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同体的边界划定

『每个共同体成员从3岁起,就为从未见过的发明骄傲,并仇恨从未见过的其他共同体成员,18岁时就拿上简单武器,装进爬行/飞行/航行的铁罐头里,投入那火海和血雨。』

昨天说了刘仲敬的一些思想方法,秩序传播学 https://xueqiu.com/1755110761/79970820  提出了世界不同地区的秩序落差,以及对投资决策的影响。

阿姨学的第二个要素是“发明民族”,准确的说是 “共同体的边界划定”。这个知识是用来解释一些政治问题的。

差异造就共识

发明民族的意思是,现代的“民族” 都是人为发明的。和中国人说的那个民族不一样,我这里的民族指“共同体”,更具体的说是 “具有相同正经权利的共同体”。 现代民族国家就是具有相同政经权利的人组成的共同体。 这里“相同”不是高也不是低,朝鲜和韩国都是民族国家,尽管他们的“人” 权利相差很大。

一群人,哪怕是任意划分的,只要具有(内部)相同的政治、经济权利,并与外部的其他人群产生显著差异,那么他们就可以认为是一个“共同体”。 共同体的边界可以强也可以弱,弱的是排外市民,再到民族宗教,最后变成民族国家。 国家是共同体发明的容器,用来容纳并保护他们的政治、经济权利。

重点是,这群人必须具有相同的政治、经济权利,这使他们是一个共同体,并与其他相邻的群体产生显著差异,这使他们和他们之间不是一个共同体。至于这个共同体的内部,可能具有巨大的生物学差异。

比如美国,美国内部有多个种族,但他们并不区分为多个民族。因为任何一个美国人从宪法上说具备相同的政治、经济权利。 即使内部的权利存在实质差异,如黑人和白人,但这种差异也远小于美国人与外国人的差异。  一个美国普通黑人的政治、经济权利也远远好于一个朝鲜高级干部,或是印尼的黄种人,或是埃及的穆斯林。你不可以随便进入美国,不可以投票,而黑人可以当美国总统(尽管不是每个人都能)。

这使得一个美国黑人和美国白人之间的差距远小于一个美国人和外国人的差距,故美国作为一个整体得以存在。 但社会内部当然也存在分层,这就是为什么要black live matter ,因为黑人作为一个群体,政治地位还是较低的。因此黑人再作为一个较弱的共同体抱团。所以是差异造就了群体共识。

另一个例子就是欧盟核心区(申根区)。这里虽然自然法意义上的民族众多,曾经也发生过残酷的战争,但战后欧洲核心各国人民权利和地位差距逐渐缩小,因此合成整体不会有太大问题。但申根区不会允许土耳其人进去,因为差异太大了。

现代民族的发明

共同体建立后,为了强化既有的政治经济权利,共同体必须建造国家机器。为了实现国家机器所需的更强共识,民族需要被发明出来。现代民族的题材来自于远古的神话或者历史,但具体是什么不重要。无论是大卫的应许之地(以色列),还是一万年的古国(埃及,其实埃及人早灭绝了),还是日出之国(日本,其实文字都是传自中国),民族的传统都是随便发掘,任意提炼的,只要能够起到凝聚作用即可。

讲个故事。我08年在国外上学,那时候有同学说要去”保护圣火“, 我在家里打游戏。等他们挥舞着国旗和外国人吼了一天回来后,我打了一天奥山战场。他们拍的照片里双方持有红蓝色的旗子对峙,我立即笑了起来:这不就是联盟和部落吗? 人原来随机分成两拨就能打起来的,大家都是一样的玩家,到了战场上一边“为了联盟”,一边“为了部落” 打得不亦乐乎…

 

民族的历史究竟有多久,是否是真的都不重要。毕竟士兵在战场上生存时间只有几天(按照一战),义务教育强化的民族意识只需要几页纸,即可表明我们这个共同体才是上帝的选民/天照大神的后裔/雅利安超人,然后拿上一杆单发步枪和两个手榴弹就在索姆河的绞肉机中变成碎末。 反过来血肉碎片又变成了新的历史,强化下一代的仇恨,因为赢家作为整体得到了政治经济地位的提高,需要保护既有利益,而输家割地赔款,又有新的英雄要去报仇雪恨。这边刚刚割了阿尔萨斯,课堂上起悲壮的最后一课,那边签了凡尔赛和约,莱茵变成非军事区,小胡子登台慷慨激昂…

每个共同体成员从3岁起,就为从未见过的发明骄傲,并仇恨从未见过的其他共同体成员,18岁时就拿上简单武器,装进爬行/飞行/航行的铁罐头里,投入那火海和血雨。这时候的地球就像电子游戏,随机划分成几个阵营,玩家随机出生,随机厮杀,随机死亡… 每隔几十年从复活点等待新一波玩家加入,随便加点buff,大喊为了联盟/部落,在几十秒后变成一堆荣誉击杀数字… 我相信你不希望生活在这样的世界里。

如果玩过 $艺电(EA)$ 的battlefield 1 ,第一段就是各民族国家的一个普通士兵,在战壕里做着徒劳的抵抗,面对火海和毒气,无论玩家如何挣扎,五分钟后他必然阵亡,并留下一个年轻的名字。而这些所谓民族国家现在都已经不存在了。

刚才说了,民族并不需要历史,也不需要文化,这些都是制造民族的材料。8年和14年抗日并没有什么区别, 甚至来说,民族的成员都可以随机产生。 卢旺达大屠杀的历史告诉我们,把一群人随机分成两群,并给予不同的待遇,他们就可以打起来,还可以杀光其中一拨。杀戮的理由完全不重要,如同红卫兵武斗,一波“保卫毛主席”,一波“捍卫毛主席”,就拿着梭镖和土造手榴弹冲向校园中的街垒。

民族再进化就变成宗教和意识形态,这是一种大规模的“共同体”,大家都是主的仆从,要铲除异教徒,或是都是先锋队,要消灭资本主义。 在这种情况下,大共同体内部需要再平衡,因此差异逐渐减轻。北约为了对抗苏联,必须扶持日本德国,客观上使德日的普通人获得了西欧其他国家人一样的政治经济地位。所以欧共体/OECD内部差异性逐渐减轻,共同体之间的矛盾逐渐减轻,才有了今天的世界。

但是布拉格之春说明了华约内部并不是真正的共同体,而是帝国——殖民地结构,当苏联的坦克进入捷克时,已经宣判了社会主义大家庭的死刑。 因此,虽然红色阵营“发明”了一整套理论(世界革命理论,先锋队理论),但并没有真正的减少加盟共和国和盟约国之间的差异性,反而实施歧视性的掠夺政策,如对波罗的海三国的种族灭绝,牢不可破的联盟是一个谎言。因此,想要形成一个共同体,必须给予平等待遇。如果做不到,即便洗脑也没有用的。

应用场合

判断两个共同体差异性大小的办法很简单,看签证政策就好啦。基里巴斯人不能随便去欧美,法国人无需签证就能去德国,日本人简单的就能去美国。而中国人去香港需要通行证。

如同南北方一样,一边有黑奴一边没有,这种矛盾是不可调和的。但如果一个城市排外,这可能还不能构成强差异,虽然他们有户籍的特权。一个户籍强市,可能是一个弱共同体。而一个特别行政区就开始要求外地人“签证”了,虽然他们名义上属于一个国家。这样,SAR就是一个强共同体。而一个拥有投票权的离岛,可能差异已经接近一个民族。

同样的,一个宗教性的组织,如果长期享有一些特权或受到一些歧视,他们就不倾向于加入大共同体,而自发产生离心力。这是西北乱象的根源。当然这种差异是由于自然地理等原因造成的,同样的沿海的大城市也会自发抵抗他们。所以自发分层,抱团对抗本质上就是人类的本性。

如果欧盟的差异继续扩大,那么欧盟也是不可持续的。欧盟/欧元区要长期存在,要点在于减少差异性。南方国家的生产率低下,客观上拖累了北方邻居们。但3万美元和5万美元的差距,仍然远远小于某些国家沿海1万美元和内陆1千美元的差距。

因此,可以客观判断,中国不会进行大规模户籍制度改革,因为虽然开始户籍制度是一种奴役,但目前他也是沿海发达城市居民用以建立优势权利,并与其他落后地区隔绝的唯一有效武器。无论是开专车还是买房,本地市民因为经济权利优势,会自发形成共同体,抵抗户籍制度改革。

要想实现改革,必须继续发展工业,开放市场和要素,让落后地区的人们富起来,减少和海岸城市的差距,而不是简单的发一些文件。

作者:Velaciela
链接:https://xueqiu.com/1755110761/80017588?from=timeline&winzoom=1
来源:雪球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

Advertisements

作者: Domdionysius

罗马天主教徒,教名雅各·比约,奉行传统主义,追随圣庇护十世司铎会。幽燕独立运动发起者之一。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