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歇尔·勒菲弗总主教(Archbishop Marcel Lefebvre)

原文见:http://blog.sina.com.cn/s/blog_87ca2ce40102wz53.html

His Grace, The Most Reverend ,Marcel-François Lefebvre,C.S.Sp.
个人信息
信仰:罗马天主教
国籍:法国
全名:Marcel-François Marie Joseph Lefebvre
生于: 1905年11月29日,法兰西共和国图尔昆市(Tourcoing)
父母:René Lefebvre;Gabrielle Watine
逝于: 1991年3月25日,瑞士联邦马尔蒂尼市(Martigny)(85岁)葬于瑞士Écône的圣庇护十世国际神学院(International Seminary of Saint Pius X)
格言:Credidimus caritati(我们认识了,且相信了天主对我们所怀的爱。—圣若望)
圣秩圣事
母校:罗马法语神学院(French Seminary)
晋铎:1929年9月21日(由Achille Liènart祝圣)
晋牧:1947年9月18日(主礼:Achille Cardinal Liénart;襄礼:Alfred-Jean-Félix Ancel、Jean-Baptiste Victor Fauret)
Dakar宗座代牧(1947.06.12 – 1955.09.14)
Anthedon领衔主教(1947–1948)
Saint-Louis du Sénégal宗座署理(1948–1955)
Arcadiopolis领衔总主教(1948–1955)
法属非洲殖民地(French Africa)教廷大使(1948–1959)
达喀尔总教区(Archdiocese of Dakar)总主教(1955.09.14 – 1962.01.23)
蒂勒教区(Diocese of Tulle)主教(1962年1月23日 – 1962年8月7日)
圣神会(Congregation of the Holy Spirit )总会长(1962–1968)
Synnada in Phrygia领衔主教(1962–1970)
圣庇护十世司铎会(the Society of Saint Pius X)总会长(1970 – 1991)
祝圣的主教:
Georges-Henri Guibert(1950.02.19)
Prosper Dodds(1952.10.26)
François Ndong(1961.07.02)
Bernard Tissier de Mallerais(1988.06.30)
Richard Williamson(1988.06.30)
Alfonso de Galarreta(1988.06.30)
Bernard Fellay(1988.06.30)

 
主教牧徽
马歇尔·勒菲弗总主教(Archbishop Marcel Lefebvre,法语全名:Marcel François Marie Joseph LefebvreC.S.Sp. ),是一位法籍罗马天主教会的主教(达喀尔总教区与蒂勒教区),前圣神会总会长,天主教传统主义团体圣庇护十世司铎兄弟会(SSPX)的创立者。
家庭背景
马歇尔·勒菲弗于1905年11月29日出生在法国诺尔省的图尔昆市(Tourcoing,Nord,在法国领土最北端,与比利时相邻)一个信仰虔诚的天主教家庭中,在他的八个兄弟姐妹中他排第三,是他父母的第二个儿子。父亲勒内·勒菲弗(Rene Lefebvre)经营着一家纺织厂,母亲是布里埃尔·瓦婷(Gabrielle Wattin1938年去世)。
他的父母每天都带着子女去教堂望弥撒。他的父亲是一个支持君主制的政治保守派者,将毕生精力奉献给法兰西王国,以让法国恢复君主制和天主教的复兴。勒内曾经在第一次世界大战德国入侵时服务于英国情报部门,充当法兰西抵抗运动(French Resistance)的间谍,他于1944年(62岁)死于纳粹德国在松嫩堡(Sonnenburg今属波兰)的集中营。
1923年,勒内劝他的两个儿子,Marcel和René进入罗马的法语修院。他的八个孩子,两人成了传教司铎,三个女孩在进入不同的修会团体,其他三个贡献了繁荣的天主教家庭。
晋铎初期
1923年勒菲弗开始进入图尔昆的圣心修院,因为他父亲怀疑本教区的修院存在自由主义倾向,因此将勒菲弗与他的兄长送到了罗马的法语神学院。后来他认同了校长布列塔尼神父Henri Le Floch的保守主义观点。
在1926到1927年他的学业因服兵役被中断。
1928年5月25日他被枢机主教Basilio Pompilj在罗马圣若望拉特朗大殿祝圣为执事。1929年9月21日,在他的家乡里尔(Lille),所属教区内的主教座堂(Cathédrale Notre-Dame-de-la-Treille),由即将升任为枢机的Achille Liénart主教手中领受了铎品。晋铎之后,他继续完成了在罗马的学业,1930年7月获得神学博士学位。
1930年8月,Liénart枢机分配勒菲弗到里尔郊区的Lomme担任助理司铎(副本堂)。即使在此之前,勒菲弗已要求放弃教区传教工作而想成为圣神会的一员。但Liénart枢机坚持让他先在里尔教区工作一年。
1931年7月Liénart同意了勒菲弗离开他的教区,当年9月勒菲弗来到巴黎的Orly,进入圣神会成为见习修士。一年后,1932年9月8日,发初愿,此后三年为考察期。
在非洲的传教工作
勒菲弗作为圣神会神父的第一个任务是到非洲中部法属殖民地城市利伯维尔(今加蓬共和国首都)的圣若望修院教学,培养当地教士。1934年他成为院长。1935年9月28日在圣神会发永愿。之后他又担任圣神会在加蓬传教团的长官,深入丛林归化当地土著,建立新的堂口。1945年10月受上级命令返回法国,给予其新的职务,出任圣神会在法国西北部诺曼底的Mortain神学院校长。
勒菲弗回到法国后并没有停留多久,1947年6月12日,教宗庇护十二世任命他为西非法属塞内加尔城市达喀尔的宗座代牧。他随后成为Anthedon(巴勒斯坦加沙地区)的领衔主教。1947年9月18日,在他家乡图尔昆的教堂接受祝圣,由Achille Liénart主礼,Bp. Jean-Baptiste Fauret, C.S.Sp. 与 Bp. Alfred-Jean-Félix Ancel襄礼。
在勒菲弗的新职务中,他要负责的地区当时有约350万人口,大多为穆斯林,其中只有5万人是天主教徒。在他十五年的牧职工作中,当地教务获得了迅猛发展,并新建立了大修院培养本地神职人员。
教廷宗座代表:
1948年9月22日,勒菲弗继续作为达喀尔的宗座代牧,并收到另外的职务:教宗庇护十二世任命他为法属非洲殖民地的教廷大使。在这个职务中,他担任46个教区的宗座代表“即在法国政府控制的非洲大陆,加上留尼旺教区(Diocese of Reunion),整个马达加斯加岛及其临近岛屿,但不包括北非的教区,如迦太基(Carthage)、康斯坦丁(Constantine)、阿尔及尔(Algiers)和奥兰(Oran)”。有了这个新职务后,勒菲弗被任命为了Arcadiopolis in Europa(现代土耳其欧洲部分的吕莱布尔加兹(Lüleburgaz)地区)的领衔主教。
正如宗座代表,勒菲弗的主要职责是建设法语非洲的教会圣统治。教宗庇护十二世想迅速朝更高等的层级发展(由代牧区和监牧区建立主教区)。勒菲弗负责选拔这些新的主教,增加神父和修女的的数量,以及教堂在各个教区的数量。1955年9月14日,达喀尔宗座代牧区升格为正式教区,勒菲弗因此成为达喀尔的第一位(总)主教。勒菲弗总主教是教宗庇护十二世在Fidei Donum通谕(1957年)书写中的首要顾问,其指示神职人员和在俗教友在第三世界国家的使命,并呼吁更多的传教士。
1958年教宗庇护十二世去世,由教宗约翰二十三世继任,这个支持改革的新教宗希望由殖民地当地人管理自身教会组织,他在1959年便让勒菲弗在作为宗座代表,还是作为达喀尔的总主教之间做选择之后,任命了另一个宗座代表管理法语非洲。勒菲弗继续担任达喀尔的总主教,直到1962年1月23日,当他被转移到在法国的蒂勒教区时,并保留了他个人的总主教称号。
梵二会议期间
1959年勒菲弗总主教曾公开表示反对共产主义,这招致了他的法国同乡主教们的反感。
1962年1月23日勒菲弗总主教从达喀尔调任蒂勒教区(拉丁文:Dioecesis Tutelensis)主教,这是一个法国中部死气沉沉的小教区,表示着他开始被当时的教会主流所排挤。
1962年7月26日获选为圣神会总会长,之后他把办公室搬到了罗马。8月11日他辞去了蒂勒主教职位,转为领衔Phrygia的Synnada教区。
1960年,教宗若望二十三世任命勒菲弗总主教为梵蒂冈第二次大公会议的中央筹备委员会成员(Central Preparatory Commission for the Second Vatican Council),参与了七十二份预备文件的制定。1962年10月至12月,勒菲弗制定的提案全部被武断否决。此后勒菲弗总主教召集一些支持保守和传统主张的与会主教组建了一个150位主教神父构成的“Coetus Internationalis Patrum”,以对抗当时兴风作浪的自由主义者,其主要成员有巴西Campos的主教Antônio de Castro Mayer、Diamantina总主教Geraldo de Proença Sigaud等。1964年9月至11月的第三期会议中他们曾将“宗教信仰自由”的提案压制下去。并极力反对“主教共治”提议、新礼弥撒改革等,勒菲弗总主教称梵二会议是“法国大革命闯入了教会”。
1965年12月8日教宗保禄六世草率结束了梵二会议,自由派获胜,许多颠覆传统的改革陆续执行。
1967年4月,在创立SSPX前的三年,勒菲弗总主教会见了圣比约神父(Saint Pio of Pietrelcina O.F.M. Cap),勒菲弗总主教为他行了降福礼。
建立圣庇护十世司铎会
1968年,梵二结束后三年,他因为反对梵二的影响,招致了那些被现代主义影响的圣神会士的抵制,为了不造成修会分裂,1968年9月在罗马的会议后他辞退了总会长一职。
勒菲弗总主教从总会长退休后来到罗马的修院,却从在罗马深造的法籍修生那边听到他们因为坚持传统而被支持梵二改革的教会高层们排挤的状况。本身也反对梵二的影响的他最后将这些修生们带到了瑞士的弗里堡大学以完成他们的修业。
1970年勒菲弗总主教向洛桑、日内瓦暨弗里堡教区法兰索瓦·夏礼耶主教(François Charrière)申请在他所管辖的教区建立一个司铎会,并在11月获得同意的答复。这个司铎会就是圣庇护十世司铎兄弟会。在获得瑞士教友团体的捐赠下,他们买下了奕孔(Ecône)的教会地产成立了最初的神学院。
在惯例上司铎会若要获得独立于教区体系的自主权,必须再获得教廷的认可。在此之前该司铎会仅是洛桑、日内瓦暨弗里堡教区内的善会团体。为了加速认证的过程,勒菲弗总主教寻求了几个教廷部门主管的帮助,并获得了圣职部部长若望·若瑟·怀特枢机的正面回应。怀特枢机在1971年2月18日寄了封鼓励的信函给勒菲弗总主教,并期待见到这个团体对于全球司铎的贡献。与此同时,庇护十世兄弟会也遭受许多教会成员,尤其是勒菲弗总主教同乡法国主教们的不待见。尤其是当时的梵蒂冈国务枢机卿让-玛莉·维若特(Jean-Marie Villot)。1971年11月法国主教团甚至公开表示不欢迎跟随勒菲弗的司铎出现在他们的教区。
梵蒂冈方面对兄弟会的审查在1974年开始,在1974年11月11日,两位比利时籍的神父被派去奕孔担任特使和视察者,这二位特使谈及了一些过于急进的改变,如会开放司铎的婚姻等。对其所言的担忧导致勒菲弗总主教在稍后的,1974年11月21日,写下一篇措辞强烈的宣言。其中批判教会的改革风潮,认为现代主义已经渗入教会之中,造成了对整个教会的破坏。这篇宣言对圣庇护十世兄弟会与教廷间造成极大的不愉快。
而在1975年时情势产生了变化,由于勒菲弗总主教所做的宣言,导致洛桑、日内瓦暨弗里堡教区的时任主教皮埃尔·玛米(Pierre Mamie)的注意,1975年5月6日在征询修会部部长指示后,玛米主教决定通知勒菲弗总主教必须撤销圣庇护十世兄弟会的教区善会团体的资格。同时,勒菲弗总主教也收到专为审查庇护十世兄弟会而组成的枢机委员会的回应,告知该组织无法通过审查成为宗座认可的组织,并且同时为玛米主教的撤销通知做了背书。
教宗保禄六世在1976年5月24日拣选新枢机的御前会议的文告中针对勒菲弗总主教以及其支持者劝说不要再进行抵抗梵二改革的活动。对此勒菲弗总主教的回应是在6月任命了这段期间在奕孔神学院受训的修生们为从属圣庇护十世司铎兄弟会的司铎。接着就在6月25日时任教廷副国务卿乔瓦尼·贝内利总主教致函转达教宗的对于此举将招致的处罚的警告。勒菲弗总主教在29日再度祝圣了司铎。
于是在1976年7月1日教廷宣告勒菲弗总主教被停权一年不得任命新司铎。1976年7月11日,主教部部长塞巴斯汀诺·巴乔枢机(Sebastiano Baggio)致函警告勒菲弗应对其所进行的叛逆行为表示歉意,否则会有更进一步的处罚。勒菲弗总主教致函给保禄六世说在6月29日的行为是合法的,且拒绝服从要求他关闭奕孔神学院的要求。最后在7月22日,主教部发布了对勒菲弗总主教无限期的限制所有主教职权的惩处。
8月29日勒菲弗总主教访问法国里尔,为一万多名教友在万国宫献弥撒,期间他讲到:“对抗教会最高当权者,为各种理由吊销司铎职,对一个主教来说,是一件严重的事情,会令他面临十分艰难的处境,如果不是为了非常重要的原因,一个人怎能承受这些呢?确实,这个原因对于我们,对于你们都是重要的,那就是保卫我们的信仰,我在做着我三十年来一直做着的事情,突然,我被吊销行圣事权,也许,我将很快被绝罚,与教会分离,一个叛徒什么的,这怎么可能?三十年来我一直这样做,为什么我被终止行圣事的职务。我认为,如果我按照那些新派修院培训修生的模样做,我才应当受绝罚,如果我像现在学校里教教理,我才应被叫做异端,如果我像现在他们献新弥撒一样,我应当被称作异端嫌疑者被隔离出教会。我理解不了这些事情,它们意味着教会内已经发生着改变”。9月份勒菲弗总主教获得了教宗保禄六世的接见,提议关于自由使用传统弥撒,但最后遭到否决。
在此后的数年里,圣庇护十世司铎会在世界各地开始广泛建立起保持传统的堂口,并新建了数个相关修会,勒菲弗总主教亦到世界各地帮助支持传统的教友和组织。
私自祝圣主教,与教廷决裂:
早于1983年勒菲弗总主教就曾经提及过祝圣主教的想法。而到了1987年,勒菲弗总主教已经81岁高龄了,因而寻找继任人成为一个迫切的问题。若是少了主教,那就无法任命新的兄弟会司铎。1986年,教宗若望保禄二世在亚西西召开大会,与各个宗教的代表共同祈祷,勒菲弗总主教听闻之后悲痛的说道“这是传教使命的终结!”。1987年6月,勒菲弗总主教宣布说他打算祝圣新的主教以作为他的继承者。1988年5月5日信理部部长拉辛格枢机与勒菲弗总主教起草了一份声明,表示庇护十世兄弟会愿意接受梵二的决议,以做为换取推动脱利腾弥撒的权益。而圣庇护十世司铎兄弟会也能转型为神职人员的使徒性团体。协议甚至提出由教宗任命一位勒菲弗所提出的候选人为主教,以及成立一个专为解决兄弟会与教廷间的可能冲突的委员会,并由新任命的主教担任成员。
但是在5月24日,勒菲弗总主教撤销了该协议。在他写给拉辛格枢机的信中,他说明协议并不符和兄弟会的实际要求。如任命至少三位主教,要让更多支持传统的人士加入该委员会,以及其他能够充分保障修会维持传统的举措。并表示如果没有更多的回应,将保持原先于6月30日自行任命主教的计划。而教廷的回应则是要给他们审核主教候选人的时间,因而一再拖延,在此之后教廷与兄弟会的协调开始走向破裂的方向。
1988年6月17日教廷主教部部长贝尔纳德·甘汀枢机发布了正式公文,若是勒菲弗依然坚持在没有获得教宗同意的情况下祝圣主教。那么基于教会法典1382条的规范他将受到立即的自科绝罚。这是教廷首度提出绝罚的警告。1988年6月30日,勒菲弗总主教与巴西坎普斯教区的荣休主教安东尼·德·卡斯特·罗梅耶于瑞士奕孔神学院一起祝圣了四位司铎贝尔纳·费拉伊(Bernard Fellay)、贝尔纳·蒂西耶·德·梅尔里拉斯(Bernard Tissier de Mallerais)、理查德·威廉森(Richard Williamson)以及阿方索·加拉雷塔(Alfonso del Gallareta)为圣庇护十世兄弟会主教(辅理主教,非教区主教)。
翌日7月1日甘汀枢机以主教部的角色发表了声明,表示勒菲弗、卡斯特·罗梅耶,以及那四个接受这非法祝圣的新主教“已经在既成事实上遭受了立即性的自科绝罚”。1988年7月2日,教宗若望保禄二世签署了自动敕书<天主的教会>(Ecclesia Dei),正式宣告这次的绝罚,并且指责这次的私自祝圣的严重性,其所显示的是对合一的教会之罗马宗座的轻视以及对其的否定,从而形成了一起分裂行为。不过也对圣庇护十世兄弟会伸出友谊之手,经由该牧函成立了“天主的教会”宗座委员会来专责推动与兄弟会的和好。但此后圣庇护十世会长期被教廷内倾向自由主义的甚至同样支持传统的一方指责为裂教,不承认其下教友为天主教徒。
以教廷官方的说辞勒菲弗总主教的确是被绝罚了,但从勒菲弗总主教自己,以及他所创立的圣庇护十世司铎会和众多支持者来看,依据教会法典,勒菲弗总主教私自祝圣主教的行为并没有任何错误,因为这一事件的背景是现代主义思潮不断蚕食教会的危机状况中,甚至连教宗都深受其影响而不能做出正确的行为,因而勒菲弗总主教为了教会的益处而违背教宗的命令是恰当的,是挽救了教会的种子。
去世后
1991年3月25日,身患癌症,85岁的勒菲弗尔总主教在瑞士的Martigny医院里安息主怀。教廷驻瑞士大使Edoardo Rovida、锡永主教Henri Schwery曾前往探望患病期间的勒菲弗总主教,并为他祈祷。
1991年4月2日勒菲弗总主教的遗体被安葬于奕孔神学院内。
2007年7月7日,教宗本笃十六世正式承认每个司铎都有自由举行传统脱利腾弥撒的权力。
2009年1月21日,教宗本笃十六世于宣布撤销对圣庇护十世司铎兄弟会所有主教的自科绝罚令。
在勒菲弗总主教去世二十年后,圣庇护十世会在全球共有1100名会士,包括主教、神父、修士、修生、修女、平信徒献身生活者,遍布63个国家,有二十多个结盟的团体。
============================================
更多信息见:
网站:Mgr Lefebvre
内有大量勒菲弗总主教生前介绍与照片。
另可参考英文维基百科的资料,关于圣庇护十世会的详细资料参见《圣庇护十世司铎兄弟会(SSPX)
勒菲弗总主教讲道:《时代主义渗入公教(1982)》《主显节讲道(1972)》
更为详细的介绍请参考:
纪录片《勒费弗尔总主教 (Archbishop Lefebvre)
下载链接: http://pan.baidu.com/s/1i5HU4a5 密码: hwwp
马塞尔勒费弗尔总主教是谁? (一)(二)
主教祝圣礼较清晰版【第一部分】【第二部分】【第三部分
Missa Rezada por Dom Lefebvre-1990/10/28(勒菲弗总主教生前主持的一次弥撒)
Funerales de M. Marcel Lefebvre-1991/03/25(勒菲弗总主教的葬礼)
照片资料:
本文只展示弥撒外的照片资料。勒菲弗总主教弥撒照片可见:《勒菲弗尔总主教拉丁弥撒图集
Advertisements

作者: Domdionysius

罗马天主教徒,教名雅各·比约,奉行传统主义,追随圣庇护十世司铎会。幽燕独立运动发起者之一。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