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会和宗教音乐:过去,现在与未来

[转载]教会和宗教音乐:过去,现在与未来

教会和宗教音乐:过去,现在与未来

 [转载]教会和宗教音乐:过去,现在与未来

瓦伦蒂诺·密塞迪·格劳(Valentino Miserachs Grau)蒙席

宗座圣乐学院院长 (Pontificium Institutum Musicae Sacrae)

 

自1995年始我被任命为罗马宗座圣乐学院院长,PIMS,渐渐地我的生命经历一条不同的道路。从我1966年晋铎,我有交替我的牧职与音乐活动。1973年,我开始在圣母雪地殿(Basilica of St. Mary Major)的圣咏团担任指挥工作,目前我仍居此职位。所以我三十多年来的生命均献身于乐曲写作,指挥大殿圣咏团和其他的合唱团和管弦乐团体,教学,并演奏。

从1995年起所有这些活动都受到了限制,或好或坏,由于我在圣乐学院的管理责任和义务。该为一种道义上的责任,涉及教会的普遍圣乐情况都落在我的肩上。许多人与学院联系,好象这是一所关于礼仪音乐的常规性机构。

但是,当我考虑这个问题时,让我吃惊的是没有任何具体的宗座机构负责监督礼仪音乐。这导致了关于这个课题上教会文件的缺乏。除梵蒂冈第二次大公会议的礼仪宪章 ‘Sacrosanctum Concilium’(1963年),是题献于圣乐,和随后圣礼部的圣乐训令‘Musicam Sacram’(1967年3月5日),已经很少别的关于这个课题。一直有跟随正确道路的高尚成果,但这种沉默允许了一种无政府主义充斥下的全异实验 – 或许在善意下,进行了。在许多情况下,这些实验为礼仪音乐引入一堆庸俗粗鄙,改编自流行音乐或其他极为奇乡异俗的来源,不顾任何保禄六世于1968年自己发表的话,向与在意大利圣咏协会全国代表大会的参与者,意大利的圣则济利亚协会:“并不是所有在圣殿外的都值得越过它的门槛”。

值此圣庇护十世的’在挂虑中'(Inter Sollicitudines)手谕即将百年(1903年11月22号),这代表被最颓废戏剧风格所过度污染的教会音乐改革的一个历史性转折点,我认为一个新的改革应该是时候启动了。这改革应更好地传播和协调地方教堂,无论过去和现在的,正面成果。同时考虑到不同的情况和可能性,它也应以致力恢复额俄略圣咏(Gregorian chant),复调音乐(polyphony)和管风琴音乐,及最近若望保禄二世在2001年1月19号PIMS创办90周年觐见的讲话中严词重新提议,被梵二颂扬的三和弦。这样做改革必须被密切观察和坚决任何歌词或音乐,那就是不配或不方便于敬礼天主,或不具备真正艺术的特点。

在这方面,我最近去了见教会的最高代表们,并请他们考虑是否有可能建立一个宗座机构,负责监管圣乐,更具体地说,礼仪音乐。

我想说明的论文如下。它已几乎成为一个历史的不变数以至一个良好的惯例即将于弊端中结束,而且不会跟随它本来应该的方法去识别好坏。这挑起,或应挑起,一纠正的反应-或者,将提出简单和全面的方式,一场改革。

也许是时间来进行改革吗?什么必须做?第四也是我讲话最后一部分,我会尽量回答这些问题,在细查前三个部分以后[1.中世纪,2.脱利腾大公会议(Council of Trent),3.圣庇护十世]这教训,我们可以从礼仪音乐历史一些时刻出来的话收集到。

4 。第二次梵蒂冈会议及其后果

在1963年12月4日,第二次梵蒂冈大公会议一致通过了关于圣礼的’礼仪宪章’宪法(Sacrosanctum Concilium),其杰出的第四章致力于圣乐。它包含以下出色的工作声明:

1. 教会批准和承认神圣敬礼一切形式有适当素质的真正艺术。圣乐的目的为光荣天主和圣化教友。

2. 圣乐的遗产必须保存和加强以最大的管理,并承诺就必须推动’唱经班'(scholae cantorum),同时不忽视教友的积极参与。

3. 音乐的教育和实习必须于神学院认真培养,在全部男女的初学院,其他天主教学院和学校。我们还建议,如果适宜,设立更高的圣乐学院。

4. 教会承认额俄略圣咏为罗马礼仪本身的专有:因此,在礼仪庆典,如条件允许的情况下,应该给予最重要的地位。

5. 其他形式的宗教音乐,尤其是复调音乐,决不应被排除于时辰颂祷礼。

6. 管风琴是非常荣幸作为拉丁教会传统的乐器。它的声音能够为教堂仪式增添奇光异彩,并极能提升心灵向往天主与天上事物。其他乐器,也可接纳在神圣敬礼中,但必须适宜于神圣用途或可以使之适宜,符合圣殿的尊严,又真正有利于信友的熏陶。

7. 音乐家,充满基督的精神,应该感到自己鼓励培养宗教音乐,并增加其遗产。他们应该撰写可唱的旋律,不仅是为更大形唱经班,而且较小的,并且有利于信友的积极参与。

圣乐训令(De Musica in Sacra Liturgia),由圣礼部在1967年3月5日出版,更为深入研究详情,但至少没有自我脱离由梵二大公会议的审议。

这些文本真是一个令人惊叹的全貌让阅读它的开阔眼界!但我们不是却给居住在一个荒凉景观,梵二的法规被忽视后,而相反的过程经常接蹱而来,为时四十多年了!

梵二已被一些鲁莽大胆的人和那些怯懦被动的人出卖了。你想要一个最近的例子吗?一位在圣乐领域位高权重的人,在接受意大利日报采访时,用这些启发性的话回答应该怎样看待巴赫(Bach),莫扎特(Mozart)和帕莱斯特里(Palestrina)的音乐问题时:“这些属于过去的历史,被认真地加以研究和在音乐会中演出。但是在许多情况下,它们并不适合于礼仪当中。“

如何协调这样的判断与上述梵二的想法?如何协调它与若望保禄二世,于1994年2月2日帕莱斯特里逝世第四百年给多梅尼科·巴托卢兹(Domenico Bartolucci)蒙席,宗座音乐小堂,永久指挥写的信?教宗颂扬帕莱斯特里作为一个音乐家,作为一个基督徒,甚至是一个“礼仪学家”后,继续说:

“他让自己在礼仪精神所指导下寻求一种语言,在不放弃情感和原创性,不会落入陈腐和平庸的主观主义。这些素质,永远存在于他大量的音乐剧,也有助于建立一种已经成为经典,于作曲领域公认为教会风格的典范。“

继续,教宗把手指放在我认为是真正的伤疤:

“如今,一如以往,音乐家,作曲家,礼仪团体的歌咏团团长,教堂管风琴手和乐器演奏者必须认识到有必要进行认真和严格的职业培训。首先,他们必须注意不要免除其任何作曲或解释的受到启发,改正,并注意美学的尊严这些义务,使其成为有效的祈祷。“

在1970年罗马,我们看到所谓的“打倒弥撒”的现象。它有如核危机的效果,其致命后果来自承认“礼仪公民权”这做法是危险的,因为它是鲁莽的。这就是说,礼仪音乐现在可以-或什至必须? -简单地变调为世俗音乐然后其风格。弥撒-市场音乐-不协调,枯燥乏味,和短暂的-当时错误和不义的被称为“流行”,只是作为其令人惊惶失措,喧哗的,吵闹的,扭曲的表现方式,如此高兴,人海茫茫,无辨别能力的观众误称之为“音乐会”。正是这种虚假的“流行”类型,不择手段的供应商通过讯息网络所施加的压倒性的力量,已经干涸了额俄略圣咏的清泉而有文化的流行音乐构成了我们教堂和庆典最美丽的装饰。

我们深感安慰的是圣父在2001年1月19号纪念PIMS创办90周年觐见的讲话中说:

“ 梵二指定为有享有特殊地位的音乐形式和乐器之研究与训练-额俄略圣咏,神圣的复调音乐和管风琴-应当保护和发扬。只有这样,礼仪音乐才能在圣事的举行,并以特别方式,于弥撒中可敬地履行其职责“

, “只有这样”是美好如金,但谁会听教宗的声音呢?现在,这些原则的遵守,被数世纪历史的传统巩固,已经失势,我们已经跌倒,只要看看礼仪(即使是在多少声望高的主教座堂)变成这么多节日的流行音乐。教会的教诲已被扭曲,其借口为一个必要的现代化,一个合法的更新,一个本地化,并将给予基督徒的信息和它奥迹的庆祝更易于人的理解。

我不知道主管当局是否真正察知恶性音乐惯例的范围一定程度上已经在到处传播,它对’祈祷法则‘(lexorandi)造成负面影响,从而也对’信仰法则‘(lex credendi)。无庸置疑的迹象是目前贬抑的不正确理解唱歌在礼仪上的职能是现在的不幸形容,如“礼仪庆祝活动由这样那样的合唱团的某某表演,伴唱,增添加欢喜。“ 事实上,明显的是那些用这种方式表达自己的,认为礼仪歌唱无非或多或少愉快的消遣。

目前的情况是否似乎给你,至少在其最强烈的形式下呈现了许多比拟先前概述的三个历史时刻,特别是有关圣庇护十世改革的情况?

但是我们必须注意到一个重要的区别:过去的改革,用以处理各种也许“过度”的音乐形式,但正规上是正确的。但大部分当代写成的“音乐”无视,我不说其语法,但即使是ABC的音乐艺术。或多或少我们认为的危急情况,是从来没有过像现在的衰退。

我显然认为改革是必要的,将激励对梵二忠诚的承诺。这个问题必须认真对待,首先在培育。有一定年纪的神父会使想起有多少在神学院给予音乐培育的重要性。在目前的’培育准则‘(Ratio Studiorum)音乐甚至没有提及,这当然不是什么梵二的期望。什么是需要的,因此,是心态的改变,考虑礼仪的庆祝-包括音乐-需要我们的全力关注。

漂亮的教堂,珍贵的祭衣,出色的礼仪文本翻译有什么用途,如果音乐是可怕的?我们必须考虑到教区或跨教区音乐委员会所提出的好建议,并找到一种方法提供给堂区风琴(我们失去了这么多),以管风琴为主。如果许多人没有安装,这也是因为电子的水平也得到了很大提高。我们必须习惯这想法,这必要拨出资金供音乐开支;志愿服务是非常值得称赞的,但我们必须确保那些谁在这领域工作的是有好充分准备,在音乐上和礼仪上。如果这是很难完成,我们必须求助于专业的专家,保证他们至少有一份体面的报酬。我们必须加快建立’唱经班'(scholae cantorum),大还是小如条件允许的情况下。

我们必须坚持以一切可能的状况下,设立圣乐的学校。或者,至少我们必须于已经存在音乐学校成立圣乐课程,因为这在意大利已经开始。有许多管风琴家知道如何演奏音乐会作品,但不要求他们伴奏圣咏团,即兴弹奏,发明伴奏,对一个结构严谨的庆典选择音乐-所有教会风琴手应该知道如何这样做的东西-因为从来没有人教授他们这一点。

让我们抛开所有对拉丁文和额俄略圣咏的异议:让我们向来自北欧国家,甚至从传教地区的借镜。我们应该是最顽固的-我们,谁是由于语言,文化和音乐是拉丁人种?

我们正等待罗马的援助,旨在配得上天主教的方式协调这些事情的。

从本质上来说,我认为时候是适当去开始改革,在我试图说明意义上,适应于我们正在生活时刻的改革,这改革目的不是征服,而是说服。

让我们尽一切努力,在我们的教会恢复或建立良好的音乐,并让从照亮了教宗圣庇护十世任期和同期所制定鼓励我们不懈地更新的纲领,圣庇护十世的格言:”Instaurare omnia in Christo”,在基督内更新所有事情。

[2002年10月4日,琼·马拉加尔基金会,巴塞罗那。] 


宗座圣乐学院网站

Advertisements

作者: Domdionysius

罗马天主教徒,教名雅各·比约,奉行传统主义,追随圣庇护十世司铎会。幽燕独立运动发起者之一。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