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王扫北、荆轲刺秦,关于一条河的文化

2016-06-14 14:10大燕视界

燕王扫北、荆轲刺秦,关于一条河的文化

 

易水河,有南易、中易、北易之流。南易水,俗称雹河、瀑河,发源狼牙山东麓,流径易县南部,经瀑河水库注入白洋淀。历史上南易水曾是政治军事方面的一条重要河流。战国时期这里是燕赵边界,南宋时再次成为宋辽边界,明时又是朱棣初起兵的战场,至今沿河仍留有多处遗迹。我们知道,燕文化是北方尤其是保定地区的地方特色文化,南易水上的这些遗迹则是燕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从这些遗迹中我们可以领略到燕文化的那种激越昂扬、慷慨悲歌的内涵。

 

送荆陉

两千多年前,荆轲南下刺秦走过南易水,留下了“送荆陉”这一千古遗迹。郦道元《水经注》:“(南)易水又东径孔山北……历送荆陉北,耆旧云:燕丹饯荆轲于此,因而名焉”。乾隆十二年《易州志》所记更加明确:“送荆陉在易州西南四十里,孔山东,旧云燕丹饯荆轲于此。”并且在“山川图”上南易水南岸的星月崖(即孔山)东标有“送荆陉”。

陉者,山脉中断之地也,山口也。按以上两史籍所记,并实地考察,“送荆陉”应是塘湖村南、南易水南岸的紫华山上的一处山口。燕丹就是站在这里的山口高处,目送荆轲驱车远去的。

易水因荆轲著名于世,而荆轲又借一首“风萧萧兮易水寒”把自己的行动羽化为一种慷慨悲歌的精神。历史上有过不少刺客,而唯独荆轲被人们千年传诵,正是因为有那场悲壮的易水送别,有那首令人慷慨激昂的“易水悲歌”。这是诗的力量,文化的力量。所以人们说荆轲,提及最多的不是咸阳宫紧张激烈的搏斗场面,而是那场气贯长虹的悲壮告别。

于是,近年来随着人们对荆轲精神的挖掘和重新认识,纷纷追寻英雄的足迹,发出了“萧萧易水畔,何处送荆卿”的追问,考证了多处“送荆处”。

不管这些考证是否准确,但都没有离开“水”。因《史记》记得明确:送荆轲“至易水上”,这是没错的。为什么又说燕丹在一个山口送荆轲呢?。

原来,燕丹及知谋者送荆轲“至易水上”,指的是中易水。在那里他们举行了庄严的祭祀路神仪式,然后大家话别,高渐离击筑,荆轲和歌“易水寒”,众竭竪发冲冠,气氛达到最高潮,荆轲蹬车终不回顾。史记只记到这里,实际上太子丹是又单独继续送荆轲的。可以想见,由荆轲一人身系国家存亡,而此去前途未卜,燕丹怎不忧心忡忡;无论成败,荆轲都是粉身碎骨,至此生死离别,燕丹又怎么不感激荆轲的仗义直行、为国献身。所以他们有许多话还要说,对荆轲一送再送。当时,南易水是燕国与赵国的边界,北岸有燕南长城,太子丹是要送荆轲出关的。他们穿过燕南长城城门,涉过南易水,爬上一段漫坡,在紫华山山口处终于分手。燕丹在高处望见的是荆轲马车的绝尘,在他脚下也就留下了“送荆陉”。

 

易水长城

南水北调要穿过南易水,对文物进行了抢救性发掘。在北岸除发掘了两处古墓外,还发掘了一段墙体,这竟是有名的燕南长城,

燕昭王时,在为了防御北面胡人的南下骚扰,修筑了燕北长城。在南界为了防御赵、齐、中山等国的进攻修筑了燕南长城。燕南长城由易水堤防扩建而成,所以又称“易水长城”。

易水长城西起狼牙山科罗坨的第二山峰,经柳泉到塘湖,便开始沿着南易水北岸向东蜿蜒盘桓,经徐水,走安新,过雄县,入廊坊,止于大城县的子牙河西岸,全长500多里。虽经2000多年风雨变故,至今仍有多处遗存。

南水北调对那段墙体发掘时,进行了航拍,发掘报告称:燕南长城大体是沿瀑河(南易水)北岸断崖而建,走向随地形情况而定,弯曲不直,墙基宽约4米。采用板筑法,墙体外侧尚存板痕。夯层之间有铺草痕迹,估计是用来防止沾夯具。夯具为束夯和棍夯两种。

我们似乎可以看到,2300多年前,在这逶迤几百里的南易水河岸,排满了成千上万名燕民,用着原始的工具,运土打夯,修城筑堡。这在当时无疑是一项巨大而艰苦的工程。

长城建成后,这里就成了一道天险。那时,南易水河面宽阔,水流汹涌,北岸本来就是峭壁,加上高耸的城墙,自然成为一道易守难攻的屏障。从此这里也就成了鼓角相鸣、腥风血雨的厮杀战场。秦、赵多次攻燕。《史记》:“赵将李牧伐燕,取武遂方城”,“秦兵临易水”等都是指这里。到了汉朝,仍战事不断,司马彪《郡国志》:“世祖令耿况击故安西山贼吴耐蠡符雹上十余营,皆破之”。北宋时这里又成为宋辽边界。杨延昭镇守于此,著名的“遂城之捷”“羊山之伏”都在南易水两岸,这两战迫使萧太后写下降表。千古易水,风雨萧萧,流出了多少故事,淘尽了多少英雄?


南易水风光

 

铜帮铁底运粮船

在南易水两岸流传着许多“燕王扫北”的故事,有一个叫“铜帮铁底运粮船”:

燕王朱棣与宫廷军队战于狼牙山,大本营驻地所需粮草要到40里外的塘湖驮运。一路河水汹涌,两岸山高坡陡,运粮十分艰难,眼看就要断了粮草。朱棣来到河边,看着咆哮的河水说:叫这河水潜流40里,变成“铜帮铁底运粮船”。朱棣是后来的永乐皇帝,金口玉言,第二天河水就不见了。顺着河道运粮,顺达快捷,原来阻路的河道成为天然的运粮大道。直到今天,从塘湖村向西仍然是干枯的沙河床,只有暴雨时才有山洪泄下;而村东则聚泉成湖,清波荡漾,河水汩汩东流。

这个传说是有史料依据的。朱棣为夺取皇位,起兵北平,号称“靖难之师”,宫廷派军征讨。《易州志》载:“明建文三年七月,大将军盛庸檄、大同守将房昭引兵进紫荆关,驻兵西水寨,以窥北平。十月,朱棣自大名起兵,与房昭战于燕王岭,房昭兵败,破西水寨,燕师还京”。这里所记燕王岭、西水寨都在南易水上游。由此看,朱棣确实曾在南易水一带作战。想来当年朱棣大军可能赶上了山洪,造成运粮困难,山洪过后成了干河床,才有了“铜帮铁底运粮船”传说。

朱棣经过多年厮杀征战,终于攻入南京,夺取了皇位。而燕赵大地却饱受战争摧残,“村庄毁去十之八九,民仅存十之一二”,有诗曰“春燕归来无栖处,赤地千里少人烟”。在南易水岸边有一个叫沈村的小村庄,《易县地名志》载:“沈村始建于明朝,燕王扫北时,幸存几户仍集居于此,故名剩村,沿至清朝演变为沈村”。这如同山里人把被狼叼走、咬伤了头骨而又侥幸生还的孩童取名“狼剩”一样。战争这匹野狼吞噬了多少生命。

 

慷慨悲歌

我们从以上南易水的几处遗存,略翻了一下历史,每页上都写着两个字:战争。似乎这里只有战争的间歇,没有长时间的和平。从整个中国版图看,燕地是南方农耕文化与北方游牧文化的过渡地带,不同的两种生产方式在这里不停地争斗较量。游牧族经常到这里侵地掠夺,南方政权则牺牲这大片的土地,作为保护南方农耕的屏障。所以这里不可避免的成了拉锯战的战场。

本来燕地就是一片寒冷、干旱、贫瘠的土地,加上战争的摧残,更是苦涩、贫寒。然而,凛冽的朔风、凌厉的山崖、冷寒的河水造就了燕地人的骨梗之气和坚毅不拔;无穷的战火、浓烈的狼烟、寒光的刀剑,磨砺了燕地人的视死如归和义无反顾。落后而奋争,苦寒而骨硬,几分豪气,几分激越,侠肝义胆,慷慨悲歌,这就是燕人。

慷慨悲歌,是弱者之歌,是弱者的呐喊,是弱者最后的吼声。燕国弱小,面临强秦的吞并,无力与之抗衡,但不甘坐以待毙,以荆轲刺秦做最后一搏。虽然失败,但惊天地、泣鬼神,浩气长存。电视剧《亮剑》中有句铿锵作响的话:“明知不是敌人的对手,也要亮剑!即使倒在敌人的脚下,虽死犹荣”。

 

摘自易南林博客

有修改,原文:http://sanwen.net/a/esaajbo.html

Advertisements

作者: Domdionysius

罗马天主教徒,教名雅各·比约,奉行传统主义,追随圣庇护十世司铎会。幽燕独立运动发起者之一。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