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方言与地名文化

作者:郑欣
链接:https://www.zhihu.com/question/33650071/answer/98369926
来源:知乎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

为什么河北一省意识凝不出来,别的方面我之前有回答过,这次我将在河北的方言和地名上做一下讨论。

首先纠正一下,唐山并不是方言岛,隔壁天津才是。

整个燕山南麓到渤海北岸地区 ,也可以说冀东地区,在古代甚至近代,都是一个方言区,一个文化区。

北京的平谷,廊坊的三河,天津的蓟县,宝坻,宁河,承德的兴隆,宽城,秦皇岛的昌黎,卢龙加唐山所有区县,都可以归算到燕山—滦河方言区里。虽然现在在中国的方言地图里,被东北话,北京话,天津话包围了,但是明清前,东北,北京 ,天津的方言都还没有形成,所以有学者持唐山一带方言是继承宋辽时,河北北部到辽宁南部的大方言区——古幽燕方言。

这一点,从广泛分布于秦皇岛,唐山,北京,天津,廊坊,保定等地的“X各庄”就能看出来,各是家的古音,而燕山南麓地区虽然方言几经变化,但地名还是比较稳定的。

9d6c96c89bf177b30d0068d4c44cbab2_rfb430359567f532e720d59bf287ffb0b_r

大数据揭示古幽燕文化带

有位朋友说我不怎么地,只会百度,我承认我的确不是什么大神大V,连个小V都不算。但我觉得能利用好百度也不错啊?百度虽然大部分时间贱不拉吉,但是也算是普通老百姓能接触到最好的大数据源了。

顺便提一句,我平时最喜欢用的是谷歌和维基,最喜欢的软件是Google earth PRO,最喜欢的移动操作系统是塞班和原生安卓。之所以引用的资料百度的多些是因为我懒得翻墙。所以请不要以为我是百度粉,好吗?

言归正传,让我们打开百度地图,搜索“各庄”就能看到,全国范围内,“X各庄”的地名主要分布在京津冀地区的中北部。主要包括秦皇岛,唐山,北京,廊坊,天津,保定,沧州。在京津冀十三市中,占据了七个位置,足以见得,这七子之歌,是古幽燕文化带的主体,本来可以作为河北的主体文化。

38cdeb24a09dd3b03a6aa8694f998c80_r
如图,我们不难发现,“各庄”这一京津冀独特地名的出现频率,是围绕北京-廊坊一带所所递减的,即使与秦皇岛接壤的葫芦岛一个没有;而我们河北省的省会,国际庄同学也是一个没有。衡水反倒有一些“各庄”地名存在。不过也是,如果石家庄属于幽燕文化的话,他的市名就应该叫“石各庄”了(捂嘴笑

如果不是朱棣这个人,很可能北京天津一带的方言和文化将介于保定话和唐山话之间,真正的河北大方言区出现了。

为什么朱棣能改变方言?是因为明北京作为都城,形成了自己独有的方言文化习俗,满清因之,又带来了满族的词汇。

而天津本是卫所,因为要拱卫北京,所以朱棣从老家安徽招募士兵为自己看守此处,所以天津是一个中原方言的方言岛,过去出了市六区,那就没有天津话了。到了今天,五县里除了塘沽跟天津话比较像外,武清还是京腔,宝坻蓟县还是唐山味,津南听着跟沧州话差不多。
燕山南麓-渤海北岸方言带

我们不难发现,燕山南麓到渤海北岸的“唐山话”地区大多是山区县,半山区县。正是因为古代交通不发达的情况下,这种区位最能保持方言的稳定性——事实上,保定的易县等保定北部县以及其他北方省份的县,有很多和唐山一致的方言词。唐山话里,问句后面都回带一个“耶”字,以及像中原大部分地区一样,用“中”来表示肯定,无一不证明燕山南麓一直都是中原文化的前沿阵地。当然,卑姓等小姓在唐山的普遍存在,也说明了本地区也受契丹女真等东胡文化的影响。

唐山迁安(含迁西)县是辽代时是从保定安喜县(今定州)整体搬迁来的,属于异地安置。县名就源于“迁来的安喜”之意。在明朝时唐山的丰润(含丰南)、玉田、天津宁河一带也有不少来自保定地区的移民。

另外说一句:春晚每年几乎都有个唐山话的小品,但很遗憾,除了赵丽蓉赵奶奶的唐山话正宗外,别的在唐山人听起来都是一股保定味,包括电影《唐山大地震》也是。

相声演员苗阜学的唐山话,“干猴么”。我就纳了闷了,唐山哪儿的人把干什么说成“干猴么”?这猴是哪儿来的?大城山动物园的?反正市里斗说“干啥耶”,还请其他唐山各区县的朋友指点我一下,到底唐山哪儿把干啥说出干猴么。。。
今天人们广泛熟知的唐山话,主要是市区的口音,脱胎于蓟县遵化丰润。是燕山南麓方言的代表。市区及市区以北,以西,都是这个蓟遵片口音。当然,这个方言区也不是铁板一块,市区的语调还是受滦昌乐以及山东等地移民影响,比较绕,说话跟唱歌似的,玉田宝坻的方言就更平缓点,我妈说他们内边说话更接近于普通话点,没唐山话那么绕…

总之想学狭义上“唐山话”的话,看一看赵丽蓉和马季的小品就可以了,这两位老师都是宝坻人。(当然今属天津市)

唐山市区虽然正好是诞生于丰润县和滦县的交界处,是有着两个母县的城市,但方言却是主要来自于蓟县遵化丰润,是燕山派…
而唐山话另一大派,代表了滦河渤海文化的,是滦昌乐方言(乐此处读作“烙”,Lao)。

正是这个方言孕育出了乐亭大鼓,冀东皮影等传统戏剧,也诞生了整个河北地区唯一可以与晋商徽商等地方商帮相提并论的“呔商”。

顺便说一句,我一直以为我妈的老家在东北,结果在我姥爷去世时的讣告上才得知,姥爷家是河北乐亭县胡各庄人士,因做买卖才毅然出关,是呔商的一员,据说买卖不小。而据我二姥爷说,当时解放长春后,怕某党抄没家产,所以把国民党的钱都当柴火烧了,具体有多少呢?我二姥爷不记得了,只记得煳了三顿苞米,两顿大米饭。。。

杨三姐说的就是这种方言。其中滦县由于历史悠久,建城史长,位于通往关外的要道,对外交流最为密切,所以在滦昌乐方言体系里,他和沿海的乐亭等区域方言差别也不小,是被称作“京老高”的,比如喜欢将忒读作推,这是受北京话影响了。个人认为,作为曲艺之乡的乐亭,“唐山”味最浓,如果说市区话在冀东地区里说话像唱歌,那么乐亭基本就是唱戏了…不过也正是这样,乐亭大鼓等曲艺才能发源于乐亭。

还有的朋友会说,迁安迁西宽城一带说话,发艮,有点大舌头,跟辽宁的锦州葫芦岛挺像,不是唐山话了吧?
很遗憾,区分方言主要是靠调值,这些地区跟遵化丰润的语调差不太多,虽然的确和辽西,甚至辽宁大部分像,但我们的老祖宗早就说了,南腔北调。主要还是看调。说到东北话,大部分专家认为,松辽片为东北官话平原型,该地区是东北移民特征最明显的地区,原住民口音被冲淡,更接近普通话,是最标准的东北话。我的母亲的老家在吉林省,的确口音相比辽宁比较淡,尤其是长春。而辽西地区自古与中原地区联系紧密,受北京以东地区影响很大,除了总体上明显表现出东北官话的特征外,在个别词汇上和东北话中其他两支有所不同。

甚至有人提出,辽宁,特别是辽西地带应该归于到冀鲁官话区,我个人是很支持这一说法的:因为我虽然是唐山人,但父亲家是山东老家,爷爷和二爷爷这一支迁到了唐山的古冶区,家族中还有再继续往东闯到昌黎和秦皇岛的,而最远的一支甚至闯关东到了黑龙江;母亲家原籍直隶省乐亭县,但做为呔商赴关外经商,在辽宁的沈阳,吉林的长春,辉南等地安家落户,姥爷的整个家族里的其他亲戚以成为了彻彻底底的东北人。所以我有时也常常感叹,我的家族就是一部东北开发史,也由此可见东北地区和河北山东的渊源。所以,说了这么多,就是想告诉那些知乎上一些顶着中国唐山头像的“唐山”人,请不要再说出唐山文化是东北文化的子文化,孙文化,这种毫无根据,毫无考证的胡话,行吗?

不过诚如楼上那位朋友所说,唐山将成为方言岛,北京廊坊一带的区县逐渐跟着北京变成京腔,划归天津的蓟县宝坻宁河有变为津腔的可能。至少很多留在天津上学的这三个区县的孩子都尽量不说家乡话了———毕竟天津方言里的老坦儿一词,就来自于对唐山一带的蔑称,是上文提到的“老呔儿”一词的变种。而昌黎一带…未来很可能像秦皇岛市区,承德一样,像东北话靠拢。
@马前卒,虽然督工一直强调承德话是标准的普通话,不是东北话,但我近几年接触的承德市区或是郊县人,说话都有点东北味儿了。

所以,在这里说一说河北北部的方言情况。承德普通话采集地自不必说,张家口是纯晋语区,莜面就是最好的证明。而河北南部的方言应该是继承了古中原话,但受晋语,河南话的影响。了解的不多,就不多说了。

说实话,纠结有没有河北人挺无聊的,徐州等江苏北部会强调自己是江苏人?就连我认识的扬州,苏州,镇江人出省后都直接报地级市的名号,不会说自己是江苏人。

赤峰人会跟鄂尔多斯人认个内蒙老乡?皖北的蚌埠跟徽州能有多大关联?青岛人会跟菏泽人大谈老乡情谊吗?
编辑于 2016-06-30

Advertisements

作者: Domdionysius

罗马天主教徒,教名雅各·比约,奉行传统主义,追随圣庇护十世司铎会。幽燕独立运动发起者之一。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