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地下教会两名司铎遭逮捕血腥殴打

陈神父和张神父两位河北地下教会司铎已连续被关、被打几个月了,强迫他们加入官方教会。河北省信徒介绍了至少二十名因忠实于天主教会至今仍被关押、遭到酷刑的神职人员名单及事迹
北京(亚洲新闻)自今年一月以来,至少两名河北宣化教区地下(与教宗共融的)教会神父遭到关押、殴打。要求匿名的亚洲新闻通讯社通讯员介绍说,近二十年来,至少二十名河北省张家口地区的宣化教区及西湾子教区神职人员因忠实于天主教会被关押、遭到酷刑、强迫他们加入中共控制的爱国会。
亚洲新闻通讯社通讯员表示,四月九日,北京延庆县政府官员将宣化的陈海龙神父带走。截止到四月十二日,仍然没有放人。
同为宣化教区的张广军神父于二月被捕、遭到血腥殴打。直到三月二十九日,他的家人才获准将其带到监狱外就医。他的头上和腿上都留有在狱中受刑时留下的青紫伤痕。
张神父因拒绝与爱国会神父一起举行弥撒圣祭、拒绝在爱国会登记、领取司铎证等以示其接受独立于梵蒂冈的自主、自办教会的标志而遭到殴打。部分天主教徒称,他曾表示“让我共祭领证是不可能的,因为我进来就没打算活着出去”。
一月十三日,张广军神父在一教友家中,被政府人员以检查煤气为名骗开家门后,强行将张神父带走,当时外面的气温零下10多度,神父只身着薄毛衣连外衣都不让穿。路上他们几次易车带到涿鹿县宾馆后,五昼夜不让神父睡觉(站姿),进行惨无人道的体罚和辱骂,并声称说:“我们知道这是违法的,但我们不怕。”后经家人再三交涉,于二月二日下午(春节前夕),以教友家的轿车做抵押,并保证随叫随到,政府才同意暂放神父回家过年。三月八日,当张神父再次回到统战部门后,政府人员对神父的摧残更加升级。二十四日张广军被打;家人得知情况后;二十七日找到涿鹿县统战部,他们承认打人。经过交涉,才同意家人与神父见面,但不许下车,更不许说话。见面地点是在县城公路旁,家人和统战部人员分乘两辆车,两辆车都停下,家人在车上看到神父坐在另一辆车上,车下是一些看管人员。因为看不太清楚,家人就下了车,跑到神父的车旁,神父也下了车。他低着头,表情忧郁,一句话也没说,大家谁也没说一句话,见面约有一分钟。临走时,神父抬头看了她们一眼,家人这才发现他的额角上方有紫青。由此断定神父在里面一定挨了打。家人又多次交涉,政府才同意第二次见面。二十九日,家人到涿鹿县城西一个养老院与神父见面。他们看到神父头上有包子;额头有伤,但政府解释说是开玩笑过头了;又说这是个人行为(工作人员在工作期间的行为应该是代表政府),也有人否认打人。神父说:“这里有科长,你们谁敢说没打我,当我跌倒后,你们用凉水浇我的头(可能被打昏),我腿上现在还有淤青。”政府人员都哑口无言。家人看到神父时常想呕吐,担心他被打成了脑震荡。神父对政府人员说:“回去别走小道,太颠,走大路吧!”(从神父的要求中推断他的脑部伤势严重)。家人听说神父在县医院拍了片子,要求看时,政府人员以找不到片子为由拒绝,家人更怀疑神父可能被打坏。神父最后说:“。”
家人特别担心神父的伤势会加剧恶化,强烈要求神父回家疗伤养病。经过反复交涉,最后,统战部门答应上报,市里同意后方可回家养伤。
亚洲新闻通讯社通讯员还表示,九十年代共有二十多名宣化和西湾子神职人员无辜被非法拘禁、关押、办班学习、洗脑、精神折磨、甚至被殴打,精神和肉体上都受到了严重的摧残。强迫他们登记、领证、不再做地下教会神职人员。
通讯员表示,“政府采取肉体上摧残、精神上威逼恐吓欺骗等手段,想使神父们屈服。我们必须强调:神父们并非不愿意与政府合作,只因公开的条件涉及到教规教义(必须坚持独立自主、自办教会的原则和服从爱国组织领导),因此,神父们绝对不能妥协。政府之所以采取这种非法手段,其目的就是强迫神父们签字、领本、共祭,加入爱国团体,承认自选自圣、脱离教会的领导。现在政府大力倡导「和谐社会」和宣传「信仰自由」,我们对有关部门这种不人道的做法,表示困惑和愤慨。在其所谓的学习转化过程中,采取的非人道行为是对人权的践踏、宪法的亵渎。我们强烈要求政府当局立即停止这种违法行为,停止对神职人员的迫害。释放所有被关押的神职人员,并保证以后不再出现类似情况。我们也呼吁社会各团体和各界有识之士监督政府机构,共同构建一个真正祥和、繁荣、民主、自由的社会制度”。
此外,田永峰、裴有明、胡慧兵、梁爱军、王永生、杨全义、高金宝、张桂林等神父先后被“请”去办班学习,转化思想。
以下为被关、被打神父名单:
早在90年代,王建生、崔泰两位神父被非法拘押、判刑3年。张力神父曾多次被抓被关、被判刑。
2006年8月,李会生神父在张北县被抓,被政府人员毒打住院,又被判刑7年,目前仍在服刑期间。
2007年冬,王忠神父在沽源县被抓,判刑3年。现已刑满释放,但被监视。
2007年9月宇仲勋神父二次被抓后,受到非人道的折磨,在广场的蓝球架上被吊一晚上后,又施以坐老虎凳(只穿短裤)达10多天。又受到烟头烫体,灌辣椒水等非人道的“待遇。”
2008年7月章建林神父被抓,关押时间为7个多月。关押期间收到了非人道的待遇,现仍在监视看管中,行动没有自由。
2009年6月8日。刘建忠神父被抓,由政府人员轮番谈话减少睡眠时间。在最后的6天里不让其睡觉,每天站军姿、蹲马步、做俯卧撑达17-18小时,关押时间为6个月。
2009年6月14 日晚,张存慧神父在给教友送弥撒的路上被政府人员扣押,强行带走办班学习8个月。
2010年5月30日(天主圣三节),王建成、李德两位神父在去为教友施行圣事的路上被政府人员非法拦截、强行带走,李德神父被关押两个月后释放(关押期间不让睡觉、进行体罚)。王建成神父被关六个月后释放,目前仍在被监视中,行动没有自由。
2011年2月份,任河神父在为教友做退省神功时被抓。

原文:http://blog.sina.com.cn/s/blog_4a04237e0100qw0c.html

Advertisements

作者: Domdionysius

罗马天主教徒,教名雅各·比约,奉行传统主义,追随圣庇护十世司铎会。幽燕独立运动发起者之一。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