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教会真正的分裂

通常来说,游离于当今天主教会体制外的圣庇护十世司铎兄弟会(SSPX)被不少人称为裂教,是极端保守派,认为其反教宗,将其与宗座出缺论者混为一谈,然而梵二后最为自由开放的教宗方济各却频频向兄弟会递出橄榄枝,这是不是有些矛盾?
不管一般人对兄弟会多么误解以及无情抹黑,或者教廷高层们出于什么目的,但兄弟会创立者勒菲弗总主教当年看的明白,知道为自己留条后路,所以SSPX的正统立场是承认梵二后的历任都是真教宗,只不过他们推行的梵二自由化改革是谬误,在出现一位重回正路的教宗之前,兄弟会仍然保持独立的状态,这样才能有效继承传统,而在这个教宗保障教会重回正轨以后,兄弟会也会顺理成章地重新与普世教会共融。
但同属反梵二的传统主义者阵营里,像宗座出缺论那种做法就完全没有回头路了,他们只能一条道跑到黑,所以他们的圣庇护五世会(SSPV)肆无忌惮地自立主教,有的还自封起教宗来,但他们这样对天主教会整体的重回正轨是没有任何帮助的。
至于脱离兄弟会提前回归教宗领导的圣伯多禄司铎会(FSSP)等传统主义司铎团体,可以看得到SSPX一旦同样这么做会面临同样的结局:就是教廷权力中心仍然被自由派把持,坚守传统的只是一小部分,即便梵二后最为拥护传统的本笃十六世教宗继位都会因自由派的压力而迅速辞退,甚至教廷当权派容忍这些举行脱利腾弥撒的顽固分子存在相当程度上也是因为要以此制约体制外的SSPX拉拢支持传统的教友。因而兄弟会当年也觉得我们终于盼来了那位好教宗,开始积极寻求重回教会大家庭,教宗也对兄弟会很是慷慨,然而待仔细看清楚实际情况后,兄弟会还是及时放缓了这个仓促的合一进程,因为这个短暂的传统复兴是极脆弱的。而FSSP的司铎会在回归后也处处遭受自由派控制的教区排挤,难以在其主教区内建立自己的堂口,影响十分微弱,回到教廷怀抱这么多年,按理说应该能更好的发展才是,但其规模甚至加上其他教宗认可的传统主义司铎团体都没有能够超过SSPX的规模和影响。并且这些司铎会还不得对教廷高层进行批评,也不准对梵二说个不字,否则就会像伯克枢机一样被降职,过火了你整个司铎会都给取缔掉。
因而这种提前回归的举动也是没什么实质意义,因为梵二后这个时代真正的教会团结早已不复存在,不仅是罗马与兄弟会之间,实质上的分裂也在教会之内。所谓的与教宗共融,普世教会的合一不过是表面假像,否则就不会有教廷内自由派与保守派高层之间的激烈斗争,相信教廷内的保守派与SSPX的共识绝对大于其与教廷自由派者之间,双方的分歧也会远小于其与自由派之间,这才是真正的分裂。而在梵二前,或者说颠覆教会的现代主义分子还没有渗透进教会之前,这种分裂是不存在的。所以即便现在SSPX回归了同样会成为这种斗争的一份子,与回归之前并没有什么区别,并且还会丧失在教廷管控外的自由,或者说自由维护传统的能力。

Advertisements

作者: Domdionysius

罗马天主教徒,教名雅各·比约,奉行传统主义,追随圣庇护十世司铎会。幽燕独立运动发起者之一。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