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仲敬:發明民族

2014-11-30 劉仲敬 冬川豆 【 】内为注解

民族传统和文化差异民族主义都是资本主义发明的,发明者通常是外国人或文化国际主义者。想象的、主动的认同选择才能构成共同体,苏格兰民族主义其实是高地武士的屠杀对象发明的。前现代的地方主义和地方民俗有更多的真实差异,反而不能构成共同体,因为那是他们天生的命运。

人们嘲笑那些只会讲俄语的格鲁吉亚民族主义者,殊不知俄罗斯民族也是由只会讲法语的日耳曼人发明的。共同体是归属需求和死亡恐惧的产物,在文化浪人身上最为明显。因此,流亡者是民族的最大发明者。他们发明民族以后,才能将自己定义为流亡者。

无论在哪里,发明民族的时间都与资本主义成熟的时间同步。在资本主义尚未成熟的地方人为制造官方国家主义,无法避免日后的第二次民族建构,例如奥斯曼主义。波兰和东欧的民族主义产生于1863年失败后的威权资本主义繁荣,新生市民为了解决认同危机,重新发现了他们曾经鄙视的极少数螳臂当车的流亡者。

TW、HongKong的认同政治正在瓜熟蒂落之际,(哔—)为他们送来了最需要的死亡恐惧。一群没有战斗力的征服者就像一支灭活的疫苗,能够最为廉价地买到你亟需的抗体。如果(哔—)内部的资本主义成功,必定导致地方发育落差,唤醒新一轮认同政治。赫茨尔【西奥多·赫茨尔 (1860-1904),奥匈帝国的一名犹太裔记者,和现代政治上的锡安主义创建人】的犹太国和匈牙利王国的斯洛伐克主义都曾是开明人士的嘲讽对象。

加布里埃尔【亚伯拉罕诸教中,加百列(加布里埃尔)是负责为神传递信息的天使长】又一次越过渊博的自由主义者和民主主义者,把使命交给民族主义者和暴民,证明人类的智慧不外乎愚拙。Shuoism及其同类继承世界的机会,比净瓶和纸鸢【二者皆为谐音,泛指左派和“理客中”】加在一起还多。当然,他老需要应付同生态位竞争。

中华文化不在台湾,中华文化的解构在台湾。创造民族是资本主义收功结穴的最后一步,因为权利只能依托共同体,没有共同体的资本主义注定遭到收割。早在吴楚七国之乱【西汉初期汉景帝三年(公元前154),吴王刘濞为中心的七个刘姓宗室诸侯国起兵反抗长安削藩。汉景帝派窦婴、周亚夫平叛,为后来汉武帝继续扫平地方势力奠定了基础】时代,儒生就已经理解:维护大一统帝国的前提就是,不能允许沿海资本主义发展超越帝国平均水准。帝国就是反复谋杀资本主义萌芽的现场。

资本主义需要认同政治,因为抽象权利必须依附具体的共同体,否则与共产主义一切人的自由发展空话无异。直接了当说:认同政治是资本主义新人类为落实自身权利而发明的冒牌地方主义。魁北克独特风俗强大、自成一体时,并不讲民族主义;现代化基本完成,才强调独特语言文化与民族认同。死亡恐惧与权利诉求合二为一,恰在资本主义促使前现代地方风俗解体后。认同政治是主动的共同体选择,古老风俗和神话歴史只是根据需要选取的原材料或象征物。毛利文化【新西兰的少数民族。属蒙古人种和澳大利亚人种的混合类型。使用毛利语,属南岛语系波利尼西亚语族。有新创拉丁文字母文字】比白人文化更有资格充当民族塑造的象征,苏格兰高地部落、台湾山地原住民同理。

国父凯末尔和反希腊主义的关系【即利用关系。土耳其国父凯末尔在一战后领导“凯末尔革命”,与希腊交战,并在其后领导了土耳其的现代化改革】就是苏维埃土耳其共和国与塞浦路斯土耳其共和国①的关系。塞浦路斯土耳其人希望土耳其共产党收复叙利亚,土耳其共产党希望塞浦路斯土耳其人将希腊人赶出塞浦路斯②。

——————————————————————————–
1 “塞浦路斯土耳其共和国”位于塞浦路斯岛北部,尚未受到国际社会普遍承认的政治实体。主要由塞浦路斯岛上的土耳其后裔建立的政权控制了岛上北边约1/3面积的领土,并且在1974年时宣布独立建国,但目前全世界只有土耳其承认北塞浦路斯。北塞浦路斯与岛南的希腊裔政权皆占有首都尼科西亚部分范围,因此双方皆以该城作为首都
2 比附东亚某区域,“塞浦路斯”即tw,“叙利亚”即HK,希腊人即绿营
——————————————————————————–

1940年,法国人痛恨英国超过德国。因为只有英国投降,他们的怯懦才能变成明智。1950年工作组、1957年积极分子都是革命老区前M,只有证明沦陷新区必然M才能证明顺应歴史潮流的正确性①。当你看到费拉忙着向tw暴民装聪明时,要怜悯这些已经放弃了一切希望的loser。#论假冒伪善#

护国战争的胜利和失败都对民族共同体有利,这就是存在的理由。波兰暴民从来不曾超过五万政治积极分子的十分之一。歴史告诉我们:1860后,大多数波兰人都在忙着投身新资本主义潮流。巴黎流亡者只想归化法兰西。康拉德②认为波兰是死去的父亲。然而,波兰的魂器就是有极少数人的极少数维护的。

与其说民主是台灣安全的最大保證,不如说民粹排外暴民才是TW民族的最大保障。马加比式暴动③是生命体的自我保存本能,是先于法律存在和法律所出的前提。没有这些暴民,即使犹太民族都早已在安条克时代灭亡了。#普通法的箴言是,任何妨碍自我保存权利的法律都是非法的。#

——————————————————————————–
1 SM的M
2 康拉德(1857-1924),英国小说家,原籍波兰。父亲是爱国贵族,1862年因参加波兰民族独立运动曾被沙俄政府流放。其在英国文学史上有突出重要的地位,被誉为英国现代八大作家之一
3 亚历山大征服巴勒斯坦地区後由叙利亚的塞琉古王朝接管。公元前186年,塞琉古四世开始强迫犹太人希腊化,并将圣殿给了宙斯,导致不少犹太人殉道。马加比家族领导犹太人发起了马加比家族起义并於前165年成功夺回耶路撒冷圣殿和使犹太地区免於希腊化,并取得了相对独立,由非大卫家系的祭司兼作君王。犹太人的光明节即纪念此事
——————————————————————————–

解救民族共同体的护国战争比民主不民主重要N倍。没有确定共同体边界,民主就是扯淡。一亿莫斯科人替克里米亚人、一千万伊拉克人为科威特投票,有何难哉?护国战争必须行使战争权力,有(哔—)参加的战争都是超限战。

民族主义是超民族帝国的天然敌人,俄罗斯或中华不是民族而是地方性邦国的武断拼凑,无法产生健全的共同体。只有联邦的美国才能兼任民族主义与帝国主义,这就是天命。

Advertisements

作者: Domdionysius

罗马天主教徒,教名雅各·比约,奉行传统主义,追随圣庇护十世司铎会。幽燕独立运动发起者之一。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