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赵大地真的自古多慷慨悲歌之士么?

回帖人: 流浪猫 2004/1/22 5:45:44

原贴:http://club.kdnet.net/dispbbs.asp?boardid=6&id=356566

河北人招你惹你了?网上动不了武的,又不愿跟你说脏话,来文的吧。
一、 关于荆轲刺秦王
楼主认为“玩弄权术的太子丹和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的秦舞阳”就是“燕赵人士”的代表。拜托把这篇《史记刺客列传》看完再说话。除去那位和荆轲赌博闹翻了的邯郸“鲁句践”外,里面的“燕赵人士”有五位:太子丹、丹的师傅鞠武、秦舞阳、高渐离、田光。
先说太子丹。说他玩弄权术,没错,搞政治哪有不玩弄权术的?!为了达到目的,所谓荆轲、田光、樊於期,只不过是一棵棵棋子而已。但在这并不高明的权术后面,还保留了他作为一个“燕赵人士”的特性,以六国之中最弱的燕国,面对强秦,他想出的是一个带有悲壮色彩的孤注一掷的计划——劫持秦国的最高领导人,“诚得劫秦王,使悉反诸侯侵地,若曹沫之与齐桓公,则大善矣;则不可,因而刺杀之”。太子丹始终没有屈服,后燕国战败,被父亲燕王喜杀死,将人头献给秦王,以彻底的悲剧告终。
再说秦舞阳。人有三六九等,脾气禀性各有不同,秦舞阳见到大阵势面露恐慌,当然比不上荆轲,可也不至于让楼主如此贬低,要换了您,您敢迈腿跟着荆轲去送死吗?您敢进咸阳宫吗?
对河北人莫名其妙的仇恨鄙视使楼主有意歪曲和忽视了另两个人物——田光和高渐离。对于田光的自刎,楼主故意把原文删去了一段话,用一个“……”省略了,让我给你补上:
“太子送至门,戒曰:“丹所报,先生所言者,国之大事也,愿先生勿泄也!”田光俯而笑曰:“诺。”偻行见荆卿,曰:“光与子相善,燕国莫不知。今太子闻光壮盛之时,不知吾形己不逮也,幸而教之曰:‘燕秦不两立,愿先生留意也’。光窃不自外,言足下于太子也,愿足下过太子于宫。”荆轲曰:“谨奉教。”田光曰:“吾闻之,长者为行,不使人疑之。今太子告光曰‘所言者,国之大事也,愿先生勿泄’,是太子疑光也。夫为行而使人疑人,非节侠也。”欲自杀以激荆卿,曰:“愿足下急过太子,言光已死,明不言也。”因遂自刎而死。”
可见,田光是回去见到荆轲说明来意后,认为被燕太子怀疑,从“节侠”的角度是在怀疑自己的人格,因而以死明之。作为河北人,千年之后我仍能明白其中的“节义”,明白其中的“慷慨悲歌”,尽管现代人不会那样做了。可经过楼主玩文字游戏,再添油加醋一通发挥,就是想把所谓“燕赵人士”贬得一钱不值,你哪儿来的这股劲头啊?受什么刺激了?
还有楼主故意不提的高渐离。高渐离杀狗为生,善击筑,与荆轲一见如故,两人常饮酒歌于市中。荆轲易水辞行时,高渐离击筑相送。后来秦王称帝,听说他击筑很好,爱惜其才,特意赦免其罪,熏瞎了他的眼睛,让他在身边击筑。“高渐离乃以铅置筑中,复进得近,举筑朴秦皇帝,不中。于是遂诛高渐离,终身不复近诸侯之人。”为了他已经灭亡的国家,为了他已经死去的老朋友,向天下第一皇帝做最后一搏,何等悲壮!
这就是“燕赵慷慨悲歌之气”,你懂吗?!

二、 历史上的“燕赵慷慨悲歌之气”
这句话确实是由于韩愈的一篇文章而出名的。但是,这不是韩先生空口而发,他用不着讨好河北人。在《汉书/地理志》中,就有下面的记载,足以代表至少是东汉班固老先生的观点:
“赵、中山地薄人众,犹有沙丘纣淫乱余民。丈夫相聚游戏,悲歌忼慨,起则椎剽掘冢,作奸巧,多弄物,为倡优。”
“故冀州之部,盗贼常为它州剧。”
“蓟,南通齐、赵,勃、碣之间一都会也。……其俗愚悍少虑,轻薄无威,亦有所长,敢于急人,燕丹遗风也。”
到了唐朝人修的《隋书/地理志》中,仍有如下记载:
“冀州……人性多敦厚,务在农桑,好尚儒学,而伤于迟重。前代称冀、幽之士钝如椎,盖取此焉。俗重气侠,好结朋党,其相赴死生,亦出于仁义。故《班志》述其土风,悲歌慷慨,椎剽掘冢,亦自古之所患焉。……故自古言勇侠者,皆推幽、并云。然涿郡、太原,自前代已来,皆多文雅之士,虽俱曰边郡,然风教不为比也。”
往近里说,义和团和八国联军奋战不怕死多是河北人,勇斗日本人最后身遭其害的武术家霍元甲是河北人,创建共产党慷慨就义的李大钊先生是河北人,卢沟桥事变抗战牺牲的佟麟阁将军是河北人,宁死不屈的狼牙山五壮士是河北人,手举炸药包与敌人同归于尽的董存瑞是河北人,连晚年把当了汉奸的老部下赶出大门的贿选总统曹锟也是河北人,我的同事亲口给我说过她的爷爷被日本人绑在树上宁可被杀死也不屈服,他们身上无不体现着燕赵人民的那股“慷慨悲歌之气”,为什么楼主视而不见,偏要以偏盖全,侮辱古今所有河北人呢?!!!(博主评论:这些栗子许多虽是赤匪,但不怕死的精神确实是燕人愚悍少虑 不贪生怕死的表现。。下面这段说得倒挺正确)
三、 现代的河北人
无庸讳言,自从元代定都北京后,河北的政治地位大大增强了,而这正是河北人“慷慨悲歌之气”开始衰落的原因之一。在严酷的专制高压之下,河北人越来越失去鲜明的棱角,除了偶尔在“乱世”中有所爆发以外,河北人扮演了日渐平庸的角色,尤其是现代,人们对河北人的印象除了“实在”、“落后”、“默默无闻”外,很少有别的评价,这也许是楼主瞧不起河北人的重要原因。清醒的河北人并不回避这些,他们在用自己的一点一滴的努力,去改变河北人的形象。如果你不带偏见的话,你可能会更了解河北人,所谓“慷慨悲歌之气”,仍隐隐存在于河北人胸中。

 

 

 

 

 

 

Advertisements

作者: Domdionysius

罗马天主教徒,教名雅各·比约,奉行传统主义,追随圣庇护十世司铎会。幽燕独立运动发起者之一。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