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丁礼天主教会传统服饰与用品

写在之前:受小郎弟兄的邀请,希望我在闲暇时间将天主教会拉丁礼部分的一些服饰与用品的资料做收录和整理。但是在大陆很难找到太多的或太详细的资料与历史,为此,本文章关于服饰与用品介绍的部分是简短甚至不完整的,且是从各种资料中收集的。
但已经倾尽本人全力,望阅读者海涵。另外,如文章涉及到的资料有误,还望神父、教友们给予指正或完善本资料,谢谢!
1、   领布/方领巾(The amice) 
拉丁礼天主教会传统服饰与用品 拉丁礼天主教会传统服饰与用品

拉丁文为amictu,原意有“覆盖”之意。司铎在举祭前,应按照顺序穿戴祭衣:在穿着苏褡时,先洗净双手,穿戴领布,完毕后外穿镂空边大白衣(alba),腰间束圣索(cingulo),非五六品助祭需佩戴手带(Manipulum),手带佩戴完毕需佩戴神职领带(stola),若为神父,需要将领带交叉在胸前成十字形用圣索固定(若为五六品修士领带斜跨垂于右侧,若为主教则领带双垂直下),最后穿戴祭披(Casula拉丁弥撒常用罗马式祭披)。穿戴的每个环节,须按照固定经文边穿戴边诵念。结束后,在更衣所点头鞠躬,进入祭台;佩戴方领巾时,需将头、肩、颈部全部遮住。在公元10世纪前,神职举祭,需要领巾盖头,路过祭台时从头上扯下。这个传统直到现在在一些修会还在保留。带风帽的隐修会会士在路过祭台前,需要摘帽打千。(在其他时候可以带帽子,因此对于大陆老教友所说的:在教堂内不许戴帽子一事,当存有质疑,是否为民间习俗而非教会习俗?)公元10世纪后,领巾的功能缩减,四角帽(Biretta)的出现,让方领巾无须再覆盖头部,仅覆盖肩膀和脖子即可。神职佩戴方领巾时,当诵念:Accipe amictum,per quem designatur castigatio vocis(尔收下表明节制口舌的领布罢!)领巾拥有提醒神职谨慎言行的含义。
2、大白衣(alba)
拉丁礼天主教会传统服饰与用品

拉丁文alba vestis,公元6世纪前为世俗服饰,普通人皆可穿着。公元6世纪后,保留在神职界,不再属于世俗服饰。穿戴资格保留在“五六品修士与司铎、主教”,不够五六品资格禁止穿戴。大型瞻礼弥撒、圣体降福皆可穿,唯独vesperas和laudes禁止穿戴,但如果举祭后不回更衣所,脱去手带穿上大嘎巴(Cappa)也可以。白衣表示期盼天国的永福与无罪之宠爱,穿大白衣环节时,司铎当念:Dealba me,Domine,et munda cor meum,ut in sanguine Agni dealbatusgaudiis perfruar sempiternis(求主洁净我心,使我心净,以致我这手羔羊之血而洗净者得享永远之乐。)
3、圣索(cingulo)
 
拉丁礼天主教会传统服饰与用品

因为大白衣是直筒衣,比较肥大,为了便于合身,司铎当使用圣索束缚肥大的大白衣。圣索扣有固定的方法。圣索分为两折,将中部做成环状,将两头流苏穿入圆孔系死(拉丁辅祭员应必会圣索使用方法)。圣索在教会内有克制欲望的含义,表示洁德。在梵蒂冈第二届大公会议以后,当司铎穿着的衣服较为合身不需要圣索时,可以不用佩戴。圣索按照当日的服饰颜色可以有不同的颜色变化,最常见的为白色,其他颜色则随瞻礼颜色而定。修会会服中圣索有其他中形式,诸如方济各会的三绳结的白色圣索。佩戴时,司铎诵念:Praecinge me,Domine,cingulo puritatis et extingue in lumbis meishumorem libidinis;ut maneat in me virtus continentiar et castitatis(求主以洁净之索束结我灭我腰中之淫欲,使我保存节制洁净之德)
4、領帶(Stola)
拉丁礼天主教会传统服饰与用品 拉丁礼天主教会传统服饰与用品

早先为男性与女性都穿着的世俗服饰,前部绣有华丽花纹,后整体衣服被缩减,只保留领带部份。后来保留在神职界,主教、司铎、五六品修士可佩戴,若为神父,需要将领带交叉在胸前成十字形用圣索固定,若为五六品修士领带斜跨垂于右侧,若为主教则领带双垂直下。第二种说法认为,领带的出现是为了纪念耶稣基督被捕时,在脖子上套住的绳索。领带表示拥有天国的永远福乐。Redde mihi.Domine,stolam immortatis quam perdidi in praevaricationeprimi parentis et quamvis indignus accedo ad tuum sacrum mysterium,merar tamengaudium sempiternum(求主还我因原罪逆命所失之领带,我虽不堪行尔奥妙之圣祭,但我愿获常生之乐)
以上图片1为现在常见的样式,图案为圣神、圣血、圣体,以及耶路撒冷十字架(基督真理传播四极)图片2开始前举祭神父将领带交叉并使用圣索固定打结。
5、手带(Manipulum) 
拉丁礼天主教会传统服饰与用品

早先是罗马帝国的贵族们在手臂上佩戴的装饰物。公元10世纪,保留在神职界,撒圣水、讲道与圣体降福时,禁止佩戴。手带有劳苦、功劳之含义,主教给五品修士佩戴时,诵念:Accipe manipulum per quem designantur fructus bonorum operum(尔领受此表明善功效念之手带吧!)修士佩戴时答:Merear,Domine ,portare manipulum fletus et doloris;ut cum exsoltationerecipiam mercedem laboris.(主呀,我应该带此悲哀痛苦之手带以致将来欣然领受劳苦之赏)
6、祭披(Casula)
拉丁礼天主教会传统服饰与用品

公元6世纪后,祭披在神职界被穿戴,凡举祭都必须穿着,只准许神父、主教穿着。若举祭结束后需要圣体光子降福,务必脱去祭披,改换袈帕(pluviale)。拉丁礼祭披分为很多形式,形式随着年代逐渐演变,常见为罗马式与哥特式。祭披表示爱德,晋铎典礼时,主教授予新神父祭披,诵念:Accipe vestem sacerdotalem per quam caritas in telligitur(尔领受这表明爱德司铎之祭衣罢!)
7、袈帕(Pluviale)
拉丁礼天主教会传统服饰与用品

最早是世俗的雨衣,用于遮挡雨水沾湿衣服,后保留在神职界。拜安所、撒圣水时需穿,主教大礼弥撒,应有一位襄礼神父穿着。颜色与图案有很多种。从天主教会脱离出去的英国圣公会坎特伯雷大主教出席盛大典礼时,也常穿着。在中国大陆,也常将此衣称为“大嘎巴”,因为在拉丁语中,此衣也被称为“Cappa”,但与“Cappa magna”(主教大礼服)有明显不同。
8、五品衣(Tunica) 
拉丁礼天主教会传统服饰与用品

罗马古代时候的短袖服饰,长度过膝,非奴隶可穿着,后进入罗马元老院。Tunica与六品修士所穿的Dalmatica有明显不同,但在历史的发展中,五六品修士服已经完全一致。若六品修士穿着Dalmatica,五品为区分,也可以穿着Tunica。在大瞻礼七或祝圣五伤蜡时,五品修士不可穿Tunica,原因为:五品修士Tunica的服饰表示喜乐,主教帮助五品修士穿戴Tunica时,当念:Tunica Jucunditatis et indumento laetitiae induat te Dominus(愿主以中意喜乐之五品衣披于尔身)
9、六品衣(Dalmatica)
拉丁礼天主教会传统服饰与用品

Dalmatica源自意大利东部地区的Dalmatica人,作为世俗衣服穿着。罗马帝国时期,进入罗马贵族阶级,并以此服饰作为流行与美的表达。教宗后来在举祭时穿着,各教区主教争相效仿普及各地。六品修士向宗座提出申请,修士凡在举祭过程中担任辅祭,皆被获准穿着此衣。六品衣按传统共分五色,严斋期、降临期被禁止穿着,原因在于六品衣与五品衣都属于喜乐的服饰,主教授予六品修士六品衣时,应诵念如下经文:Induat te Dominus in dumento salutis et vestimento laetitiae etdalmatica justitiae circomdet te semper(愿主以获救喜乐之衣披于尔身,并愿义德之六品衣常围绕尔)
10、白羊毛披肩(Pallium) 
拉丁礼天主教会传统服饰与用品

白羊毛披肩,事实上宽约六、七公分,长约一公尺,用每年一月二十一日圣女依搦斯瞻礼当天献给教宗的两只白羔羊的毛织成的,带上用黑色的丝线织绣着五个小十字架,象征耶稣的五伤。肩带的形状像英文字母的’V’字,它披挂在总主教的肩膀上,两端垂到胸前。
教会什么时候开始有授给总主教白羊毛披肩的正确时期不详,可是在第四第五世纪便已经有相关的记载和解释;第四世纪君士坦丁堡的宗主教圣若望金口的一位徒弟,他也是一位主教,就把白羊毛披肩的意义解释得非常完美。意大利东北海岸与东罗马帝国君士坦丁堡关系极为密切的古城拉文纳(Ravenna)有一座建于第六世纪、举世闻名的圣阿波利纳莱(Sant’Apollinare)圣殿,圣座圣殿最引人入胜的是它那已有一千五百年历史的细石镶嵌,其中有一幅镶嵌画是第二第叁世纪世纪间拉文纳的第一位主教圣阿波利纳莱主教肩上披着白羊毛肩带。可见主教身披白羊毛肩带已经可以溯自公元第二第叁世纪。身为主教的人肩披白羊毛肩带,象征主教是牧人,用羊毛织成的肩带象征着迷失的羊,羊被牧人找回来,牧人疼爱自己的小羊,欢天喜地地把羊背在自己肩上。这就是福音所记载的耶稣所说的他是善牧的比喻。主教是牧人,他们必须效法善牧耶稣热爱自己的羊群,甚至为自己的羊群牺牲性命。
东方教会的主教至今仍然披着肩带,但是西方教会后来改变习惯,只把白羊毛披肩授给世界各地总主教区的总主教,因为他们与罗马教宗有比较直接和密切的关系,也因此,白羊毛披肩由罗马的主教教宗亲自授与。教宗是伯多禄宗徒的继承人,伯多禄宗徒则受到耶稣托付,要牧放耶稣的羊群。这就是每年圣伯多禄圣保禄瞻礼,教宗在圣伯多禄广场或在圣伯多禄大殿主持隆重弥撒祭典,并在礼仪中,授与总主教白羊毛披肩的来历和意义。
11、教宗絨帽(Camauro)
拉丁礼天主教会传统服饰与用品

绒帽(camauro),源于希腊语kamelauchion(“骆驼皮帽”的意思),拉丁语称为camelaucum,是天主教教宗专用的一种帽子。宗绒帽是以红色羊毛或天鹅绒周围饰以白色貂皮,通常在冬天戴,以代替小瓜帽(zucchetto),而其他圣职者戴四角帽(biretta)。如四角帽以及学者所戴的四方帽一样,绒帽也源于皮莱乌斯帽(thepileus),起初是由剃度(tonsure)过的圣职者戴着以防头部受凉。它经常和肩衣(mozzetta)配套,后者有时也用毛皮衬里。绒帽自12世纪起就成为了教宗的衣饰。1464年前,它也被枢机戴着,但没有貂皮剪边。自那时起,绒帽便成了教宗独有的衣饰,而枢机们只能戴深红色的四角帽了。教宗绒帽自1963年教宗若望二十三世死后一度绝迹,直到2005年12月末重新出现在教宗本笃十六世的头上,被当时的传媒形容为圣诞老人。
12、长形斗篷(Ferraiolone) 
拉丁礼天主教会传统服饰与用品

神职人员当出席大型瞻礼或官方礼仪场合,所穿着的礼服。因为按照罗马教会的传统,神职人员外出,不可将苏褡(Sotane)显露出来。根据神职人员等级的不同,颜色、面料也有相应变化,梵蒂冈第二届大公会议后被取消,但现今依然有神职在穿着。
13、三重冕(Tiara)
 
拉丁礼天主教会传统服饰与用品

三重冕的出现是一个缓慢的历史发展过程。按照历史记载,第一次佩戴三重冠的教宗为英诺森三世。三重冠出现前,世界主教(教宗)佩戴普通主教冠,其后出现了一重冠、二重冠。波尼法爵八世教宗时代,八世教宗修改教会服饰,其中包括将枢机团内的主教服饰颜色改为猩红色,并最终确定了现在所看到的三重冠样式。三重冠代表着教宗至高无上的对教会的训诲、治理、圣化三种权力。最早的三重冠并无特别的装饰,后来的发展中,三重冠的造型与装饰逐渐改变,一般镶嵌各色宝石,还出现了阶梯型、椭圆形等样式风格。图片为教皇真福若望二十三世所佩戴的三重冕,现保存于梵蒂冈博物馆;
教会服饰及用品复杂多样,且形制奢侈华丽,皆为提醒教友应期盼天国之美好,与教会对天主的尊崇。梵蒂冈第二届大公会议以后,教会规定应按照朴素、简洁为服饰特色,邀请意大利流行服装设计师重新予以修改,依然体现出在天主教会在服饰艺术上突出且与众不同的特色。本文中涉及到的服饰与用品,仅为天主教会万千物品中的一小部份。因碍于才疏学浅,无法搜罗更多的其他服饰、用品之历史。望各位教友、神父尽力搜集天主教会传统圣物之历史资料,将教会圣艺的文化广川各地。
14、圣爵、圣布、圣盖、圣袄、九折布、圣囊、圣盘 
拉丁礼天主教会传统服饰与用品

圣爵,分为圣血爵与圣体爵,常见的圣爵材质为纯金或至少是纯银的。若堂区经济引起困扰,在提前向宗座申请,得到批复后,圣爵材质才可以是非贵重金属的(锡),但杯子内部务必镶金。圣爵由爵碗、爵柄、爵托三个部份组成,传统的圣爵爵托应刻有小型十字,司铎常在刻有十字的一侧饮用圣血。图1为至圣教宗庇护九世所使用的纯金镶钻圣血爵,现收藏于梵蒂冈博物馆。
 拉丁礼天主教会传统服饰与用品
圣盘、九折布,盛放圣体时使用,与圣体爵是一体。圣盘下按照传统应刻有小型十字符号(若无也可以),举扬圣体圣血时,司铎将托起圣盘。按照规定,圣爵与圣盘被祝圣后方可使用,否则属于大罪,祝圣圣爵之权利,仅保留在主教身份。
九折布,应放置在祭台台布之上,在拉丁弥撒中,神职需要将圣体倒在九折布上。故司铎举祭,不使用九折布被视为大罪。圣体降福、圣体楼中或明供圣体时,座下皆需要放置九折布,总而言之,圣体的出现都常出现九折布。九折布必须使用白色亚麻布为材质,不准在正中绣花,布面若受损,不许再次使用,投入圣井封存。
拉丁礼天主教会传统服饰与用品

圣盖、圣袄、圣布、圣囊
在拉丁传统中,圣爵在被使用前,需要使用圣袄覆盖,并将圣袄布面的前面两角伸直,让教友无法看到圣爵。搭配顺序依次为:1、圣爵覆盖圣布2、放置圣盘在圣布上3、圣布上放置圣盖4、圣盖外覆盖圣袄5、圣袄上覆盖装有九折布的圣囊。此图为完整覆盖后的形态
使用后的圣布,应按照顺序清洗,司铎自己先使用热水清洗一次,热血洗后,应用温水、凉水再洗个一次。
15、香炉(censer)
拉丁礼天主教会传统服饰与用品 拉丁礼天主教会传统服饰与用品

香炉最开始为罗马帝国时期,罗马贵族出行时使用的火炉。罗马官员出行,按照礼制应点燃一支蜡烛,一个人拿着火炉防止蜡烛熄灭后可以迅速借火点燃。教宗也效仿这种礼制,教宗出行时配有火炉、持蜡者。8世纪,火炉开始改为提炉样式,加上金属环链,但不用于上香。公元9世纪,提炉被用于上香。公元14世纪,提炉设备更加完善,与今日相同;在东正教会中,现今保留了单手香炉的传统。
 
原作者(网名:站在你背后648652214)2013年8月24日写于北京
Advertisements

作者: Domdionysius

罗马天主教徒,教名雅各·比约,奉行传统主义,追随圣庇护十世司铎会。幽燕独立运动发起者之一。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