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信仰与政治 | 冬川豆

敬畏上帝是智慧的开端。

hhh坚持启蒙无用论,坚持科普无用论,一百年不动摇。

——我老

hhh学界公认的第一位真正意义上的科学家是哥白尼,他老是天主教神职人员,其天文观测和科学研究的根本目的是为信仰和教廷服务。是为了证明上帝的荣光。

hhh伽利略亦然。(我发过长状态辟谣过,他老被教廷迫害不是因为坚持日心说,而是因为写书喷教皇)

hhh牛顿和开普勒亦然。

hhh孟德尔神父发明了现代遗传学。

hhh宇宙大爆炸理论The Big Bang Theory是一个比利时神父Georges Lema?tre提出的,他老执教于鲁汶天主教大学。

hhh西方大学传统深深地根植于基督教。第三世界的第一批现代大学基本都由基督教传教士所建立。

hhh把科学传播到天朝的人也是基督教传教士,天朝最早掌握现代科学话语体系的人徐光启也是天主教徒。

hhh伟大的以色列国尊重信仰自由,但是以色列国基本法(相当于宪法)明文规定,以色列国是一个犹太(教)国家。宗教在以色列人民的精神和日常生活中处于中心地位。以色列国75.4%的人口信仰犹太教,且宗教氛围浓厚。

hhh与此同时,以色列国也是全世界科技最发达的国家之一,其科研人员比例,科研投入R&D占GDP比例,人均图书馆数,人均图书拥有量,都是世界第一。在以色列,每10000劳动人口中,有140人是科学家和工程师。美国85人,日本83人。以色列以其在科技研发上的优势,被科技界和工业界喻为隐形巨人。无论是你手中的iPhone上还是美国的侦察卫星上,都不难找到以色列研发的关键技术。

hhh犹太人最先信仰一神教,并且以信仰坚定不改宗著称。同时犹太人也是近代以来对于科学贡献非常大的族群,以其占全球0.2%的人口获得了29%的诺贝尔科学类奖项。菲尔兹奖、图灵奖亦如此。

hhh美国是科学技术最发达的国家,也是发达国家里最虔诚的之一,有73%的人口是基督徒。

▋2015年1月7日美国第114届国会宣誓就职,超过90%的国会议员为基督徒

hhh以上事实足够驳斥“宗教信仰阻碍科学发展”这一命题。甚至说,我提出一个命题“如果没有基督教就不会有科学。” 也不可能被人反驳。

hhh桂枝理葱和“鹰派科普”人员对于宗教带有蔑视的态度,这些人的认知水平不高于熟读初中政治课本的共青团员,只不过比城乡结合部杀马特多看了几篇果壳网文章。

hhh信仰与科学都是居于人类文明中心的宏大议题,相互之间的关联也极为复杂,单纯说“宗教阻碍科学发展”,甚至认为应该阻止人们信仰宗教来促进科学,这样的观点和话语除了表现这帮人的狂妄无知和中二之外简直毫无疑义。

hhh人类社会是一个二阶复杂系统,是由复杂子系统组成的复杂系统。在input与output之间建立联系不能够想当然。科学不以上帝存在为前提,宗教以上帝存在为前提,据此就推出科学宗教一定互不相容,一定互相抵触,这就是想当然,也不符合历史事实。这种想当然正如“人都是自私的,所以不会利他,所以需要共产主义没收私有财产”。而事实证明就是有种体制能够让人既自私又利他,而且把自私变成利他的动力,这就是资本主义。而从哥白尼到Lema?tre神父的例子告诉我们,一个人有可能既虔诚又求真,而且对于上帝的信仰就是这些人求真钻研的动力。

hhh正如我老在《中国梦,宪政梦,白日梦》中解释过,宪政的历史演进路径并非某一个人或者一群人首先发明宪政的整套概念,然后说服了社会的绝大部分人接受了这一概念最终实现宪政,而是互相都想干死对方的利益集团又没能力干死对方最终达到了一种微妙的均恒,从而形成路径的依赖和传统。

hhh客观的历史路径永远比人的主观意愿重要。

hhh科学作为一套认知体系,也是从无到有,从简陋到成熟演变而来,需要的客观物质条件和精神储备也很多。甚至需要宗教(一神教)来提出一个好问题,来引出那个哥白尼。世界上的文明那么多,只有基督教的欧洲产生了科学,而且基督教和科学联系如此直接,这种明无心插柳柳成荫的路径是显而易见。

hhh另外,科学与技术的进步也强烈地依赖于经济的发展和一个消费社会的形成,不管是教廷资助还是企业资助还是政府资助,首先要有钱。科技实力与经济实力肩并肩是一个客观事实。现代资本主义脱胎于西欧封建社会,而基督教在这个社会中扮演着核心的角色,如果撤掉这个因素,鬼才知道欧洲会演进成什么样子,也许罗马帝国不灭,大一统2000年,然后支那一样停滞2000年。

hhh从哥白尼开始,直到现在,进行科学探索的人都是极少数,科学并不是一种全民运动,而是一项高度专业化的工作。正如正常情况下从事钢铁行业的人是少数,全民大炼钢铁,钢产量就能提高?Mao已经给出了答案。

hhh美国98%的人不知道如何种地,但这并不妨碍2%的农民让所有人吃饱吃好并且让美国成为世界第一农产品出口大国。科普就好比说“因为吃饭很重要,所以我们要让每一个美国人都多少懂一些种地或者养牛的知识” 这简直是毫无意义啊!

In god we trust

hhh今天,科学已经强大到足以自立自持,足以吸引那些该成为科学家的好苗子,因为科学的解释力无与伦比,为生活带来的效益无与伦比,为科研工作者带来的荣誉和满足感无与伦比。而宗教信仰在维护一个共同体,产生社会资本方面仍然起着不可估量的作用,是资本主义得以存在的前提。犹太的以色列和基督的美国仍然走在人类科技的最前沿。同样经济发达科技发达的日本,虽然没有以色列美国那样严格的一神教,但其神道教传统和天皇本身也维系了一个民族的纽带,跟一神教起到了相似的作用。而强大的科学部门必须建立在强大的经济部门之上,必须建立在资本主义之上。

hhh当然,宗教与宗教之间也存在天壤之别,不能一概而论。不同的宗教可能具备完全相反的性质。毕竟科学只从基督教里脱胎。

Advertisements

作者: Domdionysius

罗马天主教徒,教名雅各·比约,奉行传统主义,追随圣庇护十世司铎会。幽燕独立运动发起者之一。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