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姨学】组织度与信息量

:从传福音和建立组织的角度来看,当今世界上哪些国家的哪些基督教组织的表现是最好的?

刘仲敬:传福音和建组织是两件事情,有重合的地方,但是不完全相等。有些组织本身的组织度是很高的,像耶和华见证会就是这样的,但是从教义的角度来看是非常不正统的①;有一些在教义的角度看来是很正统的,像现在的长老会,但是他们在传福音的力度上,目前是明显落后了。


1、耶和华见证人(Jehovah’s Witnesses)于1870年代末由Charles Taze Russell在美国发起,截至2015年末,其信徒人数已超过820万人。该派传教非常积极,但不承认三位一体,不相信耶稣是全能的神,反对献血和输血,不使用十字架,不参加圣诞节复活节,不守安息日。

该派使用的圣经被指为异端

问:既然正组织度能使社会更复杂更丰富,那为何还会存在正组织度+负信息量的组合?能否举例说明一下。

刘仲敬:组织度跟默会知识的关系密切,但是跟明示的知识关系并不密切。有些组织度很高的团体并不重视产生明示知识,有些很孤立的、本身是组织破坏者的力量,但它产生的知识量却是相当可观的。别的不说,就像是属于白左系列的人,费边社的拉斯基这些人,像现在的道金斯——《自私的基因》的作者这些人,都可以算是广义的白左,他们所体现的思想本身是具有解构性的,他们个人也是谈不上什么组织能力的,但是他们能够提供相当多的信息。相反,诺克斯时代的长老会,它的组织度是很高的,也有不少的明示知识,但是它提供的信息量并不是很高。组织度如果提得很高,那么通过支持默会知识,就等于是为正规的明示知识打好基础,它们将来早晚会有助于知识的产生的,但是这个是需要时间差的。长老会的情况差不多就是这个样子。

Wiilliam Farel,John Calvin,Theodore Beza,and John Knox

默会知识也有负的。像列宁党这种负组织度,它跟长老会、儒家或者是伊斯兰有什么不同呢?无论你是信基督教、伊斯兰教还是儒家,都有一个必要的副产品,就是你和你的团体内部的其他人要有高度的互信,你必然会觉得你的教友比其他人亲,儒家必然会觉得自己的家属比其他人亲,他们之间都有一个增加相互合作的过程,这个过程中间就会增加默会知识。但列宁党恰好相反,它会要求党员相互告密,党员和党员之间不但不能相互团结起来,像穆斯林信任穆斯林、基督徒相信基督徒那样相互团结,而是要更加密集的相互监视。一般的老百姓可能相互猜忌,但是还猜忌不到党员那个程度。党员是一个制度化的相互监视、相互告密、相互揭发的过程,而且是持续不断的,这就把正常的默会知识形成的过程都打断了。所以列宁党不仅是负组织度,也是负信息量。

相反,像伊斯兰国这样的组织,它本身对既有的知识做了大量的破坏,它增加的知识赶不上破坏的知识。它在内部虽然能够维持高信任度,增加了很多默会知识,但是在它所控制的地区,大规模地消灭原有的几百年的伊斯兰法学家的传统积累起来的那些宝贵知识,被它整个破坏了,所以它新增加的知识量不如它减少的知识量。所以像伊斯兰国这种,就是属于正组织度、负信息量,跟列宁党的负组织度、负信息量不同。我刚才讲的白左,就是负组织度、正信息量;传统的基督教会、伊斯兰教会、儒家、一贯道或者诸如此类的组织,都既是正组织度,又是正信息量。这四个坐标应该已经是划得很清楚了。

问:同样是依靠删除和汲取其他组织,都具有先锋队性质,为何列宁党是负组织度,而伊斯兰国却是正组织度?

刘仲敬:伊斯兰教是正组织度,不代表伊斯兰国是正组织度,这完全是两码事。鉴定正负组织度有一个很简单的办法。正组织度就是,第一,它在没有任何组织的地方能够创造出组织来,像五月花号那些新教徒在荒野中,或者像伊斯兰教的在中亚和撒哈拉沙漠上的许多教团,他们能够在沙漠上创造出社会来,先创造出教团作为社会基础,然后在这个基础上产生出国家,这种无中生有的过程就充分表现了它是正组织度;或者在文明社会当中,虽然原来是有一定组织度的,但是经过你加入以后,原来的社会变得更复杂更丰富了,经过你参加以后的新社会比原来那个社会更复杂,组织程度更高,那就说明,要么你给原有的社会增加了组织度,要么你对原有的社会破坏少而建设多,所以总的效果是正的,这就叫正组织度。

负组织度的特点就是:第一,它在任何条件下都不可能退到荒野上去生存,因为一般的生物能够无中生有,但是寄生虫只能够分解原有的东西,寄生虫在荒野上是不可能生存的,美国的共产主义团体很多,都是在几十年时间甚至更短的时间就自动瓦解了,而宗教团体就可以维持很长的时间,而美国还不是荒野,这就充分证明了共产主义团体的寄生性质,寄生虫只能去有营养有面包的地方,去分解原有的营养和面包,不可能自己做面包,不可能自己在荒野上创业的,这是共产主义团体的明显特点;第二就是,同样在文明社会当中,就是在有营养有面包的地方,经过你的经营以后,社会不但没有变得更复杂,反而变得更简单了,那就说明,要么你毫无建设,只是破坏了原有的组织作为自己的能量,像寄生虫一样,要么就是你破坏多而建设少,这两种情况都是负组织度的证据。

1824年,罗伯特·欧文变卖了在英国的全部家产,带着追随者来到美国,花15万美元购买了印第安那州3万英亩土地,建起了新和谐公社。1828 年,公社瓦解

问:如何培养自己的关系网,去结交豪杰?怎么认出那些有德性、具有凝结核作用的人?网络社交平台可靠吗?

刘仲敬:你的关系网是什么样的,主要是取决于:第一是你的人是怎么样的,第二是你的机会是怎样的。人和人之间的关系像是具有不同电子结构的原子一样,不同的电子层结构就会吸引到不同的对象:不合适的对象会自动排斥开去;合适的对象就会自动像是钠离子和氯离子一样结合在一起,结合得很牢固;介于两者之间的,就会是有结合、但是结合得不太牢。这是第一。第二就是机缘问题。在条件差不多的情况下,你最先碰到谁,那么就容易事先结合成为比较强固的结构。结构形成以后,再重新打破、重新结合,相对而言就没有这么容易。所以第一是取决于你自己的德性,第二是取决于你的历史路径,两者构成的积分就是你能够运用的关系网。物以类聚人以群分,你的德性能够支持多大的关系网,这些无论是在网络上还是在生活中,都没有什么太大的变化。到一定程度,你的德性快要支持不住的时候,你自己会有感觉;相反,如果你的德性还有余力,没有充分发挥出来,你自己也会有感觉。

Advertisements

作者: Domdionysius

罗马天主教徒,教名雅各·比约,奉行传统主义,追随圣庇护十世司铎会。幽燕独立运动发起者之一。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