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曼枢机的一生及其重要思想

对天主教会影响深远,当然也因此而影响了人类社会的“梵蒂冈第二次大公会议”已经过去半个世纪了。就在普世教会为纪念这一划时代的公会议而举行各种学习和研讨活动之际,我们不能不对那些曾为这次公会议的成功召开和闭幕做出卓越贡献的教宗、主教、神学家、平信徒们致以崇高的敬意和由衷的感谢。然而,我们更不能忘却和忽略了的则应该是那些早在“梵二”召开前就通过他们的演讲、著作和生活而为之铺路的人们。在众多这样的“功臣”中,若翰·亨利·纽曼(John Henry Newman)枢机的影响力如此之大,以至于有人称梵蒂冈第二次大公会议为“纽曼大会”。鉴于此,我们应该对纽曼枢机的一生及其重要思想有所认识和了解。

纽曼枢机的一生及其重要思想

面对一位近代教会历史的巨匠,本文不敢也无意把纽曼的“原貌”作一番全面的描绘,当然更不能把他在哲学、神学、教会学、教育学等方面留给我们的诸多精辟深邃的演讲、讲道、文章和书籍进行深度的挖掘和评析。但出于对纽曼枢机的由衷欣赏和敬佩之情,笔者希望本文能发挥抛砖引玉的作用,邀请更多读者朋友们一起走进他的生命长河和思想海洋,共同领略他的独特风采和境界,则吾心足矣!

生平

1801年2月21日,若翰·亨利·纽曼出生在了英国伦敦一个圣公会信徒的家庭。他父亲是一位银行家,虽然不是十分虔诚的圣公会信徒,但亦不是吃喝玩乐的花花公子,而母亲的宗教信仰却虔诚笃实。后来,他们家又添了两个男孩和三个女孩。

七岁时,小若翰进入伊林(Ealing)小学校求学。他对古典文学和哲学尤其喜爱和钻研。当时正值欧洲启蒙运动和工业革命如火如荼的年代,年幼的若翰自然受到了各种思想的影响和冲击,开始以理性主义的怀疑态度来审视一切。

1816年,他父亲的银行限于困境,而处于青春期的纽曼也在这段时间出现了很多的思想转变。在几位老师的影响下,他开始对宗教改革家加尔文的思想和福音派神学产生了浓厚的兴趣。这虽然使他对天主教会的传统和教导产生了许多的抵触和对立情绪,但也因此而使他开始严肃认真地面对基督信仰的真理。

十六岁时,纽曼进入牛津大学圣三学院学习。历时七年后,于1824年6月,被英国圣公会任命为执事,并在牛津大学圣格来孟教堂任职,1829年,又被任命为牛津圣玛丽教堂的牧师。在此期间,纽曼生命中的一些危机,特别是他心爱幼妹玛丽的夭折,使得他开始意识到,人生的某些事情是理性思考和理性主义本身无法解答的。而通过重读早期教父们的著作,纽曼对教会团体存在的价值和意义有了更深的理解和认识,开始了他自我批判性的反思时期,认为有必要将理性思维与宗教体悟和信仰实践结合起来,才有可能更进一步地认识超性的真理。                    

纽曼枢机的一生及其重要思想

年轻时的纽曼

纽曼三十二岁那年,为了从繁忙的工作及精神上的挣扎中得到些许解脱,他和友人于1833年3月一起从英国抵达罗马拜访“永恒之都”。接下来独自一人从西西里岛回英国的旅程却是他生命中最痛苦煎熬的时刻:他不但得了一场大病,而且还在船上滞留了很长一段时间。6月16日,身心备受煎熬的纽曼在船上写下《慈光引领》[1]这篇祷词,发出了在困厄中懂得承认自己的有限和缺失,并开始全心依靠上主的呼声。

旅程结束返回英国后,他便开创了“牛津运动”,试图通过寻根求源的方式,重整被英国国教短暂失落了的礼仪、体制、神学、圣乐等传统的核心价值。这运动产生了深远的影响。1845年,他发表了《基督宗教教义发展论》(An Essay on the Development of Christian Doctrine)一书,并于同年10月和他的几名学生一起进入天主教会,后于1847年在罗马被祝圣为天主教神父。自1845至1862年间,又有250位神职人员离开圣公会加入了天主教。可想而知,这样的结果自然给纽曼招致了来自家人、朋友、同事以及圣公会团体的许多非议和排挤。

然而,富于独立思考和创新精神的纽曼并未因进入天主教会,更未因晋铎,而结束他起伏不平且争议不断的学术及生活道路。

1850年,为了揭露并驳斥一位叫阿奇立(Giacinto Achilli)的前天主教神父反复不断的性丑闻和对天主教会的大肆诬蔑,纽曼被卷入了一场颇受煎熬的官司,最终因不能及时提供全部的证据而被控“诬陷罪”并被罚款。就在官司结束后不久,应爱尔兰主教们的邀请,纽曼满怀信心地出任都柏林天主教大学校长一职。与此同时,他也开始通过演讲和写作来阐述他的教育思想和理念。然而,不幸的是他的教育思想和理念,以及具体的实践,很难和当时教会的观点与做法找到共同点。其最后的结局自然是纽曼于1858年的无奈辞职,不过他集许多讲稿和文章而出版的《大学的理念》(The Idea of a University) 一书却成了未来影响深远的著作。

纽曼枢机的一生及其重要思想   1863年时的纽曼

1864年时,作为对圣公会神父查尔斯·金斯利(Charles Kingsley)抨击天主教神父(特别点名纽曼本人)“不忠于真理”的回应,他写了一部灵修自传,取名为《为我的一生辩论》(Apologia Pro Vita Sua),陈述自己缘何从圣公会转为一名天主教神父的来龙去脉。

1870年,纽曼又出版了其另一部力作《赞同的基本原理》(An Essay in Aid of a Grammar of Assent)。该书是针对“经验主义”给人们的信仰生活带来的困惑而花费长达二十年时间所撰写的,主要就两个方面的问题进行了全面细致的阐述:1)人对尚不完全理解的事务也可以相信,2)对完全无法证明的东西,人也可以相信,二者并不相互矛盾。

1879年,新任教宗良十三(1878-1903)擢升纽曼为枢机,但在自己要求下,纽曼没有接受主教职务,故任执事级枢机。1890年8月11日,他在伯明翰离世,享年八十九岁。2010年9月19日,在访问英国期间,教宗本笃十六世主持宣福礼,册封纽曼为教会的真福圣人。

纽曼枢机的一生及其重要思想1888年时的纽曼枢机

纽曼枢机的一生及其重要思想

纽曼枢机的牧徽,拉丁语意思为“心对心讲话”

主要思想 

   虽然纽曼在神学和教会学方面的观点无法用任何一种简单的理念加以概括,但他在基督宗教教义的发展性、平信徒在教会生活中的作用、理性和信仰之间的关系、个人良心的首要地位等方面所作的论述,却给梵蒂冈第二次大公会议的许多创新思想以及后来的决议带来了莫大的引导和启发作用,当然,也因此而使得他的一生岁月不乏争议和辩论。 

1)基督宗教教义的发展性

作为一位历史学家和教父学家,纽曼特别重视历史对人类思想及神学的影响。他从自己由圣公会教徒走到与天主教会完全共融的曲折历程中,通过回到圣经和教会教父以及圣人们的伟大传统,发现了天主启示的历史性。他明白了基督信仰不是一下子从天上掉下来的,而是在圣神的引领下,在历史长河中逐渐成长的一个有机体。因此,成长与发展是教会必不可少的一部分。他坚信基督宗教所相信的天主一定会站在人类的立场,也就是要来到人类的时间和空间,与人类相遇契合、休戚与共。因此基督宗教的信仰核心就是“圣言成了血肉,寄居在我们中间”(若1:14):天主真真实实成为人,在人类的历史及时代中,向我们展示祂是谁,并且希望和我们建立亲密的的关系。

然而,天主降生成人并不是一个一成不变的事件,而是在历史进程中通过不同方式表达出来的动态过程,所以,我们对基督信仰的理解也是一个发展变化的过程,而这本身也符合天主的计划和旨意。正如他在自己的名著《基督宗教教义发展论》中所说的那样:“从事物的需要出发,从各个宗教派别和团体的历史来看,并从圣经的比喻和例子而言,我们完全可以结论说基督宗教教义认可正式的、合理的和真正的发展,也就是说认可存留在神圣作者心目中的发展”[2]

2)平信徒在教会生活中的作用

在对待平信徒的态度方面,纽曼的思想具有相当的前瞻性。他强调教会不但要注重培育有能力的教友,让他们对信仰有深入的认识,同时在教会内也扮演重要的角色,这样,他们才能够真正成为社会的酵母。同时,在涉及教义方面的问题时,教会也应该征询并请教平信徒的意见和建议。1859年7月,他在自己编辑的天主教杂志《漫步者》(The Rambler)中发表了《在教义问题上请教平信徒》(On Consulting the Faithful in Matters of Doctrine)一文,强调说:

 

我想当教会训导当局把这里所指的这些充满激情与活力的同工们团聚在她周围时,一定比把平信徒隔离在她对神圣教义的研究和对默观的理解之外,并要求他们被动地相信其教导要好的多。否则只能让受过教育的人们与之冷漠疏远,却让没受过好的教育的人们陷入迷信之中。[3]

遗憾的是该文引发了一些主教对他的强烈不满,最终导致了纽曼辞去《漫步者》的编辑一职。

3)理性和信仰之间的关系

有关理性与信仰的概念是纽曼的另一个重要思想。通过反思个人的经验和与当代人的沟通接触,他明白现代人并不是要彻底地抛弃信仰,而是认为宗教信仰不合乎理性,且认为相信宗教,与一个有思想的现代人格格不入。为了回应这一困惑,在另一本重要著作《赞同的基本原理》中,通过阐释认同(Assent)和领悟(Apprehension)及推理(Inference)之间的关系,纽曼向人们展示,并非所有不违背理性的事物都必须要用人类大脑的理解和科学的依据展示出来。

纽曼认为我们人都有一个内在的能力并将它叫做“推论官能”,这个推论官能帮助我们在面对日常生活中的具体问题时,以某种“信念”来做出理性的回答,规范我们的行为举止。然而,很多时候,这种“信念”是无法被提前证明的。因此,每一个平凡的人,即使尚不能完全明白他或她所相信的,但可以“认同”自己的信念并采取相应的行动。纽曼这样论述说:“生命是为了行动。如果我们总是坚持对所有的事情都必须要找到证据,那我们就永远不会采取行动。为了行动,你必须要假设,而假设的东西就是信念”[4]

为了更进一步地阐明这个道理,纽曼带着英国绅士的幽默风度打比喻说:“如果我们一定要把科学知识和思辨证据,甚至其它要素,作为个人基督信仰的先决条件,或者我们想通过图书馆和博物馆让人变得更加虔诚,那我们也必须为了同样的道理而请一个化学家做我们的厨师,请一个矿物学家作我们的石匠”[5]

4)个人良心的首要地位

生活在一个深受启蒙运动、理性主义以及工业革命所影响和冲击下的时代,纽曼非常明白现代人的挑战是什么。他以自己的切身感受出发,告诉人们主观良心与客观真理之间的关系并不是对立的。这是因为基督信仰的真理不是在人以外的东西,而是对人内在良心的呼唤所作的回答。虽然有时候良心会因主、客观因素而对天主的认识出现模糊不清和不完整的现象,但人只要藉着良心的声音就会找到天主——真理的根源。因此,纽曼强调说良心是天主写在人心中的法律,不但每个人应该服从自己良心的声音,而且外力不可侵犯。关于这方面的精辟论述,我们可以从纽曼为回应英国圣公会政治家威廉·格兰兹(William E. Gladstone)对梵蒂冈第一次大公会议所宣布的“教宗永不能错”的信条所提出的强烈质疑和批评,而写给诺福克公爵(The Duke of Norfolk)的信中(实际是一部大作)有所了解。他这样说:

要说的是,那至高无上者的特征就是用我们人的语言所说的道德。他有正义、真理、智慧、圣善、仁爱、慈悲的特质,而且是固有的永恒特质。这一特质就是与他自成一体的法则。当他开始创造工程时,他又将该法则,也就是他本身,植入了所有他所创造的有灵之物的理智中……这临于每个人内的法则就叫良心,它在进入每个人的理性层面时可能会遭受挫折,但其神圣法则的特质不会因此而丧失,而是仍然具备发号施令的权威……鉴于此,我们万不可违背良心做事,正如第四次拉特朗大公会议所说的那样:任何违背良心的行为都是通向地狱的行径![6]

虽然在梵蒂冈第一次大公会议召开前夕,纽曼曾对那种只是为了应对理性主义而宣布“教宗永不能错”的做法持保留甚至反对意见,但及至该信条最终发布后,纽曼便立即进行了进一步的说明和解释,明确“永不能错”的意义和必要条件——教宗永不能错的基础仍然是对良心的维护和尊重:

这一点是确定的:如果教宗违背良心说话,无异于自杀的行为,等于是在挖自己的墙角。他根本的使命就是要保护那道德律,也就是保护并加强那正在进入这个世界并普照每人的真光。不论是从理论上讲还是从实际出发,良心法律及其神圣性就是他建立权威的基础……道德律和良心的首要地位就是他存在的原因(raison d’être。他的根本使命就是要回应那些感到真光不足者的需要。[7]

所以,从这个意义上来说,如果我们对“梵一”在《永远的牧者》(Pastor Aeternus)中就“教宗永不能错”所颁布的信条加以正确理解的话[8],就不会陷入如格兰兹等人所说的“天主教徒没有思想自由”,或认为“只要教宗说的和做的都不容置疑的错误观念中。

5)纽曼的教育观念和思想

作为一个学者,同时也作为一名长期从事教育工作的人,教育自然也是纽曼特别重视的课题。1873年他出版了《大学的理想》一书,认为大学的真正目标是“为学问而学问”,而不仅仅是为了通过掌握知识而获取其它的利益,因为“知识本身就足以成为其目的”(Knowledge is capable of being its own end)[9]。为此,大学必须给予人一个全面的教育,必须发展思想,训练学生思考的能力,而不只是如同工厂一般,只关心如何有效地制造出能工作的机器。在这方面,纽曼堪称是全人教育的伟大推动者。  

除此之外,纽曼也对教会和大学的关系进行了论述,强调说大学的教育科目应该是包罗万象的,不应该为强调某一方面的学科(如神学)而限制甚至偏废其它方面的学科。同时,他还提倡说教会的办学方式和理念应该是让学生们学习并了解大千世界的运行规则,从而为进入社会做必要的准备和训练:

如果不是为世界准备,我们还为什么要开展教育呢?如果不是为世界做准备,我们为什么还要在最基本的知识之外训练许多人的理智呢?……如果一所大学就是要为世界做准备,那就让它变得名副其实吧。它不是修会,也不是修道院,它是为准备这个世界上的人进入世界的地方。当时间到来时,我们无法阻止他们进入这个充满了各种规则、方式和习惯的世界,但我们却可以准备他们来面对不可避免的事情。如果要想在动荡的水中学习游泳,又不想跳入水中,终将于事无补。[10]

结论

在本文结束之际,我不得不承认的是,上述关于纽曼枢机的生平和主要思想,根本无法和纽曼本人所代表、所倡导的相提并论;而且,纽曼去世已经有一百二十多年的时间了,单从时空的差距来看,我们今天回忆并重温他的生平及主要思想,未免会有些疏远和陌生的感觉。然而,如果我们意识到我们是在“梵二”后的教会环境中回忆并重温纽曼的生平及思想的话,一切又会变得十分亲切和自然。原因不在其它,就在于纽曼不但在生前就已经为“梵二”奠定了坚实的基础并铺垫了宽阔的大道,而且在死后,他的声音和思想也依然在“梵二”文献中不断地回响、流淌。

在解释为什么有人把纽曼枢机视为“梵二教父”时,素有“纽曼专家”之称的科尔(Ian Ker)神父这样说:

[由纽曼和他的同工们在牛津所倡导的]这种回归到圣经和教父著作的运动,使得梵二神学成为可能。纽曼在这些方面最清楚地预先体现了梵二公会议:通过他的教义发展论和对启示的人格主义理解——《启示宪章》;他对平信徒的重视,更基本的是把教会理解为共融的团体——《教会宪章》;他意识到教会需要和现代世界接触并摆脱被世界所迫害的思维观念——《教会在现代世界牧职宪章》;他对尚处在初级阶段的大公主义运动的谨慎支持——《大公主义法令》。[11]

毋庸置疑,作为一个“先知先觉”的思想家、神学家、教育家,纽曼的一生充满了争议和矛盾。由于他对真理的执著追求和大胆实践,招致无数爱他和恨他的人同时出现,甚至被当时的教会当局猜疑和排挤,也就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然而,他对真理的追求和实践并非出于盲目的随从、无知的愚忠、顽固的坚持、激愤的发泄、高调的炫耀、权势的追求,更不是为了文字的游戏、理论的新异、学术的好奇,而是为了顺从他心中真理之光的指引。虽然他自己也明白这样的执着态度一定会使他饱受非议、孤独和漂泊之苦,但他更明白,不这样做的后果则是对灵性生命的自我扼杀。所以,他选择了像圣奥斯定、圣多玛斯·阿奎那那样,在天主圣宠之光的照耀下,让理性越来越接近真理本身,让良心越来越明了天主的圣意。而这,正就是我们今天的教会,更是我们当代的每一个基督徒,都应该遵循的途径。

  愿纽曼枢机的生活和思想激发我们对真理之光的渴望!愿他的在天之灵帮助我们勇敢地迈出不断追寻的脚步!


[1] 1) 恳求慈光,导引脱离黑荫,导我前行!黑夜漫漫,我又远离家庭,导我前行!我不求主指引遥远路程,我只恳求,一步一步导引。

2) 向来未曾如此虚心求主,导我前行;我好自专,随意自定程途,直到如今!
从前我爱沉迷繁华梦里,骄痴无忌,旧事乞莫重提。

3) 久蒙引导,如今定能继续,导我前行;经过洪涛,经过荒山空谷,夜尽天明;
晨曦光里天使和蔼笑容,多年心爱,契阔一时重提。阿门!

[2] An Essay on the Development of Christian Doctrine, Longmans, Green, and Co., London, 1909:74。

[3] Rambler, July 1859: 230。

[4] An Essay in Aid of a Grammar of Assent, Longmans, Green, and Co., London, 1903: 95。

[5] 同上:95-96。

[6] A Letter Addressed to the Duke of Norfolk on Occasion of Mr. Gladstone’s Recent Expostulation (Volume II). Longmans, Green, and Co., London, 1900: 246。

[7] 同上:252-253。

[8] “几时主教团的首领,罗马教宗,以全体基督信徒的最高牧人与导师的身份,在信仰上坚定其弟兄们,以决断的行动,宣布有关信仰与道德的教理,他便以自己职位的名义,享有这种不能错误的特恩”(DZ 3074)。

[9] The Idea of a University (Discourse V), Longmans, Green, and Co., London, 1907: 103。

[10] 同上(Discourse IX): 232。

Advertisements

作者: Domdionysius

罗马天主教徒,教名雅各·比约,奉行传统主义,追随圣庇护十世司铎会。幽燕独立运动发起者之一。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