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亚和东亚的拜占庭主义

东亚的拜占庭主义以两条十字型抽血管为命脉。一条沿着蒙古帝国的大运河路线,从吴越通向内亚海洋的大都港、张家口港和上都港。另一条沿着鲜卑帝国的大运河路线,从吴越通向通向内亚海洋的长安港、灵州港和沙洲港。这两条道路在东亚的地位,相当于乌克兰-克里米亚-君士坦丁堡路线在西亚的地位。
组织和技术从内亚流向吴越,奴隶和膏脂从吴越流向内亚。长安和北平的朝廷在历史上的真实地位,相当于克里米亚可汗、桑给巴尔苏丹和刚果国王。他们将乌克兰、吴越和非洲的奴隶和产品转运给皇帝、苏丹和白人,换取先进武器和组织技术,在降虏和奶牛面前以大君自居,在买主和秩序输出者面前以儿皇帝自居。
希腊多神教、东正教和伊斯兰教的更迭都没有改变克里米亚路线的历史意义,直到民族发明学改变了西亚和东欧的相对位置。西亚一直是核心,东欧一直是边缘。民族发明意味着西欧中心的辐射区扩大,将西亚和东欧都变成了外围。与此同时,海洋的主人大英帝国在东亚取代了内亚海洋的主人,用上海和广州取代了长安和大都。吴越民族完全是依靠皇家海军的恩惠,才从乌克兰奴隶和黑奴的地位,上升到克里米亚和桑给巴尔奴隶贩子的地位,随着帝国主义的撤退和中华民族的发明,自然而然地回到原有的地位。
秩序的主人从来不是奶牛,而是给奶牛挤奶的人。吴越民族没有出息的地方在于,喜欢学习晚期儒家自我欺骗的技术,为自己的M能力自豪,甚至把蕴含大量组织技术的高级宗教,当做炫耀虚荣心的智力游戏和服装品牌。马里、桑给巴尔和克里米亚酋长需要伊斯兰,是为了得到高于部落的组织原理和人才库,没有这两方面的资源,就只能跟其他部落一起输出奴隶。韩国、乌克兰和世界大多数民族发明跟基督教关系密切,也是出于同样的原因。
十字型输血管如果切断,诸夏就会自动获得解放。吴越的组织能力薄弱,根本原因也是这个十字型结构。奶牛不可以长角,否则对挤奶人不利。Cantonia的组织能力更强,因为她不是主要奴隶输出者,而是半蛮族的边区。

原文:https://medium.com/@LiuZhongjing/%E8%A5%BF%E4%BA%9E%E5%92%8C%E6%9D%B1%E4%BA%9E%E7%9A%84%E6%8B%9C%E5%8D%A0%E5%BA%AD%E4%B8%BB%E7%BE%A9-8d30c20b185e#.2pv63iotu

Advertisements

作者: Domdionysius

罗马天主教徒,教名雅各·比约,奉行传统主义,追随圣庇护十世司铎会。幽燕独立运动发起者之一。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