枕藉燕山,居有冀州—燕国在殷商文化中的核心地位

《燕赵文化》中 篇
十四、枕藉燕山,居有冀州——燕国在殷商文化中的核心地位
(此书为《中国地域文化丛书》之一,辽宁教育出版社1995年出版,1998年第2版)

张京华 著

(中篇部分不易排录的金文、甲骨文字,共计45个,均以圆码标出,请学者对照扫描的摹本。)

“④”字既已确知就是商代燕国的“燕”,则商代的燕国至少在甲骨二期、商代青铜器早期,也就是祖庚祖甲时期已经存在了,一直持续到商代末年,与召公奭新封的姬燕相衔接。从祖庚祖甲时期再向前追溯,因为没有甲骨文和金文的记述,不仅是燕国,包括所有二百多个以上的方国的情况都已得不到原始文字上的证实。但是联系到前文所述文献中“天命玄鸟,降而生商”和“郊禖”的记载,至此,我们已经可以断定,商代居于燕国中的燕氏一族不仅在商族最早的起源时期就已经存在,而且还是众多商人宗族、支族中的本族。根据就是商民族起源的传说和商民族的文化信仰中,有很多内容都与燕国之燕的得名有关。

商族为子姓。炎、黄二族的姜姓、姬姓都从女,都因水而名,相比之下,商族的子姓显得很特殊,很可注意。古代得姓的原则,是“因生赐姓”,商族是由于简狄吞食燕卵而产生的,这种说法在各书中有很清楚的记载,由此可以明确地得出一个训解就是商族子姓之“子”的含义即燕卵。

《白虎通·姓名章》:契“以玄鸟子生”,故姓子。《康熙字典》:“契母吞鳦子而生,故曰子氏。”均以卵训子。

甲骨文《掇二》一五八(《京津》五二)记四方风名刻辞说:“北方曰丸风曰█(左阝右殳)。”《山海经·大荒北经》记为:“北方曰█(上鸟下宛),来之风曰█(左犭右炎)。”所说之丸即卵。《山海经·大荒西经》:“有沃之国,沃民是处,沃之野,凤凰之卵是食。”《吕氏春秋·本味篇》记此事为:“流沙之西,丹山之南,有凤之丸,沃民所食。”高诱注云:“丸,古卵字。”█(上鸟下宛)亦即卵。从字音而言,郭璞注曰:“音婉”,是与丸同音。从字义而言,其字从夗,夗《说文》作█(左夕右卪),曰:“从夕从卪,卧有卪也。”卪即古卵字,为卵字半分之形。《说文》:“卪,瑞信也。”何谓瑞信,即《说文》释孔字所说:“孔,通也,从乙从子。乙,请子之候鸟也,乙至而得子,嘉美之也,故古人名嘉字子孔。”《楚辞·天问》:“简狄在台喾何宜?玄鸟致贻女何喜?”喜,闻一多《楚辞校补》改为嘉,是。此嘉字孔字与卪字均为仲春交媾得子之义,故称瑞信。而█(上鸟下宛)字又从鸟,更知其与鸟卵有关。再从字形上而言,甲骨文丸字作①④形,小篆卵、█(左夕右卪)之卪作①⑤形,因知卵、夗二字本为二丸相对。又小篆丸、勾、夕三字因形近而极易混淆,《山海经·大荒东经》:“有困民国,勾姓而食,有人曰王亥,两手操鸟,方食其头。”勾姓当为丸姓之讹,丸姓即子姓。《左传》哀公十六年:“子西曰:‘白公胜如卵,予翼而长之。’”杜预注曰:“今抚育人曰卵翼,言如鸟孚卵也。”可知至春秋时,仍有将人育子与鸟育卵相混称的习俗。

商族中外嫁的妇人可称为“玄鸟妇”,而商族的第一代先公契又称为“玄王”。《诗经·商颂·长发》:“玄王桓拨,受小国是达,受大国是达。”《荀子·成相篇》:“契玄王,生昭明,居于砥石迁于商。”《国语·周语下》:“玄王勤商,十有四世而兴。”《国语·鲁语上》:“自玄王以及主癸(当做示癸)莫若汤,自稷以及王季莫若文武。”此玄王之玄字,当源于玄鸟之玄字,玄王即玄鸟王之省称,与“玄鸟妇”之称相对。玄鸟即燕,世有明训,乃是因为玄鸟之“玄”的本义为燕雏。古玄、幺同义,《说文》:“幺,小也,像子初生之形。”子初生即卵出生。甲骨文金文玄、幺字形为两圆形上下相连,或分开或不分,或全作圆形或在圆形上略作出头。其形像燕之二卵,又像燕雏。郝懿行辑《燕子春秋》说:“三月,①⑥生。①⑥,卵也,胎如芝形。”所谓圆形上略作出头,殆即芝形。李玄伯《中国古代社会新研》说:“幺即玄鸟之子,幺与玄似。①⑦有头有身无翼,像燕初生之形。①⑧则增翼,羽已丰矣。幺亦即玄鸟之子,所以称子嗣之胤及幼字皆从之。”又说:“卜辞中子作①⑨、②⊙、②①诸形,有首有尾,有翼未丰,幼燕初生之形也。”所说很有启发。据此而言,则玄的本义亦为家燕,而燕之所以又称为玄鸟,就不是因为它羽毛的颜色为玄色。相反,黑颜色之所以又称为玄色,乃是由于玄鸟的羽毛为黑色。玄字的字义很多,有微小、幽隐、深奥、黝黑、北方等等。玄字的本义既为燕雏初生,则各义均为引申义。《吕氏春秋·音初篇》:“燕遗二卵,北飞,遂不返。”燕既为天帝所遣,又北飞,故以玄引申为北方。 商代使用的甲骨文、金文、陶文、玉石文等是现在所知最早的成系统的文字,西周以后的文字均渊源于此。商代甲骨文字已基本定型,汉字的创造阶段已将完成,在它之前还应有一个更早的时期,陈梦家估计至少在五百年前左右,郭沫若、唐兰、于省吾则估计为二三千年以前。然而石器时代、夏代和早商时期的文字迄今还未被发现,那么现在所见甲骨文、金文的文字即使不是由商族人所创造,至少也是主要经由商族人之手保留和传播的。因此在现在的文字内涵中,就势必会较多地保留下来与商族自己的起源、信仰、文化、风俗相关联的内容了。

从子、玄的字很多都与商族的起源以及玄鸟传说有关。例如:

孔。从乙从子。乙,请子之候鸟也。乙至而得子,嘉美之也,故古人名嘉字子孔。

字。《说文》:“乳也。”

孚。《说文》:“卵孚也,一曰信也。”郝懿行辑《燕子春秋》:“孚,卵也。一伏二卵,皆如其期,不失信。”徐锴曰:“鸟之乳卵皆如其期,不失信也。”

孳。《正韵》曰:“并音字,乳化也。”《尚书·尧典》:“鸟兽孳尾。”注曰:“乳化曰孳,交接曰尾。”

妇好之好亦从子。妇为女子已嫁之称。好为国姓,意为子姓之女,即商宗族、本族之女。好字中的女旁可省可加,义均同。丁山《商周史料考证》说:“武丁‘嫔妇好’,好字按照楚氏、井氏、姌氏、②②氏例子解释,宜是她的母国国名;若按妇█(左女右弋)、妇妊或以姓为字解释,好宜是国姓。按照甲骨文所见█(左女右弋)、妌、姌、媟诸氏,周秦以后人传写,往往省去女旁而作弋、井、冉、枼;依此传统习惯来考察好姓,在周秦以后的文献里应该作子。那末,子为殷商的国姓,武丁的元妃妇好,还是同姓。姓,由《国语·晋语》‘异姓则异德,异德则异类;同姓则同德,同德则同心,同心则同志’说,就是族类的徽识,凡同姓者,必然是同族。那么,妇好与武丁同姓,显然是‘族内婚’。从妇好看,殷商王朝实行‘族内婚’,毫无疑问。”所说极确。

商代青铜器铭文中,有许多含有“子”字的徽号文字,在《美殷周铜器集录》和高明《古文字类编》中都有不少著录。凡含有“子”字的徽号文字均为商族宗族、本族的一支。《左传》隐公八年记周代制度,诸侯之后代子孙是以先公、先大夫的字或谥为氏名,因以为族名。诸侯之子称公子,公子之子称公孙,公孙之子以王父字为氏。据此,殷代含有“子”字而其余部分构形不同的徽号文字应代表不同的氏,但仍同属于子姓、子族的本宗,因此都还保留着“子”字的标志。在含“子”字的徽号中,与燕国关系密切的有一“②③”字,丁山释为“冀”,所作《释冀》认为是国名,至《甲骨文所见氏族及其制度》认为冀读为畿,应是王畿或畿服之畿的本字。冀字甲骨文作“②④”,像人举子之形。在金文中,下部的“共”更接近于人形。中部的“子”有时为一,有时为二。上部又往往带一“②⑤”形,或为一边,在左或在右,或为二,作一边者亦可简省。也有“子”在“共”右上侧、“②⑥”在右下侧的,则为变体。“②⑤”形或又简省作“②⑦”,于是至后世遂讹为“北”字。其含义丁山以为像门扉,意犹未尽。案②⑤即古卯字,讹作②⑤,《说文》:“卵,冒也。二月万物冒地而出,象开门之形,故二月为天门。”而卯与▉(左夕右卪)、卵形近,故所谓万物冒出之义,实与卵翼之义相接。燕孵卵在三月,而其至恰在仲春二月,故燕至之月为天门开,万物于此时孵育。

“冀”字写全当有二“子”,二子即二卵。《吕氏春秋·音初篇》:“燕遗二卵,北飞。”与此相合。二卵之二非徒然添加,郝懿行辑《燕子春秋》:“孚,卵也。一伏二卵,皆如其期,不失信。”是知家燕常规所生即二卵。而燕生二卵之数与人之外肾有二亦极巧合,此亦是家燕之所以被商人信为图腾动物的一个重要原因。

“冀”字下部作人形的“共”,有时突出其宽阔的肩背,作一粗壮的倒三角形。“冀”字的整个含义像一魁梧的成年男子举双手翼戴和保护玄鸟之族。冀为地名,即冀州,又称冀方。《尚书·禹贡》九州之中冀州为首,在东河之西,南河之北,西河之东。所记地名有太原(汾水上游)、岳阳(霍太山以南)、覃怀(汉河内郡怀县,今河南沁阳)、衡漳(漳水)、恒卫(恒山、卫水)、大陆(大陆泽)和碣石(碣石山)。所记居民有鸟夷,郑玄注曰:“鸟夷,东方之民,搏食鸟兽者也。”又引王肃曰:“鸟夷,东北夷国名也。”《周礼·职方》说:“河内曰冀州。”《尔雅》说:“两河间曰冀州”,《吕氏春秋·有始览》同。《说文》说:“冀,北方州也”,《玉篇》同。《山海经》郭璞注:“冀州,中土也。”《淮南子》高诱注:“冀,九州中,谓四海之内。”刘盼遂《冀州即中原说》认为冀州即中原、中夏,马培棠《冀州考原》观点与之相近,从字形近于“夏”字认为冀为“中间一区的农耕文化,自称为诸夏,居地为冀州”。所说不如丁山近实。冀州应为商人之畿服,畿服以商代都城为中心,自然就有了中土、中原的含义。而商代都城在黄河以北,所以此一“中土”、“中原”也自然要稍稍偏向于北方。《禹贡》所说漳水所在的地区,后世认为偏于东、北,但商人却正以为那里就是中土、中原。商人以玄鸟为图腾,风俗信仰与鸟夷相同,也正是东北鸟夷中的一支。《左传》哀公六年孔子引《夏书》曰:“惟彼陶唐,帅彼天常,有此冀方。”又《逸周书·尝麦解》曰:“有殷之囗辟,自其作囗于古,是灭厥邑,无类于冀州。”陶唐与殷均为北方之族,而称冀方、冀州,亦可证冀为北方之地。《诗经·商颂·玄鸟》说“邦畿千里,维民所止”。商人以河北殷(安阳)、邢(邢台)等地为都城,以周围五百里或一千里地区为畿服(甸服),因而商人心目中的中土、中原便也位居河北了。

斿字亦从子。古人名偃多字游,郑有公子偃字子游,又有驷偃字子游。晋有荀偃(中行偃)字伯游,又有籍偃字游。可知偃与游字义相近。游即斿,小篆从水,为后来所加。其字从█(左方右人)从子,《说文》:“█(左方右人),旌旗之游,█(左方右人)蹇之貌。从②⑧,曲而垂下,█(左方右人)相出入也。读若偃。②⑨,古文█(左方右人)字,像旌旗之游及█(左方右人)之形。”是知旌旗横起飘动称为斿,垂下称为█(左方右人)。甲骨文中有█(左方右人)字,作③⊙形,③①即《说文》所说之②⑧,像旗杆及杆之饰,其羽穗则先横飘后垂下,《说文》与甲骨文正合。旗和矢都是古代人生活的重要标志,故侯伯之侯从矢,方国之方从旗,而氏族之族既从矢又从旗。丁山说:“清太祖起兵建州,‘以旗统众,即以旗统兵’,旗的制度,当是族字从█(左方右人)正解。”又说:《唐书·突厥传》沙钵罗咥利失可汗分其国为十部,号为十设,每设赐以一箭,故称十箭,“箭者,矢也。族字从矢,当然又与部落称箭的涵义相同”。如将族之字义解为射于旗下,同理,斿字本义则为长于旗下,旌字本义为生于旗下,旗字本义为网鸟于旗下。推溯诸字的起源,大概均与商族文化有关。而偃不仅与█(左方右人)字义相近,音亦全同。《集韵》、《类篇》:“█(左方右人),并音匽,与偃同。”

从幺、玄的字: 幼,《集韵》:“一笑切,音要,幼眇精微也。”

幾,《说文》:“微也。”

 █(茲字无艹头),《说文》:“微也。”古文无茲字,█(茲字无艹头)茲同字,█(茲字无艹头)即茲。胡厚宣《释█(茲字无艹头)用█(茲字无艹头)御》说:“█(茲字无艹头),《说文》:‘幺,小也,像子初生之形。’‘█(茲字无艹头),微也,从二幺。’卜辞中无‘茲’字,‘█(茲字无艹头)’则数十百见,均用作茲,皆为兹此、兹今之兹。”兹字后又加水旁为滋,仍为蕃衍、孳生之义。

幽,《说文》:“隐也。”《正韵》:“闇也。”又与黝通,《集韵》:“黝或作幽。”所说隐、闇、黝应为后起之义。幽字从山中█(茲字无艹头),本义当与幺即玄鸟有关。李玄伯《中国古代社会新研》释幽为:“山之得名为幺所居,”很有见地。《尚书·尧典》中有地名曰幽都,《舜典》中有地名曰幽州,《史记·五帝本纪》作幽陵。幽都、幽州与幽陵由幽山而得名,《山海经·北山经》:“西望幽都之山,浴水(郭注:即黑水也)出焉。”《海内经》:“北海之内有山,名曰幽都之山,黑水出焉。其上有玄鸟、玄蛇、玄豹、玄虎、玄狐蓬尾。”幽山又称燕山,燕山之称虽为后起,但其字义则完全相同。幽即家燕所居之山,故《尔雅》说:“燕曰幽州。”《史记·周本纪》张守节正义引徐才《宗国都城记》云:“周武王封召公奭于燕,地在燕山之野,故国取名焉。”所说不确。罗沁《路史》说,燕国以多燕而得名。至今燕地夏季每年仍有大量燕子迁来,低飞鸣叫,给人以特殊的感受。燕国得名本自家燕,燕山得名亦本自家燕,二者的关系是并行的。古代所说燕山山脉自今河北蓟县东南蜿蜒而东,经玉田、丰润,直至海滨,延绵数百里。东晋咸康四年(338年)石虎攻段辽,辽将北平相阳裕率其民数千家入燕山自固,北平郡治所在今河北遵化东。《水经注》庚水:“庚水出右北平徐无县北塞中……庚水径燕山下。”庚水也在今遵化东,所说徐无县北塞即卢龙塞。《资治通鉴》胡三省注引《五代志》:“北平无终县有燕山。”秦汉无终在今蓟县,唐五代在今玉田。今青龙河古称玄水,为古濡水(今滦河)支流,玄水和濡水是自燕山山脉中段横穿而过的惟一一条大河,《水经注》濡水:“玄水又西南径孤竹城北西入濡水。”由燕山、玄水之名来看,这里大约就是殷商民族最初的发祥地,也是商代子姓宗族所居燕国的中心。沿玄水、濡水出卢龙塞,正是古代沟通燕山南北而使用频繁的一条要道,是燕山南北的中枢。在玄鸟生商的传说中,各书记载都提到有一条河水。《史记·殷本纪》说简狄等“三人行浴”,《史记·三代世表》褚少孙补说“契母与姊妹浴于玄丘水”,《太平御览》引《尚书·中候》说:“玄鸟翔水,遗卵于流。”所说的玄丘水大概就是玄水了。

古代燕山又称冥山。《庄子》说:“南行者至于郢,北面而不见冥山。”司马彪注:“冥山,北海山名。”《西京杂记》述李广射虎事说:“猎于冥山之阳。”李广为右北平太守,右北平西汉治平刚,出卢龙塞东北三百里,东汉治土垠,在蓟城东北三百里,今卢龙县南传有李广射虎石,是知冥山即燕山。又古有水神名曰玄冥,《左传》昭公十八年:“禳火于玄冥、回禄”,杜预注曰:“玄冥,水神。”商先公中王亥之父也名冥,《国语·鲁语》说:“冥勤其官而水死。”冥既由于治水而死,古代的水神玄冥大概就指的他。又《史记·殷本纪》中及《国语·鲁语》等中的冥,甲骨文中作季,王国维谓季即殷之先公冥,为王亥之父。而季字从禾从子,正与玄鸟有关,可知玄冥即燕冥,亦即玄燕。

以上由商族子姓之子为燕卵,燕山和玄水也得名于家燕等数事,可以推测商族的起源地就应在古代燕山和玄水一带。而商代的燕国也得名于家燕,说明它在商代各宗族与支族中,应该就是嫡系所在的一个方国,也是商人最早建立的一个方国,从时间上说,它应该是与商族的起源同时的。后来商朝的都城南迁,而燕国也成为众多方国之一,这时燕国与商王朝的关系大概就像是后世的所谓“留守”,如同北魏迁都洛阳以后之有六镇,金海陵王迁都中都(今北京)以后之有上京(会宁府),元忽必烈南迁大都(今北京)以后之有上都(开平)。《逸周书·作雒》说商灭亡时,“殷大震溃,降辟三叔,王子禄父北奔”。王子禄父就是商纣王之子武庚,他在商亡时向北逃奔,说明商代在北方有比在东方、南方更为强大的基础,而他向北寻找归宿大概也就像元亡后顺帝之被迫撤回蒙古草原了。

带有“亚④”铭文的商代燕国铜器,在河南安阳、凌县、洛阳、上蔡,陕西岐山,甘肃平凉也都有发现,但仍以燕山南北北京琉璃河和辽宁喀左出土的居多。说明商代燕国的活动地区主要还是河北北部和辽宁西部,发现于河南、陕西、甘肃等地的“亚④”铜器可能是燕国进献给商朝的礼物,或者是在商末周初流散到各地的。古代在国家灭亡时,战胜者一方首先要做的一件事就是收缴礼器。商灭夏时,曾“俘厥宝、玉,作《宝典》”。周灭商时,武王分封诸侯,曾经“班宗彝,作《分器》”。齐湣王伐燕时,曾夺取燕国的礼器,而燕昭王伐齐,也“尽取齐之宝藏器”,“大吕陈于元英,齐器设于宁台”,同时也使“故鼎反于历室”。“亚④”铜器的流散大抵皆如此类。

对商代燕国的存在和重要性有了充分的肯定之后,对于其他相关问题的探讨就较易于展开了。

甲骨文中有“妶”、“█(左女右隹)”等字。若依人名及国、族名解,“妶”为以玄鸟为图腾的国、族之女,与《玄鸟妇壶》铭文的合文“█(左玄右鸟)”含义相同。隹即鸟,“█(左女右隹)”亦为以鸟为图腾的国、族之女。

商代金文中也有大量从子从鸟的徽号文字,如《子隹冉鼎》“隹子冉”三字合文既从子又从鸟,冉或许可释为孤竹的竹,大抵均与商族的起源有关。

商人的始祖为契,契又作偰,又作禼,又写作卨。甲骨文中有③②、③③字,见《前》四、一七、五等,卜辞作:“丁巳卜,贞帝③③。贞帝③③三羊三豕三犬。”③③字王襄、胡厚宣释为雉,胡光炜释为犧,郭沫若、陈梦家释为鸿,杨树达释为禼,谓即商契之契。就字形而言,③③字确像禼,其形则像鸟,与商族鸟图腾标志相合。又禼字与离字相近,古有鸟名離朱,又有鸟名长離。《山海经·海外南经》:“狄山有離朱”,郭璞注:“今图作赤鸟。”《汉书·司马相如传》引《上林赋》:“前长離而后矞皇”,颜师古注:“长離,灵鸟也。”《文选》张衡《思玄赋》:“前长離使拂羽兮”,注曰:“长離,南方朱雀神也。”与離字从隹即从鸟相印证,可知离字本义即为鸟,后于离上又加鸟旁写作離,《说文》:“離,黄仓庚也,鸣则蚕生。从隹,离声。”仓庚鸟即鹂鸟。而禼与离字形接近,可能都由本作鸟形的字写定。此可为契即卜辞之帝③③及本作鸟形的一个旁证。

《史记·殷本纪》说:“契为子姓,其后分封,以国为姓,有殷氏、来氏、宋氏、空桐氏、稚氏、北殷氏、目夷氏。”《世本》又记载有髦氏、时氏、萧氏、黎氏。是知商人的族姓有宗族与支族之分。但是由这些支族所建的方国多已不能尽考,唯有目夷氏所建孤竹国因为有齐桓公灭孤竹的事和出了伯夷、叔齐两位君子,尚能引起人们一些注意。孤竹国,《史记·伯夷列传》司马贞索隐引应劭曰:“伯夷之国也,其君姓墨胎氏。”《括地志》也沿用应劭之说,说:“孤竹故城在平州卢龙县南十二里,殷时诸侯孤竹国也,姓墨胎氏。”梁玉绳《汉书人表考》据《北周书·怡峰传》“本姓默台,避难改焉”考证说:默、墨古通,胎则为台字之误。墨台之台应读为怡,墨台与目夷读音相同,所以邹衡等学者认为墨台即目夷。目夷就其宗族之“姓”而言为子姓,就其支族之“氏”而言为目夷氏,这在《史记·殷本纪》中已很明确。此外《左传》隐公元年正义引《世本》也明确说,目夷为子姓。但是《路史》却认为墨台为姜姓,说:“禹封炎帝后姜姓于台,是为默台。成汤元年正月三日丙寅析封孤竹。”梁玉绳进一步弥缝说:“盖姜其姓,默其氏,台是夏所封国台,其后复封孤竹,遂以默台为氏耳。”这就一错再错了。孤竹国为子姓,为目夷或墨台氏,又与“亚长”在铜器上同文出现,同时“亚█(上己下其)”、“亚④”、匽侯也同文出现,这说明商人确实可能是在实行同姓内胞族通婚的制度。各方国之间长期保持共同签署国名的关系,在商代,最大的可能是表明他们之间是互相联姻、有血缘关系的,在血缘关系的基础之上,才进一步形成政治和军事上的联盟关系。只是到后来,在商末周初,像子姓亚④与姬姓匽侯之间的关系才主要表现为政治上的联盟,而就“亚④”与“匽”铭文联署的时间上限在周初来看,单纯的政治联盟确实难以长久维持。 《史记·五帝本纪》记载在唐尧虞舜之际北方的方国中还有一个发国,说:帝舜“南抚交阯、北发,西戎、析枝、渠廋、氐、羌,北山戎、发、息慎,东长、鸟夷,四海之内咸戴帝舜之功”。司马贞索隐谓此一段记四夷之名简有错乱,西戎上少一西字,山戎下少一北字,长字下少一夷字,又南方之北发当为北户之误。《史记》中的这段记载源于《大戴礼记·五帝德》,据《大戴礼记》、《尚书·禹贡》、《左传》等书,析枝又作鲜支,渠廋又作渠搜,息慎又作肃慎,鸟夷下又有羽民二字。由此,《史记》中这段记载应重新整理为:“南抚交阯、北户,西西戎、析枝(鲜支)、渠廋(渠搜)、氐、羌,北山戎、北发、息慎(肃慎),东长夷、鸟夷羽民。”其中,北发、长夷在《大戴礼记》和《史记》中都记为单字的发和长,更近于原始记载,经司马贞整理后记为复合词的北发和长夷,则作为方国之名的含义更加明显。长夷因与鸟夷连载,在鸟图腾信仰方面与商人相同,应同出于上古风姓太暤部族。又因亚长与孤竹同文联署,应与孤竹同为子姓,同为商人的支族之一。而对于发国,以往学者未甚注意,记述不多。就以上所论商人起源于古代燕地以及北方方国分布密集的背景来看,发国似乎不可能不与商人具有某种联系。从时间上看,发国的存在与长夷的存在以及契作司徒的时间是同时的。从地域上看,司马贞明确肯定说:“又案《汉书》,北发是北方国名。”今检《诗经·商颂·长发》中有“濬哲维商,长发其祥”,又有“幅陨既长”、“遂视既发”。长、发二字,郑玄笺谓“长,久也,久发见其祯祥也”,朱熹《诗集传》谓“长,久也,言商世世有濬哲之君。其受命之祥,发见也久矣”,读之似有不通处。疑长、发即长夷、北发,长发为二方国名联署,二国为商族创始时期的重要方国,故与玄鸟、有娀并提。再检卜辞中所记四方风名:“东方曰析风曰█(上劦下口),南方曰因风曰长,西方曰夷风曰彝,北方曰丸风曰█(左阝右殳)。”所说风名多为鸟名及古方国名。东风中,析(《山海经》作折),方国中有析枝,即鲜支。█(上劦下口),《山海经·北山经》记幽都之山与浴水(即黑水)东有錞于毋逢之山,“其风如█(左风右劦)”,疑█(上劦下口)即通此█(左风右劦)。《山海经·大荒东经》又记东方风名曰俊,夋亦鸟名,又写作鵕。南风中,因,《山海经》中有困民国,即因民国,困为因之讹。长,即长氏、亚长、长夷。西风中,夷,即夷狄之夷,《山海经》作石夷。彝,又称鸡彝,为鸡型礼器,与杀鸡祭祀的风俗有关,《礼记·明堂位》:“灌尊,夏后氏以鸡夷,殷以斝,周以黄目。”郑注:“夷读为彝。”知鸡彝的起源与夷人有关。北风中,丸即卵,即子。《山海经》作“北方曰█(上鸟下宛),来之风曰█(左犭右炎)”,宛亦为卵义。█(左犭右炎),《说文》无,也不见于其他典籍。今本《山海经》中只一见,但在《山海经》逸文中又出现过一次。《山海经·大荒南经》:“南海之外,赤水之西,流沙之东,有兽,左右有首,名曰█(左足右术)踢。有三青兽相并,名曰雙雙。”郭璞注曰:“出█(左犭右炎)名国。”郝懿行《笺疏》说:“█(左犭右炎)名国未详所在,疑本在经内,今逸也。”此█(左犭右炎)字疑为狄字的讹写。依据有二,第一,《说文》:“狄,赤狄,本犬种。从犬,亦省声。”从字形方面狄从亦,但至金文已讹写为从火。从字义方面狄之本义为赤狄,赤字亦从火,《说文》:“赤,南方色也,从大从火。”赤字的古文写法又有从炎从土者。因此,狄字初讹为从火,再讹则又自赤字中再衍一火,成为█(左犭右炎),郭璞注曰:“音剡”,是自炎得声。第二,█(左足右术)踢音黜惕两音,显然由怵惕而来。惕古文又有变体作悐,俗又作█(左忄右狄),《汉书·王商传》有“卒无怵悐”,可证。█(左足右术)踢既同于怵悐,又出█(左犭右炎)名国,亦可证█(左犭右炎)本为狄字。又雙雙或以为兽名,或以为鸟名,杨士勋疏引旧说云:“雙雙之鸟,一身二首,尾有雌雄,随便而偶,常不离散,故以喻焉。”由雙字从二隹即二鸟来看,以作鸟名为近。█(左阝右殳),《说文》所无,依四方风名多与鸟名方国名相关之例,也应为方国名,疑即发国。甲骨文“█(左阝右殳)”字从卩从殳,“卩”像人席地而坐之坐姿,有跪坐祭祀之义,字形作“③④”。而甲骨文“弓”字有时作“③⑤”形,至小篆则作“③⑥”,与“③④”十分近似。因此“█(左阝右殳)”后即讹写为“█(左弓右殳)”,又加“癶”为“發”(简体字为发)。甲骨文中无發字,恐即由此之故。《说文》:“發,█(左身右矢)(即射字)發也,从弓,癹声”,未必是。又發字所从之“癶”像二足相背,义为撥,《字汇》:“从二止相背”,《六书本义》:“两足张有所撥除也”,此亦即《诗经·商颂·长发》“玄王桓撥”之本义。检《山海经·南山经》中有發爽之山,汎水所出,在渤海北,汎水南流注于渤海。《北山经》中有發丸之山,在今山西阳城之王屋山东北三百里,与今安泽之盐池为近。《北山经》中又有發鸠之山,郭璞注谓在上党郡长子县西,为漳水所出,其地正是商人活动的中心地区。發鸠之山有所谓精卫填海的传说,说:“發鸠之山……有鸟焉……名曰精卫……是炎帝之少女名曰女娃。女娃游于东海,溺而不返,故为精卫,常衔西山之木石以堙于东海。”《述异记》又说:“昔炎帝女溺死东海中,化为精卫,偶海燕而生子,生雌状如精卫,生雄如海燕。今东海(有)精卫誓水处,曾溺此川,誓不饮其水。”似此,發鸠应即鸟名,亦即精卫鸟。精卫填海的传说似乎暗示了古代居住在此地区以發鸠为图腾标志的氏族曾沿漳水东入于河,又东入于海,在沿海与以燕为图腾标志的氏族世代联姻。

在商代,漳河流域、易水流域、燕山南北可能是商人最为活跃的地区,也是全国社会文化发展水平最高的地区。从这个角度上回过头再来探讨“燕亳”这个名称,也同样会有更加切实的理解。《左传》昭公九年,周王使大夫詹桓伯辞于晋曰:“及武王克商……肃慎、燕亳,吾北土也。”《左传》中记载燕国史事不多,燕亳之称仅此一见。对“燕亳”这一名称,历来多疑惑不清,学者往往不能肯定燕国何以又会与“亳”的称谓联系起来,于是多以燕、亳为二地,这都是由于不了解在商代以至商先燕国已是一个重要方国的缘故。其实,西周初期武王灭商时,并不能使周初的疆域再有所拓展,它只是全部地接收了商朝的统治权,这种接收甚至很大程度上还是名义上的,实际情况在商朝时如何在西周初时依然照旧,方国的君主换了,但是臣民、名物全是旧的。因此,西周初期周朝的疆域也就是商代后期商朝的疆域,西周初期和春秋时期仍然偶尔使用的“燕亳”的名称也就是商代燕国的名称。罗泌《路史·国名纪》说:“燕,召公初封,春秋之燕亳。”他以《左传》中的燕亳为周初的燕国,是十分正确的,不过还应进一步说明,周初的燕国实即商代的燕国。亳这一称谓是商人所特有的,其意为京都之京,在字形上亳与京、高(郭)也都相似。商汤时有三亳、四亳之说,亳均指都城。丁山《商周史料考证》解释说:“凡是殷商民族居留过的地方,总要留下一个亳名,可见亳字最初涵义应是共名,非别名也。”“《春秋左传》所见的薄、博或蒲的地名,所在皆是,虽不尽是成汤故居,我认为至少是成汤子孙殷商民族所留下来‘亳社’的遗迹。”这个解释应是符合历史的真实情况的。丁山并且列举了甲骨文中“亳”字的五种写法,说亳字像小城之上筑有台观和草生台下形。据此,如上所述,燕国既然是商族创始之地,是宗族、本族所在,是留守的旧都,那么它当然也就可称为亳了。燕、亳连称,为一地,意即燕京。燕亳为一地,在考古资料中也已得到明确印证。《美铜器集录》著录传世《陈璋壶》铭文,据陈梦家释读为“隹王五年……陈璋内伐匽亳邦之获”,考订为齐宣王五年(前314)齐田章伐燕所获的燕器,铭文为后来所加。其中“匽亳邦”亦即燕亳。邹衡《关于夏商时期北方地区诸邻境文化的初步探讨》又指出在《录遗》六十五母癸组器中,有“亚█(上己下其)④亳作母癸”的铭文,说:“铭中有一③⑦字,与甲骨文③⑦、③⑧字很相似,后者释亳,前者亦当为亳之繁体。”“此字不是人名,应属上读,这样便成为‘燕亳’二字,或者竟是国(都)名了。”陈梦家并且列举了九条史料,说明燕地与殷商的关系颇为密切,以印证燕亳为商人在燕地之亳。九条史料为:1.《左传》昭公九年称“燕亳”。2.周初邶、鄘、卫之邶在涞水县。3.箕子封朝鲜。4.古本《竹书纪年》载“殷王子亥宾于有易”。5.有易之易即狄即翟即代,春秋时在齐北燕境。6.《路史·国名纪》引《续志》称鲜虞即中山为子姓。7.孤竹国墨胎氏即目夷氏,为子姓。8.《博物志》记徐偃王卵生、孤独母有犬救之故事,徐可能为与易水相近之徐水,偃与燕有关,孤独与孤竹是一,犬与翟犬有关。卵生故事为商族秦族及满族所共有。9.齐桓公伐山戎次于孤竹,山戎亦为子姓,由《尚书·康诰》“殪戎殷”、《国语·周语》“戎商必克”、《逸周书·商誓篇》“肆伐殷戎”、《世俘篇》“谒戎殷于牧野”可知周人称殷商为戎,而商人也自称其女祖先为有娀氏。邹衡也认为④即燕,由玄鸟即家燕而得名,燕之称燕早在召公奭元子受封以前,至少在商代后期就已经存在了。燕亳的所在地,陈梦家认为春秋时的燕亳当指易水流域的燕下都,邹衡认为更可能是琉璃河商周古城。丁山认为燕亳应在濡水支流蒲水的源头蒲阳山附近(今河北完县北),更为重要的是他认为契居蕃的“蕃”就是燕亳的“亳”的音讹,如此则蕃与燕亳为一地,燕亳就是商民族创始中的第一座都城。丁山认为燕亳就是“近于幽燕之亳也”。契居蕃的“蕃”在滱水支流的博水,而濡水也是滱水支流,博水出望都县(今河北望都)西北,与蒲阳山近在咫尺。同时北京初名█(左契右阝)县,其得名显然由于契,自█(左契右阝)丘南至博水不过二百余里。昭明所居之砥石在今隆平、宁晋间,相土商丘在漳河流域,王亥有易在今易县,以上各地都分布在黄河以北华北平原的中部、北部,这种局面于考古于文献都较为近实。以燕亳为近于幽燕之亳这一思路,确实是十分卓越的。

最后再顺便说到蓟。《史记·周本纪》说封“帝尧之后于蓟”,张守节正文引《水经注》云蓟城内西北隅有蓟丘,说“因取名焉”,则是以蓟为国名,而蓟国之得名又是由于有蓟丘。郦道元《水经注》:“因丘以名邑也,犹鲁之曲阜、齐之营丘矣。”然而蓟丘又缘何而得名,则史无确载。“蓟”字从草,一般均以蓟为草名,《尔雅·释草》说:“杨,枹蓟”,又说:“术,山蓟。”术又作█(上艹下术),《山海经·中山经》泰室之山“有草焉,其状如█(上艹下术),郭璞注曰:“█(上艹下术)似蓟也。”沈括《梦溪笔谈》卷二十五说:契丹“大蓟茇如车盖,中国无此大者,其地名蓟,恐其因此”。就是认为蓟丘由蓟草而得名。但检《山海经·中山经》:敏山“上有木焉,其状如荆,白华而赤实,名曰葪柏,服者不寒”。 葪,郭璞注曰:“音计。”郝懿行笺疏曰:“《玉篇》云:‘葪,俗蓟字。’《初学记》二十八卷引《广志》云:‘柏有计柏。’计、葪声同,疑是也。”据此,则蓟又为柏名,写作█(葪改为竹头)柏、葪柏、计柏或蓟柏。而柏树正是殷商民族所尊崇的一种树木,《论语·八佾》:“哀公问社于宰我,宰我对曰:‘夏后氏以松,殷人以柏,周人以栗。’”“以柏”旧注说是社神的神主即牌位要用柏木来制作,然而社庙的建筑用木,以及宗庙、宫寝、楼台、墓葬的建筑用木可能也以柏木的最为讲究。因此,以草名解释蓟丘意义甚小,不如以柏名解释蓟丘,与殷商民族对树木的观念相符合,从中可以看出蓟丘的得名亦与殷商民族有关。

总之,殷商民族起源于春秋战国旧燕之地,时间约当虞夏之际,到商代晚期这一地区仍然有众多方国密集分布。燕亳是有商一代诸多都城中的第一座都城,燕国则是众多方国中由宗族而留守的一个方国,是最重要和居于核心地位的一个方国。到周初召公奭姬燕出现,商人子姓燕国存在的时间由夏商两代积年相加,大约已有九百六十余年之久。

《燕赵文化》目录

2001年8月2日

Advertisements

作者: Domdionysius

罗马天主教徒,教名雅各·比约,奉行传统主义,追随圣庇护十世司铎会。幽燕独立运动发起者之一。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