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主教隐修简史

 
 
 
天主教隐修简史
 
耿永顺 著
 
 
A  CONCISE  HISTORY  OF  MONASTICISM (PRECIS  D’ HISTOIRE  MONASTIQUE)  BY  (PAR)  Paul Yong-Shun GENG
 

 
说明:
这本书主要写于1996-1997年间。之后又有部分增补。
感谢河北省杨家坪圣母神慰院的母院、法国七泉圣母特拉伯熙笃会隐修院的协助。
特别是初学导师尼古拉神父的帮助。
1996年7月19日晚上11点(当地时间)我在七泉隐修院与一位黎巴嫩马龙教会的修士同时见到异象。
感谢大家与我一同感恩!
 
小执事于巴黎
2013年7月29日
 
 
 
自序:
 
「谁能攀登上主的圣山?
谁能侍立在他的圣殿?
是那手洁心静、不慕虚幻的人,
是那不发虚誓、不怀诡计的人。
这样的人必蒙上主祝福,
由拯救他的天主获赏报。」
(咏·廿三·3-5)
 
经过一段时间的努力,这本《天主教隐修简史》终于完稿,写作期间承蒙多位好友无论在资料收集或在精神方面的支持,由于要感谢的人众多,憾无法一一题名报谢,故仅藉此短言献上鄙人最真挚的感恩与祝福。
具有一定的魅力隐修生活源远流长。在宗徒时代,已有基督宗教的隐士,从第二世纪起,有史记载的隐修士就生活在旷野,是为过一种完全奉献于赞美天主和为世人的得救而转祷的生活。尽管时代在变,但隐修生活跨越这些世纪以来基本上保持原样。所以我们有幸藉着今日的隐修生活探查到古代、中世纪和近代的某些隐修生活的面貌。
笔者不是隐修士,而是一个对隐修史感兴趣者,愿藉着个人的探讨与研究,给今日对隐修史感兴趣者起一个抛砖引玉的作用。
本书的结构与命名,在某些方面是个尝试或创新,如记录历史的方式和订立的题目,本书中不少章名直接用某人的名字,这在以前的中文书籍方面是罕见的。既然是尝试或创新,也许有其不足之处,但不少人认为有其独到之处。
我深信这本拙著,不会是绝对完美的,望您提出宝贵意见,使本书更臻于完美。诚愿藉着这本拙著使我们更了解基督宗教文化和中国文化都有互补之处,隐修生活就是基督宗教文化的一部分。
 
作者谨识于比利时鲁汶
一九九七年六月二十四日圣洗者若翰节
 
 
目录:
 
自序………………………………………………………
 
第一部分—–早期的隐修情况
导言隐修生活的真谛……………………………………
第一章古代天主教隐士情况简介………………………
附录一:圣保禄宗徒……………………………
第二章隐修士的始祖兼抗击异端者——大圣安当……
附录二:圣安当诗………………………………
第三章团体隐修制的创立者——圣帕科米乌…………
第四章东西方教会隐修精神的传递者——圣加西安…
第五章西方教会隐修士的始祖——圣本笃……………
附录三:圣本笃…………………………………
第六章数位与隐修生活有关的教父……………………
壹—出自东方教会的希腊教父……………………
一、圣亚大纳削………………………………
二、纳齐盎的圣额我略………………………
附录四:纳齐盎的圣额我略…………
三、圣巴西略…………………………………
附录五:圣巴西略……………………
四、圣金口若望………………………………
贰—出自西方教会的拉丁教父………………………
一、圣奥斯定的生平、著作及奥斯定会……
二、大圣额我略的生平与额我略圣乐………
三、圣热罗尼…………………………………
 
第二部分—–中期的隐修情况
第一章圣本笃会规的推行者——亚尼安的圣本笃……
第二章由盛而衰的克吕尼隐修会………………………
㈠伯尔诺……………………………………………
㈡圣奥东……………………………………………
㈢圣马悦尔…………………………………………
㈣圣奥狄永…………………………………………
㈤大圣玉国…………………………………………
㈥可敬者伯多禄……………………………………
第三章阿索斯山——东方教会的隐修王国一瞥………
第四章圣布鲁诺的生平与查尔德会……………………
第五章度严格圣本笃会规的熙笃会……………………
第六章使熙笃会大获发展的圣伯纳德…………………
第七章简述早期的加尔默罗会…………………………
第八章元朝时代两位中国的隐修士……………………
 
第三部分—–晚期及近期的隐修情况
第一章加尔默罗会的改革及以后………………………
㈠圣女大德兰…………………………………
㈡圣十字若望…………………………………
第二章圣伯纳德后的熙笃会……………………………
㈠特拉伯的德杭瑟院长……………………………
㈡七泉的德玻福院长………………………………
㈢特拉伯的戴乐堂神父……………………………
㈣七泉的萧塔院长…………………………………
第三章近代的加尔默罗会………………………………
㈠圣女小德兰………………………………
附录六:圣女小德兰……………………
㈡真福圣三依撒伯尔………………………
第四章由国务总理成为隐修士的陆徵祥………………
第五章简介本笃会与中国……………………………
第六章十九、二十世纪的熙笃会与麦尔顿隐修士……
 
结束语……………………………………………………
参考书总目………………………………………………
 
 
 
 
 
第一部分:早期的隐修情况
 
 
导言:隐修生活的真谛
 
无论是隐修士与否,都应知道最基本的隐修生活历史的起源、发展,以及到今天所结出的果实。隐修生活源于耶稣基督(希腊文:Iesus Christos, 拉丁文:Jesus Christus, 约逝于30年)在福音中的亲口圣言:
 
「你若愿意是成全的,去变卖你的一切,然后来跟随我。」[玛十九21]
 
(耶稣说:“你若愿意是成全的,去变卖你的一切,然后来跟随我。”)
 
耶稣也教导我们该如同天父一样成全。他是从未有人见过的天父的有形可见的肖像。耶稣说,凡是看见他的,就是看见了父。对基督徒的完美生活来说,是为更好地步武基督的芳踪,并在日常生活中为基督作见证。
教会初期的基督徒都完美地接受了这慈爱的诫命,他们中有不少人为基督捐出了自己仅有的、唯一的生命。例如:首位殉道者圣斯德望(希腊文:Stephanos, 拉丁文:Stephanus, 德范,司提反,逝于36年)、圣伯多禄(希腊文:Petros, 拉丁文:Petrus, 伯铎,彼得,约逝于67年)、圣保禄(希腊文:Paulos, 拉丁文:Paulus, 保罗,约逝于67年)、圣劳愣佐(希腊文:Laurentos, 拉丁文:Laurentus, 乐伦,劳伦斯,约210-258年),等。隐修生活和基督徒德殉道精神是不能一刀两断的。隐修士应以一种完全奉献给主的生活,甚至在为主殉道的精神生活中作基督的后尘(Sequella Christi)。这说明了要把我们的身心全献给耶稣基督,换言之,度圣洁的生活。天主之母、耶稣之母兼童贞女的圣母玛利亚(拉丁文Maria),救世主的前驱圣洗者若翰(拉丁文Joannes Baptista,约翰,约逝于28年),耶稣的爱徒圣若望(希腊文:Ioannes, 拉丁文:Joannes, 约翰,约逝于100年)等都度过了贞洁的一生。追随救世主、殉道精神、贞洁生活都是为了三位一体的天主第二位圣子耶稣基督,这些都是隐修生活的基础。[参考尼古拉、耿永顺合著,《隐修伟人列传》,法国穆兰,1996年,3页。]
 
 
第一章:古代天主教隐士情况简介
 
独自隐居者源自甚古,在历史长河中,我们渐渐地把这些人称之为「隐士」。据《圣经》中《编年纪上》和《若苏厄书》记载的:
「在旷野修筑了一些堡垒,开凿了许多蓄水池。」
「尼贝商、盐城和恩革狄」
等旷野城名和一九四七年在死海岸边发现的古木兰(Qumran,谷木兰,库姆兰,)手抄本等文献,我们可以说在公元前八至七世纪,甚至更早就已经有「隐士」。其实,在诸多宗教中都有度此生活的人,就连中国人说的「锯的发明家」鲁班也是隐士之一。关于他们的生活,我们不要以消极的眼光去看,因为任何人都有自己的选择自己的生活方式的最基本自由。
 
(死海西北角的古木兰洞穴发现的圣经残片)
我们可以说天主教的第一位隐士就是教会所信仰的救世主耶稣基督本人。耶稣在他的三十三年人世生活中大约三十年隐居埋名于巴勒斯坦的一个叫纳匝肋(拿撒勒,Nazaret)的小镇,而且他在领受洗者若翰的洗礼后和传教前,他的第一个伟大行为就是到旷野隐居四十昼夜,这些史实都记录在《圣经·新约》了。如此可见救世主耶稣基督不仅是真真实实的人、基督宗教(即天主教、东正教和新教之组合名称)的创立者,且是教会的首位隐士。
耶稣基督在被钉死在十字架上后,扫禄(扫罗),即未来的「外邦人的宗徒」圣保禄在迫害基督徒时,被显现的耶稣基督改邪归正后,曾到阿拉伯旷野隐居了三年(32-34年),保禄在他的富有宝藏的书信上没有提到去隐居,然而他在致迦拉达书这样记述:
「但是,从母胎中已选拔我,以恩宠召叫我的天主,却决意将他的圣子启示给我,教我在异民中传扬他。我当时没有与任何人商量,也没有上耶路撒冷去见那些在我以前作宗徒的人,我立即去了阿拉伯,然后,又回到大马士革。此后,过了三年,我才上耶路撒冷去拜见刻法(即圣伯多禄宗徒),在他那里逗留了十五天,除了主的兄弟雅各伯(St Jocobus,即圣长雅各伯,耶路撒冷宗主教,逝于42-44年间),我没有看见别的宗徒。我给你们写的都是真的,我在天主前作证,我绝没有说谎。」
再以后,我们都知道追随耶稣基督的门徒及基督徒面临的就是公元一到四世纪的大教难,这种情形直到罗马帝国君士坦丁大帝(ConstantinusI, C.F.V.A. 324-337年在位,约270-288年生)的皈依,他的皈依与其母亲圣妇赫肋纳(St Helena,海伦,约逝于327年)的努力十分重要。
教难平息后,教会得到了安定和平,隐修生活在此时也如同雨春笋似地飞速发展开来,其实,在教难期间就有不少隐士隐居在旷野或深山老林内,总之在人迹罕至的地方过一种独自隐居的隐士生活。我们知道在第三世纪末,在埃及就有隐士不顾罗马帝国当局的迫害,而到旷野苦修、祈祷。他们的修德成圣的芳踪,在教难平息后更加追随者众。然而,我们有关古代天主教隐士生活的文献仍是不多的,故此只能在此作抛砖引玉而已。
 
【附录一】
 
圣保禄宗徒
空前绝后大使徒,
天主特选圣保禄;
初因忠于犹太教,
誓杀异己称残酷。
基督亲临来劝阻,
改恶迁善踏正路;
宣传福音永直前,
捍卫真理芳千古。
 
(圣保禄(保罗)宗徒从坐骑上跌下来。改过迁善,由极端的狂热份子成为宣扬基督的使徒。《宗徒大事录(使徒行传)》中主要记录圣伯多禄(彼得)和保禄的事迹。大家自己研究第9章,有关圣宗徒的归化。他是从马上跌下来吗?圣经上写马了吗?在圣地普通老百姓是骑驴子的。什么样的人骑马?是否是有权势的?圣经如果没有写马,为什么画家还要画马呢?)
 
 
第二章:隐修士的始祖兼抗击异端者——大圣安当
 
初期教难一去不复返了,然而,当时的中东教会却受到了严厉的摧残之痛。
圣安当(St Antonius Magnus,安东尼,安多尼,251-356年)出生在埃及尼罗河畔、伯尼素夫(Beni-Souef)附近的一个叫哥曼(Qeman)的小村庄。家境小康。年仅十八(或二十)岁时,安当就失去了父母,生活孤单,他和他的小妹妹相依为命,但他的心灵十分纯洁。他特别聆听福音和宗徒大事录的教导,以便用更完美的方式事奉天主。他看到基督徒已过上了富裕的生活,深觉和自己的更理想的基督徒生活不宜,他要度更完美的生活。
一个星期天,他进入家乡的教堂时,正听到本堂神父刚好读福音中的话:
「你若愿意是成全的,去变卖你的一切,你将有宝藏在天上,然后,来跟随我。」
另一个星期天,他又去教堂,听到另一段福音说:
「你们不要为明天忧虑说:我们吃什麽,喝什麽,穿什麽?……你们先该寻求天主的国和他的义德,这一切自会加给你们。所以,你们不要为明天忧虑……」
于是,安当马上抛弃了一切,把祖先的遗留下来的三百亩肥田送给邻人,一切动产都变卖了,周济穷人,只留下一小部分作为小妹的生活费。后来,把他的小妹托付给熟悉可靠的贞女照顾,并把她交给巴台农(Partheno)的女修院受教育。
之后,安当就住进一座墓地,因在那里人迹罕至。许多人认为在墓地会有鬼魂,故不敢轻易前往。然而,哥曼村庄的人,竟不顾一切地到墓地去看他,细听他的教导,因此安当更进入与世隔绝的地方,但是他一直工作,因为他常照圣保禄宗徒的给得撒洛尼人的第二部书信上的话生活:
「谁若不愿意工作,就不应当吃饭,因为我们所说,你们中有些人游手好闲,什麽也不作,却好管闲事。我们因主耶稣基督吩咐这样的人,并劝勉他们安静工作,吃自己的饭。」
由于他的行为,大家用当地方言称他为「德敖斐罗」,意即天主的朋友。众人都把他看作自己的孩子或一位慈父。他独自住在一座堡垒。但魔鬼——善的仇敌,更是祈祷者的大仇敌,它绝不会袖手旁观。深夜,魔鬼千方百计地来引诱他,他开始回忆过去的种种。他常常受到难以克服的诱惑的袭击。例如:魔鬼以金钱、以女人、甚至以裸女的形象来勾引他,又以豺狼虎豹的形状吓唬他。起初,他十分害怕,这也是人之常情。但是,他没有半途而废,而是继续向前迈进。最后,他以圣咏上的话抗击邪魔道:
「我决不怕你,因天主是我的救助和力量。」
我们之所以称圣安当为隐修士的始祖,是因为在他之前从未有隐修士(拉丁文:Monachus, 英文:Monk, 法文:Moine)。不过,在他之前已经有隐士(希腊文:Eremites,拉丁文:Eremita,英文:Hermit,法文:Ermite)度神品及贞洁的生活。我们也可以说他是隐修制的创始人,因为他是第一位把追随他的隐修人士聚集在一起生活的人。大家也可以说他是第一位由隐士变成的隐修士。
我们获知圣安当的生平,主要源自亚历山大里亚的宗主教、东方教会四大圣师之一的圣亚大纳削(St Atanasius,达修,亚达纳西,阿塔纳修,295-375年)约在三六零年用通俗的希腊文写成的名著:《大圣安当的生平(Viede St Antoinele Grand)》。此书对隐修生活起了相当大的贡献很快就被译成了拉丁文。二十五年后,圣奥斯定(Aurelius Augustinus,奥古斯丁,354-430年)归依时,在罗马帝国的另一地方也拜读了这本不朽之作。由此,可见该书传播迅速之一斑。
圣热罗尼莫(拉丁文:St Hieronymus, 英文:StJerome,业乐,哲罗姆,342-420年)向我们介绍了圣安当和圣保禄·安高肋达(St Paul Anchoret,229-342年)隐士相逢的美丽史实:有一次,圣安当在旷野祈祷时,在一个洞穴发现了圣保禄·安高肋达隐士,他非常惊奇,忙问:
「你究竟来这里作什麽呢?」
圣隐士答道:
「我来这里已经年深月久了!」
他们彼此交谈了很长时间有关天主和祈祷的话题。这些史实显示出,在隐修生活中我们需要老前辈的指导,由于他们经验丰富,如同神师一样会给我们诸多帮助,在灵修的道路上,我们始终不断地需要他人在祈祷、精神上的支持。
 
(圣安当隐修士与隐士圣保禄在旷野中谈论主的事。“你究竟来这里作什麽呢?”“我来这里已经年深月久了!”)
 
圣安当生活的时代,已有上万的隐修士生活在埃及,同时,在巴勒斯坦、叙利亚和小亚细亚一带也有不少隐修士,圣安当是他们中许多人的神师和典范。
圣安当在老年竟到埃及的亚历山大里亚(Alexandria,一译亚历山大)城,顽强地帮助了该城宗主教圣亚大纳削抗拒亚略(Arius,阿里乌,约260-336年)异端。因亚略否认基督和圣神的神性,对他来说只有圣父是天主,圣言(耶稣基督)不可能是真天主,因在《圣经》清楚记载他是由圣父所生。亚略本人未对圣神作出解释,但他的追随者在忠于其系统的大原则下,认为圣神是圣子所生的最高受造物。换言之,使基督信徒对三位一体的信仰受到怀疑。有关此异端的争执在三二零年开始发生,为了信仰的完整考虑,乃于三二五年召开尼西亚大公会议,君士坦丁大帝为了自己的疆土的和平予以支持,大会的主持者就是圣亚大纳削。该大公会议虽然严厉谴责了亚略异端,制订了《尼西亚信经》,为了捍卫天主三位一体的信仰,在此信经中的「由父的性体所生」、「出自真天主的真天主,受生而非受造」「与父同性同体」等,但这些并未阻止异端的曼延。最后,不少持异意者由于不敢反对君士坦丁大帝,就开始反对与会的主教们,许多主教被充军,甚至尼西亚大公会议的主持者圣亚大纳削也无法逃脱充军之痛,他被充军到特里尔(Trier,今属德国)等地。
不过,当圣安当帮助圣亚大纳削抗击亚略异端后,虽然未消除异端,但是比以前要好很多。对身为隐修士的圣安当来说,此抗击行为非是他的义务,因他的唯一义务就是祈祷、与主会晤,但他希望尽自己的力量,更好地发扬天主的国。
圣亚大纳削在《大圣安当的生平》一书中,曾借助大圣安当的威望、圣德来捍卫尼西亚信经,书中这样记载,圣安当称亚略异端是最坏的反基督的急先锋,他教导人们说,天主的圣子不是被造的,他也不是从非存在而来的存在,他是圣父本体的永恒的道(希腊文:Logos, 拉丁文:Verbum, 英文:Word, 法文:Verbe,圣言,话语)与智慧。
圣安当的一生就是祈祷,在独自生活中事奉天主,他认为祈祷是他的真正传教使命,其它生活都是协助他的成圣生活。
在圣安当的有生之年,来访者及门徒蜂拥而至,甚至有些家庭也一同来到旷野度隐修生活,如:圣安曼(St Ammon,逝于350年)和他的妻子一起退到旷野,两人共度守独身的生活,并在那里创立了隐修聚集区。后来,圣安当为了度更与世隔绝的生活,乃继续向旷野中心地带隐藏,最后在三一二年抵达红海岸边的高而宗山(Mont Qolzum),在那里住下,他在该地用最多的时间来祈祷,他在那里的祈祷生活中亲密地与主会晤,直到安息主怀,享年一百零五岁。由于他的功德圆满,后人常以「大圣安当(伟大的圣安当)」来专指他。天主教会把他的瞻礼定在每年一月十七日。
 
【附录二】
 
圣安当诗
隐修始祖圣安当,
施舍穷人值庆扬;
远离尘世潜旷野,
召收门徒沐灵光。
雕克里先教难猖,
走出净地讲信仰;
教友赖此多保住,
丰伟业万寿无疆。
 
(东方教会圣像大圣安当)
 
(超现实主义画家萨尔瓦多·达利笔下的《圣安当的诱惑》。画家描述诱惑被放大、夸大,而实际这些诱惑的“腿脚”却是“虚弱的”。赤裸裸的的圣安当,凭着十字架上的耶稣基督战胜了诱惑。犹如圣经旧约中达味(大卫)战胜巨人的故事。套用近代中国某政治家的话,“都是纸老虎”!)
 
 
第三章:团体隐修制的创立者——-圣帕科米乌
 
(圣帕科米乌,St Pachomius,巴高默,帕科米乌斯,286-346年)
 
圣帕科米乌(St Pachomius,巴高默,帕科米乌斯,286-346年)和圣安当都是埃及人隐修士。他也需要如同圣安当照顾其他的隐修士。因为独自生活在某种程度上说,对隐修士同样是难乎为继的。在任何时代,一个与社会失去联系的人,都容易变得怪僻,所以当我们把隐修士、隐士看作正常的人时,我们就比较容易理解某些隐修士、隐士,甚至今日的一些独身者的性格为什麽那样古怪。同样,若隐修士、隐士缺少他人、神师的指导,也很容易陷于骄傲中。
圣帕科米乌生于上埃及的一个信奉异教的农民家庭。当时的罗马帝国到处在境内征兵,帕科米乌也被迫从军。那时,他和一些士兵如同囚犯似地被关在尼罗河的一艘船上。埃及的一些善良的基督徒看到他们的惨状,常来给他们送食物。他看到基督徒的爱德与军官的蛮横行为,实在是天壤之别。于是,他立志并许诺服役结束,定要作基督徒和隐士。退伍后,他在二十一岁时领了洗礼,进入了主的教会。接著,向一位被称为阿爸(Abba,原意为父老,源自希伯来文Ab)巴乐蒙(Palemon)的隐士求教,和他共同生活了七年。阿爸是当时对领导隐修士者或对老年隐修士的尊称,此词逐渐被后世西方教会演变成专指院长(一译隐修院长,大院长,会长神父,希腊文:Abba, 拉丁文:Abbas,英文:Abbot,法文:Abbé)的尊称。但是,东方教会继续是对年长隐修士的尊称。
藉着一道神光,有声音向圣帕科米乌说:
「为你的兄弟服务,好使培养出更多悦主的圣人。」[参考尼古拉、耿永顺合著,《隐修伟人列传》,法国穆兰,1996年,5页。]
他认为要管理其他的隐士,于是他把他们召集、组织起来,和他们一起度隐修生活。就这样,三一五年(一说三二三年)他在塔本耐司(Tabennesi)建立了第一座隐修院(希腊文:Monasterion,拉丁文:Monasterium,法文:Monast鑢e,英文:Monastery)。由此,他被称为团体隐修制的创立人。
圣帕科米乌写了一本会规,建立了一座圣堂,请隐修士们一同居住、生活。他在共有一百九十二条的《团体生活会规》中特别强调团体的公有制,然而有些隐修士只看到团体的物质利益,而不服从帕科米乌的其它规则。对于独自生活多年的隐士成为过团体生活的隐修士时,服从很重要,但不容易。最后,他不得不让隐修士自我作出决定,或离开隐修院,或遵守隐修院的规章。从他的下面的这一段话,我们即可了解一些当时的隐修院的某方面情况:
「现在,当你们集合念日课时,你们该上前来,不要象以前那样反对我……同样,进餐时,你们也一起去,别象过去那样……如果你们仍然不服从我所定下的指示,你们可以离开,往何处去,悉从尊便。『大地和其中的万物,属于上主』(咏·廿四·1)如果你们要到别的地方去,请便,对我来说,除非你们服从我给你们的指示,就不要再想把你们留在这里。」
他在另一处这样说:
「团体隐修生活比隐士生活更宜成全,因为每天和兄弟(隐修士)们的接触,促使人不得不修德。再者,兄弟们可从他人的德行和劳动上得到启示。」
圣帕科米乌使隐修生活向前迈了一大步,即倡导了服从精神。他用了多年的努力,才把那些年深月久的独自生活的隐士变成了重度团体生活的隐修士,这就是隐修会的雏形。圣帕科米乌时代的和今日的隐修院生活已基本上相同:
大家在一起度共同祈祷和独身的生活。服从院长的领导。同时,保持贞洁和手工。
自圣帕科米乌时代起,隐修士们就在深夜起来作夜祷。他对隐修士们刚柔并施且充满圣善性。
圣帕科米乌在六十岁时,安息主怀。由于他的德行,天主教会在每年五月九日特别纪念他。
大圣安当、圣帕科米乌和他们的同时代的圣贤隐修士们被人统称为「埃及旷野之父」。他们的格言警句富有智慧、经验,既基督徒化,又隐修化。他们都是由简朴的乡民变成了伟大的隐修士。但是必须要说一句,天主允许在人身上发生的每件事,没有一件是绝对坏的,正如亚历山大里亚的宗主教圣亚大纳削因反对亚略异端而被充军到西方后,竟把圣帕科米乌的《团体生活会规》带到了西方教会。的确,圣帕科米乌组织隐修团体的生活已经非常接近、相似今天的诸多隐修团体的生活。[参考尼古拉、耿永顺合著,《隐修伟人列传》,法国穆兰,1996年,5-7页。《基督教词典》编写组,《基督教词典》,北京语言学院出版社,1994年,372页。Cf. GRYSONR. Cours de listoire de l’Eglise, donné à l’Université de Louvain-la-Neuve, Belgique.]
 
 
第四章:东西方教会隐修精神的传递者——圣加西安
 
                                                  (圣加西安)
 
圣亚大纳削把圣帕科米乌的《团体生活会规》从东方教会带到了西方教会后,另一位把东方隐修精神带到西方教会的无疑是圣加西安(St Joannes Cassianus,嘉西安,加西安乌斯,约360-431年)。出生在巴勒斯坦的加西安和他的朋友日曼(Germain)原是伯利恒(Bethlehem,白冷)附近的隐修士。当他进入该隐修院时,有一位为了逃避作院长之职的埃及隐修士到了他们的隐修院。加西安和日曼对他的圣德深感震惊,其实,他们和那位埃及隐修士的生活相同,但是他的祈祷比他们两位多,这位隐修士实践着不断地祈祷。
后来,加西安和日曼获得允许,前往埃及赛百德(Thebaide),拜访该地的隐修院、隐修士们。他们在那里与圣善的隐修士们交谈。加西安把旅行对话笔录成册,他的《先辈会谈(Conferences des Anciens)》一书富有价值,对后世的教会是一份宝贵的文献。在该书的第九、十章中记述了祈祷:
「所有的隐修士在寻求纯正的祈祷,愿持续不断地对越天主。他们常说短颂祷。」[参考尼古拉、耿永顺合著,《隐修伟人列传》,法国穆兰,1996年,8页。]
他在此书中记述的短颂祷之一成了西方教会日课中的《开端词》,即:
「天主,求祢快来拯救我。上主,求祢速来扶助我。」[见任何一本《每日礼赞》或《每日颂祷》。]
自大圣安当的时代起,圣人就开始教给隐修士们呼求耶稣圣名。短颂祷是让我们深入祈祷之中,因藉着这种方式,能使人达到实践最平静、最真挚的祈祷,隐修士用此方式可和天主不断地交往。教会相信,藉着祈祷,天主受赞颂、世人得救,且能圣化祈祷者。这就是加西安记录祈祷的目的。
加西安在埃及赛百德隐修院居住了一段相当长的时间后,乃离开那里,前往君士坦丁堡(Constantinople,今土耳其伊斯坦布尔,Istanbul)。在君城,当地的宗主教兼东方教会的四大圣师之一的圣金口若望(Joannes Chrysostomusus,约翰克利索斯督,约349-407年)约于四零零年至四零四年间把他祝圣为执事。
当他的朋友日曼逝世后,加西安起程罗马,之后抵达法国马赛(Marseille),约在四一五年于马赛附近建立了两座男隐修院和一座女隐修院,直到在那里安息主怀。天主教会把他的瞻礼订立在每年七月廿三日。
圣加西安的较著名的作品,除了《先辈会谈》、就是《隐修制度(Institutions cenobitiques)》。他的作品传达了埃及旷野之父的隐修教导,对西方的隐修生活影响甚丰。
一般而言,隐修制在以色列由圣希来安(St Hilarion,291-371年)得到发展。之后,特别是在小亚细亚的加巴陶之凯撒利亚(Caesarea of Cappadocia)的圣巴西略(希腊文:Basileios, 拉丁文:StBasiliusMagnus,330-379年)的努力下得到更大的发展。圣巴西略后成为凯撒利亚的主教,由于他德才兼备、圣作甚丰,被尊称为希腊教父和东方教会四大圣师之一。值得荣幸的是圣巴西略写得《隐修生活规章》一书,也由圣加西安带到了西方教会。所以说我们称圣加西安为东西方教会隐修精神的传递者实在是当之无愧的。[参考尼古拉、耿永顺合著,《隐修伟人列传》,法国穆兰,1996年,5-7页。《基督教词典》编写组,《基督教词典》,北京语言学院出版社,1994年,372页。Cf. REY Alain(Redactiondirigée par):Le petit Robert des noms propres,,Nouvelle Edition refonfue et augmentée sous la direction de Thieri Foulc, Dictionaires Le Robert, paris,1994,P.92.]
 
 
第五章:西方教会隐修士的始祖——圣本笃
 
(圣本笃)
 
圣加西安把埃及旷野之父的隐修传统、教导,以及圣帕科米乌的和圣巴西略的隐修会规带到西方教会后,丰富了西方教会的隐修制,再加上圣加西安的门徒的努力,特别使西方隐修士的始祖——圣本笃(St Benedictus,480-547年)深受启示。
我们由教宗大圣额我略(St Gregorius Magnus;国瑞,格列高利,590-604年在位,约540生)著作的《对话集(Dialogi)》得知圣本笃的某些生活。
圣本笃出生在意大利佩鲁贾(Perugia)附近的努西亚(Norcia)的一个天主教家庭。他出生的年代正值社会大暴动时期,社会上充满了血腥味。在教会内亦是风风雨雨。在这种背景下,本笃写下了他的圣会规,它既充满正义、正面性,同时又充满平衡感。
本笃曾在罗马读书,但对世俗十分厌倦。当他在罗马和保姆吉丽拉(Cyrilla)一起生活时,为了躲避不正经的同学之染,就和保姆离开了那里。旅行时,先在一个小山城住了一段时间,当地人对他们很热情。一天,保姆把一个从当地妇女那里借来的陶土制的筛子摔破了,但经过本笃清理、祈祷后,筛子又恢复了原状。《对话集》上写道他的保姆嚎声大哭起来,因她借来的那个陶器破了。但本笃,这个虔诚而有爱心的青年,怜悯她,就拿着那两块破筛子,很热切地祈祷。当他站起来时,放在他身边的筛子竟恢复地完好无缺、没有一点裂痕。然后,他好言安慰保姆,并把他所拿去的破筛子,以恢复完整的一个归还她。这件事传遍了他们居住的地方,引起了居民的极大尊敬,居民甚至把筛子挂在教堂的门廊上……直到伦巴第的时代。
最终,为了超俗,本笃到了苏比亚各(Subiaco)的荒野之地,住在那里的一个山洞里。好达到独自生活、作补赎和祈祷的隐士生活。有一位名叫罗曼(Romain)的隐士给他穿上了隐士会衣。换言之,他也成了隐士。
某日,本笃起了一个十分难熬的不洁的诱惑,在此刻,他选择了裸身在荆棘上打滚来抵抗,以致筋疲力尽、疼痛难忍后诱惑全消。
关于上面叙述的这一段,大圣额我略在《对话集》上写道:
「(本笃)赤身滚入那堆尖硬而满是芒刺的荆棘中,最后带著满身伤痕出来……从此以后——正如他自己常对他的门徒所说的——肉欲的诱惑就在他之内完全克服了,以后,他再也不感到这样的东西了。」
三年后,维谷瓦洛(Vicovaro)隐修院的隐修士选择本笃作他们的院长。但是,本笃的严肃激起了隐修士们的群起而攻之。他们想毒死本笃。当本笃发现了毒药,真相大白后,即重返苏比亚各继续作隐士了。
 
(圣本笃,圣茂禄和圣普拉西德,苏比亚各壁画,作者曾经和法国沙百里神父同去朝圣。)
 
不久,有些门徒前来拜本笃为师,那真是门无杂宾。他不得不重新宣布度独身的生活。约在五二九年,他和门徒们住在了加西诺山(Monte Cassino)。就这样,本笃由隐士变成了隐修士,是开创西方隐修制的先河者,所以被称为西方隐修士的始祖。
圣额我略也给我们记述了一位在加西诺山的一位名叫白熙(Placidus)的小修士的溺水事迹:本笃远在己室,他未见就知道小修士落水了,他派圣茂禄(St Maurus,约512-584年)隐修士去救他,但流水湍急而把小修士冲走了,茂禄继续急追,他竟如同《圣经.福音》中记载的耶稣的宗徒之长圣伯多禄(彼得)一样步行水面(请参阅玛.十四.22-33,谷.六.45-52,若.六.16-21)直到救出白熙。被救出的小修士说:
「当我被拉出水来,我看见院长的的头巾在我的头顶上面,我还以为是他拉我上来的呢。」
小修士说的院长就是圣本笃,言外之意是圣人救了他。茂禄的行为被认为是服从的奇迹。圣茂禄后道高卢(今法国)开创本笃会(约在542年),现在有一支本笃会叫茂禄会(mauristes)。
我们还从圣额我略的著作中,得知圣本笃是门徒们的慈父和院长。本笃对人和对祈祷都有很深的经验。不仅如此,他还用一生来写其会规,此会规约在五四零年才结束。他使平常的、软弱的人也能不断地寻求天国的果实。圣本笃前后,有许多圣隐修士都写过会规,然而本笃会规最深沉、均衡。既人文化也精神化,既灵活又不减少严肃性。
许多人读圣本笃会规都感到无比诧异,因这不是一本高雅的灵修书,确是一本富有建议性的和智慧的书。因圣本笃愿意写一部怎样能更好地事奉天主,建立一个热诚、与主合一的环境。藉此,每位隐修士藉着恩宠之助,自由地奉献给天主其个人的祈祷,好赞美天主及救世。至今许多隐修院每天在读圣本笃会规。圣本笃的会规是以他的隐修生活之实践,吸取经验而写下了的,所以至今日他的隐修院,如本笃会院、熙笃会院和特拉伯熙笃会院等仍恪守不怠。本笃会规的确对每位以隐修生活真诚地去寻求,追随耶稣基督的人都是十分均衡的。正是这会规的均衡带来的普遍性和继续的现实性使它延用至今、经久不衰。
我们在本笃身上找到了建筑于日课和诵读圣言(Lection Divina,神性读经)上的埃及隐修团体的生活、服从、作手工和不断地祈祷。这些都需要隐修士运用理智、灵活性和温柔感。关于圣本笃的隐修生活的果实无疑就是不断地祈祷、生活在谦逊和内心的平安中。藉着这种生活隐修士把赞颂和光荣献给天主。他们自身同样可得到圣化,并能拯救耶稣基督喜爱的世界。所以说,隐修士放弃俗世生活,并不是以藐视世界的看法,而是更爱耶稣的圣言:
「你若愿意是成全的,去变卖你的一切,然后来跟随我。」(玛·十九·21)
其实,我们要以积极的眼光去看待隐修生活和隐修士,我们既不能把他们都看成圣人,也不要把他们看成皆是消极的出世者,因他们是普通的人,但是他们有好的意向。必须肯定隐修士并不一定是天生有德,喜爱温和、平静、虔诚、专心致志地工作和学习生活的人。然而,他是一位信徒,感觉到神秘的和超自然的召叫让他完全归向、一心奉献给天主。
对于圣本笃来说,隐修士是「天主的人」,换言之,即昼夜保持在他的台前,在三种精神态度中生活的人,这三种精神态度是:
※赞颂
※为救世转求
※自我成圣(或称为与主密交)
圣本笃的生活中,最后一个著名奇迹与他的双胞胎妹妹圣女斯高拉谛加(St Scholastica,思嘉,480-547年)有关。她是第一位本笃会隐修女,住在距加西诺山三公里的布隆巴里奥拉(Plumbariola或Priumarola)。当时,他们都已年近古稀。斯高拉谛加来到加西诺山与兄长交谈有关天主的事。圣女愿意继续谈,但圣本笃不愿违背会规之规定,想告别妹妹。妹妹作了一个真切的祈祷后,马上电闪雷鸣、大雨倾盆。本笃不得不和妹妹在一起彻夜祈祷。翌日(二月八日)晨,他们才彼此挥手致别。
第二天夜里,圣本笃梦见一只白鸽飞向了天堂。他知道妹妹逝世了,乃领了妹妹的遗体,安置在自己的墓内。就在那同一年,即五四七年的三月二十一日,圣本笃逝世,安葬在他的妹妹圣女斯高拉谛加的墓旁。当意大利被伦巴第人占领时,隐修院被弃(五八一至七二零年)。法国隐修士约在六七五年把圣本笃的遗骸迁至本国的福乐丽(Fleury,今名卢瓦河畔圣本笃,St-Benoit-sur-Loire,音译桑伯努瓦须赫卢瓦河)。一九六四年教宗保禄六世(Paulus VI,1963-1978年在位,1897年生)把圣本笃册封为「欧洲主保」。天主教把他的瞻礼定在每年七月十一日。[主要参考穆启蒙著,侯景文译,《天主教史》(卷二),台北光启社,1981年,页27。安妮·费曼德(Anne Fremantle)著,香港公教真理学会翻译,《不朽的圣人》,香港公教真理学会出版,页57-58。《圣本笃的身世、会规及灵修》,D. Bernard Maréchaux著,侯景文译,台中光启出版社,1980年,页9-11。]
 
 
【附录三】
 
圣本笃
 
西隐始祖圣本笃,
冲破繁难奔克苦;
诚心祈祷万全应,
保姆有言抛内腹。
 
隐修士齐集一起,
兄弟之爱最明晰;
创圣会规作尺度,
导引贤哲层上[源自《黄鹤楼》中的「欲穷千里目,更上一层楼」。]吉。
 
 
后记:
 
(1)1997年8月,我和教会史专家、汉学家法国巴黎外方传教会沙百里神父去了苏比亚各和加西诺山,圣本笃的两个重要的隐修和创会的地方。深感圣人的伟大是有赖天主的大恩。当时去的时候,已经写完了这本书,由于对这些地方已经有书本上的了解,所以身临其境时很有感觉。
(2)关于《圣本笃》的诗,也是以前写的。小学时背诵《登鹳雀楼》,却没有去过武汉的黄鹤楼。2007-2009间多次去武汉,见了很多次黄鹤楼,也亲自体验了“欲穷千里目,更上一层楼”的诗句。不过,现在武汉的高建筑也不少,这个“千里目”还真的不容易了。
 
第六章:数位与隐修生活有关的教父
 
壹:出自东方教会的希腊教父
在介绍东方教会的希腊教父之前,有必要对东西方教会,特别是东方教会作一个简短介绍。
我们所说的东西方教会是沿用古代教会传统对罗马帝国东西两个中心来说的,古代东罗马是以拜占庭为中心,即君士坦丁堡,也就是今天的土耳其的伊斯坦布尔,古代西罗马以罗马为中心。
东方教会包括东方礼天主教和东正教。东方礼天主教又包括由东正教皈依的和古传东方礼天主教会。东方礼天主教的礼仪有五种:
 
⑴亚历山大里亚礼,
如:
①科普特天主教
②埃塞俄比亚教会
 
⑵安提约基礼(也称为西叙利亚礼),
如:
①马隆(马龙,玛洛尼Maronites,此词源自五世纪时生活在叙利亚西尔Cyr的隐士圣马隆 St Maron,故最好译为马隆)教会
②叙利亚教会
③马兰卡教会
 
⑶迦勒底礼(也称为东叙利亚礼),
如:
①迦勒底教会
②叙利亚—马拉巴教会(也被俗称为印度的圣多默St Thomas 宗徒的教会,其实不完全正确,此教会在乌克兰也有一个教区。)
 
⑷亚美尼亚礼,
如:
①亚美尼亚教会
②罗马尼亚教会
 
⑸拜占庭礼,
如:
①阿尔巴尼亚教会
②白俄罗斯教会
③保加利亚教会
④希腊(古希腊)教会
⑤希腊—麦勒卡教会
⑥匈牙利教会
⑦意大利—阿尔巴尼亚教会
⑧克里热夫齐(Krizevci,在克罗地亚。原南斯拉夫。)教会
⑨罗马尼亚教会
⑩俄罗斯天主教会
11鲁塞尼亚教会
12斯洛伐克教会
13乌克兰教会
 
东正教会
包括:
⑴君士坦丁堡东正教会
⑵亚历山大里亚东正教会
⑶安提约基东正教会
⑷耶路撒冷东正教会
⑸俄罗斯东正教会
⑹塞尔维亚东正教会
⑺罗马尼亚东正教会
⑻格鲁吉亚东正教会
⑼保加利亚东正教会
⑽塞浦路斯东正教会
⑾希腊东正教会
⑿波兰东正教会
⒀美国东正教会
⒁芬兰东正教会
⒂日本东正教会
⒃阿尔巴尼亚东正教会
⒄白俄罗斯东正教会
⒅乌克兰东正教会
⒆捷克斯洛伐克东正教会
⒇马其顿东正教会
(21)塞尔维亚东正教会
 
等,教会。
 
历史上东方的希腊教会和西方的罗马教会有过多次悲欢离合的经验,然而自一零五四年东西方教会正式互相宣布绝罚后,在多次寻找许多合一的时机,终于在梵蒂冈第二届大公会议时,天主教会邀请了东方教会的不少代表参加,这是很大的突破,一九六四年一月四至六日教宗保禄六世去耶路撒冷朝圣,期间在耶路撒冷与东正教奈德纳宗主教会面。翌年十二月七日,梵蒂冈第二届大公会议闭幕前夕,天主教和东正教共同宣布取消一零五四年东西方教会分别宣布的彼此绝罚。其实,东西方教会的最大分歧根由是罗马教宗的首席地位。其次如星期五守斋与否、弥撒中用的面饼的无酵或有酵等规律习惯上的不同而已。但是,由于教会的古老传统,直到现在大多数东方教会的神职人员在领受神品之前仍是可以结婚的。在初期教会大多数神职人员都是结婚的。我们会在本章提到纳齐盎的圣额我略的父亲也是主教,如果我们了解东方教会的传统和历史,就对此不足为奇了。
出自东方教会的希腊教父(the Greek Fathers)的作品以希腊文或以希腊文为主写成,主要的希腊教父中有四位被尊奉为圣师(教会博士),即:圣亚大纳削(StAtanasuis,达修,亚达纳西,阿塔纳修,295-375年)、纳齐盎的圣额我略(St Gregorius Nazianus,纳西盎的格列高利,约329-390年)、圣巴西略(希腊文Basileios,拉丁文St Basilius Magnus,330-379年)、圣金口若望(Joannes Chrysostomusus,约翰克利索斯督,约349-407年)。我们在此只介绍这四位东方教会的希腊教父。
 
 
一、圣亚大纳削(St Atanasuis,达修,亚达纳西,阿塔纳修,295-375年)
出生在亚历山大里亚城。三一九年开始任该城执事。三二五年和亚历山大里亚城主教、协同大多数参加尼西亚大公会议的主教反对亚略异端。三二八年继任为亚历山大里亚城主教。后由于君士坦丁大帝有亚略异端倾向而被放逐五次,先后到过特里尔(335-337年)、罗马(339-346年)和埃及(356-361年)等地。就在特里尔他写了《大圣安当的生平》一书,对后世研究圣安当的隐修生活的最好的资料之一。他非常捍卫天主的三位一体的信理。其它主要著作《反异教》、《论道成人身(Del’ Incarnation)》、《反亚略谈话录》等。东西方教会公认的希腊教父,东方教会的四大圣师之一。他是西方天主教把他的瞻礼定在每年五月二日。[参考各种词典史书。见参考书总目。]
 
 
二、纳齐盎的圣额我略(St Gregorius Nazianus,纳西盎的格列高利,约329-390年)
 
生于加巴陶的亚联西亚,圣巴西略的同乡,被称为「加巴陶的教父之一」和「神学家」。他的父亲也是主教。先在凯撒利亚、亚历山大里亚、雅典等地研习哲学、神学和修辞学。在雅典时结识圣巴西略,成为挚友。曾作修辞学教师。不久后,加入圣巴西略的隐修院,和他人共同编辑奥利振(Origenes,奥利金,约185-254年)文集。奥利振是古代教会希腊教父的重要代表之一,主要著作如:《论原理》、《驳塞尔索》、《论祈祷》、《圣经六疏》等。三六二年晋铎(升神父)。三七二年任萨西默主教。三七四年调任纳齐盎主教。三九七年调往君士坦丁堡,负责当地的尼西亚团体。当他在君士坦丁堡时,圣热罗尼莫曾到他的地方校译和注释圣经。三八一年在君士坦丁堡大公会议上被选为君城主教,但因在纳齐盎的职位而请辞。后返故乡。主要著作如:《神学演讲》、《教务通信》和《宗教诗歌》等,在《诗歌》中所载的「自传」,是在圣奥斯定著述的自传《忏悔录》前最著名的。他和圣巴西略、圣巴西略的弟弟尼斯的圣额我略(Gregorius Nyssenus,尼斯的圣格列高利,约335-394年)被统称为加巴陶的三位教父。天主教会把他的瞻礼定在一月二日,与圣巴西略的瞻礼在同一天。[参考各种词典史书。见参考书总目。]
 
 
【附录四】
 
纳齐盎的圣额我略
 
为寻真理远足行,
才学引导获光明;
旷野找到巴西略,
志同道合精修灵。
 
君士坦丁堡牧名,
芳表感人似救星;
德才兼盈口善辩,
赐众亦作主勇兵。
 
 
三、圣巴西略(希腊文Basileios, 拉丁文St BasiliusMagnus,330-379年)
 
生于加巴陶的凯撒利亚(Caesarea of Cappadocia)。尼斯的圣额我略的哥哥。曾在君士坦丁堡和雅典学习哲学及修辞学,在雅典结识纳齐盎的圣额我略,成为挚友。学成返乡后,领洗入教,并开始度隐修生活。期间游历美索不大米亚、叙利亚、埃及和巴勒斯坦等地。然后,自己创办了一座隐修院,进行隐修制的革新,曾编辑了两本隐修会规,在他的努力下隐修制得到充分的发展,直到今天在东方教会的一些隐修团体仍按他的教导而默默无闻地度隐修生活。纳齐盎的圣额我略就曾在其隐修院作隐修士。三六四年晋铎。三七零年任凯撒利亚主教。圣人极力捍卫尼西亚大公会议的精神,坚持发扬天主三位一体的正统教义,反对亚略异端。主要著作如:《驳尤诺米(contre Eunomios)》等,尤诺米(Eunomios,约320-394年)被号称「极端的亚略主义者」。他和他的弟弟尼斯的圣额我略及纳齐盎的圣额我略被统称为加巴陶的三位教父。天主教会把他的瞻礼定在一月二日,与纳齐盎的圣额我略是同一天。[参考各种词典史书。见参考书总目。]
 
 
【附录五】
 
圣巴西略
 
德高望重巴西略,
慷慨助贫堪称绝;
恳请为教祷上主,
引导同胞跟汝学。
 
今朝世人贪享受,
不择手段吝与窃;
天乡尘宇两极限,
若改现在赖恩泽。
 
 
四、圣金口若望(Joannes Chrysostomusus,约翰克利索斯督,约349-407年)
 
生于安提约基(安提亚)。其父是罗马帝国军官。曾研习哲学、修辞学和法学。能言善辩,固有「金口(Chrysostom,希腊文音译即克利索斯东)」之称。受当地主教和教理老师的影响而在三六九年领洗入教。三七五年担任教师,不久即到他乡隐修,但因健康不佳而返乡。三六八年晋铎。三九八年被任命为君士坦丁堡的宗主教。约在四零零年至四零四年间把隐修士圣加西安祝圣为执事。由于圣人竭力改善神职班和信徒们的品行,堪称善牧。但为王室所嫉恨。后被流放,死于途中。主要著作有:《一个国王和一位隐修士的对比》、《论天主不可把握与圣父圣子本体合一》、《驳犹太教》和《论忏悔》等。东方教会的四大圣师之一。天主教会把他的瞻礼定在九月十三日。[参考各种词典史书。见参考书总目。]
 
 
贰:出自西方教会的拉丁教父
 
出自西方教会的拉丁教父(Latin Fathers)中,也如同东方教会同样有四大圣师(教会博士),即圣盎博罗削(St Ambrosiusroisius,安布罗斯,安博,约340-397年)、圣热罗尼莫(拉丁文St Hieronymus,英文St Jerome,业乐,哲罗姆,342-420年)、圣奥斯定(Aurelius Augustinus,奥古斯丁,354-430年)和大圣额我略(St Gregorius Magnus,国瑞,格列高利,590-604年在位,约540生),由于历史记载的圣盎博罗削与隐修生活的关系的文献较少,所以我们不在下面简介他的生平。但其他的三位教父兼圣师等的生平事迹仍有必要记述:
一、圣奥斯定(Aurelius Augustinus,奥古斯丁,354-430年)的生平、著作及奥斯定会
 
生于北非塔加斯特(Tagaste,今阿尔及利亚苏克赫拉斯,Soukaharas)。早年曾在塔加斯特、马道拉、迦太基等地研习拉丁文、哲学和修辞学。也曾在迦太基和米兰教授修辞学。受过摩尼教和新柏拉图主义的影响。年轻时曾一度放荡不羁。在米兰受当地的主教圣盎博罗削的影响而改信了天主教。就在皈依天主教时,他就拜读了东方教会的希腊教父兼圣师圣亚大纳削著作的《大圣安当的生平》,可见隐修生活对他来说并不是陌生的。他在三九一年晋铎。三九五年升任北非希波(Hipppo,今阿尔及利亚安纳巴,Annaba)主教。当西哥特人围攻希波城时,已任三十五年的奥斯定主教在忧郁中逝世。圣奥斯定的著作非常丰富,至四二七年,据他本人提出「修订」的作品,已有九十三部之多。这尚不包括二百七十封书札和多篇讲道稿。他的主要著作包括五类:
 
⒈自传类包括:
①最著名的《忏悔录》(三九七年),此书自出版以来,一直再版,被翻译成多种文字,就连中文版也有好几种版本。
②《更正》(四二八年)
③二百七十封书信(三六八至四二九年)理论部分被编入各种《问题集》和《回应》。
 
⒉哲学类包括:
①《反学园派》(三八六年)
②《论幸福生活》(三八六年)
③《论秩序》(三八六年)
④《独白》(三八七年)
⑤《论自由意志》(三八七年)
⑥《论灵魂不灭》(三八七年)
⑦《论灵魂的量》(三八七年)
⑧《论音乐》(三八七至三八九年)
⑨《论教师》(三八七至三八九年)
⑩《灵魂及其起源》(四一九年)
等著作。
 
⒊神学类包括:
①《论真宗教》(三九零年)
②《论信念的用处》(三九二年)
③《信仰与标记》(三九三年)
④《基督宗教学说》(三九七年)
⑤《教义基础》(四零零年)
⑥《教义手册》(四二一年)
⑦《天主(上帝)之城》(四一三至四二六年)
 
⒋反异端类包括:
①反摩尼教类,如:
《天主教之路与摩尼教之路》(三八八年)、
《论灵魂的二元》(三九二年)
②反亚略异端类,如:
《论三位一体》(四零六至四一六年)
③反佩拉久派类,如:
《论精神及文字》(四一三年)
《论自然与恩宠》(四一五年)
《论基督的恩宠和原罪》(四一八年)
《论恩宠与自由意志》(四一二年至四一九年)
《论纪律与恩宠》(四一二年至四一九年)
④反托纳特派类,如:
《反托纳特派论洗礼》(四零零年)
等等。
 
⒌圣文注释及讲道类,如:
①《创世纪文字注释》(四零一年)
②《圣咏讲道集》
 
圣奥斯定是维护和著述有关恩宠最多的教父之一,因而被尊称为「恩宠的圣师(拉丁文Doctor gratiae)」和西方拉丁教会的四大圣师之一。天主教会把他的瞻礼定在八月廿八日。
我们有必要介绍补充一些内容,那就是圣奥斯定作主教后,一直生活得象位隐修士,在他的一封信中提到他的隐修院会规,此会规对后来的圣本笃会规有一定的影响。后世有一些会士以他的会规作为生活准绳之一。如:奥斯定重整会(Recollects),此会于一九二八年抵达河南归德;瑞士大圣伯纳德山口的奥斯定常律会(Canons Regular),此会于一九三三年抵达西藏;圣女小德兰的父亲曾到大圣伯纳德山口请求入会,未被应允,该地产著名的圣伯纳德狗(一译圣伯尔拿犬),笔者曾于一九九五年在那里住过一周,受到修士们的热情照顾。奥斯定传教会( Missionary  Canon  Nuns  of  St. Augustine,  Louvain)、奥斯定第三会 ( The  Teaching   Sisters  of  Third    Order   of  St.  Augustine )、奥斯定重整会( The  Recollect   Sisters   of   St. Augustine )三个修女会分别于一九二三、一九二五和一九二八年来华。[参考各种词典史书。见参考书总目。]
 
 
二、大圣额我略(St Gregorius Magnus,国瑞,格列高利,590-604年在位,约540生)的生平与额我略圣乐
 
生于罗马元老院的贵族家庭。五七一年任罗马执政官。曾建造七座隐修院。五七五年因父母的逝世,看破红尘乃辞职入罗马的圣安德肋隐修院。五七九年至五八五年任罗马教宗白拉奇二世(Pelagius II,579-590)驻君士坦丁堡代表(apocrisarius)。后复退居隐修院任院长。五九零年九月三日被选为教宗,是第一位由隐修士升为教宗者。他的名言之一是自己比作「天主的众仆之仆(拉丁文Servus Servorum Dei)」。曾派出许多隐修士到西班牙、高卢(今法国)、不列颠和北非等地兴建隐修院。由于亲手工作在隐修生活中占重要的一席之地。又因隐修士愿步武宗徒们的芳踪,是为自力更生和施舍穷人。曾作隐修士的教宗大圣额我略深知在隐修生活中工作并不是一种无用的消遣,而是一种真正的义务,使隐修士及其团体靠技能和在教会经济方面勤俭持家地生活。正因为隐修士工作认认真真、大公无私,隐修院变得象一块农业开垦地。在古代的欧洲许多村落都以隐修院为中心,或在隐修院附近建立村庄。圣人对教会在经济上的改观是非常大的。
此外,他也收集圣曲,即今天大家所熟悉的《额我略圣乐》,其实,早在圣盎博罗削(St Ambrosius,安布罗斯,安博,约340-397年)作米兰主教期间(374-397年),他便在传教、著作之余收集、整理并创新教会自古希腊文和希伯来文流传下来的圣歌。圣人把当时编辑的圣歌归为四种调式,后被称为「圣盎博罗削歌曲」。然而,大圣额我略在任教宗后,不仅派人收集东西方教会的全部圣曲,且亲自参加写作、编撰、整理和装订成册的工作,当然也收集了「圣盎博罗削歌曲」,这些由圣额我略等编辑的古代乐曲被后人称为「额我略圣乐」。它原为礼仪年中的将临期、圣诞期、四旬期、圣周、复活期和常年期使用。圣额我略在欧洲创立了最早的音乐学院。额我略圣乐旋律高雅、清淡、活泼、动人、幽扬、含蓄,是单声部乐曲。它的节奏灵活有致、自由起伏,乐句飘扬似断非停,它没有小节,其小节线只表示乐句或乐段的完结号和休止符。大圣额我略教宗在编辑圣曲时,在圣盎博罗削原有的四种调式上,又增添了相应的四种副调式,后人称之为「基督圣教中古调式」。
尽管额我略圣乐的优美,但仍曾一度走向低谷,所以教宗圣比约十世(St PiusX,庇护、碧岳十世,,1903-1914年在位,1835年生)在任期间恢复了额我略圣乐,特别是单旋圣歌应有的地位,呼吁在举行敬礼天主教的圣乐时该有形式上的真、善、美、圣。在梵蒂冈第二届大公会议(本文后简称「梵二」)前,教会只以额我略圣乐为罗马礼仪的本有歌曲,特别在歌唱或大礼弥撒时,常以拉丁文歌咏。梵二文献的<<礼仪宪章>>一一七条特别提到:
「应完成额我略歌本的标准版本;而且应将圣比约十世重整以后,已经出版的歌本,予以更仔细的校定。宜筹划一种包括简单曲调的版本,以供较小的圣堂使用。」
在同一文献的一一六条中说:
「教会以额我略曲为罗马礼仪的本有歌曲,所以在礼仪行为中,如与其它歌曲条件相等,则额我略曲占优先。」
罗马天主教会内的传统音乐经常和传统乐器——管风琴配合。<<礼仪宪章>>一二零条这样说:
「管风琴在拉丁教会(天主教)内应极受重视,当作传统的乐器,其音响足以增加教会典礼的奇光异彩,又极能提高心灵,向往天主与天上的事物。」
由此可见,教会对圣乐十分重视,因它对礼仪的庄严、肃穆、稳重、优美等起着一个相当重要的角色。要想保留和发扬教会的这一圣乐宝藏,首先该培养音乐人才,使之洞悉额我略音乐在教会的重要和必要性。若我们想知道为什麽大圣额我略会收集圣乐呢?那麽最合适的答案当然就是受到隐修院的圣乐的影响了。直到现在象法国琐莱穆圣伯多禄隐修院(Abbaye St Pierrede Solesmes)、瑟腊山(Montserrat)、圣米歇尔山(Mont-St-Michel)隐修院,比利时布鲁日(荷兰文Brugge,法文Bruges,又译布吕赫)洛本(Lophem)圣安德肋隐修院(荷兰文St.Andriesabdij)、鲁汶(荷兰文Leuven,英、法文Louvain,又译勒芬)的凯撒山(荷兰文Keizersberg,法文MontC閟ar)隐修院,德国湖畔圣母(MariaLaach,音译玛利亚拉赫)隐修院等至今仍以圣额我略圣乐作每日礼仪圣乐。这都是圣额我略给我们遗留下来的宝贵精神财富。凯撒山隐修院的院长包端会父(Dom Lambert Beaudouin ,1873-1960年,又译玻度恩)曾是堂区礼仪改革的健将。
圣额我略除此以外,著作亦相当丰富,如:《伦理丛谈》三十五卷、《司牧训话》四卷,等。正因此,他被称为拉丁教父兼西方教会的四大圣师之一。天主教会把他的瞻礼定在九月三日。[参考各种词典史书。见参考书总目。]
 
 
三、圣热罗尼(拉丁文St Hieronymus,英文St Jerome,业乐,哲罗姆,342-420年)
 
生于罗马帝国的。三五九年到罗马读书。三六六年入天主教。学习希腊文、希伯来文、神学和圣经。约三七九年在安提约基(Antiochia,今土耳其安塔基亚Antakya)晋铎。同年,纳齐盎的圣额我略被调往君士坦丁堡,负责当地的尼西亚团体。当额我略在君士坦丁堡时,圣热罗尼莫曾到他的地方校译和注释圣经。三八二年,任罗马教宗圣达玛苏一世(St Damasus,366-384年,约305年生)的秘书。三八五年定居伯利恒,奉教宗之托把希腊文圣经译成拉丁文,其中一部分根据拉丁文《圣经》旧译本编订为新译本,另一部分重译,即拉丁通俗本《圣经》,十六世纪时在特利腾(特兰托,Trento)大公会议(Council of Trent,1545年12月13日-1563年12月4日)时被定为天主教会的圣经法定本。此译本的《新约》部分曾由献县(今沧州)教区耶稣会士萧静山神父译为《新经全集》,译笔通顺、简洁,略带华北方言,曾多次再版。圣人的神学著作和圣经注释的作品都很丰富,其中也有一些人物生平记述,其中有一部向我们介绍了第一位隐修士大圣安当和圣保禄·安高肋达隐士在旷野相逢的美丽史实,通过他的记述使我们更多地获悉了早期隐士和隐修士的生活,实在是难能可贵的。由于他的德学兼备、著述丰硕,所以被称为神学家、圣经学家、拉丁教父和西方教会的四大圣师之一。天主教把他的瞻礼定在九月三十日。
 
圣人的出生地斯特利同城(Stridon),拉丁文Strido Dalmatiae,罗马帝国达尔马提亚行省的斯特利同。在前南斯拉夫境内,今克罗地亚境内的什特里戈瓦(Štrigova)。属于梅吉姆路斯卡县(Međimurska županija),该县是克罗地亚最北部的一个县。西邻斯洛文尼亚,东邻匈牙利。地理上属阿尔比斯山脉和潘诺尼亚平原的过渡地带。面积730平方公里,人口118,426(2001年)。首府察科韦茨。下分三市、二十二镇。县议会有41席。什特里戈瓦是二十二镇之一。2001年该镇共有3221人,其中94,04%是克罗地亚人。什特里戈瓦村庄仅有447人。2011年统计什特里戈瓦镇有居民2796人,村庄仍是447人。也许村庄没有再统计,保持2001年的统计数字。
 
[参考各种词典史书。本章参考书总目如下:(礼仪圣部训令)吴宗文译,《论圣礼中的音乐》,铎声月刊社,1967年。《熙笃会隐修院》熙笃会著,耿永顺译,法国里昂,1996年。《基督教词典》《基督教词典》编写组,北京语言学院出版社,1994年。
《灵修谈丛》,曹立珊著,天主教耀汉小兄弟会出版、发行,1990年。《历史之研究》(三),陶伊皮著,钟建闳译,中华文化出版事业委员会出版,1958年。《师主篇》,耿稗思(ThomasàKempis)著,光启编译馆译,1992年台十九版。《世界地理百科全书》李鹿苹主编,自然科学文化事业股份有限公司出版,1980年再版。《世界通史》,海思(CanrltonJ.H.Hays)、穆恩(ParkerThomaeMoon)、威兰(JohnW.Wayland)合著,李方晨增订,台北豪华书局,1973年六版。《神学辞典》辅仁神学著作编译会编辑,光启出版社,1996年。《基督教哲学1500年》赵敦华著,北京人民出版社,1994年。《圣本笃的身世、会规及灵修》D.BernardMar閏haux著,侯景文译,台中光启出版社,1980年。「示」编辑委员会编著、出版,《基督>>,1988年再版。陈文裕著,《天主教基本灵修学》,生命意义出版社,1990年?邓辛疾、萧默治合著,《天主圣教训导文献选集》(第二版),施安堂译,1975年。傅梦弼著,张帆行译,《科学家的人生观》,香港生命意义出版社。顾卫民著,《基督教与近代中国社会》,上海人民出版社,1996年。欧迈安著,宋兰友译,《天主教灵修学史》,香港生命意义出版社,1991年。穆启蒙著,侯景文译,《天主教史》(共四册),台北光启社,1981年。尼古拉、耿永顺合著,《隐修伟人列传》,法国穆兰,1996年。舒新城、沈颐等主编,《辞海》(合订本),中华书局印行,1947年发行,1948年再版。任继愈主编,《宗教词典》,上海辞书出版社,1981年。天主教教务协进会出版社(中国主教团),《天主教教理》(中文版),1996年。王克禄著,《罗马古迹》,思高圣经学会出版社,1992年。张奉箴著,《献县教区简史>>,载<<赵主教振声哀思录>>,1976年。渔声编著,《美好的故事》,选编河北天主教信德编辑室出版发行,1993年。中国主教团礼仪委员会编译,《每日礼赞》,天主教教务协进会出版社,1994年10版。中国地图出版社编制出版,《最新实用世界地图册》(中外文对照),1994年。中国主教团教义委员会编,《天主教的信仰》,台北上智出版社,1994年9版。中国主教团秘书处编译,《天主教法典》(拉丁文—中文版),1992年再版。中国主教团秘书处出版,《梵蒂冈第二届大公会议文献》,1992年5版。朱永福著,《我们的音乐—格里高列歌曲》,载《天主教研究资料汇编》第34期,天主教上海光启社出版,1994年。赵一舟著,《礼仪与艺术》,载《神学论集》第54期,辅仁大学附设神学院编,1982年。赵一舟著,《在比国鲁汶过圣周》,载《铎声》,第366期,1997年6月号。哲学大辞书编审委员会编著,《哲学字典》,辅仁大学出版社,1990年。莘泽著,《善度美丽的人生》,台北光启出版社,1997年。
AYROLES Michel,Le guide marabout de la musique et du disque classique, Les nouvelle Eitions Marabout s.a. Verviers, 1980.CONGOURDEAU  Marie-Hélène et  FOURNIER  Jacques, Le livres des  Saints , Editions Brepols, Paris, 1995.Cultureel Ambassadeur Vlaanderen, 6e   Festival   van  het  Gregorianns, Watou, Esthetiek & Spiritualiteit, Programma, 7-11 Mei, 1997.Dom Pieter Batselier(Prepared under the direction of), Saint Benedicte: Father of Western Civilization, Publishers of Fine Art Books, New York, 1981.KELLY J.N.D., The Oxford Dictionary of Popes,  Oxford New York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1986.Le Grand-Saint-Bernard, Printed in Switzerland, Pillet SA, CH-1920 Martigny – 1994.Mc BRIEN Richard P. The  Harpercollins  Encyclopedia of Catholicism, , Harper San Francisco, Harpercollins Publishers, New York, 1995.Oliver de la BROSSE, ( publié sous la direction de), Dictionaire de la Foi chrétienne, Tome I, Les Mots, , Antonin-Marie Henry, Philippe Rouillard, Les éditions du Cerf, Paris, 1968.RAHNER Karl, Encyclopedia of Theology, The Concise Sacramenyum Mundi, Crossroad Publishing Compagny, New York, 1984.Thomas Bokenkotter,  A Concise History of the Catholic Church, Image Books Doubleday, New York, London, Toronto, Sydney,]
 
 
二:部分中期的隐修情况
 
第一章:圣本笃会规的推行者——阿尼昂的圣本笃
 
公元七八六年,法兰克王矮子丕平(PépinleBref)去世后,他的两个儿子查理曼和卡罗曼(Caroman,768-771年在位,751生)同时即位。当卡罗曼死,查理曼占取了另一半江山,独握政权。不久,又征服了萨克逊人和伦巴第人。由于教宗圣良三世(St Leo III,795-816年)在八零零年圣诞节为查理曼在罗马古代的圣伯多禄大殿举行了皇帝加冕礼后,教宗向他下跪,是第一位也是最后一位向世俗君主有臣从表现的教宗,因此大家称呼新皇帝为查理曼大帝(拉丁文Carolus Magnus,英、法文Charmagne,德文Karlder Grosse,800-814年在位,742年生)。查理曼大帝野心勃勃,在他统治欧洲时,他欲把隐修院的财产化为己有。若他尊重隐修士的生活,隐修院要成为学习和文化中心。然而,当时守各种不同的会规的隐修院同时并存,因圣本笃会规并未在每个隐修院实施。会规的不统一及查理曼大帝的干涉使隐修院的情形萎糜不振。幸好,查理曼大帝去世后,他的儿子虔诚者路易(Louisle Pieux,814-840年在位,778年生)获得帝国的西部国土(基本上相当于今天的西欧)。不久,他重新允许隐修院度严规的隐修生活。并且保护他的朋友阿尼昂(亚尼安Aniane)的圣本笃(St Benoitd’Aniane,圣本笃达尼雅纳,750-821)帮助其推行既灵活又严肃的圣本笃会规。
阿尼昂的圣本笃,生于今天法国南部的隆格多克(Languedoc)。西哥特人。原是住在宫廷内的贵族。曾作查理曼大帝的司酒官。后来看破红尘,并在二十八岁时作了隐修士。曾在圣瑟纳隐修院(St Seinel’ Abbaye)作修士,也拜访过多所隐修院,但他未找到一座度严肃隐修生活的隐修院。于是,约在七八零年,他带著某些门徒住在了阿尼昂(Aniane),因此他也被成为阿尼昂的圣本笃。他用了十年的时间按不同的会规生活。最后,他选择了圣本笃会规。因它既严肃又人性化,真挚且不乏精神化。万事开头难,阿尼昂的圣本笃在推行圣本笃会规时,也同样吃过闭门羹。不过,他的朋友查理曼大帝的儿子虔诚者路易一直作他的盾,保护他,以某种意义上说,路易帮助了这次圣本笃会规的统一实施工作。
八一六至八一七年,阿尼昂的圣本笃在爱可思(Aix-la-Chapelle,今德国亚琛Aachen)主持本笃会大会,所有在加洛林王朝的帝国境内之本笃会院长全部出席,会中特别谈到圣本笃会规的实施工作,笔者也曾去过该城。由于他的努力和毅力,以及其他院长的配合,圣本笃会规被所有隐修院接受。从此,圣本笃会规的影响力不光是在表面,而是深孚众望、根深蒂固。爱可思会议也谈及了咏经司铎(Canonicus)和咏经修女(Canonica)问题。
在西方教会的隐修生活是传习了大圣安当和圣帕科米乌的隐修制。然而,在他们之外的隐修制也同样展现出来。特别是图尔的圣玛尔定(St Martinde Tours,316-397年)和爱尔兰的圣高隆邦(St Columbanus,高隆,约540\543-615年)。圣玛尔定的是传教隐修制。圣高隆邦是过分严格,有时竟鞭打违法的隐修士。这两位圣人的隐修士后来都加入了阿尼昂的圣本笃推行圣本笃会规的隐修院。到1997年阿尼昂这个在法国南方的村庄有居民近两千人,2010年人口达到2773人。这里的居民仍对阿尼昂的圣本笃创立的隐修院为之自豪。[《熙笃会隐修院》熙笃会著,耿永顺译,法国里昂,1996年。
维基百科法文版,Aniane条。参考日期2013年7月30日。
欧迈安著,宋兰友译,《天主教灵修学史》,香港生命意义出版社,1991年。
尼古拉、耿永顺合著,《隐修伟人列传》,法国穆兰,1996年。
KELLY J.N.D., The Oxford Dictionary of Popes,  Oxford New York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1986.
Mc BRIEN Richard P. The  Harpercollins  Encyclopedia of Catholicism, , Harper San Francisco, Harpercollins Publishers, New York, 1995.
Thomas Bokenkotter,  A Concise History of the Catholic Church, Image Books Doubleday, New York, London, Toronto, Sydney,]
 
 
第二章:由盛而衰的克吕尼隐修会
 
阿尼昂的圣本笃使圣本笃会规发挥其影响后,隐修院出现前所未有的辉煌,然而仅是昙花一现就因战争、社会动荡等浩劫,世俗权威与精神权威的混淆,如:平信徒抢夺教会的权力,当时教会的分裂、教廷内的丑闻,买卖神职和神职人员触犯守贞的罪,教友甚至成为隐修院等不正常事件使隐修院再次陷于困境。正如一位隐修院院长对一位在欧洲留学的中国修士说:
「若天主爱某人或某修会、隐修会,天主定会让他们受到考验,因考验中会有成功和失败。成功了再接再厉,失败了再次鼓起勇气来面对现实和挑战,因失败是成功之母。」
就在这青黄不接的困难时期,克吕尼(Cluny)隐修院在九零九年拔地而起了,为进入低谷的本笃会开启了一扇希望之门。克吕尼座落在法国中部勃艮第(Bourgogne,译音源古名Burgondes)地区的马孔(Macon)附近,离今天大家经常提到的泰泽(Taizé)团体只有七公里。克吕尼的隐修院是因阿瑰坦的纪尧穆公爵(Le duc Guillaume d’Aquitaine)在死前遗愿而建立的,他希望能有一座度严规的隐修院,他慨然应允隐修院就座落在他的庄园内。它曾经有两个世纪的十分辉煌的历史,无论在影响、圣洁、稳重、声誉和德才兼备的院长都是非常著称的。基于隐修院的严格性及宗座豁免权,只有教宗才有对克吕尼修会的管束和建立权。克吕尼有如:皇帝、贵族、大封建主(庄主)等朋友,但他们对克吕尼隐修院没有一分插手干涉会院的余地,没有一丝管理之权。我们应当把克吕尼的首批著名院长的芳名记录下来:
 
 
㈠圣伯尔诺(St Bernon,850-927年)
 
生于法国勃艮第。克吕尼隐修院的第一任院长(910-927年)。曾为奥顿(Autun)圣玛尔定隐修院修士。整顿过勃穆(Baume-les-Messieurs)的隐修院,因见到当时的隐修院规废驰,许多隐修士都失去了圣本笃的原有宗旨。后到克吕尼创立隐修院,规定严守圣本笃会规、类似的隐修院,圣伯尔诺在生时又建立了六座。照亮了克吕尼的前方。[参考尼古拉、耿永顺合著,《隐修伟人列传》,法国穆兰,1996年,6-10页。《基督教词典》编写组,《基督教词典》,北京语言学院出版社,1994年,1-2,66-67,284-285页。Cf . REY Alain( Redaction dirigée par):  Le petit Robert des noms propres, , Nouvelle édition refonfue et augumentée sous la direction de Thieri Foulc, Dictionaires Le Robert, paris, 1994, P.476.]
 
 
㈡圣奥东(St Odon,约879-942年)
 
生于图尔(Tours)附近,曾任勃穆的院长和克吕尼第二任院长(927年),对勃艮第地区和对意大利的隐修会的改革起了很大的作用,另外他也谱了一些歌曲和圣咏曲调,《圣吉拉德的生平(life of Gerald,855-909年)》一书亦是出自他的手笔。逝于图尔。天主教把他的瞻礼定在十一月十八日,本笃会在四月廿九日纪念他。
 [Cf . REY Alain( Redaction dirigée par):  Le petit Robert des noms propres, , Nouvelle édition refonfue et augumentée sous la direction de Thieri Foulc, Dictionaires Le Robert, paris, 1994, P.1520. KELLY J.N.D., Traduit de l’anglais par Colette Friedlander ocso, Dictionnaire des Papes , Brepols, 1994, P. 251-253. JOHN Eric ( Edited by), The Popes, A Concise Biographical History, Roman  Catholic Books, Harrison, NY 10528, 1994, Original edition published in Great Britain in 1964 by Burns & Oates, publishers to the Holy  See, P. 164-165.]
 
 
㈢圣马悦尔(StMayeul,906-994年)
 
生于瓦朗索乐(Valensole)的一个贵族家庭,曾在马孔和里昂读书。后在马孔教书。看破红尘,勇敢加入克吕尼隐修院。先在隐修院的图书馆工作,后被选为克吕尼第四任院长(948年)。由于他倡导隐修院的改革运动,成为当时的风云人物。曾被征调到苏阿博(Souabe,今德国施瓦本Schwaben),又到巴威(Pavie)、拉文讷(Ravenne)、玛慕奇爱(Marmoutiers)、都瑟尔的圣日尔曼(St-Germaind’Axerre)、第戎的圣贝尼聂(St-BénignedeDijon)等地。这尚未满足圣人的旅行,他还要到乐琵(Le Puy-en-Velay)、罗马朝圣,此次朝圣返回时,被在普罗旺斯地区(Provence)堡垒内的阿拉伯人抓作人质,直到歹徒在七九二年被驱逐,圣人也在同年被赎回。九九四年逝于克莱蒙(Clermont)附近的苏维尼(Souvigny)。
[ Cf . KELLY J.N.D., Traduit de l’anglais par Colette Friedlander ocso, Dictionnaire des Papes , Brepols, 1994, P. 249,251-256,264, 270-271,279 etc. CONGOURDEAU  Marie-Hélène et  FOURNIER  Jacques, Le livres des  Saints , Editions Brepols, Paris, 1995, P.266-267. JOHN Eric ( Edited by), The Popes, A Concise Biographical History, Roman  Catholic Books, Harrison, NY 10528, 1994, Original edition published in Great Britain in 1964 by Burns & Oates, publishers to the Holy  See, P. 168.]
 
 
㈣圣奥狄永(St Odillon,962-1049年)
 
生于麦古尔(Mercouer),克吕尼第五任院长(994-1049年),他把克吕尼隐修院管理的在法国、意大利、西班牙的分院由三十七座增加到六十五座。在饥荒年代救助众多穷人,创立了「追思已亡瞻礼」。逝于苏维尼(Souvigny)。天主教把他的瞻礼定在一月四日,本笃会在四月廿九日纪念他。
[ Cf . KELLY J.N.D., Traduit de l’anglais par Colette Friedlander ocso, Dictionnaire des Papes , Brepols, 1994, P. 279,288,292,299. CONGOURDEAU  Marie-Hélène et  FOURNIER  Jacques, Le livres des  Saints , Editions Brepols, Paris, 1995, P.13,267. JOHN Eric ( Edited by), The Popes, A Concise Biographical History, Roman  Catholic Books, Harrison, NY 10528, 1994, Original edition published in Great Britain in 1964 by Burns & Oates, publishers to the Holy  See, P. 176.]
 
㈤大圣玉国(St Hugues le Grand,克吕尼的圣雨果,1024-1109年)
 
生于瑟慕尔(Semur-en-Brionnais)。克吕尼隐修院的第六任院长(1049-1109年)。他把克吕尼隐修院管理的六十五座分院增加到大约一千二百座。今天法国宝含(Paray-le-Monial,旧译巴莱莫尼)耶稣圣心城的大殿就曾是他的时代建立的克吕尼会院之一,今天大家都称它为圣心大殿,因耶稣圣心曾多次显现给该城圣母往见会的修女、圣女玛加利大·玛利亚·亚拉高(Ste Marguerite-Marie Alacoque,丽达·安兰阁,1647-1690年),因此该城朝圣者络绎不绝,笔者亦曾多次到该城朝圣,深觉获益匪浅,现在大家仍可目睹大圣玉国留下的宝贵遗产。一零八八年他开始建立克吕尼大教堂,此教堂是在圣伯多禄大殿建立前,是世界上最大、欧洲最高的教堂,该堂呈罗马长方形会堂风格,三个钟塔雄伟壮观,长一百八十三米,高三十米,一一三零年开堂典礼时,当时的教宗依诺森二世(Innocentius II,1130-1143年在位)特来为之祝圣。憾一七九零年法国大革命时被毁掉大部分,当笔者前往克吕尼时,不尽悲哀叹息。
圣玉国也曾任教宗圣额我略七世(St Gregorius VII,国瑞、格列高利七世,1073-1085年在位,约1020年生)的参议员,曾短居意大利的教宗驻地卡诺莎(Canossa)小村庄。天主教把他的瞻礼定在四月廿九日。教宗额我略七世曾是克吕尼隐修会士,在任期内大力推动过克吕尼运动。
[ Cf . KELLY J.N.D., Traduit de l’anglais par Colette Friedlander ocso, Dictionnaire des Papes , Brepols, 1994, P. 270-271,279,345-348 etc. CONGOURDEAU  Marie-Hélène et  FOURNIER  Jacques, Le livres des  Saints , Editions Brepols, Paris, 1995, P.245. REY Alain( Redaction dirigée par):  Le petit Robert des noms propres, , Nouvelle édition refonfue et augumentée sous la direction de Thieri Foulc, Dictionaires Le Robert, paris, 1994, P. 988.JOHN Eric ( Edited by), The Popes, A Concise Biographical History, Roman  Catholic Books, Harrison, NY 10528, 1994, Original edition published in Great Britain in 1964 by Burns & Oates, publishers to the Holy  See, P. 208.]
 
 
㈥可敬者伯多禄(Pierre le Vénérable,约1092-1156年)
 
生于蒙步瓦熙(Montboissier)。克吕尼隐修院院长(1122-1156年)。当时的教宗和国王的朋友。向明谷的圣伯纳德(St Bernard de Clairvaux,1090-1153年)隐修士发起笔战。他的多封反对圣伯纳德的书信至今仍是研究当时隐修院情形的资料之一。他也同样反对布闾斯的伯多禄(Pierre de Bruys)的异说。我们有必要在此插入士林哲学家、神学家阿伯拉尔(Pierre Abélard,1079-1142年)的某些生平。他曾在默伦、科尔贝和巴黎等地修院和学校教书,后成为巴黎圣母院咏经司铎付尔柏(Fulbert)的外甥女艾洛莎(Hélöise,1101-1164年)的家庭教师,并与之发生恋爱,有一私生子。当他们的恋爱事被泄漏后,阿伯拉尔在一一一八年加入圣德尼(StDenis)本笃会隐修院,艾洛莎也于不久后在阿尔让特伊(Argenteuil)作了修女。他在帕拉科雷(Paraclet)创立了一座修道院,艾洛莎成了该地将来的院长修女。阿伯拉尔后成为圣吉尔达斯—德旭斯(St-Gildas-de-Rhuys)的隐修院院长。但因他的神学上主张没有被教会接受,而被绝罚。之后,可敬者伯多禄接收他到克吕尼隐修院,直到阿氏去世。当阿伯拉尔去世后,葬在了克吕尼,可敬者伯多禄为他写的墓志铭是:
「高卢的苏格拉底」,
「一位多才多艺的、精细的和敏锐的天才。」
[ REY Alain( Redaction dirigée par):  Le petit Robert des noms propres, , Nouvelle édition refonfue et augumentée sous la direction de Thieri Foulc, Dictionaires Le Robert, paris, 1994, P.4,945. JOHN Eric ( Edited by), The Popes, A Concise Biographical History, Roman  Catholic Books, Harrison, NY 10528, 1994, Original edition published in Great Britain in 1964 by Burns & Oates, publishers to the Holy  See, P. 214-216. KELLY J.N.D., Traduit de l’anglais par Colette Friedlander ocso,Dictionnaire des Papes , Brepols, 1994, P. 347,352-353,363,382 etc.]
 
我们提到的这些克吕尼的首批隐修院长,可以说他们都是克吕尼的首批果实。
克吕尼隐修士的生活包括:活泼的、特长的礼仪、日课。但是后来的隐修士失去了原有的摆脱世俗、日尽于德的精神。久而久之,隐修士们基本上丢掉了圣本笃提倡的作手工。因礼仪之多、长,隐修士们不再有诵读圣言(Lectio Divina,神性读经)的精神食粮,教堂的装饰越来越豪华。招待过多的平信徒使与世隔绝的隐修生活变淡。由于它的影响势力,在后期选择院长时常常选择皇子、贵族或富家子弟……
虽然克吕尼最鼎盛时期有约两千座隐修院矗立在法国、意大利、西班牙、英格兰、荷兰及德国等地,拥有数万隐修士,也有多位教宗出自克吕尼隐修会,如:我们上面提到的圣额我略七世,真福乌尔朋二世(Urbanus II,乌尔班二世,1088-1099年在位,约1035年生)及巴斯卦二世(Pascal II,1099-1118年在位)等。但是克吕尼隐修会后来失去和改变了圣本笃会规原来所教导的神贫、谦虚、简朴等美德,所以,在十五世纪后,逐渐衰落,直到法国大革命时完全消亡。留下来的只是伤心和悲叹,因由盛到衰的克吕尼隐修会再也不存在了。[参考尼古拉、耿永顺合著,《隐修伟人列传》,法国穆兰,1996年,6-10页。《基督教词典》编写组,《基督教词典》,北京语言学院出版社,1994年,1-2,66-67,284-285页。Cf . REY Alain( Redaction dirigée par):  Le petit Robert des noms propres, , Nouvelle édition refonfue et augumentée sous la direction de Thieri Foulc, Dictionaires Le Robert, paris, 1994, P.476. KELLY J.N.D., Traduit de l’anglais par Colette Friedlander ocso, Dictionnaire des Papes , Brepols,1994,P. 165,173,178,187,197, 208-209,213,347, 249,251-256,264,270-271,279,288-292,300-303,318,327,337,339,343,345-49, 354, 368 etc. JOHN Eric ( Edited by), The Popes, A Concise Biographical History, Roman  Catholic Books, Harrison, NY 10528, 1994, Original edition published in Great Britain in 1964 by Burns & Oates, publishers to the Holy  See, P. 214-216.]
 
 
第三章:阿索斯山——东方教会的隐修王国一瞥
 
阿索斯山,希腊文是Agion Oros,原意为「圣山」,座落在希腊东北部的阿索斯岛上,在这里的隐修院被称为阿索斯山隐修院,英文是Athos Monastery。由于这里全部是隐修士的居所,所以亦被称为隐修士的王国。在此我们只作抛砖引玉的一瞥而已。
从七世纪开始,阿索斯山已有隐士隐居,可谓「山不在高,有仙则名」。然而在九六二(或九六三)年,隐修士亚大纳削斯(Athanasios)在阿索斯山建立了第一座隐修院,从此开始了这座圣山的更美的隐修史。阿索斯山最高点海拔二千零三十三米,全岛面积三百三十六平方公里;换言之,该岛长四十五公里,宽五至八公里。一九九一年该岛有一千五百五十七个居民。
被海水包围的阿索斯山,是许多朝圣者向往的圣地,然而,要想到该地必须乘船,所以,隐修士们可限制到该岛上的朝圣者,一般他们只每天接收十位客人,客人可以和隐修士们共度四天的生活。但是,
「所有雌性动物、女性、宦官和光滑面孔者」
都被禁止带至该岛,这个自一零六零年开始的规章至今遵守。
在阿索斯山的隐修院内,包括两种生活方式的隐修士,即团体隐修士(Cénobitique)和自酌隐修士(idiorrythmique),另外在该地还有一些独自隐修的隐士。东方教会内与天主教会内的不同隐修会的生活有共同点,也有不同的特色。现在山上有二十座隐修院,其中十二座属团体隐修士,其它的八座由自酌隐修士居住。还有团体隐修士的和自酌隐修士的小隐修院(Skite)各四座,以及七十个隐修区。团体隐修士的会规十分严肃,自酌隐修士的会规比较自由,许多时间,隐修士们可自己安排其日程,故被称为「自酌的」。在该岛隐修士最多时达到四千人。
隐修院有自己的林地、耕地和不同用途的建筑。在圣物珍藏馆有稀世的圣像[大多数是拜占庭式的圣相Icons,根据礼仪专家赵一舟蒙席语,今后把「东方教会的圣像」,译为「圣相」,此从之。]。隐修士们的图书馆有近三万册藏书,其中包括十三至十六世纪的斯拉夫人的稀世手稿。
阿索斯山自一九二六年开始在正义、和平和经费方面自治。
长期以来,该地的隐修士都和俄罗斯的东正教会有着密切的来往。现在受君士坦丁堡东正教会的普世牧首管辖。这里的隐修士和其她教会的隐修士一样,对客人有同样的热情,同样为世界和人类的得救而终身祈祷,愿天主降福该地的隐修士,并使东西方教会早日达到完全的合一。
 [ Geo, No 22, à la découvert d’unnouveau monde: la Terre, Magazine mensuel édité par  Participations éditions Presse SA, Paris, 1980.The Journal of the National Geographic Society, National Geographic, Vol. 124, No 6. Washington, D.C. 1963.The Journal of the National Geographic Society, National Geographic, Vol. 132, No 4. Washington, D.C. 1967.Offical Journal of the National Geographic Society, National Geographic, Vol. 132, No 6. Washington, D.C. 1967.]
 
如同耶稣基督在受难前的祈祷:
 
「圣父啊!
求祢因祢的名,
保全那些祢所赐给我的人,
使他们[门徒,引伸意指后世继承门徒职位的教会领导.]合而为一,
正如我们一样。」[若·十七·11]
「我不但为他们祈祷,
也为那些因他们的话,
而信我的人祈祷。
好使众人合而为一。
父啊!
一如我在祢内,祢在我内,
使他们也在我们之内合而为一。
祢给我的光荣,我已给了他们;
好使他们合而为一,一如我们合而为一。
我在他们内,祢在我内,
好使他们完全合而为一;
使世界知道:是祢派遣我来的,
祢爱他们如同祢爱我一样。」[若·十七·20-23]
 
 
第四章:圣布鲁诺的生平与查尔德会
 
圣布鲁诺(St Bruno Hartenfaust,约1032-1101年),查尔德(加尔都西)会的创始人。生于德国科隆。先在科隆的圣古尼伯学校读书。十五岁时,到法国兰斯(Reims)主教公署学院读书。之后到巴黎大学学习。在科隆晋铎。一零五六年(约二十四岁时),被兰斯总主教任命为兰斯城的神学教授和总主教秘书。翌年升为主教座堂学校校长。一零七五年任兰斯总主教区总务,因与总主教发生矛盾而辞职,并返科隆。一零八零年再返兰斯。翌年被选为兰斯总主教,但他拒绝接受。一零八三年入朗格勒隐修院。一零八四年先在兰斯附近的枯水泉(Séchefontaine)隐修院度隐修生活,并非如愿以偿。同年,在院长的支持和法国格勒诺布尔(Grenoble)的圣玉国(St Hugues,逝于1132年)的邀请下与六位隐修士到格勒诺布尔教区的大查尔德(La Grande-Chartreuse)的阿尔俾斯山峦间度隐修生活。由于大查尔德的知名度越来越大,本来圣人创立的是加尔都西会,渐渐地被人称为了查尔德会。圣布鲁诺本人并未写过会规,但他号召会士们独自生活在小室(Cellule),独自作手工,但礼仪生活是公共的。
一零九零年曾被教宗真福乌尔朋二世(Urbanus II,乌尔班二世,1088-1099年在位,约1035年生)召至罗马任其助手,之后,又在意大利建立了更多地隐修院。逝于卡拉伯(Calabre)附近的拉托莱(La Torre)。天主教把他的瞻礼定在十月六日。
一一二七年,查尔德会制订了出第一本会规,一一三三年得到教宗依诺森二世(Innocentius II,1130-1143年在位)的认可。会士们度斋戒、静默、默想和祈祷的生活。四旬期只吃面包、喝清水。他们把埃及旷野之父的隐修生活方式和隐修院的生活方式结合在一起。隐修士们各居于自己的小室内,度「隐修士和隐士结合的生活」,他们只在每周六聚谈一次。查尔德修女会和男会的生活基本上一样,故不再多赘。[《基督教词典》编写组,《基督教词典》,北京语言学院出版社,1994年,239页。任继愈主编,《宗教词典》,上海辞书出版社,1981年,347页。 Cf . REY Alain( Redaction dirigée par):  Le petit Robert des noms propres, , Nouvelle édition refonfue et augumentée sous la direction de Thieri Foulc, Dictionaires Le Robert, paris, 1994, P.328. KELLY J.N.D., Traduit de l’anglais par Colette Friedlander ocso, Dictionnaire des Papes , Brepols, 1994, P.255-257.  JOHN Eric ( Edited by), The Popes, A Concise Biographical History, Roman  Catholic Books, Harrison, NY 10528, 1994, Original edition published in Great Britain in 1964 by Burns & Oates, publishers to the Holy  See, P. 208.]
 
 
第五章:度严格圣本笃会规的熙笃会
 
克吕尼的院长大圣玉国会父逝世十一年前,也就是教宗真福乌尔朋二世(Urbanus II,乌尔班二世,1088-1099年在位,约1035年生)和隐修士伯多禄(Pierre L’Ermite,约1050-1115年)提出第一次十字军东征后的第三年,即一零九八年三月二十一日度严格圣本笃会规的熙笃(C顃eaux,西多,西都)会隐修院诞生了。多年来,默莱思慕(Molesme)本笃会院的本笃会士就已经开始实验着度一种直接的、简洁的、灵活的和实用的圣本笃会规,未果。该院的隐修士圣阿贝理(St Alb閞ic,约1040/50-1108年)和圣赫定(St Etienne Harding,约1059-1134年)建议院长圣罗贝尔(St Robertde Molesme,1028/9-1111年)建立另一座隐修院。他们选择了在勃艮第(Bourgogne,译音源古名Burgondes)的多沼泽森林地带的熙笃,在那里创立了会院,好在那里善度圆满的圣本笃会规生活,因他们认为随着年代的增长,大家遵守的圣本笃会规失去了其严格性。他们以神贫、简朴和隐居著称。由于他们的的克苦生活等,在一一零零年得到了教宗巴斯卦二世(Pascal II,1099-1118年在位)的认可。我们上面提到的这几位圣隐修士就是熙笃会的创立者,有些人只提是圣罗贝尔是不够客观的,因圣阿贝理和圣赫定也是共同开先河的圣人。
熙笃会院初建之年,鉴于在度刻苦生活困难之见,人们称隐修院为「新隐修会」。熙笃会的先辈,如我们在上面提到的这几位圣隐修士愿忠诚地遵循圣本笃会规。不幸的是圣罗贝尔必须重返默莱思慕,故只剩下圣阿贝理、圣赫定和十八、九位隐修士留在了熙笃。不久,圣阿贝理逝世,藉着圣赫定——熙笃的第三任院长使圣本笃会规的理想与实际相结合,且付诸实行。由于他们住在熙笃,他们的新团体被称为熙笃会,团体的成员被称为熙笃会士。
熙笃会士的改革首先回到圣本笃会规对日课及衣、食、住、行的简朴精神。他们每天七次公共祈祷,每周总唱一遍一百五十篇圣咏(诗篇),日课既简单又真挚。其次是隐修士作手工,好能自力更生、各尽所能、按需分配。圣赫定亦创立了杂物修士团以帮助隐修士作手工。梵蒂冈第二届大公会议(1962-1965年)时,杂物修士被否决,即鉴于时代的变化,不允许再召收新成员。圣赫定又鉴于让熙笃会士们真诚地实行始祖圣本笃的会规,亦建立两个规章,即:
 
㈠每年(现在每三年)所有熙笃会院长召开一次大会,探讨对会规的忠实性和修会事务。
㈡母院院长每年(或每两年)按法规定到子院视察一次。
大家称母院院长为直接长。按照熙笃会的规定,院长在开大会时,必须向总会和直接长介绍其隐修院的情况。
熙笃会院的院长大多数是终身制的,除非在选新院长时规定院长的任期时间。每个隐修院都是独立的,院长在隐修院内相当于教区主教,直接隶属教宗。曾有一段时间隐修院长是由在俗平信徒担任的,并受教区主教的管辖。后来,隐修院长直接向教宗负责。十六世纪时,隐修院长终于达到与今天相似的地位和神权。隐修院长有权戴相似主教的神职帽、权杖和权戒,除了祝圣神职人员外,在隐修院内基本上相似教区主教。
由于熙笃会院守规严肃,曾长时间没有初学修士,但这并未改变隐修士的憧憬,因他们完全相信和祈求天主必会有丰硕的果实。的确,天主嘉奖了他们的忠诚,直到有一位年轻有为的隐修士和三十位年轻人加入了熙笃会院,情况发生了天壤之别。[参考书目同下一章。]
 
 
第六章:使熙笃会大获发展的圣伯纳德
 
熙笃会院的创立者之一的圣罗贝尔逝世的一一一一年秋天,一个骑马的青年正思考着什麽,他的母亲刚刚去世。忽然在他心内有一道神光:
「我要成为隐修士。」
翌年四旬期,他和家人、朋友共三十人,其中包括他的叔叔及兄弟加入了熙笃会院。此后,熙笃会发展蒸蒸日上。这个青年就是圣伯纳德。先被称为枫丹的伯纳德(Bernard de Fontaine),即后来的著名的明谷的圣伯纳德(St Bernard de Clairvaux,伯尔纳铎,伯纳,伯尔拿,贝纳尔,1091-1153年)。生于法国勃艮第第戎附近的枫丹(Fontaine-lès-Dijon)的一个信仰天主教的侯爵家族。他的父母给他找了老师,好让他接受更多、更好的教育。少年时既聪明,又英俊,但他洁身自爱,战胜了各种污秽的诱惑。一一一二年在熙笃加入初学院后,三年居于该地。那时正是圣赫定在熙笃作院长的阶段。因初学生之多,圣赫定不得不建立其它的隐修院。在此大环境的著想和服从院长的命令下,圣伯纳德与十二位隐修士创立了明谷(Clairvaux)的熙笃会隐修院,他在那里终身作首任院长,因此大家称他为明谷的圣伯纳德。明谷的熙笃会院创立的前十年间,圣伯纳德在各方面都在不断地完善它,直到病倒,因此他也逐渐名闻遐迩。由于他的著名,时常有人来找他帮忙。此情此景下,伯纳德不得不重新宣布度隐修生活才是他的真正圣召,好能作一位名符其实的圣隐修士。
圣伯纳德和同时代的多位要人有交往。一一二八年组成圣殿骑士团(Knighthood Templars),伯纳德为该团写了章程。其实,此团大约在一一一八年由几位法国骑士发起的。宗旨是为了保护十字军东征以来保护到耶路撒冷的朝圣路线。开始为军队组织,遵守圣本笃会规,团员身着白袍、胸前佩戴十字架,行动十分保密。在圣伯纳德的帮助下,圣殿骑士团在一一二八年被教宗洪诺留二世(Honorius II,何诺利乌斯二世,1124-1130年在位)批准,但是圣殿骑士团后来只顾赚钱、抓权和享受,终于在一三一二年被教宗圣克雷孟五世(St Clement V,1305-1314年在位)解散,大部分财产归于医院骑士团(Hospitallers Knights)。圣伯纳德曾帮助巴黎主教和桑城(Sens)的总主教反对法王路易六世(Louis VIle Gros,1108-1137年在位,约1081年生)和路易七世(Louis VIIle Jeune,1137-1180年在位,约1120年生)。一一三零年二月十四日教会两派枢机主教在同一天分别选出教宗依诺森二世(Innocentius II,1130-1143年在位)和对立教宗阿纳克雷二世(Anacletus II,1130-1138年在位)。圣伯纳德支持和保护罗马教廷官方承认的教宗依诺森二世,并在对立教宗阿纳克雷二世生活的时代予以反对。
一一四零年,圣伯纳德在桑城参加谴责阿伯拉尔的会议。关于阿伯拉尔我们在谈克吕尼的可敬者伯多禄时,已经提到,在此仅是补充。阿伯拉尔在神学上反对本笃会士圣安色莫(St Anselmus,安生,安瑟伦,1033-1109年)有关「信仰而后理解」,而提出「理解而后信仰」。哲学上认为「一般」或「共相」不是独立存有的实体。但他强调「共相」是表示人把大多数事物的相似性和共同性的概念,有它的客观性,故称之为「概念论」。一一二一年受到教会的绝罚。十九世纪初,德腊穆飒《作为一个人、哲学家和神学家的阿伯拉尔》一书中记述了他的生活,其中包括和艾洛莎的爱情史,他们的通信集出版后,曾引起了不少反响。艾洛莎以她激情的笔调写下的信函常给读者带来深思。法国大革命后的一八一七年他们俩的遗骸被迁至巴黎拉雪兹(François d’Aixdela Chaise,1624-1709)神父公墓,笔者也曾到该公墓参观。阿伯拉尔的著作包括:《是与否》、《认识你自己》、《神学导论》、《基督宗教神学》、《苦难之史》、《一个哲学家、一个犹太人和一个基督徒之间的对话》和《辩证法》等。圣伯纳德对阿伯拉尔的诸多学说持反对态度,曾有一本是《驳阿伯拉尔的谬论》,对他提出多条异意。以某种意义上说,圣伯纳德确实调解了当时的一些政教和哲学上的纠纷,因而名声越来越大。
圣伯纳德为第二次十字军东征(1147-1149年)而演讲。自从教宗乌尔朋二世于一零九五年十一月在法国克莱蒙(Clermont,自1633年至今改名为克莱蒙费朗,Clermont-Ferrand)号召到耶路撒冷收复圣地,第一次十字军东征(1096-1099年)分四路进军,大获全胜后,十字军按法国模式建立了耶路撒冷拉丁王国。但一一四四年埃德萨(Edessa)被穆斯林所占,耶路撒冷国王向教宗求救。一一四六年教宗真福欧静三世(Bl.Eugenius III,犹金三世,1145-1153)让圣伯纳德为继续收复失地而演讲,其实教宗欧静三世曾是明谷的隐修士,换言之,他也是圣伯纳德的门徒之一。圣伯纳德也邀请法王路易七世和德皇康拉德三世(Conrad III,1138-1152年在位,1093或1094年生)参战,但是此次和以后的七次十字军东征全部失败。圣伯纳德演说后发起的第二次十字军东征败于抵达大马士革(Dimashq)之前。失败后,圣人回到隐修院继续静下心来作隐修士,接受天主的圣意。
由于圣伯纳德的名声,隐修院变得十分昌盛,隐修士也忠于圣本笃会规。在他的年代,明谷也达到七百位熙笃会士。熙笃会在圣伯纳德感召下,出现了一片欣欣向荣的景色,如:一一二零年抵达意大利、一一二三年进入德国、一一二八年到达英格兰、一一三二年跨进西班牙,并在一一四二年安置在爱尔兰、波兰和匈牙利等地。圣伯纳德逝世五十年后,熙笃会院达到五百二十五座。十二世纪各隐修会建立会院共七百零二所,熙笃会为首。自法国全境、欧洲直到小亚细亚都建立了熙笃会院,就是在这次大运动中一座和中国有联系的隐修院亦建立,那就是建于一一三二年的法国的七泉(Sept-Fons)隐修院,七泉隐修院是以前河北省杨家坪熙笃会圣母神慰院的母院。人们说圣伯纳德要亲自建立,但最后的建立者是他的堂兄弟李查德(Richard)和孟巴德的纪尧穆(纪尧穆相当于日耳曼语中的威廉。Guillaume de Montbard)。隐修士们心甘情愿地在那里度他们最严肃、安静和献身于主的生活。可惜今天的法国明谷隐修院成了一座监狱,有些人认为今天的卢森堡的明谷(Clervaux,一译克莱沃)就是圣伯纳德当年创立的明谷隐修院,其实卢森堡的明谷隐修院是本笃会。
圣伯纳德不仅是社会活动家,他也同样以隐修士的身份作了无数次演讲,执笔了众多著作,如:《论恩宠与自由意志》、《致圣殿骑士团书》、《论谦虚与骄傲之度》、《论对天主的爱》、《雅歌讲道集》和《进入圣母的光荣内》(诗集)等。
对于圣伯纳德,生命就是基督,基督就是教会,基督和教会没有其他形式。在他的教导中一直是「道成人身(圣言降生成人)」的圣道,大节日时的讲道即是宣报他的信仰生活和对基督的敬礼。他也宣讲了多篇有关圣母的道理。对圣伯纳德来说,圣母是耶稣基督的母亲,自然和降生成人的道(圣言,耶稣基督)关系最密切。圣母玛利亚达到了人类的最高峰——天主圣子耶稣基督与人类的会晤点。圣伯纳德以神学家的权威、力量和严密性称圣母为「诸宠中保」、「罪人之托」。
圣伯纳德的影响对熙笃会来说是十分重要的。人们称他是最伟大的隐修士之一。圣人的门徒众多,可谓桃李满天下。我们可以在此记录几个芳名,如:
纪尧穆隐修士,他在《金信》一书中,记述了默观生活。
圣爱尔多,他在《精神友谊》中,记述了有关隐修士与耶稣基督、隐修士和其他隐修士兄弟的关系如何处理。
 
还有很多隐修士写下了有关基督和圣母的著作。
圣伯纳德使熙笃会在三种方面扮演着角色:
 
 
㈠教会方面:
藉着严肃的默观生活,使教会充满活力,给众人立善表。好引导他人度更完美的基督徒生活。
 
 
㈡艺术方面:
隐修士在其生活中,工作必不可少。圣伯纳德愿隐修士度一种富有功效的生活。对于建筑和日课,讲求既美丽又简朴、易学。今天,隐修士们也要在他们的生活中,如建筑和音乐方面事奉创造世界的伟大主宰——天主。
 
 
㈢经济方面:
今天的熙笃会士都是伟大的工作者,有农民、科技人员和工程师。他们的工作是为了自力更生,为了对天主和对人类的爱而各尽所能。他们并不想寻求富贵,他们愿在经济方面发展,好能帮助穷困和更多的解决教会的需要。[《基督教词典》编写组,《基督教词典》,北京语言学院出版社,1994年,239页。任继愈主编,《宗教词典》,上海辞书出版社,1981年,347页。Cf . REY Alain( Redaction dirigée par):  Le petit Robert des noms propres, , Nouvelle édition refonfue et augumentée sous la direction de Thieri Foulc, Dictionaires Le Robert, paris, 1994, P.328. KELLY J.N.D., Traduit de l’anglais par Colette Friedlander ocso, Dictionnaire des Papes , Brepols, 1994, P.255-257.  JOHN Eric ( Edited by), The Popes, A Concise Biographical History, Roman  Catholic Books, Harrison, NY 10528, 1994, Original edition published in Great Britain in 1964 by Burns & Oates, publishers to the Holy  See, P. 208.]
 
 
第七章:简述早期的加尔默罗会
 
在十二世纪末,意大利隐修士白拓德(Bertold,?-约1195年)率领数位西方隐修士到巴勒斯坦的加尔默罗山隐修自此加尔默罗会开始。一二六五年,斯道克(Simeon Stock,1165-1265年)任会长时,圣母曾显现给他,并授以圣衣,故加尔默罗会亦称圣衣会。初期的加尔默罗会士的生活更像隐士的生活。
他们得到了耶路撒冷宗主教阿尔伯(Albert)的许,修会逐渐发展。至布劳嘉道(Brocardo)任会长时,加尔默罗会士已具备建立贞洁、神贫、服从、静默和守斋等方面的会规。耶路撒冷的拉丁王国瓦解后,约在一二三八年加尔默罗会士逃到塞浦路斯、英国、西西里岛和法国等地,修会也在那里随之建立。一二四七年由教宗教宗依诺森四世(Innocentius IV,1243-1254年在位)修改会规,不再象从前那样严格,守静默可因地适宜。一四五二年第一座加尔默罗会女修会建立。[《基督教词典》编写组,《基督教词典》,北京语言学院出版社,1994年,239页。任继愈主编,《宗教词典》,上海辞书出版社,1981年,347页。Cf . REY Alain( Redaction dirigée par):  Le petit Robert des noms propres, , Nouvelle édition refonfue et augumentée sous la direction de Thieri Foulc, Dictionaires Le Robert, paris, 1994, P.378. KELLY J.N.D., Traduit de l’anglais par Colette Friedlander ocso, Dictionnaire des Papes , Brepols, 1994, P.392,565.  JOHN Eric ( Edited by), The Popes, A Concise Biographical History, Roman  Catholic Books, Harrison, NY 10528, 1994, Original edition published in Great Britain in 1964 by Burns & Oates, publishers to the Holy  See, P. 186, 229-230,234,249,255,344, 376,389.]
 
第八章:元朝时代两位中国的隐修士
 
在本章之前提到的中国隐修情况,只不过三言两语,为了使我们对中国教会的过去有更多一些的了解,我们有必要把中国元朝时代的两位隐修士,扫马(巴扫马Rabban Sauma)和马可(Marcos)的一些事迹记载于此。
扫马和马可的生活曾一度引起历史学者的青眯,其实他们的生平引起轰动和白章(Paul Bedjan)神父于一八八八年在巴黎发表的叙利亚文的法译本《马·雅巴拉哈宗主教和拉班·扫马的历史(Histoire de Mar Jabalaha patriarche  et de Rabban Sauma )》及巴奇(E.A.Budge)的一九二八年的叙利亚文英译本《中国皇帝忽必烈汗的两个修道士(The Monks of Kublai Khan, or The Life and Travels of Rabban Sauma and Markos who  became Patriarch of the Nestorian Church in Asia )》有着密切的联系。
扫马和马可都是生在中国的维吾尔族人。前者约生于一二二五年,后者生于一二四五年。他们的生活表现了当时的不少基督徒的虔诚。
扫马是汗八里(汉名大都,即今北京)一位巡察吏的儿子,是个独生子,父母都是景教(聂斯多略派)的虔诚信徒。他的父亲叫昔班(Siban),给扫马相当好的宗教教育,因此扫马自幼年即矢志修道。他们都信仰景教,这可说是最早传到中国的基督宗教的一支,有史记载是在六三五年由阿罗本(Olpen,七世纪)主教传入长安(今西安)的,不过在八四五年唐武宗灭佛,受到株连,从此景教在中原一蹶不振,但在边疆地区的一些少数民族中依然存留。扫马正是出生在这样的一个家庭。他在二十三岁时,于圣神降临节由都主教乔治(M閠ropolite Georges)领受剪发礼而加入神职人员的行列。当时,中国自宗主教弟茂德一世(Timot閑I,780-823年)任期内开始属于其宗主教区的一个省份。然而当扫马要去作出家修道的时候,他的父母却有点舍不得:
「我的爱儿,你为何全然不顾我们的悲痛呢?……我们的财产将归谁呢?……」
这并未改变他的意志,作修士前,他已照圣经上的话,把应得的财产施舍给穷人了。正式成为修士后,先在教堂服务,后在一间小室内隐居了七年。接著,他又希望进深山好度与世隔绝的隐修生活。
扫马来到距汗八里有一天的路程的一个小山洞,『洞旁有清泉,他就安居在那里。』
此时,在科尚城(今山西省东雄)有个叫马可的青年,慕名而来,但是扫马先对他考验了一番,最后收他为徒了。三年后,马可也领受了剪发礼亦加入了隐修士的行列。他们师徒为主的光荣,不断地祈祷、彼此合作、有福同享、有难同当。
一天,他们商量要去耶路撒冷朝拜圣地,一说既定,起身就走。他们先路过马可的家乡科尚城,那里的家人亲朋听说他们要去耶路撒冷,就都忧伤起来。此事被城内的总官衙知道了,遂把他们叫去,说:『你们为什麽要离开我们的国家到西方去呢?我们从西方请来传教士是多麽难呀!无论如何也不让你们走……。』扫马答说:『我们已经舍弃了这个世界,只要我们活在人中间,我们就得不到安宁……。』他们离开时,得到该城总官衙君不花或爱不花赠给他们不少礼物,如:马匹、金银和衣物,等。他们愿拒绝,但官衙劝他们收下,若他们不用,可献给西方的神长们,好报答他们的圣善行为。从官衙和民众的言行举止,我们可猜想到当时的景教徒在某些地方已有相当可观的数目。
他们沿途经过唐古忒城、洛顿(即于阗)、喀什噶尔,抵达波斯呼罗珊省会途思城的圣马瑟修院,受到热情款待。其实他们所走的路即是纵贯欧亚大陆的著名的「丝绸之路」,在此路上很早就可能有基督徒的足迹,据《人民日报》(海外版)中的《揭开唐代吐蕃墓葬群神秘的面纱》一文说,他们发现了「有一座十字形器物陪葬墓……」,这里的「十字形器物」是否和扫马与马可所信仰的「景教」有联系呢?![李永文、马应珊著,《揭开唐代吐蕃墓葬群神秘的面纱》载《人民日报》(海外版)1997年5月26日。]扫马和马可不久在马拉加城遇到了一二六六年起任宗主教的登哈(Mar Denha),当时宗主教是那里的传教视察员。《马·雅巴拉哈宗主教和拉班·扫马的历史》书上记载说:
「他们叩首在地,向登哈宗主教的伟大人格激动地热泪盈眶地致敬,他们如同目睹了主耶稣基督……他向他们问:『你们来自哪里?』他们回答说:『来自东方的汗八里,大可汗的都城。我们来这里是为了获得您的和本地的神父们、隐修士和圣人的祝福。如果可能,天主允许的情况下,我们将到耶路撒冷。』」
他们拜访了亚美尼亚教会的所有圣地,但是到耶路撒冷的路不能前行,他们只好重返宗主教府。一二七八年,宗主教把年仅三十五岁的马可祝圣为都主教,取名为雅巴拉哈(MarJabalaha);把扫马祝圣为总巡察使,为使他们日后回中国传教。因战争,通向亚洲的路被封闭,他们遂进入了圣弥额尔(StMichel)隐修院度隐修生活。
一二八一年,登哈宗主教逝世了,各地主教开始选举新宗主教,出乎意料的是大家都推举马可接此重任。马可说:
「我不具备教士应有的教义学识,也没有口才。」
然而,宗主教的座位是天主所预定的,天主愿谦虚的和弱小的人接受高位,因为神有绝对的自由,他愿意把代表他的席位赐给他愿给的人。
「最后,他们(主教们)同意让雅巴拉哈(马可)主教出任塞留西亚与泰西封区圣职领袖(宗主教),此任命理由是执政可汗(封王)是蒙古人,没有比他更晓得他们的生活方式、风俗习惯和语言了。」
此任命得到了蒙古的波斯可汗阿巴哈(Abaga)的批,马可遂于一二八一年十一月在巴格达(Bagdad,今伊拉克首都)附近的圣库拜教堂被祝圣为宗主教,取名雅巴拉哈三世。在此之前的一二七六年阿巴哈曾遣瓦沙里(Vassalli)兄弟晋见教宗,教宗尼古拉三世(Nicolaus III,1277-1280年在位,生于1210\20年)派遣了五位方济各会士出使东方,他们晋见了波斯可汗后,继续到汗八里晋见元世祖,他们的名字虽记入了史册,但其出使情形无人记载,可能是他们没有到达中国。
一二八二年四月阿巴哈去世,他的信奉伊斯兰教的弟弟阿哈么德(Ahmed)取了政权,但不久又被阿巴哈的长子阿鲁浑(Arghun)杀死,阿鲁浑继任为可汗。阿氏想征服巴勒斯坦和叙利亚,为使想法得以实现,他认为应先和西方的基督宗教国家结盟,才能得到他们的支持,因他深知十字军的庞大队伍,不能轻易触犯。在经过雅巴拉哈三世宗主教的推委后,选定扫马为出使西方各国和教廷的特使。尽管当时有不少欧洲人在波斯,扫马还是带著给希腊、法兰西王和教宗的信件、礼物等,偕同阿鲁浑可汗给的二千块金币和三十匹马出发了。
一二八七年,扫马经过黑海抵达君士坦丁堡,受到东罗马帝国皇帝安德罗尼库斯二世(Andronikos II,1258-1332年)的礼遇。又从那里扬帆海路到达那波里(意大利文Napoli,一译那不勒斯,源自某些语言的Naples),再陆路通向罗马。当时,教宗洪诺留四世(Honorius IV,何诺利乌斯四世,1285-1287年在位)刚刚在四月三日逝世。他在罗马受到枢机主教们,特别是马奇(GirolamoMasci)枢机的接待和教义考问,扫马都仔细地回答了。大家对一位隐修士作蒙古大帝国的特使,感到十分惊讶。从扫马的回答中,我们可获得包括中国的东亚教会有着它的古传的教会传统:
「多默(MarThomas)、阿代(MarAdai,景净?)和马莱(Mares)使徒都曾在我们的国家传福音,我们一直遵守着他们给我们教导的礼节(rites)。」
这里提到的多默,有人说是耶稣的宗徒之一的圣多默(多马),有人说可能是另一位多默,但据扫马下面的一段话,可能他所说的多默,就是宗徒多默。
「在宗徒于(印度)摩里亚布尔(Meliapur)殉道前,他到了中国传福音。在那里停留了一段时间,看见无法在他们(中国人)中获得果实,乃重返摩里亚布尔,他在中国留下了三位或四位门徒传福音。」
扫马向枢机主教们介绍了一些中国教会的情形:
「您们应该知道,我们的许多神长(神父)曾到蒙古人、土耳其人和中国人[本书作者按——此指汉族或蒙古族以外的中国民族.]的地方,在那里教导他们。今天,许多蒙古人是基督徒。连皇子和皇也领洗归于基督了。在他们的营地,教堂林立……没有一位向我们东方人派遣的神父是教宗派遣的。这些都是圣徒们教导我们的,直到今日,我们仍相信他们传授给我们的信仰。」
扫马和同伴在选新教宗的时间拜访了土斯卡那和热那亚,之后,北上法国巴黎,在那里拜见了法兰西王腓力四世(Philippe IV le Bel,1285-1314年在位,1268年生)。腓力四世邀请扫马为他举行一台弥撒,扫马作了,国王也领了圣体。弥撒结束后,腓力四世向扫马说:
「请您向阿鲁浑王和所有东方的民族说:『没有比我们所目睹的更美的了,要知道,在法兰克民族的疆域内,没有两种信仰,只有一种所有基督徒向我们的救世主宣报的信仰。』」
然后,到英国拜见了英国国王,也受到礼遇。他回到意大利时,在一年前特别考问他的马奇枢机已在一二八八年二月二十日被选为新教宗,并在二月二十二日登基,取名尼古拉四世(Nicolaus IV,1288-1292年在位,生于1227年)。新教宗对隐修士特使扫马以最高的礼遇及热情欢迎他及同伴。扫马在晋见教宗时把阿鲁浑可汗和雅巴拉哈三世宗主教的书信、礼物献给了教宗。教宗留他们在罗马过复活节,扫马在罗马按东方礼举行了弥撒。扫马向教宗说:
「『我愿意举行弥撒,好让您作为我们的风俗习惯的证人』。教宗同意了他的要求。在那天,群众争望蒙古使者的举祭。众人见后非常喜悦,说:『语言虽不同,礼节却一样。』」
扫马向教宗尼古拉四世请求从教宗手中领受圣体,教宗成就了他,那是在同一年的圣枝主日。
「教宗举行了弥撒圣祭,并让忏悔后的扫马首先领受,他赦免了他的和他的先辈(神长们)的罪。扫马喜泪盈眶并呜咽地领了圣体,感谢天主对他的仁慈。」
教宗让扫马为阿鲁浑王和雅巴拉哈三世宗主教捎送书信和礼物。
「他(教宗)把他自己的纯金和镶有宝石的三重冠、金线绣的紫红袍、配有珍珠的拖鞋及他手指上的戒指,连同一封承认宗主教对东方各民族的职权的书信交给了扫马。」
教宗给雅巴拉哈三世的信重要部份引文如下:
「尼古拉等谨致书东方年高德勋的修士雅巴拉哈主教,敬祝贵体康泰,并致以教宗遐福。我们以万分感激的心情,收读了东方大地的主教,我们可敬的扫马修士,尊贵的萨巴迪努斯、安福西斯、译员犹格图斯和著名的鞑靼国王的世俗使节等人代表您谨呈我们的书信。我们尽知一切内情,我们以主的名义赞扬您的仁慈和高瞻远瞩。我们从信中获悉,您非常仁慈地关怀着我们的爱子,即在您们那里传播救恩的种子,并向居民宣讲基督信仰的方济各会士,并恩待他们。我们对您的了解越深刻,就越加感激您们。修士,我们向为之工作的天主为您祈祷,希望您出于对教廷的和对我们的尊敬,恩待我们向您推委的这些会士,使他们借助您的恩惠能更有效地作他们所从事的救世工程,并希望您从施行奇恩异惠的天主那里得到应有的赏报。您所管理的神职人员和民众,无论从水路和陆路都离罗马的教会甚远,罗马教会虽如慈母一样,殷切希望所有的人都能得救,希望所有的人都能得到永远的祝福,但他们既不便来她那里,也不容易靠她得到信仰上的教导,所以,我们只能希望他们保持罗马教会所遵循的纯正信仰,并认为宜将下述有关基督宗教信仰的释义捎给您,非常希望您用神目热切仰望主,用您的智慧把这些释义讲给他们,使他们能普遍接受,谨慎地实行,这样您就像一位善仆把他们领到救恩的牧场。上述的教义释义如下……
一二八八年四月七日于罗马圣伯多禄堂」
从上面的这封书信,我们可看出东方教会,包括在中国的景教徒都以皈依正统,但是当一二九四年后升汗八里(北京)兼东亚总主教的蒙高维诺(Giovannida Montecorvino,1247-1328年)神父到达汗八里时,景教徒仍对他实行了排斥和攻击,足见此书信上的美好消息的散布面是不可能太大的,更何况当时伊斯兰教占领了巴格达一带,那里的基督徒饱受迫害。但是,在同一时代,中国的天主教的传教生涯也象一盏小灯芯饱受狂风暴雨的情况下逐渐地照亮了元朝伟大疆域的一些城邑。[本文主要资料来源参考:CHARBONNIER Jean, Histoire des Chrétiens de Chine, Coedition Descl閑/Begedis, 1992, P.47-54 . 顾卫民著,《基督教与近代中国社会》,上海人民出版社,1996年。穆启蒙著,侯景文译,《天主教史》(共四册),台北光启社,1981年。穆启蒙编著,侯景文译,《中国天主教史》,台北光启出版社,1992年4版。罗光著,《教廷与中国使节史》,传记文学出版社印行,1983年再版。涂世华著,《景教在中国天主教传教史上的地位与兴衰》,载《道风》(汉语神学学刊)第五期,1996年。王书楷编,《天主教早期传入中国史话》,湖北蒲圻,1993年。]
扫马和马可这两位隐修士后来成了中国教会的骄傲,由此说明天主拣选人并不看人的出身,而看我们爱他的的程度之多寡。
 
 
第三部:分晚期及近期的隐修情况
 
 
第一章:加尔默罗会的改革
 
任何一个修会的发展都是如同人的生活是有起伏性的。十六世纪时,加尔默罗会的会规废驰,进入低潮。「英雄造时势,时势也造英雄」,就在此时,西班牙的两位会士对加尔默罗会实行了改革,之后,该会又再次发展起来。他们就是圣女大德兰(Santa Teresa d’Avila,德肋撒,1515-1582年)和圣十字若望(Santo Juande Yepes, 1542-1591年),我们有必要在此把他们的生平简介一下:
 
㈠圣女大德兰(Santa Teresa d’Avila,大德肋撒,1515-1582年)
 
生于西班牙的亚味拉(Avila)。原名德肋撒·德·赛波达·义·阿护玛达(Teresade Cepeday Ahumada)。少女时曾幻想到圣地去殉道,充满满腔爱主热火。一五三五年加入亚味拉的加尔默罗会「道成人身(Incarnation)会院」。一五六二年她见会规废驰,遂在亚味拉改革,创立了守严格会规的圣若瑟修女院。自一五六七年起,她又创立了其它的加尔默罗会院,得到圣十字若望的支持,十字若望也对男修会进行了改革。一五八零年在教宗额我略十三世(Gregorius XIII,国瑞、格列高利十三世,1572-1585年在位,1502年生)的批和葛拉天(Gratien)神父的领导下,西班牙的整个「卡斯提拉(Castilla)省」的加尔默罗会得到改革。一五七四年至一五七五年在亚味拉的道成人身会院任院长。圣女晚年时,和圣十字若望改革的加尔默罗会院中包括十六座女会院和十四座男会院。著作如:《生命之书(Librodelavida)》(自传,发表于一五八八年)、《七宝楼台》(发表于一五八八年)、《全德之路(Camino de perfeccion)》(写于一五六五年)《灵魂向天主的呼喊(Exclamaciones del alma a Dios)》和《创院之书》(发表于一六一三年)等。在她的著作中多次提到「祈祷」,如:「心祷」、「口祷」、「何为祈祷?」「何为口祷?」以及「心祷与口祷的合一」等,富有灵修深度,圣女也有「神秘家」之称。逝于阿尔巴—德拓麦斯(Albade Tormes)。一六一零年十一月一日教宗保禄五世(Paulus V,1605-1621年在位,1552年生)把她册封为真福品。一六二二年三月十二日教宗额我略十五世(Gregorius XV,国瑞、格列高利十五世,1621-1623年在位,1554年生)把她册封为圣女,在同一天,耶稣会祖依纳爵(Ignaciode Loyola,1491-1556年)、创立小圣堂祈祷会的圣斐理伯·乃立(San Philippo Neri,1515-1595年)和东亚使徒方济各·沙勿略(Santo Francisco Javier,1506-1552年)一起被封圣。一九七零年十月二十五日教宗保禄六世(Paulus VI,1963-1978年在位,1897年生)册封她为圣师,同年西安纳(Siena)的圣女加大利纳(Catharina Senensis,凯撒琳,1347-1380年)也被册封为圣师,她们是教会的首批女圣师。天主教把圣女大德兰的瞻礼定在十月十五日。[《基督教词典》编写组,《基督教词典》,北京语言学院出版社,1994年,239页。任继愈主编,《宗教词典》,上海辞书出版社,1981年,347页。《圣女大德兰谈祈祷》,隐名氏著,载《修院教育研习班课程资料》,比利时鲁汶大学主办,于比利时布鲁日,1994年。Cf . REY Alain( Redaction dirigée par):  Le petit Robert des noms propres, , Nouvelle édition refonfue et augumentée sous la direction de Thieri Foulc, Dictionaires Le Robert, paris, 1994, P.2044-2045. KELLY J.N.D., Traduit de l’anglais par Colette Friedlander ocso, Dictionnaire des Papes , Brepols, 1994, P.565, 580, 584, 678.  JOHN Eric ( Edited by), The Popes, A Concise Biographical History, Roman  Catholic Books, Harrison, NY 10528, 1994, Original edition published in Great Britain in 1964 by Burns & Oates, publishers to the Holy  See, P. 344, 352,376-377,389. CONGOURDEAU  Marie-Hélène et  FOURNIER  Jacques, Le livres des  Saints , Editions Brepols, Paris, 1995, P.564-565.]
 
㈡圣十字若望(Santo Juande Yepes,1542-1591年)
 
生于西班牙的芳地福洛(Fontivero,Castilla-Leon)。原名若望·德·圣玛弟亚(Juan de Santo Matias)。二十一岁时加入加尔默罗会。一五六七年遇到圣女大德兰,在她的合作下使废驰了会规的加尔默罗会再次重振。他的第一批改革的会院包括在杜略罗(Duruelo)、马柴拉(Macela)和帕斯忒拉亚(Pastrana)等地的会院。在圣女大德兰作亚味拉的「道成人身会院」的院长时,十字若望也帮助她改革。由于他的改革并非得到所有会士的赞同,而于一五七七年在托来多(Toledo)被他们监禁,九个月倍受折磨。翌年被释放。他继续为改革而努力奋斗。一五七九年任柏匝(Baeza)学院校长。一五八二年任格雷纳达(Grenada)会院院长,一五八五年任瑟高维亚(Segovia)会院院长。他的著作富有神秘性。主要著作以诗歌的形式写出,如:《攀登加尔默罗山(Subida del monte Carmelo)》、《黑夜》、《灵性雅歌》、《爱的活火焰(Llama de amor viva)》、《光与爱之言论(Dichos de luz y amor)》,代表作《一无所有(Nana)》。他的诗歌体十分鲜明,韵味深长。逝于乌伯达(Ubeda)会院。一六七零年七月二十一日由教宗克雷孟十世(Clement X,1670-1676年在位,1590年生)册封为真福品,同一天即利马的圣女罗撒(Rosa de Lima,1586-1617年)等亦被封圣,她是美洲的第一位圣女。教宗本笃十三世(Benedictus XIII,1724-1730年在位,1649年生)把他册封为圣。教宗比约十一世(Pius XI,庇护、碧岳十一世,,1922-1939年在位,1879年生)把他册封为圣师。天主教把他的瞻礼定在十二月十四日。[《基督教词典》编写组,《基督教词典》,北京语言学院出版社,1994年,239页。任继愈主编,《宗教词典》,上海辞书出版社,1981年,347页。Cf . REY Alain( Redaction dirigée par):  Le petit Robert des noms propres, , Nouvelle édition refonfue et augumentée sous la direction de Thieri Foulc, Dictionaires Le Robert, paris, 1994, P.1071. KELLY J.N.D., Traduit de l’anglais par Colette Friedlander ocso, Dictionnaire des Papes , Brepols, 1994, P.598, 616, 662, 683.  JOHN Eric ( Edited by), The Popes, A Concise Biographical History, Roman  Catholic Books, Harrison, NY 10528, 1994, Original edition published in Great Britain in 1964 by Burns & Oates, publishers to the Holy  See, P. 384. CONGOURDEAU  Marie-Hélène et FOURNIER  Jacques, Le livres des  Saints , Editions Brepols, Paris, 1995, P.680.]
 
 
第二章:圣伯纳德后的熙笃会
 
 
圣伯纳德之后,熙笃会由于物质极盛、与外界接触过多,以及天主教和基督新教之间的战争,使隐修生活渐衰。
十七世纪中叶,明谷(Clairvaux)熙笃会院的拉让启院长(Dom Denis Largentier)尝试着让熙笃会重返十二世纪时的严规的隐修生活方式:圣本笃会规的实用性和与世隔绝的隐修院禁区。不少熙笃会院反对这种改革,但是,也有一些隐修院加入了这次改革运动,特别是法国的特拉伯(La Trappe)和七泉(Sept-Fons)隐修院。这两座会院都出现了几著名的隐修士,我们在下面叙述其中的几位。
㈠特拉伯的德杭瑟院长(Dom de Rancé,1626-1700年)
 
德杭瑟会父生于法国巴黎。全名阿芒·司酒官若望·德·杭瑟(Armand Jean le Bouthillier de Rancé)。他生活在一个轻佻的时代,不少司铎是隐修院的院长仅是为了富足,却不作隐修士。德杭瑟也是这样的一丘之貉。出身富豪、年轻晋铎,但生活不检点、欠严肃,当他喜爱的蒙芭枞的女公爵(duchesse de Montbazon)和奥尔良贾司东公爵夫人(Epouse de Gastond’Orléans)分别在一六五七年和一零六零年猝死后,使他忽然看破红尘,并努力改恶迁善,在最后的爱情挣扎破裂后,他经过仔细的考虑,终于在一六六三年成了特拉伯熙笃会院的真正隐修士。翌年,成为特拉伯隐修院的院长,是熙笃会伟大的院长之一。他显而易见地加入了拉让启院长的改革运动。
德杭瑟是个勤学好问的自由研究者。由于他的努力奋斗,他比圣本笃对埃及旷野之父的研究更多、更深沉。他扩增了拉让启院长的改革。德杭瑟愿在有生之年更多地祈祷和作补赎。由于他的影响,熙笃会没有被法国大革命的烈火吞并。德杭瑟院长的主要著作是:《隐修生活的圣洁与义务( La Sainteté et Devoirs de la vie monastique) 》。一八四四年沙都波良(Chateaubriand)在询问了他的告解司铎后,发表了感人肺腑的《德杭瑟的生平(LaViedeRancé)》一书,使人对德杭瑟院长的一生有了更清晰的了解。 [ Cf . REY Alain( Redaction dirigée par):  Le petit Robert des noms propres, , Nouvelle édition refonfue et augumentée sous la direction de Thieri Foulc, Dictionaires Le Robert, paris, 1994, P.1722. 参考尼古拉、耿永顺合著,《隐修伟人列传》,法国穆兰,1996年,15-17页。]
㈡七泉的德玻福院长(Dom de Beaufort,1636-1709年)
 
德玻福院长出身贵族。全名恩塔师·德·玻福(Eustache de Beaufort)。一六五六年路易十四世(Louis XIV le Grand,1643-1715年在位,1638年生)任命年仅二十岁的德玻福为七泉院长,由于年龄太低,特别请示教廷,教宗亚历山大七世(Alexander VII,1655-1667年在位,1599年生)同意了,然而德玻福院长的生活作风很象一个世俗的大封建主(庄主)(庄主)。不过,二十五岁那年,他作了一次避静后悔改了。他先使七泉隐修院加入拉让启院长的改革运动,后又使其纳入德杭瑟院长的改革。他倡导的改革比德杭瑟院长倡导的更富于人性化地严守圣本笃会规。隐修院在百年大改革中是隐修院最活跃的时代,这种情形直到法国大革命在一七八九年爆发。[参考尼古拉、耿永顺合著,《隐修伟人列传》,法国穆兰,1996年,15-17页。熙笃会著,耿永顺译,《熙笃会隐修院》法国里昂,1996年。]
 
㈢特拉伯的戴乐堂神父(Pèrede Le strange,1754-1827年)和法国大革命前后的熙笃会
 
全名奥斯定·戴·乐堂(Augustin de Lestrange),曾任特拉伯熙笃会院的初学导师。法国大革命爆发时,戴乐堂神父以初学导师身份带领二十一位熙笃会士逃到瑞士圣谷(La Valsainte)隐修院,在那里他领导会士们度非常刻苦的生活,无论在礼仪、祈祷和手工方面皆十分严肃。
一八七九年法国大革命爆发时,修会是很坚强的,那时的宗教大迫害中,不少隐修士、隐修女被捕杀,一八九一年隐修士们被驱逐出境,隐修院称为法国政府的可售财产。上百的隐修士为保持无价之宝的信仰而英勇就义,如:一七九四年在奥朗日(Orange)城处死在断头台上的熙笃会隐修女真福,同在一七九四年于罗什福尔(Rochefort)城近海真福保禄·查理(Paul Charles,1743-1894年)、厄里亚·德斯加丹(Elie Desgardin,1750-1894年)以及他们的同伴经受百般折磨后死于囚船。一九九五年十月一日教宗若望保禄二世(Joannes Paulus II,1978-年在位,1920年生)已把在法国大革命中为主殉道的六十四位烈士册封为真福品,其中包括上面提到的保禄·查理和厄里亚·德斯加丹。
大革命时代,戴乐堂神父曾在流亡瑞士之际开办了一座男童学校。培养了许多教师、儿童和各种修会逃亡的修女加入熙笃会第三会。瑞士人并不喜欢他们的所作所为,因此戴乐堂神父带领他的隐修士、修女及学童共五百四十二人两年间跨越了东欧直到白俄罗斯,之后返至德国,又去美洲,直到法国皇帝拿破仑一世(Napoléon I,1804-1815年在位,即拿破仑·波拿巴Napoléon Bonaparte,1769-1821年)倒台。他们才于一八一五年返回法国特拉伯继续度隐修生活。他们不得不在白手起家、绞尽脑汁的情况下,重新赎回隐修院。尽管整修、重建、扩建和装饰都难以为继,隐修士们还是克服了重重困难,因他们认为为主献身就要在力所能及的情况下坚持到底。此时在熙笃会内部出现了两种思想和生活方式。一种是追随戴乐堂神父的一支,生活非常刻苦,但也从事教学和牧灵,被称为大众派。另一支是德杭瑟院长的熙笃会士,他们的生活更接近圣本笃会规的精神,即「特拉伯熙笃会」。[参考尼古拉、耿永顺合著,《隐修伟人列传》,法国穆兰,1996年,15-17页。熙笃会著,耿永顺译,《熙笃会隐修院》法国里昂,1996年。]一八九二年这两派完全分离。无论如何,必须要说戴乐堂神父是位相当有作为的隐修士,藉着他使特拉伯会院不但没有在法国大革命的水深火热、血雨腥风中失踪,反而使它象一粒「芥菜籽」发展成一棵枝叶茂盛的「苍天大树」[请参阅玛十三31-32,谷四30-32,路十三18-19]。
 
㈣七泉的萧塔院长(Dom Chautard,苏达,1858-1935年)
 
生于法国高地城之一的布里昂松。原名谷塔福(奥斯定之异名)·萧塔(Gustave Chautard)。他的父亲奥古斯特·萧塔(Auguste Chautard)不是基督徒,更好说是不信教者,不过父亲为人正直、公道,不干涉他人的信仰。然而他的母亲柯蓝丽思·飒乐(Clarisse Salles)却是非常虔诚的基督徒。萧塔在一八六九年五月二十三日天主圣三节初领圣体。一八七一年六月十六日耶稣圣心节萧塔由加普(Gap)教区桂博(Guibert)主教手中领受坚振圣事。十八岁时由于母亲的虔诚和一位神父的影响,以及他在喜爱大自然并发现其伟大后而更加虔诚。不久,他确认自己有作隐修士的圣召,乃于一八七七年四月十四日加入了爱阁百乐(Aiguebelle)隐修院,当时的院长是孟备(Dom Gabriel Monbet)会父。后取会名若翰(Jean-Baptiste)。一八八二年晋铎。一八九七年六月一日被选为尚巴朗(Chambarand)特拉伯熙笃会院长。同年七月一日举行晋职典礼。由于他的为人、处世及才能在一八九九年六月十六日被选为七泉院长,同年八月二十二日正式上任。就在他接任院长的时代,法国又发生了宗教迫害,隐修士再次被捕或被禁止。萧塔院长的前任、七泉的魏雅院长(Dom Sébastien Wyart)在一八九四年就开始努力使熙笃会重回十一、二世纪时创立熙笃会时代的精神。但是新的迫害不得不面对,此次迫害一直到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大战爆发时,迫害者和被迫害者不得不联合起来抗击敌对,保卫祖国。另外他也到过不少国家探望隐修院,在有生之年曾到七泉隐修院之一的中国的杨家坪隐修院视察。
萧塔院长曾经面对两种博斗:
 
Ⅰ、政界方面
教会要面对的宗教迫害、隐修士要重获自由。他曾多次会晤反对天主教会的政界人物。克莱蒙梭(Georges Clemenceau,1841-1929年)便是其一。苏达院长说服了他,因此熙笃会士未被全部逮捕。
 
Ⅱ、教会方面
第一次世界大战时,让基督徒、隐修士、司铎知道祈祷的重要性。他写得《宗徒事业之灵魂(L’Âme de tout apostolat)》一书被译成包括中文在内的多种语言。中文版由范介萍神父翻译,并在一九四七年七月一日在澳门慈幼印书馆发行。 [ Cf . REY Alain( Redaction dirigée par):  Le petit Robert des noms propres, , Nouvelle édition refonfue et augumentée sous la direction de Thieri Foulc, Dictionaires Le Robert, paris, 1994, P.1722. 参考尼古拉、耿永顺合著,《隐修伟人列传》,法国穆兰,1996年,15-17页。熙笃会著,耿永顺译,《熙笃会隐修院》法国里昂,1996年。]
 
第三章:近代的加尔默罗会
 
在圣女大德兰和圣十字若望改革加尔默罗会后,该会再次进入高峰,自此,加尔默罗会出现了数位圣者,其中里修的圣女小德兰(Ste Thérèse de Lisieux,1873-1897年)和真福圣三依撒伯尔(Bse Elisabeth de la Trinité,1880-1906年)比较著名,我们在下面单独介绍。
 
㈠圣女小德兰(Ste Thérèse de Lisieux,小德肋撒1873-1897年)
 
生于法国亚冷松(Alen鏾n)。原名玛利亚·方济各·德兰·玛尔定(Marie-Françoise-ThérèseMartin),但是大多数人都称她为德兰·玛尔定(ThérèseMartin)。父母都是虔诚的基督徒,他们都曾想度献身于主的隐修士和修女的生活,然而天主另有安排。他们的九个孩子中,德兰最小。她生活在爱的周围。不过,好景不长。四岁时,母亲便离她升天去了。她的大姐宝琳(Pauline)成了她的第二位母亲。不久,就连第二位母亲也离开她进了里修的加尔默罗会。从那时起,在小德兰的幼小的、纯洁的心灵中,燃起一把永不磨灭的入加尔默罗会的神火,天主的圣召已注入她的身灵结合的五内。十五岁时,她也申请入大姐入的隐修会,由于年龄太小,他们不得不请示教宗良十三世(LeoXIII,利奥十三世,1878-1903年在位,1810年生),一八八八年教宗特准年仅十五岁的小德兰加入里修的加尔默罗会。入会后,改名为婴仿耶稣兼圣容德兰( Thérèse de l’Enfant-Jésus et de la Ste-Face)。之后,曾任修女的初学导师,她的爱德、忍耐和祈祷是她的最大的特色。一八九五年,她的院长命令小德兰把她的一生写出来,小德兰因服从而接受,这就是圣女的自传,原名Histoire d’une鈓e,直译《一个灵魂的历史》,此书曾由中国教会著名文豪马相伯(1840-1939年)译为中文,取名《灵心小史》。此外的汉译本尚有张秀亚女士翻译的《回忆录》和苏雪林翻译的《一朵小白花》,译笔都很流畅、活泼、有力,基本上保持原文的文词之美。圣女逝于里修时,年仅二十四岁,但她的灵修已达到伟大圣女的地步,正是通过这「神婴小道(petitevoie)」让人类度更谦虚的和修德成圣的属神的阳光大道。有鉴于此,笔者特别在一九九七年三月到里修朝圣,向这位年轻的伟大圣女祈祷,因她生前特别为众人祈祷,还特别向神兄、在中国四川传教的法国籍巴黎外方传教会士罗兰(Adolphe Roulland,+1934年)神父写过至少五封书信,表示她不忘中国、为中国特别祈祷。部分到中国的信件已译成中文,并连载于河北省石家庄出版的《信德》报。到目前为止,圣女的自传已译成数十种文字,使众人饱享善良的、纯洁的小心灵的幸福、温馨与甜蜜。我们在下面引一段她的《给仁慈大爱的奉献诵( Acte d’offrande à l’Amour miséricordieux) 》:
「现世流亡结束之后,我固然希望到天乡享见祢,但我不愿为天国在现世累积功绩,我愿意因祢唯一的爱而工作……。在我生命的末刻,我将出现在祢面前,两手空空,因为我不要求祢,上主,计算我的事功。我们所有的义德,在祢的眼中,都有瑕疵。因此,我愿穿上祢本身的义德,并从祢的爱中,领受祢自己,永远拥有祢……。」[《天主教教理》(中文版),天主教教务协进会出版社(中国主教团),1996年,469页。]
一九二三年和一九二五年分别由教宗比约十一世(Pius XI,庇护、碧岳十一世,,1922-1939年在位,1879年生)册封为真福品和圣品兼传教女主保。多年来世界各国的,尤其是法国的主教一再要求教宗将她册封为圣师,她有可能成为教会的第三位女圣师。天主教把她的瞻礼定在十月一日。据《公教报》报导,一九九七年五月二十八日教宗若望保禄二世(Joannes Paulus II,1978-2005年在位,1920年生)发表的普世传教节文告中,他呼吁教会上下重新燃起传教热火,并以圣女小德兰为榜样,让每位基督徒善尽应有的传教使命。文告说:
「无论在家庭、在工作场所、在医院病塌、在苦修院内,在任何地方,都能作真正有价值的宗徒。」
「工程浩大,人力有限,但这不应该令我们灰心,因为传教主要还是属于天主的工作。然而,热心祈祷,与主共融,为推展传教工作却是不可或缺的。」
教宗在文告中两次提到圣女小德兰,这一朵传教主保小花,并指出一九九七年是她的逝世百周年。[见一九九七年六月八日香港《公教报》的《小德兰逝世百周年,教宗吁效法传教热忱》一文的综合报导。载《公教报》,第2781号。]
一九九七年八月二十四日,教宗若望保禄二世在巴黎普世青年节闭幕之际,向来自全球的青年宣布一九九七年十月十九日册封圣女小德兰为天主教会第三位女圣师,如今已成为事实[圣女小德兰著,苏雪林译,《一朵小白花》,闻道出版社,1996年。Cf . REY Alain( Redaction dirigée par):  Le petit Robert des noms propres, , Nouvelle édition refonfue et augumentée sous la direction de Thieri Foulc, Dictionaires Le Robert, paris, 1994, P.2045. KELLY J.N.D., Traduit de l’anglais par Colette Friedlander ocso, Dictionnaire des Papes , Brepols, 1994, P.661-665, 682-687.  JOHN Eric ( Edited by), The Popes, A Concise Biographical History, Roman  Catholic Books, Harrison, NY 10528, 1994, Original edition published in Great Britain in 1964 by Burns & Oates, publishers to the Holy  See, P. 466. CONGOURDEAU  Marie-Hélène et  FOURNIER  Jacques, Le livres des  Saints , Editions Brepols, Paris, 1995, P.538.]。  
 
【附录六】圣女小德兰
 
神婴捷径现异光,
玫瑰花雨散芬芳;
灵心小史纯无玷,
永侍陪主分福享。
 
普世传教大使徒,
人小志高跨坎途;
二十四岁离尘世,
请导众生赴天路。
 
㈡真福圣三依撒伯尔(Bse Elisabeth de la Trinité,1880-1906年)
 
生于法国阿沃尔(Avor)。原名依撒伯尔·卡德(Elisabeth Catez)。父亲若瑟·卡德是军人,母亲玛利亚·罗朗是个军官的女儿。后来,他们一家搬到第戎(Dijon)的一座公寓,从那里可看到一座大建筑物,即依撒伯尔后来进入的加尔默罗会。依撒伯尔对音乐很感兴趣,曾获第戎女子钢琴演奏第一等奖,但她对法文的文法的造诣欠缺,所以,在她的灵修日记中出现了许多令人饱含趣味的错别字。依撒伯尔性格活泼、爱动感情、易怒,但她也非常正直、富于慷慨大方。十一岁初领圣体时,她的心灵已和圣体中的耶稣基督结合在一起了。十四岁时,她自己向天主许愿终身守贞。她知道天主让她进入加尔默罗会,不过她的母亲舍不得,久经努力,终于在二十一岁时,加入了第戎的会院。不久后,取会名圣三依撒伯尔,把整个的生命熔入三位一体的天主,下面是她对天主圣三的祈祷,从这个祈祷中,我们会更多地了解真福修女的心境和天主圣三内的美境:
「啊!我的天主,我所钦崇的圣三!请帮助我完全忘记自己,为能在祢内定居,使我的灵魂好像进入永恒的安静和恬静。啊,我那永远不变的天主!没有什麽能扰乱我的平安或使我离开祢,反之,每分每秒都要使我更进入祢奥迹的深渊!请安抚我的灵魂,把它变成祢的天空、祢的可爱寓所和祢的休息之处。但愿我总别留下祢独自一个,而是整个的我留在祢那里,在信德中警醒,全心钦崇祢,整个献身于祢的造化工程。」[《天主教教理》(中文版),天主教教务协进会出版社(中国主教团),1996年,67-68页。]
圣三依撒伯尔的另几首祈祷,也都体现了她的心灵与向往,如:
「耶稣,我的灵魂为热衷于祢而作准备,但愿不久,我成为祢的净配。我愿和祢一起同受苦难,为找到祢,死而无憾。」
「噢!无限善良、无穷美善的天主圣神!我朝拜祢,我爱慕祢!愿神圣的火焰,从天而降,烧毁我的身体,焚燃我的灵魂。我,圣三的净配,只渴望着承行祢的旨意。」[这几首祈祷词均选自孔拉·德·梅斯泰(Conrad de Meester)著,梅乘骐译,《天主圣三是我的欢乐,真福圣三依撒伯尔的生活与使命(Ta pr閟ence est ma joie!vie et message d扙lisabeth de la Trinité ) 》丁宗杰校,陶培玲整理,上海光启社,1990年。]
圣三依撒伯尔在隐修院的生活仅仅五年的时间,但在这五年内,她把一切都献给三位一体的天主了,自己不再作任何的保留,她深信把一切托给天主照顾,比自己的苦心更有效率、更有深远的意义。逝于第戎时,年仅二十六岁。她的一生很受圣十字若望、圣女小德兰和比利时神秘家真福吕斯布罗克的若望(Jan van Ruysbroeck,1293-1381年)的影响。由于她的圣德,教会在精心调查了她的列品案件后,在一九八四年十一月二十五日,教宗若望保禄二世(Joannes Paulus II,1978-2005年在位,1920年生)册封她为真福品。教宗那天说:「今天,我们把真福圣三依撒伯尔修女介绍给全世界,出现在我们面前的是一道新的光辉和一位崭新而可靠的指路人。」
天主教把真福圣三依撒伯尔的瞻礼定在十一月八日。
 
一九九七年的加尔默罗会在世界各地的情况不一,目前在一些欧洲国家可说处在不景气的状况,圣召很少,有的会院濒临关闭的危机。然而在华人世界里,加尔默罗会(圣衣会)的圣召却是少数圣召中的多数。据《教友生活周刊》报导,一九九六年十二月十五日在台北深坑乡有了台北总教区的第一座加尔默罗会修女院,有十位隐修女专务祈祷。她们来自新竹县芎林乡加尔默罗会隐修会。教宗特使石好德(Jan Schotte,1928-)枢机和台湾的贾彦文总主教、单国玺、刘献堂、徐英发及刘振忠等主教,神父、修女与教友代表近百人参加了隐修院的祝圣典礼。据悉,此隐修院是由再兴中学校长朱秀荣女士独力捐赠的。[据一九九六年十二月十五日《教友生活周刊》报导。本文其它主要参考材料:CONGOURDEAU  Marie-Hélène et  FOURNIER  Jacques, Le livres des  Saints , Editions Brepols, Paris, 1995, P.608.欧迈安著,宋兰友译,《天主教灵修学史》,香港生命意义出版社,1991年。]

 

第四章:由国务总理成为隐修士的陆徵祥
 
陆徵祥这个名字在中国也并非太生疏,因为他曾作译员、参赞、公使、外交总长、国务总理等职务,结过婚,但他在洞悉人生真谛后,在妻子与世长辞后,进入了与世隔绝的本笃会,成为天主教神父。且成为名誉院长,我们有必要把他的某些生活记述一下。
陆征祥,字子欣,也作子兴,号慎独主人。有关他的家庭和青少年时期的资料比较少,但是他在《回忆及思想》[Dom Pierre-C閘estin  LOU Tseng-Tsiang ,Abbé tit. de Saint-Pierre de Gand:  Souvenirs et pensées (6e edition  ),suivi d’une Lettre a mes amis de Grand-Bretagne et d’Amerique, Abbaye de Saint-André, Bruges, Editions du Cerf, Paris, 1948. 以下引文大多数引自此书法文版,有时参考罗光著:《陆徵祥传》,香港真理学会出版,1949年初版中的引文或译文以及《访问陆徵祥神父日记》,载罗光著:《罗玛四记》,页223-273页,香港真理学会,天主教华明书局出版,1962年初版的引文或译文恕不再注释。]一书中给我们作了如此叙述:
「我生在上海,我父亲陆云峰(1835-1901年),出身富家。一八五四年他和吴金灵(1842-1878年)小姐结婚。她生了个女儿,仅活了几个星期。天主允许我父母知晓灾难及穷苦的生活,他们背负了十七年的无子的大耻辱,一八七一年六月十二日我出生了,非常瘦弱。我母亲在生我那天染上了积水(水肿)。以至于八年后夺去了她的生命。她的早亡至今牵连着我的心。我受过苦,我还受着此痛,为减轻苦痛,我把我自己融入那些比我更能长时间地拥有母亲者的喜悦中。」
母爱可说是人生最幸福的一部分,但陆徵祥却没有享受太多。从上面的话,也可可看出陆氏的孝子之心情的自然流露。孝是中国的优良和悠久的传统,每位中国人都在内心深处印着一个对「孝」永不磨灭的烙印,中国基督徒更是孝上加孝。因圣经上多次教导人孝敬父母师长。陆征祥生在中国自然受此熏陶,不过必须要承认他的父亲是位虔诚的基督新教徒,且是「传道员」。他很注重陆徵祥的学识和人格的陶成:
「十三岁入上海的广方言会……。自我童年时,我父母就教我对人的辨别和人生易变的道理。我父亲教我千万不要被钱缠住,他说,钱定会如鸭背上的水一样流掉,人不可以把它保留成所有美善的交换对象。」
徵祥的父亲每天早起读圣经,生活很基督徒化。他自己写道:
「我们属于伦敦会(London Missionary Society),在这个基督新教会内,我接受了洗礼,我初次体验到基督徒的爱德:我无法用言语来表达。基督新教对我来说是个阶段,没有它,我无法进入天主教。对于我,我保持着对所有的爱德及善行的深刻认识,我曾是传教士们方面的对象。在天主教和基督新教的传教士之间,必有竞争。」
他在十三岁半,读完一些私塾的古文后就加入了上海外文学校之一的广方言馆。二十岁时,他去了北京,进入同文馆,一所附属于总理衙门[相当于今天的外交部。]的翻译学院。在北京,学习语言和法国文学,由富于辨别的教授华必乐(Charles-Emile Vapereau,1846-1925年)指导,陆氏后来继续和他保持联系,直到他逝世。华必乐因在一九零零年参加巴黎博览会而著名。[参考《近代来华外国人名辞典》,中国社会科学院近代史研究所翻译室,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81年。
]自此陆徵祥对外交越来越有理论知识。万没想到:
「一八九二年十二月,我以四年级的议员身分被派至中国驻圣彼得堡的公使馆。在那里,我遇到一位老师(本书作者按——即徐景澄),通过他的方法和榜样使我由个人生活转为公开生活,对此,我从未想到,我父亲曾给了我最好的准备。」
那时,陆氏自北京,经上海、马赛、巴黎,转柏林晋见俄、德、奥、荷四国大使许景澄先生,于一八九三年一月抵达当时的俄国首都圣彼得堡,一住就是十四年[1893-1906年。],这些年中,中国曾换了许景澄、杨儒和胡维德三位公使,俄国外交部由四位外交人员办理,陆氏在此曾任翻译和秘书,一九零五年始任驻俄使馆参赞。在俄国,徐景澄公使对陆徵祥十分照顾,使他钦佩异常,为不引起他人的妒忌,就秘密拜许公为师了,许公不断地训练他的外交才能,公使虽未明言他是基督徒与否,但他对基督宗教,尤其是天主教特别好感。我们至少可说公使对欧洲的宗教有足够的研究,他向陆征祥说:
「欧洲的力量不是在它的军事方面,也不是在它的科学方面,而是在它的宗教方面。以您的外交生涯,您会有机会观察基督宗教。她包括不同的宗派的分支。请选最古老的,追溯到最原始的那一支,要加入她,学习她的教义,听从她的教导,遵守她的制度,追随她的经典之训。之后,当您的职业结束,也许您会走得更远,在这最古老的一支中,选择更早的社团,若您能够的话,也要同样加入。作他们的门徒,度一种秘密的内部生活。当您懂得也取得了这个秘密,您将会全心全力过基督的教会生活,并将其传递给中华。」
徐景澄公使知道陆徵祥来自上海便向他问询有关已有三百余年徐家汇的天主教会和有关明末科学家徐光启(1562-1633年)的事情,但陆徵祥当时对此一无所知。原来古代的上海,只是个渔村,至宋政和三年(一一一三年)始渐成市,佛教、道教、伊斯兰教、天主教和基督新教亦相继传来。自徐光启信奉天主教以来,徐家汇就成了上海教会根据地,历经不少风波,至陆征祥的时代天主教已经有修道院,修女院和多座中小学,有不少慈善机构,远近驰名。所以公使问来自上海的陆征祥有关徐家汇的事是天经地义的事。陆征祥是个打破沙锅问到底的人,正因此他找到自己的最终归宿。[参考邹保禄编著:《徐光启小传》,台南闻道出版社,1982年。
阮仁泽,高振农主编:《上海宗教史》,上海人民出版社,1992年。等。]他在回忆录中这样写道:
「若许公今天还活着,他定会高兴,他会看到胜利中国在平等环境下签约。」
这说明当时中国正受着列强的瓜分之险。一九零零年的义和团盲目地因仇洋而仇教的运动是许多原因积累起来的。陆征祥认为自鸦片战争外国与清政府签订的多个不平等条约,例如把胶州割让给德国,把广州湾割让给法国等都是义和团爆发的原因之一,但是引起了英、俄、日、法、德、美、意、奥(奥匈)八国联军进攻中国,且攻破了北京,当时有些人认为中国很难再重获自由了。幸好中国在努力之后终于重获自由。陆徵祥的恩师徐景澄对义和团的不分青红皂白的乱杀外国人的行为持反对态度,于一九零零年七月二十九日被清政府害死在北京西市,为国殉道,后被平反。
接下来,该叙述陆徵祥的婚姻生活了。对陆氏来说,和其他的正常人一样,婚姻是人生的一部分,它代表着男女相爱双方在自由地互相选择后,经法律、社会、风俗习惯和宗教仪式方面的认可,而正式化地共同生活。其目的是藉着一起生活,传宗接代而表达夫妻间的情爱。他在俄国认识一位比利时小姐培德[原名Berthe-Françoise-Eugenie Bovy,在陆徵祥的法文作品中通常只写BertheBovy,但培德的遗像和签字亦多次用Mme René Lou Tseng-Tsiang或Mme René Lou,+1926。],她一面就看中了陆徵祥,因此他们在认识不久,她就向他索求照片,陆徵祥很大方,培德小姐在接到照片后,这样写信道:
「昨晚[即一八九七年六月二十六日。],当我收到您的热情的纪念(照片)时,我连想到它把我们带在巴黎的一个角落俩人彼此相爱,因我们绝不作乱挑剔和泼冷水的事。」
「(您的照片)已挂在我的房间进门处,这样我可在经过时向它作一个十分友情的敬意。」
「请高抬贵手,不要过分地判断我,您一直是如此的令人喜爱,请宽恕我这个至少有一个大优点的『小疯女孩』吧,那优点就是可以向您启示一点同感,并且因此而自豪。」
陆徵祥对培德女士的性格和才华十分欣赏,因此他们在冲破各种压力后,还是选择了结婚,作为两人想爱的最佳表现,时间在一八九九年二月十二日,于俄国圣彼得堡的圣女加大利纳(凯撒琳)教堂,是由多明我(道明)会拉克郎热(J.-J.Lagrange)神父主持的。培德的父亲、祖父都是比利时的军官。陆徵祥对培德的欣赏在他的自传中可见一斑:
「我喜爱她的思想和精神生活的卓越、正确判断、大公无私、勇气和忠诚,我们在婚礼中合而为一了。」
「我们的心灵相互了解。我感到陆夫人(培德)是位真正的生活伴侣,无比的可爱,是位合作的协助者,大致上从不半途而废,以简朴完成她的工作。您们知道一个基督新教徒是怎样忏悔的,我曾经许愿要在天主教会内教育上天赐给我们的儿女,可后来,我无法理解上天的旨意为什么夺去了我们的生儿育女的喜乐。他让我之前长时间地等待,是为晓得这个牺牲是天主给我预备好的回应隐修士和司铎(天主教神父)圣召的必要条件。」
「我的领导曾经反对我娶个外国女子,我们毫不把他们的不悦放在心上,我太太以勇气和忘我的精神接受这个不理解,整整达八年的工夫。」
「她的灵魂上的平等和她的信仰上的温情使大家心悦诚服地说:『在陆夫人的大厅里,不要讲别人的坏话。』这是一位真正富有智慧的基督徒,用标准的汉语说,我还要加上『她是一位真正的儒家贤哲』这句话。」
和谐和忠诚的夫妻间的婚姻生活是美满的。在陆徵祥和培德女士生活的时代,他们在不断地努力,培德女士在陆徵祥的生命中起了一个他人无法代替的角色,因此陆氏在老年常说:
「没有父母不能有今日,没有许(景澄)师,不能有今日,没有培德也不能有今日。」
一九零六年陆徵祥升为驻荷兰海牙首任公使,此时曾遇到逃难的戊戌变法的伟大爱国主义者谭嗣同先生,当时清政府已下令要把谭氏及早捉拿归案,陆徵祥却把谭嗣同当兄弟看待,并把原委告诉谭氏,而且给他提出某些宝贵意见,可惜谭氏没有完全听从,而在后来倍受他人的折磨。
一九一一年调任驻俄公使,同年十月二十三日由给他和培德举行婚礼的拉克郎热神父付洗改信天主教,自此他感到非常大的喜悦和平安,他在自传上,谈得他皈依的某些细节,如:
「儒家的精神,预备了我的思想,使我显然看出基督教义的高尚。基督教义的高尚与信徒的私人缺点毫不相连,而且就此信徒缺点上,更能看出基督教义的高尚。三百年前,中国一位宰相,徐光启先生,也由儒家看到了基督教义的优越,儒家的思想,更使我看出罗马天主教优越异常,因为罗马圣教会,拥有无形的精神宝库,信徒可使用其库内的各种精神之力,古老的,崭新的,都用之不竭。这精神之库,万古常新,世世发展,代代结果。」
的确,儒家的思想有不少积极的一面,比方说,自律,效忠,接受新知,集体管理,分工合作,为社会服务的理想。但也有它的消极的一面,比如说,过分的顺从而导致被动,在长辈的压力下,难于创新,缺少创造力,过分重面子,而不敢面对错误,常逃避犯错后的责任,在某些企业内,过分注重亲情关系,而对他们的才干考虑不周。[参考沙百里著:《评儒家思想特色的实用主义对现代化的贡献》,载中华孔子学会编《儒学与现代化》——儒学及其意义国际学术研讨会论文集,人民教育出版社,1994年。]
陆氏在他的自传上,还说:
「当我回到使馆时,高兴地抱妻而吻。她并未想到我并没有用外面的仪式就和她在同一个教会了。」
民国后,陆徵祥被任命为外交部长,不久,国务总理唐绍仪辞职,陆徵祥继任国务总理。
一九一五年五月二十五日受接任中华民国国父孙中山(1866-1925年)的大总统职,而又复辟称皇帝的袁世凯(1859-1916年)之命,陆徵祥以外交总长身份偕次长曹汝霖和日本驻华公使日置益(Eki(Masu)Hioli,1861-1926年)签署丧权辱国的《二十一条》,袁世凯为了作皇帝[只八十三天。]除二十一条中的第五号外,完全接受了日本的要求,其实就连第五号也是陆徵祥的努力下才被取消的。二十一条签署之后,马上得到国内和国外侨胞(据《华侨志》[参考《华侨志》(总论),华侨志编纂委员会编印,1978年增订三版。]说,华侨信基督宗教以后,多能奉行教义,热心社会公益事业。这无疑说明有一部分华侨看到了基督宗教的优点。)的反对,报纸如:《时报》曾发表社论反对,另外国民党发表《中日交涉之真相》传单,中国留日学生、侨商发表《留日学界侨商宣言》,李大钊(1889-1927年)在日本发表《警告全国父老书》。象《民权报》、《中华民报》和热爱中国的比利时籍(一九二七年改为中国籍)的雷鸣远(Vincent Lebbe,1877-1940年)神父(时为天津副主教)在天津创立的《益世报》(1915-1949年1月)等都是反袁世凯的报纸。为什麽大家不出面反对陆徵祥,而反对曹汝霖和驻日公使陆宗舆和张宗祥呢?为什麽「五四运动」时,学生们只反对曹汝霖、陆宗舆和张宗祥,而签署「二十一条」的外交总长竟无人提及呢?!原来大家都知道陆徵祥是爱国者,签约是迫不得已的。后来,陆徵祥在给天主教史学家方豪蒙席写的信说明了二十一条的签署的确并非出于自愿,而是无奈,悔不该随袁之意。
第一次世界大战后,协约国召开和平大会,一九一九年一月以外交总长身份任中国出席巴黎和会的首席代表参加。在当时国内人民和旅法华侨的支持下,在巴黎附近的凡尔赛(Versailles)拒绝和德国签署和约。
一九二零年陆徵祥辞去外交总长职,任赈灾督办,从事全国赈灾工作,且以北京政府代表身份多次出席国际劳工大会。
一九二一年赴瑞士修养,政府派为驻瑞士公使。陆徵祥早在任驻荷兰公使时,就曾在瑞士马奇尔湖(Lago Maggiore)畔的卢加诺(Lucarno)城买了一座别墅,为了纪念他最喜爱的人,他在那里栽种了五棵松树,命名为「父母树」、「慕亲树」、「中华树」、「许师树」和「培德树」,这几个树名至今还在布鲁日的隐修院陆徵祥纪念馆,笔者也曾目睹。一九二六年四月十六日妻子培德女士在瑞士首都伯尔尼逝世,他在细思后,决定弃俗修道。实现了徐景澄在多年前对他说得那段话:
「欧洲的力量不是在它的军事方面……。以您的外交生涯,您会有机会观察基督宗教。她包括不同的宗派的分支。请选最古老的,追溯到最原始的那一支,要加入她,学习她的教义,听从她的教导,遵守她的制度,追随她的经典之训。之后,当您的职业结束,也许您会走得更远,在这最古老的一支中,选择更早的社团,若您能够的话,也要同样加入……。您将会全心全力过基督的教会生活,并将其传递给中华。」
罗光(1911-2004)总主教在其《陆徵祥传》一书中,记述了培德女士逝世前,得知陆氏有意作隐修士,而感到心灵上的平安,从那时起,培德再也不挂念自己的病情了。培德且在病时向她的侄女(概为玛丽)感到欣慰地说:
「海内(René,陆徵祥的法文名)在我死后,要进隐修院了。」
培德女士逝世当天,陆徵祥便找到培德的神师多明我会修士孟宁克(De Munnynck)教授,告诉他自己的理想,孟宁克修士以支持的态度应之。
一九二七年五月十日培德遗骸迁葬比利时首都布鲁塞尔皇家莱恳(Laeken)公墓。六月七日到布鲁日洛本(Lophem)圣安德肋隐修院参加圣神降临节,没想到这里就成了他的归宿。七月五日正式入隐修院。在当时的南文院长(Dom Theodore Neve)的帮助下,十月四日陆徵祥院长举行了「穿会衣礼」,取名「天士比德(Pierre-C閘estin)」,进入初学期。院长在那时心内颇有感触地说:
「阁下(Excellence,对陆徵祥的尊称)放下了一段长久的、显贵的政治生涯,潜身本笃会隐修院的幽静中,全心追求天主。阁下今天加入我们的兄弟团体中,目的是……。阁下入隐修院后,尚不失为中国的使节;在天主面前,我们中间代表东亚的伟大民族者,当然是阁下。阁下出身中华民族,献身天主,是为颂扬天主。」
陆徵祥为何入隐修院呢?他在自传上这样说:
「对于我的同胞和挚友,很难明白我的动机为何,我决意弃俗修道,葬身欧洲异邦的一座天主教的隐修院中。……我自己向前走,自己并不理会。说实话,我并不追求什麽,既没有求光明,也没有找幸福,我仅是勉励尽我之职。当我妻子去世后,我立刻感到孤独,我一生只在此时寻求一件东西,我求一退省时机。在退省中,我有意寻路走入仁慈天主的家中。我寻路时,心中牢记许文肃(即徐景澄之谥号)公的遗教:『当靠自己,勿靠他人。』同时也牢记先父一生『靠上天』的遗训。那时,我既无父、无师,也无妻。我只有一心靠天主,一心靠自己。仁慈的天主引我前行,我就进入了隐修会的生活中。」
陆徵祥在给天津《益世报》社长刘浚卿先生的信中,记述了他的某些日常生活:
「今晨四时进堂念早经时,忽有感触,殆我主有所默启耶?祥初入圣堂,钟鸣四下,适在念『苦路经』时,身心悚然,神往祖国。想到南京、广州、福州等各城,上海、汉口、香港各埠,热闹世界,花天酒地,以夜作昼,烟酒赌博,乐而忘返。祥在院中念『苦路经』,为彼等祈祷,求天主默启彼等,加以自爱。祥遵守院规,终日静默,不发一言;除午饭、晚饭后,散步片刻,间得与同院修士谈话。想到祖国出言不逊者或忤逆父母,或冒犯长上,或反抗政府,或藉通电以十罪相加,或在街头以尊长相侮辱,祥在院中念『圣母经』为彼等祈祷天主,默启彼等,加以自重。祥已发愿,恪守神贫,所衣者黑色布服,所食者足充饥止渴耳。室内一桌、一椅、一榻,除经典书籍外,一无所有。出外旅行(此次赴鲁汶传教会早期会演讲),搭三等车,与工人同座。想到祖国拥资百万或数千万,挥金如土,衣锦食珍者,祥在院中念『天主经』为彼等祈祷,求天主默启彼等,加以节制。祥已发愿,惟神长之命是从。凡一出一入,一言一动,发一函,见一客,君须得神长之许可。两餐之外,不得进食。日间不得随意入室休息。想到中国军阀跋扈行动,学生罢课运动,工人罢工运动,何等随意自由,扰乱社会秩序,妨碍公共安宁而不顾。祥在院中念『天主十诫』为彼等祈祷,求天主默启彼等,予以人格。以上四端,为今晨念早经时感想所及者,为先生(刘浚卿)述之。」
对于一位真正的基督徒,爱护自己的祖国乃是天经地义的,陆徵祥修士也是同样,当日本人占领了满洲里后,他便在隐修院写了他的有关时政的《满洲问题评判》,是用法文写得,并托人译成中文,直译为《藉梅西爱枢机的作品在天主教教义的光照下评判对满洲里的入侵及占领》[法文原名是 L’invasion et l’occupation de la Mandchourie jugées à la lumière de la Doctrine Catholique par les écrits du Cardinal Mercier 。]。此书仅三十六页,但对欧洲了解中国当时及近代所受的耻辱是十分宝贵的文献。现根据比利时鲁汶大学东方图书馆[当笔者研究陆徵祥院长的生平时,拜访陆徵祥曾经居住过的布鲁日圣安德肋隐修院和欧洲的好几个图书馆,只在比利时鲁汶大学城就跑了七八个图书馆,还有在法国露德(Lourdes)逝世的瑞士籍华人,笔者的伯祖父耿万里(1914-1993年)神父的一些遗留下来的书中,也有数本是关于陆徵祥的,使我倍感温馨。他曾经多年客居隐修院,生活很像一位隐修士。]所存该书珍本之一作一概括:
 
该书除前言和结束语外分两部分:
 
第一部分:与日本入侵并占领中国土地有关的回顾及当前事实。介绍:
㈠一八九四至一八九五年的中日甲午战争,一八九四年七月二十五日日本出其不意地向中国开火,中国失败。被迫签订不平等的《马关条约》,把福尔摩沙岛(台湾)、辽东半岛和澎湖列岛割让给日本。
㈡一九零四年至一九零五年的俄日战争
日本利用不法手段攻打俄国,俄国被迫签订不平等条约。
㈢一九一五年的《二十一条》
日本人的野心,他们想在中国的土地上无论在政治、军事、经济及教育等各方面控制中国政府。陆徵祥含痛地把《二十一条》中的一、二、三、四、五、及七条原文刊出。并在之后写道其它更暴力的迫求在日本的强硬手段下,中国已含辱接受。
㈣从一九三一年至一九三(未知数)年入侵并占领中国国土中国的领土被日本人占领,全国一片恐慌,陆氏在该书中介绍了中国被占领的前因果。
㈤李东(Lytton)报告
㈥最后的行动
 
第二部分:在基督教义内几个与正义和爱德有关的对被敌人不义入侵及占领国解释的原则。
此部分主要以比利时梅赫伦(荷兰文Mechelen,一译马林斯,源自法文名Malines的英文读音。)教区(今为布鲁塞尔——梅赫伦教区)的总主教梅西爱(D閟iré Joseph Mercier,麦谢,1851-1926年)枢机在其教区和国家被占领时所写得牧灵作品。
㈠以基督徒的眼光谈爱国主义。
㈡占领者的权力与其在法律上的价值。
㈢请求国际上的调查。
㈣正义的血耻精神是一种德。
㈤战争受害国及占领国的神职人员的角色。
㈥几个对梅西爱枢机在其教区和国家被占领时,
在他的牧灵职务实行的原则及行动的见证。
在该书的结束语前,陆徵祥修士特别把马相伯(法文用马良)的反应,以中法文对照方式印出,今把马氏的《还我河山》录载于下:
「去年(一九三一年)九月十八日,日本暴力从动强占我东北。今年三月,又一手演成满洲伪国傀儡一剧。一周年间,河山变色,如此奇耻,大辱国人,应奋起自救,不还我河山不止。
二十一年(一九三二年)双十节
九三岁,马相伯识」[ cf. L’invasion et l’occupation de la Mandchourie jugées à la lumière de la Doctrine Catholique par les écrits du Cardinal Mercier publié par Dom P. C. Lou Tseng-Tsiang, Moine Bénédictin, Ancien Ministre des Affaires Etrangères de la République Chinoise, les éditions du Foyer, Paris, 1933.]
 
从上面的这些介绍中,我们会更了解陆徵祥修士虽已弃俗修道,但他的爱国之心依然那般伟大,与那些卖国者的行为真是天壤之别。
一九三五年六月二十九日,陆徵祥修士由教廷驻华第一任代表刚恒毅(Celso Costantini,1876-1958年)总主教[一九五三年升枢机。]祝圣为司铎,刚总主教曾在中国作教宗代表达十二年[1922-1933年。]之久。后因病回国,遵医嘱没有再到中国任职,而由蔡宁(Mario Zanin)总主教接任。在同一天,中国政府驻外国的多位公使或代办,培德夫人的家人共数百人参加。自此他每天为中国举行弥撒圣祭,尤其在中国战争年代。身在隐修院,心亦系中国。陆徵祥对雷鸣远神父、于斌主教在抗日战争中对祖国作出的贡献十分推崇,曾给他的数位知心朋友抒函称赞。陆徵祥隐修士的作品,除上面所提到的还有法文版《徐光启传》等,他非常希望中国教会的三大砥石之一的徐光启早日被列品。
作隐修士,不一定必须作神父,凡愿作神父的隐修士均由隐修院长确定隐修士具有其个人的司铎圣召,隐修士中的修士或司铎全部是平等的隐修士,根据需要分享同一的隐修圣召。司铎隐修士的圣职对他们自身来说并不是对牧灵、堂区和传教职务的请求,而他们的主要职务是举行弥撒。梵蒂冈第二届大公会议称,弥撒是:
「教会生命的泉源和顶峰,福传工程的实现。」
一九四六年五月十八日,圣天士比德(即伯多禄·赛莱斯都)瞻礼前夕,比利时本笃会驻罗马办事处,电告南文院长说,教宗比约十二世(Pius XII,1939-1958年在位,1876年生)已任命陆徵祥神父为比利时根特(荷兰文Gent,中文亦自法文名Gand译为刚城)圣伯多禄隐修院名誉院长(Abbétitulaire de Saint-Pierrede Gand),此隐修院由圣阿芒(Saint Amand,约584-约679年)创于六三零年,历经反圣像运动、法国大革命的波及,当时已成为一座本堂。陆徵祥院长是中国首位被任命为隐修院院长者,教宗的任命状在六月二日颁发:
「查神子陆徵祥退隐修院以前,曾任政界要职,功绩昭著,本宗座素有所闻,且其德学出众,效力于教会者亦多,本宗座兹特授以院长荣衔。」
升名誉院长后,继续为中国服务,曾特别支持吴经熊先生用文言文翻译的《新经》等。
然而,人人都有最后的归宿,那就是离开尘世,一九四九年一月十五日,陆徵祥院长也如同本书中提到的那些隐修士一样归入先祖的行列。逝世后,不少政要、外交官,甚至比利时国王也为之送花圈,在送葬的人群中有多位主教、隐修院长,中国杨家坪隐修院的院长亦来参加。一位伟大的隐修士虽然仙逝,但他对隐修生活仍然发挥着持久的光芒,这个来自天主的光芒将持续到永世。
 
[本文以上主要参考书目(除已提到者):
《基督教词典》编写组:《基督教词典》,北京语言学院出版社,1994年。
《三民主义问答》,上海三民图书社印行,1945年。
顾保鹄编著:《中国天主教史大事年表》,台中光启出版社,1970年。
顾卫民著:《基督教与近代中国社会》,上海人民出版社,1996年。
海思(Canrlton J. H. Hays)、穆恩(Parker Thomae Moon)、威兰(John W. Wayland)合著,李方晨增订:《世界通史》,台北豪华书局,1973年六版。
黄正铭等著:《中国外交史论集》(一、二),中华文化出版事业委员会出版,1957年初版。
穆启蒙编著,侯景文译:《中国天主教史》,台北光启出版社,1992年4版。
李连庆主编:《中国外交演义》(晚清时期),北京世界知识出社,1995年。
李瞻著:《世界新闻史》(增订),国立政治大学新闻研究所印行,1977年五版。
刘家驹编撰:《中国历史图说》(十一)《清代》新新文化出版社。
刘锡五著:《中华民国行宪史》(一、二),中华文化出版事业委员会出版,1958年。
罗光著:《教廷与中国使节史》,传记文学出版社印行,1983年再版。
罗孟浩著:《论责任内阁制》,中华文化出版事业委员会出版,1958年。
清史编纂委员会(与中国文化研究所合作),《清史》(八之七),国防研究所出版,1961年。
许纪霖、陈达凯主编:《中国现代化史》(第一卷,1800-1949),上海三联书店,1995年。
任继愈主编:《宗教词典》上海辞书出版社,1981年。
苏雪林著:《由罗著陆徵祥传引起的话》,载《灵海微澜》(第一集),台南闻道出版社,1978年。
陶伊皮著,钟建闳译:《历史之研究》(三),中华文化出版事业委员会出版,1958年。
张奉箴著:《献县教区简史>>载<<赵主教振声哀思录>>,约1976年。
渔声编著:《美好的故事》选编,河北天主教信德编辑室出版发行,1993年。
中国历史博物馆编:《中国近代史参考图录》(合订本),上海新华书店发行,1986年。
曾虚白主编:《中国新闻史》,国立政治大学新闻研究所印行,1973年三版。
CHARBONNIER Jean: Histoire des Chrétiens de Chine, Coedition Desclée/Begedis, 1992. (沙百里著:《中国基督徒史》,现在已经有大陆和台湾中译本,两个一本不完全一样。笔者在写本文时,尚未有中文本。大陆中文译本错误比较多,本人曾将错误交给沙百里神父。应该对后来台湾本有帮助。)
DUHARMELET Genevieve: Homme d’Etat, homme de Dieu, Dom Lou, , Collection <<Convertis du XXe siecle>>publiee sous la direction de F. Lelotte, S.J.directeur des éditions <<Foyer Notre-Dame>>, Bruxelles..S. D.
HEYNDRICKX Jeroom(韩德力): Historiography of the Chinese Catholic Church, 19th and 20th centuries, Louvain Chinese Studies I, Published by Ferdinand Verbiest Foudation, K.U.Leuven, 1994.
KELLY J.N.D. The Oxford Dictionary of Popes, by, Oxford New York,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1986.
NEUT Edouard: Jean-Jaques Lou, Dom Lou, Quelques ebauches d’un portait, quelques aspects d’un monde , ,éditions << Syntheses >>, Bruxelles,1962.
WU Ching-Hioung Jean(吴经熊) : Dom Lou, Sa vie spirituelle , preface du R.P. Garrigou-Lagrange, O.P. Desclee de Brouwer, 1949.]
 
 
第五章:简介本笃会与中国
 
本笃会的每个会院都是独立的,他们遵守会祖圣本笃的教导。不过,他们也都彼此合作,本笃会士为中国作了诸多贡献,我们有必要在此陈述。
本笃会来到中国是在二十世纪初期,即一九零九年本笃会士首次来华,不过当时没有建立会院。
一九二五年美国本雪尔凡尼(Penssy lvania)的本笃会士抵达北平(今北京),在那里创立了辅仁大学,成为在中国的最著名的天主教大学,这与一九一二年中国教会的功臣马相伯(1840-1939年)和英敛之(+1926年)两位先生联合上书教宗圣比约十世(StPiusX,庇护、碧岳十世,,1903-1914年在位,1835年生),请求在北平古都建立天主教大学有直接的关系。在辅仁大学建立之前,中国教会只有两座高等学府,即上海震旦大学(1903年由马相伯创,初名为震旦学院)和天津工商学院(津沽大学前身,1922年由耶稣会创)。创办天主教大学的宗旨包括:一方面弘扬中华古老的固有文化,一方面给中国人介绍外国文化,使中国人更了解东西方文化交流的重要性、必要性和可行性,充分显示出天主教不是一个盲目的迷信宗教,而是富于精神的、神圣的、不断进取的、熔入任何社会和文化的宗教,天主教不排斥任何民族的固有文化,而是使原有的固有文化为之圣化,天下所有人民都是天主(天,神,上帝,上主,天公,天尊,天帝,老天爷,天老爷……)的儿女,天主教徒愿按所信仰的救世主耶稣基督的教导去「爱人如己」,这爱人的行为不包括文化的交流、传递吗?这也充分显示出天主教的大公性,不分种族、文化、语言、气候、疆域、思想等的不同点,而是追求他们之间的共同点,并在互相接受的情况下彼此帮助、共融,包括文化上的发展与推进。教宗圣比约十世在接到马相伯和英敛之的信件后,便在一九一四年八月二十日安息主怀,新教宗本笃十五世(Benedictus XV,1914-1922年在位,1854年生)在同年九月三日选出后,就是第一次世界大战,办大学的计划未能如愿地那样迅速,不过在马相伯和英敛之写给教宗信的那一年,他们就在北平创办了辅仁学社,为后来辅仁大学的成立起了积极的贡献,堪称辅仁大学前身。大战结束后,一九一九年教廷派宗座代表光若翰(Jean-Baptiste-Marie Budes de Guébriant,M.E.P)主教来考察中国教会的教育情形,确悉中国需要天主教大学。翌年,美国籍本笃会士司铎奥图尔博士(Dr.J.B.Toole)来华调查教育,也请教宗尽快实行办大学的计划。一九二一年教宗本笃十五世把办大学的事情托给本笃会办理。不久,本笃十五世在一九二二年一月二十二日逝世,新教宗在同年二月六日继位,取名比约十一世(PiusXI,庇护、碧岳十一世,,1922-1939年在位,1879年生),比约十一世马上让本笃会践行,并为之捐赠当时的十万意大利里拉,以资鼓励。同年,派刚恒毅(Celso Costantini,1876-1958年)总主教(一九五三年升枢机)为宗座驻华代表(Delegatus Apostolicus),这是罗马教廷和中国政府多个世纪以来首位宗座驻华代表。在刚恒毅总主教和雷鸣远(Vincent Lebbe,1877-1940年)神父的努力下,同一教宗在一九二六年十月二十八日祝圣了首批中国籍主教,即宣化赵怀义(1878-1927年)、汾阳陈国砥(1875-1930年)、台州胡若山(1881-1962年)、海门朱开敏(1868年生)、安国孙德桢(1869-1951年,1936年辞职)、蒲圻成和德(+1928年)。由于比约十一世这些对中国教会的关心,而被人们称之为「中国教宗」。一九二三年本笃会总会长委任美国本雪尔凡尼圣味增爵(文生)本笃会院院长司泰烈会父(Rev. Abbot Aurelius Stehle)为总负责,其它本笃会院以经济和人才方面相助,司泰烈院长委任奥图尔神父为校长,奥神父在一九二五年抵达北平,找到前清的涛贝勒府为校址,先招收预科新生一班二十四人,名辅仁社,以英敛之为社长,英氏在翌年逝世,改聘陈垣为校长,来遵照教育部的规定,组织董事会,正副校长各一位,奥图尔博士神父为正校长,陈垣为副校长,正式定名为辅仁大学。一九二七年六月在教育部立案,获准试办文学院。一九一九年增设教育学院和理学院,共三院十二学系,附设美术专科和医学预科,改组董事会,聘陈垣为校长。一九三一年八月教育部准辅仁大学正式立案。意大利加西诺山本笃会士葛列尼特神父(Dom Adabert Gresnight)自一九二五年起就在为辅大的建筑精心设计,一九二九年正式起建,造型东西合壁、宫廷样式,翌年峻工。在原校址开办了一座男子中学,一九二二年又开办一所女子中学,由美国籍本笃会修女管理,因经济问题不易解决,本笃会修士和修女遂在一九三二年把校务归还教廷,到开封河南大学任教。同年,北平辅仁大学改由圣言会接管直到一九四九年停办。一九五九年教廷任于斌(1901-1978年)总主教(一九六九年升枢机)为辅仁大学校长,筹备复校事宜,一九六二年正式在台湾复校,校址设在台北县新庄市,自台北市乘车约需半小时。罗光总主教、李震蒙席等曾出任校长。一九九七年的辅仁大学由圣言会、耶稣会和台湾的教区分工合办,校长是杨敦和教友。
一九二六年比利时布鲁日(荷兰文Brugge,法文Bruges,又译布吕赫)洛本(Lophem)圣安德肋隐修院(荷兰文St.Andriesabdij)的本笃会士抵达四川成都西山,在那里建立了第一座本笃会院。该会院的一位本笃会士曾任宋美龄(1897-)女士的法文教师。布鲁日的圣安德肋隐修院在一九二七年有一位著名的中国隐修士居住,即曾任国务总理的陆徵祥隐修士,我们将已立一章叙述其生平,在此就不再多赘了。
一九二八年德国圣奥迪利安(St Ottilian)本笃会院的会士抵达吉林延吉,建立隐修院,经教宗批创立了延吉教区。
一九三零年另有一个本笃会抵达中国。
 
 
后来,美国芝加哥(Chicago)圣布罗高皮伍士(St Procopius)本笃会院的会士抵达台湾北港建院,继而在嘉义建会院和退省院。
一九七五年美国本雪尔凡尼的圣味增爵(文生)本笃会隐修院在台湾辅仁大学左侧的泰山建立了尚义院。[《基督教词典》编写组,《基督教词典》,北京语言学院出版社,1994年,51-52页。任继愈主编,《宗教词典》,上海辞书出版社,1981年,274页。中国主教团主办,《庆祝我国建立圣统制五十周年暨纪念六位国籍主教祝圣七十周年》(学术研讨会议手册),台北辅仁大学承办,1996年。林瑞琪著,《谁主沉浮》,香港圣神研究中心出版,1994年初版。穆启蒙编著,侯景文译,《中国天主教史》,台北光启出版社,1992年4版。罗渔著,《柏渠夕唱》,台北恒毅月刊社出版,1990年。张奉箴著,《献县教区简史>>,载<<赵主教振声哀思录>>,1976年。顾保鹄编著,《中国天主教史大事年表》,台中光启出版社,1970年。
KELLY J.N.D., Traduit de l’anglais par Colette Friedlander ocso, Dictionnaire des Papes , Brepols, 1994, P.619-665.  JOHN Eric ( Edited by), The Popes, A Concise Biographical History, Roman  Catholic Books, Harrison, NY 10528, 1994, Original edition published in Great Britain in 1964 by Burns & Oates, publishers to the Holy  See, P. 208.]
 
第六章:回顾十九、二十世纪的熙笃会与麦尔顿隐修士
 
回顾十九世纪,对熙笃会来说是个相当发展的时期,尽管有一段十分艰难的岁月。法国的许多熙笃会院逐渐重修或开创。自一八五零年起,熙笃会在英国、西班牙,后在欧洲之外的北美,亚洲的中国和日本,以及澳大利亚等地都建立了隐修院。
上面我们提到的被改革后的熙笃会被称为「特拉伯会」,外文是Trappists,此词来自La Trappe(特拉伯会院)。不过在一八八三年传入中国河北省杨家坪后,称「重整熙笃会」、「严规熙笃会」,由于会士们生活克苦,也被称为「苦修会」,还因为他们严守静默,又被称为「缄口苦修会」,俗称「哑巴会」。其实称为「特拉伯熙笃会」更贴切,不过由于在中国没有熙笃会的各个支派,故只要说「熙笃会」,大家就全明白了。据一九九六年统计全球特拉伯熙笃会院共一百五十余座,较著名的除了法国的特拉伯会院外,还有法国的七泉(sept-Fons)、义涅(Igny),美国肯特基(Kentucky)州的日色玛尼(Gethsemani),瑞士圣谷(La Valsainte)以及意大利罗马的三泉(Tre Fontane)等熙笃会院等。
杨家坪的熙笃会圣母神慰院的子院之一是原正定教区内的圣母神乐院(法文Notre-Dame de Liesse,英文Our Lady of Liesse)。据一九九六年四月二十八日《教友生活周刊》刊载的《我作了十几天的隐修士》一文说,早在十九世纪下半叶,北京教区的遣使会田主教就邀请熙笃会士来华,未果。之后,在他的任德主教的再次邀请下终于来到中国。据悉,圣母神慰院(法文Notre-Dame de Consolation,英文Our Lady of Consolation)的定名是意大利慈幼会祖圣若望·鲍斯高(San Giovanni Bosco,1815-1888年)建议的。自中国的杨家坪隐修院又产生了在日本的熙笃会隐修院。憾圣母神慰院在一九四七年八月二十九日被毁。杨家坪隐修院面积原有一百二十平方公里,万里长城的其中一段也在隐修区内,隐修士们在那里祈祷和工作,如把荒地开垦成为良田等。圣母神乐院在一九五零年迁至香港大屿山至今。大屿山神乐院的子院是今天台湾南投县水里乡的万福圣母院。一九九七年,熙笃会在中国的圣召不多。但是,欧美的某些隐修院圣召仍然不算少。
二十世纪上中叶,对熙笃会来说仍是相当昌盛的时期,众多的新隐修院拔地而起。特别是第二次世界大战后,北美圣召蓬勃。麦尔顿(Thomas Merton,牟敦,1915-1968年)便是该地的隐修士之一。
麦尔顿出生在一个无信仰的家庭。曾在英国剑桥大学(Cambridge University)和美国纽约哥伦比亚大学(Columbia University)读书。研究过共产主义,但在此后,他认识了天主教,感到更适合自己的理想,遂在一九三八年领洗加入了天主教。又由于朋友的影响,他在三年后(一九四一年)进入美国肯特基(Kentucky)州的日色玛尼(Gethsemani)熙笃会院。一九四八年他的自传《七重山(The Seven Storey Mountain)》出版后,在美国成为最受欢迎的读物。《七重山》的定名源自意大利诗人但丁(DanteAlighieri,1265-1321年)用托斯坎尼语写得《神曲(Divina Commedia)》中的某些情境之描述。汉译《神曲》称「重(山)」为「圈」,在「圈」内还有「环」。他在这本书中以散文的方式描述了他的早期生活和初步的隐修生活。一九六八年十二月十日,在泰国参加东西方专家讨论默观(静观)祈祷方式的国际会议时,因某种电器接线错误,而触电身亡,葬于日色玛尼隐修院小圣堂附近的隐修士公墓。他在短短的二十年的隐修生活中,他的重要作品竟有四十余部。如:《隐修祈祷之趋势(The Climate of Monastic Prayer)》、《默观的种子(Seeds of Contemplation)》、《升向真理(Ascent to Truth)》、《默观(静观)祈祷(Contemplative Prayer)》、《旷野的智慧(Wisdom of the Desert)》、《约纳的迹象(Sign of Jonas)》和《隐蔽的整体(Hidden Wholeness)》等著作。他的许多作品于二十世纪五、六十年代在英语国家,特别是在美国引起了不少人对默观祈祷的兴趣,产生了惊人的震撼力量。麦尔顿无疑是现代世界对宁静的、献身的、克己的隐修生活作出积极回应的熙笃会隐修士的最佳代表。[参考一九九六年四月二十八日《教友生活周刊》刊载的《我作了十几天的隐修士》一文。参考尼古拉、耿永顺合著,《隐修伟人列传》,法国穆兰,1996年,17页。]
 
 
结束语
 
二十世纪天主教最让人瞩目的就是在一九六二至一九六五年召开的梵蒂冈第二届大公会议。对于基督徒来说,它的召开并未改变我们的信仰,而是在这变化万千的今日世界使我们的信仰生活更加巩固,更活出真意义来。梵二会议要求世界各大隐修会重新找到他们的会祖的神恩,且在今天体现出来。对于任何隐修会的创立、改革都是为了面对新的时代。隐修人士(包括隐修士、隐修女、隐士等)回应他们的圣召,都是虔诚和忠诚的表现。他们深知无论虔诚或忠诚都不是盲目的。今天的隐修人士的忠诚并不是重复过去,而是在新的时代活出新意义、新精神来。
隐修人士的生活都是为了赞美天主和人类的得救。昔日搞改革、重整的圣隐修人士都是愿隐修者重返根基,再回泉源。隐修人士的不断地祈祷和默观生活就是他们的福传使命。他们认为这样是他们最好回应圣召的方式,因圣召的根本来自天主,而非是人组织人的圣召。对于隐修人士来说,他们的圣召也是个奥迹。在真正的祈祷、默观生活中大家会发现静默的重要性,藉着静默我们会「经验到天主」。今日世界与信仰南辕北辙,各种形式的宗教上的不幸使隐修圣召少而又少。尽管如此,这并未改变隐修士对其圣召的忠诚及回应。任何一位都该仔细面对自己的圣召,在这种生活中定会遇到孤独、紧张、挫折等,但如果把回应圣召生活作为实现一个超越性的价值,人人都可敞开心胸去接受恩宠,去面对这种准备超越自我的圣召生活,去克服每天的紧张情绪。
「一个不信主、不会欣赏美、爱及艺术的人是不完美的。」[莘泽,《善度美丽的人生》,台北光启出版社,1997年,151页。]若一个国家或地区没有隐修人士也可称为美中不足。隐修生活并非是不完整的和无关紧要的事。凡有这种召叫的男女都应该把他们的理智和意愿完全地献给全能、全知、全善的天主。隐修人士的祈祷可使荣归于主、人类得福。天主、信仰、教会、隐修生活等并不局限在某一文化、语言、气候、种族和国家,而是向世界上的任何一个人开放的,因每人都应活于他的特别圣召使命。我们祈求仁慈的天主使度隐修生活者逐日剧增,特别是在地大物博、人口众多、充满宝藏、有着五、六千年灿烂文化的四大文明古国之一、历来不段有隐修人士的神洲大地茁壮,我们期盼着硕果磊磊的有朝一日。主耶稣基督说:
「求,就得;寻,必获;叩,定开。」
我们相信,我们的憧憬不会成为泡影……。[本文其它参考书目:中国主教团秘书处出版,《梵蒂冈第二届大公会议文献》,1992年5版。熙笃会著,耿永顺译,《熙笃会隐修院》,法国里昂,1996年。马能谛(Alessandro Manenti)著,胡安德译,《圣召、心理与恩宠》,台北上智出版社,1995年再版二刷。JeanLafrance著,贾彦文译,《向隐秘中的天父祈祷》,台北上智出版社,1995年初版三刷。尼古拉、耿永顺合著,《隐修伟人列传》,法国穆兰,1996年。]
 
 
 
参考书总目:
 
外文部分:
AYROLES Michel,Le guide marabout de la musique et du disque classique, Les nouvelle éditions Marabout s.a. Verviers, 1980.
BOKENKOTTER  Thomas,  A Concise History of the Catholic Church, Image Books Doubleday, New York, London, Toronto, Sydney,
BROSSE  Oliver de la, ( publié sous la direction de), Dictionaire de la Foi chrétienne, Tome I, Les Mots, , Antonin-Marie Henry, Philippe Rouillard, Les éditions du Cerf, Paris, 1968.
CHARBONNIER Jean, Histoire des Chrétiens de Chine, Coedition Desclée/Begedis, 1992, P.47-54 .
CONGOURDEAU  Marie-Hélène et  FOURNIER  Jacques, Le livres des  Saints , Editions Brepols, Paris, 1995.
Cultureel Ambassadeur Vlaanderen, 6e   Festival   van  het  Gregorianns, Watou, Esthetiek & Spiritualiteit, Programma, 7-11 Mei, 1997.
Dom Pierre-C閘estin  LOU Tseng-Tsiang , L’invasion et l’occupation de la Mandchourie jugées à la lumière de la Doctrine Catholique par les écrits du Cardinal Mercier publié par les éditions du Foyer, Paris, 1933.
Dom Pierre-Célestin  LOU Tseng-Tsiang ,Abbé tit. de Saint-Pierre de Gand:  Souvenirs et pensées (6e edition  ),suivi d’une Lettre a mes amis de Grand-Bretagne et d’Amerique, Abbaye de Saint-André, Bruges, Editions du Cerf, Paris, 1948.
Dom Pieter Batselier(Prepared under the direction of), Saint Benedicte: Father of Western Civilization, Publishers of Fine Art Books, New York, 1981.
DUHARMELET Genevieve: Homme d’Etat, homme de Dieu, Dom Lou, , Collection <<Convertis du XXe siecle>>publiee sous la direction de F. Lelotte, S.J.directeur des éditions <<Foyer Notre-Dame>>, Bruxelles..S. D.
Geo, No 22, à la découvert d’unnouveau monde: la Terre, Magazine mensuel édité par  Participations éditions Presse SA, Paris, 1980.
GRYSON R. Cours de l’histoire de l’Eglise, donné à  l’Université de Louvain-la-Neuve, Belgique.
HEYNDRICKX Jeroom: Historiography of the Chinese Catholic Church, 19th and 20th centuries, Louvain Chinese Studies I, Published by Ferdinand Verbiest Foudation, K.U.Leuven, 1994.
JOHN Eric ( Edited by), The Popes, A Concise Biographical History, Roman  Catholic Books, Harrison, NY 10528, 1994, Original edition published in Great Britain in 1964 by Burns & Oates, publishers to the Holy  See, P. 214-216.
KELLY J.N.D., Traduit de l’anglais par Colette Friedlander ocso,Dictionnaire des Papes , Brepols, 1994.
Le Grand-Saint-Bernard, Printed in Switzerland, Pillet SA, CH-1920 Martigny – 1994.
Mc BRIEN Richard P. The  Harpercollins  Encyclopedia of Catholicism, , Harper San Francisco, Harpercollins Publishers, New York, 1995.
NEUT Edouard: Jean-Jaques Lou, Dom Lou, Quelques ebauches d’un portait, quelques aspects d’un monde , ,éditions << Syntheses >>, Bruxelles,1962.
Offical Journal of the National Geographic Society, National Geographic, Vol. 132, No 6. Washington, D.C. 1967.
RAHNER Karl, Encyclopedia of Theology, The Concise Sacramenyum Mundi, Crossroad Publishing Compagny, New York, 1984.
REY Alain( Redaction dirigée par):  Le petit Robert des noms propres, , Nouvelle édition refonfue et augumentée sous la direction de Thieri Foulc, Dictionaires Le Robert, paris, 1994.
The Journal of the National Geographic Society, National Geographic, Vol. 124, No 6. Washington, D.C. 1963. Vol. 132, No 4. Washington, D.C. 1967.
WU Ching-Hioung Jean : Dom Lou, Sa vie spirituelle , preface du R.P. Garrigou-Lagrange, O.P. Desclee de Brouwer, 1949.
 
中文部分:
 
《访问陆徵祥神父日记》,载罗光著:《罗玛四记》,页223-273页,香港真理学会,天主教华明书局出版。
《基督教词典》编写组,《基督教词典》,北京语言学院出版社,1994年。
《天主教教理》(中文版),天主教教务协进会出版社(中国主教团),1996年,469页。
《华侨志》(总论),华侨志编纂委员会编印,1978年增订三版。
《三民主义问答》,上海三民图书社印行,1945年。
「示」编辑委员会编著、出版,《基督>>,1988年再版。
安妮·费曼德(AnneFremantle)著,香港公教真理学会翻译,《不朽的圣人》,香港公教真理学会出版,页57-58。
曹立珊著,《灵修谈丛》,天主教耀汉小兄弟会出版、发行,1990年。
陈文裕著,《天主教基本灵修学》,生命意义出版社,1990年?
邓辛疾、萧默治合著,施安堂译,《天主圣教训导文献选集》(第二版),1975年。
辅仁神学著作编译会编辑,《神学辞典》,光启出版社,1996年。
傅梦弼著,张帆行译,《科学家的人生观》,香港生命意义出版社。
耿稗思(ThomasàKempis)著,《师主篇》,光启编译馆译,1992年台十九版。
顾保鹄编著:《中国天主教史大事年表》,台中光启出版社,1970年。
顾卫民著:《基督教与近代中国社会》,上海人民出版社,1996年。
海思(CanrltonJ.H.Hays)、穆恩(ParkerThomaeMoon)、威兰(JohnW.Wayland)合著,李方晨增订:《世界通史》,台北豪华书局,1973年六版。
黄正铭等著:《中国外交史论集》(一、二),中华文化出版事业委员会出版,1957年初版。
景余著,《竹溪发现《鲁班经》》,载《人民日报》(海外版)(第3864号),一九九七年五月二十八日,原载《文化报》总第652期。
孔拉·德·梅斯泰(ConraddeMeester)著,梅乘骐译,《天主圣三是我的欢乐,真福圣三依撒伯尔的生活与使命(Taprésenceestmajoie!vieetmessaged’ElisabethdelaTrinité)》丁宗杰校,陶培玲整理,上海光启社,1990年。
欧迈安著,宋兰友译,《天主教灵修学史》,香港生命意义出版社,1991年。
穆启蒙编著,侯景文译,《中国天主教史》,台北光启出版社,1992年4版。
穆启蒙著,侯景文译,《天主教史》,台北光启社,1981年。
尼古拉、耿永顺合著,《隐修伟人列传》,法国穆兰,1996年。
李连庆主编:《中国外交演义》(晚清时期),北京世界知识出社,1995年。
李鹿苹主编,《世界地理百科全书》,自然科学文化事业股份有限公司出版,1980年再版。
马能谛(AlessandroManenti)著,胡安德译,《圣召、心理与恩宠》,台北上智出版社,1995年再版二刷。
李瞻著:《世界新闻史》(增订),国立政治大学新闻研究所印行,1977年五版。
李永文、马应珊著,《揭开唐代吐蕃墓葬群神秘的面纱》载《人民日报》(海外版)1997年5月26日。
林瑞琪著,《谁主沉浮》,香港圣神研究中心出版,1994年初版。
刘家驹编撰:《中国历史图说》(十一)《清代》新新文化出版社。
刘锡五著:《中华民国行宪史》(一、二),中华文化出版事业委员会出版,1958年。
罗光著:《教廷与中国使节史》,传记文学出版社印行,1983年再版。
罗光著:《陆徵祥传》,香港真理学会出版,1949年初版。
罗孟浩著:《论责任内阁制》,中华文化出版事业委员会出版,1958年。
罗渔著,《柏渠夕唱》,台北恒毅月刊社出版,1990年。
清史编纂委员会(与中国文化研究所合作),《清史》(八之七),国防研究所出版,1961年。
小德兰著,苏雪林译,《一朵小白花》,闻道出版社,1996年。
许纪霖、陈达凯主编:《中国现代化史》(第一卷,1800-1949),上海三联书店,1995年。
D.BernardMar閏haux著,侯景文译,《圣本笃的身世、会规及灵修》,台中光启出版社,1980年,页9-11。
沙百里著:《评儒家思想特色的实用主义对现代化的贡献》,载中华孔子学会编《儒学与现代化》——儒学及其意义国际学术研讨会论文集,人民教育出版社,1994年。
舒新城、沈颐等主编,《辞海》(合订本),中华书局印行,1947年发行,1948年再版。
任继愈主编,《宗教词典》,上海辞书出版社,1981年。
阮仁泽,高振农主编:《上海宗教史》,上海人民出版社,1992年。等。
苏雪林著:《由罗著陆徵祥传引起的话》,载《灵海微澜》(第一集),台南闻道出版社,1978年。
涂世华著,《景教在中国天主教传教史上的地位与兴衰》,载《道风》(汉语神学学刊)第五期,1996年。
吴宗文译,《论圣礼中的音乐》(礼仪圣部训令),铎声月刊社,1967年。
天主教教务协进会出版社(中国主教团),《天主教教理》(中文版),1996年。
陶伊皮著,钟建闳译:《历史之研究》(三),中华文化出版事业委员会出版,1958年。
王克禄著,《罗马古迹》,思高圣经学会出版社,1992年。
王书楷编,《天主教早期传入中国史话》,湖北蒲圻,1993年。
熙笃会著,耿永顺译,《熙笃会隐修院》,法国里昂,1996年。
JeanLafrance著,贾彦文译,《向隐秘中的天父祈祷》,台北上智出版社,1995年初版三刷。
一九九七年六月八日香港《公教报》的《小德兰逝世百周年,教宗吁效法传教热忱》一文的综合报导。载《公教报》,第2781号。
一九九六年四月二十八日《教友生活周刊》刊载的《我作了十几天的隐修士》一文。
张奉箴著:《献县教区简史>>载<<赵主教振声哀思录>>,1976年。
渔声编著,《美好的故事》,选编河北天主教信德编辑室出版发行,1993年。
中国主教团礼仪委员会编译,《每日礼赞》,天主教教务协进会出版社,1994年10版。
中国地图出版社编制出版,《最新实用世界地图册》(中外文对照),1994年。
中国历史博物馆编:《中国近代史参考图录》(合订本),上海新华书店发行,1986年。
中国社会科学院近代史研究所翻译室,《近代来华外国人名辞典》,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81年。
中国主教团教义委员会编,《天主教的信仰》,台北上智出版社,1994年9版。
中国主教团秘书处编译,《天主教法典》(拉丁文—中文版),1992年再版。
中国主教团秘书处出版,《梵蒂冈第二届大公会议文献》,1992年5版。
中国主教团秘书处出版,《梵蒂冈第二届大公会议文献》,1992年5版。
中国主教团主办,《庆祝我国建立圣统制五十周年暨纪念六位国籍主教祝圣七十周年》(学术研讨会议手册),台北辅仁大学承办,1996年。
朱永福著,《我们的音乐—格里高列歌曲》,载《天主教研究资料汇编》第34期,天主教上海光启社出版,1994年。
赵敦华著,《基督教哲学1500年》,北京人民出版社,1994年。
赵一舟著,《礼仪与艺术》,载《神学论集》第54期,辅仁大学附设神学院编,1982年。赵一舟著,《在比国鲁汶过圣周》,载《铎声》,第366期,1997年6月号。
曾虚白主编:《中国新闻史》,国立政治大学新闻研究所印行,1973年三版。
哲学大辞书编审委员会编著,《哲学字典》,辅仁大学出版社,1990年。
隐名氏著,耿莘泽译,《古木兰——圣经手抄本的发现及研究》闻道出版社,1996年。
隐名氏著,《圣女大德兰谈祈祷》,载《修院教育研习班课程资料》,比利时鲁汶大学主办,于比利时布鲁日,1994年。
邹保禄编著:《徐光启小传》,台南闻道出版社,1982年。
莘泽著,《善度美丽的人生》,台北光启出版社,1997年。[本参考书总目只列入引文中的主要参考书目。圣经原文对照数种中外文译本。]

 

 

 

 

 

 

 

 

Advertisements

作者: Domdionysius

罗马天主教徒,教名雅各·比约,奉行传统主义,追随圣庇护十世司铎会。幽燕独立运动发起者之一。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