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仲敬:未来共同体构建

2017-02-22 刘仲敬 阅读与思索1215

迅速而彻底的内X溃或者类似福克兰群岛战争式的迅速失败是最有利的,这样资源的损失最小。同时由于列X宁主义体X制内在的僵硬性,它经不起局部的失败,它是那种全赢或者全输的类型,不像大多数有弹性的体X制,例如像哈布斯堡帝国或奥斯曼帝国那样,能够经住局部失败、一点一点的失败,而不至于全盘崩X溃,对它来说,一点点失败都是不能承受的。

在这种情况下,群雄并起成为定局。资源和各方面条件保存得比较好的地方,很容易形成土X豪和部分开明X官X吏X合作的关系,那种情况就比较接近于东南互保,只是互保的地区不一定局限于当时的东南。

诸夏首先取得局部胜利以后,首先要完成诸夏的历史建构和民族发明,其次要建立小的魂器守护者团队,这两者都是成本很低,而且在精不在多的。在最好的路径条件下,某些局部地区取得胜利以后,这些小的魂器团队就可以在这些条件较好的地区展开教育工作。首先实现本土语言的复兴,其形式应该比较接近于欧洲和东亚近代的新文化运动,通过舆论、文学创作和教育,把本土语言重新复兴起来,使它从方言升格为雅言。新的国语运X动获得成功,一、两代人以后,民族发明就算是根深蒂固了。

在这个阶段,内地条件比较差的地方就可以把自己的种子基地移到条件比较好的地方,在这些地方首先建立文化研究协会,比如说巴蜀文化研究协会。如果沿海地带,比如说大粤,条件比较好的地方已经具备了复国的条件,那么巴蜀文化研究协会就可以安置在大粤的境内。如果大粤在这方面条件还不具备的话,就可以安置到马来、菲律宾、澳洲或者是美国。然后巴蜀文化研究协会聚X集一批有志之士,把俗语国语化。这方面的工作,民国初年的文人已经是做得很彻底了,只需要重新开始,剩下的步骤没有多少。把圣经翻译成巴蜀语言,把巴蜀国史编纂好,然后通过有传教士精神的学者把这些成就逐步的向巴蜀本土传播。

因为语言、文字、思想是国界线所拦不住的,等到本土的语言文字和本土意识普遍深入人心以后,就可以在下一代人中间产生出新的社会X运X动的精英。这些人跟第一代的国语运动的精英应该不是一批人,因为发X动国语复X兴X运X动、发X动国史编纂运X动的这些人是要有一种性格特征,而发X动社X会运X动的这些人又需要有另一种性格特征,而且前者是后者的铺垫,没有前者培植土壤,后者是不会发芽的,所以这第二方面的事情可能要由国语运X动的下一代人来负责了。社会运X动的情况,大致上你可以从韩国、台湾以及香港现在的情况就可以看得出,新一代的社X会X运X动的精英应该是什么样子的人。

他们搞出来的社会运X动一旦成型,就会构成一种事实上的权X力,无论你是不是喜欢他们的主张,但是你只要到香港去,就必须得跟这些社X运人士打交道。

这些社会运X动一旦变成不可缺少的力量,任何人都必须跟他们打交道,那么类似柏林墙倒X塌前的社会局X势就出现了。当时民X主运X动遍布了整个世界,凡是具有本土性、草根性的民X族民X主运X动,像波兰、立陶宛、爱沙尼亚这种情况,都胜利了,民主国家就此诞生了;凡是没有民族和本土依据、具有帝国性质的士大夫运X动,像俄罗斯的或者是桂枝的这种情况,即使是暂时获得胜利,也会很快转入失败。因为士大夫的本性就是剥X削各地真正的凝结核,破坏这些凝结核,把资源集中到中X央来,他们的本性就是跟民X主的本意相矛盾的,所以只有地方的、具有土X豪性质的凝结核才能真正实现民X主。

由本土运X动发起的民X主化成功之日,帝国问题就算基本解决了,下一步就是诸夏之间的协调问题,避免因为柏林墙倒塌以后划分边境、建立集体安X全体系过程中不可避免地会发生的一些摩擦和冲X突。等到这些问题统统解决以后,那你就会面临一个北太平洋公约组织保护下的亚洲民X主大同盟,这样一个亚洲将会和欧洲一样文明富强。而且不仅如此,在你建构这个新的体系的同时,还可以借此机会弥补、避免欧洲人曾经犯过的若干错误,比如说福利国家,比如说是垄断教育,要强调私立教育、多元化教育的作用。

当然这个过程不可能没有冲X突。在第一代和最初的工作,就是发明国语、发明民族和国史,是不会有任何风险的;只有第二步骤,就是从社会运X动到国家建设到集体安X全体系这个阶段,风险浮出水面,可能会有反复,甚至可能有流X血事X件。但是实际上从重要性的角度来看,第二阶段没有第一阶段重要。只要第一阶段的工作做好了、完成了,第二阶段是无法避免的。也就是说,第二阶段不需要你刻意设计任何事情,你已经把草种好了,生态系统的基础已经打定了,有了这个生态系统在,该发生的事情是一定会发生的。怕就怕第一阶段基础没有打好,就要先跳跃基础阶段一步到位,一步到位、根基没有打好的话,所有的工作都不好做。

第一步那种培土耕作的工作,既没有风险,又不会引人注意,但是园丁的工作确实是最重要的工作,最不显眼,最重要,因为它发生在最初、最敏感的阶段。语言、格局和路径都是在最不起眼的地方、在路径的起点决定的,一旦决定了以后,随着时间的推移,方向性会越来越明显,越来越难以扭转。上层人士等到发现了他们自己走上什么路径的时候,无论是支持还是反对,都没有办法扭转方向了。如果你用敌X人的语言来反X对敌X人,那么你肯定是加强X敌X人的力量;如果你用敌X人的语言来支持敌X人,你同样也会加强敌X人的力量。所以关键就是要有自己的语言,形成自己的路径。语言、路径和格局确定以后,你就可以放心了,你的工作已经完成。别人唯一可以反X对你的方式就是不理你,但是大多数人一旦上了路,他们一点一滴释放出来的能量都会加强原有的路径,把小路走成大路,使路径越来越稳固,越来越难以逆转。

一个好的路径选择就像是一个经营得当的银行一样,把升斗小民每天积累下来的一点一滴的钱汇成巨额的存款,然后把它用于投资,把整个经济带动起来;一个错误的路径就好像是错误经营的银行,把大多数人的储蓄都浪费了,自己也破产了,把它本来应该照顾的大多数人推入绝境。民族发明就是要打破那个错误经营的银行,把本来可以建设成美好家园的小共同体的能量取之于民、用之于民。

Advertisements

作者: Domdionysius

罗马天主教徒,教名雅各·比约,奉行传统主义,追随圣庇护十世司铎会。幽燕独立运动发起者之一。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