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嘉禄‧鲍荣茂主教(St. Charles Borromeo)

11月04日 聖嘉祿‧鮑榮茂主教(St. Charles Borromeo)米蘭樞機主教,公元一五八四年
公元16世纪,圣教多难。教会的中流砥柱,改革运动的中心份子共有四位:教宗圣庇护五世、圣斐理伯内利、圣依纳爵和今天瞻礼纪念的圣嘉禄。
圣嘉禄出身意国米兰贵族,生于公元一五三八年十月二日。父亲是包络米伯爵,母亲系出名门,是教宗庇护四世的姊姊。嘉禄弟兄姊妹六人,自幼热心敬主。年十二岁,行剪发礼,在米兰学习拉丁文。毕业后,入巴维亚大学。在学校里,已有超凡的圣德,同学奉为模范。二十二岁那一年,考取博士学位。
公元一五五九年,教宗保禄四世驾崩。嘉禄的母舅,梅田西枢机当选继任,即庇护四世。
嘉禄圣德卓著,升任枢机,兼米兰教务管理员。不久,朝廷任命他为波伦日、罗麦雅特使、葡萄牙、瑞士、荷兰「保佐人」,方济各会、加尔默罗会、及其他若干修会「保佐人」。嘉禄虽然身兼数职,处理公务,头头是道。他在百忙中,还抽出时间,从事音乐和体育。
嘉禄是一位博学多才的知识分子,热心提倡学术研究,在梵谛冈创设了学术研究协会,延聘专家作学术演讲,担任专门研究工作。
嘉禄在教会拥有崇高的地位和权力,可是他非常谦逊,常常担忧自己的地位太高,自己的权力太大,惴惴不安。他渴望早日挂冠求去,入隐院修道。有一次,巴格德主教可敬的巴尔多禄茂到罗马,嘉禄就将自己的心事告诉巴尔多禄茂:「你知道我的环境,我希望把这些公职卸去,入修院隐修,与天主日日晤谈,外界的关系,一概断绝。」巴尔多禄茂就劝他不必担忧,天主赏赐他这个尊贵的地位和权力,是叫他充分利用,为圣教会服务,所以他必须努力工作,帮助圣教会,传扬福音,荣主救灵。
教宗庇护四世就任后不久,决定重开脱利腾大公会议(按该会议于公元一五五二年起休会)。负责执行这项伟大任务的,是圣嘉禄。公元一五六二年,脱利腾会议复会。这次会议(脱利腾会议的第三部分),历时两年,召开大小会议多次,讨论各项有关教理和教会纪律的重要议案。会场最活跃的人物是圣嘉禄。历史性的脱利腾大公会议,获致如此美满的成绩,圣嘉禄是第一位功臣。
脱利腾会议进行中,嘉禄的父亲包络米伯爵逝世,爵位按律应由嘉禄继承。嘉禄一心献身事主,视富贵如敝屣,就将伯爵的名衔让给叔父儒吕。
公元一五六三年,嘉禄领受了铎品神职。二个月后,祝圣为主教。可是他教廷的公务太忙,一时来不及上任,赴米兰治理教区。教会根据脱利腾大会会议的决议,编制要理书,修订礼仪,和圣教音乐,这任务又落在嘉禄的肩上。
那时候,米兰教务,由副主教代理。这位副主教忠实执行大公会议的改革方案,由一批耶稣会士协助办理。圣嘉禄获得教廷批准,忙中偷闲,赴米兰召开教务会议,视察本区教务。临行时,教宗授予意大利全境特别钦使的荣衔。
他到了米兰,备受信友的热烈欢迎。第一天在主教大堂讲道,主题是圣经上耶稣说的:「我渴望而又渴望,同你们吃这一次逾越节羔羊。」
米兰教务会议按照脱利腾大公会议的决议,拟订神职人员的训练方案,对于弥撒圣祭、施行圣事、星期日讲解要理及其他重要问题,拟订了周密贤明的执行细则。
嘉禄以特别钦使的身份,赴多斯卡尼处理会务期内,奉召返罗马。教宗庇护四世病笃,嘉禄和圣斐理伯内利随侍左右,为教宗送终。新教宗圣庇护五世登极,挽留嘉禄继续在教廷供职。嘉禄因米兰教务,亟待本人亲自治理,不容久离任所,婉言拒绝。教宗无奈,准他离京,临行时赐予特别祝福。
公元一五六六年四月,嘉禄到米兰,致力整顿教区纪律。他自己以身作则,操务苦行,生活俭朴,主教府收入,全部拨充慈善事业。有一次,人们见他的被缛太薄,特给他添置一条厚被。嘉禄道:「不必买,假如天气寒冷,上了床,身体自然会暖和起来。」
亚斯底主教随圣嘉禄视察教区。他在嘉禄参加的殡礼中,发表诔词道:「我随嘉禄主教视察教区,天气非常寒冷,他深夜还在卧室读书,身上只穿一件单薄的长衣。我问他要不要加穿一件衣服。他答道:我没有别的衣服,白天我穿主教的礼服,夜间穿便服。我只有这一件便服,夏天和冬天都是一样。」
嘉禄把主教府的银器卖掉,所得的钱,全部捐给贫苦的教友。除了慈善事业外,嘉禄复拨巨款资助学校。杜爱英国学院,大部分基金,由嘉禄捐助。所以亚伦枢机称他为「杜爱英国学院的创办人。」
嘉禄为本区神职人员组织退省神工。他自己每年参加避静二次。每天早晨,奉献弥撒圣祭前,行告解一次。
嘉禄对教会所订的礼仪非常注意。无论他有什么急事,或是遇到冗长的礼仪,总是用心地诵念经文,绝不草率。
嘉禄爱主的热忱,鼓舞着众人修德行善。嘉禄的善表,是他整顿教区纪律最有效的武器。他召集教务会议多次,拟订改革纪律的详细方案。嘉禄推行改革运动时,恩威兼施。
嘉禄的口才并不很好,他的讲道,完全靠个人的努力,才能获致成功。他的知友亚基利说:「嘉禄没有天生的口才,说话的声音又很低,可是他一上讲坛,字字打入听众的心坎,这一点的确是非常难能可贵的。」
嘉禄对儿童的要理,非常注意。除了督促本堂司铎每主日讲道以外,他又创设了教理研究会。研究会拥有七百四十所教理学校,三千名要理讲解员,四万名学生。圣嘉禄可以说是「主日学校」的鼻祖。他创办的公教主日学校,比誓反教的主日学校早二百年。

嘉禄的传教工作,获得巴尔纳伯会的协助颇多。公元一五七八年,他创立了「圣盎博罗削会」,会士都是不加入任何修会的司铎,志愿为主教服务,矢发服从主教的圣愿。会士们协助嘉禄办理许多传教事业。
嘉禄大刀阔斧的改革,遭到当地权贵的反对,自在情理之中。关于教会和地方行政机关的权限问题,双方相持不下,请求教宗和国王裁断,结果嘉禄获得胜利。
有一次,嘉禄视察教区,市政参议员乘机掀风作浪,妄称嘉禄无权视察,要求教宗将他撤职。可是国王也支持嘉禄,命令总督尊重主教的教务视察权,市政机关不应妄加干涉。
若干反对嘉禄的人,计划阴谋暗杀圣人。凶手埋伏主教小堂门口,嘉禄跪在祭台前念晚祷经,凶手开枪射击,嘉禄仅受微伤,安然脱险。
米兰农田歉收,粮荒严重。嘉禄募集谷麦,赈济灾民,主教府每天供给三千灾民的口粮。
嘉禄致力训练神职人员,创设修院三座;十八年内召集教务会议十六次。
公元一五七五年,嘉禄为得圣年大赦前赴罗马。下一年,米兰举办圣年大赦,教友涌集,盛况空前。
米兰大疫期内,总督和缙绅离城逃避,嘉禄不顾生命危险,留居城内,主持救济工作。主教府神职人员不够分配,嘉禄就向各修院呼吁,请他们协助,修士纷纷响应主教的号召,全体动员,参加看护病人的工作。这一次米兰疫病的严重,空前未有,丧命者不计其数,商业停顿,粮食缺乏。嘉禄每日须筹募粮食银钱,供应数千人的膳食,煞费苦心。主教府的财产全部变卖后,嘉禄还欠了许多的债,他甚至将宗教游行所用的帐篷都全部拆下来,裁制衣服,发给灾民使用。
嘉禄建造了许多临时病院,在街道上搭盖临时祭台,病人可以在自己的窗口望弥撒。嘉禄复将教友们组织起来,协助神职人员,看护病人。他自己每天亲往城内各区照顾病人,给他们准备善终。米兰大疫,于一五七六年爆发,两年后(一五七八年),方才终止。嘉禄在这二年内,献身为病人服务,日以继夜,心力交瘁,个人生命安全,早已置之度外。
公元一五八零年,十二位英国青年,由罗马往英国传教,道经米兰,嘉禄热烈招待他们,其中一位在米兰讲道,那就是十八个月后,在英国为主致命的真福雷夫沙文。
嘉禄与圣类思公撒格相遇,是公元一五八零年的事。那时候,圣类思还只有十二岁,初领圣体时,送圣体给他的,是圣嘉禄。

嘉禄公务繁剧,睡眠不足,身体一天比一天衰弱。教宗额我略十三世禁止他在封斋期内,守斋太过分。
公元一五八三年,嘉禄以教廷特派视察员的身份,巡视瑞士。他全力劝化誓反教徒归正。有一天,遇到一个不识字的牧童,费了很长的时间,教他念天主经、圣母经,待他念会了,方才走开。
沙华公爵身患重病,群医束手无策,家人给他准备后事。嘉禄闻讯,亲往探视,到了病室,公爵欢呼道:「我决不会死,我—定会好的。」第二天,嘉禄送圣体给他领,并为他祈祷,公爵的病,立刻好了。
公元一五八四年,嘉禄的身体,比以前更衰弱。十月里,到华拉流山作了一年一度的退省神工。是月廿四日起,病势恶化。廿九日赴米兰,诸圣瞻礼日,在故乡亚隆伯作了最后一次弥撒,追思已亡瞻礼在米兰领受最后圣事。十一月四日子时,安逝主怀。享年仅四十六岁。
嘉禄于公元一六一零年由教宗保禄五世列入圣品。
Advertisements

作者: Domdionysius

罗马天主教徒,教名雅各·比约,奉行传统主义,追随圣庇护十世司铎会。幽燕独立运动发起者之一。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