召公建燕的传奇

文/王侯
周召公治国,辅政,建立了巨大功绩,而他最为世人所知的事迹却是他是燕国的始祖。
史记《燕召世家》称“武王克殷、封召公于北燕”,“(召公)以元子就封,而次子留周室,代(世)为召公”。
真实的历史是,召公以元子就封燕国,并不是开始于武王克殷,当时,对于北京地区,周武王只“未下车而封黄帝之后于蓟“。此后十年,成王初期。
武王伐纣开创了一个新的时代,确切地说,武王是这个时代的设计者,对周的版图、建都地址等提出了宏伟的构想。毕其功者周公,对北疆的开拓则归功于召公。周之建燕,实在是一场战争,是召公驾战车平叛,又经过艰苦的谈判,“启以商政,缰以周索”的结果。
武庚叛乱,成王亲征,武庚被杀后,其子殷葺(也就是殷纣王的孙子)向北奔投靠玄鸟族的诞生地,也是最为忠实于商朝的燕国。
殷葺是武庚的儿子,殷纣王的孙子,也就是商王族的大子,对殷商贵族有一定号召力。殷葺之北窜,成为了周王朝在北方的隐患,由此成王必须继续北征,诏令已经被封在燕地的召公参加了追击殷葺、开拓北疆的战事。
余簋铭文反映了成王北征,令召公出征的史实。
“王伐汞子葺,又氏(厥)反,王
降征(徵)令于大(太)保,大(太)保克
芍(敬)亡盥(遣),王永大(太)保易(锡)休
余土,用兹(兹)彝对令(命)”
这段铭文的意思是:殷葺突然造反,周成王要亲征讨伐殷葺。下诏给太保姬奭,姬奭接到诏书后,及时地赶到战场,周成王为此延续了对太保的封赐。
从已经掌握的历史看,成王并没能到达燕地,而召公是到了自己的封地了。
当时,召公进军的速度很快,每日开辟新的疆土达到百里。
《诗·大雅·召曼》称“昔先王受命有如召公,日辟国百里。”
召公进军的路上都曾经是殷商的封国,遗民,或者土著的部落邦国。特别是燕国,是商朝忠实的诸侯国,而且召公还了解到,这个燕国和商族是同一祖先,帝俊,又称“帝夋”、帝喾,也就是燕子的后裔。是商族的宗亲酋邦国。
那么,召公为什么进军如此之快呢?
据常征、王德恒、王彩梅考证,原来,召公带了个得力的助手,这就是箕子。一路上,召公能够招降纳叛,迅速推进,就是箕子到各个邦国和部落宣召。箕子在商朝具有很高的威信,又极富辩才,所以,有他出面,自然就一路顺风了。
召公在箕子的辅佐下,率领由周军、归顺的殷商部队组成的军团,顺着太行山东麓,一路北进。
但是,他们并没有追击捕获到殷葺,有一派人就考证,这个殷葺带领殷遗民一路北逃,渡过拒马河到了燕国,得到了充足的补给,又一路向北,渡过了永定河,穿越了军都山,燕山,沿着渤海边进入了东北地区。
召公到达土著燕国后,留在了那里,没有继续追击殷葺,是让箕子带着诏书前往追击殷葺的,希望他能够归顺新的王朝,以往的事情既往不咎,并请示成王后,将朝鲜封给了箕子。
箕子于是继续前进,但是,他没有追上殷葺,到了朝鲜后,创造了箕子朝鲜。
王德恒推测,可能就是殷葺的后人穿越了冻土地带,渡过白令海峡,进入到了美洲大陆,创造了灿烂的印第安文化。如今有人搜集了许多印第安文字,拿回来和甲骨文对照,如出一辙,看来说北美印第安人是殷商后裔,并非空穴来风。

从留召到燕都(韩城)

当然,召公并不是开始便到了琉璃河一带,据《太平寰宇记》记载:“废涞水县在(易)州北四十二里……按,县地即周公封召公于此也。”
这个地方今天称为“永阳”,在《魏书》地形志中即有记载。现在的名称为永阳村,位于涞水县西界,再向西一里就是易县的县界,向东20多公里是拒马河,渡过拒马河就是北京房山界。就在拒马河畔,是镇江营——塔照遗址,也就是土著燕国聚落所在地。妇妟、贞人燕、燕国工匠都是从这里去的商都。
《辽史.地理志》也有记载,说永阳在“易州东北四十里”,和《太平寰宇记》的记载是一致的。《易州志》记载,易县的东界也就是拒马河畔有古村落曰“留召”,还有元代立的碑刻。村落发展的很快,有东西南北四个“留召”村,离永阳都不过一里的路程。在留召的周围还有很多以坟为名的村庄,说明古代曾经许多贵人埋葬在这里。
召公之所以在“留召”居住了一个阶段,是他不想和燕地的土著发生战争,要和平地接管燕地。所以委托箕子等人到燕地做说服土著燕人工作。后来谈判成功,他和平地才渡过军事要塞拒马河。他没有占领土著燕国的土地,继续东进来到了一个称为“韩城”的地方,也就是来到了琉璃河董家林一带。到了这里,他主持了划定建城的位置和城市的布局。前此,为了便于对中原地区的管理,在距商都不远的地方营建洛邑,召公先后两次到现场进行勘察(堪舆),确定了建设方案,此时营建燕都,是自己的封邑,当然他更要认真了。建城的方案制订了之后,他还进行了“籍田”等仪式,建立了以自己的长子舞(或为“克”,学术界说法不一)为主的周朝姬姓的政权,这个政权中吸收了此次随他到来商的贵族和遗民参加,也吸收了燕地土著参加,使燕地土著第一次进入如此之大的城堡。他将自己此地的方国称为“郾”,即那个以(“L”半围日和女之偃)。
在这里,召公推行的政策市“田其田,宅其宅”和封酋邦中的首领以封爵为条件,和平地占有了燕地,而后实行的“启以商政,缰以周索”的管理(统治)方式。所谓的“启以商政”,即原来的部落机构不变,也就是说,土著燕文化和殷商文化达成的邦国统治方式保留,明确的国名就是“燕”,而殷商时代是“亚燕”。燕地土著和新来的周统治者、跟随来的殷商移民,政治上和还上了一个新的档次。

建燕之后,召公返回周都,继续辅佐成王,因为此时周公已经向成王归政,不久逝去,召公成为第一辅政大臣。
按照有关文献记载考订,成王八年召公东征,那么到了燕地至少一年之后才能进行建设,如果公元前1046年武王克商,二年后去世,再八年召公东征,和公元前1045年比较,应该是减去十一年,也就是公元前1034年是规划建城燕都的时间。
在燕都遗址,灰坑H108地层关系明确,也是琉璃河最早的西周遗存,出土的遗物都是西周偏早阶段,采样进行碳14测定,年代在公元前1053——前954之间。《诗经.大雅.韩奕》有诗曰:“浦彼韩城,燕师所完。”今本《竹书纪年》载“周成王十二年,王师燕师城韩。”二重印证,今燕都就是当年的韩城,建城在成王十二年。
从上述过程来看,燕地的土著文化开始是附属于商朝的,在武王克商之后,经过一番等待和艰苦的谈判,最后在和平的气氛中,归属了新的周朝。周朝开始在燕地的“韩”建立了城市,是召公封燕的第一座燕都。从此,燕地的土著文化和召公带来的周文化以及降服了周的商朝的一种文化一起共生存,经过不断的衍变,三种文化混合成为一种文化——这就是影响至今的燕文化。
这就是燕文化的第三次浪潮。
这三次浪潮,第一次以王亥进有易河伯部落,进行扩张遇害上甲微据理力争,征得河伯为盟消灭有易为标志。
第二次,以上甲微迁移部落、商汤攻夏、古燕部落获得亚燕封号并派出女议员(商王妃妇燕)、智囊燕贞和百名工匠为标志,并最后全部殉难,是燕文化更加闪亮。
第三次,就是周召公接纳了殷商文化和燕地土著文化,融合三种文化建立了新的燕文化开始,这里说的是开始,而不是“标志”。因为这种文化后面的发展具有更加动人的色彩,流传后世的因素也非常多。

再说周召公
第一次检索召公君奭的早期石刻资料,便可以看到这一点。稀罕的汉代石刻,为召公留下了许多记载,如:
《尚书君奭》三体书,正始中立,光绪十一年河南洛阳太学旧址出土。存十六行,有界格。首行有“周公曰:君奭” 等字,末行有“保,义有殷,有殷”等字。刻于无逸十六行之后。(《北京大学拓本》)
《尚书君奭》三体书,正始中立。光绪十一年河南洛阳龙虎滩黄占螯舍旁发现。为黄县丁树桢所以遗,估人党廉闻以四十金收得,归以遗丁,后归周进。存十一行,有界格。存全字一百十,半字十二。首行有嗣前等字,末行有嗣天灭畏等字。见雪堂校刊群书序录下 六四 (1926年文明书局影印)。最近出土石经未裂本(附新旧出土残石拓本及三体石经记。)
《尚书君奭》多方残石,存三行,首行存“祗”字,三行存“王至”二字,三行存殷字。马衡藏石。
证明姬奭和殷的关系非同一般。
很有史料价值的《燕丹子》记载:
光所知荆柯,神勇之人,怒而色不变。为人博闻强记,体烈骨壮,不拘小节,欲立大功。尝家于卫,脱贤士大夫之急十有余人。……太子欲图事,非此人莫可。
……置酒为寿,夏扶再问:“何以教太子?”荆柯回答说:“将令燕继召公之迹,追甘棠之化。高欲令四三王,下欲令六五霸。”
这说明,召公建燕是为后世儒家学者所尊重和承认并大加赞赏的。尽管由于他建燕之后,回朝辅政,但是,由于他作为燕国的坚强后盾,初期的燕国还是显得生气勃勃。

小臣鼎铭文:
(召)公垦匽(燕)休
于小臣赐贝五朋,
用乍(作)宝嶟(尊)彝。
“召公垦燕”,应是召公临燕监国藉田视察的记录。
但不久,召公就回朝辅佐成王,而以元子就任第一代燕候。1193号大幕就是召公长子之墓。
目前,北京市的文物部门认为召公的长子名字为“克”,墓里出土的青铜器称为“克盉”、“克罍”。笔者人认为,这个“克”字是个虚词,而墓主人的真实姓名应该是“舞”。理由很多,不过,考证的文章就不作了。名字就是一个符号,知道怎么回事就行了,入乡随俗,就这样使用“克盉”、“克罍”的惯常称呼了。
召公留居镐京,主持王室政务,对燕国的事务仍很关注。成康时代的青铜器,有许多反映召公封赏燕贵族的材料。高卣盖铭文记述了一个名高的贵族,在参加周王的裸祭和饮酒礼后受到卫公的赏赐。铭文括于亚字内,说明高属于商的箕候亚彘氏,是商的贵族。鼎的制器人,都是商的族姓。众多的商贵族屡屡得到召公的赏赐,应召到王都参加国事活动。反映了召公很注意对燕国境内商贵族的召纳争取工作。无疑会对燕国的稳定与发展产生积极影响。由于召公的维系,燕国与中央王室的往来极为频繁。琉璃河西周贵族墓葬中出土的伯矩鬲、癸伯矩盘制作精美表明伯矩是地位较高的贵族。传世的伯矩铭铜器尚有十五件,其中有一伯矩鼎,铭文曰:
“白(伯)矩乍(作)宝
彝,用言(歆)王
出内(入)吏(使)人”。
此鼎为伯矩款待王室来使而制。燕国为了处理繁忙的迎送中央使者的事务,设置专司。伯矩从姓氏看,亦为商贵族,充任了掌管燕国礼宾的官员。伯矩制器之多,足见燕国与中央王室关系之紧密。周初燕国疆域南及河北、北至内蒙古。东至辽宁、吉林。形成周在北方的坚固屏障。对周的巩固和祖国北部版图的形成,产生深远的影响。《史记·货殖列传》称“夫燕亦勃碣之间一都会也。南通齐赵、东北胡边,上谷至辽东,地踔远,人民希数被寇灭,与赵、代俗相类,而民彫悍少虑。有鱼盐枣栗之饶。北邻乌桓夫余、东绾秽貊朝鲜真番之利”。
召公在开拓北部疆域,传播周燕文明上贡献斐然。正如司马迁所赞“(燕)社稷血食者八九百岁,于姬姓独后亡,岂非召公之烈邪!”
召公家族在周初的显赫地位以及召公在事业上的成就与他的长寿不无关系。据竹书纪年材料只知召公逝于康王24年,其享年不得知。依其从政经历推算:协助武王13年(一说15年),佐周公摄政7年,辅成王26年(一说30年)、加康王24年已是73年。召公在文王时代便颇具政声,即以弱冠之年计,其享年亦近期颐。难道,他会活到九十多岁?
王德恒一直认为,应该有两个召公,除了第一代召公奭之外,还有他的二儿子继承了“召公”这个称号,而且也如同父亲一样政绩显著,所以才辅佐了四世周王。侯坤认为,第一代召公死后,“召公”就成了西周王朝的一个官职符号,这和周公一样。周召二公,就是两个丞相。周公居上,召公居下。
甚至,他们的名称官职后面是不是他们的后人,都值得怀疑。不过,侯坤说他没有找到直接的证据。
这种周召二公联合执政的最高潮是“西周共和”,就是从那年开始,中国历史有了标准的明确的纪年。

召公一生活跃在周初的政治舞台上,作为杰出的政治家,周初的政治风云几度安危,召公都作出了有利于周王朝发展的贡献。在他漫长的政治生涯中应当看到很多事情惜未见诸经传。近代学者注意到这一现象,并归咎于儒家的推崇周公所致。或许可以说是那个时代巨人太多,历史不堪超载。象周公辅成王,作为忠君的典范,曾被广泛传扬。在汉代已经变成脍炙人口历史佳话。召公佐成王的功绩难免为周公的盛名所掩。连召公的高寿亦为吕尚的传奇色彩掠美。实际上历史曾对这位政治家以肯定。康王时代的召公作为德高望重的元老重臣,受到时人崇敬。高卣盖、史兽鼎、作册大方鼎等器铭文,都称召公为“尹”(大君),在周王朝中地位之高,仅次于周王。
尹其互万年,受氏(厥)永鲁、亡竞。”(高卣盖)
皇天尹大(太)亻(保)”(作册大方鼎)
“至高无上的大君,延续万年永享福佑,大君的功绩无伦比翟较之这歌功颂德之声,来自民间的赞美更见真挚、深沉。《诗经》《周南甘棠》叙说了召公治内百姓的声音:
蔽巿甘棠,勿剪勿伐,召伯所苃;
蔽巿甘棠,勿剪勿败,召伯所憩;
蔽巿甘棠,勿剪勿拜,召伯所悦。

原文:http://blog.sina.com.cn/s/blog_669f692d0102uzpn.html

Advertisements

作者: Domdionysius

罗马天主教徒,教名雅各·比约,奉行传统主义,追随圣庇护十世司铎会。幽燕独立运动发起者之一。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