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本笃会规(Rule of St Benedict)

圣本笃会规:前言
我们订立这部会规,为使在隐院中遵守之,能表现我们获得了一些德行,并已开始度隐修生活。至于为那些急于进修全德的人,另有圣父们的训条,遵守这些训条,自能引人登上全德的峰巅。天主默启的古新圣经,哪一页哪一句,不是人生的准绳?公教教父们的著作,哪一本不是为给我们宣示,为趋赴我们的造物主应循的正道?
至于隐修祖师们的“会谈录”,“制度”和“传记”,及“我们的圣父巴西略的会规”,为那些善生听命的隐修士,哪一样不是修德的法式与工具?可是为我们这班怠惰的,生活邪恶而又疏忽的人却带来满面羞惭。所以‘不管你是谁,凡愿意急奔天乡者,请你仗赖基督的助佑,先实践这本入门的小规则;然后再在天主的护佑之下,才能抵达我们上面所说的圣学及德行的绝峰。
圣本笃会规:原序
我儿,倾耳留心,听恩师的训导,自愿地接受慈父的劝告,且忠诚地去践行,昔因怠惰逆命而离弃上主,今该以辛勤顺命重归向祂。我此刻的谈话是给你说的,无论何人,凡放弃私意,在耶稣真君的麾下作战者,便应拿起最坚强而最壮烈的听命武器。首先,你从事任何善举,该以最恳切的祷告求祂玉成;如此,祂已垂允认我们为祂的儿女,庶不致因我们的恶行而震怒。因为我们应当利用祂赋给我们的才能,时常这样为祂服务,以免祂变为圣怒的父亲,剥夺其儿女的继承权,也不要因我们的罪行使祂变为可怕的主子,把那些不愿跟随祂享荣福的恶仆,处以永远的极刑。我们毕竟起身了,圣经警醒我们说:“现在是我们由睡梦中醒起来的时辰了”。请睁开眼睛注视神的光照,侧耳倾听每天大声疾呼的主音,祂向我们警告说:“惟愿你们今天听祂的声音,莫使你们的心倔强”。又说:“凡有耳朵的,请听圣神向各教会所说的话”。祂说什么?“儿子们,你们前来,聆听我的话,让我昭示你们敬畏上主的道”。“你们趁着还有生命之光的时候,应该行走,免得死亡的黑暗笼罩了你们”。
上主在广大的民众中找寻自己的工人,祂这样向他们高呼,再三说:“谁爱惜生命,羡慕享受安和的时日呢”?若你听到了,请答说:“我”。天主要给你说:“如果你愿得真实的永远的生命,要预防你的舌说出恶言,莫让你的口唇言谈狡诈;要弃恶为善;寻求和平,一心追觅”当你们做了这些事,我的眼睛会注视你们,并张开我的耳朵听你们的祷告;在你们哀求我之前,我会对你说:“瞧,我在这里”。最亲爱的弟兄们,有什么比天主邀请我们的声音更甜蜜的呢?请看,上主的仁慈,怎样给我们指示生命之路。
所以,我们要用信德和所作的善功,束起我们的腰,随从福音的指导,走上主的道路,这样我们应能进祂的国,亲见召唤我们的主。我们如欲住在祂王国的圣殿里,除非带着善功向那里奔跑外,是万不能到达的。我们偕同先知询问主说:“上主啊!谁能居住在你的篷帐?谁能住在你的圣山?”然后,弟兄们,请听上主的答复,祂要指示我们进祂篷帐的方法,说:“惟有行为正直,作事公平,心中说实话的人,不以口舌诽议他人,不危害别人,不凌辱邻里的人”,惟有那把诱惑他的恶魔连其诱惑驱除心目视线以外,而歼灭之,又执住那甫萌的恶念,就基督而粉碎之的人,才得入篷帐。他们像这些敬畏上主的人,不矜夸自己的善功,却深信所有的善都来自天主,而非已所能致,因此用先知的话赞颂上主在其中的工程说:“上主啊!荣誉不要归于我们,不要归于我们,但要归你的名下”。又如保禄宗徒从未将自己的宣道归功于自己,却说:“因天主的恩宠,我成为今日的我”。又说:“谁要夸耀,当因主而夸耀”。
所以,主在福音上说:“凡听了我这些话而实行的,就好像一个聪明人,把自己的房屋建在盘石上。水冲,风吹,袭击那座房屋,它并不坍塌,因为基础是在盘石上”。主给了我们这些训示,便天天期望我们的生活符合祂的圣训。我们此生的岁月所以延长,原来为使我们革除恶习,宗徒说:“你不知道天主的这种慈爱愿引你悔改吗”?因为仁慈的主说:“我决不喜欢罪人死亡,反之,我却喜欢罪人由祂的路上归回而得以生存”。
弟兄们,我们已经向主问明了,谁能作祂篷帐的住客,也听到了在那里居住的人有什么义务;倘我们履行这种义务,我们便是天国的嗣子。所以我们的身心应该准备,在神圣的服从主命下作战;倘使我们的本性能力薄弱,有何困难,便该求主赐给圣宠,协助我们。如果我们要避免地狱的痛苦,而得永生,那就应该珍惜余生,趁我们尚未离躯壳,还能藉生命之光完成这一切事的时候,现在要赶快作那些永远有益于我们的事。
为此,我们要创立一座事主学校:“在这学校里,我们希望没有严厉而繁重的规定。可是,为改正恶习,为保持爱德,按理该有稍微严格的纪律,切勿因此沮丧,逃离得救之路,而此路的入口处必须是窄狭的。但当我们在修道生活和信德上有了进步时,我们将会心旷神怡,具有爱情的不可言传的欢乐,在天主诫命的道路上奔跑。这样决不致离弃祂的领导,却在隐院中遵守祂的教训,至死不变,以忍耐分担基督的苦难,将来得以共享祂的天国。
第一章【隐修士的种类】
隐修士可分为四种:
第一类是团居隐修士,就是那些住在隐修院中,在同一法规及院长管理下生活的团体隐修士。
第二类是独居隐修士或称为隐居旷野的独修士,他们在修道上,非徒恃初学的热情,而是受了隐院的长期考验,在众弟兄协助下,学会了如何与魔鬼作战,已有队伍的完备武装,然后出去从事单独的野战,现在他们无须别人的帮助,只赖天主的助佑,能跟灵肉的诱惑搏斗了。
第三类是倔强隐修士,这是最劣的一种,他们未受过任何纪律和明师的教练,犹如金未受火炼,他们还柔软似铅,他们的行为仍依从世俗的标准,所以他们的剪发正表示他们在天主前是说谎者;他们两三人,或单独一人,没有牧童,居于他们自己的羊栈中,而非在天主的羊栈里,他们根据自己的快乐和欲望制订规律,凡是他们所想的或选择去做的,都称之为圣善,凡是他们不喜欢的,便认为不合法。
第四类是飘泊隐修士,他们毕生游行各省,每逢一隐院便小住三四天,居无定所,终身飘流,放纵逸乐,侍奉口腹,在各方面都比倔强隐修士更为堕落。关于此类极度腐败的生活,最好缄默不言,姑置而不论。现在让我们赖天主的助佑,进行为这最健全的一种团居隐修士制订规章吧。
第二章【论院长的职责】
堪任管理隐修院的院长,该常存念他的称呼,而以行动去符合尊长的名称。因为在隐修院内,人都信他是基督的代表,也以基督的尊号称他,如宗徒说的:“你们领受了被立为义子的心神,因此我们呼号:阿爸父啊!”。所以院长不可教授、规定或命人做任何违背天主诫命的事;他的命令和教训却该如天主义德的酵母,注入弟子们的心灵。他该时刻牢记,在天主可怕的审判中有两件要受询问的事,即是他的教导和弟子们的听命。院长须知,凡家主在羊群中所能发现的任何无益的事,都要归咎于牧人。只有他对不安定的,不听命的羊尽了牧人应尽的一切勤务,并留心改正他们行为上的错误,而后,在天主审判时才得解除责任,才能偕同先知向上主说:“我没有将你的正义藏在心中,我已诉明了你的忠实和你的救恩”;“他们却亵渎了我,背叛了我”;那些不听命的羊,最后会得到他们不可抗拒的死亡惩罚。
所以,不论谁接受院长的职位,该用两种教导去管理他的弟子,就是用言语和行动作一切圣善的示范,而行动尤胜于言语,给聪明的弟子则用言语阐明天主的诫命,给心硬及愚昧的弟子则用行为的表率,申述天主的戒律。凡他曾给弟子讲授什么是违背主的戒律,不当做的事,由他在自己的行为上表现之,“以免给别人传报了,自己反而落选,以免将来天主因他的罪要对他说:“你怎么敢传授我的戒律,口中朗诵我的约呢?其实你恼恶教导,将我的话抛掷不顾”。又:“你只看见你弟兄眼中的木屑,而对自己眼中的大梁竟然不理会”?
不可偏爱隐修院中的任何人,不可厚此薄彼,除非他所行善功和听命的美德优越,被人爱戴。倘无其它理由,不得以出身高贵的列于曾为奴隶者之上。相反地,院长可出于公正,不分阶层,攫升任何人。各人各守岗位,因为“或是奴隶,或是自由民,我们在基督内已成了一个”,我们都在同一主的军队里服同样的兵役,且“天主决不顾情面”。如果我们的善功和谦逊被认为优胜于人,只有这一点理由,我们在主前得蒙特别的青睐。所以院长当一视同仁待众人,按照他们的功过,一律平等待遇之。
在教导方面,院长当常遵守宗徒们所示的“反驳,斥责,劝勉”的法则;必须因时制宜,宽猛相济,昭以师道之严,示以慈父之爱;即对不守纪律的,浮躁的人,应当严加攻斥;对听命的,温和的,忍耐的人,要劝勉他们在德行上前进;至于疏忽的,傲慢的人,我们警告院长要谴责他们,惩戒他们。该以西罗的司铎黑利的命运为前车之鉴,对犯人的过失,慎勿视若无睹,但在恶跻甫萌时,宜立刻用他的权威把它连根铲除。那些宅心正直而又明智的,只有言语矫正他们一两次就够了;那些刚愎的,硬心的,傲慢的,不听命的,在初次犯过时,就用鞭打体罚惩治之,圣经说:“愚蠢的人不会因言语而改过”。又说:“用棍杖打你的儿子,你就救他的灵魂免于死亡”。
院长该常记忆自己的身份,记忆自己的名称,还该知道:“交托谁的多,向谁索取的也格外多”。认清自己所担任的事物:治理灵魂及顺应众人的性格,是多么艰辛的呀。对这位要用抚慰,对那位要用谴责,对另一人又要用劝勉;按照各人的性情,智力,以这样的方法去适应他们,不但托付给他的羊不会损失,而且因好羊的增添而喜乐。
尤其不可忽略或轻视他所受托的灵魂的救赎,而过度关心那暂时的地上的,易朽的事物;却该常存念他所担任的是管理灵魂,且必须为这些灵魂要交清帐。他不可以物质缺乏为口实,要记忆圣经的话:“你们先该寻求天主的国和他的义德,这一切自会加给你们”。又:“凡敬畏他的,一无所缺”。他还该知,既接管灵魂,就该准备交账。自己所管的弟兄人数不拘多少,该知在审判之日,要向天主交出全数灵魂的账,无疑地还要加上自己灵魂的账。这样,时时警怕,作牧人的将为托管的羊要受审问,因挂念他人的账,进而关心自己的账;当他以劝导帮助他人改过时,他自己也除掉了瑕疵。
第三章【论召集弟兄们开会】
隐修院中往往有重要的事件必须处理,院长要召集全体隐修士,亲自向他们说明待决的问题。他于听取弟兄们的意见后,独自考虑,经他判断为最有益的便去做。我们所以主张召开全体会议,就是因为天主屡次把良策启示给年纪较轻的人。可是弟兄们该谦虚而服从地陈述意见,不得刚愎固执己见,但让院长随便裁夺,几时他断定了什么是更好的,众人都该服从。弟子固宜听从师长,而做师长的亦该谨慎公平,办理一切事情。
所以在一切事上,众人都该奉这部规则为导师,无论何人亦不得违背。在隐修院里,无一人随从自己的私愿。又在隐修院内外,谁也不得无礼的擅和院长争论。若擅敢如此者,应受规则所定的惩戒。可是院长自己亦该事事敬畏天主,遵守规则,他该知道将来必须向至公的法官——天主交出自己所判断的总账。至于为办理那些有利于隐修院的较小事件,他只须征询老辈的意见,圣经说:“做一切事,必须征求意见,如此事成之后,你不至于后悔”。
第四章【善功的工具】
1:当全心,全灵,全力爱上主天主。
2:爱邻人如爱自己。
3:不杀人。
4:不奸淫。
5:不偷盗。
6:不贪婪。
7:不作假见证。
8:尊敬众人。
9:己所不欲者亦勿施于人。
10:牺牲自己跟随基督。
11:惩戒肉身。
12:不贪图逸乐。
13:爱好斋戒。
14:救济穷人。
15:给裸体者衣穿。
16:探访病人。
17:埋葬死者。
18:援助在患难中的人。
19:安慰忧苦者。
20:远避俗事。
21:宁愿舍弃一切为爱基督。
22:克制忿怒。
23:不怀复仇之念。
24:不蓄诡诈之心。
25:不与人伪装和平。
26:不放弃仁爱。
27:不发誓,以免发虚誓。
28:心口如一说实话。
29:不以恶报恶。
30:不凌辱人,却忍受外来凌辱。
31:爱仇。
32:不咒骂那咒骂自己的人,反该祝福他。
33:为义而忍受迫害。
34:不骄傲。
35:不嗜酒。
36:不贪饕。
37:不贪睡。
38:不怠惰。
39:不抱怨。
40:不毁谤。
41:把希望寄托于天主。
42:几时在自身上看见有什么好处,当归功于天主,而不归功于自已。
43:承认自己所做的不善,并常归咎于自己。
44:害怕审判曰。
45:畏惧地狱。
46:全神切望,渴慕永生。
47:天天把死亡摆在眼前。
48:时时刻刻谨慎自己一生的糯为。
49:深信天主无所不在监察自
50:心里一发恶念,立刻就基督而粉碎之,并向神师吐露。
51:慎口不说邪恶的话。
52:不喜多言。
53:不说闲话,亦不说招笑的话。
54:不喜多笑,亦不喜狂笑。
55:喜欢听圣书。
56:常专心祈祷。
57:每日祈祷时,在天主台前,叹息流泪,承认自己从前所犯的诸罪。
58:立志改过。
59:克制肉欲。
60:憎恨私意
61:事事听从院长的命令,即使他背道而行(但愿无此事),惦记上主那端教训:“他们所说的,你们要遵行;他们所做的,你们却不要做”。
62:尚未成圣,不要希望被称为,圣人,但先有圣德,而后称为圣人,才名符其实。
63:天天以事功奉行天主的诫命。
64:爱慕贞洁。
65:不憎恨任何人。
66:不争胜。
67:不嫉妒。
68:不爱争论。
69:远避虚荣。
70:敬老。
71:慈幼。
72:在基督的博爱中为仇人祈祷。
73:在日落之前,与仇人和好。
74:对天主的仁慈,永不失望。
请看:这些就是神业的工具。如果我们日夜不停地运用了,又在审判之目交还,天主要用祂所许下的酬报赏赐我们:“目所未见,耳所未闻,人心所未想到的,就是天主为爱祂的人所准备的”。勤行这一切的场所,便是隐修院的禁区和在团体中的定居。
第五章【论听命】
高度的谦逊是不迟延的听命。这个德行为那些爱基督在万有之上的人是适宜的;他们或为忠于所宣誓的圣职,或因畏惧地狱,或为永生的光荣,几时长上命做什么,他们接受之,一如天主所命,不容延迟,立即执行。关于这些人,上主说:“他们都谨慎地听从我”。对传道师说:“听你们的就是听我”,所以这样的人立刻抛下他们所有的一切,舍弃他们的私意,立即空出双手,放下未完竣的工作,准备迅速听命,用行动随从发命者的声音,出于敬畏天主的敏捷,师长的命令,和弟子完善的行动,二者好象在同一瞬间急速展开;这是由于欲得到永生的热望所使然。所以他们选择了那条羊肠小道,即上主所说的:“那导入生命的狭路”。不随自己的意志生活,不顺从自己的愿望和情欲,但愿依照他人的判断和命令而行动,他们居住在隐修院中,自愿受院长的管束。这样的人无疑师法了上主的那句格言:“我来不是为执行我的旨意,而是为执行派遣我来者的旨意”。
惟不犹豫,不迟慢,不怠惰,不抱怨,不反驳推辞,而奉行所命的事,这听命才能见纳于主,见悦于人。因为服从长上的,便是服从天主;他自己说过:“听你们的,就是听我”。再者弟子还该乐意地听命,“因为天主爱乐捐的人”。若是弟子恶意听命,不但口说怨言,而且心有不甘,表面虽遵行了命令,但他的行为不能见悦于天主,因为天主洞见埋怨者的心。这样的工作,一点圣宠也得不到,若他不补赎自新,还要因怨言而招来惩罚呢!
第六章【论缄默】
我们该遵守先知说的:“我曾说过,我要注意我的道路,免得我的舌头犯罪。我用嚼环勒住我的嘴,我沉静无声,即善言亦不出口”。这里先知指出,若我们为保守缄默的缘故,连圣善的话有时还不当说,那么为怕罪罚的缘故,一切恶话更当禁绝了。所以为了缄默的重要,即使循规蹈矩的弟子,所要讲论的虽有益于神修的善言圣语,也难得许可,因为圣经说:“多口多舌的,难免咎戾”。它处又说:“生死是在舌的权下”因为作师长的宜说话和训人,而静默和听讲却适宜于弟子。所以倘有该向长上询问的事情,必须谦虚敬顺地询问。至于滑稽,闲话和逗笑的言谈,不论何处,我们绝对禁止而谴责之,不许弟子开口说这类的话。
第七章【论谦逊】
弟兄们,圣经向我们大声疾呼说:“凡高举自己的,必被贬抑,凡贬抑自己的,必被高举”。这些话,给我们指出,所有高举都属于骄傲之类,先知为表明自己戒备这等骄傲说:“上主啊,我的心并不自满,我的眼也不高傲,重大与莫测的事业,我也不敢去办”。为什么?“我若高举我的心而不自贬,你要报复我,如同一个在他母亲怀中被断奶的婴儿”。所以,弟兄们,如果我们要攀登谦逊的绝顶,如果我们要迅速地到达那藉此生的谦逊才能攀升的上天高位,就该用我们的上升行为,建造一架像雅各布伯梦中所见的,有天神上下于期间的梯子。无疑地,我们认为那升降,没有别的意义,乃表示我们因高举而下降,因自贬而上升。那竖起的梯子,便是我们在世的生命,即因虚怀若谷,而被天主提拔到天上去的生命。我们的肉身和灵魂便是这梯子两边的支柱,天主召我们攀登它,在两柱上安插了许多谦逊的和规律生活的等级。
谦逊第一级是吾人常把“敬畏天主”四字摆在眼前,须臾勿忘;时时记忆上主所命的一切,那些蔑视天主的,将如何因罪恶而陷入地狱;且心中反复思维那为敬畏天主的人所预备的永生。不独戒备心思,言语,眼目,手足,私意的罪愆和恶习,还要迅速铲除肉情的欲望,人该思念,天主从天上时时监视他,他的一举一动,处处暴露在天主眼前,常有天神呈报天主。先知为教训我们这端真理,指出天主常在我们的心思念虑间说:“天主透视人的心肠与肺腑”。又说:“天主知道人的私念”。又说:“你由远处,就知悉我的意念”。又说:“人的思念将显露在你面前”。所以好弟兄为谨防自己的恶念,心里常该说:“如果我留心避免犯罪,那时我在他台前,才是洁白无暇”。
圣经禁止我们擅行私意说:“抑制你的欲望”。又说:我们在祈祷中恳求天主的圣旨乘行在我们身上,所以教训我们勿随己意的道理真是对的,因为如此我们才可以避免圣经所警告的危险:“有些道路在人看来是正直的,但它的尽头却沉在地狱的深渊”。又因如此我们还可以预防那责斥粗人的案语:“在他们的快乐中,他们已败坏至极,成为可憎恶的”。至于肉情的欲望,我们也该信天主时时刻刻在监视,因为先知向天主说:“我的一切企盼都是在你面前”。
我们该谨防恶念,因为死亡就站在快乐的入口处;为此圣经命我们说:“不要盲从你的肉情”。既然“天主的眼目监视善者恶者”。“上主由天遥视人子,察看有无明智人,有无寻觅天主的人”。我们的护守天神又不分昼夜把我们的行动向造物主呈报,所以,弟兄们,我们该时时小心翼翼,避免先知在圣咏所说的:“有一天,天主看见我们走入邪恶,成为废物”。现在纵然宽容我们——因为他是仁慈的,又希望我们改过迁善,将来却要向我们说:“你做了这事,我缄默无语”。
谦逊第二级是吾人不爱自己的私意,不喜欢满足自己的私欲,但在事业上实行主所说的话:“我来不是为执行我的旨意,而是为执行派遣我来者的旨意”。经上又说:“任性放纵招至惩罚,强迫勉励获得荣冠”。
谦逊第三级是吾人为爱天主的缘故,效法上主,绝对听命,服从长上,如宗徒所说:“祂听命至死”。
谦逊第四级,是吾人因听命而遇到艰难拂逆和损害,都能平心静气,坚持忍耐,不沮丧,不后退。圣经说:“唯独坚持到底的,才可得救”。又说:“稳固你的心,等候上主”。又指出忠仆当为天主忍受一切,无论什么横逆之来;下面的话即为受难人说的:“我们为了你,整日受人宰割,他们将我们看成待杀的群羊”。到底因为他们确信能够获得天主的赏报,所以愉快地接着说:“然而靠那爱我们的基督,我们在这一切事上,必获全胜”。在它处圣经又说:“天主啊,你曾考验我们,炼我们如炼银子;你引我们迈入罗网,将重担压在我们身上”。又为阐明我们应该隶属长上,接着说:“你安置了人在我们头上”。再者,他们在艰难凌辱中,用忍耐遵行了天主的诫命:“如果有人掌击他们的右颊,他们把另一面也转给他;有人拿他们的内衣,他们连外衣也让给他;有人强迫他们走一千步,他们就同他走两千步”。他们又偕保禄宗徒一同忍受“假弟兄”中的危险。忍受迫害,“祝福咒骂自己的人”。
谦逊第五级是吾人把自己心中所起的恶念,和自己暗中所犯的诸罪,向自己的院长谦逊告明,一点也不隐瞒。圣经论此事曾劝我们说:“将你的道路禀明上主,并且依赖祂”。又说:“你们要向上主告罪,因为祂是圣善的,因为祂的仁慈水远常存”。先知又说:“我向你承认了我的罪,没有隐藏我的邪恶,我说:我面对着上主,承认我的恶行,你就宽恕了我的罪罚”
谦逊第六级是隐修士对于最恶劣和最卑贱的事物都很满意,并且不拘派他什么工作,他总自视为一不配的无用的工人,引用先知的话说:“我愚鲁,一无所知,在你面前如畜类一般,但是我时常与你同在”。
谦逊第七级是不仅以言语表白自己比谁都卑下微贱,而且该从心里深信之;自谦自抑,偕同先知说道:“但是,我宛如蠕虫,没有人形,成了人们的笑柄,饱受了百姓的蔑视”;“我甫被抬举,便受辱而沮丧”。又说:“为使我学习你的律例,受苦是有益于我的”。
谦逊第八级是:隐修士除了隐院公规和前辈芳表所一奖励的以外,不敢标新立异,擅自作为。
谦逊第九级是隐修士谨慎口舌,严守缄默,除非有人问及,决不言谈,因为圣经说:“多口多舌的,难免咎戾”。又说:“恶言之人,在地上必不能持久”。
谦逊第十级是不轻易激动和立刻发笑,圣经说:“愚人笑,就放声大笑”。
谦逊第十一级是隐修士在说话时,声音柔和,不笑,也不嚷,态度谦恭而稳重,说些有理的话,但不要多说,书上说:“寡言显智士”。
谦逊第十二级是隐修士不仅心里谦逊,而且他的外表在观众前,也要时常显出谦逊。就是在工作,圣堂,隐院,园圃,道途,田野及其它任何地方,或坐,或行,或立,常俯首视地,时时自认是个罪犯,设想自己被拘到天主的恐怖法庭。心中常念福音中税吏垂头俯视所说的话:“主,我罪人不敢举目视天”。又偕同先知说:“我屈身已极,倍受压榨”。
隐修士攀登完谦逊的各级,就到达了爱主无惧的完善境界;因此,往日由恐惧而遵守的一切戒律,而今开始毫不费力地,便能遵守,仿佛习惯成了自然;不再为了害怕地狱,却为爱慕基督,出于良好习惯和修德之乐,这是天主藉圣神在他涤净了毛病和罪恶的工人身上所显示的恩赐。
第八章【论夜课】
冬季,即自十一月初一至复活节,按合理的规定,修士应在夜八时起身,就是休息稍过半夜后,那时胃口消化既完,即当起身。夜课经后,弟兄们对圣咏或诵读需要更佳的知识者,该利用此时来学习。自复活节至上述的十一月初一,夜课的时间该如此规定,即在夜课经后,该有一暂断的时间,以便弟兄们出去大小解,然后立即接着念赞美经,此赞美经务必在天方破晓时念,不可迟延。
第九章【夜课该念多少】
圣咏冬季,首念启应经:天主啊!求你急来救我,上主啊!求你急来助我!然后三次念:吾主啊!求你启我唇,我的口将传扬颂美你的话。接着念圣咏第三篇及光荣颂。以后唱圣咏第九十四篇与对经,或只唱圣咏。继念圣诗,再后圣咏六篇与对经。然后念启应经,院长祝福。众人各就其位坐下,弟兄们轮流从书架上的经本中诵读三段摘经,每段后唱对答词一首。前两段对答词后不念光荣颂;但第三段诵读后,唱对答词的弟兄加唱光荣颂。他一开始唱光荣颂,众弟兄即时离座起立,敬礼天主圣三。夜课所念的经本,该是天主默启的古新经;及正宗公教著名教父们的圣经注解。这三段诵读及其对答词后,接着唱另六篇圣咏及亚肋路亚。之后,背诵摘自宗徒作品的摘经文,加诵启应经及“上主,求你垂怜”祷文。这样,夜课便告结束。
第十章【夏季该如何念夜课】
自复活瞻礼至十一月初一,该全诵上面所规定的圣咏数量;但因夜短,不再诵经本上的诵读,只背诵古经的一段,以代替三段诵读,随后念一首短对答词。再加念上面所规定的其它经文;即是除第三第九十四篇圣咏外,夜课的圣咏数量,总不得少过十二篇。
第十一章【主日夜课该如何举行】
主日起身念夜课应比常日早些,诵读的程序如下:照上面所规定的,唱完圣咏六篇及启应短经后,众人依次端坐于其座上,如上面所说的,从经本中诵读四段及其对答词。只在第四对答词后,歌诵者加唱光荣颂;他一开始念这经,众人即刻恭敬起立。诵读完毕,依序接念另六篇圣咏及对经,如上所说,又启应短经,复如前同样的方法,再读四段诵读及其对答词。然后念那由院长所指定从先知书选出的三首歌咏;但唱此歌后当加唱亚肋路亚。念完启应短经及院长降福后,另读四段选自新约的诵读,程序如上。念完第四对答词,院长领唱谢恩诗。唱毕,众人严恭地肃立,院长诵一段福音;诵毕,众答“亚孟”。院长接唱“光荣宜归于你”圣诗。院长降福后,即开始念赞美经。此主日夜课的程序,应该遵守,不分冬夏,全年不变;除非因弟兄们起身迟了(但愿没有此事),若然,便应裁短诵读或对答词;无论如何,该谨防这些发生;设若不幸发生了,因谁的疏忽而发生的,谁就该在圣堂中给天主作相称的赔礼。
第十二章【如何念赞美经】
主日的赞美经,先念圣咏第六十六篇,无对经。继念圣咏第五十篇及亚肋路亚。其后念圣咏第一百一十七篇,第六十二篇。又其后念三圣童歌及请赞美,背诵一段默示录,对答词,圣诗,启应经,福音歌咏,祷文,于是完毕。
第十三章【平日如何念赞美经】
平日念赞美经程序如下:先念圣咏第六十六篇,无对经,同主日一样慢慢地念,以便大众都能赶上念第五十篇,此圣咏有对经。而后依例,念另外两篇圣咏,即:在瞻礼二,念第五篇及第三十五篇;在瞻礼三,念第四十二篇及第五十六篇;瞻礼四,念第六十三篇及第六十四篇;瞻礼五,念第八十七篇及第八十九篇;瞻礼六,念第七十五及第九十一篇;而瞻礼七,念第一百四十二篇及申命纪歌咏,此歌须分为两个光荣颂。其余的日子,则依照罗马大堂的习惯,每天念一首为当天规定的先知歌咏。随后念请赞美;又其后背诵节录自宗徒作品的一段诵读,对答词,圣诗,启应经,福音歌咏,祷文,礼毕。
每次念赞美经或晚经,最后长上当朗诵天主经,使众人都能聆听,当此礼尚未完毕前,因为隐院中,免不了常有不和洽的芒刺(或译:伤心的事件)发生,念此经目的,是为叫弟兄们得受此经文的警告,当他们念:“尔免我债,如我亦免负我债者”时,而勉励涤除这种瑕疵。在念其它日课时,只高诵这经的末段,众答“乃救我于凶恶”。
第十四章【如何举行圣人瞻礼的夜课】
圣人瞻礼及一切大瞻礼的夜课,除了属于本瞻礼日的圣咏对经及诵读之外,一如主日夜课的规定;只是编排,则应按上面的规定。
第十五章【何时唱亚肋路亚】
自复活瞻礼至圣神降临,圣咏和对答词后不断唱亚肋路亚。自圣神降临至四甸斋期始,每夜只在夜课的后六篇圣咏之后唱亚肋路亚;封斋期外,每主日夜课的歌咏,赞美经,一时经,三时经,六时经,九时经都附带唱亚肋路亚;晚经则唱对经。至于对答词除自复活至圣神降临外,总不加唱亚肋路亚。
第十六章【如何念日课】
如同先知说的:“我一日七次赞美你”。若是我们在念赞美经,一时经,三时经,六时经,九时经,晚经及补充经时,尽了我们服役的本分,我们就可满全这“七”的神圣数目;因为先知所说的:“我一日七次赞美你”,就是指这些日课。至于夜课,那位先知也说:“我半夜起来赞美你”。所以我们在这些时间,就是念赞美经,一时经,三时经,六时经,九时经,晚经及补充经时,赞美我们造物主的“正义的判语”夜间还要起来赞美他。
第十七章【日课该念多少圣咏】
我们既规定了念夜课和赞美经的程序;现在进而讨论其余部分的程序。一时经:念圣咏三篇,要分开念而不隶同一“光荣颂”之下。念启应经:“主,求你速来救我”以后,在开始念圣咏以前,则念本时的圣诗。念完三首圣咏,随后念一段诵读,启应经及“上主求你垂怜”礼毕。三时经,六时经,九时经也照同样施行,就是启应经,各该时的圣诗,三首圣咏,诵读,启应经,“上主求你垂怜”及结束经文。如果团体人数众多,应歌唱圣咏与对经;人数若少,可单唱圣咏。
晚经由四篇圣咏及对经组成;圣咏完毕,一段诵读;然后念对答词,圣诗,启应经,福音歌咏,祷文,天主经,礼毕。及补充经限定念圣咏三首;单念此圣咏,并无对经;圣咏完毕,唱本时的圣诗,一段诵读,启应经及“上主求你垂怜”,祝福,礼成。
第十八章【念圣咏的次序】
日课常由启应经开始:“主,求你速来救我!主,求你速来助我!”并光荣颂;其次,念本时的圣诗。至论一时经,主日,念圣咏第一一八篇的四章:其余的日课即三时,六时,九时,各念这第一一八篇的三章。瞻礼二,念第一,第二及第六这三篇圣咏;其余的日子直至主日.每天在一时经内依次念三篇圣咏,念至第十九篇。但第九及第十七篇各分为二首光荣颂。这样主日的夜课,常由第二十篇念起。
瞻礼二的三时,六时及九时经,则念第一一八篇剩下的九章,每时各念三章。这样第一一八篇圣咏便分配在主日及瞻礼二两天里。瞻礼三的三时,六时及九时经,则念第一一九篇至第一二七篇,共九篇圣咏,每时各念三篇。自瞻礼四起至主日止,同样的日课,天天重念这九篇圣咏;如此,主日则常由第一一八篇圣咏开始。至于圣诗,诵读,启应经的次序则天天一样。
晚经,每天唱四篇圣咏。圣咏采自第一0九至第一四七篇;其中当除去在其它日课已念了的圣咏,即从第一一七篇至第一二七篇,又第一三三篇和第一四二篇。剩下的都该在晚经中念。但因剩下的圣咏欠三篇,所以应在上述圣咏中取其较长者分为两段,即第一三八,第一四三,第一四四。可是第一一六篇却因太短,当与第一一五篇合并。晚经的圣咏就这样的分配了。至于其它的部分:即诵读,对答词,圣诗,启应经和歌咏则遵守上面的规定。补充经则天天重复念一样的圣咏,即第四,第九0及第一三三篇。
日课的圣咏排定后,其余的圣咏,平均分配在七个夜课里;把较长的圣咏分为两段,每一夜指派圣咏十二篇。这里,我们特别声明,如果有人不满意这种圣咏分配法,他可按较妥善的方式,另行分配;但勿须留心把全部圣咏一百五十篇,在一个主日内全数念完;并且主日的夜课,常从头开始,因为隐修士在一个主日内未念毕全卷圣咏及惯常的歌咏,则显示他们对自己的圣职太懈怠了;既然我们读书得悉圣祖们在一天内坚决履行此职务,我恳求冷淡的隐修士,能在七天内完成之。
第十九章【诵日课的规则】
我们相信天主无所不在,上主的眼睛处处监察善者和恶者;尤其当我们参加天主的工作时,我们更该无疑地相信这个。我们该时时牢记先知的话:“当以敬畏之情侍奉上主”。又“你们要技巧的颂扬”。又“我要在诸天神之前歌颂你”。所以我们该细想在天主及其天神之前,当如何持身;我们这样参与歌咏,便能使心声和谐一致。
第二十章【论祈祷时的虔诚】
我们在权贵人前,若有所求,莫不谦恭敬畏;今在天地万物的主宰天主台前,有所要求,岂非更该极其谦恭,极其纯洁热心吗?但我们要知道,天主俯听我们,不在多言,惟在心地纯洁,痛悔流泪。所以我们的祈祷除因天主圣宠所感动而延长外,该是简短的,纯洁的。在团体中祈祷要十分简短,长上一给信号,众人都当一起起来。
第二十一章【论隐院中的十人长】
大的团体,可从弟兄中拣选若干名誉好,生活圣善的,立为十人长,叫他们在一切事上,遵照天主的规诫,及院长的指令,照料属下的十个人。十人长的人选,应是院长能够安心付托他分担自己责任的人。选举非依次序,但按其行为的功绩,智慧学识而甄拔之。设不幸其中有骄傲自大,理应受责的,惩戒之,若再三惩戒,还不肯悔改,就把他革职,另以适当人员补其缺。我们又规定,这条文亦适用于副院长。
第二十二章【隐修士应如何睡眠】
每人各睡一床;又每人按院长的规定,领取适合本身生活的寝具被褥。如可能,大家要在一处睡眠;但若人数众多。势所不许,则十人或二十人为一组,和照料他们的前辈同一寝室。每寝室该有一盏灯点至天明。身束皮带或绳索,和衣而睡,但睡时身边勿带小刀,恐怕在梦中伤害自己。这样隐修士时时准备停当,以便信号一发,赶快起身,彼此兢先趋赴天主的功课,但须十分庄重而谦恭。青年弟兄们的床位不要相挨,该混杂在老年者之中。当起身赴天主的功课时,彼此该温和地互相勉励,以免昏睡者的托辞。
第二十三章【论应受剥夺通功权的过犯】
如发觉有倔强,忤逆,骄傲,抱怨或违犯某条圣规或蔑视长命的弟兄,先按吾主的命令,由他的长辈私下劝告一两次。若不悔改,则当众加以申斥。若再不改,假使他懂得此罚的意义,就剥夺他的通功权。如果他是个刚愎之徒,就处以体罚。
第二十四章【论剥夺通功权的方式】
应按过犯的大小而定剥夺通功权或惩罚的轻重;过犯的轻重,由院长裁定。吱口果发觉弟兄只犯了小过,则只剥夺他与众共餐权。被剥夺共餐者的处分如下:于做补赎期内,在圣堂中不得领唱圣咏,对经或诵读。他又该在弟兄们膳后进膳;例如众弟兄六时进餐,那位弟兄则九时;众弟兄九时,他就该在晚上,直至以相称的补赎蒙受赦宥为止。
第二十五章【论重过】
被发觉犯重过的弟兄,当受禁止共餐及进圣堂的处分。弟兄中没有人和他来往或交谈。让他独自一人去做所命的工作,处在悔罪的悲痛中,熟思宗徒所说的那句可怕的断语:“将这样的人交于撒旦,摧毁他的肉体,为使他的灵魂在主的日子可以得救”。他还该独自进膳;分量和时间则按院长认为适合于他而规定的。不受往来的人祝福,给他的食物亦不受祝福。
第二十六章【未得院长许可而交接被剥夺通功权者】
弟兄若无院长的许可,不论用任何方式,擅和被剥夺通功权的弟兄往来,或和他交谈,或给他传达消息,应受同样剥夺通功权的处分。
第二十七章【院长该如何关心被剥夺通功权者】
院长该用全副精神照料犯过的弟兄;因为“不是健康的人需要医生,而是有病的人”。所以该如良医使用一切方法,遣派秘密抚慰的良伴,就是派有智慧的前辈弟兄,叫他们暗中安慰动荡中的弟兄,劝他做谦卑的补赎,安慰他,“免得这样的人一时为过度的忧苦所吞噬”;如那位宗徒又说:“对他再建起爱情来”,众人亦该为他念经。院长应十二分关怀犯过的弟兄,尽其所能,谨慎热心,务使那些交托他管理的羊群,没有一只丧亡。须知他的任务是看护弱小的灵魂,而不是苛待强壮者,他还该害怕先知的警告,天主曾藉先知说:“你们看见肥胖的,便取去;瘦弱的,便抛掉”。院长又该效法善牧的仁慈表样,善牧离开那九十九只羊在山中,而去寻觅那迷失的一只,祂这样怜悯它的软弱,竟把它放在自己的圣肩上,背回羊栈。
第二十八章【论屡教不改的弟兄】
若有弟兄因任何过失,屡受责罚,甚或被剥夺通功权,仍不悔改时,该施以更重的处罚:就是鞭笞他。若是这样还不改,甚或骄傲自大(愿其无之).竟敢为自己的行为辩护,这时,院长就该照良医的方法去做。如果用过劝告的焕剂或膏油,用过圣经上提供的药剂,最后用过剥夺通功权或体罚的炙灼,发觉这一切都未奏效时,就该使用最优良的药剂,即他自己和众弟兄的祈祷,求全能的天主,治愈患病的弟兄。倘老用这些方法仍医不好,这时院长就该用砍割的刀,如宗徒说的:“你们务要把那坏人从你们中间铲除”。又说:“若不信主的一方要离去,就由他离去”以免一只病羊传染全羊群。
第二十九章【论应否再收容已出隐院的弟兄】
因自己的过失,自动离开或被逐出院的弟兄,如果愿意重回隐院,先该保证完全改革他从前因此出院的过错;然后收容他在末位,藉以考验他的谦逊。如果他又出院,可收容他至第三次;但从此以后,他该知道一切为他返院的门路都关闭了。
第三十章【论该如何改正儿童】
各等年龄和智力,都该有其相称的纪律。所以,儿童,青年及不甚了解剥夺通功权惩罚严重性的人,屡犯过错,为叫他们悔改,该罚他们守严斋或剧烈的鞭笞。
第三十一章【论隐院的理事该是何等人】
隐院的理事,应由团体中拣选一位明智的,老成持重,有节制,不贪食,不傲慢,不浮躁,不盛气凌人,不因循,不浪费,而又敬畏天主者充任,他好似整个团体的慈父。他要照料一切;没有院长的命令,什么也不要做。要留心奉命行事。不要使弟兄们难受,若有弟兄不合理地要求他什么,他不可轻蔑之,使那弟兄伤心,只宜谦和顺理,拒绝其不正当的要求。他该关心自己的灵魂,常常记忆宗徒的那句话:“因为善于服务的,自可获得优越的品位”。又该十分用心照顾病人,儿童,宾客和穷人,深信在审判之日,他必须为这一切交账。他要重视该隐院中的一切家具,一总产业,如祭台上的圣物一样。什么事也不要忽略。他不该食婪,亦不可浪费,倾荡隐院的产业,他做一切事都当有尺度,并遵照院长的指令。
尤其重要的,他该有谦逊;他若缺少供应的东西,就该以善言回答;因为圣经上说:“一句善言超过最好的恩惠”。凡院长所命令他的,他都该管理:可是院长所禁止他的,他不可擅自处理。勿傲慢勿迟延地,供给弟兄们法定的食粮,以免他们跌倒,他该注意主所说的:“凡使这些小子中有一个跌倒”的人应受什么惩罚。若团体庞大,应派给他助手,藉他们的帮助,他能够平心静气地履行所委托他的职责。在适当的时间,供应所需,要求所需:务使天主圣家内,无人遭受困难或悲愁。
第三十二章【论隐院的工具及财产】
院长指派人格行为可靠的弟兄照料隐院的工具,衣服及一切财产;如他认为适当的,把各物交托他们保管和收集。院长该保存一份各物的目录,以便在弟兄们交替职务时,他知道付给什么,收回什么。谁若苟且怠慢处理隐院的东西,应被斥责;若不悔改,则当受规定的处罚。
第三十三章【论隐修士可否有私物】
首先该从隐院中铲除私有权的弊病,无院长的命,隐修士不得擅自授受,也不得占据任何一物为已有,不论书籍,写字板,笔,什么,都不能私有:因为就连他们的身体并意志,都是不许他们自由处置。他们的一切必需品都该仰给于隐院的父汞,凡不是院长所给的或许可的,都不准保留。如圣经所说的,“一切都归众人公有”:谁亦不能说某物是自己的,亦不能占为己有。如果发觉谁沉溺于这罪恶的毛病,一再劝告之后,若不悔改,则应受惩罚。
第三十四章【是否众人都该平均地领取必需品】
如圣经说的:“照每人所需要的分给每人”。引用此经语,我们不是说,该徇情顾面,而是说该体恤人的软弱。所以,需要少的人该感谢天主,不要难受;需要多的人,该因自己的软弱而自谦,不要因受人怜悯而自骄;这样众会员都得平安。最要紧的是,不让埋怨的毛病,借故显露在任何言语,或态度上。如发觉有此犯者,应严厉处罚。
第三十五章【论每周在厨房的服务员】
弟兄们该这样轮流相互侍候,除了因为疾病,或忙于重要的事物不能分身者外,谁都不能免除厨房的服务,因为从这个服务上能得更大的赏报,能修更大的爱德。但是软弱的弟兄,应有人帮助,以免他们带着愁闷尽此本分,再者,按团体的大小,地方的环境,人人都能有助手。如果团体人数众多,理事可免除厨役,又如前面所说,从事更重要的职务者,亦可免役。其余诸人都要在爱德中相互侍候。行将退班的每周服务员,在瞻礼七要涤净一切。他要洗弟兄们用以拭手揩足的毛巾。又退班的和上班的服务员要给众人洗足。退班的服务员把自己职务内的用具洁净而完整地交还理事。而后理事把它移交给上班的服务员,好使他知道交给什么,收回什么。
每周服务员于进膳前一小时,在规定的食粮之上,要领受些微酒和面包,这样当进膳时,他们侍候弟兄们,不致抱怨,或过于疲劳。但在大瞻礼日,则他们当待至弥撒后。主日念完赞美经,每周退班的和上班的服务员,在圣堂中伏在众人足下,请为他们祈祷。退班服务员念:“上主天主,你是可赞美的,因为你扶助了我,抚慰了我”。重复念三次后:领受他的祝福而下班;上班的接着念:“天主,求你速来救我,上主,求你速来助我”。待众人也重复念此经三次后;领受他的祝福而上班。
第三十六章【论病弱的弟兄】
照料病弱的人,该在诸事之先,诸事之上,服事他们真如服事基督似的,因为他说过:“我患病,你们看顾了我”。又说:“凡你们对我这些最小的一个所做的,就是对我做的”。到底病弱的人亦该想,人们是为天主的光荣,才服事自己,所以不要以无厌的索求烦扰服事自己的弟兄。至于服务病人的该忍耐对待他们,因为从这等人身上可获得更丰富的赏报。所以院长该十分用心关照他们不受任何怠慢。为患病的弟兄们,该特别指定一问房屋,又该派一位敬畏天主,殷勤而又心细的看护。要随时给予病人沐浴的方便;对于健康者,尤其青年人,则勿轻易准予沐浴。再者对于病人和很衰弱的人,可给予肉食,以期恢复健康;健康复元后,即照常随众戒绝荤食。院长该十二分用心,毋使病人遭受理事或看护们的慢待,因为子弟们所作的一切过失,都应由他负责。
第三十七章【论老人和童子】
怜悯二种年龄,就是老人和儿童,虽说出自人钧天性,但法律为他们亦有所规定。应经常体谅他们的软弱,他们不受食物的限制,反而应得到同情的照顾;准许他们在规定的时间前进食。
第三十八章【论每周的诵读员】
弟兄们进食时,不可缺少诵读,但不是任何人偶然拿起书来便擅自诵读,诵读员是在主日开始服务,为期一周。在弥撒和领圣体后,新诵读员要请众人代为祈祷,求天主去其傲心。在圣堂中,他启众应.三次朗诵此启应经:“上主,请启我唇,我口将颂扬你的光荣”。,然后领受祝福,开始诵读。席间,当保持极度寂静,除诵读员之声音外,听不到任何人的低语或声音。饮食者所需要的东西,弟兄们该彼此互相照应,这样无人需求什么。万一需要什么,用任何响声表示,都好过用言语去索求。在这里,除长上愿意作简短的训词外,谁也不许质问所读物或其它问题,恐怕制造混乱的机会。因领圣体的缘故,又怕他守斋太辛苦,每周的诵读员在开始诵读之先,可食些蘸酒的面包。后来再加和每周的厨子及服务员共同进膳。弟兄们诵读或歌一唱,并非按序轮值,但只挑选那能启迪听众的人。
第三十九章【论食物的限量】
因为人的软弱,我们认为每天的膳食,不论在六时或九时,每餐有两样熟菜便够了;这样如果有人不能吃这菜,尚有那菜可以充饥。所以两样熟菜为众弟兄都足够了,此外,若有生果或蔬菜,可添作第三菜。一斤重的面包该够一天吃的了,不论哪天只有一餐或有午晚二餐。如果他们要吃晚餐,理事从那斤面包中留下三分之一,给吃晚餐的人。如果他们的工作较为劳重,院长以增加些饮食为有益时,他有权可以随意增加,但总该避免过度,庶不致隐修士有饮食积滞之病,因为没有比食得过饱更不适合于基督徒的,吾主说过:“你们该谨慎,免得你们的心为宴饮沉醉所累”。此食物定量不适用于年青的童子,给他们的分量该比给成年人的少些,在一切事上该遵守节制。至于四足兽肉,除了病人和很衰弱者外,众人都该戒食。
第四十章【论饮量】
“每人都有他各自从天主:得来的恩宠:有人这样,有人那样”。所以,我们在规定他人的饮食量时,实在有些踌躇。但考虑那较软弱弟兄们的孱弱.我们认为每人每天一“黑米纳”酒足够了。那些蒙主恩赐,能戒酒的人,该知他们将得特别的赏报。若地方的环境,或操作或暑气需要更多饮食,长上得自由定夺,但该特别留心,避免过饱和沉醉的事件。虽我们读书得悉,酒绝对不适合隐修士;但生在我们的时代,既不能以此理折服隐修士,至少我们要同意这一点,就是少饮些,不要饮至贪足,因为美酒迷惑明智人。有些地方,因环境的关系,找不到上面规定的分量。只能获得很少,或竟至全无,在那里居住的隐修士该赞美天主.不可埋怨。我们特别叮咛:他们不可抱怨。
第四十一章【弟兄们的进膳时间】
自圣复活至圣神降临,弟兄们六时午膳,薄暮晚餐。自圣神降临起,整个夏季,隐修士若无田园劳作,亦无暑热之苦.则每瞻礼四和瞻礼六守斋至九时;其余诸日,则在六时午膳。若他们从事田园劳作或暑气酷热,则每天在六时午膳的规定,由院长自由处理之。诸事均应如此调度,如此编排,务期人灵得救,弟兄们从事工作而无怨言。自九月十四日起至封斋开始,弟兄们常在九时用膳。封斋期内至复活节,则在傍晚用膳。但晚经的时间应调整,务使进食时不需要灯火,各样事都在目光中完毕。再者:全年中所有晚餐或午膳的时间都该这样规定,务使一切事都在目光下作完。
第四十二章【补充经后谁也不准说话】
隐修士该时时学习缄默,:尤其在夜间。所以常年不论是.l否是斋戒日都要守缄默。若非斋戒日,吃完晚餐,众人立刻齐集一处坐下,一人朗读“会谈录”或“隐修祖师传”,或其它启迪听众的读物。但勿念古经七书及列王传,因为此时听这部分圣经,为智力薄弱的人没有益处,这部分圣经该留到它时诵读。斋戒日,念完晚经后片刻,如前所述,众人聚集一处听圣书;诵读四五页,若时间许可,则诵读多些,诵读时间稍为延长,以便众人都来集合;即使那有职务拘身的人,亦可赶到。众人齐集后,即念补充经,念完补充经出来后,谁也不许再向谁说什么。如发觉有干犯这缄默条例者,惩罚从严;只有接待来宾的需要,或院长偶然对谁有什么命令时,才可破例。虽然如此,但是这谈话亦该做得适当,态度要十分庄重,言谈要十分简短。
第四十三章【论念日课或用膳迟到者】
一听到念日课的信号,该立刻放下手头一切工作,急速前来;但该稳重,以免因此发生轻浮。所以凡事不可放在天主的功课之前。为夜课,谁若在第九十四篇圣咏的光荣颂后才赶到,不得站在唱歌班的本席位,(就因为这原因,我们才愿把圣咏缓慢地拖长声音念)。但该站在末位,或站在院长特为此辈疏忽的人所指定的地点,让院长及众人都能看见,直到天主的功课完毕后,他再作公开的补赎。我们所以主张他该站在末位或隔离的地点,是为使他受到众人的观看,自觉羞愧而改过自新。因为如果让他逗留堂外,恐怕有的要回去再上床睡觉,或至少亦要闲坐聊天,而授恶魔可乘之机,今要他进堂,即可使他不致失掉全台夜课,又能改过于未来。至于日课经,凡在念完启应经及紧随启应经的第一圣咏之光荣颂后,才赶到天主的功课者,该按我们上面所定的条例去站末位;在未做完补赎之前,除非院长特别准许,他不得擅自参加歌唱的歌咏班;即在此情形下,犯者仍该为此过失做补赎。至于进膳,凡未在启应经前赶到,和众人一齐念启应经,共同祈祷,同时入席者,如果其迟到是出于疏忽或过失,则他先该受斥责一次二次。若犹不改,就不许他与众共餐;叫他离开众人,独自进食,并取消他原有的那份酒,直至他做补赎改过了为止。又凡未参加饭后念的启应经者,亦受同样的处分。在规定的时间前后,谁都不许擅取饮食。若长上献给弟兄什么东西,他若辞而不受,后来想要时,在他未做适当的补过之前,不独不能获得他以前辞受的东西,即其它任何东西,亦不能获得。
第四十四章【论受绝罚者该如何做补赎】
凡因重过,被剥夺进圣堂.及共餐者,当堂中举行天主的’功课时,他该俯伏堂门前,一言不发;只在众人出堂时,叩首至地,俯伏在他们的足下。他继续这样做,直至院长认为他已做够补赎为止。当院长命他进堂时,他就该来先俯伏院长足下,然后伏在众弟兄足下,请他们代为祈祷。若院长命他重返歌咏席,他就去站在院长所指定的席位。可是,除非再奉院长之命,他不得在堂中擅自启唱圣咏,诵读和其它一切经文。再者,每次于天主的功课结束时,他还该在其所站席位俯伏地上;这样做补赎,直至院长让他停止。至于那些因小过,只剥夺共餐权者,该按院长所定的期限在堂中做补赎。天天做,直至院长祝福他们说:“够了”。
第四十五章【论在圣堂中念错经文的人】
在念圣咏,对答词,对经或诵读时,若有人念错了,不立时当众谦逊作补赎,当处以严罚;因为他不肯用谦逊来改正因疏忽所犯的过失。但儿童们为这种过失,应受鞭打。
第四十六章【论在其它小事上犯过者】
在任何劳作中,在厨房,仓房,工场,焙面包室,田园或从事某项手艺时,或在其它任何场所,谁若犯了什么过失,或损坏了什么,丢失了什么,或有其它任何越轨的事,而不立刻趋赴院长及众弟兄前坦白自首,自动做补赎;日后如被人发觉,当受更严厉的处分,但若他所犯的是心灵的罪过,是隐秘的,他只须禀明院长或神师,因为他们知道如何治疗自己的伤和他人的伤,又不会泄露或宣扬之。
第四十七章【论打念经的钟】
日夜报告天主功课的时间,是院长的职务,他或亲自报时,或把这职务委托这样谨慎的弟兄,务使一切事都可在适当的时间内完成。凡受命领念圣咏或对经的弟兄,应在院长以下,依次领念。至于歌唱或诵念,除了那能胜任,启迪听众者外,谁亦不得擅自唱读。这职分该由院长所任命的人谦恭地善尽之。
第四十八章【论日常手工】
空闲是灵魂的仇敌;所以:弟兄们该在一定的时间内从事j操作,又该在一定的时间内阅读圣书。我们认为这两种时间可以这样规定:即是,自复活节至九月十四日,清晨自一时约至四时,弟兄们外出做紧要的工作。自四时至约六时专务读书。念完六时经,离开餐桌后.各在自己的床上全然寂静地休息,若有人愿意念书的,该细声读,以免扰乱他人。八时半提前念九时经;而后再做所当做的工作直到念晚经。若因地方的环境或贫穷,需要他们亲自收获庄稼,他们切勿愁闷:因为几时他们靠双手操作度生,才算真正的隐修士,象我们的祖先和宗徒们都这样做过。可是为意志薄弱的人着想,一切措施都该适中。
自九月十四日至严斋开始,他们读圣书至二时末。二时后念三时经,此后他们都做所指定的工作至九时。报九时经的第一信号一发出,众人都放下他们的工作,在发第二信号时,都该准备妥当。午饭后他们或阅圣书或读圣咏。
在严斋期内,自晨至三时末他们读圣书,然后做所指定的工作至十时终。严斋期内人都该从藏书室领取圣书,又该从头到尾顺序读完。这些圣书当在严斋开始时发给。另外还该指派一两位前辈,在弟兄们阅读圣书的时候,巡视隐院,以免有怠惰的弟兄,不用心读圣书,好懒偷闲,或说笑聊天,不独无益于己,还要扰乱别人。万一发现有这样的人,先斥责他一两次;若不悔改,则依例罚他,这样可使其余的人畏惧。不适当的时间,不要一位弟兄同另一弟兄相集一起。
在主日,除了被派担任各种职务者之外,其余诸人,都该专心阅读圣书。万一有人如此疏忽怠惰,他竟不愿或不能阅读,又不能默想,就该给他工作,以免游手闲散。为抱病及纤弱的弟兄,该命他们做这样的工作或手艺,使他们不空闲,又不致被劳作的压迫而逃走。院长必须顾及这种弟兄的软弱。
第四十九章【论守严斋时期】
虽说隐修士终生该度严斋期的生活,但因很少人有足够力量能为之,所以我们劝大家至少在此严斋期中,要极纯洁地持身自守;又要在这神圣的时节,洗涤其它时候怠慢的过失。如果我们戒除一切罪恶,专心痛哭祈祷,阅读圣书,深自悔恨,并节减饮食,方算善过此斋期。所以在这些日子里,除了我们日常勤务外,该另加一些善功,如私自祈祷,节饮食;这样各人在委派他的额定事物外,能够甘心自动,带着圣神的喜乐,有所奉献于天主:就是减少肉身的饮食睡眠,节制谈笑,又以神心的喜乐,期待圣复活节。但每人所奉献的善功,须先禀明院长,得到他的祝福和准许,然后实行,因为凡未经院长许可而做的事,该归咎于骄傲和虚荣,得不到报酬。所以作一切事,都必须经院长的批准。
第五十章【论远离圣堂操作或在旅途的弟兄】
在遥远地方工作的弟兄,若不能按时进堂;经院长认为情形确实者,他们可在工作地点,怀着敬畏上主的心,跪地诵念天主的功课。同样,奉命旅行的弟兄,亦不可放过规定的日课,但该尽其所能,独自诵念,切勿忽略其应尽的职务。
第五十一章【论出外不很远的弟兄】
凡弟兄奉命出外,不论办什么事,预期即日返院者,不得擅自在外进食,若非院长有命,不论任何人邀请都不许可。犯者应受绝罚。
第五十二章【论隐院的圣堂】
圣堂该是名符其实,里面不许作任何其它的事,亦不许收藏任何其它的东西。神功结束后,众人静默退出,且对天主行适当的敬礼,这样弟兄或愿意私自祈祷的,庶不致因他人的烦扰而受妨碍。但如果有人愿意独自祈祷,他可单独进去祈祷,不用大声,只须流泪和热心。所以神功结束后,如上面所说的,不祈祷的人不许逗留圣堂中,以免他人受妨碍。
第五十三章【论接待宾客】
该如接待基督似的接待众来宾,因为他将来要说:“我作客,你们收留了我”。待遇众人,尤其是对待那些同道的人和朝圣者,该有相称的敬礼。所以一闻报告有客莅临,长上或弟兄们应以仁爱接待之;先请他共同祈祷,然后彼此行平安亲面礼。为防魔鬼的狡计,在未行祈祷之前,切勿行此和平的亲面礼。在迎接来宾或欢送去客时,行礼问候,该极其谦敬;或俯首鞠躬,或伏身地上,这样基督在他们中受朝拜,受欢迎。如此迎接来宾,先领他们进堂祈祷;然后长上或他所委派的弟兄,陪客就座。为启迪宾客,在他面前朗诵主的律例,再尽情款待。为了宾客之故,除了不许破例的特别斋目外,长上不必守斋。惟弟兄们仍该照例守斋。院长给宾客倒水洗手;至于为一总的客人濯足一节,是院长由全体修士伴同行之。洗足毕,念启应经:“天主啊!我们在你的殿中,领受了你的仁慈”。接待贫人及朝圣旅客,便该殷勤周到,因为在此等人中基督更受招待;对于富人,因为我们的畏惧心自然会尊敬他们。
院长和宾客用的厨房应该独立,以便客人——隐院经常有不少客人——在不定的时候莅临,不致扰乱弟兄们。派二位能善尽此职的弟兄,在该厨房供职一年。需要时,给他们增添助手,使他们服务而无怨言,逢工作不多时,则让他们出去作其它指定的事物。不独对他们如此,即对隐院中的一切职务,亦该守同样的体制,即:几时他们需要帮助,就给他们助手,几时他们无事做,就命他们去做别的事。又客厅该由一位敬畏天主的弟兄管理;里面该妥备足数的床位,天主的宫殿该由明智人用明智的方法去管理。未受命的弟兄不可与客人周旋及言谈;若路上遇见了客人,则如上面所说的,谦恭施礼,求其祝福后,言明自己没有和宾客谈话的许可,随即离去。
第五十四章【无院长命,隐修士不该接收书信或纪念品】
没有院长的命令,隐修士与其父母或其它人士,或彼此来往书信,互赠纪念品及其它任何微小礼物,都是不合法的。即使礼物是父母所赐的,在未禀明院长之前,亦不得擅自接收。若院长命令收下礼物,院长有权把它赏给任何人;而原来收赠品的弟兄却不可伤心,以免授魔鬼可乘之隙。倘若有人擅取,违犯者应受常规的惩罚。
第五十五章【弟兄们的衣履】
寒冷地区需要衣服多,温暖地区则需要少;所以该按居地的情形和气候,配给弟兄们衣服。这是院长的本分,应当考虑此事。我们认为气候温和的地方,隐修士每人穿一件在颈项连有风帽的会袍,一件会衣;会袍冬季用毛绒的,夏季用薄的或旧的;还有为工作穿的圣衣(无袖肩衣),和足穿的鞋袜便够了。至于它们的颜色和质料,隐修士不得苛求,该以当地所能供应,或廉价所能购买者为限。院长该注意尺度,务使衣服适合穿者的身材,而不短绌。弟兄们领取新衣时,当立即交回旧衣,旧衣保存在藏衣室,以周济贫人。为着夜间及洗浣时有所更换,隐士有二件会衣,二件会袍足矣。越此限额,当视为多余,应予以截去。同样,当他们领取新袜或其它物品时,该交回旧者。.凡奉命出外者,该从藏衣室领取裳裤;回来后,洗涤干净交还原处。又会袍、会衣亦应比平目穿的好些;这些在他们登程时,向藏衣室领取,回来后交还原处。
寝具则有席子,毡子,被子,枕头便够了。院长该不时检查这些床位,以免有人暗藏私物。若发现有私藏未经院长准许的东西,该罚以极重的处分。为根除这占有私物的毛病,院长应供给一切的必需品;就是会袍,会衣,鞋袜,腰带,小刀,笔,针,手巾,书板;这样可以免去一切藉“需要”而讲的口实。院长该常思念宗徒大事录的那句格言:“照每人所需要的分给每人”。所以该体恤需要者的软弱,而不顾嫉妒者的恶意。在一切的裁夺上,要常存念天主的审判。
第五十六章【论院长的饭厅】
院长经常该和宾客及朝圣的人士共餐。若无宾客,可随意邀请任何弟兄参加共餐。但为维持纪律,常该给弟兄留下一、二位老前辈。
第五十七章【论隐院术人员】
隐院中若有技术人员,他们要极谦恭地执行他们的手艺;且须先奉院长的命令。设若他们中有人因为懂得技术而自矜,自以为对隐院有所贡献;该着令这样的人离开技术的操作,除了他后来谦下认错,并再奉院长的命令,不得重返本业。如果有工业品代售,经手人慎勿欺诈。请他们回忆亚纳尼亚及撒非拉夫妇的故事;恐怕此等经手人和其它凡在隐院物产上作了任何欺诈的人,在灵魂上要遭受他们夫妇在肉体上所受到的死亡。在标价上不要让吝啬的毛病潜入,但该比世俗人所标的稍为廉些,“为叫天主在一切事上,享受光荣”。
第五十八章【论收录弟兄的方式】
对于初来修道的人,不可轻易收纳,但该如宗徒说的:“考验灵感,是否来自天主”。倘若四、五天后,发现来人尚能忍受所加的慢待及进会的留难,且继续扣门,继续申请,则可收容他,让他在客厅小住数天。然后引至初学院,在那里默想,饮食,睡眠。给他一位善于罗致人灵的前辈,要特别注意他,仔细观察他是否真诚寻找天主,热心神功,喜欢听命,乐受屈辱。告诉他投奔天主所要经过的一总艰难困苦。若他许下恒心坚持到底,就在第二个月尾,把这部规矩依次读给他听,并向他说:“请看,这便是你愿意当兵作战应守的规则;如果你能守,请进来;若不能守,请自由离去”。若他仍坚持初志,就引他返回上称的初学院,再考验他的耐性。六个月后,再给他诵读这部规矩,使他知道他为什么要进修会。倘他仍稳立不动,就在四个月后再给他诵读一遍这部规则。经过熟思后,他若许下遵守一切,奉行一切命令,然后才收他入会;但他该知道,按法令的规定,从那天起,就不许他离开隐院,又在这么漫长的考虑期间,他能拒绝,也能接受这法令,但今后却不许他摆脱会规的约束了。
被收录者,该在圣堂里当众在天主和他的圣人前,许下定居,改善品行和听命,设若日后反此而行,他该知道这是愚弄天主,将遭受他的谴罚。初学生该把自己所发的誓愿,作成呈文,并且在堂内所供圣髑的圣人及在场院长的姓名一并写上。他该亲手缮写这张呈文:他如不识字,可求人代笔,但该自己画押,又该亲手把它放在祭台上。放妥后,这位初学生便开始诵此经文:“求你照你的话,收下我,使我生存,莫让我的希望,成为空幻”。众人三次答念此经后,添念光荣颂。然后这位初学弟兄俯伏在每位弟兄的足下,请代为祈祷;从这天起,他便是团体中的一员了。如果他有产业:该先期或分施贫穷,或以契据赠与隐院,为自己不得保留任何东西;因为从那天起,他该知道连他自己的躯体都不属于自己了。在圣堂里当场脱下他所穿的衣服,穿上隐院的衣服。脱下的衣服存放在藏衣室里;万一日后他随从魔鬼的怂恿,同意离开隐院时(愿其无之),就该脱去隐院的衣服,逐之出院。但院长由祭台上所收下的呈文,不交还他,却当保存在隐院中。
第五十九章【论如何收纳贫富人家的子弟】
任何贵人若要在隐院奉献其子于天主,而孩子的年龄又幼稚,他的父母该写我们上面所说的呈文。在弥撒中奉献饼酒时,把呈文及孩子的手包裹在祭台布里,这样将他和祭品一同奉献。至论他的财产,他们必须在此呈文中宣誓许下,自己绝不亲手,亦不假手他人,亦不用任何其它方式,授给他什么,亦不给他留下可能获得的机会。他们若不愿这样做,但愿为自己的神益,想给隐院作此施舍时,他们也可以把愿施给隐院的物品,当作赠品送与隐院,如他们愿意的话,也可以保留使用受益权。这样就杜绝了一总的门路,不给孩子留下一线的希望,因为我们由经验知道,孩子可能因此受欺骗而丧亡,(愿其无之)。稍贫的人在隐院奉献其子于天主,亦该照样作。至于一贫如洗的人,只须写一张呈文,当证人面前将儿子同祭品一齐奉献即可。
第六十章【论愿意在隐院中居住的司铎】
若司铎中有申请隐院收录者,不可立即准其所请;但如果他坚决地继续请求,就让他知道,他该遵守一切的规律。并且丝毫不为他宽松,以应圣经的话:“朋友,你来做什么?”。而可准他站近院长的席位,祝福或唱弥撒,但该有院长的命令。不然的话,他不得擅自有所作为,要认清自己是隶属于会规权下的,却更该给人立谦逊的表样。隐院中如有任命职位或其它的事物时,他所站的地位是按照进隐院时的日期而定,而非出于敬重他的神品所授予的。若有其它神职界中人,抱着同样的志愿,要加入隐院的,可以安插他在中间的位置;但他先该许下遵守规则和他的定居。
第六十一章【论如何收纳外方的隐士】
若有来自远处的外方隐士,愿意客居隐院中;如果他对所在地的习俗感到满意,又不以其奢求扰乱隐院,反而对一切遭遇表示满足时,他愿住多久,就留他多久。若他本着爱德,谦虚地合理地有所指责或陈说,院长该明智地处理此事,或许天主特为这事而派遣他来的。日后如果他要决意在此定居,不要拒绝这样的志愿;特别是因为在他客居的时间内,已能探知他的为人。
设若在客居的时间内,发现他是个奢求的有毛病的人,不仅不该让他加入隐院的团体,且该有礼地请他离去,以免别人因他的可怜而变坏。可是,如果他不是那种堪被逐出的,不单在他申请时,可收他加入团体,还该劝他住下,好使别人都能观摩他的善表。因为到处都是侍奉同一天主,都是为同一的君王作战。再者,院长如果发觉他的德才堪配(直译:是这样的),亦可安插他在稍高的位置。不独待隐修士如此,即待上面所说的司铎及神职界各级人员都如此,如果认为他们的生活是配得起的话(直译:是这样的),院长可安插他们占高于他们进院时的位置。对来自熟悉的其它隐院的隐修士,若无其院长的同意或介绍书,院长为了谨慎,不可收录他;因为经云:“己所不欲,勿施于人”。
第六十二章【论隐院的司铎】
若院长为自己的隐院请求祝圣司铎或六品时,该从自己的属下中甄拔那能胜任者。被祝圣者当谨防自矜和骄傲;除院长所命者外,不得擅自作为,要知道自己更受规矩的约束。不可因铎品的缘故而置遵守法令,服从纪律于脑后,但该在天主内,日新月异地前进。除了为尽祭台上的职务,或因见他德才兼备,由团体的推荐及院长的旨意要选升他的光景以外,他经常该保持他进院时的地位。再者:凡十人长或副院长所定的条例,他也有遵守的义务;倘擅敢违犯,则不以他为司铎,却以他为叛徒,而受裁判。若屡教不改,连主教也请来为之作证。如果这样还不改过,他这样跋扈,竟至不屈服,不肯遵从法令,那么罪恶即已昭彰,便逐之出院。
第六十三章【论会员的位次】
弟兄们在隐院里所有的位次是按进会的时日,操行的功过所决定的,或依照院长所指定。院长不要扰乱受托的羊群,也不要专横地,有何不公平的措施;但该常思念自己的一切断定,一切工作,将来都要向天主交账。所以弟兄们该按院长所指定的位次,或依他们原有的次位,去行和平礼,领圣体;启圣咏,占歌咏席的位次亦相同。不论何处,总不以年龄决定位次,而位次亦不该受其影响;因为撒慕尔和达尼尔二少年且曾审判过长老。所以,除了如我们上面所说,院长因某种高尚理由所拔擢的,或因某种确实的原因所贬黜的人外,其余众人都按入会的先后而排列位次,例如:第二时进院的,不论他年纪多大,地位多高,该自认是那位同日第一时进院者的晚辈。惟孩童在一切事上,该受众人的约束。
晚辈应尊敬他的前辈,先进该慈爱他的后进。彼此称呼时,谁亦不许直呼他人的名字,前辈该称晚辈为弟兄,晚辈称前辈为父老;父老所以表示敬之如父之意。因为院长既被信为基督的代理人,为尊敬基督,爱慕基督,做称之为“主”或“院长”,并非出自他的僭用。院长该存念此名,又该这般持身,庶几堪当此尊荣。弟兄们彼此无论何处相逢,晚辈要求前辈祝福。长者走过,少者起立让座位;若长者无命,少者不得坐下。
这是为实行圣经所说的:“彼此争先尊敬”。儿童,幼孩及少年,在圣堂,在饭厅,各人保持自己的位次,谨守纪律。在圣堂及饭厅以外,及其它场所,他们该有人照顾管教,直到他们达到解事的年龄。
第六十四章【论推选院长】
推选院长,应遵守此原则,凡经会员,秉着敬畏天主的情绪,全体一致推选者,或是只一部分会员——人数虽少,但所根据的理由却较为健全——所推选者,便立为院长。选举候补人,当着重他品行的优越和智慧的学识,虽列在团体的末席者亦可被选。切望无此事:但设令全体会员竟一致选举了一位苟合他们恶习的人为院长,若该隐院所在地的主教,或院长们或近处教友得知了此弊端,他们该阻止这班恶人的阴谋实现,该为天主的住宅,另立一位称职的管家,他们当知道,如果他们存心纯正,只为天主的光荣而为此,他们将要受厚报,反之,他们若置之不理,则将获罪于上主。
被立为院长者当常自思接受了何职,将要向谁交代管家的清账。又该知道他当多为弟兄谋福利,不是专为管他们。所以,他当精通主的法律,好知道从哪里提取新的和旧的东西;他该是贞洁朴素而又仁慈的,且待人该常多用仁慈,少用公义,好使自己亦能获得同样的待遇。要憎恨毛病,却要怜爱弟兄。可是在纠正过失时当明智从事,不要矫枉过正;不要因急于刮除锈垢,竟打破了器皿,要常思念自己的软弱;又要牢记“不应折断要破的芦苇”。但这不是说:该放纵恶习蔓延滋长,而是说:除恶该明智而仁爱,该如我们所说的,在各种情况下,该按他认为最有益的方式而行之;且更该勉励争取人的爱戴超过使人畏惧。院长之为人,不可慌张多虑,不可苛求固执,也不可嫉妒多疑,因为否则他将永无安宁。在发号施令上,不论是关于天主的事,或关于世俗的事,当深谋远虑,谨慎周详;在分配工作上,亦该慎重有度,记住古圣雅各布伯的谨慎,他说:“如果我追赶我的羊群超过他们能行的力量时,他们会一天死尽”。诸如此类的引证,都是谨慎——诸德之母的好模范,院长若秉此以处理一切,将健壮者仍有力求的余地,而弱者亦不致沮丧退缩。特别在一切事上,他该遵守这本规则;如此善尽职务,他便能听到主子赞美那按时配给工友粮食的好管家的话:“我实在告诉你们,主人必要委派他管理自己的一切财产”。
第六十五章【论隐院的副院长】
隐院里往往因委任副院长而发生严重的恶表;因为有些被骄傲的恶魔所吹嘘而自矜的人,自命为院长第二,窃权僭位,树立恶表,在团体中挑拨离间;尤其是在那些地方,隐院的院长与副院长,是由同一主教或院长团所指派者,这种僭窃的事件最易发生。此惯例是多么愚蠢,显而易见:因为在任命之初,已给他骄傲的鼓励,已暗示了他不隶属于院长权下的思想;因为他与院长是由同一人所任命的。从此掀起了嫉妒,忿怒,争执,毁谤,竞争,分裂,紊乱。院长和副院长的意见既互相冲突,他们的灵魂势必因此倾轧而蒙受危害,他们的属下因有所偏袒,亦将同归于丧亡。这罪恶,应由那些种下紊乱祸因的人们去负责。
所以,为维持和平,保障友爱起见,我们认为妥善的办法,是,隐院内的一切任命,全按院长之意处理。如可能的话,如我们上面所说的,院内的一切事务,由院长所任命的十人长去管理。这样,事务既由多人负责,个人便不会骄傲了。然若地方环境需要,或由全体谦恭合理地申请,而院长认为有益时,他该和敬畏天主的弟兄们商议,然后甄拔任何人,立为副院长,作他的助手。该副院长应敬畏地奉院长之命去办理一切,毫无违背院长的意愿及命令。因为被举越高,越该谨守会规。若发现副院长有重大的缺失,或为傲气所惑,或被证实蔑视圣规,先该口头规劝他,至四次;若他不悔改,则处以规定的惩罚。若他仍不改,则革去其副院长职,另立称职者补其缺。倘日后他在团体中不安分守己,不肯服从,则应除之出院。到底院长该存念,他自己的一切定夺,均将向天主交账,慎防嫉妒的火焰焚烧灵魂。
第六十六章【论隐院的守门者】
在隐院门口,应安置一位善于应对的智慧老人;他的年纪既已老成,将不会到处流浪。守门者该在靠近大门处的一个小室中,以便来宾随时能够找到答话的人。守门者一听有人扣门或有贫者呼叫,立刻答说:“多谢天主”,或说“求天主祝福你”;带着敬畏天主的和蔼,怀着爱德的热情,迅速答复所问。如该守门者需要,他可以获得一位少年的弟兄作助手。
如可能,建筑隐院,该把一切必需部分,如水,磨房,园圃,烘面包室,及其它技术场所,都包在隐院内,这样隐修士不须走出院外;因为隐修士外出,很不利于他们的灵魂。我们愿意团体中屡屡诵读这部会规,以免弟兄中有人借口无知而自为解脱。
第六十七章【论奉命旅行的弟兄】
凡奉命外出的弟兄,应托求众弟兄并院长为自己祈祷;又在日课最末的祝文中,大家该常纪念不在场的众弟兄。旅行回来的弟兄,返院的当天,于每份日课结束时,当俯伏圣堂地上,求众人为自己的过失祈祷,因为道途中,恐怕犯了妄视妄听或闲谈的过失。谁亦不许把在院外所见所闻的任何事,擅自告诉别人,因为这会发生许多害处。犯者应受规定的处分。若无院长命,擅自出院赴某处或做某事,纵使极小的事。亦该受同样的处分。
第六十八章【如果弟兄受命做不可能的事】
倘长上命某弟兄作很艰巨或不可能的事,该弟兄亦当心平气和地怀着服从的心,接受发命者的命令。但如见所命的事,实在远超过自己的力量时,可把自己不能胜任的理由,在适宜的时机下,耐心地向自己的监督人陈述明白,但不得带着傲慢,反抗或辩驳的态度。于陈明自己的意见后,若长上仍坚持前令,属下要知道这样的措施为自己有利;便当一心依靠天主的帮助,秉着爱德,听从命令。
第六十九章【隐院中不许彼此维护】
隐院中当尽力防范,无论任何理由,都不准隐修士彼此维护,或彼此偏袒,即使谊属血肉至亲者,亦不例外。且亦不得用任何方式,擅敢为之,因为由此可能发生很严重的恶表。犯者应受严罚。
第七十章【不许任意殴打或弃绝人】
为避免隐院中一切僭权越分的机会,我们规定并颁布法令,凡未经院长授权的人,不许弃绝或殴打弟兄中的任何人。对于犯者,当众加以申斥,为叫其它人有所警惕。惟未满十五岁的童子,当受众人的管教与监护。但管教亦应有节制,且应合情合理。凡无院长之命,擅敢责罚十五岁以上的人,或殴打童子无度者,应受规定的处罚,因为经上说:“已所不欲,勿施于人”。
第七十一章【弟兄间应互相听命】
众人不但对院长当修听命之德,即在弟兄间亦该互相听命,须知听命是抵达天主前的大道。所以,院长及院长所立的上司的命令应居首位,我们不许任何私人的命令占优先;此外,幼辈均该秉着爱德,细心地听从他们的长辈。如发现有好辨者,惩戒之。一位弟兄,如果为了小故,被院长或任何上司责斥,或发觉任何上司对自己动怒,或对己微有不满时,当立刻投其足下,伏地赔礼,直至上司息怒给了降福为止。凡鄙视而不肯这样做的,应受体罚,如果他是刚愎执拗的,则被除出院。
第七十二章【论隐士应有的好热情】
有远离天主,导进地狱的酸苦的恶热情;同样亦有远离邪僻,导归天主,引至永生的好热情。隐士该以炽热的爱情修养此种好热情;就是该彼此互相尊敬.以十二分的忍耐,互相涵容各人身体及品行的弱点。彼此兢先听命。谁亦不要只追求自己的利益,但更该为别人谋福利。他们该纯洁地实行同胞爱。敬畏天主。以诚信谦恭的情愫,爱慕自己的院长。喜爱基督于万有之上,愿基督领导我们同至常生,亚孟。
第七十三章【这部会规并不包罗义德的全部方案】
我们订立这部会规,为使在隐院中遵守之,能表现我们J获得了一些德行,并已开始度隐修生活。至于为那些急.进修全德的人,另有圣父们的训条,遵守这些训条,自能引人登上全德的峰巅。天主默启的古新圣经,哪一页哪一句,不是人生的准绳?公教教父们的著作,哪一本不是为给我们宣示,为趋赴我们的造物主应循的正道?
至于隐修祖师们的“会谈录”,“制度”和“传记”,及“我们的圣父巴西略的会规”,为那些善生听命的隐修士,哪一样不是修德的法式与工具?可是为我们这班怠惰的,生活邪恶而又疏忽的人却带来满面羞惭。所以‘不管你是谁,凡愿意急奔天乡者,请你仗赖基督的助佑,先实践这本入门的小规则;然后再在天主的护佑之下,才能抵达我们上面所说的圣学及德行的绝峰。
为叫天主在一切事上享受颂扬
Advertisements

作者: Domdionysius

罗马天主教徒,教名雅各·比约,奉行传统主义,追随圣庇护十世司铎会。幽燕独立运动发起者之一。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