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旧弥撒之对比

比较弥撒圣祭
The Holy Sacrifice of the Mass: A Triple Comparison
什么是弥撒?
传统教会教理:
弥撒圣祭(传统教会教理)
弥撒圣祭是吾主耶稣建立的祭礼,它是加尔瓦略山祭献的重演。在弥撒中神父代表耶稣重新将他的受难奉献给在天主父。
v 弥撒重点在于耶稣基督的苦难,流尽宝血而死。弥撒必须在一祭台上奉献。至少需要一块祭石(一般是大理石),在这上面应有为主流血致命者的圣髓。为了使人想起加尔瓦略山,祭台上需要放苦像。同时从弥撒开始到结束,必须划许多十字圣号提醒人们想起十字架上的祭献。
v 在传统拉丁弥撒中,为了表达这祭献的至高无上,在奉献经文中用纯洁、神圣、无沾的牺牲品来表达。
v 传统弥撒为了更好地表达这一奥迹,一直用神圣的拉丁文。
马丁路德对弥撒的看法:
马丁路德认为救赎来自对神的信仰,他否认弥撒圣祭的价值,对他来说,弥撒不过是赞美神,对神感恩的一种活动,而肯定不是至高无上的祭献,也不是加尔瓦略山的重现,从而得到救恩。
弥撒不过是一种礼仪,其次是圣餐。
关于提醒耶稣受难的物都删去。桌子代替祭台,其他如祭台石,致命者的圣髓都已除掉。他强调耶稣已为我们付出了代价。
v 他们废除了弥撒中的奉献部份。它是弥撒圣祭中最主要目的。
v 同样也废除了序文中的主要一部份,仅保留耶稣最后晚餐的一段。为了强调弥撒的历史,在成圣体中加了一项「为大家而牺牲,但却删去了信德的奥迹和为许多(故为全体)。
v 路德认为在奉献圣体、圣血前后的经文是必要的。」
v 弥撒不再用拉丁文,他说「为了恭敬圣体首先要人们着重信仰,更适合地用大家听得懂的语言来了解神对人类的诺言。
天主教会中的新潮弥撒:
v 弥撒或称为基督后晚餐是一群天主教友聚合在一起,有一位司铎主持举行主的纪念庆典。为这个理由,耶稣的许诺已最高地应用在教会中的群众的聚会中玛窦福章(18.20)记载因为哪里有两个或三个人因我的名字聚在一起,我就在他们中间。(这是新潮弥撒的基本要理)
v 他们强调弥撒是纪念耶稣的最后晚餐是社团的俯,是聚餐,是巴斯卦奥迹。
v 他们着重复活,全球的救赎,在绝大部分教堂的祭台已由桌子替代,也不安放致命者的圣髓。取消了很多划十字圣号,在很多祭台上苦像已消失。
v 奉献经文在大大简化,表达弥撒是至高无上的祭献已经取消或减少。在奉献经中的向天主圣三诵以及最后降福前的向天主圣三诵都已删去(有一段时间有人否定弥撒是祭献时曾加上这些经文,为什么现在又去掉?)
v 他们坚持圣体的建立是记事性或历史性的面貌
v 用各国的本国语言来代替拉丁文。
弥撒中是奉献什么?
教会教理:
v 弥撒既然是加尔瓦略山祭献的重现,它要求与加尔瓦略山同一的司祭所主礼,同一祭品,即吾主耶稣,真实地实在地存在。
v 在耶稣圣体中,吾主耶稣整个的全部的圣体圣血,灵魂及天主性隐藏在面饼形象中。
v 为了表达耶稣的真正存在,要求司铎单膝跪下礼达心次之多。
v 弥撒中圣器(圣爵,放圣体的容器等)必须内部镀金。
v 神父在成圣体后必须保持姆指和食指在一起以保护圣体的颗料,一直到教友领圣体,神父念感恩经后。
v 只有神父和六品才能送圣体,教友必须跪着口领圣体,辅祭者必须用一金属盘托着收集经常从圣体中掉下的颗料。圣体栏杆需用布遮着。
v 当圣体掉落在地司铎必须拾起,并且用水和圣布擦洗圣体掉落之处。
马丁路德对弥撒的看法:
v 弥撒已减低为单纯的纪念礼节,不再需要牺牲者本质上的存在,保留饼的实质,结果路德的弟子,一位竭力反对钦崇圣体的美拉查顿说耶稣建立圣体是为着纪念他的受难,因此钦崇圣体是偶像崇拜。
v 其结果耶稣教逐步取消了下跪礼,同时站着手领圣体并喝圣血,由于喝圣血理加强了否定整个耶稣在圣体中(圣体、圣血)不能分离的道理。”
天主教会中的新潮弥撒:
v 弥撒已作为纪念礼仪,耶稣基督的存在已变成「你们中……,我在你们中间。」他们坚持耶稣基督存在于社区中,存在于天主的子民中间。
v 在整个弥撒中只有极少的下跪礼。
v 任何容器包括瓷器,玻璃器等等都可作为圣爵圣体杯用。
v 任何人都可送圣体,不管是晋铎或未晋铎者,男或女都可以,手领圣体并且站着。没有圣体栏杆,即使有也拆除。
v 对于留在教友手中的圣体颗粒,或掉在地上的,都不加以处理。
谁做弥撒?
传统教会教理:
v 天主教教父规定只有教会中的司铎,他们有来自宗徒经各个世纪沿袭下来的神品权,才能祝圣面饼和酒成为耶稣的圣体宝血。
v 弥撒是与加尔略山的同一祭献,所以需要同一司祭–耶稣自己,现在的神父们是耶稣亲自挑选,通过神品权,来作耶稣的代表,享有祭献的权利。教会是由伟教士和非传教士所组成。
弥撒庆典证明﹕
v 默念奉献经文,表示此奉献是由以个人的神品权所奉献,并非因着大家的名义。
v 神父在念完成圣体经文后,立即下跪,然而再举扬圣体圣血,这说明在举扬圣体圣血前已成圣体。
v 不管神父是个别或在集体前做弥撒,都有无限价值。
v 在祭台上圣龛内的耶稣真正存在,表示已晋铎过的神父的神品权。
神父面对圣龛,背向教友,说明他不过是耶稣的代表,耶稣手中的工具而已。
马丁路德对弥撒的看法:
路德在1520年所写的一封给尊贵的基督徒的公开信中说有人把教宗主教神父修士们称为「超性阶层」,而王子公爵、艺术和农民则为「世俗阶层」,这是别有用心的,这有点说谎或伪善,但没有人为此惧怕。我们认为所有基督徒都是超性的,没有多大区别,不过职称不同而已。我们是一个身体,当然每人有自己的工作,但都是彼此服务的。因为我们是领受同一圣洗,信仰同一圣经,所以我们都是同一团体的基督徒,通过圣洗,我们都已祝圣或成为司祭。彼得曾说「你们是尊贵的司祭,一个司祭的王国。若我们没有比教宗主教更高级的祝圣,那么主教教宗又怎能祝圣司铎,那么任何人也不能做弥撒,讲道或赦罪了。」
v 所以当主教在做祭献时,他也同样站在众人面前,好像很有权似的,但他可以命令团体中任何一位来为大家祭献,这好像一位国王有十个儿子,他可以选定任何一个来继承王们管理国家,但其它九位也都是皇族,也同样有权利。
v 由于现有的长上既和我们领受同一圣洗,和我们又有同一信念,读同一本圣经,我们必须承认他们是司祭和主教,确认他们的司祭权和他们在基督团体中的地位。
v 任何人经过水洗都已自动祝圣成为神父、主教、教宗虽然他们并没有在执行神职。
v 路德引出这些谬论,为了反对神职人员和一般信徒的区别。其结果他和他的弟子们都结婚了。
天主教会中的新潮弥撒:
v 神父在弥撒中只作为这次集合的主持者,弥撒不过是经念礼节而已,为了主持礼节不一定需要有神品的司铎(梵蒂冈曾公开同意在1988年6月30日,主日集会可以不需要司铎。)
v 司铎与平信徒之间的区别已大大减少,不信徒已参加读经讲道,奉献饼酒和送圣体。
v 成圣体的经文由司铎大声说出,表示司铎代表整个集体。
v 六品以下的神职都已取消
v 已结婚的六品完全可以执行司铎的职权,现在晋升司铎主要为服务社区而不是为奉献弥撒的目的,这导致人们对神品权的错误认识。
v 成圣体经文后的立刻跪已取消,显示耶稣不是真正的存在。
v 有些神父如没有教友参与就不做弥撒。
v 很多教堂,圣体龛已从主祭台拆迁,这减少人产对基督的尊敬以及对司铎神权的尊敬。主席椅在很多教堂中代替了圣龛的位置。
v 一般情况,在神父以及修士修女已不穿会服。
v 许多神父修女已结婚。
为什么要奉献弥撒?
传统教会教理:
奉献弥撒有以下的目的:
①钦崇天主②感谢天主的恩典③为我们的罪做补赎④求得到其它的恩宠。
v 弥撒主要的目的是光荣天主“我是主,你们的天主”“天主受享荣福于天,良人受享太平于地。”第一是钦崇朝拜天主。
v 弥撒也为拯救炼灵而用。“他们能因弥撒得到罪的赦免。”
v 超性生活是和现世、魔鬼、罪恶作一场斗争。为此我们需要依靠天主的恩宠来作战,这对每人而言,是决定天堂,地狱之战,例如我们常常要看轻现在的一切,热爱天主之物。
马丁路德对弥撒的看法:
路德已将弥撒改为领受圣餐,他写道“弥撒不是人类奉献给神,而是神恩赐给人类。”因此过去认为弥撒是赎罪补赎或为追思亡者是错误的。
天主教会中的新潮弥撒:
v 弥撒仍为感恩求恩,关于钦崇和赎罪这两个目的已严重地被干扰。
v 弥撒首先为天主子民所献,而不是钦崇天主。
v 弥撒面向教友。
v 在追思弥撒中,弥撒的真正意义已消失,好象每人都直升天堂。
v 极少提起炼狱。
v 关于地狱和死后审判的道理几乎已有二三十年未提及。
v 他们认为在超性生活中无任何敌人需战斗。
结论﹕他们已远离教会传统的信条同时极相似路德的端,许多誓反教徒也同意这点。例如坦司的罗杰修士。
Advertisements

作者: Domdionysius

罗马天主教徒,教名雅各·比约,奉行传统主义,追随圣庇护十世司铎会。幽燕独立运动发起者之一。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