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庇护十世司铎兄弟会(SSPX)

中文名:圣庇护十世司铎兄弟会
拉丁语:Fraternitas Sacerdotalis Sancti Pii X
英语:Society of St. Pius X(简称:SSPX)
口号:Christus vincit, Christus regnat, Christus imperat(基督得胜! 基督为王! 基督显权能!)
创办人:马歇尔·勒菲弗总主教(Marcel Lefebvre)
创立时间:1970年11月1日
创立地点:瑞士弗里堡(Fribourg)
性质:天主教传统主义团体(教会内尚未有合法地位)
总部:瑞士联邦孟辛根地区(Menzingen)
现任总会长:贝尔纳·费莱(Bernard Fellay)
网站:www.fsspx.org
===简介===
圣庇护十世司铎兄弟会(拉丁语:Fraternitas Sacerdotalis Sancti Pii X)创立于1970年,是一个国际性的天主教传统主义团体。该团体的英文名称为Society of St. Pius X,常以此缩写为SSPX。
兄弟会是由罗马天主教会中不满梵蒂冈第二次大公会议(1962年–1965年)的神职人员组成的,创办人马歇尔·勒菲弗当时是罗马天主教会的一位法籍总主教。由于对梵蒂冈第二次大公会议的立场与主流天主教会不同,兄弟会与主流天主教会存在神学争议。兄弟会也以脱利腾弥撒的强烈拥护者闻名,因此对于梵二会议的礼仪改革以及对于现代社会、犹太社群等议题的态度所做的开放立场有所不满。1988年6月30日,马歇尔·勒菲弗总主教在未经教宗批准的情况下,为兄弟会祝圣四位司铎为主教。次日,教廷宣布马歇尔·勒菲弗总主教与四位新主教陷入自科绝罚的境地。后来经过双方接触,教宗本笃十六世于2009年1月21日宣布撤销对圣庇护十世司铎兄弟会主教的自科绝罚令,此后又经过多次会晤寻求合一途径,但至今在教会内仍未拥有正常的法律地位。[2]
兄弟会现任总会长为贝尔纳·费莱主教,总部设在瑞士伊康倪,拥有三位主教,六百多位司铎,六座国际大修院,数十万追随的信众。
===历史===
圣庇护十世兄弟会就如同当时的大多数天主教传统主义运动团体一样,是因为反对第二次梵谛冈大公会议所带来的改变而聚集起来的。其创始者马歇尔·勒菲弗是一位法籍的总主教,在他退休前他花上许多光阴在服务非洲的天主教教会上,他先是担任了达喀尔总教区的总主教,之后则在1962年至1968年间以专在非洲传教的圣神会(Congregation of the Holy Spirit)的总会长身份服务多年。[7]在1968年,梵二结束后三年,他因为反对梵二的影响选择退休来到罗马的修院,却从在罗马深造的法籍修生那边听到他们因为坚持传统而被支持梵二改革的教会高层们排挤的状况。[8]本身也反对梵二的影响的他最后将这些修生们带到了瑞士的弗里堡大学以完成他们的学业。[9]
兄弟会的成立:
1970年勒菲弗总主教向洛桑、日内瓦暨弗里堡教区法兰索瓦·夏礼耶主教(François Charrière)[10]申请在他所管辖的教区建立一个司铎会,并在11月获得同意的答复。这个司铎会就是圣庇护十世兄弟会。在获得瑞士的信徒团体的捐赠下,他们买下了伊康倪(Ecône)的教会地产成立了最初的神学院。
在惯例上司铎会若要获得独立于教区体系的自主权,必须再获得教廷的认可。在此之前该司铎会仅是洛桑、日内瓦暨弗里堡教区内的善会团体。为了加速认证的过程,勒菲弗总主教寻求了几个教廷部门主管的帮助,并获得了圣职部部长若望·若瑟·怀特枢机的正面回应。怀特枢机在1971年2月18日寄了封鼓励的信函给勒菲弗总主教,并期待见到这个团体对于全球司铎的贡献。在此同时,庇护十世兄弟会也遭受许多教会成员,尤其是与其创办者同乡的法国主教们的不待见。由其是当时的梵蒂冈国务枢机卿让-玛莉·维若特(Jean-Marie Villot)。1971年11月法国主教团甚至公开表示不欢迎跟随勒菲弗的司铎出现在他们的教区。[11]
梵谛冈方面对兄弟会的审查在1974年开始,在1974年11月11日,两位比利时籍的神父被派去伊康倪担任特使和视察者,据圣庇护十世兄弟会的说法,这二位特使谈及了一些过于激进的改变,如会开放司铎的婚姻等。对其所言的担忧导致勒菲弗总主教在稍后的11月21日,写下一篇措辞强烈的宣言。其中批判教会的改革风潮,认为现代主义已经渗入教会之中,造成了对整个教会的破坏。这篇宣言对圣庇护十世兄弟会与教廷间造成极大的不愉快。[12]
与教廷的冲突:
而在1975年时情势产生了变化,由于勒菲弗总主教所做的宣言,导致洛桑、日内瓦暨弗里堡教区的时任主教皮埃尔·玛米(Pierre Mamie)[13]的注意,1975年5月6日在征询修会部部长指示后,玛米主教决定通知勒菲弗总主教必须撤销圣庇护十世兄弟会的教区善会团体的资格。同时,勒菲弗总主教也收到专为审查庇护十世兄弟会而组成的枢机委员会的回应,告知该组织无法通过审查成为宗座认可的组织,并且同时为玛米主教的撤销通知做了背书。[14][15][11]
然而,虽然遭到撤销,但是庇护十世兄弟会却没有停止其活动。对于这点教宗保禄六世在1976年5月24日拣选新枢机的御前会议的文告中针对勒菲弗总主教以及其支持者进行了劝说。[16]对此勒菲弗总主教的回应是在6月祝圣了这段期间在伊康倪神学院受训的修生们,为从属理应不存在的圣庇护十世司铎兄弟会的司铎,而这已经违反教会法的规范了。接着就在6月25日时任教廷副国务卿乔瓦尼·贝内利总主教致函转达教宗的对于此举将招致的处罚的警告。然而勒菲弗总主教的反应就是在29日再度祝圣司铎。[17]
于是在1976年7月1日教廷宣告勒菲弗总主教被停权一年不得任命新司铎。1976年7月11日,主教部部长塞巴斯汀诺·巴乔枢机(Sebastiano Baggio)致函警告勒菲弗应对其所进行的叛逆行为表示歉意。否则会有更进一步的处罚。[17]然则勒菲弗总主教却致函给保禄六世说他在6月29日的行为是合法的,且拒绝服从要求他关闭伊康倪神学院的要求。最后在7月22日,主教部发布了对勒菲弗总主教无限期的限制所有主教职权的惩处。 [18]
私自祝圣主教事件:
圣庇护十世司铎兄弟会与教廷的关系恶化的最大转折点乃是1988年于伊康倪神学院举行的主教祝圣仪式。在这个庇护十世兄弟会的诞生地,勒菲弗总主教与巴西的坎普斯教区荣休主教安东尼·德·卡斯特·罗梅耶在未受若望保禄二世同意的情况下,一起祝圣了四位从属于兄弟会的司铎为主教。
早于1983年勒菲弗总主教就曾经提及过祝圣主教的想法。[19]而到了1987年,勒菲耶总主教已经高龄81岁了,因而寻找继任人成为一个迫切的问题。若是少了主教,那就无法任命新的兄弟会司铎。1987年6月,勒菲弗总主教宣布说他打算祝圣新的主教以作为他的继承者。他同时暗示,不论教廷是否批准他都打算完成此事。[20]虽然如此教廷方面对于庇护十世兄弟会依然抱持一定的怀柔态度,1988年5月5日信理部部长拉辛格枢机与勒菲弗总主教签署了一份声明,表示庇护十世兄弟会愿意接受梵二的决议,以做为换取推动脱利腾弥撒的权益。而圣庇护十世司铎兄弟会也能转型为神职人员的使徒性团体。协议甚至提出由教宗任命一位勒菲弗所提出的候选人为主教,以及成立一个专为解决兄弟会与教廷间的可能冲突的委员会,并由新任命的主教担任当然成员。
但是在5月24日,勒菲弗总主教却推翻了协议。在他写给拉辛格枢机的信中,他说明协议并不符和兄弟会的要求。如任命至少三位主教,要让更多支持传统的人士加入该委员会。并表示如果没有更多的回应,他将保持原先于6月30日自行任命主教的计划。在此之后教廷与兄弟会的协调开始走向破裂的方向。[21]
1988年6月17日教廷主教部部长贝尔纳德·甘汀枢机发布了正式公文,若是勒菲弗依然坚持在没有获得教宗同意的情况下祝圣主教。那么基于教会法典的规范他将受到立即的自科绝罚。这是教廷首度提出绝罚的警告。虽然如此最后在1988年6月30日勒菲弗总主教与安东尼·德·卡斯特·罗梅耶主教(Antônio de Castro Mayer)还是一起祝圣了四位司铎贝尔纳·费莱(Bernard Fellay)、贝尔纳·蒂西耶·德·梅尔里拉斯(Bernard Tissier de Mallerais)、理查德·威廉森(Richard Williamson)以及阿方索·加拉雷塔(Alfonso del Gallareta)为主教。
翌日7月1日甘汀枢机以主教部的角色发表了声明,表示勒菲弗、卡斯特·罗梅耶,以及那四个接受这非法祝圣的新主教“已经在既成事实上遭受了立即性的自科绝罚”。 (而勒菲弗总主教的司铎们从未被绝罚过,且其所有圣事处听告解权之外都是有效的)
1988年7月2日,教宗若望保禄二世签署了自动敕书<天主的教会>(Ecclesia Dei),正式宣告这次的绝罚,并且指责这次的私自祝圣的严重性,其所显示的是对合一的教会之罗马宗座的轻视以及对其的否定,从而形成了一起分裂行为。不过也对圣庇护十世兄弟会伸出友谊之手,经由该牧函成立了“天主的教会”宗座委员会来专责推动与兄弟会的和好。并允许普世教会在有限度重新举行脱利腾弥撒。
就在此事件发生后,十二位司铎以及部分修生决定离开圣庇护十世兄弟会。并在获得教廷接受下,成立了使徒性团体圣伯多禄司铎兄弟会(FSSP)。负责在罗马天主教内维护传统拉丁弥撒的任务。[22]
1991年3月25日,在祝圣主教四年后,马歇尔·勒菲弗总主教在瑞士患癌症去世,享年85岁。
1991年7月28日,蒂西耶主教主礼,加拉雷塔主教与威廉森主教襄礼,在里约热内卢祝圣兰赫尔(Licínio Rangel)为巴西坎普斯教区(Campos)主教,以接替于4月25日过世的卡斯特·罗梅耶主教,即共同参与1988年祝圣主教礼的坎普斯教区前任主教,他当时领导着数万人追随信众的Society of St. John Marie Vianney (SSJV) ,拒绝梵二改革,完全举行传统弥撒。教廷依然未承认此次祝圣有效,但在2001年8月15日兰赫尔带领25位司铎与教廷主动和解,完全服从教宗若望保禄二世,并为其建立圣若望·玛利亚·维雅纳个人宗座署理区,但他与其继任者费尔南多·里凡(Fernando Arêas Rifan)与圣庇护十世会的关系开始破裂。
1996年,伯尔纳多·费莱主教担任总会长一职至今。
与圣座后续关系:
2000年禧年,圣庇护十世司铎会主教带领司铎与修生前往罗马朝圣。
2005年新任教宗本笃十六世,即当初与勒菲弗总主教谈判的拉辛格枢机,他曾于2005年8月29日亲自会晤勒菲弗的继任者贝尔纳·费莱主教。在那次会晤中,教宗表示愿意逐步展开修复的步伐。
因兄弟会不断壮大影响越加不可忽视,以及大量年轻教友对于传统弥撒礼仪更为热爱。2007年7月7日教宗本笃十六世发布《历任教宗(Summorum Pontificum)》宗座牧函,该牧函扩张了教宗若望保禄二世在1984年核准圣事部发布的《四年至今》中对于采用教宗若望二十三世的于1962年所核准的采用拉丁语的《罗马弥撒经书》的允许,并将采行此一弥撒经本的权力开放给所有司铎,只要他没受到处罚禁止举行圣事。在附录信件中他也强调,之所以有必要为1988年时对传统弥撒的规范作补齐,主要原因正是要弥补与各个自梵二以来因热爱传统弥撒而导致分离的团体与教会间的裂痕。并且说明维护传统弥撒的司铎们也不可以就此对新式弥撒完全的隔绝。受此影响,有部分脱离了圣庇护十世司铎会的小型司铎会如IBP(Institute of the Good Shepherd)等开始恢复了与教宗共融的关系。
圣庇护十世司铎兄弟会费莱总会长在2008年12月15日向教宗本笃十六世提出请求宽恕,2009年1月21日教宗本笃十六世于宣布撤销对圣庇护十世司铎兄弟会主教的自科绝罚令。同时就教义问题与圣庇护十世司铎兄弟会开启会谈,使有关教义问题得到澄清,以期克服彼此间存在的破裂。遵从教宗的意愿,由圣庇护十世司铎兄弟会和圣座教义部双方专家组成的混合研究委员会从2009年10月至2011年4月在罗马举行了8次会谈。
期间一些自由派教廷高层指控教宗企图走回头路,返回梵蒂冈第二届大公会议之前的状态。对此教宗在圣座新闻室3月12日公布的写给全球天主教主教的信中为自己进行了辩解。信中表示兄弟会目前在教会法律中没有地位,其神职人员不能在教会内合法执行职务,教会不以纪律理由,而以教义问题来处理这个团体的问题。并且兄弟会不可以把教会训导的权威锁定在1962年。愿意服从大公会议者,他也必须接受教会许多世纪以来所宣认的信仰。教宗进一步指着圣庇护十世兄弟会向全球主教说:“难道可以弃这个团体于不顾吗?这个团体有491位神父,215位修生,六所修院,两所大学院校,117位修士,164位修女,还有万千信徒。难道我们可以一味儿排除他们,当他们是边缘一群极端派者的代表,而不寻求与他们修好合一吗?要是如此,将来该怎么办?”。
2011年9月14日总会长贝尔纳·费莱蒙席前来梵蒂冈,与圣座教义部部长兼圣座天主的教会委员会主席威廉•列瓦达枢机 主教举行了会晤。圣座教义部秘书长拉瓦里亚总主教和圣座天主的教会委员会秘书波佐蒙席也出席了会谈。陪同费莱蒙席前来梵蒂冈举行会晤的是圣庇护十世司铎兄弟会的第一和第二总助理普夫吕格尔神父和内利神父。圣座教义部仍旧认为,接纳信理前导乃是达致与圣座圆满修和的基本条件,信理前导阐明了几项教义原则和诠释公教教义的准则,为确保忠于教会的训导和‘与教会同感’,这些原则极有必要,同时合理讨论个人表达的神学思想或梵二大公会议文件以及随后的教会训导中提出的神学解释。”
2012年3月16日,圣座教义部部长兼圣座「天主的教会」委员会主席威廉•列瓦达枢机主教于梵蒂冈与圣庇护十世司铎兄弟会总会长贝尔纳·费莱蒙席会晤中表示:圣庇护十世兄弟会给予圣座神学文件的答复,尚不足以克服导致与圣座分裂的教义问题。为避免教会分裂导致无法估计的痛苦,列瓦达枢机邀请费拉伊蒙席在一个月内澄清立场,「以达到如教宗本笃十六世所寄望的:愈合既存的创伤」。
6月13日下午,圣座教义部部长兼圣座“天主的教会”委员会主席威廉•列瓦达枢机与庇护十世司铎兄弟会的总会长贝尔纳·费莱蒙席举行了会晤。要求兄弟会对教义部2011年9月提出的信理绪论作出答复。[3]费莱蒙席承诺在合理的时间内给出答复。列瓦达枢机在与费莱蒙席的会晤中也交给对方一份文件,其中建议把自治团体作为庇护十世司铎兄弟会今后在教会法典上有可能得到承认的“适当途径”。
7月19日梵蒂冈新闻室就“圣庇护十世司铎兄弟会”代表大会声明发表公告,指出“圣庇护十世司铎兄弟会”不久前结束代表大会,并为这个团体根据教会法典与圣座建立可能的正常关系公布了一份声明。此后因不满费莱主教与教廷寻求和解,兄弟会中的理查德·威廉森主教公开表示不再服从总会长,因此在10月24日遭到开除。
10月13日,教廷信理部首长向德国记者表示,梵蒂冈打算不再与分裂的天主教传统主义者「圣比约十世会」会谈,因为他们坚持天主教会必须废除五十年前开展的现代化改革。
2013年6月27日兄弟会内的三位主教,共同签属一封拒绝梵蒂冈提议的文件,坚持梵蒂冈在梵二会议后已经走上错误的道路了。[4]此外在同年接替退位的本笃十六世的方济各教宗则在同年十月时遭贝尔纳·费莱批评为现代主义者。[5]作为回应,新任的教廷信义部部长暨“天主的教会”宗座委员会主席格哈德•缪勒枢机说明圣庇护十世司铎兄弟会依然处于其造成的裂教状态,并且说虽然该团体的主教已由本笃十六世宽免其非法的任职及承认有效性,但是其行使主教的权限依然遭到限制。[6]
2014年9月23日圣座教义部部长缪勒(L. Müller)枢机与圣庇护司铎兄弟会总会长费莱(Bernard Fellay)主教在梵蒂冈举行会谈。圣座教义部发表公告指出,双方逐渐走上“达致圆满修和”的道路。这项会晤为时两个小时,双方在“亲切的气氛下”查看了“几个有关教义和教会法典的问题,并且同意逐渐走在修和的路上,在合理的时间内克服相关困难,达致所期望的圆满修和”。
2015年9月1日,教宗方济各宣布慈悲特殊禧年时(从2015年12月8日圣母始胎无染原罪瞻礼开始,到2016年11月20日基督普世君王节结束)“…考虑到那些基于不同原因,选择到圣比约十世兄弟会司铎的圣堂来领受圣事的信友。慈悲禧年不排拒任何人。来自不同地区的多位主教弟兄曾向我提及这些司铎的善意和施行圣事的做法,尽管他们的处境,从牧民上而言,仍面对困难。我相信在不久将来,可以找到解决方法,与圣比约十世会的司铎和长上,恢复圆满的共融。此刻,为了该团体信友的裨益,我个人决定,在慈悲圣年期间,那些自该会的司铎领受修和圣事的信徒,将有效及合法地获得他们罪过的赦免。”因此圣庇护十世会士们在禧年期间,行使的告解圣事是完全合法的(来源)。
2016年4月2日周六,教宗方济各在梵蒂冈接见了圣庇护十世司铎兄弟会总会长费莱主教。教廷方面提议兄弟会可转为如主业会那类的国际自治社团,费莱主教向教宗提出了他的观点,这项会晤非常亲切。
6月28日,费莱总会长于其发表的公报中表示兄弟会仍然坚持以往立场,声明圣庇护十世修会的首要宗旨是培养神父,并不意在于得到常规法理的认可,特殊的情形即已赋予它为天主教会工作的权利,修会将继续等待一位坚定地渴望回归圣传的教宗。
7月3日梵蒂冈电台采访圣座“天主的教会”委员会秘书长圭多•波佐(Guido Pozzo)总主教,针对此前的公报,他认为对话并会因此而中断,重申获得圣座承认与普世教会共融在法典上的承认是必要条件,教宗方济各惦记教会的合一以及能促进教会合一的所有工作。
11月20日慈悲特殊禧年结束后,教宗方济各宣布将圣庇护十世会司铎的听告解权转为永久性。庇护十世兄弟会司铎赦免的也是有效且合法的。“我们相信这些司铎的良好意愿,因着天主的帮助能够恢复在天主教会内的完全共融,我决定规定慈悲圣年之后,继续予以他们这一权力,直到相关的新规定(出台)。”(来源
兄弟会内的分离运动:
1983年,勒菲弗总主教要求其领导的SSPx美国司铎遵循1962年的弥撒经书,并坚持认为司铎应公开申明效忠教宗若望保禄二世,这其中的宗座出缺论者(不承认教宗庇护十二世过世后继任的所有教宗合法性),包括九位美国司铎拒绝了(美国东北部地区的Fr. Clarence Kelly、Fr. Daniel Dolan、Fr. Anthony Cekada、Fr. Eugene Berry被勒菲弗总主教驱逐,其他五位后自愿加入),他们建立了圣庇护五世会(Society of Saint Pius V, 简称SSPV),但数年后该团体便分裂,分离者发起“Catholic Restoration”,其领导者Dolan与Sanborn神父后来都被越南叛逃的大主教吴廷俶(Ngo Dinh Thuc Pierre Martin)私自祝圣为主教。 1993年10月19日,由前波多黎各主教阿尔弗雷多·门德斯(Alfredo Méndez-Gonzalez)祝圣了Kelly神父为SSPV主教。2007年2月28日Kelly祝圣Joseph Santay为其第二位主教。现其总部设在纽约Oyster Bay Cove,有5个弥撒点在美国十二个州。
1985年Francesco Ricossa神父带领Franco Munari , Curzio Nitoglia (后来返回了SSPX) Giuseppe Murro三位奕孔神学院的神父从SSPX分离,创立Istituto Mater Boni Consilii,仅使用由教宗庇护十世修订的弥撒经书。Franco Munari 与Geert Jan Stuyver两位主教先后为其服务。现其总部位于意大利都灵,主要活动于意、法国和比利时三国。
1988年6月30日勒菲弗总主教祝圣四位新主教后,教宗若望保禄二世对其宣布绝罚,兄弟会中的十二位司铎以及部分修生离开了圣庇护十世兄弟会,1988年7月18日于瑞士的奥特里夫的一间修院,在若瑟·毕斯其神父(Josef Bisig)的带领下成立了圣伯多禄司铎兄弟会(简称FSSP),并且获得了教宗的认同而与宗座完全共融。
2003年,善牧司铎会(IBP,英文名:the Institute of the Good Shepherd)创立者Paul Aulagnier神父在因支持教廷的梵二政策被圣庇护十世会开除,跟随他的司铎们在2006年被教宗本笃十六世认可。
2008年6月,隶属兄弟会的The Transalpine Congregation of the Most Holy Redeemer (C.SS.R.)创立者Michael Mary Sim神父在与教廷寻求和解后被教宗本笃十六世接纳,之后改名为FSsR(Filii Sanctissimi Redemptoris,至圣赎世主之子会),主要活动于苏格兰的帕帕斯特隆赛岛与新西兰的基督城。
2012年5月,一封圣庇护十世会三位主教写给总会长费莱的信显示出兄弟会内部对于与教廷和解的立场分歧。
在北美的被兄弟会开除与自行脱离的五位神父Fr Joseph Pfeiffer、Fr Francois Chazal、Fr Ronald Ringrose、Fr Richard Voigt、Fr David Hewko 成立了the Society of St. Pius X of the Strict Observance (SSPX-SO),他们不支持与教廷的对话,坚决反对接受梵二决议,认为自己是真正坚持勒菲弗总主教的原则。他们是圣庇护十世会抵抗运动(SSPX Resistance)的早期发起方。
2012年8月,理查德·威廉森主教在没有获得圣庇护十世兄弟会同意的情况下访问了巴西新弗里堡的一座属于本笃会的圣十字架会院,并为逾百位平信徒举行坚振圣事。引发了他与该会间的矛盾与冲突。稍后于10月圣庇护十世兄弟会的总会长贝尔纳·费莱要求威廉森遵守当初所发的服从誓愿。他却回以颜色要求费莱主教自行辞去总会长一职。最终导致在10月24日,圣庇护十世兄弟会宣告其必需不得不的开除威廉森主教,因为他无视于应有的对总会长的尊重与服从。在他被开除后没多久,他就在其每周的部落格更新上发布了新讯息,言中论及他会继续顺服天意,为此他会继续为司铎晋铎,甚或是祝圣新的主教。发起了一个“天主教反抗运动(属于sspx Resistance)”请求大众的支持。要支持者们借此向改变对罗马的态度的圣庇护十世兄弟会表态。
2013年,威廉森主教成立一个名为“The St. Marcel Initiative”(圣马歇尔行动)的网站,与其恩师与庇护十世兄弟会创始者同名,用以宣传与募款,由David Allen White负责,总部在弗吉尼亚州。
2014年6月,法国的Avrillé道明会修道院团体圣马歇尔勒菲弗联盟(Union Sacerdotale Marcel Lefebvre;英语: Priestly Union of Marcel Lefebvre)祝圣司铎的计划没有得到Felly总主教的支持。7月15日威廉森主教为其主持弥撒及会议后,该修院修士联合法国其他的SSPX抵抗运动神父正式与SSPX分离,在10月26日签署“忠于公教宣言(Declaration of Catholic Fidelity)”之后,形成了马歇尔勒菲弗司铎联盟(Priestly Union of Marcel Lefebvre)。
2015年3月19日,威廉森在未受教宗同意的情况下于巴西新弗里堡的本笃会修道院为一位同样是离开圣庇护十世兄弟会的司铎尚·米契·弗雷祝圣为主教(Jean-Michel Faure,弗雷是SSPX首批成员之一,1988年推卸了勒菲弗计划授予的主教职权,将其让给了阿方索主教)。随即遭到梵蒂冈公开声明表示他们两位已经遭自科绝罚,兄弟会方面亦表示了谴责。2016年3月19日,威廉森与弗雷主教在同一地点又祝圣了本笃会士Fr Thomas Aquinas为新的主教,形成与原兄弟会三位主教对立的局面。
一些分离的传统主义团体间的谱系:

===规模===
截止到2014年7月,兄弟会已在全球60多个国家建立了堂区,在其中33个国家活跃状态,共有750个弥撒中心,163座修院(priories)。有589位司铎,103位修士,186位修女,78位oblates,6座国际神学院,187位修生,32位预备修生,7个养老院,4座加尔默罗修院,2个大学研究机构。
2016年6月3日耶稣圣心瞻礼,阿方索•加拉雷塔主教于美国明尼苏达州威诺那县的圣多玛斯阿奎那修院祝圣6名新司铎和9名新执事,兄弟会司铎数量达到600人。法国是兄弟会的司铎所占比例最大地区(超过120位)。
兄弟会的总修院是在瑞士Écône,其他的几座大修院分别位于美国(Winona, Minnesota),法国(Flavigny-sur-Ozerain),德国(Zaitzkofen),澳大利亚(Goulburn)和阿根廷(La Reja)。目前另一个更大的正在建设中的修院在美国弗吉尼亚州的Buckingham。
兄弟会在全球各会区的数据:
===结构===
创立者:
•马塞尔·勒菲弗总主教(Archbishop Marcel Lefebvre),1905年11月29日生于法国图尔昆。1947年9月18日被教宗庇护十二世任命为达喀尔总主教。1962年任期结束,同年7月26日任圣神会总会长,1968年9月辞职。1970年创办圣庇护十世会并担任总会长至1982年,1088年祝圣圣庇护十世会四位主教,1991年3月25日在瑞士去世,葬于奕孔神学院内。
现任主教(属辅理主教)
•总会长-贝尔纳·费莱主教(Bernard Fellay,瑞士籍)1958年4月12日出生,1994年被任为圣庇护十世会总会长一职至今。
•贝尔纳·蒂西耶主教(Bernard Tissier de Mallerais,法国籍)1945年9月14日出生。
•阿方索·加拉雷塔主教(Alfonso del Gallareta,西班牙籍)1957年1月14日出生。
前主教:
•理查德·威廉森主教(Richard Nelson Williamson,英国籍)
1940年3月8日出生,目前已与兄弟会分裂,参与了圣庇护十世会抵抗运动。
前总会长:
•弗朗茨神父(Fr. Franz Schmidberger ,德籍)生于1946年10月19日,1982年接替退休的勒菲弗总主教,继任为第二位总会长,1994年贝尔纳·费莱主教接替其职。
会省划分:(数据来自http://fsspx.org/en/content/5925
【瑞士区】District of Switzerland
会长: Fr. Henry Wuilloud;10位司铎,17座圣堂,6所学校,1处僻静中心
【法国区】District of France
会长: Fr. Christian Bouchacourt;44位司铎,109座圣堂,47所学校,4处僻静中心
【比利时/荷兰区】District of Belgium – Netherlands
会长: Fr. Thierry Legrand;3位司铎,8座圣堂,1所学校
【德国区】District of Germany
会长: Fr. Firmin Udressy;13位司铎,29座圣堂,4所学校,1处僻静中心
【奥地利区】District of Austria(奥地利、匈牙利、捷克)
会长: Fr. Stefan Frey;4位司铎,16座圣堂
【英国区】District of Great Britain(英国、挪威、瑞典)
会长: Fr. Robert Brucciani;7位司铎,31座圣堂,1所学校
【爱尔兰自治区】Autonomous House of Ireland
会长: Fr. Vincente Griego;2位司铎,5座圣堂
【意大利区】District of Italy
会长: Fr. Pierpaolo Petrucci;4位司铎,16座圣堂,1处僻静中心
【西班牙/葡萄牙自治区】Autonomous House of Spain – Portugal(伊比利亚半岛)
会长: Fr. Philippe Brunet;1位司铎,17座圣堂
【东欧自治区】Autonomous House of Eastern Europe(波兰、乌克兰、白俄、波罗的海三国)
会长: Fr. Lukas Weber;4位司铎,15座圣堂,3所学校,1处僻静中心
【美国区】District of United States
会长: Fr. Jürgen Wegner;20位司铎,103座圣堂,26所学校,3处僻静中心
【加拿大区】District of Canada
会长: Fr. Daniel Couture;6位司铎,30座圣堂,3所学校,1处僻静中心
【墨西哥-中美洲区】District of Mexico – Guatemala(墨西哥、中美洲各国、海地、多米尼加、牙买加)
会长: Fr. Jorge Amozurrutia;6位司铎,20座圣堂,2所学校
【南美区】District of South America(整个南美洲大陆、安德列斯群岛)
会长: Fr. Mario Trejo;8位司铎,41座圣堂,4所学校
【澳洲区】District of Australia(整个大洋洲诸岛国)
会长: Fr. John Fullerton;7位司铎,38座圣堂,4所学校
【亚洲区】District of Asia(中日韩、印度与中南半岛地区、东南亚各国)
会长: Fr. Karl Stehlin;6 位司铎,39 座圣堂,1 所学校
【非洲区】District of Africa(整个非洲大陆与周边海岛)
会长: Fr. Loïc Duverger;7位司铎,23座圣堂,2所学校
在中国的情况:
亚洲区官网上描述大陆地区有70位教友(来源)。
香港SSPX:拥有15位教友。祈祷所的位置在香港索尔兹伯里路41号(Salisbury Rd),为租借的基督教青年会(YMCA)三楼, 创办人的房间: “Mr John Liu’s meeting”。联系人: Mr. John Liu: (852) 9190-6263 或者[63] 2 725 5926 (Philippines)。弥撒在每个月的第二个主日。
Q群:【Catholic Traditionalists:474376034(由博主管理的泛传统派教友群)】
===盟友===
通常来说圣庇护十世司铎兄弟会遭到现今世界大多数主教区的敌视,甚至包括一些倾向于传统弥撒的教区,历史上有明确支持兄弟会的主教有:
•François Charrière:洛桑、日内瓦暨弗里堡教区主教,1970年批准了兄弟会的成立,为其教区的善会团体。
•卡斯特·罗梅耶主教(Monsignor Antônio de Castro Mayer):巴西坎普斯教区主教,在1981年8月20日辞职,1988年参与了勒菲弗总主教的私自祝圣主教,他退休后创办的Priestly Union of St Jean-Marie Vianney是SSPX主要盟友,与SSPX保持密切关系直到2001年,在该团体新主教与教廷和解以后,与SSPX关系破裂。
•Salvador Lazo Lazo:菲律宾圣费尔南多德拉乌尼翁教区已故主教,1993年5月28日退休后开始与SSPX接触,1998年公开反对梵二会议,去世后他的葬礼弥撒由费莱主教举行。
•John Bosco Manat Chuabsamai:泰国叻武里教區主教,1993年5月访问菲律宾,在马尼拉开始接触兄弟会,2000年4月与费莱总会长会晤,次年访问了兄弟会在美国的许多教堂,2003年7月24日辞去主教职务。
此外与一些修会团体亦关系密切,尤其是活跃在法国的那些。
紧密联系的团体:
•Carmelite Sisters of the Priestly Fraternity of Saint Pius X
•Sisters of the Priestly Fraternity of Saint Pius X
•Oblates of the Priestly Fraternity of Saint Pius X
•Missionary Sisters of Jesus and Mary
•Brothers of the Priestly Fraternity of Saint Pius X
拉丁礼修会:
男会—
•本笃会Benedictines(Bellaigue, France、Silver City, New Mexico, US、Reichenstein, Germany)
•嘉布遣会Capuchins(Morgon, France、Cour-Cheverny, France、Castelnau-d’Arbieu, France)
•Parochial Cooperators of Christ the King at Caussade, France
•Fraternity of the Transfiguration(Mérigny, France、Assais-Les-Jumeaux, France)
•L’oeuvre de l’Étoile at Nimes-Cadereau, France
女会—
•Benedictines at Virlet, France
•Bethany Sisters at Killiney Road, Singapore[8]
•Poor Clares at Villé-Morgon, France
•Disciples of the Cenacle at Velletri, Italy
•Contemplative Dominicans at Avrillé, France
•Teaching Dominicans of the Holy Name of Jesus(Brignolles, France、Fanjeaux, France、Wanganui, New Zealand)
•Instituto Nossa Senhora do Rosario at Anapolis, Brazil
•Instituto Reina de la Paz at Santa Maria, RS, Brazil
•方济会Franciscan Sisters(Le Trévoux, France、Morlaix, France、Lens, France、Mexico City, Mexico (Mínimas Franciscanas del Perpetuo Socorro de María)、Kansas City, US)
东方礼团体:
•Priestly Society of Saint Josaphat at Lviv, Ukraine
•Fraternity of Saint John the Baptist at Riga, Latvia
•Greek Catholic Sisters of the Studite Order at Riga, Latvia
•Ukrainian Basilian Sisters at Lviv, Ukraine
梵二后的乌克兰希腊礼天主教会开始了拉丁化改革。这些措施包括取消拜占庭礼的苦路、玫瑰经念珠和教堂的圣体匣等。改用拉丁礼的礼仪用品。而为了对抗这改革,2001年在利维夫的神学院Vasyl Kovpak神父组织了圣约萨法特会(英语:Priestly Society of Saint Josaphat)。目前它有约20名会员。2007年11月21日Kovpak被教廷驱逐,后加入了圣庇护十世司铎兄弟会。
2016年7月2日辅理主教阿方索·加拉瑞塔于法国Saint-Nicolas-du-Chardonnet祝圣了来自加色丁礼天主教会的丹尼尔·萨博执事为神父,次日萨博神父于法国Saint Mathias de Pontoise为当地的200名加色丁礼天主教徒举行传统的加色丁弥撒。这是圣庇护十世司铎兄弟会下属第一个加色丁礼团体。
===网站===
圣庇护十世修会总站:http://www.fsspx.org/en
比利时/荷兰区:http://fsspx.be 比利时:http://www.stpiusx.be 荷兰:http://www.stpiusx.nl
德国区:http://fsspx.de 奥地利区:http://www.fsspx.at
英国区:http://fsspx.uk 爱尔兰:http://www.fsspx.ie 丹麦:http://www.fsspx.dk
西班牙/葡萄牙区:http://www.fsspx.es 意大利:http://www.sanpiox.it
俄罗斯:http://www.fsspx.ru 白俄/独联体:http://www.fsspx.of.by 乌克兰:http://ukraina.piusx.org.pl
立陶宛:http://www.fsspx.lt 爱沙尼亚:http://fsspx.ee
墨西哥/中美洲区:http://fsspx.mx 、http://www.fsspx.org.mx 智利:http://www.fsspiox.cl
无染原罪圣母骑士中文(Militia-Immaculatae):http://www.militia-immaculatae.asia/chineseindex.php
中国(天主教中國聖沙勿略協會):http://www.chinese-catholic.com
神学院:
1.瑞士圣庇护十世国际神学院(International Seminary of St. Pius X;Econe, Switzerland):
2.法国亚尔斯神圣治愈神学院(Holy Cure of Ars Seminary;Flavigny sur Ozerain, France):网站未建设
3.德国圣心神学院(Sacred Heart Seminary;Zaitzkofen (Bavaria), Germany):
4.美国圣托玛斯阿奎那神学院(St. Thomas Aquinas Seminary;Winona, Minnesota, USA):
5.阿根廷圣母联合救主神学院(O. L. Co-Redemptrix Seminary;La Reja (Buenos Aires), Argentina):
6.澳洲圣十字神学院(Holy Cross Seminary;Goulburn, Australia):http://www.holycrossseminary.com
7.美国弗吉尼亚州新神学院:http://www.newseminaryproject.org/
各国SSPX弥撒点地图:http://sspx.org/node/1862
DICI圣庇护十世修会新闻:http://www.dici.org/en
马塞尔·勒菲弗总主教专题网站:http://marcellefebvre.info/en
SSPX追随者论坛Traditional Catholic Forum:http://www.cathinfo.com
理查德威廉森的团体:http://nonpossumus-vcr.blogspot.sg
===影像===
视频:
圣庇护十世修会 (SSPX) 的历史(第一部分)(第二部分)
马塞尔勒费弗尔总主教是谁? (一)(二)
主教祝圣礼较清晰版【第一部分】【第二部分】【第三部分
Missa Rezada por Dom Lefebvre-1990/10/28(勒菲弗总主教一次弥撒)
Funerales de M. Marcel Lefebvre-1991/03/25(勒菲弗总主教的葬礼)
法国SSPX:
Feast of the Sacred Heart-1999(神学院耶稣圣心瞻礼弥撒)
德国SSPX:
Wallfahrt Trier-20120506(特里尔圣堂大礼弥撒)
Priesterweihen in Zaitzkofen 2011(晋铎礼);Priesterweihe 2012(新铎首祭)
Einkleidung und Tonsur(修士剪发礼)Die Schwestern der Piusbruderschaft(一座修女院)
美国SSPX:
Our Lady of Sorrows(一个SSPX社区)
其他国家:
Die Priesterbruderschaft St. Pius X(修会在全球的传教工作)
Juventude da FSSPX (legendado)(奥地利SSPX社区日常短片)
St Anthony procession 2016(新西兰SSPX圣安东尼瞻礼游行)
照片:
【弥撒】:《勒菲弗尔总主教拉丁弥撒图集》《1988/06/23圣庇护十世会主教祝圣礼》《2013/06/02昂热基督圣体圣血节》《2015/03/19布鲁塞尔.圣若瑟教堂落成仪式》《2015/05/03Ridgefield.费莱主教放坚振》《2015/06/12威诺纳神学院晋铎礼》《2015/06/13Fr.Michael首祭弥撒》《2016/05/01密歇根雷镇圣若瑟学校祝福及弥撒》《2016/05/03公祷日威诺纳神学院》《2016/05/26阿根廷上格拉西亚基督圣体圣血节》《2016/05/26Eddystone.基督圣体圣血节》《2016/06/03加拉雷塔主教.威诺纳神学院晋铎礼》《2016/06/04威诺纳神学院新铎首祭》《2016/06/10Walton.圣母游行&坚振礼》《2016/06/29瑞士奕孔神学院晋铎礼》《2016/07/02M.labbe Mathias Jehl首祭弥撒》《2016/07/02塞茨科芬神学院晋铎礼》《2016/07/02巴黎加色丁礼修生晋铎》《2016/08/15爱尔兰.磐石弥撒》《2016/09/04富尔达.主教大礼弥撒》《2016/09/11阿根廷神学院授白衣礼》《2016/09/18阿根廷神学院修生发永愿礼》《2016/09/25费莱主教访问布里斯托尔》《2016/09/28兄弟会新成员的宣誓礼》《2016/10/18阿根廷神学院剪发礼》《2016/10/28利奇菲尔德.基督君王瞻礼游行》《2016/10/28纽伦堡天主教青年运动》《2016/10/30波哥大基督君王瞻礼
兄弟会创立者-勒菲弗总主教:

兄弟会主教:
会长贝尔纳·费莱主教(Bernard Fellay):

贝尔纳·蒂西耶主教(Bernard Tissier de Mallerais):

蒂西耶与加拉雷塔两位主教:

阿方索·加拉雷塔主教(Alfonso del Gallareta):

前主教理查德·威廉森(Richard Williamson):

巴西的卡斯特·罗梅耶主教(不属于SSPX)

兄弟会的众神职们:

2000年梵蒂冈朝圣:

兄弟会成立地——瑞士伊康倪(Econe)神学院:(谷歌街景

美国弗吉尼亚州的圣托玛斯阿奎那神学院:

澳大利亚的圣克鲁斯神学院:

兄弟会想美国所属的一处修女院:

兄弟会日常活动照片:

祝圣司铎:

弥撒圣祭:

游行:

初领圣体后的儿童:

部分圣堂装饰:

司铎与教民们:

其他组织活动:

参考文献:
[5]Bishop Fellay on Pope Francis – “We have in front of us a genuine Modernist!”,2013年10月14日John Vennari ,Catholic Family News
[8]The Wanderer Interviews Fr. Aulagnier, SSPX, Luc Gagnon, September 18, 2003
[9]Short History Of The Society Of Saint Pius X,Rev. Fr. Ramón Anglés(SSPX成员),1996年1月,庇护十世兄弟会所属的圣十字神学院的官网
[10]Bishop François Charrière,Catholic-Hierarchy
[11]11.0 11.1 Short History Of The Society Of Saint Pius X,第二页,Rev. Fr. Ramón Anglés(SSPX成员),1996年1月,庇护十世兄弟会所属的圣十字神学院的官网
[13]Pierre Mamie,Catholic-Hierarchy
[14]1.2 THE CANONICAL SUPPRESSION OF THE SSPX,A Canonical History of the Lefebvrite Schism,Prof. William Woestman, O.M.I.
[15]Charles A. Coulombe (2014) Vicars of Christ, Tumblar House.ISBN 0988353725. p. 432: “Lefebvre, former archbishop of Dakar and superior of the Holy Ghost Fathers, had founded, with Paul’s approval, the Society of St. Pius X for the preservation of the traditional liturgical rites of the Church. In 1976, it became apparent that the archbishop would not use the new rites at all, so he was ordered by the local bishop (in Switzerland) to disband the SSPX. He was then told by the Vatican that if he ordained the current class he would be suspended. Lefebvre appealed to the Apostolic Signatura, but Cardinal Villot, the secretary of state, forbade the Signatura to hear the case. This was a violation of canon law.”
[16]CONCISTORO SEGRETO DEL SANTO PADRE PAOLO VI PER LA NOMINA DI VENTI CARDINALI 梵谛冈官网上公布的文告的拉丁文原文
[17]17.0 17.1 The suspension ab ordinum collatione of Archbishop Lefebvre,A Canonical History of the Lefebvrite Schism,Prof. William Woestman, O.M.I.
[18]1.4 THE SUSPENSION A DIVINIS OF ARCHBISHOP LEFEBVRE,A Canonical History of the Lefebvrite Schism,Prof. William Woestman, O.M.I.
[21]2.1 FROM THE PROTOCOL AGREEMENT TO THE EXCOMMUNICATION,A Canonical History of the Lefebvrite Schism,Prof. William Woestman, O.M.I.
[22]Decree erecting the Priestly Fraternity of Saint Peter, 18 October 1988,团体成立时的教廷认证文件的英文版,圣伯多禄司铎兄弟会官网
[23]圣庇护十世修会(此文数据有误)
                            【传统脱利腾拉丁弥撒图集目录】                            
=================================
=================================
Advertisements

作者: Domdionysius

罗马天主教徒,教名雅各·比约,奉行传统主义,追随圣庇护十世司铎会。幽燕独立运动发起者之一。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