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世宗神话与北宋节点 | 冬川豆

后汉的灭亡和北汉的成立标志着内亚秩序输入的逆转,由灵武和晋阳而来的内亚军事集团在征服汴梁以后,被费拉社会的流氓无产者雇佣兵反征服了。

:假如英才特出的周世宗柴荣不早死的话,他的后周大一统会不会比北宋的小一统更酷烈,会不会严重摧残晚唐以来发育成形的从辽东、到漠北、到西域、到南海的大东亚多国体系?十世纪的东亚,是否有足够强的财赋资源和军政结构去支持柴荣的汴梁集团实现大一统目标?


清人绘制的周世宗像

刘仲敬:周世宗的故事明显是文人制造出来的神话。冯道看他不顺眼①,其实是非常有道理的。冯道看人是相当准确的,他认为不行的事情,十之八九是不行,这是另外一个问题了,暂时先不说。你把欧阳修和后来宋代那些历史学家制造出来的所有记录,撇去一些主观评价的东西,看看他到底是干了些什么事情,特别是财政和人事方面,你就会发现,他实际上是什么也没干。


1、《旧五代史·卷一百二十六(周书)列传六》:“太祖崩,世宗以道为山陵使。会河东刘崇入寇,世宗召大臣议欲亲征,道谏止之,世宗因言:‘唐初,天下草寇蜂起,并是太宗亲平之。’道奏曰:‘陛下得如太宗否?’世宗怒曰:‘冯道何相少也!’乃罢。”

《旧五代史·卷一百一十四(周书)世宗纪一》:“冯道等以帝锐于亲征,因固诤之。帝曰:‘昔唐太宗之创业,靡不亲征,朕何惮焉!’道曰:‘陛下未可便学太宗。’帝又曰:‘刘崇乌合之众,苟遇王师,必如山压卵耳。’道曰:‘不知陛下作得山否?’帝不悦而罢。”


冯道

hhh在他统治之下,后周朝廷的主要将领仍然是后汉、后晋时期留下来的那些老将,他基本上没有能力控制汴梁以东的各镇老将。这些人在藩镇系统内部的资格,比他的养父郭威都还要高得多,而且骨子里面并不瞧得起像郭雀儿(《新五代史·卷七十东汉世家第十》:“周太祖少贱,黥其颈上为飞雀,世谓之郭雀儿。”)这些在内亚军事兄弟会体制当中地位甚低的青皮流氓出身的人。要知道汴梁的军事系统自从后唐消灭了朱氏政权以后,基本的来源就是李克用那个沙陀的军事系统,那个沙陀的军事系统还部分保持着来自内亚和外伊朗的军事标准。市井流氓,像郭威、赵匡胤这种人,在这个系统当中只是打杂的人。他们篡夺刘家的天下,是五代几次篡夺中间最脆弱的一次,所以在汴梁上台以后,同时就面临东部、北部、南部三方面的叛乱。最后北部的叛乱形成了北汉政权,他们始终没有能力消灭这个政权。在五代的五个朝代当中,后周的疆域是最小的。


后周疆域

hhh柴荣改变这种体制的唯一努力就是增加了禁卫军,就是赵匡胤所属的那支军队,也就是后来宋代禁军的起源。①但是这支军队需要巨大的财政支出,而后周在疆域大大缩小、各藩镇又不大听话的情况下,很难长期维持这支膨胀的军队。这种财政上的需要就是他必须进攻南唐、夺取江淮间税收来源的主要原因。朱温在清口之役②中失败,保证了江淮的独立以及杨吴政权和南唐政权的繁荣昌盛,而柴荣对江淮的入侵,对这个地区起到了最重大的破坏作用。赵匡胤得以起家,也是从这场战役开始的。


1、《旧五代史·卷一百一十四(周书)世宗纪一》:“帝自高平之役,睹诸军未甚严整,遂有退却。至是命今上(赵匡胤)一概简阅,选武艺超绝者,署为殿前诸班。”

2、公元900年,宣武节度使朱温进军淮南,在清口被淮南节度使杨行密击败。此战后,直至周世宗南侵,中原始终不能掌控江淮东南半壁。


周世宗攻南唐

hhh但是柴氏政权真正的威胁还是在于被他们推翻又没有被推翻彻底的后汉政权。①按照王朝政治的逻辑,推翻别人又推翻得不彻底,这是最窝囊最危险的事情,所以高平之战只是郭威不太成功的篡位的后继事件,而跟郭威篡位的结果一样,他仍然没有能够消灭北汉政权。所以高平之役是柴荣最大的胜利,但是也仍然是和后周所有胜利一样,非常不彻底,只是经过文人的粉饰以后,才变得可以跟唐太宗相媲美。实际上这只是一次不太重要的遭遇战②,遭遇战结束以后,汴梁和晋阳两地之间的对立仍然依旧,双方都没有改变原有的形势。所以冯道才会认为这是一次劳民伤财的行动,而且觉得开封的雇佣兵政权狂妄地以为自己可以跟唐太宗相比,实在是不知好歹。他这个预测是正确的,柴荣这种做法大大地增加了中央财政的压力,而他军事行动的成功,哪怕是掠夺性的成功,并不足以填补这样造成的空缺。后来宋朝号称积贫积弱,大部分开支来自于军事,而军事方面最重大的开支就来自于禁军的开支,而禁军的开支就是柴荣给后来继承他的宋朝留下的一个重大的祸根。


1、950年冬,后汉隐帝将领兵在外的郭威留在汴梁的家人灭门,郭威发兵南向,攻入汴梁,次年建立后周。后汉高祖刘知远的弟弟河东节度使刘崇闻讯后在晋阳称帝,仍用后汉乾祐年号,史称北汉。954年4月16日,北汉军与后周军战于高平。

2、《旧五代史·卷一百一十四(周书)世宗纪一》:“初,两军之未整也,风自东北起,不便于我,及与贼军相遇,风势陡回,人情相悦。战之前夕,有大星如日,流行数丈,坠于贼营之上。及战,北人望见官军之上,有云气如龙虎之状,则天之助顺,亶其然乎!是日,危急之势顷刻莫保,赖帝英武果敢,亲临寇敌,不然则社稷几若缀旒矣。”


燕云十六州

hhh柴荣的北伐和攻陷三关,跟高平之战一样,也是既没有收复燕云十六州的主体,也没有改变汴梁政权和契丹政权对立的基本形势。如果他不是早死的话,继续向北挺进,到了渔阳、幽州附近的时候,辽军主力肯定会出来,这时候,高梁河的惨败会不会提前上演,是很难说的事情。如果他惨败以后,会不会重演张彦泽轻骑入汴、耶律德光在汴梁登基那一幕①,也是很难说的事情。


1、张彦泽(?-947),突厥人,世居太原,后晋将领。942年,后晋出帝石重贵对契丹拒不称臣,耶律德光率军南下,张彦泽等投降。946年1月,张彦泽引契丹军攻入汴梁,947年2月,耶律德光在汴梁将国号“大契丹国”改为“大辽”。

hhh他这一辈子没有真正打过硬仗,是在他死以后,宋朝政府为了强调自己和平接管后周政权的合法性,为了把自己打扮得光鲜一点,也就把提拔自己的柴氏政权打扮得更光鲜一点,才产生了这一系列涂脂抹粉的历史。但你透过这些脂粉还是可以发现,他的这些军事成就,从纯军事角度来讲,实在是不值一提的。后来宋朝文人给他们写翻案文章的时候,就是零成本地惋惜一下,如果柴荣不早死的话,说不定我们就不会有高梁河惨败,然后收复了燕云十六州,我们的日子会多么好过。这些遗憾的说法其实就像是,哎呀,如果朝鲜战争不爆发,毛泽东早就把台湾打下来了,我们的日子该多好,所有麻烦都没有了。但是你深入考虑一下,这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


高粱河之战

hhh高梁河惨败是在宋朝已经获得了西蜀和南唐的很多经济资源以后,又把禁军重新整编了一下,把各地的强藩好好收拾一下之后的事情。你只消考虑一下军事细节,就会发现宋太宗用于北伐的那支禁军比柴荣的禁军要靠谱得多,人数、装备都强得多。而且最重要的是士气也要强得多:他们宁愿为皇帝去死,而宋太宗不大愿意让他们去牺牲;而柴荣在的时候,各军的忠诚是很成问题的。在这种情况下,你很难指望,柴荣如果不死的话,继续打到高梁河去,他的下场能比宋太宗好多少。他们之间实质上的区别就是在于:宋太宗虽然打了败仗回来,但是宋朝的中央政权还不会因此而动摇;柴荣如果打了败仗回来的话,那么军事政变必然会发生,后周就会马上灭亡了,他统一天下的可能性是基本没有的。

问:北宋后期开启季世的历史节点,是“哲宗绍述”还是“徽宗绍述”?假如当时君相得人,有无可能修复被变法运动所破坏的北宋前期宪制,稍稍复辟仁宗皇帝的小康升平?

刘仲敬:北宋的节点在北宋之前,陈桥兵变以后的事情都只是顺理成章而已。这个节点发生在郭威发动政变的时候。后汉的灭亡和北汉的成立标志着内亚秩序输入的逆转,由灵武和晋阳而来的内亚军事集团在征服汴梁以后,被费拉社会的流氓无产者雇佣兵反征服了。反征服之所以成为可能,就是因为内亚军事集团的输入经过N多代人的嬗递以后,秩序生产能力已经严重削弱了,以至于他们自身的质量优势已经斗不过费拉雇佣兵的数量优势了。后周的成立才是内亚军事集团统治被官僚统治替代的关键所在。郭威和柴荣父子的雇佣兵集团被北汉切断了通向内亚的秩序输入线路,而且他们产生的方式也是注定的,不能像李克用的历代继承人那样不断的从内亚方面输入新的武士集团来维持自己。这种做法就相当于是埃及的马穆鲁克政权突然被切断了斯拉夫奴隶近卫军的输入渠道,然后就只能依靠埃及本地的农民来当它的士兵。这样一来,一方面战斗力大大削弱了,另一方面,从本地费拉社会招募的士兵是镇不住费拉社会的,因此他必须采取有异于残唐五代的新统治形式,而这种统治形式只能是士大夫的官僚集团统治。所以后周的产生已经是预先注定了北宋士大夫官僚集团的成立。


陈桥兵变

hhh而士大夫官僚集团和本地流氓无产者雇佣兵的结合,就意味着秩序消费者和食税者的联合统治。这样的统治一开始就注定是一个财政的灾难,随着时间的推移,财政灾难必然会越来越严重。而在不改变费拉社会性质的情况下解决不断膨胀的财政开支问题,只能运用国家社会主义的手段。王安石的产生是必然的,也许会更早发生,也许会更晚发生,但迟早会发生。王安石以后,蔡京和秦桧采取的也是王安石的财政政策,一次比一次更严重,最后发展到贾似道,又由贾似道通向朱元璋。只要走上这条路径,就只能向越来越严重的方向走。费拉社会因为没有战斗力,所以注定是要出钱出血来养那些有战斗力的人。在坚持华夷之辨、拒绝内亚输入的情况下,社会上唯一肯打的人就是流氓无产者了。流氓无产者自身无法建立合法统治,因此他们必须依靠官僚士大夫来给他们充当合法的门面。这是一个令人绝望的组合,等于是已经越过了关键的节点和悬崖,往后只会越来越快、越来越彻底的下滑。每一代新的费拉都要比原来的费拉更缺乏战斗力,因此要受到更加严重的盘剥。中间的细微变化只具有政潮或者是倒阁的性质,本身意义不大。即使是换了其他人上,也不怎么影响大局。

· 全文完 ·

Advertisements

作者: Domdionysius

罗马天主教徒,教名雅各·比约,奉行传统主义,追随圣庇护十世司铎会。幽燕独立运动发起者之一。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