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共斗士王凤岗

o4ybafo6cjaageuqaaczpxzfiaq321_b

王凤岗(1914—1966),河北新城人(今高碑店市辛立庄镇东双铺头村),是当地土豪。发明过王凤岗工事,由于解放战争时期罕见的让共产党在当地无法生存,而受到国共双方最高领导的注目,曾任国民党河北省第十专署专员兼保安司令。最后客死台湾。

经历简述:作者:弘霏(来源
他出生于河北省新城县一个地主家庭,长相其貌不扬,小眼尖下巴,水蛇腰,有点秃头,从小爱玩枪。他从新城简易师范毕业后,当上了小学教师,结果玩枪走火把学校一名夫役打死,被解雇回家,成为富家子弟中的浪荡子。
卢构桥事变后,平津保三角地带土匪性质‘抗日’武装,雨后春笋般迅速兴起。其中后来成了气候的就是王凤岗和朱占魁。938年,王凤岗接受八路收编,加入抗日“华北民众自卫军”,两年后叛变带队伍投降了河北涿县日军,成立了“涿(县)固(安)新(城)房(山)剿匪团”,简称“皇协军”。王凤岗在治军、战术和工事修建等方面都有独到之处。很快他的队伍就发展到3个特务大队,15个皇协军大队,人数达1万多人。
因为他是‘八路变’,对八路的组织、人员以及作战特点都了如指掌。所以在日本人眼里,铁杆汉奸王凤岗是个反共英雄。1943年起,调任新城县保安队副队长后,冀中十分区的地道、基层党组织一度损失殆尽,数以千万计的党员、干部、战士都死在王凤岗手上。他以整编为名,杀害或肃清共产党在日伪军内的全部内线关系。他巧用共产党的统战政策,接触共方上层人物,谎称“投靠日本是出于无奈,我也是一个中国人,愿携手共同抗日”,背后却疯狂报复。他在共产党内部收买安插特务探听情报,然后派出暗杀团或小股武装,在夜间假扮八路军进行绑架、暗杀等活动。
有人默记,1944年里,仅在新城南关大红桥下,王凤岗就指使杀害共产党员、八路军指战员、抗日骨干百余人 日本投降后,王凤岗摇身一变,成了国民党河北省第十专署专员兼保安司令,与共产党十分区74、75、76团血战三年。这里战斗、战争的特殊性在于,双方死伤的地方干部和家属以及三姑四姨的亲友,要远远超过抗枪打仗的人员。大清河北一派血腥,尸横遍野。1950年4月,王凤岗带家眷逃往台湾。同年共产党镇反时,将王凤岗的妈和姐姐枪毙于新城南关大红桥下。据传:王曾做了台北市长,因与蒋介石嫡系元老争功,1966年被枪毙(待考证)。
不久,傅作义占了北平,王凤岗占了新城,内战爆发,白色恐怖笼罩了大清河北!

关于王凤刚和朱占奎的论述大体正确但是有误差.王凤刚生于新城县西双堡头,在台湾确实受到牢狱之灾,死于狱中,其子开放后曾经回到祖籍.朱占魁曾经有著作专门讲述其历史问题(原博评论)

以下贴上共匪材料《王凤岗其人》原文,李克编著:

八路生涯:
他自幼善交往,学校读书时即结盟拜把,成为沿大清河36编乡36友之一。在新城南关行宫完小,因欺辱女生,曾被学校开除;乡师毕业后,在前渠堤村当教师,玩枪走火打死夫役,被解雇;回家后,其父王自高让他带雇工下地,他怕苦不干;让他经管榨油作坊,他又漫不经心,气得王自高骂他是「废物小子」。

1937年卢沟桥事变后,国民党政府和军警南退,日寇占领县城和铁路,乡村盗匪横行,王凤岗自感安全不保,即组织武装护院。随后他也曾随潮流参加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游击队,王是个爱「出头」的人,在一些战役中经常提出自己的看法,但常常得不到采纳。总感到「怀才不遇」,又过不惯艰苦生活,加之对其职务安排一直不满,终于和他36友之一的亲日分子、地主裴鸿运一起投降日寇,在涿县当了「皇协军」。

凶恶汉奸:
由于王凤岗是「八路变」,因此他非常熟悉共产党方面发动群众,见缝插针等作战方法。王颇为精明,和八路军较量的时候针锋相对,你不是善于群众工作么?我打不过你的兵,就专杀你的「群众」,你不是善于鱼入大海么?我就化妆八路,到「大海」里面搞暗杀。你不是善于内线统战么?我搞假投降,专门诱使你的内线暴露一网打尽。王凤岗所部,表面为军,实际为匪,因为习惯在脖子上系一条汗巾,被当时抗日军民称为「白脖儿」。他们对当地非常熟悉,成为日寇的得力帮凶。平西抗日政府在潭柘寺一带原有一片称为「里十三外十三」的根据地,共由26个村庄组成,由于地理位置偏僻险要,日军一直无法进入。「白脖儿」却为日军带路,终于将「外十三」攻克,抗日武装被迫退守「里十三」,根据地缩小了一半。

为取得日军信任,王凤岗不断带领「皇协军」向我抗日根据地出击。我抗日县长张乃东等十余同志,就牺牲于他们的袭击中。王终于取得信任,当上涿县伪警备队副队长(队长由伪县长兼任)。为便于自己发展,王凤岗又经好友李适斋、黄介民,打通在北平当伪教育委员的马耀三的关节,与伪省府上层沟通,于1943年秋调回王原籍新城,任伪警备队副队长。回到新城,他嘴里说的是「难忘新城父老」,心里想的却是利用人地两熟之便,尽快发展个人势力。原新城伪警共600人,加上他从涿县带来的亲信谢大谦、石友、王秀山及他们的骨干队伍200余人,共编为四个大队。王凤岗自认为羽翼丰满之后,屡屡出击。今天东村抓人,明天西村围剿,甚至远途奔袭马踏营,捕杀我区长陈琳等30余干部和战士。1945年初得知我县委书记尹景芬等住在交渠村,令亲信王秀山率百余伪警包围,尹景芬率众奋勇突围,不幸中弹牺牲。区长杨铁隐蔽在兀术营,被坏人告密为王部杀害。诡计多端的王凤岗,还令其所属冒充「八路」,夜间潜入我游击区,抓捕我村干部、进步人士和堡垒户群众。如梁各庄的高顺、温屯和谢子久;高桥、北垡上等村的李云书、宋景云、刘茂、肖旺,其中有的被杀后还割头示众。

1945年春,日军和王凤岗伪军奔袭米家务、昝岗等地,围剿我十分区领导机关受挫。王凤岗老羞成怒,接受谢大谦建议以水代兵,将十里铺大桥堵死,提开永定河金门闸,引永定河水入白沟河,然后掘堤放水,致使新城、雄(县)、定(兴) 、霸(县)的数百村庄房倒屋塌,百万亩麦苗被淹。任何的垂死挣扎,都挽救不了日伪失败的命运,1945年冀中抗日根据地开始了反攻,先是解放了河间、任丘,后又攻克了新镇、霸县。

国军干将:
日本天皇宣布无条件投降后,王凤岗惶惶不可终日。他同谋士李适斋等再到北平找马耀三委员讨教,马斩钉截铁地说:「守住阵地,决不向八路交一枪一卒。蒋总裁也明令日军只准向国军投降。」谈话中并说,蒋已委任孙连仲为河北的接收大员,孙是老乡,雄县龙湾人,撬开孙家的门,有什么事都好办。果然,通过马耀三很快与孙连仲挂了钩。王凤岗在北平首次晋见孙连仲时,趁孙问及家乡情况,王便夸耀自己如何清内、策反,杀了多少共党和八路等,并转弯抹角表白自己是怎样的假亲日真反共。其实,王凤岗的那点历史,孙连仲已从马耀三口中了解个大概,知王是个反共好手,此点可以利用,哪还顾及其他。孙连仲便用蒋介石「只问行为,不问职守」的话宽慰他。王心领神会,冒险返回新城,拿掉日本「太阳旗」,换上了国民党「青天白日满地红」旗,把自己的队伍,说成是国民党的「先遣军」。作为地头蛇的王凤岗,其反共经验和手段远比看上去威风十足的若干国民党大员更为难以对付。和大多数北方国统区国民党越打越没信心不同,他们这个地区罕见地出现了共产党无法生存的局面。当然,这是以王凤岗无视乡里之情,对当地「通共」百姓进行残酷杀戮为基础的。

王凤岗连续制造多起惨案,如10月10日,我定(兴)、新(城)县委在临时住地白沟镇演戏,庆祝抗战胜利,第一天晚上,即被其骨干王耀南、吕庆俊率部包围,杀害我县委秘书朱均、组织部部长安平、副部长徐建新等17人。同时又远途奔袭李云台、李鱼池、大青冢、义和庄等人民区政府机关驻地,杀我区委书记、区长等干部李子玉、杨得山、张顺、李敬亭、韩慎之、杜克、陈万邦、王义等多人。此后,王凤岗得到时任保定绥靖公署主任兼河北省主席孙连仲的嘉奖,并任命王为新城县长兼保安司令,不久又提升为新(城)、固(安)、雄(县)、容(城)、定(兴)五县联防司令、河北保安十六团团长。他的前任司令朱占魁也是一个反共专家,是一个资格比他还老的共产党员,曾担任八路军冀中第十军分区司令员,1941年在战斗中被俘,但又从日军手中逃出,此后担任热河纵队独立第一旅副旅长,这个级别的八路解放后都是将级军官。但朱看错形势,1946年投国民党,利用其对共产党的熟悉,成为国民党在冀中的一根钉子。直到1948年11月,眼看国民党情况不妙,朱又掉头率部投回共产党。朱深知共产党对叛徒的处置之严厉,因此不但不敢要官,而且立即找到自己的上级深自忏悔,以求活命。最后他的悔过得到了某种程度的原谅,1950年朱入狱,但七十年代被重新划为起义将领,在政协工作。

王凤岗则跟着国民党一条道跑到黑了。他尽管资历上只是一个土豪,但「王凤岗工事」打出了名,在正规国军一片惨败中就成了典型。王凤岗为报答国民党,进一步巩固其所占区,不择手段疯狂屠杀我军政干部和革命群众。他组织派遣黑杀团将新城附近孙家湾、五里屯、湛杨庄等村的共产党员孙占、马玉昆和同我解放区干部有过接触的革命群众20多人杀害,然后填入护城河冰窟。他还一再违反停战协议,距三人小组到北垡上谈判不到一月,便勾结定兴伪军头子赵玉昆部约千余人,将我县大队长李瑞增率领的一个分队40余人包围在衣巾村。我指战员被迫自卫,顽强抵抗,终因寡不敌众,李大队长以下30人牺牲。王凤岗得意忘形又偷袭方官、鱼池、垡上、王庄、曲堤十余村,抓捕革命干部群众百余人,其中有51人先后被杀。凭着沾满人民鲜血的双手和以重金打通关节的伎俩,王凤岗总算爬上河北省十专区专员兼保安司令的宝座。

孙连仲辞去保定绥靖公署主任职务后,军事大权统归华北「剿总」司令傅作义。傅为确保平津,下决心争夺西起北平,东至天津,南界为大清河的这块三角战略要地。在国民党三十四集团军司令李文指挥下,集中十六军8个团、十三军四师2个团、保安七纵队及各县保安队共约3万人,于1947年8月6日开始对我大清河北解放区实行铁壁合围,企图一举歼灭我军主力,摧毁我解放区各级组织。这天拂晓,西线和东线之敌首先顺大清河包剿而来,随即严密封锁河岸,以图切断我军民去路,然后顺平(北平)、大(大名)公路,津(天津)、同(大同)路直XX解放区腹地,切块分割,拉网扫荡。我分区主力和各县游击大队与敌周旋,避实击虚,坚持十余天后,为避敌锋芒,减少损失,只好转到外线作战。

王凤岗抓住发展其势力的大好时机,先后派出亲信李适斋(后改名李逢会)、张义斋、王润伯等到固安、永清、容城等地当县长,派他几个老部下分任保安支队长。他又用征兵、抓兵、雇兵等手段扩大兵源,使他的部队迅速发展到两个旅、七个团、四个支队。大清河北「八六」变质后,国民党军主力以驻防、封锁、控制地面为主,王凤岗的地方团旅,便成了国民党主力部队庇护下围剿我游击队和地方干部的鹰犬。王凤岗在其统治区按保甲征兵征粮,对我游击区则抓兵抢粮。在霸县梁庄、寨上一次抢走小麦15万斤;永清县十几户的郑家窑一次抢走8车粮食。固安县 200多户的纪家营,因强征暴敛一半多人家断炊。最可恶的是,拼凑地主还乡团,反攻倒算,屠杀贫苦农民。大王村反动地主张树堂勾结伪乡长朱景增,杀害我农民积极分子杨印堂、妇会主任刘香芹等8人。辛立庄反动地主刘子恒、刘克华、刘文锋组成的还乡团,以伪善面孔欺骗农民回村后暗杀。据统计,王凤岗所辖区的雄县、固安、霸县、永清四县被杀害的革命群众都在千人以上。

「八六」以后,王凤岗自感兵充粮足,坐在河北省十专区专员的位子也坦然了许多。傅作义以其守土有方,把十六军长袁普的部队抽出来,进行以主力对主力的机动作战。还把他推荐给南京国防部,说平津保三角地区有个王凤岗,其势力由一个县发展到十数县,由一个团发展到两个旅、十数个团,剿共很有办法。蒋介石得知甚为欣慰,除批示照准国防部介绍其经验外,还拟在南京予以召见。1948年的5月5日,王凤岗在河北省保安司令部政工处长李仲平陪同下,奉召搭乘中航班机赴南京。他先向国民党主办的一个中央干部训练团作所谓剿共经验报告,又分别拜见了秦德纯、陈立夫、陈果夫、邓文仪、谷正纲等军政要人,还曾晋谒蒋介石,而后又去广州拜见行政院长孙科。如此众多的军政要人接见,使王凤岗出尽了风头,他狂妄的称中共的土改是抄袭的,他搞的才是真的。当时的记者招待会上请来两个反共「土国军」的干才,一个是河南省邓县保安司令丁叔恒,另一个就是河北的王凤岗,而「王凤岗工事」,和「陈明仁防线」,也成了国民党军打防御战的两大法宝。傅作义在1948年夏季划分清剿区时,任命王为第二清剿区(即伪河北省第六、第十两个专区)司令官,王凤岗在河北地位进一步显要了。

自从傅军主力龟缩铁路沿线后,三角区只剩王凤岗的保安旅团,我军即不断出击,深入其腹地,扫除岗楼据点,收缴伪大乡后备队枪支。王凤岗自诩「固若金汤」的统治区很快发生动摇,不仅新(城)、雄(县)、固(安)、霸(县)交界成为游击区,连固安城也一度失手。1948年10月2日,王凤岗突然接到我军七十五团进驻大清河北板家窝的情报,王错误判断情况,认为我七十五团孤军深入,自投罗网,迅疾命令其王牌部队保安一旅及其余团队,全力以赴围歼我板家窝部队。3日拂晓,战斗打响,遭到我坚守阵地部队的猛烈还击,保安一旅自恃兵力胜我数倍,蜂拥而上,双方打得难解难分。这时,王凤岗突然发现,其西北方向、东北方向都有敌情,尤其是西面有部队直朝其指挥部插过来。王风岗大呼上当,赶紧撤兵,但为时已晚。原来王凤岗部队已陷入我冀中主力七纵队孙毅二十旅的包围之中,王凤岗中了我佯攻保定、诱歼其主力于大清河北之计。我军采取一路突破,多路合围,多路突破,分割包围,各个歼灭的战术。从上午9点全线打响,一直打到12点以后,打得匪军溃不成军,大小庄一带开阔地,简直成了敌人的坟场。经四、五个小时激战,王凤岗的「王牌」保安一旅3000余人被歼。此,王凤岗一蹶不振,连吃败仗,在平津战役前夜,他连自己经营多年的新城老巢也不敢守,收罗溃散士兵、返乡团两三千人,直退守到良乡、丰台。

1948年11月2日辽沈战役结束,形势急转直下,傅作义已是惊弓之鸟,北平四城紧闭,严禁其主力外的残余部队进城,并风传要改编到傅军主力中去,王凤岗自恃上有后台,总想在编制上讨些便宜,与宣布整编方案的新任省主席楚溪春还有一番争吵,但傅作义教训王凤岗说:东北为何败,共军为何胜,关键在统一指挥。东北败了,廖耀湘负责任;我统率不好,我负责,仗打到这个地步,没统一指挥行吗?王凤岗无能为力,其部乖乖地编入一一O军,驻守永定门外

王凤岗工事:
所谓「王凤岗工事」,则是他针对八路军特点修筑的防御阵地,学名为「三角暗碉」,利用三个相互支撑的炮楼,炮楼周围的壕沟,炮楼下的低矮地堡共同构成防御体系。当时八路军在和王凤岗部交战时,曾遭到这种「王凤岗工事」的大量杀伤。

再好的工事也要人来守。平心而论,我觉得王凤岗那套用八路的手段制约八路的心得,远比什么工事都好用。但国民党始终不悟,只捡好学的来用。王凤岗工事没能挡住国府大军的溃败。1949年,王凤岗的部队终于对上了解放军的主力,这才明白自己也只有在一亩三分地折腾的能耐。实际上,王凤岗工事强调的无非是平面交叉火力和垂直交叉火力的相互配合而已,对土八路有很强的针对性,然而,那是建立在土八路没有炮的基础上。一旦遇到有重武器的对手,这种工事就是活靶子,价值并不高。

客死台湾:
解放军兵临城下,平、津解放在即,王凤岗自知血债累累,不可饶恕,便偷偷同十六军军长袁普、十三军军长安平山逃往青岛,后转南京,其间,逃到广州的国民党行政院长阎锡山拟组织敌后反共救国军,王凤岗欣然从命,曾收罗其逃往南方的亲信拟以房山、涞水山区为依托,再向新(城)、涿(县)一带发展,等待第三次世界大战爆发,实现反攻复国梦想。一切梦幻破灭后,一直跑到海南岛临高县当县长。又跑到了台湾,据说曾在南投县任职,还在那边的海岸上修过王凤岗工事,防御解放军登陆。又跟胡宗南在澎湖前线帮闲。后来竟因军政之间、派系之间矛盾,王凤岗也卷了进去,定了个大陆内奸的罪名抓了起来,经国民党国防部长陈诚说话才免了一死,但长期监禁,既不准本人申诉也不公开审理。王凤岗在狱中忧郁成疾,于1966年病逝。

补充材料:
1946年1月,王鳳崗掌握了梁家营乡湛楊庄村黨組織的名單。随后逮捕了8个黨組織骨干分子,當夜就把他们投進了村邊紫泉河的冰窟中处决。(来源)

人民日报1948年10月16日【新华社平保前线十四日电】华北解放军一部,配合平绥线解放军的攻势,本月初向平津保三角地带出击,六、九两日先后收复北平南一百二十里的固安城及平汉线上的徐水城及固城镇,三地守敌王凤岗匪部及九四军等部弃城逃窜。在这以前,解放军曾于三日在新城东南获得歼灭王凤岗匪部主力两千余人的胜利。现平津保三角地区大清河以北,永定河以南,除胜芳、新城等少数孤立据点外,广大地区包括固安、霸县、永清、容城、雄县等县城,均为解放军所控制。(来源

后世:

王凤刚的经历以及整个逃跑过程,保定日报做过详细登载,这里讲将解放以后是怎么处理其手下的。
新城县是在1948年底、1949年年初陆续解放的。由于王的影响,情况比较复杂,所以当从外地,主要从定州、深泽等解放区抽调大批干部进驻新城开展工作。开始主要开展摸排、交待、安抚工作,稳定局面,而后开展揭发检举,1950年初才开始进行镇压。
对其手下的四大金刚(手下四个大队长)及相关人等进行抓捕镇压一批共二十一人,其老娘也在其中,此外还包括刘杰、刘孝哥俩(潘安儿人,王跑后从内蒙抓回),谢大千(小五里屯人,王跑后回家务农)等等,都有人命在身,民愤很大。
据当时泗庄完小的校长宋晨钟(大高村人,当时是方圆十几里范围内唯一的完小校长,为新中国培养了第一批小知识分子,1951年到定州师范任校长,继而到高碑店一中任校长现健在,退在高碑店一中,眼睛不太好了,第一批学生都已在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初退休)转述,解放后土改,王凤刚家有头驴,被分给了别人,在一次饮水时不留神又跑回王家(大牲口认家)。当时王凤刚的老娘就讲,驴啊,你现在跑回来也没用,一会儿人家也得把你牵走,等秃儿回来哟再回来吧!当时的时局只能严惩。当时就把她镇压了。
来源:http://blog.sina.com.cn/s/blog_6342e27e0100fsvm.html

固安人韩玉华,韩树华两兄弟是王凤岗部下的左膀右臂,在家乡沦陷后并没有逃离,带领数十人在京津保三角地带继续进行反共工作,尽管共匪各地公安部门对他们进行了长达三年的反复追击搜捕,手段用尽,始终不能伤其要害,找不到他们的据点。以下贴原文,共匪的材料:
1950年,河北省公安厅的干警,曾经摸到了这个匪帮的一点痕迹,试图将其围歼。围歼结果出乎意料。警方和民兵与土匪一场激烈的枪战后,韩匪抛弃被击毙的同伙脱出重围,如同人间蒸发一样消失了踪迹。为了能够掌握土匪的巢穴,河北省公安厅一名精干的侦察员深入土匪活动的山区,试图打入土匪内部,然而这位杨子荣式的侦察员却一去不复返,活不见人死不见尸。
根据已经了解的情况可以大致勾勒出这个匪帮的轮廓。韩玉华,韩树华匪帮,总人数并不多,大约在二十人上下,但其主要成员,都是抗战时期就开始当,协助日寇血洗地方的当地惯匪,兵痞。他们大多枪法出众,凶悍狡猾。河北民间有练武习俗,韩氏兄弟和若干骨干土匪都是武术高手,熟悉乡情又有丰富的作战经验。更重要的是,程匪所部个个血债累累,自知没有自新之路,因此和剿匪人员打起来战斗力强又亡命,而且很难进行瓦解。这些土匪常常宁可被打死也不投降,一旦有机会就会利用熟悉地形的方便骤然脱逃。这个匪帮本来是隶属于国民党潜伏系统的“暗杀团”,所以武器装备的家底很好,弹药充足枪械精良。但随着国民党败退到台湾,这个“暗杀团”早已和那边失去了联系,只能依靠抢劫为生。由于这种狡诈的作案手段,侦察人员很难得到破案线索。
前文提到深入虎穴追寻匪踪的那个杨子荣式的优秀侦察员。对于他的失踪,河北省公安厅曾十分痛惜,认为他可能遭到了土匪的暗害,因此给京津辽各地的公安机关发去了他的照片和情况通报,希望“活要见人,死要见尸”,大家在侦查工作中也很注意寻找这位孤胆英雄的踪影,同事们的想法比领导现实得多 — 活要救人,死要报仇。谁也没想到,他居然在二道河子被老王给抓了。
原来这个“杨子荣”,竟然是被土匪策反了,成了韩氏匪帮真正的帮凶!由于他熟悉公安部门的工作方法和有关部署,很快成为韩玉华的左膀右臂,几次帮助匪帮在面临灭顶之灾的情况下逃脱,因此被土匪们当作“军师”看待。此人善于化妆,又擅长隐蔽,所以外出活动即便是在老战友的周围出现,也从未被认出。至于化装成共产党干部,那就更不用说了,他本来就是共产党的干部么! 在大陆各地,多少铁杆黄埔出身的国民党残部这时候都纷纷缴械投降了。以当时的形势,作土匪的前途如何,不问自明,此人剿匪居然剿到去投土匪,这不是脑筋有问题么? 偏偏此人还是个根正苗红,富有战斗和政治工作经验的“老”革命(当然年龄不很大),党员干部,被派去深入匪巢,显然组织上是信任他的才能和忠诚。这样的人除了问题,事情邪门得很。
《固安县志》记载:“1954年2月 28 日,处决韩玉树土匪集团和杨炳黎反革命集团 14名罪犯大会在五区方城村召开。韩等1937年起即为匪作乱,劫道、绑票、杀人,残杀我党干部、群众 30 多人。新中国成立后活动于京津地区,作案40多起,造成该地区治安混乱。杨炳黎,新中国成立前曾任王凤岗匪部连长,杀害我村干部多人。新中国成立后,参加了蒋匪的暗杀团,在新城、固安、涿县等地组织反共救国军,阴谋暴动。韩杨集团主犯于1953 年 12 月31 日全部逮捕归案,判处14 名罪犯死刑。省公安厅、省法院、地委、专署公安处、公安部队的负责人员和县委、县政府、公安局的领导及 2万多群众参加了公判大会。“
来源:http://blog.wenxuecity.com/myblog/3095/200906/13433.html

se28726205b

Advertisements

作者: Domdionysius

罗马天主教徒,教名雅各·比约,奉行传统主义,追随圣庇护十世司铎会。幽燕独立运动发起者之一。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