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亚的秩序输出 | 冬川豆

中古内亚相对于东亚的优势,类似近代西方相对于东亚的优势。外伊朗十字路口感冒,东亚内地就要发烧。


· 秩序输出者的秘传心法和费拉的本能诉求·

hhh内亚输出秩序的奥秘,就体现在唐玄宗的托孤台词上了。

hhh“汝勉之,勿以吾为念。西北诸胡吾抚之素厚,汝必得其用。”(《资治通鉴》卷二一八)

hhh大清灭亡,其实也就是因为忘记了“内北国以临华夏”的秘传心法,相信了当时公知叫嚣的满汉一家。

hhh紫禁城的新主人坚持再劣狞化,当然也是因为明白,任何政权都是依靠有意无意地开发组织资源落差为生的,而费拉的本能诉求总是去组织化。

hhh费拉的诉求成功,就意味着政权的灭亡,而且费拉不会从自己的成功当中获得任何好处,因为旧政权的投降只会把自己变成费拉当中的一员,将真空留给新的征服者或秩序输出者。自由社会意味着人人都是秩序输出者,也就是说只能在费拉不存在的前提下才能存在。


胡旋舞

· 民族发明家的战争——评汪荣祖《新清史是后现代主义和西方学术霸权的体现》 ·

hhh实证研究在历史当中的地位,跟实验物理学在物理学当中的地位差不多。始终必不可少,但从来不是分歧的主要原因。后人总是胜过前人,但绝不意味着小学教师比阿基米得更重要。梁启超的特长也不是实证,他很少有耐心在一个问题上坚持几个月。

hhh他从西方引进的,其实就是十九世纪的民族发明学,论实证研究的水平,他还不如圣经学家和清儒经师。他自诩将历史材料从帝王将相史观当中解放出来,在中华民族的框架内重新解释。中华民族可以改成德意志民族、巴蜀利亚民族、满洲利亚民族,并不改变民族发明学的性质。

hhh中华民族发明家反对满洲利亚发明家,除了立场偏见和各为其主以外,简直找不出任何理直气壮的依据。从实证研究的角度看,新清史只是内亚研究当中并不特殊的一环。中华民族发明家的愤怒,恰好符合钱宾四所谓盗憎主人(《国史大纲·引论》:“清人入关,盗憎主人,钳束猜防,无所不用其极,仍袭明制而加厉。”)。因为中华民族的发明,完全依靠大清帝国的材料。满洲利亚民族或内亚任何民族的发明,却不太需要东亚的历史材料。

hhh中古内亚相对于东亚的优势,类似近代西方相对于东亚的优势。外伊朗十字路口感冒,东亚内地就要发烧。伊斯兰学者对东亚的解释,通常比反向的解释可靠得多。前者通常懂多种语言,有国际视野和国际经历。后者通常是井底之蛙,只能依靠极不可靠的汉字文宣纪录。见过市面的人大多谦虚,井底之蛙大多狂妄。中华民族发明家掩耳盗铃地拒绝考古材料和其他语言纪录的顽固程度,在当今世界罕有其匹。他们指责别人的地方,其实就是自己的特点。

hhh诸夏历史发明家一定要吸取教训,从文明歧视链开始,谢绝书面汉字的死胡同,直接汲取民族文化的源头活水,才能避免重蹈覆辙。


阿姨教你内亚史~

· 全文完 ·

Advertisements

作者: Domdionysius

罗马天主教徒,教名雅各·比约,奉行传统主义,追随圣庇护十世司铎会。幽燕独立运动发起者之一。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