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教会的蓄须传统

与东方人相比,西方人的毛发更为浓密,蓄须也就成了很多男士彰显阳刚之气的重要标志。然而,胡子在基督教史上却还有着一波三折的故事,堂而皇之地列入了教会法令集,还在东西教会分裂过程中成为双方争执的焦点之一。

胡须脏乱表示精神失常

从基督教的传承来看,犹太人和诸多中东、近东民族一样,都以胡须作为阳刚之气的象征。在犹太文化中,剃去别人的胡须是一种羞辱,而自剃胡须则表示极度的哀痛。摩西律法中就有禁止男人修剪两边胡须的规定。胡须不仅要有,而且要干净。在《旧约》中,精神失常之人的主要标志便是胡须脏乱。

不过,在中东地区的蓄须传统中,埃及人是一个例外。据《创世纪》记载,若瑟被抓到埃及为奴后,面见法老前要剃去胡须以示尊敬。(最近上映的《法老与诸神》中也可以明显看到埃及人剃须而犹太人蓄须。)《旧约》中的《依撒意亚先知书》写道,“那一日,吾主要用从大河那边借来的剃刀[即亚述王]剃去你的头发和耻毛,连胡须也要刮掉”,以此来预示犹大地区的被侵略。在这里,剃须也有哀痛的含义。

罗马时代在基督之前曾以剃须为风尚,但到哈德良皇帝时期又重新流行蓄须。罗马皇帝朱利安特别重视蓄须,以这种方式将自己与此前剃须的基督教皇帝区分开来。他崇奉罗马古代多神教,而那些男性神祇也多是长髯飘摆。这种时尚的变化可以从现存的罗马皇帝、神祇塑像中得到证实。


基督教会与胡子的爱恨情仇:胡须越长,罪恶越深?

罗马皇帝朱利安

无须天使和长须耶稣

就基督宗教而言,古代画像中的耶稣和十二门徒都是蓄须的(没有胡须的是其中的年轻人)。虽然希腊早期出现过无须耶稣的形象,但存在时间不长,主流形象仍是长发长须。因为正统基督宗教信仰基督两性论,认为基督既是神又是人,而胡须就象征着他的人性。

根据现存古代晚期遗存,早期基督徒也是留胡须的。最著名的例子便是大翻译家、大神学家圣哲罗姆和他的好朋友圣奥古斯丁。在诸多的艺术描述和记载中,都能看到这二位的大胡子。奥古斯丁甚至写过胡须的赞歌:“胡须象征着勇气,象征着成熟、忠诚、积极和精力充沛。当我们描述有着上述特征的人的时候,我们会说,他是一个蓄须的人。”(《诗篇阐释》133.6)

 
基督教会与胡子的爱恨情仇:胡须越长,罪恶越深?

公元375年的耶稣     

然而需要注意的是,在犹太-基督宗教艺术中,天使的形象都是没有胡须的。这象征着天使的纯洁和作为灵性造物的存在。这种神学意涵在中世纪时期也被当作神职人员应剃须的论据之一。因此,在许多古代晚期到中世纪的绘画、雕塑作品中,无须天使围绕着长须耶稣。

 
基督教会与胡子的爱恨情仇:胡须越长,罪恶越深?

约1265年绘制的诗篇世界地图(部分),无须天使环绕着蓄须的耶稣。

为什么要禁止蓄须

天主教会内最早关于胡须的法令出现在398年的第四次迦太基会议上。第44条法令要求“神职人员不得令其头发和胡须任意生长”,后来成为神职人员应当剃须削发的法律基础。不过,也有人认为这句话被误读了,原意应当是“神职人员不得令他们的头发任意生长并不得剃须”。不过在古代晚期,绝大多数人都是按照后一种理解执行的。进入9、10世纪后,前者的解释才变得越发重要,还被赋予了一种新的含义:以削发剃须的形象表示修道者和忏悔者的身份,从外表上将神职人员与世俗人区分开。

罗马教会一直试图推行剃须的政策。比如816年的亚琛会议,就要求所有驻院僧侣每隔十五天剃须一次,而隐居者不在此列。因此,长长的胡子就成了避世修行的标志。也因为他们多数在森林、山区居住,大胡子也成为民间神话中大巫师的标配(比如甘道夫和邓布利多)。


基督教会与胡子的爱恨情仇:胡须越长,罪恶越深?

8世纪中期手稿中的教宗形象,没有明显胡须。这个人很可能就是格里高利一世。        

在英国,阿尔弗雷德大王时期(871-899)就有一条法令:“如果一个人剃去了别人的胡须,要赔偿20先令;如果先把别人捆绑起来,再将他剃得如同神父一样(hine to preoste bescire),则需赔偿60先令。”埃德加时期(952-975)的法令禁止神职人员遮掩他们削发的痕迹,并禁止他们在任何时候蓄须。由此可见,削发剃须的主要作用在于区别神职人员与俗人。

东正教会一直保持着蓄须的传统。1054年东西教会大分裂,罗马教会就把蓄须列为希腊教会的一种“异端行为”。因此,教会大分裂之后,西方教会更加强烈地推行神职剃须的政策。

1119年的图卢兹宗教会议威胁要对那些“任由自己胡须同俗人一样疯长的教士们”施以绝罚。1160年,熙笃会的一位修道院长贝拉沃克斯的博洽得(Burchard of Bellavaux)甚至写了一本《胡子辨证》(Apologia de Barbis),从圣经、神学、道德、社会等角度深刻讨论胡子的问题。最终得出的结论是,蓄须适于俗人,却不适于神职,因为后者有超越性的追求和恩典。亚历山大三世教宗甚至授权各地主教座堂的总铎在必要的时候对蓄须的神职人员采取强制措施。然而,中世纪史学家吉尔斯•康斯坦博(Giles Constable)指出,关于胡须的禁令在现实中并不像文献中所说的那样彻底。


基督教会与胡子的爱恨情仇:胡须越长,罪恶越深?

约1150年,抄写中的修院僧,削发而蓄须

 
基督教会与胡子的爱恨情仇:胡须越长,罪恶越深?

约13世纪,一个僧侣偷酒喝,削发剃须

胡子越长,罪恶越深

除了区分神职和俗人,关于蓄须禁令最有趣的解释来自于杜兰多斯(Durandus)。他认为,胡子长度与罪恶程度成正比。胡子的增长是由营养过剩和满脑子邪念导致的,因此神职人员应当剃去胡须以净化自己,树立纯洁、谦卑的榜样。这样的话,神父们就可以如同纯洁的天使,永葆灵魂的青春。

直到近代早期,教会仍旧禁止修道人蓄须。教会训导中说,修道人不应像士兵那样蓄须以显示勇武,而应剃须以体现谦卑。从实践方面来看,留唇髭会使神父们在弥撒中饮用圣血时沾染圣血并造成“亵渎”。这也是禁止蓄须最坚实的论据。因为天主教会信仰变体说,认为弥撒中祝圣的酒饼事实上变成了耶稣基督的圣体圣血。如果把圣血沾到胡子上,再随意抹去或者甩到地上,无疑是重大的亵渎罪。


基督教会与胡子的爱恨情仇:胡须越长,罪恶越深?

约13世纪中后期的剃须刀

阿奎那:除了胡子,我一无所求

很多人认为,禁止蓄须也和圣多玛斯•阿奎那的个人相貌有关。阿奎那作为普世教会的圣师、天使博士,终其一生是没有胡须的。有些研究者认为阿奎那属于比较罕见的先天无须症。然而,阿奎那的忠实弟子皮佩尔诺的雷金纳德(Reginald of Piperno)却讲了一个不同的故事。

据记载,1273年12月6日晨祷后,雷金纳德看见阿奎那在耶稣苦像前祈祷。这时,耶稣显现说:“我的孩子,你将我理解的如此之好,你想为你的工作要什么奖赏吗?”阿奎那回答:“吾主天主,除了胡子,我一无所求。”但是耶稣并没有应许他长出胡子,而是许给他一个特恩——“灵性的”胡子(Beardmata)。雷金纳德还说,虽然他看不到阿奎那的胡子,却常常见到他以手捋长髯的姿势静坐冥思。值得一提的是,20世纪托马斯主义复兴中最著名的神学家雷金纳德•加利格•拉格朗日(Reginald Garrigou-Lagrange)也是天生无须。

下面这幅《阿奎那的胜利》,最能体现出上述标准。


基督教会与胡子的爱恨情仇:胡须越长,罪恶越深?

《阿奎那的胜利》,贝诺佐•哥佐利绘制于1471年。

在画面的最上方,太阳光环中的耶稣留有长须,而围绕在他身边的天使是没有胡须的。再往下,摩西、保禄宗徒和四大圣史(四部福音书的作者)都有胡子。

正中间端坐着没有胡子的阿奎那,在他身旁侍立的是柏拉图和亚里士多德。阿奎那脚下匍匐着的大胡子是阿拉伯学者阿威罗伊。按说,阿威罗伊是中世纪对亚里士多德思想研究最为深刻的学者之一,而也正是他的研究帮助西方世界重新打开了通往亚里士多德思想的大门。但是,这幅画之所以被称为“阿奎那的胜利”,是指阿奎那在对于天主圣言和古代希腊哲学的理解方面,远远胜过这位阿拉伯先辈。

画面最下方一部分象征着教会群体领受阿奎那思想的滋养。左侧高坐着头戴三重冠的教宗,周围围绕着枢机主教、主教和神职人员。再往后,还可以看到一些平信徒着装的人。你看,除了隐修僧侣(教宗左手边第三个黑衣白胡者),其他人都没有蓄须!这正反应了当时对胡子的看法。       

宗教改革与蓄须的教宗

16世纪宗教改革时代的几位神学家也有非常不同的风格。激烈反对教宗和教会体系、一手催生宗教改革的马丁•路德,曾是天主教神父和奥古斯丁会士,留下来的形象都是无须的,也符合当时天主教会对神职人员的要求。他的“精神导师”鹿特丹的伊拉斯谟(虽然伊拉斯谟未必承认)也是天主教神父,也没有胡须。而由拉丁文学转学法律,且从未接受天主教会神职的加尔文则是长须及胸。

基督教会与胡子的爱恨情仇:胡须越长,罪恶越深?
左起:加尔文、马丁•路德、伊拉斯谟。

按理说,教会法的适用范围是整个教会内的天主子民。然而,根据统计,天主教会历史上266位教宗中有188位蓄须!古代许多教宗并未留下真实的画像或雕塑,难以准确考量,但是近代早期以来,确实有相当多的教宗蓄须。

其中最著名的要属克莱芒七世。1527年查理公爵军队哗变,洗劫了罗马城。克莱芒七世在瑞士卫队的拼死护卫下,借由秘密通道逃出梵蒂冈。被困于圣天使堡后,克莱芒七世开始蓄须,以表示对罗马之劫的哀叹。虽然神职蓄须有违教会法,但克莱芒七世获得自由后仍未剃须,一直留到1534年去世。而且,在他之后的177年间,继任的24位教宗全部蓄须!有意思的是,胸前飘洒长须的保禄三世居然想要重申神职人员禁止蓄须的法令。意大利人文主义者皮埃罗•瓦来里亚诺•波尔扎尼(Pierio Valeriano Bolzani)还在1531年专门出版了《论神职蓄须》(Pro Sacerdotum Barbis),支持神职人员的蓄须权利。

教宗蓄须的风气直到1700年才改变。这年,克莱芒十一世登基,此后历任天主教教宗不再蓄须。

 
基督教会与胡子的爱恨情仇:胡须越长,罪恶越深?

左起:克莱芒七世、保禄三世、克莱芒十三世。        

其实,天主教会中对于蓄须的规定也不是铁板一块。比如嘉布遣小兄弟会和卡马尔多利会,就规定会众必须蓄须,以作为苦行和忏悔的象征。此外,许多外派宣教神父也可以蓄须,以便融入当地文化。比如大明年间来华的利玛窦和艾儒略等人,都是身着儒装,留着大胡子。

       
基督教会与胡子的爱恨情仇:胡须越长,罪恶越深?

明末来华天主教传教士利玛窦


基督教会与胡子的爱恨情仇:胡须越长,罪恶越深?
嘉布遣会会规和修士

Advertisements

作者: Domdionysius

罗马天主教徒,教名雅各·比约,奉行传统主义,追随圣庇护十世司铎会。幽燕独立运动发起者之一。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