只会导致邪恶。”大主教不仅言传说教,而且身体力行,他曾把一个犹太神职人员和他的家属长期隐藏在教堂里。尽管大主教很清楚法西斯分子和共产党都不喜欢他,但在二战结束前的最后阶段,他拒绝了逃亡罗马的建议。他觉得若离开了克罗地亚就会使得他无法帮助任何人,“最重要的是拯救那些还能够被救的人。”此时的大主教已经赢得了犹太人、塞尔维亚人和抵抗运动人士的信任,他们把他看作那个地狱般世界中唯一可以信任的人。
1945年共产党开始接掌政权,5月17日大主教被逮捕。6月2日,共产党领袖铁托来到萨格勒布。第二天大主教被释放。 6月4日,铁托会见了大主教,希望他能同意建立一个独立于梵蒂冈的,像南斯拉夫东正教会那样屈从于共产党政权的“天主教全国委员会”,被大主教拒绝。1945年10月20日,大主教写信揭露共产党迫害神职人员。信中说:因为党派接管,273名神职人员被杀害,169人被监禁,另有89人失踪或已被杀害,引起新政权不满。1946年9月18日,大主教再次被捕,并遭受审判。法庭以叛国罪和战争罪,判处大主教16年徒刑,关进Lepoglava监狱。审判前,铁托曾对他说“如果他不继续公开反对新的南斯拉夫,可以不被交付审判”,遭到拒绝。鉴于大主教的崇高威望和国际影响,五年后铁托表示愿意释放大主教,条件有三:或去罗马或者退休或仅限于在他家乡克拉西奇的教堂活动,大主教选择了克拉西奇。1951年12月5日,大主教被遣送克拉西奇,他实际被软禁在那里。1953年1月12日:梵蒂冈教廷教宗宣布Alojzije Stepinac大主教升为枢机主教,即“红衣大主教”。1959年,克罗地亚著名雕刻艺术家伊万·梅德罗维奇从国外回到克罗地亚,看望大主教。他们两人1943年在罗马相识,结下友谊。大主教在写给伊万·梅德罗维奇的信中表达了他对共产主义的终极看法: “我可能不会活着看到共产主义世界崩溃,因为我身体不好。但我绝对肯定它的崩溃.” 1960年2月10号,大主教病逝于克拉西奇。2月13号,在萨格勒布圣伊什特万大教堂内举行葬礼。2月17号,教皇约翰二十三世在圣彼得大教堂为大主教举行纪念弥撒。1992年2月14日,新的克罗地亚议会给大主教平反昭雪。1994年9月10 日,教皇保罗二世来到萨格勒布,为Alojzije Stepina举行追思弥撒,教皇赞扬大主教的讲话,博得长期掌声。1998年7月3日,教皇再次访问克罗地亚,确认大主教为殉道烈士。
由于二战期间,一些天主教神职人员,也参与了“乌斯塔什”的暴行,由于大主教的日记中确有反对塞尔维亚的记述,因此至今对他的评论仍是褒贬不一,这也许是不好介绍他的原因之一。但是,正如1984年一位克罗地亚老妇人对瞻仰大主教墓的美国作家Kaplan所说: “多写写他好的地方吧,他是我们的英雄,不是一个战争罪犯。”
 

(大主教家乡教堂前的纪念像)
大主教家乡故居墙壁上的纪念牌)
(大主教家乡克拉西奇教堂)
Advertisements

作者: Domdionysius

罗马天主教徒,教名雅各·比约,奉行传统主义,追随圣庇护十世司铎会。幽燕独立运动发起者之一。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