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身圣召在教会中的发展

独身圣召在教会中的发展
潘国忠
神思 第五九期 二零零三年 15-34页
**********
引言
「天主教的神父是不可以结婚的。」相信这已成了一般教友,甚至乎是普罗市民对天主教会神职人员一种根深柢固的印象。但是,与此同时,我们却也不时听到一些与此论调相反的情况。例如:我们知道东方教会的神父是被容许结婚的。此外,自20世纪八十年代开始,当今的教宗也曾接纳了一些其他基督宗派已婚的牧职人员(男性),皈依天主教后成为教会中的司铎(神父),继续其牧民和福传工作。另一方面,近年来天主教会中独身司铎的人数大为减少,不少地方教会中的人士,也曾上书教廷,希望能放宽神职人员独身的要求。究竟天主教会中司铎独身的法律是怎么样的一回事呢?它是耶稣的命令吗?若是的话,为什么会有例外的情况?若不是的话,它在历史中的发展如何?这些问题近年来在天主教会内外都引起了广泛的讨论。
若我们翻阅圣经,我们不难发现一些提倡独身和守贞生活的章节(玛19:10-12;格前7:6-9)。事实上,在天主教会传统的神学反省中,独身和守贞的生活,都有着祟高的价值。独身是完全奉献给基督的爱的标记,是未来天国生活在此时此刻活的临现。独身使人与基督更为结合,守贞者更被喻为白色的殉道士,这点在教难时期之后尤为明显。从教会早期开始,便有不少的修士、修女和平信徒们,听从了福音的劝喻,为天国而守贞。至于司铎们的独身要求,除了在牧民和福传工作上所带来的便利外,更与他们的身份和职务有着密切的关系。司铎们分享了基督的司祭职,是祂的代理人和天主恩宠的分施者。他们为基督作证,因此他们的生活也应反映耶稣基督完全为人牺牲的独身生活[1]。此外,由于司铎们肩负起分施圣宠与圣体的职责,举行圣祭,因此,他们更应勉力地过一个心灵上圣善的生活,奉献自己整个的生命作为赎罪的祭献[2]。
虽然如此,但是,这又是否意味着独身生活是司铎职务本质上的要求呢?梵二大公会议似乎为这个问题提供了清晰的问案。在《司铎职务与生活法令》中,大公会议指出,独身制并不是司铎本质所要求的,这可由初期教会的实例和东方教会的传统看得出来…..独身制在最初只是「推荐」给司铎们,后来在拉丁教会内便以法律加诸所有晋升圣秩的人员(PO16)。由此可见,司铎们的独身制度本身并不是神律,它只是教会为了更有效地拯救人灵而制定的教会法律。本文的目的和重点,就是希望能简单地介绍司铎独身制度在教会历史中的起源和发展。
为方便讨论起见,本文将分为四个部份。首先,我们将看看在初期教会中有关司铎和圣职人员独身生活的要求。接着,我们将分别探讨神职独身制度在东西方教会中的发展。最后,我们将看看在梵二后,近代教会对圣职人员独身生活的法律和反省。不过,在正式讨论前,笔者希望能简单介绍一些有关于圣职人员独身法律的概念,以方便讨论。
1. 首先,在天主教会传统的圣统制度之中,圣职人员主要包括主教、司铎(七品)和执事(六品)三个级别 (LG28)。但在教会的历史中,亦曾建立过其他较低的级别(品),包括看门员(一品)、读经员(二品)、驱魔员(三品)、辅祭(四品)和副执事(五品)(DS1765)。一般来说,五品或以上的被称为「大品」,其余的被称为「小品」。值得留意的是,教会传统中有关于圣职人员独身的法律,对不同级别的人员,是有着不同的要求的。梵二后,五品或以下的品级在拉丁教会中已被废除。虽然1983年的圣教法典规定,男性平信徒,凡具有主教团所规定的年龄及才能者,可以依礼仪规定被擢升为固定的读经及辅祭职(CIC230)。而固定的读经及辅祭职亦成了现时晋升执事前的准备阶段(CIC1035,1项)。
2. 此外,所谓「独身」(celibacy)一词,本来自拉丁文的caelebs。根据教会的传统,这除了是指终身不结婚外,也可以是指一些已婚人士,主动放弃婚姻的生活。事实上,中世纪以前,教会中很多的司铎或圣职人员,都是从已婚人士中选任的,这已是不争的事实。不过,也有法律规定他们在被按立后,必须放弃本来的婚姻生活。这点将在下文中再详加论述。
初期教会中的圣职人员独身生活
事实上,我们对于初期教会中(宗徒时代至公元2世纪末),神职人员婚姻或独身生活的情况,所知不多。其中最可靠的资料,就是来自新约圣经的牧函中,关于主教(监督)、司铎(长老)和执事候选人所必须具备的条件的描述。其实,所谓「牧函」,就是指弟茂德前后书和弟铎书这三篇书信。它们被称为「牧函」,主要是由于在新约中,只有这三封信是写给基督徒团体的牧者的,内容关乎教会的生活和实践。它们的成书时间,大约在公元100年左右。虽然近代学者对这三封书信是否真的出自保禄的手笔,多表怀疑[3],但它们对初期教会中,神职人员的婚姻或独身生活的情况,却提供了宝贵的资料。在牧函中,圣经作者清楚地指出,无论是监督(主教)、长老(司铎)和执事,他们都(只可)是作过一个妻子的丈夫(弟前3:2; 3:12; 铎1:6)[4]。
近代一些反对神职独身制的学者,多引用这些章节,来指出早期教教会的神职们,都「必须」是一个妻子的丈夫。这点实在有值得商榷的地方。正如上文所述,独身和守贞的生活,在教会中一向备受尊崇,因此,若说早期的神职人员一定先要娶妻,这点实在说不过去。相反,一些维护神职(或司铎)独身制的人士,在读到这些章节时,却说早期的神职人员,虽多是已婚人士,但他们在被授职后,都必须放弃原来的婚姻生活,这也似乎超出了圣经作者的原意。作者的目的只是要指出,作为监督、长老和执事们的人们,都必须是行为正直,无可指责的。他们都必须要善于管理自己的家庭,否则怎能管理好教会的事务。在这里,圣经作者似乎并未为神职独身的要求立下什么指示,相反,根据这些章节,我们可以知道在早期教会中,不少的神职候选人反而都是已婚的。
另一方面,若我们翻阅教父们的著作,我们可以得知,很多出名的教父,如戴都良、安博、叶理诺、奥斯定等,都是支持神职独身的,并在他们的著作中,描述神职独身的生活,已在教会中盛行[5]。沙拉默 (Salamas) 的伊皮凡尼乌斯(Epiphanius)更指出神职(五品或以上)的独身制度是源自宗徒的传统[6]。不过,值得留意的是,这些教父多已是三至四世纪以后的人物。此外,这时期的作者往往有一种倾向,就是将一些只是教会中的习惯述说成宗徒的传统[7]。事实上,我们也可从这时期的一些教会著作中,找到相反神职独身制度的意见和情况[8]。因此,综合来说,我们可以相信,在教会最早期的阶段,神职人员独身和禁欲的生活已备受推祟,但却没有充份的证据显示这已是教会中明文颁布的法令。这观点亦符合梵二大公会议在这方面的教导(PO16)。
至于在教会历史上最早出现的神职独身法律,是来自公元四世纪初的Elvira地区会议(Council of Elvira)。这会议在现今西班牙城市格拉那(Granada)附近的郊外举行,日期大约为公元300至303年,共有19名主教出席。会议中共商议和颁布了81条有关教会生活的法令(canon),其中两条与神职人员的独身生活有关:
法令27:主教或其他任何神职人员,只可把一名姐妹,或一名献身于天主的贞女(女儿),留在身边;其他女士,绝不得留在身边 (DS118)。
法令33:主教,长老(司铎)、六品执事,及所有在职的神职人员(也有译:所有在祭台上供职的人员),应禁止自己与配偶同房和生育子女。不拘谁若不这样做,即不得享神职荣誉 (DS119)。
Elvira地区会议的法令,可以说是天主教会神职独身制度在历史发展上一个重要的转捩点。从此,神职独身和禁欲不再只是一种劝喻,而渐渐成了一种要求。不过,需要留意的是,Elvira会议只是一个地区性的会议,因此,它所颁布的法令,对其他的地方教会,并没有什么约束力可言。事实上,神职人员独身的制度其后在东方和西方不同的社会文化和历史背景下,便有着不同的发展。
神职独身制度在东方教会的发展
若从历史的观点来看,神职独身制度在东方(希腊)教会中的发展,无疑是较西方(拉丁)教会来得缓慢和宽松。当Elvira会议制定了神职人员独身的法令后,在东方教会中仍没有相类似的法律。 314年的Ancyra(今小亚西亚境内)会议规定了一名执事若在被按立前对所属主教说明他没有能力守独身的法律,则他在被按立后仍享有结婚的权利。但若他事前不作说明,却在被按立后结婚,则他便不能再担任执事的职务(法令10)。 Ancyra会议是东方教会一次全体的主教会议,因此,它的代表性不容置疑。 315年的Neocaesarea(今小亚西亚境内)会议规定了如果一名司铎结婚,他必须离开司铎的职务。如果他犯了通奸罪,则他不能通功,并需置于忏悔者的行列(法令1)。若一名司铎承认在按立前犯了通奸罪,则他不能再奉献圣祭(法令9),若是一名执事,他需要离开执事的行列(法令10)。此外,一名女子如果犯了通奸罪,他的丈夫便不能被晋升为神职;若一名神职人员的妻子犯了通奸罪,则他必须离她而去(法令8)。总括来说,这些法令对司铎和神职人员们的婚姻生活作出了一些规限,甚至规定了司铎在被按立后不可以结婚,但这些法令并没有禁止神职(包括主教)在授职前结婚,也没有禁止他们在授职后继续原来的婚姻生活。
神职独身的问题,到了325年的尼西亚大公会议时,却有了戏剧性的发展。这次会议是东西方教会共同承认的第一届大公会议,在尼西亚(今土耳其境内)举行,共有318名主教出席。这次会议在信理发展上的成就是超卓的,制定了耶稣基督与圣父「同性同体」的信理。在教律方面,与会的主教们也共同制定了20条有关教会生活的法令,其中一条(法令3)便与神职独身的问题有关。到了现在,在东方教会中,仍然流行着一个传说,就是说在尼西亚大公会议时,西方的主教们尝试将Elvira会议中有关神职独身的法律引进大公会议之中,好能成为普世教会的法律。但这却引起不少东方主教们的反对,其中一名来自埃及的主教Paphnutius更在会中发言,说神职的独身要求是过于严厉了。他本身是一名隐修士,并没有结婚,更在教难时失去了一只眼睛;但他指出根据教会的习惯,只是限制部份神职人员在授职后不可结婚,授职前的婚姻仍可保留。与会的主教为了平息争议,最后决定将Elvira会议的法令27略作修改,才引进大公会议的决议之中:
法令3:大会严厉地禁止所有主教、司铎、执事或其他任何神职人员,与其他女士在同一住所内居住,除非这是他的母亲、姐妹、父母亲的姐妹或其他绝不会引起任何猜疑的人士。
虽然Paphnutius的故事的真实性一直引起不少的争论,但若我们仔细地分析尼西亚大公会议的法令3,也不难发现其「吊诡」的地方。首先,它没有清晰地交代神职人员可否继续与妻子同住,它只说神职人员可以与「不引起怀疑」的女士同住。为东方教会来说,直至那时为止,神职独身仍不是法律,因此妻子便属于不会引起怀疑的类别,而神职人员当然也可继续与妻子同住。但为西方教会来说,神职独身的法律在那时已渐渐流行,在这样的情况下,神职人员在授职后便需要与他们的妻子分开了。
尼西亚会议后,东方教会对神职人员独身的要求,似乎仍没有什么明文的规定。 343年的Gangra(今土耳其境内)会议谴责那些认为不应该参与由已婚司铎所举行的圣祭的人(法令4)。 Laodicea(今土耳其境内)会议(大约352年)制定了很多有关于神职人员应遵守的规条,但对神职人员的独身法律,却只字未提。这次会议反而规定了一些行业的人仕,如魔术师,算术师和占星家等,不能晋升神职(法令36)。对东方教会影响深远的宗徒法典(Apostolic Canon,大约公元400年)[9] 对神职的独身生活也没有立下什么严格的规定,反而禁止任何主教、司铎和执事借贞洁的理由,把他们的妻子送走(法令6)。这情况一直到了东罗马皇帝儒斯定年(Justinian I)执政时(公元六世纪),才有了一点改变。在他著名的民事法典中(Justinian’s Code of Civil Law),规定了主教必须由没有子女,甚至是侄子的人升任,以免他在执行职务时偏私。民法典同时规定五品(副执事)以上的圣职人员,只可结过一次婚,被授职后不可缔结新的婚约。但司铎、执事和副执事仍可保留在授职前原来的婚姻生活[10]。
东方教会神职人员的独身制度,到了公元692年的Trullo会议(The Qunisext Council, or The Council in Trullo)中,终于得到了最后的定案。为东方教会来说,这次会议是一次十分重要的会议,由东罗马皇帝Justinian II在君士坦丁堡召开,共有215名东方教会的主教出席。虽然这次会议的大公性一直未得到西方教会的承认,但东方教会却认为这次会议是君士坦丁堡第二(553年)及第三次(681年)大公会议的延续。会议共搜集、修订和颁布了共102条有关教会生活和纪律的法令,这些法令成了日后东方礼教会法典的基础。在这102条法令之中,有七条是与神职人员独身生活有关的,现简介如下:
法令3:大会禁止那些在领受洗礼后缔结过两次婚约者(笔者按:包括丧妻后再娶者),或立妾姘居者,成为主教、司铎、执事或其他任何神职人员。同样地,大会禁止那些与寡妇、离婚者、妓女、奴隶或演员结婚者,成为主教、司铎、执事或其他任何神职人员。
法令6:正如宗徒法典中所规定的,那些未婚而晋身神职班的人员之中,只有读经员 (lectors) 及咏唱员 (cantors)可以结婚。这次大会亦遵行这样的纪律,并宣布所有五品、执事及司铎在授职后所缔结的婚约,都是不合法的。若他们这样做,他们必须离开神职的行列。若他们希望与自己的妻子缔结合法的婚约,他们必须在被晋升为五品、执事及司铎前这样做。
法令12:大会规定:为了避免引起谣言,主教们在被授职后,应与自己的妻子分开居住。大会这样规定,并不是将宗徒法典中的要求置之不理,而是为了教会和教众更大的好处。 (笔者按:这意味着主教在被按立后,便不能与妻子继续原来的婚姻生活。)
法令13:大会知道在西方罗马教会里,所有执事及司铎在按立后,都需与妻子分开。但这次会议保留着古老的宗徒规律,认定这些圣职人士与其妻子在合法婚姻内应享有的同居和适当时候行房的权利不应被剥夺。因此,不可因与妻子同居的原因,而阻止一些合适的人士晋升司铎、执事或五品。
另一方面,大会亦规定,根据古老的传统,五品、执事及召铎在为祭台服务期间,应避免与妻子同房,好使自己的祈求得到应允。
因此,若任何人因一名五品、或执事或司铎与其合法妻子同居及同房而剥夺其神职的身份,这些人应被罢免。同样,若任何司铎或执事借贞洁之词而放弃他的妻子,他便不得通功,若他坚持所作,则应被罢免职务。
法令26:一名司铎如果因无知的缘故,缔结了一段不合法的婚姻,他仍可保留司铎的身份,但不能再举行任何圣事。这段不合法的婚姻必须被解除,而该司铎亦不可以与这名女子行房。
法令30:对于那些生活在野蛮(barbarian)地区的司铎,如果他们之前曾同意与妻子分居,大会容许他们继续这样做,好使他们能履行承诺。大会给予这样的宽免,是考虑到他们的软弱和所身处社会中的习惯。
法令48:在双方同意下,主教的妻子应与他的丈夫分开,并在他被按立被按立后进入一所远离主教居所的隐修院中生活,并由主教所供养。
总括而言,Trullo会议中的这些法令,成了日后东方教会神职独身制度的骨干。这些法令至今仍被大部份东方教会(包括东正教和天主教东方礼教会)所遵行。东方教会的神职班主要包括两个类别:独身隐修的 (monastic) 和已婚的 (married),而主教多由隐修士 (monks) 中选任。值得留意的是,Trullo会议中的法令13(有关容许司铎继续婚姻生活),曾在中世纪时被纳入天主教会「格拉济拉法令」(Decretum of Gratian),之中;换句话说,它对东方教会的有效性已得到某程度的承认。近代的教宗保禄六世更指出Trullo会议中的法令6、12、13和48已被梵二大公会议所认可,成为东方礼教会中合法及有效的法律[11]。
神职独身制度在西方教会的发展
正如上文所述,Elvira会议是西方教会神职独身制度在历史发展上一个重要的里程碑,但它毕竟只是一个地区性的会议。到了385年,教宗锡利丘在答覆一名西班牙主教的信件中,正式对神职独身问题作出了指示:
「论神职人员的独身:我们知道有多基督的司铎与(六品)执事,献身已久之后,竟和自己的妻子(同房),甚至还和其他妇女,无耻苟合,生育子女,并为自己的罪孽辩护,说:按旧约所载:司祭(司铎)以及其他(圣神)人员,都有生育子女的权利。【为驳斥这种强辩,教宗答覆他们说:】为什么司祭们,在值班的一年,也该远离自己的家室,奉命住在圣殿中呢?理由是:他们不能和自己的妻子同房,好使他们因良心的完整、纯洁,容光焕发,奉献天主所悦纳的礼品。
因此,就是主耶稣,当祂以自己的来临,昭示我们时,祂也在福音中声明:祂不是来废除,而是来完成律法(玛5:17)。而教会是基督的净配;所以,基督愿意教会发射出贞洁芳表的光芒,好使祂在(公)审判的一天,当祂再来时,能看到祂的教会,「没有瑕疪,没有皱纹」(弗5:26)。 (为此)我们所有的司铎与六品执事,都受到这条不可废除的律法所束缚;即:我们从接受圣秩这一天起,我们既借一切,愿意天天奉献牺牲,以悦乐我们的天主,我们就该淡泊饮食,清心寡欲才是! 」(DS185)
这封信在教会历史上有其重要的位置,因为这是现存的、教宗以谕令形式所发表的最古老的信件。到了386年,锡利丘教宗在罗马召开了会议,颁布了9条法令,其中最后的一条,重申以上的指示,即六品或以上的神职,在授职后,需停止与妻子的任何夫妇行为[12]。会议后,锡利丘更以信件的形式,将这些规条传达至北非和其他地方教会。其后的多位教宗(如依诺森一世、良一世等),亦积极地在各地方教会中推行这种制度。在390和419年举行的迦太基会议(非洲主教会议),非洲主教们便肯定了有关于神职人员独身的法令[13]。值得留意的是,锡利丘教宗只限制了六品以上的神职人员独身(禁欲),与Elvira会议中限制所有神职人员独身(禁欲)有所不同。根据这些资料,我们可以肯定,在这个时期,仍有不少的神职人员是从已婚者中选任的,但当他们被晋升至执事(六品)时,便需放弃婚姻,过着禁欲的生活。
到了教宗良一世在位时 (440-461),他更将禁欲的规条延伸至五品(副执事)。至此,大品神职的独身(或禁欲)制度,已成了西方教会中普遍被认同了的规条。 538年的Orleans会议,更规定了大品神职人员若不禁欲,将被逐出教会。到了大额我略教宗在位时 (590-604),他亦重申大品神职需要守禁欲的规定。教宗匝加利 (741-752)给了一点宽松,他认为五品是否需要禁欲,可由各地方教会自行决定,但他禁止五品在晋升后,缔结新的婚约[14]。
另外一个有趣的问题是,根据规定,大品神职人员需要禁欲,但他们是否必须与妻子分居呢?教宗良一世认为这是不需要的,夫妻之爱可以保留,但夫妻行为必须停止[15]。但这种止于兄妹情谊的生活方式似乎并不成功,到了六世纪时,便有不少地方会议规定大品神职人员需要与妻子分居[16]。到了加洛林皇朝时代(8世纪),在St. Chrodegang的推动下,在主教座堂和大堂区中成立了「咏祷司铎班」(Chapter)的制度,主教和他的神职班在一定的规章下,共同居住和生活,(咏祷班的成员被称为Canon),这种制度对当时神职人员的纪律和神修,都有很大的帮助。
但好境不常,当加洛林皇朝衰亡后,西欧便进入了封建社会的黑暗时代(史称「铁世纪」)。当时政治混乱,战争频频,民不聊生。君王和领主(诸侯)们为了政治和金钱上的利益,时常干涉教会的内部事务,买卖圣职(即西满罪),擅自锡封主教和司铎。在这样的情况下,神职人员的道德水准自然低落,往往公然违反教会的规定,娶妻或姘居,甚至生儿育女。一些主教或司铎更指定他们的儿子为继承人,承继他们在教会中的职务和产业,使教会陷入了财物外泄的危机。面对这样的情况,当时的教宗不得不急谋改革,其中以尼各老二世(1058-1061)及额我略七世(1073-1085)在这方面的贡献最大。后者规定1074(5)年在罗马召开了会议,正式宣布由金钱买卖而得回来的圣秩职务均属无效。此外,他规定已婚的神职人员不能在祭台上祭献,教众亦不得从他们那里接受任何服务。到了1089年的Melfi会议时,教宗乌尔班二世规定了五品上的神职必须与妻子分离,否则将被罢免职务和俸禄,而妻子亦会被充为奴(法令12)。此外,五品之上神职的不合法儿子将不能晋升神职,除非他首先成为隐修院的会士(法令14)[17]。
到了12世纪时,教宗加利斯多二世和依诺森二世分别召开了拉特朗第一(1123年)和第二届(1139年)大公会议,颁布了不少法令,申斥任何形式的买卖圣职、神职们的姘居生活;拒绝主教的选举受到任何人的干涉;肯定主教有权委任本堂神父、及管理教会财产的人员;教友不应干涉教会的内政;禁止高利贷、作伪、近亲结婚;鼓励保护旅客,尤其是朝圣的人;组织十字军等。现将这两次会议中有关神职独身的法令简介如下:
拉特朗第一届大公会议
法令3:我们严禁我们严禁司铎、六品或五品,与姘妇或与妻室同居,或与居,或与尼西亚大公会议法令3所不容许的女士同居。盖同居,盖尼西亚大公会议法令3只准许这些神职与母亲、与母亲、姐妹、父母亲的姊妹,或其他不会发生疑虑的人疑虑的人同居 (DS711)。 (笔者按:有关东西方东西方教教会对尼西亚法令3的不同理解,见前述。)
法令21:我们严禁司铎、六品、五品或隐修士,拥有姘妇或或缔结婚约。我们根据神圣的法律,宣布那些已缔结结的婚约必须被解除,有关的人士需行补赎。
拉特朗第二届大公会议
法令6:我们宣布五品或以上的神职人员,若已缔结婚约或拥有约或拥有姘妇,将被罢免职务和一切俸禄。
法令7:我们命令信众们不要参与由已婚神职人员所举行的圣祭。此外,若任何主教、司铎、执事、五品、隐修士及修士团的成员,违反教会的法律而缔结婚约,必须与妻子分离。盖这些婚约在教会被视作无效,而有关的人士需作相称的补赎。
法令16:我们严禁任何人因血统的缘故,而声称自己拥有继承教会职务或财产的权利。
法令21:我们宣布司铎们的儿子不可担任任何在祭台上服务的职务,除非他们首先成为隐修士或修士团的成员。
至此,西方教会大品神职独身的法令,终于在大公会议中得到了正式的确认。到了1215年的拉特朗第四届大公会议时,除了重申大品神职的独身法律外(法令14),更强调神职人员的培育。大公会议规定了主教座堂和其他富裕的堂区,需设有导师及神学家,教授神职人员各项知识(法令11)。此外,大会亦要求所有主教要确保晋升司铎人选的质素,否则主教和被按立的司铎都要受罚(法令27)。大概从这个时期开始,大品神职人员便渐渐从未婚的人士中选任了,相应地,按立已婚人士为大品神职的个案也大为减少。
到了宗教改革时代,虽然不少新教的人士反对天主教会的神职独身制度,但天主教会仍然坚持。特伦多大公会议(1545-1563) 一方面肯定神品制度的七级制,而小品职位可由已婚人士出任(廿三期会议,改革法,17章),另一方面重申大品神职所缔结的婚约都是无效的(廿四期会议,法令9,DS1809),亦否定结婚人的地位,胜过守贞或守独身人的地位,或守贞守独身,并不比结婚更好更有福的学说(廿四期会议,法令10,DS1810)。此外,值得留意的是,为神职独身制度而言,特伦多大公会议对后世最大的贡献,就是规定了主教座堂或其他大的堂区,都应在辖区内成立修道院(Seminary),负责培育有志献身神职的青年(廿三期会议,改革法,18章)。从此,天主教会(拉丁礼)的司铎,绝大部份便从修道院或修会内的未婚青年中选任,而圣秩圣事中的其他品级,亦渐渐成为培育司铎圣召中的一些「过渡阶段」而已。这情况一直至近代,没有太大的改变。
近代教会对神职独身制度的法律和反省
1935年教宗庇护十一世颁布的《论公教司铎》牧函中,重申司铎守贞的重要性[18]。到了1954,教宗教宗庇护十二世颁布《童贞》通谕,肯定童贞生活的意义,亦斥责童贞有损健康及人格发展;及婚姻生活比童贞更有益于教会的理论[19]。神职独身的制度,到了梵蒂冈第二次大公会议时,有了显著的发展。首先,大公会议再一次肯定独身的意义(LG42)及西方教会中的司铎独身制度(PO16,OT10),但同时指出这并不是司铎本质所要求的,起初这只是一种推荐,后来才成为教会的法律(PO16)。此外,梵二肯定了东方教会中现行的神职独身制度(即司铎和执事可有条件地继续婚姻生活)(PO16)的有效性,并致力于恢复教会中的终身执事的制度(LG29,OE17) 。大会更宣布,连度「婚姻生活」者,也可以出任西方教会中终身执事的职位。当然,终身执事圣职也可授与未婚的年青人,但他们却必须保守独身的责任(LG29)。
梵二后,教宗保禄六世在 1967年连续发表了《执事圣职》牧函和《司铎独身》通谕,落实梵二的议决。在《执事圣职》牧函中,规定了已婚的教友,若行为端正,在妻子的同意和经过一段时间的训练后,都可被擢升为执事,但被授职后便不可以再结婚了[20],这也是教会一向以来的传统。值得留意的是,在《执事圣职》牧函中,并没有要求已婚的执事在授职后停止婚姻生活或禁欲。至于在《司铎独身》通谕中,保禄六世重申西方教会司铎独身制度的祟高和要求,但同时指出东方教会在Trullo会议中所制定的神职独身制度已被梵二所认可[21] 。此外,通谕容许一些其他基督宗派(即尚未互通的教会或教团)的已婚圣职人员,在皈依天主教会后,若愿意继续尽其圣职,可以在天主教会内尽司铎的职责[22] ,这可以说是西方教会司铎独身制度在近代的一点突破。值得留意的是,通谕也没有要求这些已婚的司铎在授职后停止婚姻生活或禁欲。
到了1983年的拉丁礼圣教法典中,规定了有妻室者不能领受圣秩 (CIC1042,1O),但领受终身执事者或得到宗座的豁免者除外 (CIC1047,2项3O)。法典亦规定了领过圣秩的人,不得结婚,违者婚姻无效 (CIC1087),而神职人员非法结婚者,更会被免除职务 (CIC194,3O)。此外,法典277条1项规定了神职人员有义务为天国而永久禁欲和保持独身,而教区主教有权对此事订立更明确的规则(CIC277,3项)。至于将晋升为司铎或独身终身执事的候选人,他们要在晋升执事前公开接受独身的责任或宣发终身愿 (CIC1037)。但另一方面,根据法典,已婚的终身执事又是否需要禁欲呢?法典277条1项似乎有点灰色地带,因为理论上,已婚的终身执事也是神职人员的一部份;但相对于独身的终身执事而言,法典并没有要求已婚的执事候选人接受独身或与妻子分居的责任。此外,根据梵二的教会宪章,执事职可由度「婚姻生活」的男士担任(LG29)。由此推论,根据笔者的愚见,法典277条1项的规定似乎并不适用于已婚的终身执事。最后,值得留意的是,法典290条强调,圣秩圣事,具有神印,永不消灭。因此,若有神职人员因违法而被免职,他只是丧失神职的身份而已;但在危急时期,他仍然可以有效且合法地赦免任何罪与惩戒罚 (CIC292,CIC976)。
到了1992年出版的《天主教教理》,仍然依照梵二后有关神职人员独身的法律,重申司铎独身的要求和终身执事职(包括已婚的和独身的)的设立 (CCC1554-1583)。
总结
近月来,笔者为了筹备这篇文章,搜集和阅读了不少有关神职独身制度的书籍和资料,也对这问题有了一点个人的反省,好能作为本文的总结。
近年来西方教会中司铎圣召短缺,不少人士都建议教会重新考虑祝圣已婚人士为司铎。但事实上,正如前文所述,祝圣已婚者为司铎(甚至是主教)其实一直是初期教会以至中世纪教会中的习惯。问题是,在东方教会,除主教外,司铎或执事在授职后仍可有限度地度婚姻生活,即在祭台服务期间需要禁欲。但在西方教会,这些神职人员需要完全禁欲,并与妻子分居。当然,笔者也明白,要在此时回复这种制度(即祝圣已婚者为司铎,并要求他们完全禁欲)在执行上有一定难度,但也不妨把它纳入考虑之列。
此外,正如上文所述,神职独身的规定只是教律,而非神律。亦因如此,教会可在不同的时代对它作出不同的修订,好能回应时代的需要,并为拯救人灵 (CIC1752)。事实上,梵二后所重新建立的终身执事制度,已与锡利丘教宗,拉特朗大公会议和特伦多大公会议所制定的法令有所出入。笔者完全肯定独身生活的祟高,并认同为司铎来说,独身生活确实比婚姻生活更为适合;但是在推荐司铎独身之余,可否放宽限制,容许部份度「婚姻生活」的男士也加入司铎的行列呢?或只要求他们作有限度的禁欲呢?还是留待圣神的带领和神长们的讨论吧。
参考书籍:
黄凤仪,《新约导论》,香港,香港公教真理学会,1996。
辅仁神学著作编委会,《神学辞典》,台北,光启出版社,1996。
网上资料,Catholic Encyclopedia-Celibacy of the Clergy。
施安堂,《古代教父神学》,台北,1983。
庇护十一世,《论公教司铎》牧函,1935。
庇护十二世,《童贞》通谕,1954。
保禄六世,《执事圣职》牧函,1967。
保禄六世,《司铎独身》通谕,1967。
中国主教团秘书处,《梵谛冈第二届大公会议文献》,台北,1992。
中国主教团秘书处,《天主教法典》,台北,1985。
《天主教教理》,香港,香港公教真理学会,1996。
邓辛疾、萧默治,《天主教会训导文献选集》,台北,1975。
STICKLER, Alfons Maria Cardinal, The Case for Clerical Celibacy, Ignatius Press, San Francisco, 1995.
CHOLIJ, Roman ,Clerical Celibacy in East and West, Fowler Wright Books, 1988.
笔者按:部份在文章中曾提及的初期教会会议法令,可参阅以下网址: http://www.newadvent.org/fathers/
注释:
[1] 保禄六世,《司铎独身通谕》,1967,21-23号。
[2] 保禄六世,《司铎独身通谕》,1967,28-29号。
[3] 黄凤仪,《新约导论》,香港,香港公教真理学会,1996,248,249,252.
[4] 圣经原文为;ειναι μιασ γυναικοσ ανδρα   英文可译作:The husband of one wife。
[5] 参阅:保禄六世,《司铎独身通谕》,1967,35号并注。
施安堂,《古代教父神学》,台北,1983,605-606. STICKLER, Alfons Maria Cardinal, The Case for Clerical Celibacy, Ignatius Press, San Francisco, 1995,37-40.
网上资料,Catholic Encyclopedia-Celibacy of the Clergy, History of Clerical Celibacy, First Period,第二及三段。
[6] 网上资料,Catholic Encyclopedia-Celibacy of the Clergy, History of Clerical Celibacy, First Period, 第三段。
[7] 网上资料,Catholic Encyclopedia-Celibacy of the Clergy, History of Clerical Celibacy, First Period, 第三段。
[8] 网上资料,Catholic Encyclopedia-Celibacy of the Clergy,History of Clerical Celibacy,First Period,第三及四段。
[9] 宗徒法典(Apostolic Canon),是在大约公元400年出现的一部典籍,记载了不少初期教会中的法律和规定,虽然大多数学者都否定它真的来自宗徒的传承。其中共有85条法令,全部为东方教会所承认,但西方教会只承认其中的50条。参阅网上资料,Catholic Encyclopedia-Apostolic Canon。
[10] 保禄六世,《司铎独身通谕》,1967,38号。
[12] STICKLER, Alfons Maria Cardinal, The Case for Clerical Celibacy, Ignatius Press, San Francisco, 1995, 31.
[13] 390年非洲主教会议,法令2。419年迦太基会,法令25。参阅STICKLER, Alfons Maria Cardinal, The Case for Clerical Celibacy, Ignatius Press, San Francisco, 1995, 23-27.
[14] 网上资料,Catholic Encyclopedia-Celibacy of the Clergy, History of Clerical Celibacy, Second Period, 第二段。
STICKLER, Alfons Maria Cardinal, The Case for Clerical Celibacy, Ignatius Press, San Francisco, 1995, 34-35.
[15] STICKLER, Alfons Maria Cardinal, The Case for Clerical Celibacy, Ignatius Press, San Francisco, 1995, 34
[16] 网上资料,Catholic Encyclopedia-Celibacy of the Clergy, History of Clerical Celibacy, Second Period, 第三段。辅仁神学著作编委会,《神学辞典》,台北,光启出版社,1996, 935。
[17] 在Melfi会议前,已有其他会议规定神职人员的儿子要被充为奴。参阅网上资料,Catholic Encyclopedia-Celibacy of the Clergy,History of Clerical Celibacy,Second Period,第五段。拉特朗第二届会议只限制他们晋升神职,已是较为宽松的做法。
[18] 庇护十一世,《论公教司铎》,1935,第二章,论司铎尊位的要求。
[19] 庇护十二世,《童贞》通谕,1954,32-41号。
[20] 保禄六世,《执事圣职》牧函,1967,16号。
[21] 保禄六世,《执事圣职》牧函,1967,16号。
[22] 保禄六世,《司铎独身》通谕,1967,42号。
网页制作:圣神修院图书馆
Advertisements

作者: Domdionysius

罗马天主教徒,教名雅各·比约,奉行传统主义,追随圣庇护十世司铎会。幽燕独立运动发起者之一。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