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仁义而丧国”的韩复榘 | 冬川豆

畏威而不怀德的社会如果出现万口称颂的对象,此人通常是十恶不赦的暴徒,犯下的罪行太大,因此哪怕稍微谴责都会面临极大的危险;如果出现七嘴八舌的嘲讽,而嘲讽的内容又没有超出人之常情的弱点,甚至明显属于污蔑,此人通常是慈悲为怀的统治者,因为喜欢沽名钓誉的宽宏大量,所以才会适得其反。

复榘(1891-1938)是冯玉祥的旧部,出身“闯关东”的河北流民,在新民屯投军。他因为识文断字,得到了“司书”的职位,从士兵变成军官,跨过了升迁最困难的一道门槛。冯玉祥崛起以前,他一直默默无闻。北京政变(1924年10月23日,第二次直奉战争中,直系的冯玉祥发动叛变,倒戈进京,包围了总统府,迫使直系控制的北京政府下令停战并解除吴佩孚的职务,软禁大总统曹锟,宣布成立“国民军”)后,冯玉祥大肆扩军。韩复榘的部队从一个团扩充为一个师,最后扩充为一个军。贫瘠的西北无力供养如此庞大的军队,只能依靠苏联从外蒙古接济。苏联的阑入破坏了列强的游戏规则,张作霖尤为不满。奉军兵精粮足,关东独擅崤函之利。只要列强不积极干涉,他永远稳操胜券。苏联首先在长城以外扶植异己势力,对奉军的意义无异于法兰西援助爱尔兰天主教叛军。何况苏联的渗透是全方位的,以中东铁路和东正教侨民为传播媒介,针对奉军新生代,打破了战争和颠覆的界限,后来终于导致了郭松龄之乱(1925年11月,勾结冯玉祥的奉系将领郭松龄发动兵变,以打倒张作霖、杨宇霆为目标,历时一个月,后被奉军俘虏枪毙),几乎将亚洲冷战提前了三十年。张作霖决心扮演曾国藩的角色,将普通的诸侯战争升级为卫道之战。吴佩孚和阎锡山对倒戈将军不顾江湖道义的行径同样恼怒,加入了张作霖的阵营。冯玉祥不得不逃回蒙古边界,把北京留给李大钊苦心经营的地下组织。苏联看到了张作霖的可怕,决定改变路线,命令重新武装的冯军转向陕甘薄弱环节,取道潼关挺进中原。这条路线上没有张作霖这样的强敌,只有一系列杨虎城式的小军阀,不难收买或消灭。韩复榘在这次战役中升级为军长,从此获得了方面大员的资格。

韩复榘

rrrrr冯玉祥进军中原,主要是为了弥补宁汉分裂①造成的危局。鲍罗廷②和拉菲斯(原为TG国际执行委员会宣传鼓动部工作人员,后任上海远东局委员)长期不和,导致上海远东局(即TG国际远东局,1926年3月,联共(布)中央政治局决定在上海建立TG国际远东局,以加强对TG以及朝鲜、日本共产党的直接领导。4月29日,联共(布)中央政治局会议决定,TG国际远东局由维经斯基、拉菲斯等和中朝日三国共产党代表组成,以维经斯基为主席)和广州国民政府尔虞我诈。1927年初,远东局一度占上风。苏联从十月革命的经验出发,当然更信任拉菲斯和维经斯基(1893-1956,中文名吴廷康。TG国际创立初期有影响力的人物,TG国际远东局主席,TG初创时期经费的实际提供者)的上海革命政府。鲍罗廷收买唐生智(1889-1970,原为湖南赵恒惕部将,后勾结国民党发动兵变自立,1926年6月加入国民革命军,后多次反蒋,最后倒向TG)和冯玉祥的计划,在莫斯科看来充满了危险的机会主义色彩。蒋介石的逆袭(此处指清党)打乱了莫斯科的大棋,使他们怀疑自己或许并不像原先以为的那样了解亚洲人。远东局手忙脚乱,一度提不出具有说服力的替罪羊草案。蒋介石声称他是鲍罗廷的敌人,其实却帮了鲍罗廷的大忙。鲍罗廷得以染指上海的资金流,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远东局一旦在艾斯勒(1930年3月至8月,远东局的工作由艾斯勒主持)领导下恢复元气,鲍罗廷的好日子就会再次到头。鲍罗廷的胜利就是冯玉祥和唐生智的胜利,库伦(乌兰巴托的旧名)到西安的公路忙碌了好几个月。冯玉祥用野蛮的压榨手段强迫西北军民完成这项堪比秦始皇和隋炀帝的伟业,预示了未来的蒋介石和白骨累累的滇缅路(起点是中国昆明,终点是缅甸腊戌,全长1453公里,始建于1938年春,于当年十二月初步建成通车,以后陆续加以修改,是抗战时期中国西南后方的一条历时最久、运量最大的国际通道)。与此同时,汉阳兵工厂日夜开工。张发奎(1896-1980,国民党将领,北伐时为四军军长,战功显赫。宁汉分裂时拥护汪兆铭,宁汉合流后决心清共,南昌起义的军队为其叛变的部下。抗战时期,先指挥淞沪抗战,后来任第四战区司令。1949年后居于香港)和冯玉祥夹击山穷水尽的吴佩孚,为武汉国民政府打通了苏联交通线。韩复渠驻军郑州,随即出任河南省主席。

1、1927年北伐期间,国民党内部以南京蒋介石为首的清共势力和以武汉汪兆铭为首的容共势力发生对立。苏联鲍罗廷在武汉国民政府担任国民党中央执行委员会最高顾问,蒋介石另组南京国民政府,主张清党。事件最终以汪兆铭发现苏联及tg的夺权计划,主动进行分共告终。

2、米哈伊尔·马尔科维奇·鲍罗廷(1884-1951),1923年至1927年期间的TG国际驻中国代表及苏联驻中国广州政府代表。是帮助孙中山联俄容共(第一次国共合作)的主要人物。1927年四一二政变后,遭到国民党南京政府通缉,同年10月回苏联。1949年受美国记者安娜·路易丝·斯特朗间谍案牵连入狱,被指为苏维埃政权的敌人,流放到西伯利亚。1951年5月29日,死于伊尔库茨克的劳改营。

冯玉祥、常凯申、阎锡山

rrrrr蒋介石的上海之路通向西方,鲍罗廷的武汉之路通向苏联。鲍罗廷进一步延长李大钊的计划,将库伦的武器和上海的金钱汇集到武汉。唐生智顺流东下,冯玉祥保卫大后方。蒋介石在他能够夺取上海的关税和勒索上海的资本家以前,还需要相当长的时间。南京政府在这个脆弱的机会窗口,表现得不堪一击。蒋介石七成的部队不听号令,致使唐生智席卷长江中游。然而,斯大林的多疑害了鲍罗廷。他没有办法制裁叛逃的蒋介石,却想亡羊补牢地剥夺没有叛逃的武汉诸将兵权。消息传到武汉,鲍罗廷的权力和武汉国民政府的前途就同时化为乌有。宁汉合流,鲍罗廷黯然回国。尼克尔斯基③是他的先驱,正如他是米夫(米夫1930年10月来到中国任远东局书记,1931年8月回到苏联。后因被人揭发为政治反革命、托派分子而被逮捕,1938年被秘密处决)的先驱。蒋介石阴差阳错,赌徒的好运变成了领导的英明。1928年,他得到了盼望已久的关税。他随即做出了一个优秀赌徒应该做的事情,不是赶紧带走侥幸赢来的金子,而是赶紧押上更大的赌注。在帝国主义和北洋军阀统治的世界上,上海资本家的财富将会用于生产和投资。在苏联和蒋介石瓜分的世界上,这些财富就要用于竞购西北军和东北军诸将的忠诚。冯玉祥直到最后关头仍然拥有重武器优势,但张学良(在较大的程度上)和韩复榘(在较小的程度上)投票判他失败(中原大战中,张学良率奉军入关助蒋,而冯玉祥手下大将韩复榘也被蒋拉拢倒戈,成为装备精良的冯玉祥落败的重要原因)。

3、弗拉基米尔·阿布拉莫维奇·奈曼-尼克尔斯基,又名维克托·阿列克谢耶维奇·贝格(1889-1943),1921年6月间,他代表远东国际书记处、赤色职工国际来到中国,来华时使用的名字为尼克尔斯基。同年7月23日出席在上海召开的TG第一次代表大会并在会议上讲话。回到苏联后,于1938年因“间谍罪”被捕,1943年被枪决。尼克尔斯基以远东国际书记处、赤色职工国际代表的身份来中国活动,但他还有一个更重要的身份是苏俄情报人员。一大代表都以为尼克尔斯基是马林的助手,但1986年在荷兰发现的“斯内夫列特(马林的真名)档案”显示,真相恰恰相反,马林其实是尼克尔斯基的助手。尼克尔斯基不仅负责掌握共产国际驻华人员和远东苏共党员的活动经费,而且还监视着他们。

韩复榘(右一)、蒋伯诚(右二)、徐永昌(右三)在杭州合影

常凯申与韩复榘

rrrrr冯玉祥问鼎中原的计划落空了,华北分裂为几个独立的财政-军事区。蒋介石无意直接统治这些地区,因为他脆弱的财政体系不能承受过大的负担。他满足于肢解冯玉祥帝国,确保几个继承国相互仇视。韩复榘得到了山东,超出了他早年的最大希望。他最后几年的举措,都是为了保护他来自不易的独立王国,没有表现出逐鹿天下的野心。用朱元璋和刘基的语言说,目光短浅的“自守之贼”选择了坐以待毙的命运。从他自己的角度看,他是一位侥幸翻身做了土豪的屌丝。他有土豪的德性,但缺少枭雄的远见,兢兢业业投入地方建设,却没有注意到自己把鸡窝安在了车水马龙的十字路口。山东自平卢节度使(平卢是中国唐代的一个行政区划,治所为营州,后平卢军南迁至青淄。节度使是唐朝时期统领边疆军队的封疆大吏)瓦解以后,长期缺乏保护桑梓的土豪,不断为京师和枭雄(二者同样都是外人)的事业牺牲,习惯于流民和盗匪的短期行为。韩复榘虽然不是鲁人,却想把山东作为自己的永远家园来经营,而非在尽可能短的时间内榨取尽可能多的资源,用于征服更大的领地。这是张作霖和陈炯明(1878-1933,字竞存,绰号残仔明,惠州府海丰县人,曾经出任粤军总司令、广东省省长、中华民国陆军部陆军总长兼内务部内务总长及中国致公党首任总理。他主政广东期间保境安民,备受赞誉。陈炯明主张联省自治,反对北伐,并因此驱逐其曾经支持的孙文。最后陈炯明被孙文收买的各路讨伐军联合打败,退居香港)的模式,在春秋时代和近代欧洲无疑构成长期优势策略,在朱元璋和列宁的时代最适合充当牺牲品。张作霖和陈炯明能够坚持一段时间,主要是因为关东和南粤的地缘优势和条约体系的残余力量。山东没有这样的地缘形势,正如韩复榘没有机会沐浴条约体系的落日余晖。他像徐偃王④和中山君(中山国是春秋战国时白狄的一支——鲜虞仿照东周各诸侯国于公元前507年建立的国家,位于今河北省中部太行山东麓一带,位于赵国和燕国之间。中山君是《战国策》中记载的中山国的一个国君,为人仁厚)一样,启用了时代抛弃的仁政模式(也就是长期投资模式),礼贤下士轻徭薄赋,大力推进乡村建设和平民教育⑤。梁漱溟和晏阳初(1893-1990,平民教育先驱)的存在,从侧面证明了他的功德,但他遗爱在民的最有力证据,莫过于无数嘲讽他的笑话。畏威而不怀德的社会如果出现万口称颂的对象,此人通常是十恶不赦的暴徒,犯下的罪行太大,因此哪怕稍微谴责都会面临极大的危险;如果出现七嘴八舌的嘲讽,而嘲讽的内容又没有超出人之常情的弱点,甚至明显属于污蔑,此人通常是慈悲为怀的统治者,因为喜欢沽名钓誉的宽宏大量,所以才会适得其反。韩复榘明显就是这样的人。流行的段子把他描写成大字不识的粗人,甚至连足球比赛都看不懂。其实他就是因为有文化和爱学习才得以提升,在军中以研究武学和提倡体育著称。如果他果真支持山东的大学生踢足球,那也是因为他自己在军队里体验过足球的好处。

4、徐偃王是西周时期徐国的国君。《后汉书·东夷传》:“偃王处潢池东,地方五百里,行仁义,陆地而朝者三十有六国。……楚文王大举兵而灭之。偃王仁而无权,不忍斗其人,故致于败。”《韩非子·五蠹》:“文王行仁义而王天下,偃王行仁义而丧其国,是仁义用于古而不用于今也。”

5、韩复榘主鲁7年,山东教育事业有了很大发展。他礼贤下士,从不在教育界安排私人。1938年,韩复榘被蒋介石诱捕后,蒋为罗织他的罪名,曾召见山东教育厅长何思源,问:“韩复榘欠你多少教育经费?”“韩复榘是怎样卖鸦片的?”何思源答道:“韩复榘从未欠过教育经费,也并不出卖鸦片。”

山东省政府

1936年,韩复榘、冯玉祥在泰山纪念栾州起义

1937年3月,何应钦(前排右二)在南京火车站接韩复榘(前排中)

rrrrr行仁义而国亡,因为长期投资模式在短期无序竞争中斗不过短期汲取模式。普遍的仁政,必须以稳定的条约体系为前提。稳定的条约体系,必须依靠施行仁政的部分强国获得持久的胜利。仁政能够获得长久的胜利,必须事先存在保证长期稳定竞争的环境条件。这些环境包括:海洋、破碎的地理环境和破碎的政治环境。前两者只存在于少数得天独厚的地方,后者却是全人类都可以通过审慎的政治秩序获致的。这就是孔子念念不忘周政的原因,也就是现代人本能地同情弱小民族独立的原因。人为的努力当然不如上帝的恩赐,因此孔子和他异代异国的同路人都是失败多于成功。韩复榘实际上只有投靠日本才能最大限度地延长土豪路线,但他翻云覆雨的能力不及老上司冯玉祥和老部下吴化文(1904-1962,1920年加入冯玉祥的军队,后来隶属韩复榘率领的国民革命军第20师。韩复榘脱离冯玉祥、投靠蒋介石后,吴化文继续跟随韩复榘。韩复榘被蒋介石处决后,沈鸿烈接替,吴化文继续担任该师旅长。1943年1月,在沈鸿烈指示与蒋介石的默认下,吴化文参加汪兆铭政权。抗战结束后,吴化文回到蒋介石手下。1948年9月,吴化文率3个旅2万人在济南阵前投向TG)。“保全实力”是土豪美德所能指望的最高褒奖,韩复榘的问题其实在于他不大配得上这句话。一个人如果连多年相处的老战友都不知道珍惜,怎么可能仅仅因为抽象的话语而在乎陌生的上级和陌生的民众?春秋儒家警告君主,不可信任连父亲都愿意出卖的臣民,现代知识分子却赞美冷酷附带的优点,叱责美德内在的弱点。韩复榘虽然有罪,但他的灭亡却不是罪行太大而是因为罪行还不够大,因此他灭亡的原因就预示着更加黑暗的未来。吏治国家不仅是财富资源的汲取者,而且是政治德性的汲取者。爱惜财富和偏袒乡党是有机共同体赖以存在的主要美德,因此自然就是共同体收割机的主要腐蚀剂。如果你发现爱惜财富和偏袒乡党构成失败者的主要罪名,而且知识分子和民众居然假装丝毫没有怀疑这种是非颠倒的价值观,那你就再也不要浪费时间争论自己的位置了,你肯定就坐在一辆运送死刑犯的囚车之上。你那些自信的同伴已经在劫难逃,而你有七成可能至少是推波助澜的从犯。神明将你不配享有的怀疑种在你心中,很可能是给你最后一次悬崖勒马的机会。

Advertisements

作者: Domdionysius

罗马天主教徒,教名雅各·比约,奉行传统主义,追随圣庇护十世司铎会。幽燕独立运动发起者之一。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