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宗手谕《历任教宗》Summorum Pontificum

教宗手谕《历任教宗》Summorum Pontificum

教宗们自古至今一直非常注意能为基督的教会,向尊威的天主献上适当的敬礼,「为了赞美并光荣祂的圣名」并「为了祂整个教会的福利」。

从古代以来及未来,应该遵守的原则是「每个个别教会与普世教会,不但在信理和圣事标记上保持一致,而且对那些承自延续不断的宗徒传统、众所公认的习惯,亦为保持一致。坚持此原则,不仅是为避免错误,也是为了传递完整的信仰,因为教会的祈祷法则与信仰法则互相呼应」1 。

对此特别注意的教宗,首推大圣额我略,他不但努力把天主公教信仰,及古代罗马人所积聚的敬礼和文化资产,传授给欧洲新兴民族。他命令界定并保存在罗马所举行的神圣礼仪,无论是弥撒祭献或是大日课形式。他特别扶持依圣本笃会规生活的男女隐修士,同时他们到各地宣报福音,以其生活彰显会规的健全意义,「为使以天主的事业为先」(第43章)。如此,依罗马习俗所举行的神圣礼仪,不但丰富了信仰和热心,也丰富了外邦人的文化。可见在每个时代,教会不同形式的拉丁礼仪,激励了许多圣人的灵修生活,也使许多人加强了宗教德行并丰富了热心神工。

为使神圣礼仪这项职务更有效地完成,几世纪以来,其他多位教宗特别关心,其中最卓著的是圣碧岳五世,他由于特利滕公会议的鼓励,热心于牧灵,革新全教会的敬礼,修改礼仪经书,并「依教长们的改正意见」出版礼仪书,设法在拉丁礼教会应用。

在罗马礼仪书中,特别卓著的是罗马弥撒经书,它是在罗马城出生,并在以后世纪中逐步成形,它与现代所用经书非常类同。

「后期罗马教宗继续此计划,适应新的时代,钦定礼节及礼仪经书,而在我们的世纪开始时,将已有的作较大的修正」2。我的前任几位教宗克莱孟八世、乌尔朋八世、圣碧岳十世3、本笃十五世、碧岳十二世及真福若望廿三世都是如此。

近代梵二大公会议表达了这愿望,重申对天主敬礼该有的尊敬,以及适应我们时代的需要。为此,我们前任教宗保禄六世于一九七O年,批准了拉丁礼教会重订的礼仪书,并在世界各地译成本地语言,而主教、司铎及教友欣然接受。若望保禄二世确认了第三版罗马弥撒经书。罗马多位教宗如此做法是为使此「犹如礼仪建筑能再次显示光辉和庄严」4。

在某些地区,不少信徒由于他们的文化及精神的深受熏染,对先前的礼仪仪式的深情,继续喜爱这些仪式。教宗若望保禄二世有鉴于这些信徒的牧灵关怀,于一九八四年由礼仪部发布他「四年至今」特恩,给予他们应用若望廿三于一九六二年所准用的弥撒经书。一九八八年,若望保禄二世再次颁布自动诏书「天主的教会」牧函,奉劝主教们大方将此特权,给予所有申请的信友。

这些信友们先前已由若望保禄二世审量过的申请,二OO六年三月廿三日我们在御前会议中,聆听枢机主教们的意见,审慎考虑一切,呼求天主圣神及天主的助佑后,以此牧函决定公布以下条例:

第一条:保禄六世所公布的罗马弥撒经书,是拉丁礼天主教会「祈祷法则」的正常表达。圣碧岳五世所颁布以及若望二十三世再版的罗马弥撒经书,它是教会「祈祷法则」的特殊表达,由于它可敬和古老的应用,当享该有的荣誉。这两种教会「祈祷法则」的表达,一点不会带来教会「信仰法则」的分裂,它们是唯一罗马礼的两种用法。因此准许依照真福若望廿三世,于一九六二年所公布而未曾撤销的罗马弥撒经书,举行弥撒圣祭,作为教会礼仪的一种特殊表达。先前的「四年至今」及「天主的教会」文件为这本弥撒经书所订条件,用以下条例代替:

第二条:在没有人参加,由任何一位天主教拉丁礼的司铎,无论是在俗的或是会士,所举行的弥撒中,可以应用真福教宗若望廿三世于一九六二年所出版,或是教宗保禄六世于一九七O年所公布的罗马弥撒经书,在任何一天均可,唯圣周四、五、六除外。依以上两种经书之一举行弥撒,司铎不需任何许可,无论是宗座的或其教长得许可的。

第三条:凡献身生活会和使徒生活团的团体,无论是宗座立案或是教区立案者,愿意在会院圣堂举行团体弥撒时,可以应用一九六二年出版的罗马弥撒经书。假如单一团体或是整个修会或团体,时常或多次或长久愿意举行此类弥撒,高级上司应依法律规则及特别法和规定作决定。

第四条:依第二条所举行的弥撒圣祭,也可让基督信友参与,如果他们自动要求,并遵守该守的规则。

第五条第一项:凡在堂区一直有赞同先前传统礼仪的信友族群者,堂区主任可以欣然接受他们的要求,依一九六二年版罗马弥撒经书举行圣祭。堂区主任当注意这些信友的好处,要与堂区平常的牧灵照顾和谐符合,根据法典三九二条规定在主教治理下,避免纷争并促进整个教会的合一。

第二项:平日可以依真福廿三世的弥撒经书举行弥撒;主日及庆日也可以举行此类弥撒。

第三项:凡信友或司铎如此要求时,堂区主任司铎也可在特别情形下,允许举行特殊形式的弥撒,例如婚礼、殡葬礼或其他情况,如朝圣时举行。

第四项:凡应用真福若望廿三世弥撒经书的司铎,应是合格的和非法律所阻止的。

第五项:在非堂区或会院的圣堂,圣堂管理司铎可给予以上许可。

第六条:凡有教友参与依真福若望廿三世弥撒经书举行的弥撒,也可用本地语言诵念读经,应采用宗座认定的版本。

第七条:假如第五条一项所指平信徒族群,向堂区主任申请而被拒时,可向教区主教禀报。主教设法要求司铎答应他们的申请。假如他无法安排举行此类弥撒,可将此事向宗座「天主的教会」委员会呈报。

第八条:凡愿为平信徒提供此类申请的主教,由于种种原因而受阻时,可向宗座「天主的教会」委员会禀报,此委员会将给他指示与协助。

第九条第一项:堂区主任在妥善审断后,如果为人灵有益,可以允许应用旧的礼仪,举行圣洗、婚配、告解及病人傅油圣事。

第二项:假如为人灵有益,教区教长可以照先前的罗马主教礼典举行坚振圣事。

第三项:已领圣秩的圣职人员,或可以用一九六二年真福若望廿三世所颁布的大日课经。

第十条:教区教长如认为适当,可以依法典五一八条规定设立人称堂区,照早先的罗马礼举行弥撒,或任命圣堂管理司铎或专职司铎,但应遵循该守的法规。

第十一条:若望保禄二世于一九八八5年成立的宗座「天主的教会」委员会,继续执行其职务。罗马教宗愿意自己指定该委员会的形式,职责及行动规则。

第十二条:此委员会,除了它已享有的权利外,行使圣座权力,注意这些规定的遵行和应用。我们藉此自动诏书牧函所规定的一切,自今年九月十四日光荣十字圣架庆日起,命令遵守,任何相反事宜均不能成立。

教宗本笃十六世
主历二OO七年(任教宗职第三年)七月七日发自罗马圣伯铎大殿

注释:
1.「罗马弥撒经书总论」二OO二年第三版397号。
2.若望保路二世,「第二十五年」牧函(一九八八年十月四日)3:宗座公报81(一九八九)889页。
3.同上。
4.圣碧岳十世「至今二年」自动诏书(一九一三年十月廿三日):宗座公报5(一九一三年)449~450页;参阅若望保禄二世「第二十五年」牧函(一九八八年十二月四日)3:宗座公报81(一九八九年)899页。
5.参阅若望保禄二世自动劝谕「天主的教会」(一九八八年区七月二日)6:宗座公报80(一九八八)1498页。

 

教宗手谕《历任教宗》Summorum Pontificum

教宗本笃十六世

致主教們的信函

--談一九七○年改革前的羅馬禮儀-- 

我親愛的主教弟兄們:

以極大的信任和希望,我將有關應用一九七○年改革前的羅馬禮儀的牧函,以自動詔書方式致送給你們各位牧人。以极大的信任和希望,我将有关应用一九七○年改革前的罗马礼仪的牧函,以自动诏书方式致送给你们各位牧人。此文件是很多反省、多次咨詢及祈兜某晒4宋募是很多反省、多次咨询及祈祷的成果。

新聞報導和沒有足夠資訊所做評論,製造了不少混淆。新闻报导和没有足够资讯所做评论,制造了不少混淆。有了非常分歧的反應,有的欣然接受,有的無情反對,面對實際上還不知的內容。有了非常分歧的反应,有的欣然接受,有的无情反对,面对实际上还不知的内容。

此文件面對最直接受到反對的兩種憂慮,我願意在這封信內更密切地談談。此文件面对最直接受到反对的两种忧虑,我愿意在这封信内更密切地谈谈。

首先,憂慮的是怕此文件降低梵二大公會議的權威,特別是大會主要決議之一-禮儀革新。首先,忧虑的是怕此文件降低梵二大公会议的权威,特别是大会主要决议之一-礼仪革新。

这种忧虑是无根据的。首先要说保禄六世所公布的,以及后来若望保禄二世两次再版的弥撒经书,显然是,并继续是感恩礼的正常形式( Forma Ordinaria )。大公会议前的最后罗马弥撒经书,一九六二年以教宗若望廿三世权威所公布的,并在大公会议时使用的,现在可以作为感恩祭的特别形式( Forma Extraordinaria )予以使用。把罗马弥撒经书的这两种版本,说成好像是「两种礼节」是不当的。更好说是一体两面,是同一礼节。

对于用一九六二年特别形式举行弥撒的经本,我愿大家注意,事实上这本弥撒经书依法从来没有取消过,因此原则上说,一直是许可用的。在引进新弥撒经书时,似乎对应用先前的弥撒经书,没有必要发布特别的规定。可能当时想,会有一些个案,可在地方层级以个案处理。不过后来,很快发现不少的人深爱使用革新前的罗马礼,那是他们自童年起就熟悉的。这特别在某些国家,当地礼仪运动为很多人提供了显著的礼仪培育,同时个人对以先前的形式举行礼仪有深刻的亲切感。我们都知道,勒菲佛总主教领导的运动,对于旧有弥撒经书的忠信,成了他们身分的外在标记;由此而产生分裂的理由层次满深的。很多明明接受梵二大公会议约束力,也忠于教宗及主教们,可是他们也期望恢复他们先前所喜爱的圣礼仪式。特别发生在许多不忠于新弥撒经书的规定举行弥撒的地方,这样居然被认为是授权或什至要求创意,结果往往导致礼仪的变形,使人难以忍受。我是根据经验说的,因为我也曾生活在这个阶段,有希望也有混乱。我曾看到礼仪如何被任意歪曲,为深植于教会信仰的人,产生深刻的痛苦。

教宗若望保禄二世感到不得不以「天主的教会」自动诏书(一九八八年七月二日),为使用一九六二年弥撒经书提出指示。不过该文件没有细节的规定,而是一般性地呼吁主教们慷慨地回应,那些申请使用此罗马礼的信友的「合理要求」。同时,教宗首要地愿意帮助圣碧岳十世社团,恢复与伯铎继承人的圆满合一,并设法治愈所经历的痛苦伤口。可惜此修和并未达成。不过,有几个团体感激地使用自动诏书所提供的可能性。另外,这些族群以外的人,为使用一九六二年的弥撒经书还有难处。因为缺乏具体的法定规则,尤其主教们在这种个案上,时常怕大公会议的权威会产生问题。在梵二大公会议后,推定使用一九六二年的弥撒经书的申请,仅限于与之一齐成长的年老的一代,可是这期间,清楚证实年青人也发现这种礼仪形式,有其吸引力并觉得它是与至圣圣体奥迹相遇的方式,特别适合他们。因此对一九八八年自动诏书未曾预料的清楚法则的愈感需要。本文件的规则,也是为帮助主教们不必一直要评估,如何回应这些不同情况。

另外,在讨论此期待中的自动诏书所表达的忧虑,即广泛使用一九六二年弥撒经书,可能在堂区团体内,引起混乱或分歧。这种忧虑也使我感到没有根据。使用此先前的弥撒经书,必须先有某种程度的礼仪修养,以及拉丁文的一些知识;两者都不常有。从这些具体的情况看,新的弥撒经书,一定还是罗马礼的正常形式,不仅因为法定的规则,也是由于信友团体目前的情况。

的确,有一些夸张的说法,同时一些社会观点与那些喜爱古拉丁礼仪传统的信友立场过分的连在一起。你们的爱心和牧灵智慧,能成为改善这些事的诱因和指导。因此,这两种罗马礼形式的应用,能彼此充实:新的圣人和几个新的颂谢词可以也为该加在先前的弥撒经书内天主的教会」委员会,在与从事使用古礼( Usus Antiquior )的几个单位连络后,要研究此实际的可能性。依照保禄六世的弥撒经书举行弥撒,将可以比先前更有力地,显示吸引许多人使用古礼的那种神圣性。能够保证保禄六世的弥撒经书,可以联合堂区团体并为它们所喜爱,在于符合礼仪指示以非常的庄严所举行的弥撒。它可以带来属灵的富裕及此弥撒经书的神学深度。

现在我要说出,引发我使一九八八年的自动诏书更合现代需要,决定发表本自动诏书的正面理由。这是为了在教会内,达到内部的修和。回顾过去,在几个世纪中基督奥体所遭受的几次分裂,不断叫人感觉,当分裂在紧要时刻将发生时,教会领导人为了维持或重获修和,做得不够。我们感到教会方面的疏忽,加速了这些分裂,也该受责难。对过去的匆匆一瞥,加给我们今日一种义务:就是所有真的期望合一的人,要尽一切努力,维护此合一,或重新达到合一。我想到保禄致格林多人后书,他写说:「我们的口向你们张开了,我们的心也敞开了。你们在我们心内并不窄狭,而是你们心肠窄狭。… …你们也敞开你们的心罢!」(格后六 11-13 )。保禄的确是在另一种背景下说这话,可是他的劝言能够也应该感动我们,尤其是在这一点上。让我们大方地敞开我们的心,为信仰所允许的任何事让出地方。

在这两种版本的弥撒经书之间,并没有矛盾。在礼仪的历史中,有成长也有进步,但没有决裂。过去世代认为神圣的,还维持神圣,为我们也是伟大的,不能忽然完全受到禁止,或什至被视为有害。我们大家理当保存这些在教会信仰和祈祷中所发展的宝藏。不用说,为了经验圆满的共融,凡喜爱用先前弥撒经书的团体的司铎,不可排斥依新的经书举行弥撒。完全排斥新的礼节,事实上与承认它的价值和神圣性是无法一致的。

最后,亲爱的弟兄们,以感谢和信頼,我把这几页和自动诏书的一些规则,托付给你们牧人们的心。我们要常记起保禄宗徒给厄弗所长老所说的:「圣神既在羊群中立你们为监督,牧养天主用自己的血所取得的教会,所以你们要对你自己和整个羊群留心」(宗廿 28 )。

我把这些规则,托付在教会之母玛利亚有力的转祷下,我诚挚颁赐宗座降福给你们,亲爱的弟兄们,你们教区的堂区主任及所有司铎,你们的同工以及所有信友。

教宗本篤十六世二○○七年七月七日發自聖伯鐸大殿教宗本笃十六世二○○七年七月七日发自圣伯铎大殿

Advertisements

作者: Domdionysius

罗马天主教徒,教名雅各·比约,奉行传统主义,追随圣庇护十世司铎会。幽燕独立运动发起者之一。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