梵二后天主教会的分裂及其问题根源

梵二前,按照忠于圣传和传统的,以及信理的正统性,教会里大概有三大派。
第一,保守派,代表人物为当时信理部部长奥托维阿尼枢机等,以及后来引导了传统主义运动的马赛尔勒费伯总主教,他们的立场就是教会的教导是永恒的,是不受世俗世界变化影响的,一切从前被遵守的,被肯定的现在仍然应被传承,现代主义是一切异端的根源。
第二,自由派。他们基本上相信主要的信理,但不一定包含全部,特别是对与传统和纪律方面认为教会因外界社会而制定,因此也可随新时代而改变,因此它们是相对的而非绝对的。
第三,异端。他们对教会教导和信理持有异端的观点,他们和当时的自由派有相似之处,不过可能反对更基本的信理,比如变体说等。
梵二可以称作是是教会里的法国大革命,它革新了整个天主教文化,习俗。因此它之后新出现的派别与之前发生了重大变化。
第一,传统派。他们就是当年保守派的直接传承,他们在教会已经压制旧的礼仪和纪律的情况下仍然坚持之前的传统,因为他们认为既然这些都是永恒的,因此改变它们的法令为无效,因此在英语世界里把旧弥撒称作“永恒的弥撒”(Mass of All Ages)。最初他们是极小的一部分,但随着众多的新问题,比如西方世界严重的世俗化,教会里宗教热情的减弱,礼仪的流弊,出现新的“年轻派传统派”,他们出生在梵二后,但是在信理,礼仪,传统,纪律上跟随传统主义者,出现了新的年轻一代的传统主义团体比如八九十年代才成立的圣伯多禄司铎兄弟会,基督至尊君王司铎会等等。
现在的传统派里又可以根据对梵二和服从的理解,细分为三个类别。
第一类,承认梵二和庇护十二世以后的教皇陛下,并拥有合法的地位。他们代表是圣伯多禄司铎兄弟会(FSSP),伯克枢机领导的欧洲复古团体基督至尊君王司铎会(ICRSS), 以及一些小的团体。同时一些老修会的部分开始用旧礼仪,比如部分道明会士的道明礼,方济各会分会无染原罪会士,一些严规本笃会等等。(博主注:也包括如雷蒙德·利奥·伯克枢机为代表的一类在教廷高层内的传统主义者)
第二类,称为梵二为一个真实的,但是公然指出其问题,和承认庇护十二世以后的教皇的合法性,但给予批判的,同时也是最大的传统主义司铎团,也是传统主义运动的启蒙人勒费伯总主教创立的圣庇护十世司铎会(SSPX) 。目前他们拥有超越其他司铎会总和的司铎和修生,最多的修院,堂口和教友。是传统三大派(加上以上两个)中最大的。其教会法地位为“教会法层面上非常态”-本笃十六世。
第三类,宗座从缺主义者。其大致可以为三个团体所代表,第一为对庇护十二世以后的教皇的合法性持待确定态度,诸如圣庇护五世司铎会(SSPV);完全确定在位教皇为伪教皇,梵二完全异端,如无沾原罪圣母母皇会;同时这两个团体使用比传统主义运动中普遍使用的1962弥撒经书,也是本笃十六世在他的“历代教皇”诏书中钦定的更老的版本,通常为1955,1945版本。1945版本基本保持了与脱利腾大公会议圣庇护五世钦定的经书一模一样。而1962的区别在于圣周部分有了改动,有部分司铎会比如基督至尊君王司铎会会在圣周部分使用1945经书,平时使用1962这种结合方式。最后一种团体为另立教皇派,主要集中在西班牙(博主注:即帕尔马教会,但在很多方面已经脱离传统主义运动)。
宗座从缺论的根据是梵二后的各种丑闻和危机,以及教皇本身的问题,比如若望保禄二世的亚西西合一祈祷事件等,因此他们的结论是真的圣伯多禄继承人不可能出现如此错误,以及得出他们是异端的结论,因此他们自动失去基督在世代表的宝座。
===============
上文作者为吧友StNicholas_,原文点此处查看,原文暂未更新后面几个类别,下面博主简要给予补充。
保守派方面如今主要就是以上几个类型。
关于天主教会内部出现分歧或者说分裂的问题,它不是简单的因为梵二突然出现,而是要看整个大的社会历史背景,它与启蒙运动及法国大革命以后世俗主义与左翼运动开始形成有规模的社会影响有密切关系。
在脱利腾大会之后,教会主要面对的是誓反教的大分裂问题,这也是西方教会迄今最大的一次内部分裂,在威斯特伐利亚条约签订以后,两派势力划分清楚。为了与之竞争,在天主教会内部数个世纪里都是相当团结的,并且出现了相当多的圣徒,问题就出在欧洲的世俗化或者说反教会势力的崛起后。
在启蒙运动以后,不仅天主教会遭到攻击,同样信奉基督的誓反教会也遭到了无神论者的攻击,誓反教的分裂造成原先统一的教会内耗太大,世俗力量趁机崛起,造成秩序中心的崩塌。无神论者的社会运动破坏性在法国大革命时开始显现,到19世纪中叶其理论以马恩共产主义的形式开始成熟,到列宁时代则组织化,模仿教会的结构建立起相对立的世俗政权,其后在上世纪的冷战时期达到巅峰,正是在此背景下,梵二会议召开了。
在这段时间内,左翼运动于19世纪后半叶就已经开始慢慢渗透进教会内了,在教宗庇护九世、良十三世都强烈谴责当时活跃的共济会,发布数篇通谕明令禁止天主教徒加入该组织,在教宗圣庇护十世时代他们已经以现代主义的形式崭露头角,因此圣教宗发布通谕强烈谴责现代主义者。但是当时的教会高层并没有有效的进行相应对策,比如更改教宗选举制度,更进一步集中教宗权力并清除异端分子,这导致渗透愈演愈烈。到教宗庇护十一世时代已经有一些显著影响,主要表现在各地的本地化运动上,教宗本人也受到其影响。到教宗庇护十二世时代,英明的教宗果断拒绝了召开大公会议的建议,可当时的枢机团早已不再团结,保守派与自由派的分歧已经越来越明显,他的继任者就没有能力继续抵挡自由派的冲击。
教宗若望二十三世把问题想得简单了,他也没有觉得教会内部的分裂危机有多严重,就直接同意了大公会议的召开,并且草率地进行准备工作。正是这样,会议进程被自由派势力所把持了,当时他们已经占据优势,某些居心叵测的颠覆分子就混在他们中间,只有勒菲弗总主教少数保守派团结起来,希望避免自由派夺权后对教会产生灭顶之灾。教宗在会议召开后也慢慢发觉了问题的严重性,在这些忧虑的冲击之下他早早过世了。在新教宗保禄六世上任后,他比较倾向自由派,天真的以为这些改革会带来很好的结果,结果会议闭幕数年内各地教会明显衰落,大批神父修女还俗,修院关闭,保守派与自由派的持续斗争更让他感到无比失望,因此也悲痛的说撒旦的烟雾进入了教会,圣神的风没有吹来,反而乌云密布。如果说梵二前的教会是一个对抗誓反教和世俗主义的堡垒,那么梵二就是给这个堡垒打开了一个缺口,各种异端开始流入,冲击着罗马天主教古老的信仰和统一。
在梵二前保守派一直占据着教廷权力核心,至于以前那些自由派与与异端,在梵二后则合流成为了正统天主教信仰的代表,占据高位后他们垄断了话语解释权。他们对教宗的影响越来越强大,就连保守倾向的若望保禄二世教宗都在1986年举行了亚西西宗教大会,代表了梵二宗教信仰自由主张的落实。受此冲击,残余的保守派越发感到危机的严重,突出表现就是勒菲弗总主教在1988年为圣庇护十世会祝圣了4位新主教,这次祝圣也代表了梵二后保守派与自由派冲突的顶峰,双方都坚持自己是正统一方,毫不妥协。
不过很幸运的,在经历两次世界大战已及冷战的核危机以后,人类文明避免了一次全面毁灭的机会,这也让大众意识到无神论以及科技文明的危害,开始有了宗教信仰的复苏,不过伊斯兰的兴起步伐却超过了基督宗教,并且以极端主义的形式出现。
然而就像起初左翼者的渗透一样,随着上世纪90年代共产主义阵营的崩塌,左派的全球影响力也逐渐下降,尤其是911后,当代伊斯兰恐怖主义和难民危机已经成为了新世纪全世界的首要问题,无论是政治方面还是民间,右翼获得了越来越大的支持,而作为右翼所支持的教会也因此而获益。所以教会内的保守派势力在上世纪九十年代后又开始回升,尤其是2005年教宗本笃十六世继位后大力恢复了诸多教会传统。然而自由派势力仍然顽固,因此他的恢复传统行动造成了许多教廷自由派官僚的抵制,由于和圣庇护十世会的协商没有成功,也让他更觉得自己没有能力重整教会,因而本笃教宗最后引咎辞职。新上任的教宗即现任方济各,比以往历届教宗都更加激进地进行了自由化改革,使得天主教会俨然继承了上世纪的苏联,成为了当代左派的大本营。不过任何团体的行动都要受大环境的制约,新世纪里天主教会恢复传统,重回正轨是大势所趋了。
Advertisements

作者: Domdionysius

罗马天主教徒,教名雅各·比约,奉行传统主义,追随圣庇护十世司铎会。幽燕独立运动发起者之一。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