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徽与GALERO

天主教会自古至今施行圣统制,神职人员各司其职,但人员等级繁多复杂,为了很好的分辨他们,教会为他们提供了在服饰上的不同,这方便平信徒及下级神职人员寻找他们的神长,有效的开展教会的事务。尽管天主教梵蒂冈第二届大公会议(Second Vatican Council)后,礼仪及服饰,甚至在一些神职的荣衔、等级被简化或废止了,但依然有很多平信徒无法接触到的不同等级之神职。如果想从外表(服饰)上看出他们负责教会的哪一些工作,或归属于什么团体,既需要对天主教会礼仪服饰相关知识的掌握,又需要对绵延悠久的教会史进行了解。同样,天主教会为了有效的分辨这些神职(或因为他们使用纹章而形成传统的一部分),从中世纪开始就出现了一个新的概念“牧徽”。这是有趣的传统,因为最早纹章的出现,是为了分辨各家族之间血缘的关系,而教会牧徽,则是为了分辨各教区和各级神长之间的隶属关系,可以说牧徽与纹章在使用上,是有很多的相似之处,毕竟,它们同归一源。
如果愿意了解教会牧徽的知识,除了对礼仪服饰、教会史的了解外,也要简单知晓欧洲的“纹章文化”,这有助于我们更好的理解这些华丽多彩的图案的真实作用和意义;中世纪时期,欧洲各国相互交战,但因铠甲厚重且头盔遮挡面容,以及铠甲制造产地相同等问题,导致在战场上交战双方无法分清敌我势力,造成错杀的事件经常发生,为了不因误杀而耽误战局,故贵族和各士兵阶层制作属于自己的“私人纹章”(Coat of arms),以使自己的盟友可以很快的辨认他们所属的势力。 但纹章并非贵族和骑士专属,到了13世纪末期,普通市民也已经拥有了自己的纹章样式,从商人到农民都可拥有纹章,天主教会内的神职牧徽也就来自于此时,牧徽的艺术也沿用到了今天,在这里我们可以知道一个事情,牧徽与纹章,实际上在英文语境中并没有写法上的不同,这种词汇上的区分在中文里却非常明显;最早的农民纹章样式见于1369年的法国(天主教会之长女),此牧羊人纹章内容为“一个姑娘赶着三只羊”的图案作为纹章的主题;纹章兴盛后,各国政权要求各阶层民众缴纳“纹章税”,并严格禁止盗用他人纹章,如纹章主题与他人有雷同,需要上诉至“纹章院”进行审查和宣判(纹章院至今在英国依然存在)。家族纹章享有世袭使用的权力,当长子继承纹章时,可享有完整的图记继承权力,并可按照后代的地位,在原有纹章中加上新的图记。若女性继承,则将原有纹章删除一部分,并将自己的纹章放入她丈夫的纹章中。天主教会神职人员的纹章就大抵来自于此,是一个将欧洲世俗文化引入教会文化的生动例子。
如果我们将纹章与牧徽放在一起来比较不同,可以发现一个特点,即:世俗纹章一般以武器、头盔或冠冕作为纹章的附属物,而天主教会的牧徽则一定有Galero(教会外俗称:教士帽。但是这种叫法是一种相当大的错误),这是一个带有流苏(或称为:穗)和颜色的大檐帽;我们甚至可以这样说,有Galero的“纹章”一定是“牧徽”,没有Galero的纹章,大部分上不是牧徽,除了个别情况以外。因此,了解教会礼仪服饰中的Galero,是在了解“教会纹章学”(Ecclesiasticalheraldry)之前要清楚的。
牧徽与GALERO牧徽与GALERO

Galero(中文里没有官方翻译,我个人暂且管它叫做“神职大檐帽”),是天主教会神职中使用的宽扁圆形大帽子,并配有与佩戴者相同等级的流苏(tassel)数量。经过一些世纪的演变以后,这种帽子的佩戴权限最终只保留给了枢机主教,以显示他们“教会亲王”的尊贵身份。枢机主教佩戴红色的Galero,最先是在公元1245年的里昂第一届大公会议中被教皇英诺森四世所批准使用的。红色的Galero的设计思路来自于法国里昂总主教区咏礼司铎的帽子颜色(猩红),教皇英诺森希望他的思想是截然不同的,并且可以在冗长的游行队伍中成为一个耀眼的亮点。
当擢升一位枢机主教时,教皇将亲自为主教带上红色的Galero。1965年梵蒂冈第二届大公会议时,教皇发布法令废止了Galero的使用。这种举动被认为是消除一种复杂的“权力象征”,让人们可以更好地与牧者相沟通。如今,枢机主教只佩戴红色瓜帽与四角帽(Biretta),天主教东方礼枢机主教穿着与西方主教不同的帽子,这在枢密会议上总是显出与众不同;然而,一些枢机主教私下制作Galero,用它悬挂在他们的棺椁上。这也是一个古老的传统,枢机主教去世后,Galero悬挂在棺椁上,直到它腐烂化成尘埃,象征着人世间一切的荣耀终将流逝。在美国,只有少数的教堂中有悬挂Galero的地方,一般来说,这种帽子有时也被挂在教堂的天花板上。如果你去美国纽约旅行,不要忘了去参观一下纽约市著名的圣帕特里克大教堂,你可以亲眼目睹这已经消失的美丽帽子挂在教堂顶上。
牧徽与GALERO

Galero是可以佩戴在礼仪中的,象征着枢机主教“亲王”的身份,它很容易与Cappello romano混淆(可以详见本人空间发布的说说,在此不再重复),而一般教外人常说的“教士帽”,则是指Cappello romano,而非Galero。它们之间最大的区别是,Cappello romano只是为了修道人旅行的实用,不可以出现在礼仪里面,且没有流苏。2011年2月19日,宗座最高法院院长雷蒙德.布尔克枢机主教成为近代第一个佩戴Galero的人,这是一个传统复苏的美好事件,也许它背后承载着很多的指责与批评,但它确实重新出现了,我们可以看到它,相当不易。
现在这个时代,虽然我们很难看到Galero,但它至今被使用在教会的牧徽中,教会的Galero替代了头盔,因为教会拒绝那些过于好战的标志。本文搜集那些在牧徽之中常见的Galero,来讲述是谁在使用它们,读者可以对“教会纹章学”有了初步的理解。这些“牧徽模板”,在搜集时尽可能保持了统一,也许还有一些没有被归纳进来,欢迎阅读者继续补充。本文只针对于“牧徽等级”进行编写,对牧徽盾牌内涉及到的图案,不做搜集。对牧徽持有的神职等级之历史不作搜集。牧徽模板等级尽可能从低到高排序。
牧徽与GALERO
神父(Father)牧徽,这是很难在中国看到的一种样式,凡临时执事(相对于终身执事)被祝圣为司铎后,即可使用此种样式的牧徽。我们一般描述它为“黑色Galero,一层一穗”(后同此法)
牧徽与GALERO
总铎(Dean),整个教区划分为数个总铎区(Deanery),总铎区之下设置堂区;每个总铎区均设置一位总铎(Dean),这是为了方便教区主教有精力管理庞大的教区,及众多的教堂。总铎分担了主教的部分工作,是主教的得力助手(与副主教一起)。可参见中国上海教区所分的总铎区。我们描述为“黑色Galero,两层两穗”,还有一种样式为“黑色Galero,一层两穗”,但指的都是同样的等级。 
牧徽与GALERO
很难找到这个的模板,所以便借用了Nunraw Abbey修院,Dom Columban Mulcahy院长的牧徽。关于这个牧徽等级本人了解甚少,欢迎各位补充。现在已知,这是隐修院院牧的牧徽。描述为“黑色Galero,两层三穗,配权杖、纱巾” 
牧徽与GALERO
隐修院院牧(Abbot),为本笃会和熙笃会等隐修院的院牧(长)。包括男隐修院之院牧(长)职务、尊位、权利、特权、管区、任期。为终身职,由全院会士投票选举产生,但可退休或辞职。院牧牧徽的特点是,必然有权杖,并挂有白色的纱。描述为“黑色Galero,三层六穗,配权杖、纱巾”。 
牧徽与GALERO
女隐修院院长(Abbes):遵守天主教本笃会会规的隐修女团体、圣方济各第二会或其他修会女隐修院的首长。女隐修院院长年龄应在40岁以上,隐修超过10年,由本主教管区主教举行仪式任命,并授予表示职权的戒指或权杖。此种牧徽极难见到,是牧徽中目击概率最小的一种,一般在隐修院内悬挂在院长座椅上。 
牧徽与GALERO
隐修院自治会院区总院牧(Territorial_Abbot):依据新法典,院牧(长)能够因特殊环境,接受教宗委托,以牧人身份管理某一地区的天主子民,一如教区主教,其管区称为自治会院区。描述为“绿色Galero,三层六穗,配权杖、纱巾”。
牧徽与GALERO
总院牧(长)(Abbot General):遵守相同规则的男隐修院之首长。描述为“白色Galero,三层六穗,配权杖、纱巾”。 
牧徽与GALERO
副主教(vicar general)职位,当前由主教或司铎担当(通常是司铎),但起初却是教区的主要执事所充当,他们被称为总执事。总执事是一个特殊的等级,曾造成教会圣统制严重的混乱,总执事只听命于主教,他可以不服从任何神父。然而他们本身要不是执事,要不就是神父。教区神父以为可以命令总执事办事,但总执事却不服从。所以再后来,教会取消总执事,而改为副主教。副主教不是主教,但却享有仅次于主教的权力。描述为“黑色Galero,三层六穗”。 
牧徽与GALERO
咏礼司铎(Canons),这是一种过着团体生活,遵守团体章程的神父们,他们主要负责在主教座堂咏唱礼仪用曲。公元1059年,他们出现,直到现在。咏礼司铎的服饰很接近于教区主教,但是他们没有权戒和权杖,黑色的Biretta是红球,Galero也是红穗,描述为“黑色Galero,二层三红穗” 
牧徽与GALERO
第三等蒙席荣衔:教廷宗座侍从(Chaplain of His Holiness),1969年礼仪改革以前称为“陛下专职司铎”,属于罗马宗主教府蒙席的最低等级。一般来说,蒙席指的是在罗马教区主教府任职的神父,他们可以直接听命于教皇。 而现在,蒙席荣衔,可以授予给教区神父,即便他们不在罗马教区供职。教区主教可以向教廷申请,为他的下属神父求得“蒙席”。成为蒙席后,神父将被准许穿上主教服饰,但不许有权杖、权戒、主教帽、瓜帽。描述为“黑色Galero,罗马紫三层六穗”。 
牧徽与GALERO
蒙席荣衔第二等级:名誉教长(HonoraryPrelate),直到1969年一直称为国内教长(Domestic Prelate),是中等级,以黑色长袍(cassock)上的红色纽扣和装饰与紫色肩带,以及包括一件紫色长袍(cassock)在内的圣咏团(choir)着装为别。职位为荣誉,该职位可以允许司铎着主教冠(mitre)。 中国大陆教会一般混淆紫色与绿色,不用绿色(为避免国语中的:戴绿帽子)。所以,大陆主教一般篡夺了名誉教长的牧徽等级,如果这么看,他们把自己“降级”了。描述为“罗马紫Galero,罗马紫三层六穗”。 
牧徽与GALERO
蒙席荣衔第一等级:宗座总书记官(Protonotary Apostolic),是最高等级,与Honorary Prelate(名誉教长)的着装相同,除了也可以戴被称为费拉罗奥罗(ferraiuolo)的非必须的紫色丝绸披肩。描述为“罗马紫Galero,猩红三层六穗”。
牧徽与GALERO
教区主教(Bishops),这个大家都很熟悉,不多叙述了。绿色Galero,绿色三层六穗。  
牧徽与GALERO
非教省总主教(Archbishop),有77个总教区并无自己的附属教区,这些总教区大多是因为当教区本身所拥有的历史因素使之获得总教区头衔,或是受到行政区域影响,一个国家国土面积过小而无法涵盖多个教区形成教省,此单一教区则会被给予总教区的头衔,如卢森堡总教区。部分总教区本身就是一个教省总教区的附属教区。如艾克斯总教区就是从属于马赛总教区。其他的非教省首都的总教区则直属于罗马教廷,但他们与邻近的教省依然会保持合作的关系。描述为“绿色Galero,四层十穗” 
牧徽与GALERO
都主教(Metropolitan_Archbishop)在早期的天主教受到罗马帝国的行省制度影响,行省都会的教区主教因为所辖教区在该地区的中心性,往往会成为该地区主教们的领袖,因此延伸出都主教(Metropolitan)这个职位,获得教会法赋予特殊职责。而当时有德望的主教常常被尊称为Archbishop。由于这两种主教称呼的性质相近,以至于这两种职衔逐渐合而为一,教省总主教(Metropolitan archbishop)所辖的教区跟着被称为Archdiocese。描述为“绿色Galero,四层十穗,配总主教十字架、白羊毛披肩带” 
牧徽与GALERO
首席主教(Primates Bishop),这一拉丁礼头衔在一些国家被授予某地区(通常是总教区)教座之主教。它曾包括对该国或地区所有其他教座之权威,但如今仅含有“荣誉特权”,除了特殊情况外。今天,首席主教通常被指定为一位在该国最早设立的教区服务的总主教或主教,或者一位在该国最古老的教区服务的总主教/主教。例外确实存在,如在波兰,首席主教是最古老的总教区(天主教格涅兹诺总教区,于1000年建立)的总主教,而不是最古老教区(天主教波兹南教区,968年建立)的主教。描述为“绿色Galero,五层十五穗,配总主教十字架” 
牧徽与GALERO
宗主教(Patriarch),宗主教是早期基督教在一些主要城市如罗马、君士坦丁堡、耶路撒冷、亚历山大和安条克的主教的称号。他们的威望和权力比一般的主教要高。当罗马天主教会和东方正教会分裂时,罗马的宗主教成为天主教的教宗,而君士坦丁堡的宗主教成为东正教名义上的首脑。现今在世界许多地方都可以发现一至数名宗主教/牧首,特别是在历史形成的宗教中心更是如此,比如亚历山大宗主教。“绿色Galero,五层十五穗,配总主教十字架” 
牧徽与GALERO
枢机司铎(Cardinal 非主教),在罗马,「枢机司铎」的职责包括代表罗马主教,即教宗,在「本堂」及罗马其中一个大殿奉献圣祭、分担教宗行政职务、出席教区会议和担当教宗的顾问。1917年颁布的天主教法典规定,枢机候任者必须至少为司铎。教宗若望二十三世于1962年更规定,凡擢升为枢机者,如果是司铎,应祝圣为主教,但曾有若干位被任命为枢机的司铎获豁免晋牧。“猩红Galero,五层十五穗” 
牧徽与GALERO
枢机主教(Cardinal Bishop),教会亲王。(一)出席教宗召开的「御前常会」和「特别御前会」。前者由全体枢机,或至少在罗马居留的枢机参加,目的一般是为举行某些极为隆重的活动,但有时是为咨询某些重大事项。后者由全球各地的枢机出席,或是基于特别需要,或为处理重大事项。(参照1983年的天主教法典353条1-3项)(二)以教宗亲身代表身份,出席隆重典礼或集会,或以教宗特使身份,受教宗委托,执行某项牧灵职务。(参照《法典》358条) (三)参加选举教宗的会议[未达八十岁的枢机,有参选权和被选权。按:被选为教宗者原则上可以是枢机团以外的男信徒]。“猩红Galero,五层十五穗,配主教十字架” 
牧徽与GALERO
枢机总主教(Cardinal Archbishop),可翻看前述,在此不多叙述。“猩红Galero,五层十五穗,配总主教十字架” 
牧徽与GALERO
枢机都主教(领白羊毛披肩带Metropolitan_Archbishop),请翻看前述。 
枢机主教牧徽的共同特点都是红色Galero,五层十五穗。然而,若此主教非拉丁礼,而是东方礼,则Galero则可以不使用,而改为东方礼的形式。特别选取两个典型例子,作为参考。
牧徽与GALERO
天主教会叙利亚马兰卡拉礼仪枢机主教Cardinal Baselios Cleemis从教皇本笃十六世手中接受枢机礼帽,但是这种帽子不存在于拉丁礼中,因此若牧徽使用Galero是不符合要求的。“猩红Galero,五层十五穗,配总主教十字架、羊毛披肩带”
牧徽与GALERO
天主教会叙利亚马兰卡拉礼仪枢机主教Cardinal Baselios Cleemis的牧徽,则使用了东方礼特有的帽子(这种帽子暂未查到准确名称),但是它依然是五层十五穗,且纹章臧言不使用拉丁语,当然也不可能用阿拉伯语。  
牧徽与GALERO
天主教会马拉巴礼(Malabar)枢机主教的牧徽,则直接使用了马拉巴礼仪的主教冠(Mitre)替换了Galero,而且枢机主教的五层十五穗也被直接替换,属于枢机主教牧徽中的特例。还可以看到,他的盾牌是心脏形状,而非常见的鸢盾或斗盾。 
牧徽与GALERO
加入或在耶路撒冷圣墓骑士团内任职的枢机主教,在Galero的下方,可以看到明显的耶路撒冷十字架,以及骑士头盔,而在盾牌周围则有骑士勋章,金链上写“Deus lo vult”(天主的旨意!),这也是在十字军东征期间,骑士们冲锋陷阵前所喊的话。 
牧徽与GALERO
这是一个特殊的情况,1785年路易斯·波旁亲王 托莱多枢机总主教(西班牙王国)Bourbon (Louis Antoine de)。  如果一个枢机主教即是皇室亲王,又去做枢机总主教,则牧徽就相当繁杂而华丽了。  政教分离后,此种情况基本不可能再出现。 
牧徽与GALERO
总管枢机(Cardinal Camerlengo),以及三位助理枢机(Cardinal Assistants),负责教宗去世后处理教会日常事务的特别会议(Particular Congregation)。描述为“猩红Galero,五层十五穗,配总主教十字架、金银钥匙、宗座华盖”。 
牧徽与GALERO
教皇牧徽(Pope),现在所有的教宗牧徽都包含三重冕的图案。教宗本笃十六世改变了纹章学上的习惯,用主教冠和披带将其代替。传统上教宗牧徽均有金银钥匙,以代表权力束缚和释放于地上(银色)和天上(金色)。描述为“教皇三重冠,金银钥匙”。 
牧徽与GALERO
宗座从缺(拉丁语:SedeVacante),又译教座从缺,通常是由于教皇驾崩或是较少见的因为教皇辞职所导致的。这代表着教皇、罗马教区主教(罗马教区主教由教宗兼任)以及,同时也代表着罗马天主教领袖-教皇一职尚未有人接任。宗座从缺牧徽是在宗座华盖下置交叉的一金一银两把钥匙加时任总务枢机(在无教宗时称代理教宗)的总务枢机徽,当有新教皇时则改用新教皇的教皇牧徽而那位总务枢机则用回原本的总务枢机徽。描述为“宗座华盖、配金银钥匙”。
 
原作者站在你背后(白牧宸)QQ:648652214,2014年11月13日编写、整理于北京 转载请注明出处
Advertisements

作者: Domdionysius

罗马天主教徒,教名雅各·比约,奉行传统主义,追随圣庇护十世司铎会。幽燕独立运动发起者之一。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