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身不腐的天主教圣人与列品简述

天主教会信众对于圣人的敬礼,早在古代教会时期就已表现出热情。当处于三百年教难时期,殉道者对于天主坚定不移的爱情,更坚固着教友对信仰的坚持;教难时期,殉道者会被抓住,罗马当局将他们的身体泼上油脂,使用长矛从臀部一直刺穿到嘴中放置在路旁点燃,作为罗马帝国供民众消遣娱乐的“人灯”,这种行为即用于巩固罗马多神信仰在国家中的地位,也起到了震慑基督徒的作用。除此以外,殉道者也被当做玩物,扔入斗兽场与野兽搏斗,或被斩首扔入荒野。因此,古代教会时期的殉道者,通常很难保证尸体的完整。殉道者的骨灰与尸体碎块被教友收集起来,并将碎块掩埋在一起供人瞻仰与纪念。特别受人爱戴的殉道者因名声在外,让即便身在千里外的基督徒也来到墓地祭奠,这就是现今“朝圣”的雏形。
当公元313年米兰敕令的下发,让基督信仰与多神信仰在罗马帝国被公平对待时起,基督徒开始在殉道者的墓地上建起用于“擘饼礼”的小堂(或者说是小房间)。他们将小堂托付给天主和殉道圣人,作为他们向圣人求恩的聚集地,并在小堂的祭台中塞入一部分骨头,来纪念为主致命的精神;古代教会时期最为知名的朝圣者是君士坦丁大帝的母亲海伦娜,她曾于公元324年亲自前往耶路撒冷,寻获了耶稣基督受难时使用的十字架及彼拉多执政厅的石阶,将圣物迎回罗马供奉;而对于圣人的敬礼方式千差万别,诸如在圣伯多禄和圣保禄的墓地上,教友通过金钱及点燃长明不熄的油灯作为对圣人的哀思。而对于其他的殉道圣人,大体上会举行“圣髑游行”或举办庆典来表达纪念之情。天主教会有一句古老的问候语“愿你早日获得殉道者的冠冕”,体现出了教友对于殉道机会的向往,也奠定了天主教会“庆死不庆生”的传统观念;对殉道者的敬礼,来自于人类本性深处对于伟人和英雄的敬重,也促成了教友在敬礼的同时学习和思考圣人的芳表,鼓励自己在外教者面前为天主作见证。这也正如《天主教法典》第1186条所写“对其他圣人们,教会亦推动真诚和正确的敬礼,使信徒借其榜样而圣化,赖其转祷而获得支援”。但当天主教会进入中世纪时代,信众对于圣人敬礼的热忱引发了一些迷信的观念与风俗,他们将注意力转向了圣人的能力,相信圣人的遗体拥有治病的力量(法国马赛大瘟疫时期,圣母往见会修女为避免瘟疫殃及修院,饮用由会祖圣方济加.尚达尔修女骸骨浸泡的“圣茶”,而此时早已脱离中世纪时期),甚至可以达成自己华而不实的愿望。信众认为天主是高不可攀的,祂难以理解贫民的苦难,而圣人却不然,他们很多都出身卑微贫苦,知道如何为民众带来最切实际的恩典;这些迷信的因素,也导致了圣物和圣髑买卖,甚至出现了大量假冒圣髑。而天主教会高层神职对于这些现象表达不满,人们也才意识到,对于圣人的敬礼与对天主的钦崇在本质上有较大的不同,但在中世纪时期,这些区别是极其微小的。圣奥斯定或亚历山大利亚的圣济利禄都曾言辞谴责了有迷信成分的圣人敬礼,因为这将导致信仰的歪曲。
在不断地修正关于圣人引起的迷信思潮的过程中,天主教会将圣人的册封与敬礼的方式进行严格规定,特别是在“谁有资格被称为圣人”的问题上,进行了不同程度的思考和讨论。因为在中世纪前期,成为圣人非常简单,只需要候选者在去世前有声望,通过教区民众“一致欢呼”,并通过教区主教认定,递交罗马教廷即可。不需要罗马教廷的批准,让很多教区开始“圣人竞赛”,以教区的圣人数目来评断教区的功绩,这引发了严重的“圣人泛滥”;为解决这一问题可能引发的后果,罗马教廷要求圣人的册封必须满全一定的条件,特别是列品的资格只能由罗马教廷决断。公元993年,教宗若望十五世(JohnXV)首次独自行使了列品决断的权力。公元1234年,教宗额我略九世(GregoryIX)首次公开表达这一要求,并持续得到遵行;在历史的发展中,圣人列品的资格审定被交由罗马教廷神圣礼仪部(圣礼部)专门负责,该部门工作职责为收集各教区所递交的列品请愿书,并向各教区派驻列品调查专员,他们有时也被成为“魔鬼辩护者”(devil’s advocate),负责查明关于即将被列圣品者生前的言行与灵迹真实性。这类调查极其谨慎,因此列品调查员通常会对灵迹事件提出反驳(甚至首先认定灵迹为欺骗),以此从反面推论灵迹真实性,并寻找灵迹事件中违背信仰的漏洞。他们调查的结果将直接影响甚至终止列品进度;因此“魔鬼辩护者”是一种讽刺的称呼,信众期待某人列品,而他们却“全力阻止”。在教会艺术中,他们的形象也通常相似魔鬼。
公元1734年,教宗本笃十四世对列品程序进行规定(古老的敬礼历史、普遍认可的美德、不间断地灵迹),现今天主教会的列品程序直到梵蒂冈第二届大公会议前,依然遵循着这位教宗所制定的程序执行,并记录于1917年《天主教法典》。梵二会议后,教宗真福保禄六世于1969年3月19日颁发《Motu proprio Sanctitas clarior》自动诏书,对列品程序进行简化。1969年5月8日,保禄六世将列品案的审查工作交由罗马教廷册封圣人部专管。1983年1月25日,教宗圣大若望.保禄二世颁行宗座宪令《成全的神圣导师》(Divinus Perfectionis Magister),再次修整列品程序。
天主教会在列品的程序中,分为四个阶段,这是从选拔直到列入圣人品的全部过程或阶段。
1、              天主之忠仆(Servant of God):该阶段作为册封过程中的选拔阶段。候选人在某教区内去世后,当地主教可以通过许可,批准教区成立调查团负责考察去世者个人的美德。这类调查通常不能在被调查者死亡后的五年内开始(但教宗可以通过特权解除这项法律限制)。通过对候选人的言行,以及他在世所留下的著作的审查,甚至包括旁人对他的看法的搜集,从多方面收集“天主之忠仆”的资格,在必要的时候,还需要通过教廷授权,挖掘出候选人的遗体进行检查;最终由册封圣人部与教宗许可,在公开弥撒中宣布。
2、              可敬者(Venerable):当拥有足够的证据时,信众可以向教宗宣扬对于被调查者的美德。并在教会批准的情况下,通过在本地教区印制绘有该可敬者照片的祈祷卡片,并鼓励教区民寻求可敬者的代祷来求恩。当准许印刷求恩卡片时,候选人已经进入可敬者的行列。
3、              真福品(Blessed):也被称为“宣福”,这一阶段是在表明,可敬者的灵魂在天主的光荣中是“值得相信的”;如果被宣福者是殉道致命,只需要教宗做出殉道的认证,并审查确定关于候选人的信德与爱德的行为,即可被册封真福。但如果可敬者不是殉道者,而是精修,则必须向普世教会证明一个关于候选人的灵迹(不得少于一个)。这项证明普遍是与疾病有关的,诸如通过一位患有绝症者的祈求,疾病得到治愈,这种治愈必须包括几个特点,即瞬间的、非借助药物的、完全性的、永久性的、科学无法解释的。当具备以上的灵迹,教会会在仔细审核后,由册封圣人部核准,教宗批准后,在梵蒂冈的宣福弥撒中公开诵念真福者的事迹,并将候选人列入真福品名单。从此时起,候选人的画像或照片,可以被区域性公开敬礼,并且按教会传统可以增加脑后的光圈,并制作圣人像摆放于教堂中。而关于真福者的纪念日也会很快得到确认。
4、              圣人品(Saint):被册封为圣人,至少要有两个灵迹,这些灵迹必须是通过向真福者寻求代祷而得到的。随后,将被普世教会公开敬礼(依据法典834条2项之说法为:“由合法任命的人员,以教会的名义,并按教会所批准的行为举行”),而不再是区域性的。
至今为止,天主教会共计已有不少于一万名圣人,其中的很多殉道圣人(诸如罗马殉道诸圣、诸圣婴孩)的名字至今都已无法考证。但他们的事迹被整理于不同的《圣人传记》中,特别是那些生前就显有灵迹的圣人,他们的声望与天主所赋予的能力,已让教会信众看到了他死后必进入天乡的气魄;通常若候选人在生前就已出现超自然的灵迹,这些灵迹将成为列品调查案中至关重要的依据,只要保证这些灵迹事件没有后人的演绎。关于圣人生前所显灵迹,可查阅《圣人传记》的记载,在此不再赘述;而关于圣人去世后所显的灵迹,通常与代祷的成功及遗体上表达的超自然现象有关。而按照天主教会历来的传统,当开始对候选人执行调查时,第一阶段要做的,就是开棺检查,以此验证关于遗体的灵迹是否已经出现。
到21世纪,已得到验证的天主教会遗体不腐烂的圣人不少于103位,虽然肉体不腐的程度有差别;按天主教会传统,若圣人遗体残缺或已腐败,可将残缺遗体放置在圣人像中,算为完整遗体供人瞻仰。法国耶稣圣心显现承受者圣加大肋纳.亚兰菊修女的遗体即按照此方法保存,因为她不腐烂的遗体在法国大革命时期被惨遭蹂躏,教会不得不为她重塑金身。而圣若望.鲍思高神父的遗体也是不腐烂的,但教会为他在遗体上覆盖蜡油,防止空气造成的破坏;本文搜寻部分著名的不腐遗体图片(而不是圣像遗体),以供读者参考阅览,碍于篇幅有限,只做零散收录。

1909年9月22日,在两名医生、修女及司铎、教廷特派列品调查员(魔鬼辩护者)的见证下,开始对露德圣母显现承受者圣女伯尔纳德.苏碧若的遗体进行破土开棺检查,此时离她去世的时间已有30年之久。

按当时的记录,棺材在打开后没有腐烂味道,尸体基本保持完整,与活人安眠时一样安详。1919年4月3日,列品调查已完全结束后,为提供信众公开敬礼的需要,再次将其遗体挖掘,但遗体依然栩栩如生。在简单的清洗后,圣女伯尔纳德(St. bernette)的遗体被放置在法国露德内莫尔修女院中供奉,至今遗体依然未腐烂,好似在沉睡中等待着最后审判的时刻,被人们称为“睡美人”,这也是天主教会最为知名的不腐遗体。

圣五伤比约神父(St. Padre Pio),他于1968年9月23日因肺痨去世于圣若望·罗通多会院。他的遗体至今被供奉在会院内,遗体身穿嘉布谴会会服。生前就显有无数灵迹的圣人,关于他的事迹,请参阅圣人传记。

圣加大肋纳.利琪(St. Catherine of Ricci),自幼身体欠佳,后弃俗修道,并在30岁荣升修女院院长。圣德卓著。从1542年开始,圣女每周都会神魂超拔,历时12年之久。并受耶稣基督恩典荣获五伤。公元1542年,耶稣亲自显现给圣女,并将象征神婚的戒指交付给她,说:“我的女儿,你戴上这只戒指,作为你永远属于我的信物。”随后在圣女的手上,出现了红色的圆圈,至死也没有消失,她于1590年2月安然辞世。魔鬼辩护者(未来的本笃十四世教宗担任)对于圣女的事迹百般质疑,但最终无法阻碍天主的旨意。公元1747年,圣加大肋纳.利琪荣列圣人品。

圣加大肋纳.拉布莱(St. Catherine Laboure),1806年出生于法国黄金海岸。1830年,入圣味增爵.保禄仁爱会修道,曾受圣母玛利亚三次神视,并被要求推广显灵圣牌。现今这种圣牌已推广至全球各地。1876年12月31日圣女安息主怀,享年70岁,1947年荣列圣人品,遗体至今不腐。

真福亚娜.玛利亚.泰琪(Bd. Anna Maria Taigi),1769年5月出生于意大利的家庭。13岁在丝绸厂工作,后前往一户富家当女仆。1790年她于丈夫泰琪结婚,并生有7个孩子。在照顾孩子和家庭的同时,她依然抽出时间照顾自己与他们神体的需要。后加入圣三赎虏修会在俗会。1837年6月9日安息主怀,享年69岁。

圣女维吉尼亚.申杜里奥尼.布拉切利(Virginia Centurione Bracelli),出生于意大利热亚那的一个富有的贵族家庭。她是热亚那公爵乔治. 申杜里奥尼和蕾莉亚.斯皮诺拉的女儿。尽管她渴望过隐居的生活,但是最终被迫嫁给了加斯帕雷戈里.马尔蒂.布拉切利,1602年12月10日完婚。圣女维吉尼亚生有两个女儿:蕾莉亚和依撒伯尔。他们的婚姻好景不长,1607年6月13日,维吉尼亚的丈夫就去世了。20岁的维吉尼亚不同意父亲的安排接受第二段婚姻,于同年接受了贞洁的誓愿。她的丈夫去世后,她开始了慈善事业。并且协助病患及有需要的人。为了减轻她所在城镇的贫困和无助,她创办了“Signore della Misericordia Protettrici dei Poveri di Gesù Cristo”中心,该慈善中心很快被1629—1630年爆发的饥荒与瘟疫带来的磨难倍受打击。她只好求助于梦儿瓦里奥的修道院。 1635年,她的慈善中心照顾超过了300名病患,并且获得了来自政府医院的许可,后来由于中产阶级和上层阶级对于该慈善机构的捐赠减少,该中心在1647年被政府医院取消许可;她在最后的生命中,一直在扮演着贵族之间的和平缔造者,并继续为穷人服务。维吉尼亚于11651年12月15日去世,享年64岁。圣女维吉尼亚被埋葬后,天主教会发现她的肉身不会腐烂。1985年9月22日,维吉尼亚被册封真福品,2003年5月18日,由天主教教皇圣大若望.保禄二世宣布圣女维吉尼亚.申杜里奥尼.布拉切利荣列圣人品。

圣加大肋纳.锡耶纳(St. Catherine of Siena,圣师),年6岁时受耶稣显现。12岁时向家里提出终身不嫁的志愿,并穿起朴素的衣服。后加入多明我修会第三会,1375年荣获五伤。于同一年,她前往法国亚维农,劝导教宗额我略十一世返回罗马,结束了“亚维农之囚”的耻辱。加大利纳一生为教会服务,任劳任怨。1380年突患重病,半身不遂。4月29日安然逝世,年仅三十三岁。加大利纳于1461年荣列圣品。1970年,被教宗保禄六世尊为圣教会的圣师。

圣若望.纽曼(St. John Neumann),1811年3月28日出生,是一位土生土长的波西米亚人。在移民到美国前,他已精通六国语言,后成为一名天主教至圣赎世主修会司铎。1852年任美国费城第四任主教,并在费城教区创办美国第一个天主教学校。1921年教宗本笃十五世宣布纽曼荣升可敬的行列,梵蒂冈第二届大公会议期间,教宗保禄六世宣布了他的列真福许可。

圣加大肋纳.博洛尼亚(St. Catherine of Bologna),出生于波罗尼亚的贵族家庭,自幼受到良好培育,精通绘画、唱歌、写作及具有较高的音乐天赋。1426年(年12岁)入费拉拉的圣多明我修会修道,1463年3月9日安息主怀。埋葬18天后,身体毫无腐烂迹象。后被安置在博洛尼亚克拉雷斯大教堂供奉,至今该遗体为坐姿。

圣女纪达(童贞St.Zita),出身贫寒家庭,姐姐入西斯笃会修道,叔父成为隐修士。她甘于忍受磨难,并在生活中致力于帮助穷人,服从天主圣意,顺从父母之命,任劳任怨在富人家做佣工48年。1278年4月27日安息主怀,死后肉体不腐。
站在你背后(白牧宸)QQ:648652214,2015年4月13日   转载请注明出处
Advertisements

作者: Domdionysius

罗马天主教徒,教名雅各·比约,奉行传统主义,追随圣庇护十世司铎会。幽燕独立运动发起者之一。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