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主教神恩复兴运动究竟是正是邪

近日,发现有几个新浪博客攻击天主教义信仰,并均附有一段出自土豆网(toduo.com)的视频。网页连结为:http://www.tudou.com/programs/view/5JVfth8sudU/

这段视频标题名为<海伦天主教2007复活节方言见证会>。显然是天主教神恩复兴运动(Catholic Charismatic Renewal Movement)的圣神同祷祈会。究竟这「神恩复兴运动」是正是邪,让我们尝试去探究一下:

(一,其历史)

(1)     原始五旬运动(Classical Pentecostal):美国卫理公会有一「神圣派」,特别注意卫斯理思想中的「整个的成圣」。他们认为一个人在领洗后,能有一次「在圣神内受洗」的经验,而被「第二度祝圣」,使人不会受许多罪的困扰。但是,他们所谓的「第二度祝圣」完全是属于内心的经验。

1900年帕亨(Ch.F. Parham, 1873-1929)在美国堪萨斯城(Kansas)创立一所圣经学校,与学生一起研究圣经所说「在圣神内受洗」有何外在的记号。他们找到的答覆是「异语的神恩」(宗二1-12;十44-48;十九1-7)。于是大家热切祈求天主给他们在圣神内受洗。1901年元旦,帕亨给一位女学生奥斯纳(Agnes Oznam)覆手祈祷,她就经验到在圣神内受洗,并开始说异语。几天后,她的三十多位同学都有了同样的经验。因此产生了原始五旬运动。这和他们原来所期望的「第二度祝圣」很不相同。

原始五旬运动在圣经的注解上采基要主义(Fundamentalism),在宗教生活上他们属于奋兴派(Revivalist),注重宗教的情绪、兴奋的表达。他们也认为说异语是「在圣神内受洗」不可或缺的标记。

原始五旬运动很快地发展;由于无同样经验的教会加以排斥,他们就自行组织许多不同的教派,其中神召会(Assembly of God)较为国人所知。现在,原始五旬教派人数已经上亿,在天主教和基督教以外,形成基督信仰中的第三势力。

(2)     基督教的新五旬运动(Neo-Pentecostal):到了五十年代中期,基督教内的主流教会,如长老会、圣公会等已渐能接受「在圣神内受洗」及各种神恩经验。所以,有这些经验的人不需要离开原属的教会而加入原始五旬教派。在新五旬运动中,各教会仍按自己的传统解释圣经,并不以异语神恩为「在圣神内受洗」不可或缺的标记。

(3)     几位杜肯大学(Duquesne University)天主教的教授,受基督教新五旬运动的影响,有了在圣神内受洗的经验,并有异语神恩。在1967年二月底,他们与十多位学生一同举行周末避静。大家都得到了「在圣神内受洗」与神恩的经验。天主教的神恩复兴运动从此诞生,并在教会内迅速发展。开始时,每年在美国圣母大学开国际领袖大会。1974年参加者达二万五千人。美、加、法各国主教团都针对这运动发出牧函,要求此运动谨慎排除偏差。

结论:这运动从历史角度绝对并非起源或出自天主教的神学和灵修传统,只不过是一群大学生参考基督教的五旬派运动而愚昧无知地引进到天主教。

(二,其神学观点)

引进天主教以后,人们却把这运动跟天主教传统的恩宠神学(Theology of Grace)跟神秘神学(Mystical Theology)愚昧和错误地混为一谈。由于不想把这个问题太”引经据典”将尝试把它精简化。

首先尝试在天主的圣言(Verbum Dei)中-圣经,尝试寻找问题的答案:

(1)     神恩(Charism)的存在并不足以证明它来自天主

不是凡向我说『主啊!主啊!』的人,就能进天国;而是那承行我在天之父旨意的人,才能进天国。到那一天有许多人要向我说:主啊!主啊!我们不是因你的名字说过预言,因你的名字驱过魔鬼,因你的名字行过许多奇蹟吗?那时,我必要向他们声明说:我从来不认识你们,你们这些作恶的人,离开我罢!」(玛窦福音7:21-23)

(2)    天主教教会是建立在超性的信、望、爱三超德,而不是在神恩这由教会掌管的下等恩赐

你们该热切追求那更大的恩赐。我现在把一条更高超的道路指给你们。(格林多前书12:31)

神恩复兴运动经常自我地跟传统教会的神秘主义者(Mystics)连上,然而却往往并从未细究。传统上,天主教的神秘神学与圣衣赤足会(Discalced Carmelites)的会祖圣师大德兰(Teresa of Avila)著有「七宝楼台」(The Interior Castle)和圣师十字若望(John of the Cross)有着密切关系 。

以下是摘自圣师十字若望「登上嘉默罗山」(The Ascent of Mount Carmel)的第二部分「精神—思想的主动暗夜」:

(1)     第十一章:论灵魂从超自然的出现在形体与外在的方法上,在悟力的了解中所能受到的阻碍与损失,并说明灵魂应何以自处

如果愿意承认它们,那是为魔鬼开启门户,让它在其它相似的事件上,欺骗我们,它是很知道伪装与矫饰的,它能够让我们看着这些事件都是良好的,如同圣保禄宗徒所说,「它们会变成光明的天使一(格后十一·十四)

为此,对灵魂来说,如果闭目不看这些东西,乃是常常有益的事,无论它们来自何方,我们都可以如此处理;因为,不如此,它们将会给予魔鬼所加给的事物以地盘,也给魔鬼开启道路,她这样不但只是代替天主的仁惠,而接受魔鬼的加害,并且还更使魔鬼的事件加多,而天主的仁惠减退,最后要一切皆归属于魔鬼,而没有一点点天主的事物了。正如有许多不智的灵魂,他们不知道,自己加强保证,来接受这些事物,到后来,对他们在纯信仰中,转向天主,成了大的阻力:很多人不能再转向天主了,因为魔鬼已经深入了,并且蒂固根深了。

(2)    第廿九章:在这里要讨论是继续的语言,这些语言是人灵凝志而形成的语言——它们的由来——它们所能有的利益与所能出现的危险

实在,目前在我们这里,我们非常恐怖的看到发生了这样的事实,有一个人已经到了一种较高的默观境界,在他凝神聚志的时候,他听到了一些内在的语言,立刻他便认定这一切都是来天主;他推定是这样,他一直重复;天主向我说了这个,天主向我说了那个,然而却什么也没有,我已经对这说过,这乃是那个人个人自言自语。

由于魔鬼运作而来的效果,我们也不易认知清楚,一般来说。实在,在关系于天主之爱一方面来说,意志是在干枯的状况中,精神是走向虚荣,自我看重以及沾沾自喜。然而也有很多次,也会发生以自爱为根基的假谦逊与虔诚的情感。是很难为人分出来的,除非是在神修生活上很进步的人,在这里魔鬼是很会作伪的。在另方面,他也常常会激起他是主人的情感,让人们倾流热泪,也感发他们的良好思想,在这里当这些交流是来自魔鬼时,也常有一个标志,供我们分辨。

(3)    第卅二章:讨论智力由超自然的道路,接受内在感情的知识;有关它的起源,为了不使它成为在结合之路上的一个阻碍,灵魂应该如何处理

为此,对于这些知识,我们不必去寻找它们,也不必愿意它们,我们深怕我们的意志形成它们,或者是魔鬼使用自己的欺骗与作伪。因为魔鬼很会用自己的影响,

形成肉体的感觉,而灵魂则很高兴取得这些特别的效验。灵魂对于这些认识,应该以牺牲、谦逊和被动的态度自处。

结论:圣师大德兰当年曾神视天主耶稣于前,炽爱天使用燃烧着的金枪刺过其心,但从圣十字若望看来天主只会以祂无限的能力及慈悲下,对那些真谦逊与全牺牲的灵魂赐与这些神恩,让他们与天主结合好让他们经受天主耶稣十字架上的苦难,如圣大德兰,圣方济亚西西和圣比约神父。按照圣师十字若望所言,试图去探索寻找天主超性的圣意和圣迹极其危险并且亦没有这必要。反观其道,这行为只反而招来魔鬼恶神精神上的支配而导致附魔,或者产生幻觉自我意识失控有导致精神病的危险。 

(三,论「在圣神内受洗」)

信德诵

吾主天主,尔至真实,不能虚言;尔又全知,不能舛错;我为此信尔是真天主,一体三位,造世赎世,赏善罚恶之大主宰。尔曾许圣教会内,圣神常在,训诲启迪,是以永不能错;所有各种道理,皆尔默启,如尔亲口所言无异。我为此坚心全信,我并愿证此信德,虽被万死不辞。亚孟。

早课中的信德诵,已经说明圣神常在圣教会训诲所有各种道理。道理/信理(Dogma)为天主通过教会,教宗以全教会领袖名义根据圣经和圣传而隆重宣示的。同样地,「圣神的洗礼」即坚振圣事,乃耶稣建立七件圣事之一,为圣神在的灵魂身上印记。透过圣事赋予的神印,使领受的人更密切地与教会结合,进而更坚强地为基督作见证,乃圣洗圣事的补充和加强,亦即基督徒的成人礼。根据圣师奥斯定(St Augustine)的教诲,这神印包括洗礼和坚振为不可磨灭的。教父耶路撒冷主教圣奇利禄(Cyril of Jerusalem)亦道『你的额上被傅圣油,就被加上天主的印号,好使你成为天主的肖像,而在天主内成圣。』圣洗和坚振圣事均为永不磨灭的圣印,甚至被逐出教会,背教亦不需重新,更不可重复领受。

(总结) 

从上述可简单的总结,神恩复兴绝非是个「天主教」的运动。如果再问,这运动不是有神职人员的参与吗?中世纪一位伟大的本笃女修会院长,圣希尔德佳(Hildegard von Bingen)曾道: omni malo ab clero,盼望能从这话中找到答案。

你尽可在臼中将愚人舂碎,但他的昏愚却永不能剷除。箴言(27:22)

天主教神恩复兴网:http://www.tianzhujiao.org/ccrm/

写于主历2009年4月21日坎特伯雷总主教圣安瑟莫(Anselm of Canterbury)纪念日

回应有些主内兄弟的要求,尝试再探天主教神恩复兴运动/圣神同祷会,让我们以下面的经文作开始:

圣神降临圣诗 (Veni, Creator Spiritus)
伏求造物圣神降临,看顾尔信者之悟司,尔所造之心胸,充满超世之圣宠。尔称安慰者,至高天主之洪恩,活泉炽火热爱,及付之圣油。尔赐七洪恩主,引遵圣父之旨,尔乃伊之所许,以音语富吾之喉。尔射光于吾司觉,尔付爱德于吾心,尔恒力坚固吾体之弱。尔远退吾仇,并速赐太平,尔前引路,为吾等能避万害,伏求尔赐吾等知圣父,并识圣子,及尔发于二位者圣神,卒世信认。荣福于天主父,及圣子于死中复活者,及安慰之圣神,于世世。阿们。

(1)     与其他运动特征的相似

蒙丹派(Montanism)异端,也称卡塔菲力基雅异端(Cataphrygian Heresy)或新先知派(New Prophecy),约在第二世纪中叶皈依不久的蒙丹(Montanus)创立于小亚细亚的菲力基雅(Phrygia),大受欢迎,但蒙丹派后来造成严重危机。

其特征:

(1)     他们自视为灵修上的佼佼者,不重视教义层面,志在唤回教会原始的纯真面貌,相信圣神预言的恩赐经已更新和取代宗徒们所宣示的信理。

(2)     他们强调圣神的临在,滥用神恩,认为圣神确实倾注在他们的先知身上,而生活在圣神的直接引导下。

(3)     教会最初那种热诚时期所有的普遍神恩现象,重新出现在其团体中。蒙丹派以「神恩」号召,大公教会批评其狂跳乱呼,思想不正,鼓励狂喜入迷(ecstatic)的预言,而且认为天主直接给予他们神示预言,对比当时和此后正统教会更为严肃和守纪律的神学态度截然不同。

(4)     很强调斋戒,守贞,夫妇的节欲,并且相信世界末日已迫在眉睫;此外,由于对教律和圣事毫不重视,导致礼仪上的严重弊端。

(5)     蒙丹运动启发自若望福音所说关于圣神派遣为护慰者(Paraclitus)和自我宣称为圣神的教会。

结论:天主教神恩复兴运动与古代的蒙丹异端极其类似:均认为通过自由地向圣神呼求,能返回福音所载原始教会时期,如宗徒们般得到圣神的特殊恩宠,而忽略圣教会对圣神,灵修的正统教导。鼓励以狂喜入迷的方式去得到圣神降临于教友内。过分地强调圣神的降临,并随意地更改礼仪,引入有违教律及传统的内容,姿势,音乐等。认为通过此运动,教会和教友才真正地活于圣神内。

(2)     有关恩宠的定义

    论圣神七恩,

圣神的恩惠(圣神七恩),亦即敬畏,孝爱,聪敏,刚毅,超见,明达及上智。
这圣神七恩本质地虽与德性有别,但均为善的习性。德性分为本性的智、义、勇、节四枢德,和超性的信、望、爱三超德。
并且有圣神的果实;十二神恩:即仁爱、喜乐、平安、忍耐、良善、温和、忠信、柔和、节制、宽宏、仁慈、贞洁。
圣多马斯(St Thomas Aquinas)告诉我们,他们虽然不同但都是密切相关的。天主是圣宠的唯一原因;圣宠的效果,一使罪人义化,二使义人通过善行,而能在天主前获得真正的功绩赏报。而圣神七恩亦可称为圣化圣宠(Sanctifying Grace)又称常存圣宠(Habitual Grace),是恒常的向善倾向,使人依照天主的召唤而生活和行动;是天主赐给没有大罪的善人之超性生命,得以分享天主的生命,成为天主的义子义女,蒙天主钟爱。除此之外,也有分现时恩宠(Actual Grace);助人为善的圣宠:指人在皈依的开始,或在圣化的过程中,来自天主的助佑,是天主所赐的超性神恩,开导人的理智好能分辨是非、善恶,感动人的意志以便行善避恶。

让为了生活是配得上我们天主性的尊严和实现我们最终的救赎,我们需要超圣的助佑。这种超圣的助佑直至我们超圣的救赎,称为圣宠。我们足够理解,圣宠是常存的(即圣化圣宠,使我们讨好天主)或现时恩宠(即使让我们能够产生值得救赎的善工)。上述的圣宠是有利于我们的灵魂必要的还有其他一些助佑是偶尔赋予我们为了他人的益处。这些被称为白白施予的特恩(Gratiae gratis datae/Charismata) 。这些特恩并不能直接或立即有助于我们实现救赎,而只是助佑我们。

     论下等圣宠,

即给于的特殊圣宠(Gratuitous Graces)/白白施予的特殊恩寵(Gratiae Gratis Datae)。

为什么圣宠有两等区分,圣多马斯于神学大全(Summa Theologiae)答道:圣化圣宠是凭借人天主的结合;特殊圣宠是凭借人与人之间的合作让他通往天主,由于这是属于超性的赐与并超越了人的功劳。但反之圣宠要是赐与人并非要去证明他,而是让他可以合作证明另一个人,那这并不是圣化圣宠。正是因为这样宗徒说:“圣神显示在每人身上虽不同,但全是为人的好处。”聖神除了賦與聖化我們個人的恩寵外,聖經上還提供了許多職分和服務的項目。聖保祿在格林多前書第十二章第八至十節列出了九種服務項目的敘述:「這人從聖神蒙受了智慧的言語,另一人卻由同一聖神蒙受了知識的言語;有人在同一聖神內蒙受了信心,另有人在同一聖神內卻蒙受了治病的奇恩;有的能行奇蹟,有的能說先知話,有的能辨別神恩,有的能說各種語言,有的能解釋語言。」

白白施予的特恩可分为三个部分:

(1)     有的是關於知識(預言),包含預言的啟示與對人類行為的指導,所以也論及認識這些知識的方式。

(2)     有的是言語(通曉萬國語言、嫻於辭令);有的是關於行動(行奇蹟)。

(3)     有的是关于行动(司铎职祝圣的神恩、教会品级管理权的神恩)。

这些属于超性恩宠,来自天主白白的赐予,不是为拥有圣化恩宠者,而是为了全教会及他人的益处。 

像圣保禄致格林多前书中提到行奇迹的特恩,并不同于依撒意亚先知列举的圣神七恩及圣保禄致迦拉达人书中的圣神果实。这种特恩是天主只赐予少数人特殊和异常的权能,而且主要是为了他人的神益,而非受领者本身。它完全来自天主,人无法主动获得。世上最伟大的行奇迹者既不能随心所欲地行奇迹,亦没有任何那种特殊恩寵长居于他心中。厄里叟先知也不能用他的棍杖让叔能女子的儿子復活。(列王纪下4:31) 宗徒曾问有关附魔的医治: “为什么我们不能逐出这魔鬼呢?耶稣回答说,但这类魔鬼非用祈祷和禁食,是不能赶出去的”(马太17:19)。

耶稣亦训斥他们说: “有许多人要向我说:主啊!主啊!我们不是因你的名字说过预言,因你的名字驱过魔鬼,因你的名字行过许多奇蹟吗?那时,我必要向他们声明说:我从来不认识你们,你们这些作恶的人,离开我罢!”(玛窦福音7:22-23)

 

结论:二十世纪伟大的英国神学家诺克斯蒙席(Mgr Ronald Knox)曾道:以从未学习过的舌语说话,是推断附魔个案的一种公认表征。

圣多马斯于神学大全(Summa Theologiae)答道:
II-IIæ, Q.172, A.5: 是否有任何预言是来自恶魔的 (答案: 是);
II-IIæ, Q.172, A.6: 恶魔的先知话是否能预言真相 (答案: 是);
II-IIæ, Q.178, A.2: 是否恶人亦可以行神迹 (答案: 是).

再者,多数分配照顾这个运动的神职人员均为教区特派的正式驱魔者,这是否亦意味着这运动的根本错误呢。教会中的几个世纪的教诲,这些特殊恩寵完全来自天主,人无法主动获得,亦不应该主动祈求。但神恩复兴运动鼓励信友去错误地追求这些特恩,滥用神恩,不是逆教会训导陷信友于异端附魔之中吗? 让我引述国外一位蒙席的话:“这正如同吸毒,早期感觉很好,但总是太晚才知道它的坏处,因为已经毒瘾太深太迟了.”

  待续

Advertisements

作者: Domdionysius

罗马天主教徒,教名雅各·比约,奉行传统主义,追随圣庇护十世司铎会。幽燕独立运动发起者之一。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