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在的敌人-太行山之行

第十七章 太行山之行
当我离开顺德波兰教会后,我感到有些害怕。这并不因为我们在离开顺德后立刻便要深 入太行山而开始一段艰苦的旅行,乃是因为太行山是被共产党的一位最粗暴将领所盘据 的缘故。这位将领便是刘伯诚。刘伯诚曾在莫斯科红军军校攻读三年,是中共第一位受 彻底俄国式训练的将领。他以每战负伤享名,混名「独眼龙」或「刘独眼」,因为在某 次战役中负伤,瞎了一苹眼睛。 刘伯诚在二十几岁上的时候便是一个道地的共产党员,一九二九年,曾加入俄国军队与 张学良的东北军作战。中国共产党中第一个投入外军残害自己同胞的就是他。我真不想 碰到「独眼龙」。

在旅行途中我化名为六安佛兰克教会的杨神父,但我总担心会无意中 露出真像。我记 住许多六安的人名,并准备在沿途受盘问时讲出关于六安的情形。这一切都不像我预料 得那样困难。我们一路走得很快。

太行山雄伟壮丽,峭峰高耸,直入云霄,真像宋代人所绘的山水画。我们既要赶路,又 要时常警戒,来不及有多余的时间欣赏这美丽的景色。在一天之内,我们曾经走过九十 多华里的路程。这一趟山路旅行,我穿坏了几双山西草鞋。

我们走了五六天的光景,到了河南境内,一头骡子替我们驼著行李杂物──里面有雷鸣 远神父的书籍──另有一位山里人替我们领路。突然间在一个夜晚,山路里昏黑得不辨 方向。

我们走到武安的时间,找了这个领路人,因为当地人告诉我们,前面的山路最难辨认, 本地人有时还迷失方向,外人走进后更难望走出。

我认为我不应该贪图赶路忘记了日已西沉。黑暗突然在一霎那间笼罩住整个山谷,我们 只好在仅通一人的涧道上摸索前进。涧道一旁是直插入云的峭壁,一旁是几百尺深的山 涧,涧底流著激荡湍急的山水。只要一步走错,或脚下偶一不慎踏上一块小圆石子.便 会葬身涧底。

我走在最前面。我喊著那位领路人,告诉他看不清前面的路径。领路人回答说,他也有 些害怕,他准知道再往前不远涧路便会宽一些。

我们一寸一寸地向前摸索,时间走得很长,但路途却走得不远,渐渐地涧路宽一些了。 这只是在感觉中如此,实际还是昏黑得不辨一物。

「让骡子在前面走」,领路人向我喊著。我们稍微转动一下,□走到前面。

「拉住它的尾巴」,领路人从后面喊过来。「我们拉紧,不要走散。」

我紧紧地拉住骡子的尾巴,安森尼拉住我们长袍,领路人拉住安森尼的长袍。这样,由 骡子前导,我们小心翼翼地循路而进。骡子一面嗅著,一面在涧道上踏著安全的地面。

我们这样走了三小时。那正是二月天气,气候冷得很。沿途有冰雪的地方,更使我们备 感艰困;终于在当晚十点钟安然赶到口镇的外郊。口镇是山西路上的一个市镇。

这个山城地位险要,共产党派有重兵防御。总部设在山头,居高临下,正俯视著这条孔 道。哨兵从老远便听到骡蹄踏在岩石上的声音,其中一个高声喝住我们问口令。我不晓 得这区的口令,便举起手来答道,「天主教会的」。上面停了一下然后说道:「先来一 个人。」

我让那位山里人走上去用本地话解释。随后他们喊我们上去走进村庄。那时天色已近深 夜,我们已经冻得半僵,肚里又饥,但还须经过共产党官员长时间的盘问和谈话,然后 我们才被准进入当地的教堂。

第二天是星期日,恰好教堂的教士不在,我便向村民讲道。当我吃饭休息的时候,他们 走进来和我谈话,他们对我所讲的话都很感觉兴趣,并且都有强烈的反共情绪。但当我 们都聚在一起时,他们就很少谈共产主义,只当以后他们个别和我谈话时,我才发现他 们都希望国军赶快进来。在这里照例地我又向人们打听雷鸣远神父的下落。像猜十字谜 似的我把各处打听的消息凑到一起,渐渐找出一些端倪。据这里的人们说,两三个星期 以前,他们看到过他,听说他目前正在一个河北省的村庄闹子村。

幸喜我现在所到的地方是河北与河南犬牙子交错的地区,我可以很容易地走到雷鸣远神 父所在的地方。我听到这项消息后,大喜过望,立刻想兼程赶去不再想多事休息。当我 把消息告诉安森尼时,他也立刻精神振发起来,吃过早饭后,我们立刻动身仍循原路向 闹子村出发。和我们一齐来的那位领路人,指著山头上国军所建的堡垒告诉我们,朱怀 冰的第九十七军也驻防在这山上。

「但是共产党对这件事不高兴,」他说。「他们不希望国军驻在这里。他们想把这座山 据为己有,作为一个根据地。」

我向他详细地询问一切,因为那时候共产党的违反誓约,还未演成政府与共产党领袖间 的公开破裂。但是我从我的经验中看出,不管共产党如何在说仇恨日本,不管共产党如 何在宣传抗日「必胜」,但是表面上和骨子里完全是两回事。当时已经在谣传说,共产 党纵使不和日本人合谋,至少他们在行动上是和日本取得默契的。这种怀疑很快地便变 成悲惨的事实。

这地方的人民都看到战争会很快地爆发,我的那位领路人并且嘱咐我特别小心。我在穿 行山路的时候,一旁是政府军队,另一旁是共产党军队。到雷鸣远神父所在的闹子村, 必须穿过河南省,这一带正由国军驻防。

我还能回忆起,当我到了国军驻区又看到三年来所从未看见的政府标语时的欢悦情形。 这几年来一直住在共产党控制的地区,当我看到村子里的墙壁上贴满「一个国家,一个 精神,一个领袖」的标语,和街上飘扬的「蒋委员长万岁」的旗帜时,不禁万分兴奋。

我们在一天傍晚抵达闹子村,但雷鸣远神父已经在几天前离开了。我当时深觉失望,但 是我立刻又定下心来,这条线路我毕竟是走对了。

我们又获到雷鸣远神父所去的方向。我们必须穿过国军基地,向南向西,经过九十七军 防守山地的堡垒。

第二天早晨动身不久,我们被国军的第一个前哨阻往。哨兵盘问了我们一下,立即放行。 中午,我们到了河北省主席鹿锺麟的总司令部。他的司令部,设在河北省最边上的山顶 村庄。鹿锺麟有一队很精锐的骑兵,大部都由中国天主教徒组织。我会到鹿锺麟,他对 我表示极热烈的欢迎。他们告诉我,雷鸣远神父已经在几天前离开这里,可能是到山西 南部,我听到后又受到严重的打击。这不是一个短程距离,我必须再走两三百英里才能 找到他。多日来我在各地搜得来的零星线索,好容易刚要接近又告分离,结果竟还是赶 错方同。

我们在当天又继续南进,当晚抵达涉县。我晓得天色已晚,再赶路又要错过宿头,这一 带的山路,比较我们上一次晚间摸行三小时的山路还要凶险。

涉县县城位于清河岸。周围都是山头覆雪的高峰,山坡上生满枞树,在白雪相映下,更 显出碧绿。我们沿著河走上一条平坦的大道,到了一个村庄。村庄上的小客店里挤满旅 客,但店主人却是殷勤招待,连称礼貌不周。

「我们只有几个鸡蛋和一些面粉,我想也许不太好。但是我可以给你们做几张烙饼,」 他笑著转身出去。不大工夫,把热茶和饭一齐带进,吃起来倒极适口。

这是一个极小的客店,已经有十个过路的农夫在这里投宿。客店主人搔著头皮为睡觉问 题伤脑筋,最后他想起一个解决的办法。

像这样的小乡村客店里,只有一铺大坑。无法容纳十个旅客再加上安森尼和我同时睡下。 店主人说道:「每个人把衣服都脱光,那样可以少占一些玩方。睡倒时挤在一起,不准 翻身那样大家就可以休息一下子了。」

我们都点头表示同意,没有人抱怨。大家都睡一睡总比几个人没地方睡要好得多。因为 明天还都要赶路。

我们都这样睡下,像铅笔插在匣子里一样,很快地都睡著了。

第二天早晨,我在清河的凉水里洗了个澡,随即动身南下,渡过浊漳河。我们走了一整 天,傍晚到了山里的一块平旷地区。一块广大的平原在面前展开,远远地望见林县城墙, 那天早晨,当我们走到距山路出口不远的地方,我们曾通过孙殿英将军的第五军总司令 部。许多兵士们还向著我们挥手微笑,我真想不到在几天以后他们竟和其他的两军国军 被共产党消灭在那里。

林县周围比我们以前所通过的山城村落人口稠密得多。在县城的北郊,我竟意想不到地 遇到一位故友。这位兵土的原籍便是我的教区,我们竟在七百哩外的异乡相遇。我一眼 看见他便向他打招呼,他高兴地跑过来向我寒暄,并且问起家乡的情形。我忽然想到他 也许晓得雷鸣远神父的最近消息。不过我料想到关于雷神父的消息,他不会比我知道得 更多,因为吕正操的骑兵队也许早晓得了他的下落,我还须再走一百多哩路才能追到他。 我只是顺口地问他一句是否知道雷鸣远神父在什么地方。

「就在那里,」他一面说著转过头来指著前面一所不足十码的房子。

我惊喜过望地发起呆,他看著我的面孔,认为我没听懂,领著我走到门口。但是我立刻 清醒过来,跑进大门,走进房门,看到了雷鸣远神父。我们几乎有两年不见了,相逢之 下,不禁喜泪交流。

我们谈著我的旅途经过,他也告诉我在野战病院的工作情形。他极想知道共产党地区里 所发生的一切,我便将亲身经历和听到的事情向他详细叙述。我越说他越伤心,但他仍 请我继续说下去。他想知道一切的详情,因为他对共产党再无任何幻觉,他现在知道他 们是最坏的东西。

以前,雷神父总想发现他们的一些优点,战前,当他来往于山里的几年间,曾经遇到许 多共产党领袖。朱德曾经到山西去看他,向他表示他的友谊和爱国情绪,雷鸣远神父一 时曾被他所朦骗,因为他已经在中国住了四十多年,深爱中国人民,并已弃绝了比利时 原籍而成为中国公民。

雷鸣远身后面的墙上,悬有蒋委员长的像片,并有委员长亲笔所题的奉行格言:

「偷生则国家危殆舍己则国家永存」(此格言系依照英文译出,原文是否如此,不 详。)

当我看到这两句格言的时侯,我不禁想起两年前我在安国的另一面墙上所看到的另一句 题词。

那年我到安国县一位共产党区长那里去接洽一些事情。那里,和所有其他中国机关一样, 永远悬有孙中山先生的像片。那天,孙中山的像片取掉了,换上一张史达林的像片,上 面写著「史达林同志。」当那位区长走进我们接洽事务的时候,他注意到我总在看那张 像片,他假装惋惜地叹了一口气。

「我真想替你们教会多做一些事,」他说,「可惜教堂是外国制度。」

这位中共官吏有意无意地表现出所有中国共产党的思想。在他们看来,苏俄是一个理想 的国家,在无产阶级专政下,它可以统治所有阶级。中国过去的辉煌历史是不足道的, 只有「新中国」才有价值,而这个「新中国」,却是在一个野蛮外国思想的命令下,由 那些高高在上的强徒,榨取人民的血肉而造成的。

当我在林县和雷鸣远神父一起工作时,他听到了圣约翰兄弟会十二位教友被共产党活埋 的消息。如果他对共产党还有丝毫幻觉的话,这项消息也使他的幻觉全归消灭了。在这 种打击和忧郁下,雷神父病倒了;野战病院工作队和救济队人员也都为之抑郁不欢。

我也因此而感到悲痛,但只能加倍努力工作以分担他的痛苦。我追寻雷神父的目的,主 要是要撰写雷神父所建立起来的教职条例。当十二教友被惨害的消息传来后,我们还在 埋头于著作,这简直是个讽刺。

我在二月二十八日抵达林县,我们每天工作,一直到三月七日。这一星期里,我看到雷 鸣远神父的面色是如何惨白,我想到在工作完成后便须离开,不禁感到黯然;但同时又 想到他将转到一位较大的城市接受较好的医治和疗养,又不禁为之一喜。

三月七日那天,当我们工作完成时,我们听到共产党已经在我们几天前通过的山地里向 九十七军展开全面袭击。当地人民所担心的共产党要和国军展开大规模的战争,现在成 为事实了。我们很觉不安,因为林县没有军事防御,最好的方法是到姚村的新五军总司 令部去避难。姚村在林县北面,我来的时候曾从那里通过。

决定后,便立刻出发,雷神父安森尼和我,还有两百名工作队人员一齐逃奔姚村。第五 军在我们周围的东南西三个村庄上都驻有少数军队。我们一直北上逃奔总司令部。

共产党军队在独眼龙刘伯诚的指挥下,在夜里包围了总司令部和姚村,并在次日清晨切 断第五军总司令部和其他三个村庄驻军的联络,并把三个村落分别包围。

我们恰好能够及时赶到姚村。姚村是一个很大的镇,但是完整的房屋很少,因为这里是 交通要道,日本已经轰炸若干次。我们费了很大时间挨户寻找借宿处,最后一个好心肠 的人才把我和雷神父领进房去。我们又是和许多人并肩躺在一个大坑上过夜。

第二天是三月八日,战争仍在进行。我们去会晤孙殿英军长谈论作战计画。他很兴奋乐 观,并且告诉我们,九日晚间他将以无线电通知所属部队,集中兵力突破共军阵线,会 合山西境内的国军主力。雷鸣远神父和他的工作人员自然都愿意随著孙殿英的军队转进, 但工作队里有两位负责看护伤兵的中国籍修女。

「我不能冒著险使两个妇女留在军队里,」孙军长对雷鸣远神父说。「你必须把她们留 在这里。」

雷鸣远神父担心她们落到共军手中时会遭到不测,便问我是否能把她们带回安国。我晓 得这是极困难的事,因为我在回去时还领穿过共产党战线,但是我答应下来。我心中纵 有多少疑惧,也不愿露出,因为无论加何我不能使他烦恼。

两天战事进行中,我们深感不安因为我们晓得周围的情形,我们不敢说会有什么事发生。 九日清晨,共产党炮火暂停,这是我们动身的最好时间。但当我们动身前,我必须先找 一头驴;我们四个人必须走在一起,否则便会失踪。一位兵士替我们找到一个有驴子的 农夫──这是留在村里的唯一老百姓──但是他不愿卖掉他的驴,在兵士的百般劝说下, 他加入了我们的团体,我们也可以得到一头驴子。

我在前面领路,两个修女随在后面,再后是村民和他的驴子,安森尼押队。雷鸣远送我 们动身。他挥著手向我们告别,站在路上目送我们向北出发。我转过身来向他挥手,不 觉一阵心酸,因为我觉得我们从此不会再晤面了。他好像也有同样感觉,每当我回头瞥 望的时候,他总向我招一下手。不久,他的影子渐渐模糊在尘埃之中,这是我最后看见 他的一霎那。

我们沿路北上,时间不久,我们被共产党兵士阻住盘问。

「你们从那里来?」哨兵问道。

「姚村,」我回答说。

「你们在那里做什么?」

「我是被国军拘留的」。

「那两个女人是干什么的?」

「她们是帮助老百姓做事的」。

「你们到那里去?」

「就到山那边」。

当共产党盘问你到那里去的时候,你最好就说前面最近的地方。如果你去的地方太远时, 解释起来便发生困难,因为你去的地方越远,共产党也越怀疑。当我受到盘问时,我总 告诉他说是到前面几哩路远的庄村。

哨兵坚持著不让我通过,他的怀疑也引起我的怀疑。从他的坚强态度中我料到一定是有 些事情发生。共产党不愿意使旅客晓得。

我们双方弄成僵局。他既不肯离开冈位带我们去见他们的团长,也不许我们自己去见团 长解释一。最后他有些光火了。

「到第二线去解释」,他说。从他的话里我晓得前面还有一关。我虽然交涉得有些进展, 但我觉到下一个关口更为可怕。

到了第二个哨兵站,我自然又被阻住盘问,但当我说出要去见团长解释一切时,他便放 我走过,到第三哨兵站。直到他们把我澈底盘问之后,才答应我们到前面的村庄上去见 团长。

我不过在两星期前才从这村庄走过,但今天却完全变样了。那时候这里没有军队。今天 军队布满村中,受伤兵士正在等候向野战医院运送。兵士们抓住了我们的驴夫,逼著他 输运伤兵。他眼看著要抛开他的驴子,心里非常难过,但是我答应好好看顾他的驴子, 并且给了他一些钱。

我们尽速地向前赶路,四个人轮流骑驴。这两位修女的刚毅勇气和不怨天尤人的精神, 使我非常感佩。

走进山道,路途渐渐狭窄,我们只好一列而行。当我们正在跋涉而登的时候,迎面走下 一队共产党军队。这些都是十八岁到二十二岁的孩子,是独眼龙的一支劲旅。他们看见 我们很觉惊异,但因他们在急速行军中,竟没有盘问我们。

中午,我们停下来想休息一下找些东西吃,但竟很难找到。所有村庄上的住家,都把街 门关住。我们到处敲门里面都答以一无所有。最后走到一个山谷里的小客店,我拿出几 个钱央水一个厨夫替我们准备一点食物,并喂了驴子一些草料。他告诉我们附近已经没 有匪兵,随后又给我们煮了些热汤面。我们狼吞虎咽地吃下,立刻又动身赶路。我听到 后面有吠声和脚步声,回头看时,是那位驴夫赶了上来。他的驴子就是他的全部家产, 他的生活全靠这头驴子。

那天晚上,我们又到了清河岸边的涉县。我们从早晨到现在,已经走了三十英里,都感 觉疲惫不堪。整个乡村都住满共产党军队,我们找遍客店,都告碰壁,连在坑上挤著睡 的地方都没有。安森尼和两位修女留在后面,我一个人踱出村口,走到一个靠山边的小 房子。房子旁边有一个小佛龛,烟气燎绕,香昧袭人,我晓得这是个中国旧式家庭,于 是上前叩门。

一个老头儿含笑走出,彬彬有礼,多少日子以来心情上首次感到这样轻松。

「我一看就知道你是佛门子弟」我说道,「你是个善人。你可以让我们借宿一下吗?我 们一共五个人──两位女人,两位男人,还有我。」他的面色有些为难。

「我欢迎你们,」他说,「只是地方成问题。在我小房子里面只有两间屋子,一间是我 和我的太太住一间是驴棚」。

我考虑了一下。

「你能不能让那两位女人和你的太太睡在一个屋里呢?」

他点了点头。

于是我提议把他的驴和我的驴都牵到院子里,因为那天夜里天气还好;他,安森尼,驴 夫和我都睡在驴棚里。

他非常高兴能这样帮助我们一下。

同时,当我们启程北上的时候,雷鸣远神父便在姚村遭到危难。我们离开姚村两小时后, 共产党开始攻击,雷鸣远被俘。共产党的情报已经获悉他和另一个外国人在一起,他们 向他问起我的下落,但是他只能据实说是不晓得。但是他们推断我一定是向北走去,便 派人追赶,但因我们老早动身,赶路很快,他们始终没有赶上。我们当时根本不晓得他 们在追我们,直到好久以后,当我们听到雷鸣远神父的被俘经过,及共军在山里消灭三 军政府军队以后,我们才晓得当时的情形。

三军政府军队被共产党之残忍消灭,是一个很重要的关键。这三军军队准备从山西南部 开往河北,穿过太行山打开了一条通道,以使后面的国军能够进入河北省向日本军发动 全面攻击,并在顺德附近切断日军平汉路的补给线。张荫梧将军已经在河北省组织起民 团,在沿铁路线一带牵掣住日军达两年之久。张荫梧必须保住交通线。那样他便须控制 住河北和河南间的山路。当这计画完成时,朱怀冰的九十七军,兵力两万,驻守山路的 南端,正好通到河北省平原。他把军队分驻在村庄和山头的堡垒里。

山路中间直到河北边境,由鹿锺麟将军驻守.兵力也有两万。南端便是孙殿英的新五军, 乒力也有两万。

共产党晓得,如果他们能够切断张荫梧和这山路里三军国军的联络线,此后他们便可以 阻止住任何其他国军的推进,这项计画实现后,他们便可以逐渐压迫沿交通线对日作战 的游击队,而获到整个华北的控制与扩展。共产党很晓得中国一句古语的意义,「控制 住山地便可以控制平原。」

他们这项策略很简单,但很毒辣。当他们看到国军集中到山道以后,他们便派些机智而 善辩的官员与国军将领商讨如何合力进击日军。那时候刚好是正式被认为共军及国军都 具有同一目的的期间;当共产党的野心尚未表面化的时候,内战只是零星散漫的,是暴 动而不是公然叛逆,共产党最后的叛逆行动,直到各方面环境,人力,时间和地点都配 合适当后才爆发起来。

这些狡诈的共产党都有些口若悬河的本事。他们提供人力,技术和经验,只要求与国军 武装兄弟并肩对抗中国敌人──日本。他们装出热诚和恳挚,一再提出这种要求。

他们的要求被接受了,他们把一部军队开进山地,驻守在九十七军和鹿锺麟军队的中间, 他们的训练和良好举动消灭了任何的猜疑。随后到了计画的适当时间,他们突然在三月 七日向国军发动猛袭。他们先集中兵力袭击第九十七军,当这军兵力几乎全被消灭后, 再于三月八日迅速引还,袭取并消灭了鹿锺麟的军队。

三月七日我们在林县听到共军袭击国军的消息,雷鸣远神父率领他的工作队和安森尼和 我离开了那个无军事设备的林县奔向孙殿英的总司令部。孙殿英并曾告诉我们他将在九 日夜间命令集中兵力突围。

但是共产党预料到这一点,当他们以闪电方式消灭了山道北端和中部的国军时,立即迅 速南向在九日早晨突袭孙殿英的部队,时间正在我们离开总司令部向雷鸣远神父作最后 告别后的两小时。

第五军也被共军击溃,几乎是全军覆没,和九十七军及鹿锺麟的河北军遭受同一命运。 一九四○年春季那两天的血战中,共产党几乎屠杀了他们自己的六万同胞,而日本军队 却是安闲地驻在不足五十英里外的地方。

这是对蒋委员长的重大打击,因为这是共产党不打日本而叛逆国家的首次大规模袭击国 军的暴行,他对国共联合阵线所最担心的事情竟不幸发生了。那时他又看到,长江下游 的新四军已经渐有不法行动。但他对太行山的共军叛逆仍保守缄默,因为在传到国外时, 这乃是可耻的事。

如果蒋委员长在一九四○年把共产党叛逆行动的真况予以公布时,历史也许要改观。但 是他没有说出,而共产党便更肆无忌惮。虽然共产党同意把新四军维持原有的五千人数, 但到了一九四○年中间,兵力已经扩展到一万三千。

雷鸣远神父被俘四十余天,于四月末被释放。共产党不承认他们俘掳雷神父,蒋委员长 晓得他们在撒谎,坚持要求释放,并通知朱德,如果他不遵令释放雷神父的话,他便要 派军去攻击刘伯诚的军队。在这种情形下,朱德才命令独眼龙释放了雷神父。

这时雷鸣远神父一个人住在林县,身旁只有几位教友伴随。他的两百名医疗工作队已经 分散了,有的被俘,有的遇害。他虽然病体很重,还从淋县步行到洛阳,进入一个医院 疗养。又因在被捕时遭受虐待,毒瘤病发作。六月十三日,蒋委员长派专机把他接到重 庆,六月二十四日逝世。

所有这些情形,我直到好久以后才获到消息。我只晓得当我们急急返程的时候,我们是 处于危险情形中,我们在三月十二日走出山路抵达磁县。现在我可以直往顺德──我的 脚踏车还存在郊里──不必像来时因为要到处打听雷神父下落而必须盘行山路了。我打 发了驴夫和他的驴子,带著两位修女和安森尼北上,于复活节前的星期日前夕抵达顺德。 我们在那里没有耽搁多久,当我们把两位修女安置在修道院里以后,便启程,于复活节 星期日返抵安国。春天带来了新鲜和欣欣向荣的景气,农夫已经在田里做工,大地上充 满了春的气味,有时候我们几乎竟忘却周围还有战争。

http://www.bannedbook.org/books/enemyin/17.htm

Advertisements

作者: Domdionysius

罗马天主教徒,教名雅各·比约,奉行传统主义,追随圣庇护十世司铎会。幽燕独立运动发起者之一。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