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北京的驼队

老北京的駱駝,也就是百八十年前吧,以至那個年月的北方各省民間的貨運交通工具也就屬駱駝隊了。除去漕運和新興的鐵路運輸,那行走在大街小巷和鄉野山間的駝隊是人們日常生活少不了的內容。幾乎城市人所有的必需品都是牠們給馱來的。那時遍佈在城鄉的駱駝鍋坊和大車店就是圍繞駱駝運輸而提供服務的“4S”店。也就有了形容人憨直、軸,就拿駱駝說事兒,這就有了“駱駝祥子”的傳說。駱駝與駝隊也成爲了老北京的街頭一景。
在大漠及“絲綢之路”上的駝隊被人們所熟知,而在北京也很早就有了數量可觀的駝隊,牠們作爲載人和商家運貨是不可或缺的交通工具。元大都有駱駝市和駱駝車,在以後的明清史籍中,都有京城用駱駝送貨的記載。進京的駱駝運來的大多是煤炭、水菓、山貨、皮毛等。而出京的駱駝則根據所去地域的不同需要而區別馱貨,如煤油、鹽、布匹、藥材、茶葉、糧食等。京城的貨物集散地有安定门外西黄寺,通州張家灣等處。北京的駝隊有一定的地域性,一般集中在城外西側,東至阜城門,西到永定河,北到玉泉山,南到盧溝橋的廣大地區,幾乎是村子都養駱駝。而以衙門口、北辛安、模式口、麻峪、三家店等地更爲集中,最多的村莊有一千多頭駱駝,最富的駝戶有二十把駱駝(每把爲七頭)。有人計算過,假如把當時北京的駱駝,一頭連一頭地排成隊,能繞北京城轉三個圈。外埠歸來的駱駝在城門口等待開城門時,能排出十幾里遠,就跟“杜大爷”排队交錢進城的車輛一様。城門一開,駝鈴齊鳴,叮咚作響,步入城內,在大街小巷中行人和車輛也不得不爲牠們讓路。入民國,此景依舊,直到解放後,貨物運輸由鐵路和載重汽車取代,北京城內外駝鈴叮噹,充斥大街小巷的駱駝身影纔漸漸看不到了。
駱駝有兩種,有一個駝峰的單峰駝和兩個駝峰的雙峰駝。單峰駝比較高大,在沙漠中能走能跑,可以運貨,也能馱人。雙峰駝四肢粗短,更適合在沙礫和雪地上行走。駱駝和其牠動物不一様,特別耐饑耐渴。人们能騎着駱駝横穿沙漠,所以駱駝有着“沙漠之舟”的美稱。駱駝的駝峰裏貯存着脂肪,這些脂肪在駱駝得不到食物的時候,能够分解成駱駝身體所需要的養分,供駱駝生存需要。駱駝能够連續四五天不進食,就是靠駝峰裏的脂肪。另外,駱駝體內還能存水,飮入的水不是全給代謝掉,一部分還可存在胃部的“儲水”器官裏,這些貯存的水使駱駝卽使幾天喝不上水,也不會有生命危險。
行走在北京城裏城外的駱駝基本都是雙峰駝,且多爲騸駝,也就是去勢後的公駝。其體能要超過一般公駝,且性情温順。公駝俗稱兒駝,性情浮躁,行進途中常引頸長鳴,聲聞數里,駝戶頗爲忌憚公駝的叫喚,害怕因此而招來劫匪,故而多用騸駝。行進中,領頭的駱駝往往是駝隊的先導,接下是一峰又一峰地分別用一根繮繩作牵引,拉駱駝的把式騎在領頭的駱駝背上,眼看前方,耳听後方。把式衹要听不到最後那峰駱駝的鈴聲就可以判定是駱駝隊出現了意外情况。不是繮繩斷了,就是遇上了劫匪,因而每把駱駝中最後一峰駱駝脖頸上的銅鈴稱作報安鈴。跑長途運輸的駝幫通常爲了防範劫匪而成幫結伙而行,多時人員逾百名,駱駝近千峰。按隊伍的排列,第一組叫鍋頭(亦稱大頭),負責途中歇息,生火做飯。第二组叫水頭(亦稱二頭),負責打水、炊茶、準備乾糧。其餘的爲拉列子,是駝隊中的普通駝伕,不進負責拉駱駝,還負責拾糞、撿柴、值夜、放牧等事宜。駱駝怕熱,夏天一般都被養駱駝的送到口外放青(北京的駱駝多到居庸關、古北口一帶),時間四十天左右,放青回來的駱駝已蛻過毛,膘肥力壯,秋風一起,正好開始運煤。駱駝老了往往被賣到湯鍋(專門宰殺大牲畜賣熟肉的鋪子)中宰殺。
有駱駝的街景,也算是老北京一絕。看北京老照片,怎么叫“老”。其中一條,那就是看照片中的街巷能否看見駱駝的身影。有駱駝,那就一定是老北京的啦。(這組舊影210多幅,不算多,也不少,應該還有不少駱駝照,等再蒐集到,再補進來)

 

1870年前後,大宅門外,街上的駝隊
[(英)約翰
·湯姆森 John
Thomson
]。

老北京的驼队(组图)

1871,百年前北京城裏的駱駝。原註釋:A
camel with its owner, Peking.
[(英)約翰·湯姆森 John
Thomson
]
老北京的驼队(组图)

1876,百年前北京街頭的駱駝
[(英)托馬斯·查爾德
Thomas Child
]
老北京的驼队(组图)

1876,盧溝橋上的駝隊
[(英)托馬斯·查爾德
Thomas Child
] No.188。
老北京的驼队(组图)

1877,北京城裏運送貨物的駝隊 [(英)托馬斯·查爾德 Thomas
Child
]
老北京的驼队(组图)

1880s,百年前北京的駝隊-崇文門甕城外護城河邊卸貨。

老北京的驼队(组图)

1880s,百年前北京的駝隊-横穿正陽門甕城而過。

老北京的驼队(组图)

1890s,
經過崇文門甕城閘樓外,沿城根西行的駝隊。可見内城南垣外壁、護城河,以及遠處的正陽門。這是庚子之變之前的景象。
老北京的驼队(组图)

1890s,百年前北京的駝隊-東長安街。

老北京的驼队(组图)

1900,百年前北京的駝隊-庚子之變期間內城崇文門迤東城牆外
(1)
老北京的驼队(组图)

1900,百年前北京的駝隊-庚子之變期間內城崇文門迤東城牆外 (2)

老北京的驼队(组图)

1900,百年前北京的駝隊-庚子之變期間正陽門迤洞城牆外的駝隊。箭樓與城樓已毀,鐵路尚未修進來,遠處隱約可見毀圮的箭樓和東側閘樓。

老北京的驼队(组图)

1900,庚子之變剛結束,行走在東交民巷御河橋上的運貨駝隊。

老北京的驼队(组图)

1900~1901,庚子之變期間,崇文門內在街邊歇腳的駝隊(明信片)。

老北京的驼队(组图)

1900-1901,庚子之變期間,內城南垣宣武門至西南角樓段的城根兒行走的駝隊。原註釋:Boxer
War Peking.
[(日)山本讃七郎]。
老北京的驼队(组图)

1900s,百年前北京的駝隊(給洋人運貨)。

老北京的驼队(组图)

1900s,百年前北京的駝隊-到處遊逛的洋人和駝隊合影。

老北京的驼队(组图)

1900s,百年前北京的駝隊-過長城關口
(1)
老北京的驼队(组图)

1900s,百年前北京的駝隊-過長城關口 (2)
老北京的驼队(组图)

1900s,百年前北京的駝隊-內城西南角樓東側
(1)
老北京的驼队(组图)

1900s,百年前北京的駝隊-內城西南角樓東側 (2)
老北京的驼队(组图)

1900s,百年前北京的駝隊-內城西南角樓東側 (3)
老北京的驼队(组图)

1900s,百年前北京的驼队-内城西南角楼西侧。

老北京的驼队(组图)

1900s,百年前北京的駝隊-外城西北角樓西側。

老北京的驼队(组图)

1900s,百年前北京的駝隊-洋人顧的駝隊。

老北京的驼队(组图)

1900s,百年前北京的駝隊-玉泉山腳下
(1)
老北京的驼队(组图)

1900s,百年前北京的駝隊-玉泉山腳下 (2)
老北京的驼队(组图)

1900s,百年前北京郊外的駝隊。原註釋:H.G
Ponting in Asia 1900 -1906. China. A man leading a Bactrian string
of camels down a dusty street near Peking.
老北京的驼队(组图)

1900s,百年前北京街頭的駱駝。原註釋:Two
Chinese Children With Two Camels Ion A Street Of Peking
Around.
老北京的驼队(组图)

1900s,百年前北京街頭的牵駝人。
老北京的驼队(组图)

1900s,百年前北京街頭的駝隊-
崇文門甕城外。
老北京的驼队(组图)

1900s,百年前北京街頭的駝隊-
沿店舖門前走過。
老北京的驼队(组图)

1900s,百年前北京街頭的駝隊-東交民巷。

老北京的驼队(组图)

1900s,百年前北京街頭的駝隊-阜成門大街。原註釋:H.G
Ponting in Asia 1900-1906. Peking, China. A long line of camels
passing through the dusty streets of Peking.
老北京的驼队(组图)

1900s,百年前北京街頭的駝隊-金鰲玉蝀橋頭,“金鰲”牌楼下。

老北京的驼队(组图)

1900s,百年前北京街頭的駝隊騎駱駝的滿族人。原註釋:Mandchu
camel driver.
老北京的驼队(组图)

 

1900s,百年前北京街頭的驼隊。

老北京的驼队(组图)

1900s,百年前來北京的蒙古人駝隊
(1)
老北京的驼队(组图)

1900s,百年前來北京的蒙古人駝隊 (2)
老北京的驼队(组图)

1900s,京北沙河的安濟橋(南大橋)上的駝隊。原註釋:H.G Ponting in Asia 1900-1906. China. Camels on
the Sha-ho bridge on the road from Peking to
Nanchow.

老北京的驼队(组图)

1900s,通过盧溝橋的駝隊和橋西的碑亭。

老北京的驼队(组图)

1900s,通过盧溝橋上京的駝隊。
老北京的驼队(组图)

1900s,外城西便門內觀音堂邊上飲水歇腳的駝隊
[(日)山本讚七郎]。

老北京的驼队(组图)

1900s,西便門外西側,護城河北沿飲水的駱駝。

老北京的驼队(组图)

1900s,长城腳下的駱駝。
老北京的驼队(组图)

1901,百年前北京街頭的駝隊-鼓樓東大街。

老北京的驼队(组图)

1901,百年前北京街頭的駝隊-南御河橋,橋下爲內城南垣御河水關 [(德)穆默 Alfons Mumm von
Schwarzenstein]。
老北京的驼队(组图)

1901,百年前北京街頭的駝隊-歇腳
(1)
老北京的驼队(组图)

1901,百年前北京街頭的駝隊-歇腳 (2)
老北京的驼队(组图)

1902~1905,百年前北京的駝隊-過長城關口。

老北京的驼队(组图)

1902~1905,百年前北京的駝隊-內城西南角樓西側觀音堂外飲駱駝
[(美)雷尼諾恩
C.E. LeMunyon
]
老北京的驼队(组图)

1902~1905,百年前北京的駝隊-內城西南角樓西面 [(美)雷尼諾恩 C.E.
LeMunyon
] (1)
老北京的驼队(组图)

1902~1905,百年前北京的駝隊-內城西南角樓西面
[(美)
雷尼諾恩 C.E. LeMunyon] (2)
老北京的驼队(组图)

1902~1905,百年前北京的駝隊-內城西南角樓西面
[(美)
雷尼諾恩 C.E.
LeMunyon
] (3)
老北京的驼队(组图)

1902~1905,百年前北京的駝隊-內城西南角樓西面。原註釋:H.G
Ponting in Asia 1900 – 1906. China. A group of camels leaving the
wall of the Tartar City. (1)
老北京的驼队(组图)

1902~1905,百年前北京的駝隊-內城西南角樓西面。原註釋:H.G
Ponting in Asia 1900 – 1906. China. A group of camels leaving the
wall of the Tartar City. (2)
老北京的驼队(组图)

1902~1905,百年前北京的駝隊-內城西南角樓西面。原註釋:H.G
Ponting in Asia 1900 – 1906. China. A group of camels leaving the
wall of the Tartar City. (3)
老北京的驼队(组图)

1902~1905,百年前北京的駝隊-內城西南角樓西面
(1)
老北京的驼队(组图)

1902~1905,百年前北京的駝隊-內城西南角樓西面 (2)

老北京的驼队(组图)

1900s,北京內城西南角樓側的駝隊(明信片)。

老北京的驼队(组图)

1905-12-31,通過盧溝橋的駝隊和橋西的碑亭。原註釋:Pack
train of camels passing by a pavillion.
[(美)弗蘭克·尼古拉斯·邁耶 Meyer,
Frank Nicholas
]
老北京的驼队(组图)

1906~1908,東安門和東安門大街(西向,皇城外),路邊歇腳的駝隊。

老北京的驼队(组图)

1906~1909,百年前北京的駱駝
[(美)雷尼諾恩
C.E. LeMunyon
]
老北京的驼队(组图)

1906~1909,百年前北京的駝隊-過長城關口 [(美)雷尼诺恩 C.E.
LeMunyon
]
老北京的驼队(组图)

1906~1909,百年前北京的駝隊-行走在河邊 [(美)雷尼諾恩 C.E.
LeMunyon
] (1)
老北京的驼队(组图)

1906~1909,百年前北京的駝隊-行走在河邊
[(美)
雷尼諾恩 C.E. LeMunyon] (2)
老北京的驼队(组图)

1906~1909,百年前北京的駝隊-進山後的道路 [(美)雷尼諾恩 C.E.
LeMunyon]。
老北京的驼队(组图)

1906~1909,百年前北京的駝隊-經過村莊
[(美)
雷尼諾恩 C.E. LeMunyon]。
老北京的驼队(组图)

1906~1909,百年前北京的駝隊-跨越山脉
[(美)
雷尼諾恩 C.E. LeMunyon]。
老北京的驼队(组图)

1906~1909,百年前北京的駝隊-山區蜿蜒的駝道
[(美)
雷尼諾恩 C.E. LeMunyon]。
老北京的驼队(组图)

1906~1909,百年前北京的駝隊-走在山邊的大道上
[(美)
雷尼諾恩 C.E. LeMunyon]。
老北京的驼队(组图)

1906~1909,百年前北京的駝隊-內城西南角樓外(明信片)。
老北京的驼队(组图)

1906~1909,百年前北京的駝隊-內城西南角樓西北面 [(美)雷尼諾恩 C.E.
LeMunyon
] (1)
老北京的驼队(组图)

1906~1909,百年前北京的駝隊-內城西南角樓西北面
[(美)
雷尼諾恩 C.E. LeMunyon] (2)
老北京的驼队(组图)

19061909,百年前北京的駝隊-內城西南角樓西側 [(美)雷尼諾恩 C.E.
LeMunyon]。
老北京的驼队(组图)

1906~~1909,百年前北京的駝隊-內城西南角樓西側,駝隊在角樓下轉向北,經西便門東水關壓橋西行出城
[(美)
雷尼諾恩 C.E.
LeMunyon
]
老北京的驼队(组图)

1906~1909,百年前北京的駝隊-內城西南角樓西側觀音堂外飲駱駝 [(美)雷尼諾恩 C.E.
LeMunyon
]
老北京的驼队(组图)

1906~1909,百年前北京的駝隊-內城西南角樓西面 [(美)雷尼諾恩 C.E.
LeMunyon
] (1)
老北京的驼队(组图)

1906~1909,百年前北京的駝隊-內城西南角樓西面
[(美)雷
尼諾恩 C.E. LeMunyon] (2)
老北京的驼队(组图)

1906~1909,百年前北京的駝隊-內城西南角樓西面
[(美)雷
尼諾恩 C.E. LeMunyon] (3)
老北京的驼队(组图)

1906~1909,百年前北京的駝隊-內城西南角樓西面
[(美)雷
尼諾恩 C.E. LeMunyon] (4)
老北京的驼队(组图)

1906~1909,百年前北京的駝隊-外城西北角樓外 [(美)雷尼諾恩 C.E.
LeMunyon
] (1)
老北京的驼队(组图)

1906~1909,百年前北京的駝隊-外城西北角樓外
[(美)
雷尼諾恩 C.E. LeMunyon] (2)
老北京的驼队(组图)

1906~1909,百年前北京的駝隊-外城西便門內
[(美)
雷尼諾恩 C.E. LeMunyon]
老北京的驼队(组图)

1906~1909,百年前北京街頭的駝隊
[(美)
雷尼諾恩 C.E. LeMunyon]
老北京的驼队(组图)

1907,百年前北京的駝隊-外城南垣外。

老北京的驼队(组图)

1907~1909,百年前北京的駱駝-廣安門外,城樓迤南城根兒的牵駝人(明信片)。
老北京的驼队(组图)

1909,百年前北京街頭的駱駝-洋人騎駱駝拍照。

老北京的驼队(组图)

1909,百年前北京街頭的駝隊
(1)
老北京的驼队(组图)

1909,百年前北京街頭的駝隊 (2)
老北京的驼队(组图)

1909,百年前北京街頭的駝隊-正陽門迤西城牆內側順城街。

老北京的驼队(组图)

1909,百年前行走在北京郊外的駝隊。

老北京的驼队(组图)

1909,百年前行走在北京郊外的駝隊-過長城關隘。

老北京的驼队(组图)

1909,百年前行走在北京郊外的駝隊-歇腳。

老北京的驼队(组图)

1909,百年前行走在北京郊外的駝隊-在山區。

老北京的驼队(组图)

 

1910年前後,長城邊的駱駝 [(美)約翰·詹布魯恩 John
Zumbrun
]。

老北京的驼队(组图)

 

1910s,內城西南角樓西面,西行的駝隊 [(美)約翰·詹布魯恩 John
Zumbrun
]。

老北京的驼队(组图)

 

1910年前後,百年前北京的駝隊-內城西南角樓西北面
[(美)約翰
·詹布魯恩 John Zumbrun]。

老北京的驼队(组图)

1910年前後,百年前北京的駝隊(明信片)。

老北京的驼队(组图)

 

1910年前後,百年前北京街頭的駱駝。 

老北京的驼队(组图)
1910年前後,百年前北京街頭的駝隊。
老北京的驼队(组图)

1910年前後,百年前北京街頭的駝隊-西長安街老三座門(西長安門)西面。這是跨越清末民初的歲月。
老北京的驼队(组图)

 

1910年前後,經過北上門南側的駝隊。當時北上門是朝南(門釘朝南),可視爲景山南門(萬歲門)的外門。在1930年前後改造景山前街時,拆除北上東、西門,北上門改回朝北(門扇調個,門釘朝北),又成爲了故宮博物院(神武門)的外門了。

老北京的驼队(组图)

 

1910年前後,景山前北上西門外的駝隊。

老北京的驼队(组图)

1910年前後,百年前北京内城西垣(大墩臺)外的駝隊。
老北京的驼队(组图)
1910s,百年前北京的駱駝
[(日)山本讚七郎]

老北京的驼队(组图)

1910s,百年前北京的駱駝-內城西北角樓外
[(日)山本讚七郎]

老北京的驼队(组图)

1910s,百年前北京的駱駝-飲水
[(日)山本讚七郎]。

老北京的驼队(组图)

1910s,百年前北京的駝隊-行走在居庸關四十里關溝的駝隊
[(日)山本讚七郎]。

老北京的驼队(组图)

1910s,百年前北京的駝隊-郊外歇腳
[(日)山本讚七郎]。

老北京的驼队(组图)

1910s,百年前北京的駝隊-内城南垣外,西南角樓東側
[(日)山本讃七郎]。

老北京的驼队(组图)

1910s,百年前北京的駝隊-内城南垣外 [(日)山本讃七郎] (1)
老北京的驼队(组图)

1910s,百年前北京的駝隊-内城南垣外 [(日)山本讃七郎] (2)
老北京的驼队(组图)

1910s,百年前北京的駝隊-内城南垣外 [(日)山本讃七郎] (3)
老北京的驼队(组图)

1910s,百年前北京的駝隊-内城南垣外 [(日)山本讃七郎] (4)
老北京的驼队(组图)

1910s,百年前北京的駝隊-内城南垣外tartar-wall
(明信片)。
老北京的驼队(组图)

1910s,百年前北京的駝隊-内城西南角樓下
[(日)山本讃七郎]。

老北京的驼队(组图)

1910s,百年前北京的駝隊-外城西北角樓外(1)
老北京的驼队(组图)

1910s,百年前北京的駝隊-外城西北角樓外 (2)

老北京的驼队(组图)

1910s,百年前北京的駝隊-外城西北角樓外 (3)

老北京的驼队(组图)

1910s,百年前北京街頭的駝隊(明信片)

老北京的驼队(组图)

1910s,百年前北京街頭的駝隊
(1)
老北京的驼队(组图)

1910s,百年前北京街頭的駝隊 (2)
老北京的驼队(组图)

1910s,百年前北京街頭的駝隊-崇文門護城河橋,駝隊出崇文門甕城,過護城河橋走向崇外大街。

老北京的驼队(组图)

1910s,百年前北京街頭的駝隊-崇文門箭樓城臺門洞外。

老北京的驼队(组图)

1910s,百年前北京街頭的駝隊崇文門外。
老北京的驼队(组图)

1910s,百年前北京街頭的駝隊-店舖前歇腳的駝隊。

老北京的驼队(组图)

1910s,百年前行走在北京郊外的駝隊
(1)
老北京的驼队(组图)

1910s,百年前行走在北京郊外的駝隊 (2)
老北京的驼队(组图)

1910s,百年前行走在北京郊外的駝隊過長城關口。
老北京的驼队(组图)

1912~1915,內城西南角樓下的駝隊。可見京城西側內外城結合部碉樓。

老北京的驼队(组图)

1915,百年前北京街頭的駝隊-東長安街新券洞三座門(東長安門)東側。

老北京的驼队(组图)

1917~1919,北京的駱駝-西八里莊東寨門內側(西面)。原註釋:Gateway &
Camels
[(美)西德尼·甘博 Sidney D.
Gamble
]
老北京的驼队(组图)

1917~1919,北京街頭的駝隊
Camels
[(美)西德尼·甘博 Sidney D.
Gamble
]
(1)
老北京的驼队(组图)

1917~1919,北京街頭的駝隊
Camels [(美)西德尼·甘博
Sidney D. Gamble] (2)
老北京的驼队(组图)

1917~1919,北京街頭的駝隊。原註釋:Camel
Train.
[(美)西德尼·甘博 Sidney D.
Gamble
]
老北京的驼队(组图)

1917~1919,北京街頭歇腳的駝隊
Camels
[(美)西德尼·甘博 Sidney D.
Gamble
]
老北京的驼队(组图)

1917~1919,崇文門城門洞南側,出城的駱駝。原註釋:Camels
& Gateway.
[(美)西德尼·甘博 Sidney D.
Gamble
]
老北京的驼队(组图)

1917~1919,潭柘寺附近的駱駝“驛站”。原註釋:Camels
& Mine Mouth (Tan zhe si).
[(美)西德尼·甘博 Sidney D.
Gamble
]
老北京的驼队(组图)

1917~1919,潭柘寺附近的騎駝人。城裏人的辮子早都咔嚓了,這鄕下人都民國六、七年了,還不剪辮子。原註釋:Camel
& Rider (Tan zhe si).
[(美)西德尼·甘博 Sidney D.
Gamble
](1)
老北京的驼队(组图)



1917~1919,潭柘寺附近的騎駝人。城裏人的辮子早都咔嚓了,這鄕下人都民國六、七年了,還不剪辮子。原註釋:Camel
& Rider (Tan zhe si). [(美)西德尼·甘博 Sidney D. Gamble] (2)
老北京的驼队(组图)

1917~1919,在城根歇腳的駝隊。原註釋:Camels
near Wall.
[(美)西德尼·甘博 Sidney D.
Gamble
]
老北京的驼队(组图)

1920年前後,廣安門城樓北面(城裏),城牆下的駝隊 [(英)唐納德·曼尼 Donald
Mennie] (1)
老北京的驼队(组图)

1920年前後,廣安門城樓北面(城裏),城牆下的駝隊 [(英)唐納德·曼尼 Donald Mennie]
(2)
老北京的驼队(组图)

1920年前後,行走在北京郊外的駝隊
[(英)唐納德·曼尼
Donald Mennie
]
老北京的驼队(组图)

1921,北京的駝隊 [(瑞典)奧斯伍爾德·喜仁龍 Osvald
Siren
]
(1)
老北京的驼队(组图)

1921,北京的駝隊 [(瑞典)奧斯伍爾德·喜仁龍 Osvald Siren] (2)
老北京的驼队(组图)

1921,北京街頭的駱駝
[(瑞典)奧斯伍爾德·喜仁龍 Osvald
Siren
]
老北京的驼队(组图)

1921,內成北垣內側城根兒歇腳的駝隊 [(瑞典)奧斯伍爾德·喜仁龍 Osvald
Siren
]
老北京的驼队(组图)

1921,西便門箭樓門洞內側,牵駝人出城 [(瑞典)奧斯伍爾德·喜仁龍 Osvald
Siren
]
老北京的驼队(组图)

1921,西便門箭樓門洞外側,出城的駝隊正通過甕城 [(瑞典)奧斯伍爾德·喜仁龍 Osvald
Siren
]
老北京的驼队(组图)

1921,飲水槽前的駱駝 [(瑞典)奧斯伍爾德·喜仁龍 Osvald
Siren
]
老北京的驼队(组图)



1920s,百年前北京的駱駝 [(美)赫伯特·懷特 Herbert C.
White
]
老北京的驼队(组图)



1920s,北京的駝隊-内城西垣外。

老北京的驼队(组图)

1920s,玉泉山下石橋坊,通過石坊的駝隊 [(德)漢茨·馮·佩克哈墨 Heinz
von Perckhammer
]
老北京的驼队(组图)

1920s,北京的駝隊玉泉山腳下 [(德)漢茨·馮·佩克哈墨 Heinz
von Perckhammer
]
老北京的驼队(组图)

1920s,城牆外的牵駝少年 [(德)漢茨·馮·佩克哈默
Heinz von Perckhammer]。
老北京的驼队(组图)

1920s,北京街頭的駝隊-宣武門甕城外。
老北京的驼队(组图)



1920s,西八里莊慈壽寺塔下的趕駝人。一個攝影師兩次按下快門之一。

老北京的驼队(组图)



1920s,西八里莊慈壽寺塔下的趕駝人。一個攝影師兩次按下快門之二。
老北京的驼队(组图)



1920s,西便門西側,外城西北角樓,在護城河邊飲水的駱駝。

老北京的驼队(组图)



1920s,玉泉山下石橋坊,通過石坊的駝隊
(1)
老北京的驼队(组图)



1920s,玉泉山下石橋坊,通過石坊的駝隊 (2)
老北京的驼队(组图)

1924~1927,北京街頭的駝隊,給駱駝飲水。原註釋:Well
Camel.
[(美)西德尼·甘博 Sidney D.
Gamble
]
老北京的驼队(组图)

1924~1927,北京街头的駝隊卸貨。原註釋:Camel
Head.
[(美)西德尼·甘博 Sidney D.
Gamble
]
老北京的驼队(组图)

1924~1927,行走在颐和園附近的駱駝
Camel
[(美)西德尼·甘博 Sidney D.
Gamble
]
老北京的驼队(组图)

1924~1927,經過臥佛寺琉璃牌樓的駝隊,這是從櫻桃溝下來。原註釋:Camels
– Marble Pailou (paifang)
[(美)西德尼·甘博 Sidney D.
Gamble
]
老北京的驼队(组图)

1924~1927,走在潭柘寺附近的駝隊。原註釋:camel
caravan (Tan zhe si).
[(美)西德尼·甘博 Sidney D.
Gamble
]
老北京的驼队(组图)

1924~1927,走在潭柘寺附近的駝隊。原註釋:Camel
Train.
[(美)西德尼·甘博 Sidney D.
Gamble
]
老北京的驼队(组图)

1924~1927,走在潭柘寺附近的駝隊。原註釋:Camels
– Wood Pailou (paifang).
[(美)西德尼·甘博 Sidney D.
Gamble
]
老北京的驼队(组图)

 

1924~1928,前门外興隆街南康會館西邊,經過的駝隊。選自《亞細亞大觀》 [(日)亞細亞寫眞大觀社編]

老北京的驼队(组图)

 

1924~1928,外城西垣外護城河沿的駝隊。選自《亞細亞大觀》
[(日)亞細亞寫眞大觀社編]。

老北京的驼队(组图)

 

1930s,外城西北角樓西面,城外北行的駝隊。

老北京的驼队(组图) 
1930年前後,北平郊外的駝隊。
老北京的驼队(组图)

1930年前後,玉泉山下的石橋坊。騎駱駝少年,可見定光塔(玉峰塔)

老北京的驼队(组图)
1930年前後,北平街頭的牵駝人。
老北京的驼队(组图)

 

1930年前後,八達岭長城邊的駱駝。原註釋:The Camel Train Passing
Great Wall.

老北京的驼队(组图)

 

1930年前後,北平街頭的駱駝。原註釋:The Camel boy in the
Street.

老北京的驼队(组图)

 

1930年前後,西八里莊慈壽寺塔前的駝隊。原註釋:The 13 Stories Pagoda
near the Western Hills.

老北京的驼队(组图)

 

1930年前後,節孝祠前的駝隊。原註釋:The Camel Boy of
Peiping.

老北京的驼队(组图)

 

1930年前後,京西河邊的駝隊。原註釋:The Camel
train.

老北京的驼队(组图)

1932,外城西北角樓外的駝隊。
老北京的驼队(组图)

1933,北平城裏的駱駝。原註釋:Woman
making chenille souvenirs outdoors at a table next to a
camel.
[(德)赫達·莫里循 Morrison
Hedda
]
老北京的驼队(组图)

1933,北平郊外的駝隊-平西雲崗附近的路上。原註釋:Men
riding camels on a road near the Yun’gang Caves.

[(德)赫達·莫里循
Morrison Hedda
]
老北京的驼队(组图)
1933,北平街頭的駝隊。原註釋:Two men
with camels and horses. [(德)赫達·莫里循 Morrison
Hedda
]
老北京的驼队(组图)

1934,由北平去承德的路上,駱駝用来馱運貨物。原註釋:Camels
on the road from Beijing to Chengde.
[(德)赫達·莫里循 Morrison
Hedda
]
老北京的驼队(组图)

1935,北平街頭的駝隊騾馬市大街。
老北京的驼队(组图)

 
1940年前後,安定門城門洞外,出城的駝隊和進城的清潔車。

老北京的驼队(组图)

 
1930s,安定門大街,安定門內走向城門的駱駝隊和拍照的摩登女郎。

老北京的驼队(组图)

 

1930s,北平街頭的駝隊-前門正陽橋五牌樓俯瞰。

老北京的驼队(组图)

1930s,行走到西八里莊慈壽寺塔下的駝隊。

老北京的驼队(组图)

1930s,外城西北角樓外的駝隊。
老北京的驼队(组图)

1937~1940,西便門箭樓外出城的駝隊,城門外有站崗的警察,城牆上有把守的士兵,像是日本兵已經佔了北平。

老北京的驼队(组图)

1946,北平的駝隊-外城西北角樓外(1)
老北京的驼队(组图)

1946,北平的駝隊-外城西北角樓外 (2)

老北京的驼队(组图)

1946,北平的駝隊-外城西北角樓外 (3)

老北京的驼队(组图)

1946,北平的駝隊-外城西北角樓外 (4)

老北京的驼队(组图)

1946,北平街頭的駱駝-阜成門城門樓東面,向城外走去的駝隊
(1)
老北京的驼队(组图)

1946,北平街頭的駱駝-阜成門城門樓東面,向城外走去的駝隊 (2)

老北京的驼队(组图)

1946,北平一個駝隊西行的途徑-阜成門外西八里莊東寨門內側(西面)
[(德)
赫達·莫里循
Morrison Hedda
] (1)
老北京的驼队(组图)

1946,北平一個駝隊西行的途徑-阜成門外西八里莊東寨門內側(西面) [(德)赫達·莫里循 Morrison
Hedda] (2)
老北京的驼队(组图)

1946,北平一個駝隊西行的途徑-阜成門外西八里莊官道(卽後來的西八里莊路,背景的密檐塔是慈壽寺塔)
[(德)
赫達·莫里循 Morrison
Hedda]。
老北京的驼队(组图)

1946,北平一個駝隊西行的途徑-通往西山的官道,從一座廟宇前經過
[(德)赫達·莫里循
Morrison Hedda
]
老北京的驼队(组图)

1946,北平一個駝隊西行的途徑-通往西山的官道
[(德)赫達·莫里循
Morrison Hedda
] (1)
老北京的驼队(组图)

1946,北平一個駝隊西行的途徑-通往西山的官道 [(德)赫達·莫里循
Morrison Hedda] (2)
老北京的驼队(组图)

1946,北平一個駝隊西行的途徑-通往西山的官道 [(德)赫達·莫里循
Morrison Hedda] (3)
老北京的驼队(组图)

1946,北平一個駝隊西行的途徑-通往西山的官道 [(德)赫達·莫里循
Morrison Hedda] (4)
老北京的驼队(组图)

1946,北平一個駝隊西行的途徑-通往西山的官道 [(德)赫達·莫里循
Morrison Hedda] (5)
老北京的驼队(组图)

1946,北平一個駝隊西行的途徑-通往西山的官道 [(德)赫達·莫里循
Morrison Hedda] (6)
老北京的驼队(组图)

1946,北平一個駝隊西行的途徑-通往西山的官道,進山了 [(德)赫達·莫里循
Morrison Hedda] (1)
老北京的驼队(组图)

1946,北平一個駝隊西行的途徑-通往西山的官道,進山了 [(德)赫達·莫里循
Morrison Hedda
] (2)
老北京的驼队(组图)

1946,北平一個駝隊西行的途徑-通往西山的官道,進山了 [(德)赫達·莫里循
Morrison Hedda
] (3)
老北京的驼队(组图)

1946,北平一個駝隊西行的途徑-通往西山的官道,進山了 [(德)赫達·莫里循
Morrison Hedda
] (4)
老北京的驼队(组图)

1946,北平一個駝隊西行的途徑-通往西山的官道,進山了 [(德)赫達·莫里循
Morrison Hedda
] (5)
老北京的驼队(组图)

1946,北平一個駝隊西行的途徑-通往西山的官道,進山了 [(德)赫達·莫里循
Morrison Hedda
] (6)
老北京的驼队(组图)

1946,北平一個駝隊西行的途徑-通往西山的官道,進山了 [(德)赫達·莫里循
Morrison Hedda
] (7)
老北京的驼队(组图)

1946,北平一個駝隊西行的途徑-通往西山的官道,進山了 [(德)赫達·莫里循
Morrison Hedda
] (8)
老北京的驼队(组图)

1946,北平一個駝隊西行的途徑-通往西山的官道,進山了 [(德)赫達·莫里循
Morrison Hedda
] (9)
老北京的驼队(组图)

1946,北平一個駝隊西行的途徑-通往西山的官道,進山了 [(德)赫達·莫里循
Morrison Hedda
] (10)
老北京的驼队(组图)

1946,北平一個駝隊西行的途徑-通往西山的官道,進山了 [(德)赫達·莫里循
Morrison Hedda
] (11)
老北京的驼队(组图)

1946,北平一個駝隊西行的途徑-通往西山的官道,來到了一處可供休息的“驛站”
[(德)
赫達·莫里循 Morrison
Hedda
]
(1)
老北京的驼队(组图)

1946,北平一個駝隊西行的途徑-通往西山的官道,來到了一處可供休息的“驛站” [(德)赫達·莫里循
Morrison Hedda] (2)
老北京的驼队(组图)

1946,北平一個駝隊西行的途徑-通往西山的官道,來到了一處可供休息的“驛站” [(德)赫達·莫里循
Morrison Hedda] (3)
老北京的驼队(组图)

Advertisements

作者: Domdionysius

罗马天主教徒,教名雅各·比约,奉行传统主义,追随圣庇护十世司铎会。幽燕独立运动发起者之一。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