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赵地域文化中的舞蹈:慷慨悲歌武勇任侠

文化中国-中国网 culture.china.com.cn  时间: 2010-04-12 15:17  责任编辑: 钟明

燕、赵对女子约束不大,造就了许多能歌善舞的舞姬,如赵飞燕及赵姬。

波澜壮阔的春秋战国时期是燕、赵文化逐渐形成的年代,到战国后期燕、赵文化逐渐成熟并且定型。燕文化的形成以燕昭王的报复伐齐和燕太子丹的谋刺秦王为主要标志。而武勇任侠的赵文化特征则以赵武灵王的胡服尚武为代表。虽然燕文化与赵文化并不同源,文化内涵也有差异,但后来两种文化逐渐靠近,融为一体,共同构成了中华汉民族的整体特征。

古人提及燕、赵风骨,其核心就是“慷慨悲歌、武勇任侠”这八个字。无论是燕国的“荆轲刺秦王”,还是赵国的“赵氏孤儿”,这些故事都向我们展示出了燕、赵文化的精神特点和忧国忧民、救亡图存的群体潜意识。或许正是上述原因,春秋战国时期燕、赵地域对女子的约束并不严厉,《汉书.地理志》中说到蓟地的女子是:自从燕太子丹开养士之风,不爱后宫美女以来,民间蔚成风气,至汉代依然如故。“宾客相过,以妇侍宿,嫁娶之夕,男女无别,反以为荣。”而对于赵地,司马迁则在《史记》中说,女子喜欢“设形容(女子以美貌闻名,她们擅长修饰自己的容貌),携鸣琴,为倡优(带琴弹奏、做歌舞演员),出不远千里(到处赶场子,在各地献艺,无论距离多远),游媚贵富,目挑心招,倾绝诸侯(富贵人家、诸侯宅邸或者君王后宫,都有她们美丽的身姿)。”她们“扬长袂(长袖善舞),蹑利屣(脚穿尖头舞鞋),鼓琴瑟,习丝竹长袖(苦练吹拉弹唱和舞蹈技艺),盛饰冶容(浓妆艳抹),步履轻巧,遍布列国”,就跟现在很多歌舞厅、夜总会的歌舞演员四处走穴一样,久负盛名。

在历史上,阳翟大贾吕不韦娶的就是邯郸诸姬中一位容貌绝好的女子,《战国策.秦卷五》中提到,赵姬(秦始皇的母亲)是邯郸的歌舞伎。《史记.吕不韦列传》:“吕不韦取邯郸诸姬绝好善舞者……”她擅长歌舞,先嫁于吕不韦,后来做了秦庄襄王的王后,秦始皇即位后被尊为帝太后。

此外,汉文帝的窦皇后、慎夫人、尹姬;汉武帝的李夫人、钩弋夫人;汉宣帝的母亲王翁须;汉成帝的赵皇后、赵婕妤也都是赵地人,她们皆能歌善舞,甚得帝王垂爱。李夫人的“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佳人难再得”让雄才大略的风流帝王毕生情有独钟;卫太子舍人侯明不远千里从长安到邯郸去为太子家求取歌舞伎人,使得无名舞伎王翁须得以嫁入帝王之家,并鬼使神差地成了汉宣帝的母亲;能做掌上舞的赵飞燕,与妹妹赵何德为一胎双生。妹妹歌声动人,飞燕则舞蹈出众。后来汉成帝发现了她们,遂先后召姐妹两人入宫,专宠于昭阳宫。赵飞燕身材窈窕,体态轻盈,举步翩然若飞。太监两手并拢前伸,掌心朝上,赵飞燕就能站在其掌上舞蹈,当然这也许是后世的附会,却也足以说明赵飞燕舞艺高超,可在极小的面积里做出各种舞蹈动作,扬袖飘舞,宛若飞燕。汉成帝专为她造了个水晶盘,上铺一层细沙,叫宫女将盘托起。赵飞燕在盘上起伏进退,下腰轻提,旋转飘飞,而细沙却丝毫不见飞扬,她“体轻若无骨”、“他人莫可学”,像仙女在万里长空中迎风而舞那样优美自如……

赵国都城邯郸是一个娱乐业发达、恣情玩乐享受之所在,跟现在的拉斯维加斯差不多。曹植在《名都篇》中形容邯郸人:“名都多妖女,京洛出少年。”邯郸市民阶层的社会交往多是弹琴、悲歌、斗鸡、走犬、六博、蹴鞠、饮酒、狎妓等名目。战国时齐国的都城临淄也是个大都市,“其民无不吹竽鼓瑟、击筑弹琴、斗鸡走犬、六博蹴鞠……”邯郸人和临淄人一样活跃且自信,“家殷而富,志高而扬”,具有大都邑人们共有的自信和高傲。司马迁说他们是“起则相随椎剽,休则掘冢作巧奸冶”,“相聚游戏,悲歌慷慨”。这种游侠、放浪的风气在临淄、洛阳等大都市普遍流行,不过邯郸却要比临淄和洛阳更为狂放、更为豪雄,这都是受了燕、赵区域任侠勇武传统的影响。历代文人凡是歌咏邯郸,都免不了在六博、狎妓诸方面回顾和咏叹一番。正如唐代诗人高适《邯郸少年行》中所说:“邯郸城南游侠子,自矜生长邯郸里。千场纵博家仍富,几度报仇身不死。宅中歌笑日纷纷,门外车马常如云。未知肝胆向谁是?令人却忆平原君。”我们不妨根据此诗做一个结合当代的合理想像:邯郸的“夜总会”包厢里,终日歌舞不绝、笑靥纷飞,而在高档娱乐场所的楼下,停的都是来此玩乐的邯郸少年的“私家车”……可以推测,当时的邯郸,应当是一派歌舞升平,有类似于今天歌舞厅、夜总会、赌场、娱乐城这样的场所,并且可能有诸多民间的、培养乐舞伎人的机构,很像现在的青、少年宫或省市一级的艺术学校。并且邯郸这样的机构应该是当时全国最为著名的,因此太子舍人侯明才会不远千里从长安到邯郸去为太子家求取歌舞伎人。著名的大商贾、大政治家吕不韦,才会把自己一生的政治希望和赌注压在舞技出众、国色天香的“邯郸姬”身上。

此外,燕赵地域还流行一种“踮屣”──“踮屣”是足部动作。《汉书.地理志》注引臣瓒曰:“蹑跟为踮”;又引师古曰:“屣,谓小履无跟者也;踮,谓轻蹑之也。”这种穿无跟小鞋轻轻踮起脚跟而用脚尖舞蹈的动作,不是很像后来西方的芭蕾舞吗?

在“踮屣”舞蹈动作盛行的同时,赵国又流行一种姿势优美的舞步,行走起来轻松自如且婀娜多姿,许多地方的人都慕名想来赵国都城邯郸学习这种舞步。《庄子.秋水》:“且子独不闻夫寿陵余子之学行于邯郸与?未得国能,又失其故行矣,直匍匐而归耳。”这里说的就是寿陵少年曾学行于邯郸,但是他既没学会赵国轻盈优美的舞步,又忘却了自己原来行走的步法,于是只好匍匐而归(爬了回去)。这就是著名的“邯郸学步”的故事。当然,邯郸学步只是个寓言,未必真有其事,但从这个寓言中也可以看出当时邯郸人舞蹈艺术之高超,且又相当普及,成为当时风行的舞步。

载歌载舞是春秋以来重要的社会生活时尚,燕、赵地域上的音乐、歌唱、舞蹈都极富特色,且具备很高的艺术水平,风格多样、表演细腻、感情热烈、舞姿奔放、风靡当时。燕、赵地域文化中的舞蹈,历史悠久,流传至今,其文化内涵之丰富,艺术影响之广泛,在中国文明史上留下了永放光芒的篇章。

来源:http://www.china.com.cn/culture/lishi/2010-04/12/content_19797745.htm

Advertisements

作者: Domdionysius

罗马天主教徒,教名雅各·比约,奉行传统主义,追随圣庇护十世司铎会。幽燕独立运动发起者之一。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