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周彝铭中鸟图像含义的原始宗教信仰研究

标题:刘正教授论文《商周彝铭中鸟图像含义的原始宗教信仰研究》1

商周彝铭中鸟图像含义的原始宗教信仰研究

商周彝铭中存在大量的鸟图像文字。表现在古典文献、考古实物、古文字史料上有所区别。具体来说:在古典文献中多是凤鸟一体。而在考古实物上则又是鸟、鸡、鸭一体。在古文字史料中,则是独立的鸟个体。
过去,有一个观点长期占据着对这一问题的研究。即,认为鸟图像反映了商人祖先玄鸟诞生神话。因为《诗经》中也记载一种着“天命玄鸟,降而生商”的”感天而生”说神话。既然如此,那么商的图腾信仰的鸟图像就不该大量出现在周代的青铜礼器中。可见鸟图像应该另有含义。
那么,在商周时代的原始宗教信仰中,鸟图像究竟具有怎样的含义和意义呢?这是我们本章想要回答的问题。

一、 商周彝铭中鸟图像的分类

二、 以鸟名官说的研究

《左传·昭公十七年》:
秋,郯子来朝,公与之宴。昭子问焉,曰:“少皞氏鸟名官,何故也?”郯子曰:“吾祖也,我知之。昔者黄帝氏以云纪,故为云师而云名;炎帝氏以火纪,故为火师而火名;共工氏以水纪,故为水师而水名;大皞氏以龙纪,故为龙师而龙名。我高祖少皞挚之立也,凤鸟适至,故纪于鸟,为鸟师而鸟名。凤鸟氏,历正也。玄鸟氏,司分者也;伯赵氏,司至者也;青鸟氏,司启者也;丹鸟氏,司闭者也。祝鸠氏,司徒也;鴡鸠氏,司马也;鸤鸠氏,司空也;爽鸠氏,司寇也;鹘鸠氏,司事也。五鸠,鸠民者也。五雉,为五工正,利器用、正度量,夷民者也。九扈为九农正,扈民无淫者也。自颛顼以来,不能纪远,乃纪于近,为民师而命以民事,则不能故也。”仲尼闻之,见于郯子而学之。既而告人曰:“吾闻之:‘天子失官,学在四夷’,犹信。”
在上述引文中出现的官名和鸟名的对应关系如下:
凤鸟氏,历正也。
玄鸟氏,司分者也;
伯赵氏,司至者也;
青鸟氏,司启者也;
丹鸟氏,司闭者也。
祝鸠氏,司徒也;
鴡鸠氏,司马也;
鸤鸠氏,司空也;
爽鸠氏,司寇也;
鹘鸠氏,司事也。
上述引文出现了两个判决叙述模式:
一个是“某氏某者也”的模式,它的属性是某“鸟”。一个是“某氏某也”的模式,它的属性是某“鸠”。只有“凤鸟氏,历正也”的叙述模式混乱。我们假定此语的标准应该是:“凤鸟氏,历正者也”。这里可能传抄中遗漏了一个“者”字。
五鸟名中,“伯赵氏”名字最怪,也是鸟名。又称“伯劳”、“鵙”、“伯奇”等。《诗经·豳风》:“七月鸣鵙”的“鵙”就是此鸟。
这里的郯子所谓“吾祖也,我知之”,在商周金文中存在不少以鸟为祖的铭文。如,殷代晚期的《鸟祖牺尊》上有铭文“鸟祖”二字,同时期的《鸟祖癸尊》上有铭文“鸟祖癸”三字,同时期的《鸟祖甲尊》上有铭文“鸟祖甲”三字,同时期的《鸟己祖觚》上有铭文“鸟己祖”三字,同时期的《鸟宁祖癸鬲》上有铭文“鸟宁祖癸”四字,等等。当时还存在以鸟为姓、以鸟为名的现象。如,同时期的《鸟父乙鬲》上有铭文“鸟父乙”三字,同时期的《妇鸟觚》上有铭文“妇鸟”三字,等等。正因为存在着这一历史事实,所以才出现郯子的“吾祖也,我知之”的回答。
根据苍颉观鸟兽迹而作字的传说,我们发现商周时代对鸟崇拜的背后还存在对史官制度和文字的崇拜。
根据《系辞》记载:“古者包牺氏之王天下也,仰观象于天,俯则观法于地,观鸟兽之文,与地之宜,近取诸身,远取诸物,于是始作八卦,以通神明之德,以类万物之情。”而真正观察鸟兽之文而创文字的是苍颉。《淮南子本经训》 记载:“苍颉作书而天雨粟,鬼夜哭。”《通鉴外纪》 记载:“仓颉见鸟兽之迹,体类象形而制字。”《淮南子·修务训》记载:“史皇产而能书。”高诱注:“史皇仓颉,生而见鸟迹,知著书,故曰史皇,或曰颉皇。”

鸟在中国文字和文化史上就具有了特殊重要的意义。而史官文化和职官文化则是中国政治制度和文化的基础。因此,在人种上的龙文化和在政治制度上的鸟(凤)文化构成了中国两种文化组成。这是商周鸟文化的内在含义。始祖是龙还是鸟,暗示着该部落和氏族的文化积淀深浅的不同。
长沙子弹库战国楚帛书记载伏羲生有春夏秋冬四子,其中长子“秉司春”就是“人面鸟身”。由此可见,以鸟名官说的祖先可以直接上溯到人文始祖伏羲。鸟官的历史也可以追溯到神话系统的“秉司春”,即伏羲之子。因此,夏商周三个朝代的玄鸟崇拜,在起源上有个共同的祖先“秉司春”。
古代学者已经开始怀疑鸟崇拜具有生殖崇拜的含义。王逸在《楚辞集注》中就曾主张“鸟者,阳物也”。此说至今也有一定市场。但是,商周鸟崇拜的内涵并非只是生殖崇拜一个要素,这是必须明白的。

三、 商人的“天命玄鸟”说神话及其信仰

根据《史记·殷本纪》记载:
殷契,母曰简狄,有娀氏之女,为帝喾次妃。三人行浴,见玄鸟堕其卵,简狄取吞之,因孕生契。?
目前为止,文献记载的商人的玄鸟神话和信仰最早见于《诗经·商颂·玄鸟》:
天命玄鸟,降而生商,宅殷土芒芒。
古帝命武汤,正域彼四方。
方命厥后,奄有九有。
商之先后,受命不殆,在武丁孙子。
武丁孙子,武王靡不胜。
龙旂十乘,大糦是承。
邦畿千里,维民所止,肇域彼四海。
四海来假,来假祁祁。
景员维河,殷受命咸宜,百禄是何。
“玄鸟”者何?即黑色的燕子。《说文》:“黑而有亦色者为玄”。《小尔雅》:“玄,黑也”。毛诗:“玄鸟,鳦也,一名燕,音乙。”又见《说文》:“燕,玄鸟也。枝尾,象形。”
2004年,江苏无锡鸿山战国贵族墓出土有玉玄鸟。见如下:

在涉及到商周彝铭史料记载中,和玄鸟有关的大致有:《西清古鉴》称作《周妇壶》。《三代吉金文存》,称《玄鸟妇壶》。《金文编》称《玄妇壶》。
其中,《玄鸟妇壶》铭文如下:

我们看到这里出现的只是“玄鸟妇”三个字的铭文。“玄鸟”二字组合一起,而且十分巧妙构成一幅鸟嘴衔“玄”字的图像,此字的铸刻已经具有了高超的审美艺术和宗教含义。商人祖先“”,此字又通“鵔”。《山海经•西山经》中有“鵔”字。《玉篇》更进一步说明鵔鸟为“凤属”。因此,商人远祖代代以鸟为己身之图像。
为此,张光直在《商周神话之分类》一文中总结说:
商代的神话以氏族始祖之诞生,及自然神祗之组织为最主要的主题。始祖与神祗的分别并不明确,而其彼此的世界互相重叠。神灵的上帝至尊神或为先祖的抽象观念或与某一个先祖相叠合。从现存的文献上看,商代没有宇宙起源的神话,没有神祖世界分离的神话,也没有天灾和救世的神话。
张氏的这一解释,显然具有给商代玄鸟崇拜重新定位的含义及其价值。

来源:https://www.douban.com/group/topic/91312901/

 

Advertisements

作者: Domdionysius

罗马天主教徒,教名雅各·比约,奉行传统主义,追随圣庇护十世司铎会。幽燕独立运动发起者之一。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