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升弥撒礼仪的十四种方法

    本文作者(Arlene Oost-Zinner, Jeffrey Tucker)为天主教所有堂区提供了十四种改进弥撒礼仪的方法。这些改变是为了增加弥撒礼仪的朴素感和神圣感,并纠正一些刻意制造兴奋感的常见错误。

    天主教徒有时候会在弥撒礼仪中感受到乏味,这当然是不对的。不管教堂的建筑风格有多么乏味,讲道的水平有多低,或是弥撒音乐的品位多么糟糕,祭台上所发生的都是一个给我们救恩的奥迹。但是,乏味确实是一个很难回避的事实,好的礼仪可以消除这种乏味。很多堂区都在弥撒礼仪上努力,但他们的努力往往弄错了方向,一些堂区错误地以为鲜艳的横幅、刻意制造的兴奋感、热闹的音乐和夸张的讲道方式能提高人们的参与度。

   这些方式往往适得其反,因为它们从根子上是谬误的。弥撒里有一种团体的、友好的感觉固然重要,但最重要的是一种把人带入祈祷并默想永恒奥迹氛围。那种追求有趣热闹的努力,从一开始就是错误的努力,论及审美,也达不到效果。一个典型的例子是,在美国,前些年尽管弥撒越来越热闹,越来越倾向世俗流行音乐的风格,参与主日弥撒的天主教徒比例却逐年下降,已经低于参与主日崇拜的新教徒。这些天主教徒要么申请宽免望弥撒的义务,要么去东方礼的教堂望弥撒,要么干脆直接停止望弥撒。那种演唱会式的弥撒看似在短时间内吸引了一些人,但从长远的眼光看,是把更多人赶走了。

   这个现象当然有多种原因,礼仪只是其中一个问题。但是值得注意的是,人们望弥撒的意愿在下降,而这与弥撒神圣感的下降是同步的。总有一些人说他们喜欢在弥撒里牵手、跳舞、跺脚。但从总的趋势看,这些时髦形式带来的新鲜感不能持久对恒久的崇拜和敬礼而言是有破坏性的。美国圣母大学1981至1989年的一份“天主教堂区生活”调查报告总结说,费尽心思让人们唱流行曲风的“圣歌”,特别是在弥撒里弹吉他,最终没有减少乏味感,而是增加了乏味感。

    礼仪的一大要务是帮助人在内心深处反省。下面的十四个改变都是很简单、很容易做到的,也是经美国很多堂区的实践证明为有效的。没有必要一下就做所有的改变,可以一步一步来,最终带来弥撒礼仪的提升。如果你们在自己的堂区这么做,一定会看到效果。

一、 调低音量

   教会存在了2000年,礼仪也进行了2000年,在1950个年头里,弥撒中没有麦克风、电子琴、扩音器、混音设备、环绕立体声等等。而如今,仿佛必须要用大音量才行,很多唱经者似乎变成了音乐会的表演者。现代的礼仪革新者似乎倾向认为,声音越大越好,他们抵触传统的低音柔声,认为声音越大越能让人接受到信息。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当代的广告业专家早已发现,低声能唤醒人的内心,更能让人专注。静默的意义早已被重新认识,教宗若望·保禄二世就曾多次表示,在喧闹的世界里,片刻的静默更能传达意义。所以,在弥撒中切忌大音量,让音量保持在柔和的范围内。

二、 以咏唱作为前奏

   如果你去过基督新教的崇拜仪式,你会发现,崇拜仪式开始之前的十分钟是社交时段。但对天主教徒来说,弥撒开始之前应是祈祷和收心准备的时段。一些堂区以键盘音乐来做准备,但是可以换一种方式:唱简单的拉丁圣咏。以一种平静的、不造作的方式吟唱,在段与段之间稍作静默。这种简单的拉丁圣咏激发人祈祷。反对者会说:人们听不懂拉丁圣咏啊!但是,弥撒前做准备的时间不是为了宣讲什么,不是让人听懂什么。这个时段是反省的时段,是倾听天使以不同寻常的语言舒缓内心的时段。在这个时段,朴素的拉丁圣咏提醒人们:你已进入天主的圣殿。

三、 控制一下“堂区通知”和“画外音”

   对于现代的堂区而言,主日弥撒是难得的聚集信友的时间,借这个时机发布一些堂区的通知有必要。但是一切应该遵循罗马弥撒书的指引,堂区的通知应该在圣体礼仪之后和弥撒礼成之前宣布,且要简洁。不要在弥撒之前宣布一般的堂区通知,除非是那些有必要让人们了解关于当天弥撒特殊信息的通知,神父在决定宣布这种通知时要审慎。还有各种欢迎致辞,都应严格控制,避免导致人们在准备弥撒时分心。弥撒也不需要“画外音”,神父身披祭衣进入圣堂,就是弥撒开始的信号,“画外音”解说在整个弥撒过程中都不应出现。

四、 进堂咏选择简朴的、传统的圣歌

   最早的圣歌都取自圣咏集,歌词有古老的历史,曲调由犹太、希腊传统而来。古今的原则是一样的:圣歌必须表达出信仰的亘古传承,不管词是拉丁文的还是本国语的。那些拙劣模仿世俗音乐的所谓“圣歌”应该被阻止在圣堂之外。圣歌有穿越时空、超越古今的特质,那些极力讨好现世流行乐的所谓“圣歌”不具备这一特质。更重要的是,弥撒的视觉和听觉效果具有团体性,也应把个人的良心带到祭台上的奥迹中。

   进堂咏也可以只由唱经班演唱,这时候参与弥撒的教友就可以放下手中的圣歌集,把目光投向列队前行的神父和辅祭。目光随着十字苦像打头的队列移动,心也随着目光奉献到祭台。一些礼仪专家错误地认为参与弥撒的教友是为了来唱歌的,他们错误地以为参与弥撒的形式就是唱歌。

五、唱出垂怜经

   弥撒中最早的部分不是拉丁文的,而是希腊文的垂怜经Kyrie。这段Kyrie是东方和西方教会团结的象征。现在的罗马礼弥撒中,“上主,求祢垂怜”往往是说出来的,而不是唱出。这么重要的表示悔罪的经文,只用几秒钟就说完了,实在可惜。

   部分礼仪专家不断强调唱歌,但是唯独垂怜经不唱出来。垂怜经如今在弥撒里越来越被忽视。难道表达悔罪不应该在弥撒中被重视吗?Kyrie的曲调非常朴素,再怎么五音不全的神父和教友都能唱出来。用希腊文原文唱也很好,因为它的音节非常简单。我们只有认罪才能好好参与弥撒,这段悔罪经不能随便应付。

[转载]提升弥撒礼仪的十四种方法

六、 选择简单朴素的光荣颂

   现在有很多版本的光荣颂,很多堂区采用流行风格的版本,有些版本非常浮夸俗艳。应该采用朴素的版本,方便教友学习和集体歌唱,即使是本国语言的歌词也可以用较为古朴的吟唱曲调,让这段经文恢复尊威和美感。

   在弥撒中颂扬天主时,穿越时光的拉丁文光荣颂是其它圣歌无法比拟的。如果你所在的堂区对拉丁文感到生涩,不妨从小规模开始做起,从一些特定的场合开始做起,制定一个计划,一步步把教友带向拉丁文光荣颂。

   在多数场合,仍可以用本国语唱光荣颂。但是也不要忘记,弥撒书允许只由唱经班唱光荣颂。在一些庆日可以由唱经班来唱拉丁文光荣颂。

七、 修复圣咏曲风

   圣咏集是圣经中最早翻译成拉丁文的部分,它们对于基督徒的敬拜传统至关重要。但是现在很多圣咏曲风已经变成了爵士乐、民谣。这些乐谱被广为印刷,仿佛这是教会要求这么唱的。事实上,根本不是。

   也许目标可以定为恢复拉丁圣咏(升阶经和简要升阶经),但是对于今天很多的堂区而言这不大现实,因为使用额我略圣咏曲调的英文歌本都不多见了。现在可以做的是,用非常简洁的曲调来唱圣咏,只是几个音符。放弃歌本上那些口水歌的曲调,抛开歌本,这一开始听上去很难以置信,但是真的做起来会发现并不难。一定要庄重为先。圣咏可以不用伴奏而用单独的人声。应该是朴素的曲调,不用整个唱经班合唱。

八、 奉献礼应该是准备的时刻

   在奉献礼时,酒和饼被奉献准备祝圣。这时候的音乐不应盖过接下来的成圣体礼仪,而应帮助人们在心神和灵魂上做准备。这时安静美丽的人声是最好的选择。教友们可以集体唱一首简单的圣歌,可以有伴奏,但最后的一个小节可以无伴奏。拉丁圣歌非常适合奉献礼,这个时段可以使用简单常见的拉丁圣歌:圣母经(Ave Maria)、甘饴耶稣(Jesu Dulcis)、万福海星(Ave Maris Stella)、哪里有仁爱(Ubi Caritas)、求主俯听(Attende Domine)等。这些美好的传统不应丢失,经过反复的训练和熏陶,所有人都可能跟上。

九、简化“信德的奥迹”和繁复的“阿们”

   一些大出版社印制的弥撒曲中,“信德的奥迹”被改成百老汇式的夸张曲风,简直喧宾夺主,要盖过成圣体本身的奥迹。在所谓“旧”礼弥撒中,“信德的奥迹”和成圣体是绝不分开的。现在需要改变的是,让朴素的、无伴奏的“信德的奥迹”回归,回应的“阿们”也不要浮夸,两个音符就够了。

[转载]提升弥撒礼仪的十四种方法

十、缩短平安礼

   这个礼仪原本是非常庄重的,如今完全变味了。平安礼在成圣体之后,在这个时段到处说哈喽或者亲吻是选错了时候。唱经班这时候可以发挥作用了,只要唱经班很快地接着唱“天主羔羊”,平安礼就不会没完没了地拖延,绝大多数参与弥撒的人会感激唱经班这么做。

十一、神父领圣体后开始咏唱领主咏(简单的拉丁圣歌)

   在等待领圣体的这段时间里该做什么呢?在很多堂区,几乎没有选择,教友们只能安安静静地看着主祭的神父把圣体分发给一些“精英教友”,再由他们去送圣体。看着这一幕实在令人无法心安。这时候一首简单的圣歌能把人的注意力转移,带向内在的祈祷。弥撒书建议神父领圣体时就开始领主咏。那就按照弥撒书的规矩来吧,这时候是唱经班来唱。

十二、不要逼着人在领圣体中唱歌

   这些年有一些怪现象,其中之一就是让人在排队等候领圣体时唱歌。但是这一努力明显失败了,因为没有人愿意在领圣体时唱歌。再次声明:主动参与弥撒的意思不是不停地唱歌。领圣体时应该由唱经班唱出静谧而美丽的圣歌。咏唱和多声部的合唱最佳,但是也不要忽略管乐作品。总之,应该是激发人祈祷的乐曲,而不是流行的口水歌或者吵闹的歌曲。

十三、领圣体后要有静默时间

   罗马礼弥撒最美的部分之一在于它结束地恰到好处。从领圣体结束到人们离开只有几分钟的时间。领圣体后的一小段时间是静默的时刻,这段静默的时刻里不要放音乐、不要说通知、不要降福儿童,要的是完全的静默祈祷。

十四、不要大张旗鼓地“再见”

   弥撒以“弥撒礼成”这四个字结束,之后不要再说什么。退场圣歌不是必需的。很多堂区,在弥撒礼成后还要在圣堂内做各种晚会式的集体告别。即便有退场圣歌,目的也是让人们心中留着刚刚结束的弥撒的神圣感回到世界中,让人保持着宁静的力量离开,而不是晚会一样的结束。

[转载]提升弥撒礼仪的十四种方法

 

更多的建议:

[转载]提升弥撒礼仪的十四种方法    还有其他一些提升庄重感的方法,它们的核心都是从视觉和听觉方面提醒人们:他们正身处圣堂之中。比如传统的多声部唱经可以增加咏唱主导的礼仪的质感,开办儿童唱经班有利于未来的教会,也有利于打破拉丁文不合时宜的错误说法,花里胡哨的横幅应该拿下来,把位置留给教会历史上美丽的艺术和圣像。

   这些改变会让弥撒礼仪根植于更广阔的基督徒传统之中,这传统跨越了时间和空间,会让望弥撒的教友感到他们属于一个普世教会,而不仅仅属于自己的堂区。

    天主教的礼仪从本质上和结构上都不应该是对流行娱乐的模仿,弥撒礼仪绝不是一场摇滚音乐会,它是一个鼓励忏悔和感受神圣的介质。那些别出心裁的模仿会让前来望弥撒的教友产生被操纵的不良感受。更何况那些刻意激发兴奋感的尝试本来就完全没有必要。罗马弥撒书的指引是令弥撒神圣庄重的保证。2000年的传统证明了这一点。

    弥撒中所有的元素应该形成一个有机的整体,清晰地表明天主子民的团结合一。圣堂以及礼仪的美感应该有助于人们热心朝拜天主,并展示信德的奥迹。

    在风格上,额我略圣咏在一切圣乐中占有最高地位,因为它最适合罗马礼。其他的圣乐,特别是多声部圣乐,也不应被排除,只要它们符合礼仪的精神并有助于增进教友的参与感。

    在当代,来自不同国家的教友参与同一台弥撒的机会越来越多,教友应该受到熏陶,至少能唱少量简单的拉丁圣歌,这样彰显出圣教会的普世性,也能彰显这教会是世世代代从宗徒传下来的。

Advertisements

作者: Domdionysius

罗马天主教徒,教名雅各·比约,奉行传统主义,追随圣庇护十世司铎会。幽燕独立运动发起者之一。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