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地文化 慷慨悲歌出易水

发布时间: 2012-09-17 10:48 来源: 北京日报 薛兰霞 杨玉生
在中国传统文化中,燕文化以慷慨悲歌著称于世,几千年来深刻地影响着中国人的思想方式和生活方式。慷慨悲歌精神风格的形成不是偶然的,它是燕地地理自然条件以及人文等因素共同作用的结果。
●燕地的地理位置和自然环境对燕人的性格和燕文化的形成有重要影响
燕国地理位置大致位于河北省北部,山西北部,内蒙古南部,辽宁西南部。根据《史记》的记述,战国与西汉时期,战国北部农耕与游牧区的分界线在碣石(今河北昌黎)到龙门(今山西河津)一线。这种地理位置决定了它处于我国北方草原游牧文化与中原农耕文化的过渡地带,也是古代不同文化的融合交会地带。燕国的自然环境是慷慨悲歌产生的自然因素,它包括生态环境、气候、地质等条件。燕地山高气寒,水冽土厚,山石块垒,危峰雄峙,这种自然环境必然影响到这一区域人们的生活、生产以及心理情感,影响到这一地区的风俗习尚。燕地的土质是河流冲击形成的次生黄土,这种黄土不具备自行肥效的能力。因而燕地农业经济和文化,从产生时候起就比黄土高原落后一些。不是绝对不能生存,也不是绝对优越,从而使人积极向上,又时刻准备奋争,因而,燕地的文化是苦寒文化。落后而又奋争,卑弱而又顽强,最终形成燕文化慷慨悲歌的文化特征。
繁衍生息在中华土地上的祖先,根据自己所处的不同环境选择了不同的生存方式。处于南方湿润环境中的部落,学会了耕作,选择了以农耕和定居为生存方式。而处于寒冷干旱的北方草原的部落,赶着已驯服的畜群走向草原,成为游牧族。而燕地处于游牧和农耕的交会地带。有史以来,不同的族群在交会地带活动,从和平相处到冲突到杂居融合,数千年经久不息。正是众多部族的大混杂、大融合,促进了不可分割的民族统一体的形成。不同族群的生产方式、生活方式不同,其性格、习俗也有很大不同。农耕人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性情质朴温和;游牧人逐水草而居,迁徙无定,以鞍马为家,以涉猎为俗,性格粗犷、豪放、强悍。燕地处于两种方式的交会带,是民族融合的前沿地带,这样的地理位置对燕地人的性格有很大影响。
●燕地战事连续不断,成为慷慨悲歌精神风格形成的重要因素
燕地的地理位置,也造成了从春秋战国时起这里连绵不断的战争。燕地北边是游牧生产方式,南边是农耕方式,它处于二者交会地带,是两种生产方式争斗的前沿,因而这里的战争从春秋开始就连续不断,成为燕地慷慨悲歌精神风格形成的重要因素。
春秋战国时期,游牧文化由于自身经济的脆弱,往往对南方农耕经济有很大的依赖性,一些生产生活用品,如铁制器具、茶、丝绸等,都依赖南方农耕经济,而正常贸易往往无法满足需要,因此,也就不断对农耕经济进行战争和掠夺。游牧人对农耕人在军事上往往处于优势。游牧人流动畜牧,鞍马为家,使他们自幼就成为善战的战士。战争对游牧人相对是自然的、极其平常的事,这与农耕人形成鲜明的对比。农耕族需要巨大财力养兵,这样就决定了古代中国的军事格局,经济文化先进的农耕人处于守势,而武力强大的游牧人常处于攻势。于是在两种文化交会地带的燕地,战争就经常不断发生了。从春秋战国时期起,战争连续不断,直到两汉唐宋时期。战争对燕地人的性格,产生了很大影响。《宋史·地理志》在概括河北民风时说:“人性质厚而少文,多专经术,大率气勇尚义,号为强忮。土平而近边,习尚战斗。”沈括在《邢州尧山县令厅壁记》中写道:“其人生而知有战斗攻掠之备,习闻而成风者已久而不可迁。虽当积安无事之日,其天性固以异于他俗。此宜治之难。”
●燕地侠士和侠义之风是慷慨悲歌最终形成的重要条件
春秋时期,原有的礼乐制度被破坏,诸侯争霸,社会处于分崩离析状态,一些没落贵族及专为这些贵族服务的文臣武将散入民间,而平民中的一部分有知识也有武力的人与之交往,由此形成了一类有特长的特殊社会群体,因而出现了士阶层。士是读书人的称呼,侠是指具有武功带剑的人。士人靠某种技能周游列国,寻找用武之地,其中有武功的人凭借武勇做一些扶危济困、仗义任侠之事,以铲除身边的不平,替自己扬名,这样就出现了初期的侠士。游侠是从士阶层分化出来的,他们有信念,重操守,讲气节,言必信,行必果,勇于济贫扶难,博取荣誉,这些特点在游侠产生之初的春秋战国时非常突出。
春秋时,侠气开始流行,到战国时侠风大盛。游侠追求公平,讲究义气,为了正义和公平,他们可以奋不顾身。游侠勇于助人,乐善好施,不论是知己,还是陌路之人,只要遇到危难,多会挺身而出,侠义相助。侠士打击的是欺压良善的恶势,救助的是社会中贫弱穷苦之人。侠士之风成为慷慨悲歌产生的基础。
游侠除了替百姓排忧解难之外,还有些人参与到诸侯各国的政治生活中去。历史上,每当国家和民族陷入危难之中,总有许多侠士献身到捍卫国家和民族的正义事业。燕太子丹和荆轲谋划了刺杀秦王的行动,他们希望以此行动阻止秦国吞并燕国的行动,从而挽救燕国的危机。出发前,荆轲高唱:“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不复还”三个字说明荆轲深知此去不管成功与否都是不可能“复还”的,明知不复还还是毅然而去。在易水边,太子丹的志向和荆轲的诚信相契合,就完成了燕文化由苦寒和局促产生的激变,把燕文化慷慨悲歌的精神风格推向了极致,慷慨悲歌就是这样在易水秋风中产生了。在慷慨悲歌产生过程中,燕地侠士和侠义之风是慷慨悲歌最终形成的重要条件,没有侠士和侠义之风也就没有慷慨悲歌。

来源:http://news.hexun.com/2012-09-17/145903509.html

Advertisements

作者: Domdionysius

罗马天主教徒,教名雅各·比约,奉行传统主义,追随圣庇护十世司铎会。幽燕独立运动发起者之一。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