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仲敬:从族群到民族构建

族群,和民族、国族是有重大差别的。当然这个差别也不是柏拉图意义上的绝对的,而是历史主义和模糊笼统的。大致上我解释一下,应该是这个差别:族群是无所不在的,因为任何人和任何人都多多少少有点不同,我所在的社会和你所在的社会只要在时间、空间和历史上有点差别,那么这个差别必然会体现在语言、发音、习俗、生活习惯方面。每个小团体都跟其他小团体不一样,这些小团体都是族群。但是族群并不一定能够升格为民族。我们的语言之间有差别,但是我也可以说这是方言的差别而不是语言的差别。

在什么情况下我能够把我们之间的差别,由族群差别上升为民族差别呢?那你还要经过一个特殊的发明民族的过程。在这个过程中间,你必须把你自己的土语、方言加以规范化,创造出一种精炼的文学语言,使它能够承担政治和文化的重要的传承功能,使它从此以后就不能再是方言,而变成一种语言。把你地方上的歌谣、民谣这些,重新整理编纂,变成为荷马史诗那样的建国史诗,把你的历史加以重新解释和归总,把原来零零散散、没有什么特殊关系的特殊事件,构成一个前后一致的整体。做到了这些事情以后,你的族群才有资格升格为民族。你的方言土语才有资格升格为民族语言。

然后下一步,在有了民族和民族语言的同时,你才能够借助政治上的机缘,把你的民族建立成为获得国际承认的正式国家。在这种情况下,把你的语言变成由公立教育制度、用国家税款向全民普及的一种官方的意识形态基础。做到了这两点以后:你的民族就不再是民族了,而是国族了;你的民族语言也不再是普通的民族语言了,而是国语了。等到这上面的两步做到了以后,方言变成民族语言再变成国语,族群变成民族再变成国族,这个过程走完了以后,民族发明或者是国家建构的过程,你才能够完成。

Advertisements

作者: Domdionysius

罗马天主教徒,教名雅各·比约,奉行传统主义,追随圣庇护十世司铎会。幽燕独立运动发起者之一。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